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碧血浮玉>第二十四节 激战山谷 难分雌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节 激战山谷 难分雌雄

小说:碧血浮玉 作者:惊鹭 更新时间:2008/12/6 23:22:38

正当李锐命令部队全体转移时,龟田的三千鬼子已与刘书凯的部队打得难分难解,一旦李锐的队伍撤出战斗,刘书凯将全军覆没,想到这里,李锐立即改变了撤离的想法,一面自己带战士死守阵地,一面命令一中队前去增援刘书凯,当时的情况十分的危急,敌人的炮弹呼啸而来,把阵地变成了焦土。田野一看时机己到,便气势汹汹命鬼子向浮玉纵队发动强攻。李锐没顾得拂去满身的尘土,手握着一挺机枪,声嘶力竭地大喊:“全体抗战的浮玉勇士们!我们的身后有我们的弟兄,他们正和鬼子作顽强的战斗,如我们退却一步,他们就会遭灭顶之灾,为了彻底地粉碎敌人的阴谋,我们必须坚守阵地,决不能让敌人迈进一步!”

战士们也知道军情的紧迫,一个个无声地准备着战斗。一阵炮火后,鬼子又进行了攻击,它们在机枪的掩护下,匍匐前进。李锐怒视着敌人的一切行动,当鬼子进入有效射程后,李锐首先开枪,战士们也纷纷射击,投弹手和炮兵也亮出了看家本领,一阵激烈战斗后,又把鬼子赶出了阵地。刘书凯在后山与龟田相遇,双方互有伤亡,正在僵持的阶段,浮玉二大队的第一中队奉李锐的命令赶到增援,一中队从敌后杀入,一阵狂轰烂炸,把龟田打得晕头转向,刘书凯是何等的聪明,他一看便率众冲入敌群,前后夹击加上战士的勇敢,一下子就消灭了龟田的有生力量。龟田只好带着几十名鬼子落荒而逃,回到了田野的身边,把老鬼子气得破口大骂:“混蛋,草包,连几个中国农民都对付不了!”同时又甩了龟田两个耳光。要不是正是用人之际,田野非杀了他不可。

刘书凯与一中队汇聚后,立即回到李锐的阵地,报告了战斗的捷报。李锐见敌人没有动静,便宣布按原计划转移。忽然,侦察员疾步跑来报告:“撤退的道路已被鬼子封锁,四面都有鬼子活动,有可能我们己被敌人包围了!”李锐对所有的战士目视一遍,发现减员己达半数,地上躺着的牺牲的战士,一个个虎目圆瞪,手里还紧握着钢枪为大刀。他们在面朝苍天,仿佛在无声的呐喊:我死为国,虽去犹荣!!!

李锐的心被震撼着,眼中的热泪以化成勇气和力量。他指着烈士的遗体对大家说:“他们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舍身忘死,奋不顾身,无私无求,倒在了抗日的战场上,他们才是中国的骄傲,不屈的灵魂!我们活着的战士,要从他们为榜样,要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现在的情况相当紧急,我毫无保留地告诉大家,有可能我们会和这些牺牲的兄弟一样,长眠在我们的家乡,但我们一定要以一当十的英雄气魄和大无畏的雄心斗志,即使战斗到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也不让敌人踏进我们的阵地。你们有没有这种勇气和决心?”

“哪怕我们还有一口气,决不让鬼子的阴谋得逞!”全体战士异口同声,震荡山谷,响彻云霄。李锐抓紧时间和刘书凯等商议战事,战士们也磨拳擦掌地精心准备着一切。李锐对刘书凯说:“战斗一打响后,你带大队人马寻机突围,我带少数人掩护!”刘书凯瞪大眼睛怒道:“不行!你带大队走,我留下!”李锐火了,拔出手枪,对他说:“军令如山!违者就地处决!这是浮玉铁规,下级必须服从上级!”书凯含泪而去,心中十分地难过。但也清楚地知道:浮玉的首长们都是把死留给自己,把生留给下级和战士。这也是纵队的铁的纪律。

李锐向大家传达了命令:所有干部和三十岁以上的队员全部留下掩护,其余人随刘书凯突围。虽然,被按排突围的人员一万个不愿意,但大队长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于是李锐把所有的人员分成两批,留下的人员从突围的队员手中,接下了重装武器和大量弹药,作了殊死的准备。李锐对刘书凯说:“一但敌人上来,我带人向鬼子狠狠地还击,你们就寻找敌人较薄弱的地方,发挥地形熟悉的优势,乘虚突围出去。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要回头,千万要记住!”

刘书凯此时犹如万箭穿心,心痛不已。但他知道这时说什么都没有用,惟有把这支年青的队伍安全地带出去,与大部队汇合,才不枉李队长的一片苦心。于是,他召集突围人员集中,等待着战斗的开始。一阵激烈的炮击之后,鬼子从四面蜂拥而来,李锐将人员分配到四面进行阻击,一舜间枪声大作,爆炸声四起,子弹就象暴风骤雨一般在敌我双方的战场上来回穿梭。一个接一个的敌我双方的战士都中弹倒在硝烟弥漫的战场,李锐身先士卒战斗在最前沿,他一面沉着冷静地指挥着战斗,一面观察着敌人的漏洞。

当他发现南面的战斗渐渐平静时,立即命令刘书凯率领部队从南面突围,刘书凯迅速带人在李锐等的掩下冲出包围,进入另一座山的密林之中。李锐心里顿觉轻松了许多,便对留下阻击的人员说:“兄弟们,现在我们没有顾虑了,三个中队长和我留下掩护,其它人也好撤出战斗了。”语音未落,鬼子又从四面疯狂地攻了上来。它们占领了一个小山包之后,便架起了十几门炮,居高临下地向李锐部猛烈地开火。一时起,阵地上浓烟四起,炸声震天,不少战士倒在敌人的炮火之下,二大队队长和三个中队队长都牺牲了,李锐也被炮弹的弹片划伤了头部,鲜血直流。一个战士忙撕下自已的衣服为他包扎,李锐咬牙忍住剧力的疼痛,一转身又端起机枪投入了战斗。

又是一阵敌人的炮火,把刚才帮李锐包扎伤口的战士炸得肢离破碎,他的一条胳臂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李锐的背上。李锐一见便心疼不已,他终于忍不住压抑已久的悲痛,一面放声大哭,一面用机枪横扫起来。他的行为感染着每一个活着的战士,他们在同仇敌忾地向冲上来的鬼子进行顽强的抵抗。

田野在一个高坡上辽望着一切,他对这次战斗的胜利充满信心,犹于战斗的惨烈和对手的勇敢,不得不使他由衷地佩服浮玉纵队的顽强。当他看到对方已到了穷途末路,还作困兽之斗时,立即命令部下加强进攻,尽快地结束战斗,加速与花泽会合的进程。

李锐的阵地上还剩下了二十四人,并且伤者过半,轻伤者不顾疼痛,毅然战斗,重伤者也不肯轻意放下武器。他们以宁死不屈的斗志和必死的决心和敌人作殊死的战斗。敌人越来越多,子弹越来越猛,又有三个战士牺牲了。李锐心想:最多再过五分钟,我们就会全部阵亡!想到这里,他再一次望着活着的战友。心里默默地说:好兄弟!来世再做朋友吧!还在一起为人民打天下。 敌人的一颗子弹从他头皮上穿过,烧焦了一串头发,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心里一阵怒火窜上来,奋不顾身地猛扫敌寇,正当他欲跃出战壕,冲向敌人的时刻,陈洛尘带领浮玉大军从两侧杀入,拦腰截断了敌人对李锐的进攻。

孟赞双手端着两挺机枪,冲在最前面,江世波带众队员紧随其后。数千名队员犹如猛虎下山,勇猛地冲向敌人。队员们手上的枪都喷出正义的火焰,有序在射向敌人。田野忙组织应付,突然身后的鬼子大乱,只见龟田忙扑上来,拽住田野向草丛中疾奔,嘴里喊着:“田野君!不得了!快随我走,浮玉纵队的猛牛阵来了!”田野看他如此慌张,心中泛起一阵惧怕,立即随他躲进了草丛。田野扒开杂草向外一看,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只见一头头象疯了一样的水牛向队伍中横冲直撞,它们屁股后面都有一团火球连着尾巴和牛毛一起燃烧,它们的身上都挂着大篮子,它们奔跑的速度令人吃惊,就象骏马一样的奔腾,转眼间几百个鬼子在中国水牛的蹄下丧生。

田野心急如焚,奋不顾身地冲出草丛,对鬼子大喊:“用机枪打死它们!”小鬼们如梦初醒,忙架机枪向发疯的水牛扫射。龟田刚想阻止,但已经晚了。鬼子们已向水牛扫射,子弹打在水牛身上的篮子里,突然爆炸,不仅把水牛炸死,而且也把附近的日本士兵炸得魂飞魄散。同时因一头牛引发的爆炸热能,引起了多头水牛的爆炸,接着就是群牛在爆炸,一下子就把这山谷变成了烟火的海洋。刘书凯望着这燃烧的火海,笑着对战士们说:“牛是农民的宝贝,没想到还是抗日的武器,真是太神奇了,只是可惜了我们的牛啦!”说完后便带领战士,穿过密林向洛尘复命。

陈洛尘指挥着大军向田野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田野忙从惊魂未定中醒来,他万万没想到,这座坐南朝北的小城竟出了这么一支钢强无比的铁军。他知道:此时不能恋战,必须暂时稳住战事,作僵持态势,在想办法。他立即命令龟田到前沿阻止浮玉纵队的进攻,又组织炮火对浮玉纵队冲锋的人潮设施炮击。龟田带领八仟名训练有术的日本军人,仗着先进的装备,奔赴前沿,有序地进入战斗。鬼子炮兵在龟田稳住战局后,立即架起钢炮向浮玉纵队开炮。

洛尘看到鬼子的阵势,不由地暗暗佩服鬼子的军事素质,如此之快的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又迅速地组织有序的对抗。真是一个劲敌!洛尘刚命令部队转入到树林中作战,鬼子的炮弹就落下了,就象长了眼睛似的,一个个都落到战士的中间,可惜年青的队员们,还没反应过来,就丧生火海和硝烟之中。洛尘见状大喊:“不要乱跑,不要慌张,就地卧倒!”

战士们听到命令后立即就地卧倒,浮玉的炮兵在洛尘的命令下也向敌人发出了怒吼!炮弹从天而降正好落在敌人的炮兵阵地上,顿时炸得鬼子炮乓炮毁人亡,近一半的炮已无法再响了。接着浮玉的炮弹又落在龟田的身傍,把他炸得灰头土脸,大腿也被弹片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痛得他不得不大叫不止。一个少佐跑来说:“不好啦,浮玉的人又攻上来了!”龟田咬着牙,嘣出了:“全体反击!”四个字后,便在士兵的搀扶下走向战场。

陈洛尘命令部队三面进攻,又把土炮架到前沿的土岗之上,另派一支优秀的投弹手从树林迂回到两侧山上,采用正面佯攻,两侧挺进的战术对付龟田。龟田因伤流血过多,头一阵眩晕后,便倒在阵地上。一个少佐自告奋勇地当起了临时指挥,正面的浮玉队伍借助掩体只打不攻,日军少佐自鸣得意地对手下说:“就这样打,只要我们能正面阻止浮玉的进攻,我们就一定会战胜他们。”不曾想,这时两侧的山上落下了无数颗嗤嗤冒着白烟的手榴弹。少佐顿时傻了眼,一会儿便在爆炸声中丧了命。

一阵阵的爆炸,震醒了龟田。他从朦胧中看到狼狈的士兵,一个个惨不能睹,死的死,伤的伤,不死不伤的暗神伤,活着的都无精打采地放着枪。他心里顿时就冒出怒火:堂堂的皇军,竟然落到如此光景!不行,一定要消灭他们!想到这里,他霍地站起身来,对着手下的士兵说:“大日本没有懦夫!你们给我一起打起精神狠狠地打!”

突然龟田部的两侧遭到猛烈的射击,眼看就顶不住了,心急似火的龟田命令传令兵:请田野派增援! 可传令兵一动也不动。龟田拔出战刀恶狠狠地说:“快去报告!否则我劈了你。”传令兵喃喃地说:“田野太君,早就走的无影无踪了。”这时浮玉纵队已从三面猛扑过来,龟田看大势已去,又十分不理解的田野率军离去和痛恨自己上了田野的大当。便破口大骂:“丧尽天艮的田野,你绝无好下场!”骂完后便自刎而亡。

原来,田野知道:浮玉纵队的难缠,如果常持下去,就会遭之灭顶之灾。于是,便命龟田去阻击,实际上是让他拖住纵队,自已却带大部队迅速离去,来个金蝉脱壳。他宁愿牺牲龟田和他手下的八仟士兵,也不能让陈洛尘把自己困在这里。只是可惜了对天皇一片忠心的龟田了。

浮玉纵队以绝对的优势收拾了龟田残部,陈洛尘命令战士将李锐和伤员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休养。自已则率部队去支援王拥东,帮助他们迅速地解决花泽残部。

当陈洛尘发现田野率领部队离开战场,心里就十分清楚,田野是冲着花泽而去的.于是他安顿好李锐和伤员后,立即率大部队营救王拥东和他的部队.突然,远处山谷中传来激烈的枪炮声,他们便加快行军速度.此时,田野的部队已经包围了王拥东所部,情况十分危急.陈洛尘立即命令部队投入战斗,他们从田野部队的后面实施猛烈的攻击,打得他个措手不及.鬼子不得不腾出手来转头应付陈洛尘的进攻.一刹间,激战双方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双方互有伤亡.

王拥东趁势率众冲出重围与陈洛尘汇合,洛尘见此次行动已达到目的.便有序的指挥部队从蜿蜒山道中转移.花泽的部队被王拥东打得伤亡惨重,幸亏田野相救才捡了一条命.他没想到崔玉豪,姜成海的伪军临阵叛变,反戈一击.他们与王拥东里应外合,搞个突然袭击危险使花泽全军覆没,尽管鬼子顽强抵抗,但终未能挽救花泽所部失败的命运.

花泽满脸羞愧的来到田野的面前,惭愧的说:"花泽有负天皇的重托,有负将军的栽培,有损皇军的荣誉,请将军治罪,本人甘愿自刎谢恩!''田野大度的说;"花泽君,这件事不怪你们无能,只怪支那人实在是太狡猾狡猾的!这个陈洛尘简直是我们皇军的克星,他能文能武,诡计多端,想对付他还要下大力气,希望你能提供更好的办法,让我们共同努力,坚决的除掉这一棵皇军的眼中钉!''花泽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立即随田野走进帐篷商议对策.

0

第二十四节 激战山谷 难分雌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