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赵统新传>第一六四章 汉中王急就帝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六四章 汉中王急就帝位

小说:三国之赵统新传 作者:淡泊如风 更新时间:2009/3/3 17:43:19

我在张苞家里就问我三伯母:

“伯母,怎么主公帝了?”

张伯母一脸惊讶,就问我:

“主公听说曹丕自立为皇帝,万岁薨了,才在群臣拥戴下继承汉家帝位,与曹丕对抗的。”

我很奇怪,接着问:

“伯母,你没听说我派人到成都送信皇上还在世上啊。”

张伯母摇摇头表示没听说。我就把刘协请过来对张伯母说:

“伯母,这就是万岁,他还活的好好的啊。”

张伯母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刘协,张苞也在旁边说:

“母亲,这确实是万岁,孩儿亲自救的。”

张伯母惊呆了,赶忙到后面请夏侯渊出来,让他认认这是否是刘协,很快夏侯渊过来了,我赶紧施礼:

“参见前辈。”

夏侯渊还是有点残疾,腿脚不利索,不过他已经不恨我当初捉他了。他在这里过得很好,又和许昌的家中通了音讯,知道家里的一些情况,还算过得滋润。他一见刘协,赶忙跪下施礼:

“微臣叩见万岁万万岁。”

刘协赶紧扶起夏侯渊,说道:

“夏侯将军,吾已经退位了,不过一山村野夫而已,哪敢受将军一礼。”

夏侯渊虽然身子骨不利索,可力气还是很有一把子的,他坚持着磕完了头才站起来。然后和我们一起落座,我也谈了许昌之行见到的曹丕所作所为,曹**的原因。夏侯渊听完后恨恨的啐了一口说道:

“这小儿,我早就知道他要篡位。曹公去的不甘啊。”

这几年夏侯渊在张飞三爷这里住,我对他又有了深入的了解。当年曹操起兵扶汉时,作为同族的兄弟夏侯渊义不容辞的加入了曹操的队伍之中,随曹操东挡西杀,成为了曹操最信任的文武双全的第一大将。也正是他,手下军士行军最迅速,当年听说汉献帝刘协落难,第一个赶过去从李郭二人手中救了汉献帝。因为跟随曹操多年,虽然对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太满意,但是当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的心理就象当年的荀攸一样很矛盾,其实他心里还是愿意这大汉的天下还是能正常传承的。夏侯渊在许昌时常见到汉献帝,自然不会认错人,这下子把刘伯母惊呆了,夏侯渊就建议我带刘协先赶到成都,大张旗鼓让成都的人知道刘协没死。刘协一听,急忙摇头说道:

“夏侯将军,我已经厌倦了那位子了,只想过过平头老百姓的生活,彻底忘记过去,你就不要让赵统兄弟为难了。”

我和刘协呆了半年时间了,几乎日夜相处,他也向我学习医术,又加上我这人又比较好说话,他便和我无话不谈了,慢慢的称兄道弟起来,这一路的聊天我也算是了解他的想法了,他确实是过够了那种任人欺凌、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不住的傀儡生活。当年他最心爱的伏皇后聪明乖巧,来自于东方的大海边,带着海的女儿的纯朴陪他度过了颠沛流离的年代,好不容易在许昌安顿下来,又因为曹操的原因,被曹操手下带出去杀了,还有伏皇后生的那两个儿子。刘协一直忘不了,伏皇后被人拽着头发拖出去时那哀怨的眼神,求刘协救他,刘协却根本没有办法,只能在士兵的刀枪下垂泪,嘴里说:

“我也不知我还能不能活下去啊。”

刘协告诉过我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天下郡县重新划分,在即墨的东部设不其县(“其”此处读作“ji”,现在的青岛市区和崂山区、黄岛区都属不其县辖区,县城在今城阳区区府所在地以北2华里,城周边方圆10华里。),西汉景帝时封其十二子刘寄为胶东王,建都即墨。汉武帝也曾到过不其县并到女姑口祭天拜祖,史书有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封伏湛为不其侯,不其县成了伏湛的封地,世袭相传。伏湛的后代伏寿被遴选入宫,成为伏皇后。其实我是对胶东很有好印象的,我前世时一直流传胶东的媳妇泼辣贤惠,个个心灵手巧,能顶半边天,娶个胶东媳妇那是需要有福分的。伏皇后来自于胶东半岛的青岛地区,那方山水养活了那样的人啊。刘协也告诉我,从那之后,他是对这个皇位彻底厌倦了,只是限于祖宗之法,不能撇开而已。

既然刘协这么说了,我就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决定我们兄弟几个带刘协悄悄进成都,先让刘协住下,我再去禀告诸葛师父后再做打算,但是刘协的安全我是肯定要注意的,张苞和关兴打了保票,他们会日夜守卫在刘协旁边,不会让人有可乘之机。不过,我这样做,惹得夏侯渊很是不高兴,不过刘协坚定的支持我这做法,夏侯渊就不说什么了。

既然刘备伯父当了皇帝了,我也不急着回去了,就在张飞三爷这里好好准备准备。毕竟我也通过济世堂的飞鸽了解了,我派来送信的兄弟确实还没到成都时,和济世堂联系过,当是时盘缠不够了,济世堂的伙计见到我的信物后还给了他些给养,他还说他送完信肯定会领赏的,然后就到成都济世堂去,结果是进了成都后再没有音讯了。知道这个结果后,我很阴暗的设想过我刘备伯父,很有可能是他把这人给弄没了。我们这番回去,要是不做好安全准备的话,刘备伯父要是来个杀人灭口,那可就不好了。

就这样,我们把刘协夫妻打扮成了我们的随从,张苞又从张飞三爷的队伍里挑了些忠心耿耿的军卒,全都暗穿软甲,全队百十人一律是马队,带着马上专用的手盾,让刘协夫妻悄悄的夹在中间出发了。

从梓潼到成都很近,几天就到了,路上连个毛贼也没有,看来诸葛师父实行的法家治国在这西川效果不错啊。进了成都后,我们就直奔关兴家去了,关兴就一个人住,宽敞的很。进去后,张苞和关兴立刻安排好了警卫工作,我把句突也留在了这里,他们一天十二个时辰保护刘协夫妻,我这样,弄的刘协还直说:

“生死有命,你们何必如此。”

我们可不听他这一套,该怎么警卫就怎么警卫。安排好之后,我就回了一趟家,见了父亲,简单的把我这一年多的事情说了说,也告诉他了刘协已经来到成都的消息。父亲也是很惊诧,连声说宫里传出消息说刘协已死啊。听了父亲说的很多时候,我告别了父亲,又来到庞统师叔家了解情况,让他给拿个主意。庞统师叔听了我所说的事后,沉默良久,感叹道:

“蓄谋已久啊。”

我忙问怎么回事?庞统师叔就说:

“你伯父的大儿子和世子叫什么名字?”

“刘封和刘禅啊。”

我一说出来恍然大悟,他俩的名字连起来是什么?是封禅二字,什么人才能封禅啊,皇帝,只有皇帝才能封禅。刘备伯父早就有野心,而且还很不小啊。他当时连个落脚的没有就收了刘封,后来生个儿子叫刘禅,看来他是一有机会肯定得称帝啊。庞统师叔看我明白了,又给我讲了我走后的很多事。

我走之后,还没传过消息华佗师父去世时,法正就已经不大行了,不过就是因为还有华佗师父能回来救他这点信念一直咽不下那口气。后来我传来消息说华师父去世了,法正听说后一下子就死了,这让刘备伯父好不伤心。那庞统师叔的话来说,就是最能解刘备伯父心意,替刘备伯父办刘备伯父不方便办的事,替刘备伯父说刘备伯父不方便说的话的人没了,他能高兴的起来吗?再后来,就有人报说曹丕逼献帝退位,自立为大魏皇帝,于洛阳盖造宫殿;后来有一天刘备伯父大哭不止,诸葛师父等大臣忙问怎么回事。刘备伯父就说梦里梦见汉地被曹丕害了。诸葛师父就劝刘备伯父梦当不得真的。可君臣正在谈话间,就有人来报知刘备伯父说汉帝已遇害。刘备伯父闻知,痛哭终日,下令百官挂孝,遥望设祭,上尊谥曰"孝愍皇帝"。刘备伯父还因此而忧虑,致染成疾,不能理事,政务皆托与诸葛师父。

过了几日,诸葛师父见刘备伯父还是不能理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找来除了法正之外最能察言观色的太傅许靖、光禄大夫谯周商议,言天下不可一日无君,欲尊汉中王为帝。谯周赞同道:

"近有祥风庆云之瑞;成都西北角有黄气数十丈,冲霄而起;帝星见于毕、胃、昴之分,煌煌如月。此正应汉中王当即帝位,以继汉统,更复何疑?"

既然善观天像的谯周这么说了,于是诸葛师父就与许靖,引大小官僚上表,请汉中王刘备伯父即皇帝位。刘备伯父一览群臣奏表,大惊:

"卿等欲陷孤为不忠不义之人耶?"

诸葛师父上奏说:

"非也。曹丕篡汉自立,王上乃汉室苗裔,理合继统以延汉祀。"

刘备伯父勃然变色道:

"孤岂效逆贼所为!"

说完拂袖而起,入于后宫。众官皆散。

三日后,诸葛师父又引众官入朝,请出刘备伯父。大家皆拜伏于殿前。许靖奏道:

"今汉天子已被曹丕所弑,王上不即帝位,兴师讨逆,不得为忠义也。今天下无不欲王上为君,为孝愍皇帝雪恨。若不从臣等所议,是失民望矣。"

刘备伯父依旧不为所动,掷地有声地说道:

"孤虽是景帝之孙,并未有德泽以布于民;今一旦自立为帝,与篡窃何异!"

诸葛师父苦劝数次,刘备伯父坚持不就帝位。

诸葛师父乃设一计,谓众官道

“如此如此。”

于是诸葛师父托病不出。刘备伯父闻听诸葛师父病重,就亲到诸葛师父府中,径直来到诸葛师父的卧榻边,问道:

"军师所感何疾?"

诸葛师父唉声叹气,有气无力地答道:

"忧心如焚,命不久矣!"

刘备伯父问道:

"军师所忧何事?"

连问数次,诸葛师父只推病重,瞑目不答。刘备伯父再三请问。诸葛师父才喟然叹道:

"臣自出茅庐,得遇大王,相随至今,言听计从;今幸大王有两川之地,不负臣夙昔之言。而今曹丕篡位,汉祀将斩,文武官僚,咸欲奉大王为帝,灭魏兴刘,共图功名;不想大王坚执不肯,众官皆有怨心,不久必尽散矣。若文武皆散,吴、魏来攻,两川难保。臣安得不忧乎?"

看看周围无人,刘备伯父才回答道:

"吾非推阻,恐天下人议论耳。"

诸葛师父眼睛一亮,答道:

"圣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今大王名正言顺,有何可议?岂不闻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刘备伯父听闻诸葛师父如此说,就回答道:

"待军师病可,行之未迟。"

诸葛师父听罢,从榻上跃然而起,一拍身边的屏风,外面文武众官皆入,拜伏于地奏请道:

"王上既允,便请择日以行大礼。"

刘备伯父一看,乃是太傅许靖、安汉将军糜竺、青衣侯向举、阳泉侯刘豹、别驾赵祚、治中杨洪、议曹杜琼、从事张爽、太常卿赖恭、光禄卿黄权、祭酒何宗、学士尹默、司业谯周、大司马殷纯、偏将军张裔、少府王谋、昭文博士伊籍、从事郎秦宓等众也。

 刘备伯父大惊道:

"陷孤于不义,皆卿等也!"

诸葛师父也不管他说什么,就对众臣说道:

"王上既允所请,便可筑坛择吉,恭行大礼。"

于是立刻让人送汉中王还宫,一面令博士许慈、谏议郎孟光掌礼,筑坛于成都武担之南。诸事齐备,许靖等官员整设銮驾,迎请刘备伯父登坛致祭。谯周在坛上,高声朗读祭文曰:

"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朔,越十二日丁巳,皇帝备,敢昭告于皇天后土:汉有天下,历数无疆。曩者王莽篡盗,光武皇帝震怒致诛,社稷复存。今曹操阻兵残忍,戮杀主后,罪恶滔天;操子丕,载肆凶逆,窃据神器。群下将士,以为汉祀堕废,备宜延之,嗣武二祖,躬行天罚。备惧无德忝帝位,询于庶民,外及遐荒君长,佥曰:天命不可以不答,祖业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无主。率土式望,在备一人。备畏天明命,又惧高、光之业,将坠于地,谨择吉日,登坛告祭,受皇帝玺绶,抚临四方。惟神飨祚汉家,永绥历服!"

读罢祭文,诸葛孔明率众官奉上新制的玉玺。刘备伯父半推半就地接了,捧于坛上,再三推辞曰:

"备无才德,请择有才德者受之。"

诸葛师父奏道:

"王上平定四海,功德昭于天下,况是大汉宗派,宜即正位。已祭告天神,复何让焉!"

文武各官,皆呼万岁。拜舞礼毕,改元章武元年。立妃吴氏为皇后,就是吴懿的妹妹,孙尚香走后,刘备伯父新取的妻子,长子刘禅为太子;封次子刘永为鲁王,三子刘理为梁王;封诸葛亮为丞相,许靖为司徒;大小官僚,一一升赏。大赦天下。两川军民,无不为汉室有续而欢欣雀跃。

讲完了这些,庞统师叔叹口气:

“这次主公即帝位,可真是难为你诸葛师父了。演戏演的可真不容易啊。”

可不是,刘备伯父几次三番推辞帝位,装模作样和曹丕很有一拼啊。我估计要不是诸葛师父主动提出让刘备伯父即帝位,恐怕诸葛师父的位子就得换人了,还好诸葛师父够聪明。可是,我明明派人来说的是刘协还在世啊,不过是在外面疗养身体而已。我就问庞统师叔这件事,庞统师叔一点我的脑门,说道:

“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要是汉帝在此,你伯父有名义即帝位?他巴不得你们不回来呢。算算日期,你伯父哭的那天就是你派人到的那天啊。师叔我估计,你那个兄弟恐怕是不在世间了。信送达的时候就是送命的时候啊。”

唉,刘备伯父怎么能这样呢,是我害了那个兄弟啊。

1

第一六四章 汉中王急就帝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