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碧血浮玉>第一章 国恨家仇 义愤填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国恨家仇 义愤填膺

小说:碧血浮玉 作者:惊鹭 更新时间:2008/5/23 20:20:42

1938年冬, 日本军队占领了江南重镇润京。一小队鬼子正如凶神恶煞般的向离市区西门外约五公里处的小集镇五里铺进发。五里铺已失去了往常的热闹,今天显得格外冷清。阵阵西北风,把人吹得不寒而栗,仿佛在告诫人们:就要有一场灾难降临。几家卖早点的小吃店,也失去了以往的门庭若市,只有放在门口大锅还是依然地冒着腾腾热气。做生意的小贩无精打采地倚在路旁的墙角,望着自己的商品发呆。路上三三俩俩的行人,他们脚步匆匆。

一个穿着讲究,头上抹着头油的小青年,走进了小吃店,他胸前挂着一个比较显眼的蓝底铁牌,上面用雕刻着[大英洋火]的红色字样。小老板张富立即招呼;“啊家才老弟,今天吃什么?''那青年便应道;"就按照昨天的办!''。

于是,张富就忙着按他昨天的要求,张罗着他的早餐。家才一边若无其事的望着店外,一边对正在做饭张富说;"日本军人昨天进入了润京城,你知道吗?''

张富说;"是啊!昨晚就听说了,还听说杀了不少人,老弟你每天上工可小心啊!''!

“我说老张啊!你只管做你的生意。我的事不用你操的心,我是什么人?我是大英洋火厂上班的工人,至少还算得上半个洋人,日本兵再狠也不敢轻意动英国人和他的工人''说完,家才便得意地指着挂在胸前的小铁牌,提醒着张富。

张富端上早点,笑着,放在家才面前的桌上,低三下四地问;"照这么,日本人还怕英国人?

家才自豪地答道 "当然哪!人家大不列颠国是多么的强悍!''

"家才兄弟,什么是大不列颠啊?''张富不解地问。

家才不耐烦地说:"告诉你,他也弄不明白,大不列颠,就是大英帝国!就象人家既可以叫你胖子,也可以你叫张富的意思一样。懂吗?''

张富小心地说道:"谢谢老弟,要不是经你指点,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大不列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家才听罢轻盈笑了笑,然后便得意的用起早餐。

突然,外面乱了起来,集上的人们纷纷向西狂跑,叭叭叭!一小队日本兵向慌忙逃跑的人们开枪,刚才倚在墙边的小贩转眼倒在血泊之中,他的尸体旁两侧各倒一具死人,他们的胸口都流着鲜血,一会儿,小镇街面上只留下了几十个迷茫无措,而不知道何处藏身的人,呆若木鸡的站在路边而不敢动弹。

紧靠路边的一个农具店老板听到枪声后,忙紧闭店门,惊惶失措的上了自家的小楼,叫妻子和女儿躲藏在床下,而自己却躲在窗帘后望着集镇街面,只见三个鬼子追赶着五个卖菜的农民,农民们没命的逃跑,一个鬼子火了举起插着刺刀的大枪“砰”的一声,一个农民应声倒下。其它四人见状顿时吓得瘫在地上,这时三个鬼子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三把明晃晃刺刀戳进了农民胸膛,顿时血如泉涌,剩下的一个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农民,刚想起身却被刚刚从死者身上抽出刺刀的鬼子围住,一刹那三把刺刀同时捅进了他的腹部,三个鬼子使劲将枪托一扭,顿时那农民的肚子就被刺开了三个划口,肚肠滑溜溜冲出体外。三个鬼子一阵狂笑后,又朝集镇上的其他狂跑的人追去。

农具店老板见状顿时吓得面如土灰,忙爬到床下对妻子语无伦次的说:“肠子都出来啦!”老板娘嫌他口齿不清,于是,自己便就地一滚来到窗下,起身瞅着窗外的路上,只见七八个鬼子疯狂地扒着一个妇女的衣服,她十分胆怯地眯上眼,心一阵乱跳。突然一颗子弹穿破了玻璃从她头皮上掠过,她顿时吓昏了过去。老板忙匍匐过来抱住她大叫:“玲子她娘快醒醒!你不要吓我啊!”五六岁的玲子见状便哇哇地大哭:“呜!妈你怎么啦!”老板娘终于醒了过来:“她爸啊!太吓人啦,这经后的日子怎么过呀!”一家三口紧紧地搂在一起,哭声一片。

“噔!噔!噔!”一阵急促的登楼梯的脚步声传来,吓得三人停止了哭泣,胆寒地望着上楼的木梯。“八嘎,统统的起来!”五个鬼子气势汹汹地从木梯爬了上来,用枪对着他们。“吆西!还有个花姑娘!统统地****的呦!!”说着两个鬼子便从床下拖出老板娘欲扒她的裤子,老板忙爬了出来,刚想阻拦,就被两把刺捅进了腹部,老板娘见状立即挣开拽着她的鬼子,勇敢的扑上去,狠狠地咬住一个鬼子的手不放,其它的鬼子随即就扣动扳机,枪声吓得玲子大哭不止,丧心病狂的几个禽兽竟然用刺刀挑起了可怜的孩子。灭了这一家后,鬼子便翻箱倒柜,抢劫财物,等搜尽了有价值的物品后,便放火烧了这家经营了好几年的农具商店,然后便若无其事的扬长而去,顿时这农具店便熊烟滚滚,这时其它几所稍有气势门面房也燃起了大火。鬼子们踏着中国人的尸体在五里铺的街道上疯狂地到处乱窜。

街上的惨状早已把张富吓得惊慌失措,"兄弟快从后门走!''。家才也慌了神,连忙站起随张富从后门溜。不想被一个日本兵发现,家才定了定神,鼓起勇气,向端着大枪的鬼子迎了上去,嘴里念着;"我是大英洋火的人,你们日本人不好抓我''。日本兵好象没听到似的,只见它敏捷地端着枪,冲向前,用力一刺,刀便戳进了家才的腹部,然后一挑。可怜的家才,顿时毙命,血溅三步。张富眼睁睁地看到这一切。他被吓得,一动也不动地坐在地上,早就魂飞魄散了。

日本兵把张富拖起,用枪逼着。将他带到原镇公所大院,张富一看,这里己有了一百多人,都是认识的,一个个目光呆滞,惊恐万状,就象即将赴刑的囚犯,四周有十几个鬼子端着插上刺刀的大枪在恶狠狠地盯着他们。过了一会几,又进来几十个鬼子拖着十几具血肉模糊尸体,放在众人面前。

过了半小时左在,从院内的房子里走出三个人,一个鬼子在刺刀上挑着膏药旗,站在尸体旁。另一个是长着满脸横肉,目光凶险,腰挎军刀的鬼子官。最后一位是个长得英俊挺拔,腰别手枪中国青年。鬼子官叽里咕噜乱叫,但听起来是比较凶狠。停下后,那中国青年便说道;"现在,润京地区己被日本人占领,刚才太君,森田中佐命令你们服从皇军,不许有任何反抗行为,在地上躺着的这些人就是因为不听皇军命令,乱跑才被打死,这就是不听皇军话的下场!只要听从皇军,皇军不会杀你们的!''

早就吓傻了的人们,这时才知道自已还可以活下去。那位青年继续说 "为了便于皇军的管理,要在你们当中选一个五里铺的维持会会长,对他的要求是:对皇军绝对忠心,并有在周围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威望。''

人们互相看看都不作声,过了十几分钟,森田中佐怒目圆瞪,气势凶凶地吼叫,鬼子们拉了枪拴。那个中国青年忙打圆场,便说;"日本人讲如再不选出一个会长来,就一起枪毙,我看谁自告奋勇.如没人我就点一个,为了大家希望这个人不要推辞。''他走到众人面前看了看,发现张富憨乎乎的,而且三十不到。于是走到他面前说;''就是你哪!'' 张富不敢推辞,忙说'';好好好''!

那青年用日本话向森田低声耳语,森田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奸笑。随后青年说;"其它人可以回家,希望你们去通知这些死人家属速来收尸!那个胖子留下''!

人们迈开脚步纷纷回家,这时那青年跑出院外高喊;"以后碰上日本人千万不能跑,大家一定记住!''

随后便和张富一起走进鬼子的镇公所办公室。进了房间,森田坐在办公桌前,后面墙上挂着一面很大的日本膏药旗,两个鬼子持着枪,严肃地站在两侧,青年翻译把张富带到森田面前,叽里咕噜一番,森田露出笑容,拍着张富肩头,翘起母指。就这样张富就成五里铺的维持会长。

日本人为什么对这五里铺这个小集镇这么感兴趣呢?原来五里铺是润京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这里一条惟一直通南京的公路,汽车前往只需一个小时就可到达,北面是长江,坐船到江北甚是方便,南面是连绵起彼伏的山林,而且是山山相连,故号称十里长山,穿过山中丛林便可与江南诸多公路相通。

正因为,如此重要,鬼子才来这里加强控制,并打算建军事设施和常驻军队.正因为如此,此处能以点代面,四通八达,故民国政府在该集上设立了邮局。

邮局里一共有伍个工作人员和一个邮差[现在称投递员]。这时,邮局负责人正在召集手下开会,刚说了几句,就有个人进来找邮差陈洛尘,告诉他,他哥哥陈家才被日本人打死了。叫他赶快回家。

陈洛尘当时就怒气冲天,拔腿就向外跑。被负责人李锐一把抓住,同事们也一起把他按住,李锐叫报信人先回去。大家默默地看着洛尘,一阵沉默之后。

就听到李锐说;"洛尘啊!一定要冷静,不能冲动,战争一开不知要死多少人,大家都要保重,你马上回家,把邮局制服穿上,两国交兵不宰来使!小鬼这点道理应该懂吧!记住!每逢大事要有静气,万万不可凭着自己的性子蛮干!''陈洛尘点了点头,便按照李锐所说的办法,将邮差的衣服和帽子穿戴整齐后,立即赶回家。

他家住在扬子江边,江中有一块美丽的滩涂,是常年沙石经水冲击而沉淀形成,约有一千平方米,一到春天滩涂便变成一块美玉。整块绿茸茸的滩涂,盛开着奇花奇草,它们在争奇斗艳,把春天的江面装饰得美妙绝伦,令人目不霞接,美不胜收。

洛尘已无法欣赏这因浅冬而变成金色的滩涂,强忍心中怒火,擦干眼泪,匆匆回家料理家才后事。伤心的父母看到洛尘回来,更加悲痛欲绝,江边的邻里纷纷安慰二老,并与洛尘商议家才安葬事宜,于是洛尘决定将哥哥葬于江中滩涂,目的是死后不受鬼子扰乱,常眠浮玉。

征得父母同意后.洛尘就请了以种田为生的好友邻居秦学田,和在民国警察所工作的同学好友王有志。决定于明天清晨划船登上滩涂,安葬家才。

于是,他们着手准备,把家才睡觉用的床板和其它木料拼在一起打成了一负棺材,便将死者安放。这时东方己放亮,他们便带上铁锹等用具。将棺材抬上小船,便向江中滩涂划去。寒风吹在洛尘脸上象小刀刻字,泪水在回忆中流出,内心隐隐作痛,怒火在胸中燃烧"小鬼子定叫你血债血偿,只要我陈洛尘一天不死,我定要杀绝杀尽这帮丧心病狂的人渣''!洛尘暗暗地下着决心。

小船继续向滩涂前进,秦学田,王有志奋力的划着。突然,江面上响起马达声,越来越近,于是三人立即停止了划桨,原来是鬼子的汽艇在巡逻,汽艇上的探照灯透过江雾照在小船上.王有志说;"不要紧张,我带了三棵美式手雷和一枝手枪,手雷一人一棵,手枪我来用,等敌船靠近再动手''。

秦学田说;"我害怕!我游泳回去了''。说着就一头扎进江里,好半天才在离小船200米的江面中露头,向洛尘挥了挥手便向岸边游去。洛尘看着有志,真诚地说"这里太危险!你也回去吧,把手雷给我就行了。''

有志很有风度地笑道;"患难见真情嘛!我怎么能把你!我二哥一个人留在这里,你也太小瞧我了,呵呵!''洛尘眼睛里涌出泉水般的泪水,便详细地问了手雷的用法,有志立即耐心指导,然后便严肃认真地说;"第一要镇定,第二要方法,你我兄弟从上学到现在从来就没遇过敌手,这次小日本要倒霉了''。

洛尘看到有志如此镇定,无畏。心里顿时充满了力量,便想起小时候,还有一位叫永生的,他们仨人无所不为的情景。于是俩人商定,由洛尘先下水,带三枚手雷,摸到敌船后,出其不意地给敌人致命打击。有志在小船上,装疯卖傻,牵制鬼子,寻机开枪灭寇。商量完毕后,洛尘下水,一个猛子便消逝在波浪之中,而有志将子弹上膛后插入口袋,便大声嚎哭!!!!!

鬼子快艇在离二十米时,看见船上的棺木和听到的哭声,便放松警惕,没有象刚开始那样如临大敌,但还是疑心重重,加快向小船驶去。靠近后发现有志还在嚎陶大哭,泪流满面。鬼子叫汉奸问话;"干什么的?大清早在这嚎什么丧?快把船靠上来检查''!

鬼子和汉奸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有志这边,没想到洛尘已从汽艇尾部上了船,并随手操了一把太平斧,悄悄地摸进了机械仓,用太平斧干掉了机械师,然后将柴油点燃,又把三棵手雷抛向船头。

有志看到了洛尘己得手。迅速拔枪打死船头上的汉奸,在此同时,三枚手雷一起爆炸,洛尘迅速跳入江中,鬼子顿时飞上了天,随及机械仓里的火喷向船体,七个鬼子三个汉奸顾不上有志和洛尘,便回老家地狱去 了。

敌人,艇毁人亡,火借风力,风借火威,顿时古老的扬子江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有志毫发无伤,小船上物件完整,有志没想到仅用一颗子弹,三枚手雷就轻松搞定,心想;小鬼不可怕,呵呵!洛尘己回到小船,俩人顾不上寒暄,迅速将小船靠上滩涂,挖开坑穴将棺木埋入填平,正想赶紧离开,就在这时,洛尘发现滩涂最北面临江处有微弱的**声,

他俩奔了过去,看到一位满脸是血,遍体鳞伤的中年男子,只见他腰间扎了根皮带,上面别着个公文包和手枪,他的下半身还浸在水中,他们忙把他扶上岸放稳,有志问;"先生从那里来,怎么落得如此光景?''只见那人紧闭双目,不作声。洛尘便摸了摸他的脉搏,探了探呼吸后,便深沉地说:"此人已命归黄泉。''哥俩商定将他也掩埋于此,两个善良的青年,立即又忙了起来。一切料理结果。他们便把死者留下的公文包和手枪带走,随后迅速撒离。

当洛尘回家,已是上午9.00时,他们忙草草吃了早饭,洛尘安慰着父母,便再三关照

;二老千万不能出门,不能多管闲事。 有志便和洛尘商定找个秘密所在,查看死者留下公文,于是来到江边远离人家处的瓜棚里,打开公文包,发现一张纸上写着:

江南各地我党武装:

经中央决定,特委派汪锋同志任江南抗日救国先遣队总政委,负责招集江南各地我党领导的各路武装,组建先遣队,早日奔赴抗日战场。各路同志必须服从党的领导,积极配合汪锋同志工作,为早日打败日军侵略者而奋斗!

中国共产党中央军委

1937年10月12日

和一套毛泽东在第一次国内战争中的著名著作。虽是油印版,但字迹清楚,二人如获之宝,爱不择手,觉得从今后就有了行动的方向,就这样如饥似渴地看着,转眼间已到了下午,于是,准备收拾一切,各自回家。他们决定将公文包用油纸包好埋在地下,[而手枪由洛尘保管,以作防身,因为有志本来就有枪],待有时机再来取出,一起拜读毛泽东的著作,处理妥当后,便一起离开。

没想到鬼子知道汽艇出事后非常气愤,派出一个鬼子中队,配三挺机枪,由伪军一个排引路,向江边疯狂报复,将所有房屋烧光,将江边百姓杀光,将财物抢光,一时,扬子江南岸润京段火光冲天,老百几乎无一幸免,逃回的秦学田一家,以及洛尘的父母都葬身火海,

有志,洛尘走着,走着,忽听枪声四起,火光冲天,知道不好,拔出手枪上膛,趴下观察,这时后面一队鬼子到此一看,发现他们,顿时枪声大发,有志喊了一声不好,洛尘一看他腹部穿进了两棵子弹,血如泉涌,洛尘把他拖进凹地,一面还击,一面注视有志,有志突然笑了,说''邮差怎么会打枪呢!看我的''说着就抬起身子,仰着头,对那边乱叫的鬼子就是一枪.那鬼眉心中弹,应声倒下,洛尘看呆了,有志说''洛尘,我死后将我运上滩涂,我喜欢那美丽的浮玉''说着用枪把狠狠地砸在洛尘的头上,洛尘顿昏倒过去,。

有志踉踉跄跄地爬出凹地,向另一方向走去,不时地向鬼子射击,鬼子蜂拥而上,有志退到江边停住了,血已把他的裤子染红,顺着鞋子流入江边沙土,一会几江水带着有志的鲜血奔腾而去,有志面露微笑,仰视苍穹,一缕阳光从水面上折射在他的脸上,一张高贵而潇洒的中华之面目呈现在侵略者面前,仿佛在说;中国人民是永远不可战胜的!!!!鬼子被这人间最壮观的奇景吓呆了,好象是来看演出的观众,有志知道枪里有两棵子弹,于是他对准日本少佐,''砰''少佐脑袋开花,万恶的鬼子如梦初醒,一起射出了罪恶的子弹,有志在美丽的夕阳下,坚强地牺牲了。

落日西沉,天渐渐地暗了下来,鬼子烧了76户江边民房,杀了老小364口人命,抢夺了所有江边居民的财物,抬着四个鬼子的尸体回老巢去了。

陈洛尘慢慢苏醒,他迅速起身,便四处寻找有志,想起了昏倒前的一幕,当他找到江边时,看到了有志血肉磨糊的尸体,他便放声猛嚎,声音惊天动地,不知他哭了多久,他忽然想起了有志说的话;"我死后将我运上滩涂,我喜欢那块美丽的浮玉''!!!

洛尘决定现在就将有志,送上滩涂,以慰英灵,他沿着江边回家取小船,,一路走来,房屋全毁,犹于天黑,他先没有看到尸体,但心里知道鬼子杀人了。他加快步伐向家奔去,家毁了,到处是断壁残垣,二位老人横躺破屋之中,他大叫一声''爸妈''就昏死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去看看江边自家的小船还在,随即将父母抱上去,又将船沿江岸划向有志,将有志遗体安放好后直接划向有志心中的浮玉。

12月份的江面是寒冷的,西北风沿着水面直吹洛尘脸上,细细的小雨好象在安抚洛尘心中的悲伤,他用力地划桨,希望能早一点到达那块美不胜收的浮玉,让亲人入土为安,汗水,泪水,雨水在浸泡着这充满血海深仇而并不伟岸的汉子,终于到了,洛尘打起精神将船扣在岸边,从容地将三位抱到滩上,慢慢地挖了三个墓穴,一个接一个地安放填土.完毕后坐在地上,深沉思念在两天内失去了三位亲人和至交挚友,感概人生变幻之无常,和失去亲朋痛苦的无奈.于是乎含泪疾呼;[岳飞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声音在天空中传荡,顿时大雨倾盆,狂风呼啸,他象发疯似的狂跑,绕着这江中心的绿岛飞奔。他心中产生了坚实的信念,杀尽日寇,恢复中华,以慰亲人在天之灵,用日寇的血和命来偿还欠下中国人民的血债。

不知不觉天己发白,太阳从东方慢幔地上升,红红的光芒洒向江面,映在汹涌澎湃的激流上显得五光十色,光彩照人,仿佛是故人的灵魂展现。

洛尘静静地望着眼前景色,思绪万千;,如没有这场可恶的战争,我们生活在和平的阳光下是多么幸福,而他通过两天来重大变故,深深地感到日寇的暴行只是刚开始,更大的艰难和更残酷的战斗在等待着他和中国人民,从今以后必须智慧和坚强给日寇以沉重的打击。

为了不留痕迹,洛尘将五位亡者坑穴抚平,尽量用枯草根掺入土中,祷告来年开春绿放如玉,并做好方位与亡者标记,这时太阳己升出江面,洛尘跪地诚拜,登舟返回。 扣好小船上岸,他直奔与有志一起收藏公文包的瓜棚找出公文包,将包里物件取出,把包抛入长江.他回到了自己早不成样子的家,找个包将手枪,和公文放入,到邮局去了。

到邮局大门是锁着的,原来,邮局的大官全跑了,邮件也无法运送,营业员,邮差等因没事可做而自己放假,洛尘用钥匙打开门,把枪和文件收在隐蔽处后坐下休息,不想一会儿就睡着了。

下午,日本侵华军队润京地区司令部正在开会,主要讨论布置占领后一糸列问题,任命一些专职人员.。森田从中佐升为大佐负责,银行,交通,邮电,命令在半个月时间内迅速恢服其生产秩序.任命森田的翻译官王有德为日军中佐,协助森田工作,在森田不在的情况下,用行使其权力。

为什么日本人会如此重用一个中国人呢?原来王有德是润京人氏,生于1911年,早年品学兼优,以优异成绩毕业后江南第一中学,当时有个日本商人在润京做机械生意,而王有德父亲就是日本机械中国代理商,互相利用,一来二去就成了好朋友.当日本商人发现王有德才貌双全,于是就将其收为义子,带回日本精心培养,王有德也不负厚望,考入早稻田大学,并于笫一名的成绩回报义父.为此日本天皇还亲自发函道贺,使日本商人甚是得意!王有德大学毕业后,强制入伍,商人没办法,只有找日军司令拜托好生关照.。司令看王有德也是喜欢,所以对他格外偏爱。

会议结束,各自分头行动. 森田对王有德命令; ''由王带一小队人马到润京西部负责开通邮政,电力,交通,使其正常运转。''领命后有德回到自已在五里铺的办公室布置工作。

五个鬼子按王有德按排来到五里铺邮局,敲门,无人应,于是强行砸开,到处乱闯. 这是一座三层楼,在当时就是十分气派的,前面有院子,后面也有院子。洛尘太累了,加上两天只吃一顿,人己疲惫不堪,饥肠辘辘了.他睡在二楼楼梯洞里,鬼子没有发现他.鬼子折腾了很久,没有发现什么,准备回返复命,忽听到呼噜声,于是去误砸二楼笫一间的门 ''哐当''!洛尘惊醒从门缝里一看,顿时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他悄悄地拿出手枪上好膛,别在门左边怒视鬼子的动静.。

有个细心的鬼子发现这楼梯洞没有检查,准备召集其它鬼子,洛尘看到他对门张望并知一切,心想; 不能等! 立即对他射击, 不妙!打偏了,子弹打在他腚上,鬼子疼得乱叫,顺势从楼梯滚下楼,其它鬼子听到枪声过来,洛尘连发数弹, 结果了两个性命. 鬼子反击,子弹打中洛尘大腿,鲜血直流.两个鬼子冲上来,准备将洛尘杀害.。其中一个要抓洛尘回去领赏. 于是放弃杀害.。一个回去汇报,一个伤腚的和另一个鬼子等大队鬼子过来。

不一会,王有德带着一队鬼子到了,进门到处看看,命令,将洛尘带回五里铺指挥部,两死一伤的也带回。

回驻地,王有德命随军医生将洛尘腿里子弹取出,精心治疗.医生汇报 ;''伤不重,子弹打中肌肉,未伤其它,估计两叁天就能恢复''。

有德召集部下宣布;'';等陈洛尘伤好后就枪决''!并交待部下此事不许乱传。

两天后,洛尘基本好转,王有德命手下好饭好菜地送来给他恢复提供了保障。洛尘心想;管他如何吃饱才好干!

这时看守的鬼子开门,将洛尘押到王有德的办公室.洛尘进门一看,惊呆了!这不是王有志吗?他情绪失去了控制大喊 ''有志!有志!我想死你那''

王有德怒目圆瞪口里蹦出 ''八格牙鲁''!冲过来就打了洛尘两记耳光 ''八格,八格''!

2

第一章 国恨家仇 义愤填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