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碧血浮玉>第十九章 群英荟萃 朗朗乾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群英荟萃 朗朗乾坤

小说:碧血浮玉 作者:惊鹭 更新时间:2009/6/16 17:01:39

邹成刚零散的部队整编成三支武器配制相对平衡,人员素质相对平均的队伍,然后在他的带领奔赴前沿迎敌,刘书凯犹于心里在盘算着如何才能稳妥地救出被捕的人员,而没有对战斗的事过份地分心,一刹那间枪声大作,喊杀声一片,但从枪声和吵杂声中他从耳朵里已经听出,邹成刚确实是一个战场指挥的好手!

心力交瘁的李锐呆呆地望着书凯沮丧地说:“江世波这小子,竟然把唯一健制完整的一大队拉走了,经后我们怎么办呀?”

“我看逃跑的还不止一个一大队,说不定你另一个精神支柱也倒了,这对你而言可是个双重打击啊!”刘书凯心里幸灾乐祸,但嘴上却用关心的口吻说。

“你说得是不是包黑心?”李锐吃惊地问。

“然也,正是他!你以为国民党真的会封你做上校吗?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们害怕浮玉纵队的壮大,从而影响到他们经后在润京地区的统治,所以以封官招安为幌子,目的是引起我们内部的相互残杀,然后再借日本人之手彻底地剿灭浮玉纵队,他们可是在绞尽脑汁、用心良苦啊!”

刘书凯的话好使给了李锐当头一棒,他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炸开了,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甚至丧尽天良、不择手段的计划就这样付之东流,眼看上校军衔和330俩黄金的月金就成了南柯一梦,想到这里他立即起身咆哮:“我不信!司徒将军是不会骗我的!”这时他曾用重金收买的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卫忙奔过来搀扶着李锐。

刘书凯看着两个惜日的战士,转眼间变成了为金钱而摇尾乞怜的恶犬时,心里顿泛起了阵阵恶心,当六目相对时,那两警卫终于在刘书凯充满正义而含有锐利的目光直视下而低下了头,但他们却不由自主地将手伸到枪套里,警觉地护着李锐。

刘书凯突然哈哈大笑,之后他便用调逗的口吻问李锐:“队长这两条狗你是那买的,挺护主的,不错!不错!”

已经没心思斗嘴的李锐好象根本没有听到刘书凯的冷嘲热讽,忙急切地说:“走!一起去看看!这个包黑心到底是不是个骗子!”

两个被书凯调侃了一番的护卫,虽心中有气但没有主子的命令也不敢发作,只好搀扶着李锐三步变两步地朝座落在一棵大树下的草屋走去。这就是负责与司徒俊联络用的电台安置处,平时戒备森严,草屋周围都布满了明岗暗哨,只有包黑心和一个报务员好自由出入,连李锐和江世波都不敢在包黑心不知情的时候进入这间草屋。

快到草屋的跟前时,李锐便甩开护卫,疾步奔到竹门前,抬腿就是一脚踢散了竹门,然后大步冲了进去,他放眼一看顿时傻了!除地上残留着几片纸屑外,什么电台啦,装备设施全没了!“他妈的!包黑心真是个骗子!”李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将头埋在大腿上而久久地抬不起来。他不敢想象他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刘书凯望了如丧家之犬的李锐一眼,心里顿觉亮堂了许多,但仍然不动声色地对他说:“放心!这两小仔跑不远!你们可以从山梁上顺着崖藤滑下,然后到五指山山口后躲在路边的草丛中等他们,保证一逮一个定!因为那是出山的唯一极径,他们为了早早地逃出虎口肯定要走这条路的!”

李锐见他语气坚决,也顾不了许多了,目前就是要逮住包黑心以泄受骗之辱,但他还是对刘书凯不放心,于是又嘱咐道:“你赶快去前沿帮助邹成刚打退鬼子,我逮住包黑心后一会儿就回来!”

刘书凯知道他一石二鸟的险恶用心,一是:将自己支到战场上去,就没有人敢在他不在的情况下放出王耀东等人。二是:战场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谁也不敢保证就会全身而退,而死亡的几率是相当大的,如果自己被日本人打死,岂不省了李锐的很多麻烦,他也至于落一个杀我的罪名!

“好!说实话我对邹成刚也很不放心,他必竟没有指挥过小队以上的作战经验,我去了,祝你一路顺风,成功地逮住这两个骗子!”刘书凯说完后头也不回地连跑带奔地朝枪声响起的方向而去。

李锐望看书凯远去的背影,便向两个警卫问道:“你们说刘书凯是真的去打鬼子,还是糊弄我们的?”

一个爱钱如命但智商贫乏的警卫说:“你如果刚才跟他说:等打退鬼子回来后我会赏你100块大洋!就好了,为了银元谁不去拼命啊!”

李锐摇了摇头又对另一个警卫说:“小区你说呢?”

“我说他肯定不会去战场,用不了小半个时辰他会出现在王耀东的监房内!”

李锐听罢便哈哈大笑:“小区好好干,我保证不出半年你会比刘书凯有出息!唉,你怎么知道他会回来的?”

“我是从他的眼神里发现的,因为他在临出门的一刹那间,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和狡诈,再加上他对你的不怀好意却装着全然不知,那么爽快地去寻死,难道这不奇怪吗?”小区在王婆卖瓜,故意显露自己的睿智。

“我原来心神不定,害怕我下山去逮包黑心,而被刘书凯抄了我的后院,现在我就放心啦!我们兵分两路,我和他下山去逮包黑心和那个发电报的,他就躲在王耀东监房外的那棵大树上,只要刘书凯一回来走到监房外你就开枪打死他,记住千万不能留活口!”李锐一面叮嘱着小区,一面带着它的另一条狗从山崖上的藤条上滑到山下,下山后他俩一路飞奔。

小区见李锐走后,并没按照主子的指示躲在树上,而是癞在电报房内一边抽烟,一边将枪上满了子弹,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刘书凯啊刘书凯,明年的今日可就是你的忌日,不是我要杀你,那是因为你阻碍着我的钱途,如让你们把公平正义搞下去,我们何时才能发财奔小康啊!人类的财富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人都过上幸福的日子,只有让我们这些爱财如命、偷机取巧,拍马溜须的精英们先赚得个希哩花啦,然后再联合起来榨取你们这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和整天忙得一身臭汗,昏天黑地的打工者的血,这是时代负于我们这些聪明人的责任,让工农一天天的烂下去,我们才能一天天的好起来!不认识到这一真理,尽管你们再聪明也是白搭!等我杀了你后,我又可以从李锐那里领到一笔数目不小的佣金,到时候每年今天都会烧纸钱给你的,南无阿弥驼佛!”

“你小仔心肠还真好!只可惜你生命的时针就要停摆了,不过我声明我杀了你后是不会替你烧纸钱的,你这个畜生这辈子碰上我可亏大发了!哈哈哈!”刘书凯突然出现在小区的面前,只见淡定的脸上充满着微笑,嘴中吐出了一串悦耳动听而字正腔圆的声音。

小区知道自己的生死已经是悬于一线,但脑海里顿产生了求生的欲望,忙举枪对书凯射击,他连扣数下,可是一枪都没打响,情急之下他便用枪砸向书凯,可书凯凭着一身正气和超凡脱俗的武功技巧,瞬间飞起一脚,这一脚犹如高空坠石重重地击中了他的头部,这个1.85米,虎背熊腰的汉子,一下子就砰然倒地,但死而不僵的他忙吞吞吐吐地问:“你是用什么办法制服我的?你不告诉我,我会死不瞑目的!”

“小爷没心情与你调侃!”刘书凯见对方已经丧失了自卫能力,便动了侧隐之心,丢下一句话后便想赶快出门,没想到脑后传来了一阵“嗤嗤”的声音,他忙腾空而起,凌空一脚将飞来的手雷又物归原主。“轰”的一声,那间草屋顿时变成了火海,可怜那想骑在工农头上的小区只能葬身于火海了。

原来,刘书凯根本就没有离开纵队,他只不过是装个样子钻进树丛,但他刚离开了李锐他们的视线后便迅速返回,潜伏在草屋后墙,他的速度如此之快全亏倩文在生前曾传授的时空瞬移大法,令李锐没想到的是:他们三人在草屋里的谈话全被书凯听得一清二楚,等李锐二人走后,在小区起身的瞬间,刘书凯就已经把的枪搞坏了,这一切小区却丝毫不知。

留守人员听到一声爆炸忙从四面涌来,刘书凯趁机摸到关押王耀东的地方,这里门外的看押全跑去看热闹了,但屋里的内卫却丝毫不敢松懈,因为李锐,江世波曾交待:越是外面乱,内卫越是要警惕,必要时要有做好与犯人同归于尽的准备!于是内外们不光配了手枪发足了子弹而且又给每人放了十颗手雷,可见是李锐和江世波真是对他们的用心是多么歹毒啊!

刘书凯从后墙上扒了个洞后便潜到屋内,四个队员每人手中握着一颗手雷围在王耀东的周围,眼睛不刻不离地盯住王耀东那付充满傲气而瘦削如刎的冷脸。

“你们这些狗日的!想造反啦!不想死的滚一边去,否则老子可要杀人啦!”刘书凯一见这情景便怒气冲天,破口大骂这帮犯了病的战士。

“刘队长!你不要为难我们,如出意外李纵队长和江大队长会杀了我们的!”一个年纪稍大的战士向刘书凯解释道不得已的苦衷。

“我告诉你们,江世波已经带看队伍逃跑了,李锐也背叛了浮玉纵队,正在盘算着如何将你们卖个好价钱,另外我再说个事情,机枪中队的惨案就是李锐和江世波共同策划而实施的!我再次以陈洛尘的名誉命令你们赶快放了耀东,要不然我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你们会死得很难看!”刘书凯眼睛都急红了,但仍耐着性子对这几个战士说道。

“好好好!我们放!”于是大家忙七手八脚地放下了王耀东,书凯望着他那浑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口便暗然落泪。“你可别在这煽情,没人理你!快去把石小来,李先云,蒋问飞,孟赞等一起放出来!还有好多大事要办了,快走!”王耀东刚被松了绑便劲头十足地说。可刚走两步便摔倒在地上,刘书凯一面抱起耀东,一面对几个内卫骂道:“你们是怎么折磨他的?如他死了我要你们一起陪葬!”

“这不关他们的事,你想想我被绑了几十个小时,一下子起来就跑,能不摔跤吗?呵呵!你他妈真笨!”耀东一面劝着书凯一面手刮着他的鼻子。“其实我早知道你是假投降真除奸,我咬你一口你不会介意吧?”

王耀东见一时动不了身便趁机和书凯聊了起来,刘书凯回答道:“疼我能忍,我就怕将来因被你咬而得了狂犬病,那可真是天要亡人,人也无奈啊!”王耀东知道刘书凯的毛病,如将他一个人放在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他会将所有的矛盾迎刃而解,最后能神奇般的取得绝对的成功,但只要有一个他所信任的兄长在面前,他就会放荡不羁,无法无天,而且还无忧无虑,有时候他会笑话连珠,妙趣横生乐得大家都不愿干正事了,简直是个话痨!

耀东故意地说:“反正我一时恢服不了,不如今天多侃侃!”

“你疯啦!快走,迟了可要出大事”书凯知道他在挑逗自己,同时也感到机会是稍纵即逝的,于是他忙召集四个看守说:“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听王队长的,他才是真正的浮玉队长!我们一起去救其他同志,这次行动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纵队对你们的处理,如有立功行为的话,我会建议纵队免除对你们处理!”

“王队长,刘队长,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立功!”四个战士胆战心惊地央求着。

原则性极强的耀东忙说:“别听他的,纵队不会处理你们的!这次错不在你们,全是江世波和李锐惹的祸!别怕跟我一起去做好解释工作,把被无故关押的同志全放出来!”

于是他们分二路,耀东、书凯各带两个战士分别去解放被关押的人。王耀东大步走到关押石小来的土跺前,两个岗哨持枪拦住了他。“我们奉命看押石小来,请你走开!我们也不想发生浮玉打浮玉的事!”

“小仔你给我让开,老子的大刀好几天没有舔血了,识相快滚远些!”王耀东见这两个仗势欺人、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挡他的去路,忙气得厉声喝道。

“大柱子!你有所不知,江世波是个坏人,他已经把一大队带走占山为王去了,李锐更是头上长疮、脚下长脓,坏透了!你知道吗?机枪中队几百名战友就是他害的,如果他在长浮玉的权的话,早晚把我们一起杀掉,不信你去问问王队长!”跟随耀东来的一个战士忙向看石小来的兵说道。

“你说得是真的吗?王队你说真的还是假的?”那个叫大柱子的兵忙向王耀东求证。

“真的?假的?我暂故且不说,你们只要动脑筋想想后就会明白,为什么从龙脉山大峡谷之战后,李锐为什公一下子抓了那么多人?再想想他抓的究竟是一些什么人?为什么自从洛尘失踪后浮玉纵队会有天翻地陷的变化?为什么机枪中队会在倾刻间被炸得没留一个活口?为什么在纵队更名的干部会议上会发生枪声?这几个为什么就告诉人们一个答案:那就是有人想篡队夺权,从而彻底改变我们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从而把纵队变成少数人牟取暴利的工具,使浮玉纵队永远地脱离人民,与人民为敌,成为一支军阀的队伍和土匪武装!他们所说的 <改制纵队 >实际上是个赤裸裸的卖人计划!”王耀东面对聚集过来越来越多浮玉战士大声地演说。

“说得好!王队长我们支持你!”许多战士经了耀东的启发之后.便猛然醒悟,大家纷纷冲向关押无辜同志的牢房放出了被捕的同志。王耀东,刘书凯,石小来,蒋问飞,李先云,孟赞,以及特别中队的几十名同志,大家聚在了一起共同商议纵队的迫切紧要的大事。大家一致推选王耀东任浮玉纵队临时纵队长,刘书凯任政治指导员,石小来任特别中队队长。

由于时间紧迫,王耀东便下发了三条军令。

一.李先云,孟赞立即去前沿部队接替邹成刚的指挥,坚决将鬼子消灭在长山脚下。

先云,老孟向耀东行了个军礼后便向前沿冲去。

二.石小来,蒋问飞立即领特别中队去五指山山口捉拿叛徒李锐,特务包黑心,和报务员。

儒雅的小来和英俊大气的问飞向耀东行了个庄严而标准的军礼后便跑步下山去了。

三.由王耀东本人和刘书凯一起去动员一大队回归。

等大家都出发了后,王耀东便对几个老兵亲切地说:“我马上要和刘指导员去劝一大队回归,这里就交给你们了,马上战场上的同志下来,你们要帮医生照顾伤员,还要多烧些水,多煮点饭,总之一切拜托!”

老兵们一个个哭的象个孩子:“王纵队,刘指导,你们也要保重!江世波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东西啊!”

“别担心!想要了我们命的人还没生出来了!呵呵呵!别象哭丧似的,回去吧!”刘书凯又是一付天不怕地不怕放荡不羁的样子,他一面笑着向大家摆手告别,一面和耀东匆匆地下山去了。

0

第十九章 群英荟萃 朗朗乾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