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碧血浮玉>第六十三章 大鹏展翅 石评渊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三章 大鹏展翅 石评渊源

小说:碧血浮玉 作者:惊鹭 更新时间:2009/11/19 6:58:14

石小来忍着莫大的悲伤,心平气和地劝着那些老弱的市民不要太自责,并带领大家有序地走出溶洞,在浮玉队员的保护下这些市民才从山沟走向崎岖的山路。

石小来瞻前瞻后地忙碌着,一会儿搀扶着老的迈不动步的老头老太,一会儿对大家说:“乡亲们,翻过这座山我们就能和其他的市民汇合了,街坊四邻的可要团聚了,加油啊!”听到了他的鼓动后,果然大家的脚步变得轻盈,同时速度快了许多。

突然后面的山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担任后卫的王大鹏忙向小来报告。石小来打了个手势,战士们忙带领群众隐藏在树林中的草丛之中。而后石小来便往后走了几步,蹲在草丛中将杂草扒开了一条缝隙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只见山道上全是凶相毕露,气势汹汹的鬼子,再往后看更是吃惊不小,山沟里也布满敌人正排着队往这里进拔。

石小来倒吸了口凉气,心里却在给自己暗暗地打气:别慌!此时此刻一定要当机立断,把鬼子引开,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保护老百姓的安全!于是他便压低着声音对身后的王大鹏说:“我带几个人去把鬼子调到里面那座山上去,等敌人走后,你立即带群众下山与在公路那边山里的队员和百姓汇合,然后不要停留直接进长山!”

“不行!我已经被乐然和水猴子嘱托后两次了,这次坚决不行!我带人去引开敌人,你带他们转移!如你硬下命令我就死给你看,因为我实在不能在担待这种窝囊的嘱托了!”说着王大鹏便用手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声泪俱下地乞求道:“一个娘儿们都能舍生取义,为什么我不能?况且她还不是个正宗的浮玉战士!”

小来皱了皱眉头,无奈地说:“好吧!但你要答应我两个要求,否则没有商榷的余地!”

“你说!”

“你和你带去的人,一是要把鬼子全部引到里面的大山里,二是你们必须给我平安的回来,否则即使到阎王爷跟前,我也饶不了你!”

王大鹏虽然只在表面上冲石小来笑了笑,但是他的内心里却有一股暖流顺着血管流向全身的每一个筋络,他在发至内心的感慨着:所谓民大于天,只不过是文人墨客的牢骚而已!而浮玉纵队才是真正的以战士为本的啊!想到这里他已经改变了与鬼子以死相拼,同归于尽的念头,决定用智慧将大队鬼子牵进大山,从而实践自己和执行任务的队员能够安全撤出的承诺!

“你放心吧!我们长山见!”

其实王大鹏这些心里过程,全被石小来所掌握,于是石小来说:“我再给你派三个人,记住!和鬼子一定要斗谋,千万不能斗恶!在战斗中只有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保全自己,才能有效地消灭敌人,还要记住自己始终是个人民的战士,自己的一切必须服从为人民服务的大局,切不可拿自己的生命和贫苦人民事业与敌人好胜斗狠!”

“是,石队长我记住了,因为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被人欺负的下等人,我们贫苦人能不能翻身就靠我们这一辈啦,所以我们不能轻意地死去!”

“好!我相信你能完美地完成任务的!出发吧!”

“是!张秋塑,刘文康跟我走!”说着王大鹏就起身钻进树林朝敌人侧面摸去,张秋塑,刘文康朝小来行了个注目礼便追着大鹏去了。

小来望着他们的背影,便在心中默默地祷告:老天爷他们仨可不能再出事了,说实话浮玉纵队可再也不能死人啦!

成群结队的小鬼子顺着山道向小来隐蔽的地方跋扈地走来,小来趴在草丛中一动也不动,因为在他的身后不光有自己的战友,还有许多手无寸铁的落难的群众。

“队长!打吧!”一个在小来身后的战士贴着小来的耳朵请战。

小来摆了摆手,小声地说:“别急,再等一会他们就自己走了!”

眼看敌人离他们越来越近,二十步,十五步,十步,五步,小来依然不急不躁,那个战士见情况危急,忙举枪欲射击,却又被小来用手按住了他的枪,不好!三个并排的鬼子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小来也感到情况严重刚想举枪射击,突然远处飞来了三颗子弹,当时就掀了三个临近鬼子的脑壳,接着又飞来六颗手榴弹正好砸在后面的鬼子群中,“轰隆隆!”的连续几声爆炸,便把拥簇成一团的鬼子炸散,而后弹片又象利刀一样把它们切成块抛在空中,顿时,血肉横飞,血花四溅,那些没有炸死的,也被吓得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久久的而不敢起身!

不一会儿来了个日本军官,他用望远镜在四周望了望后,便十分气恼地用大皮鞋狠狠地踢着趴在地上的士兵,嘴里便一阵咆哮:“八嘎!八嘎牙鲁!”吓得趴在地上的士兵忙踉踉跄跄的在满山路乱跑。

“砰!”的一声枪响,刚才还骄横跋扈的军官便又被掀翻了天灵盖,众鬼子忙寻枪声望去,只见右侧不远的树上有一个正从树上滑到地上,脚一落地便朝山上飞奔。小鬼子们一见对方身轻似燕,快跑如飞,转眼便没了踪影,忙开枪射击,就是不去追赶。

忽然那个人又转了回来,而且又带了两个,他仨分别躲在三个巨石之后,鬼子开枪时,他们不露面,等鬼子停下来,他们瞄准着鬼子一枪就撂倒他一个,有时候索性摔出几颗手榴弹,炸得鬼子是哭爹喊娘,又死伤一片!

这时又来了个军官,他刚到前沿还没来得及发怒就中弹而亡,这时小鬼子们再也忍不住

便发疯似地用机枪对他们扫射,打得他们把头埋在石头后面而不敢动弹,小鬼子见时机已经成熟便蜂拥而上,可等冲到了三座巨石后面却又不见了三人的行踪了,急得众鬼子举枪对寂静的山林怪石一阵乱射。

“别胡闹了,快停止射击!”一声如狼嚎似虎啸的怪吼,足以让鬼子们安静下来。一个身着大佐军服,火气挺大的老头出现在众鬼子面前,他手戴雪白手套,架着一付象酒瓶底一样厚的圆眼镜,他见众人都围住了他,大家都向他投来了畏惧的目光时,便说:“帝国的军火不是用之不尽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也会发生危机,所以要把每一颗子弹都用在消灭中国有生力量的实处上去,我平生最恨利用武器发射的威力来壮胆的人!这是懦夫的行为,这是与武士道精神相违备的!象你们这种打法,只能吓跑了山中的野兔毛猴,根本伤不了支那反贼的一根毫毛!”

众鬼子忙低下了头反醒,就在这时又响起了三枪,站在外围的三个鬼子当时就毙命了,不知是为了自保,或者还是为了别的,这位略带几分文气的日本老头突然大发雷霆,只见他拔出了指挥刀,凶恶地指着不远处的树林大声嚎叫:“呀咯利利!呀咯利利!”

众鬼子忙向树林冲去,而刚从山路上来的日军后继部队也象决了堤的潮水猛扑着这一块不足二公倾的密林。

鬼子们搜寻了树林中的每一寸地后,均没发现一个浮玉战士,纷纷向老头报告。老头气得有些喘,属下忙掏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铁盒,并从里面取出了两片药,小心地递绐了老头,老头吃了药便又来了精神,他忙指手划脚地对周围的群山指指点点,不一会儿小鬼子便一批接一批的向各座山头奔去。

都走了,只剩下三个鬼子侍候这个老东西!等众鬼子都分别登上要登的山的半山腰时,王大鹏,张秋塑,刘文康,打死了三个小鬼子后便出现在这老鬼子的面前,没让他说一句话,便把三把插着雪亮刺刀的枪同时戳进了这个老东西的胸脯,这个老鬼子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是这种死法,哈哈哈!放着在家享天伦之乐的好日子不过,偏要到中国来做恶事,真是活该!

王大鹏等完事后便原途返回去追赶部队,他们穿过了密林后又翻了一座山,再跨过公路等到了大批安置从润京出来市民的树林时,才知道石小来已经掩护大家去了长山。于是哥仨便相觑一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大鹏反正闲也是闲着,部队和市民全都安全转移了,倒不如我们再杀回去,搞得个痛快!”张秋塑向大鹏提出了建议,刘文康也赞成道:“刚才这么一闹,多过瘾啊!现在一身轻松了,还不把小鬼子的队伍搅得个人仰马翻,屁滚尿流!”

王大鹏坚决地对他们说:“不行!石队长说:我们始终是个人民的战士,自己的一切行为必须服从为人民服务的大局,切不可拿自己的生命和贫苦人民的解放事业与敌人好胜斗狠!你们必须要跟立即回去,否则我会违背我对石队长的把你们平安带回去的承诺的!”他俩终究扭不过王大鹏,便随着他走山路,穿密林,沿着无人敢走的无人道前进,在天黑时终于到了老虎口与部队会合了。

石小来高兴的用两只臂膀想搂住他们,可就是搂不过来,忙笑了笑说:“我们纵队的三尊金刚,你们真了不得!饿了吧?快吃饭!”说着小来便把他们拉进了一个天然的溶洞,这里面坐着正在轮班吃饭的战士和部分市民,大鹏他们发现市民们吃得是米饭和咸菜,还有一碗野菜汤,而战士们只有一碗野菜和一碗白开水。

小来热情地让他们坐在干草上,便亲自端上了三大碗米饭和一大碗咸菜。

“快趁热吃!”

小来见他仨谁也不动筷子,便给他们换上了和战士一样的伙食,这样哥仨才张开大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石队长!你看不起人昨的?”一个瘸腿老者一进溶洞就向小来嚷道。

“啊老人家,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说。”小来忙迎上去搀扶着老者,便笑容可掬地打听出了什么状况。

“为什么你们部队和我们老百姓的伙食标准不一样,你们这样做不是在寒碜人吗?觞曲水你们出生入死,血雨腥风的,难道就是为了喝碗野菜汤,甚至连一颗米粒,一点盐耙都不放,这究竟是在干什么,我们劳苦大众等了一辈子,又一辈子,盼了一千年又一千年!好不容易才等盼到了为我们求翻身得解放的子弟兵,你想活活地累死他们,饿死他们,还是昨的?”老者义愤填膺的愤愤不平地说道。

小来听罢顿时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他忙扶老人坐下,动情地说:“常言道:天下受苦人本是一家!穷人的心是相通的,说实话谁也不想过穷日子,但社会的资源和人民的生产水平本来就很有限,但只要按劳分配,各尽所能,社会财富人民都公正透明的共享的话,那我们中国人民吃饱饭,穿暖衣是不会有问题的,但问题就出在几千年以来的一种怪胎政治的传承,在封建的社会中,皇帝大权独揽,他不仅笼断全中国的政治,军事大权,还利用经济作扛杆,残酷无情地吞噬着劳动人民血汗,他和他的走狗巧立明目,创造性地建立了各苛捐杂税,横征暴敛,让广大的人民为它们的奢侈生活买单,这还不算,更恶毒的是,他们将劳动人民划为三六九等,用宝塔型的分配方式,瓜分着人民的鲜血,那些贪官污吏便趁机勾结奸商笼断人民生活必须品的销售,囤积居奇,使这些商品让老百姓们望而却步,久而久之穷人则会更穷,而富人和统治阶级则会越加富庶,越加飞扬跋扈,视百姓为牛马牲口,当年杜甫曾奋笔疾书了十个大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尸骨!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的真识写照。

随着统治阶级和它们的附庸的贪婪之心越来越加速地膨胀,于是它们便用尽各种手段大肆地敛财并疯狂地掠夺人民的生存权,尊严权,和人民应有的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底限权益,一时起(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把人变鬼)的荒诞之言盛行天下,它的流行又把人民逼向了颠沛流离,卖儿卖女,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的人间地狱,千分之一的人掌握了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财富,中国的人民能不穷吗?

日本鬼子和封建统治阶级和贪官污吏及丧心病狂的奸商对人民无情,而我们浮玉纵队则不会,因为我们所有的战士都是出生在劳苦大众家庭的,他们从他们的父辈中继承了爱憎分明的光荣传统,他们要赶走日本帝国主义,他们推翻压在我们劳动人民身上的所有的乱坟尸骨,以撼天动地,推朽拉腐的豪情斗志,坚决彻底地扫尽人间的一切邪恶和不平,还公理于天下,让阳光尽洒在每个中国人民的心中,真正地实现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共庆,人人欢欣的理想社会!

所以,老人家浮玉战士都是我们穷人的孩子,您说,您的孩子把米饭和咸菜省给您们,是一个孩子对父母的一种最低层次的孝敬,难道您还有什么好拒孝于门外的道理吗?”

“孩子!大爷服了!我再也不会说三道四的了,老朽终于开了眼界了,我们中国有救了!孩子我就是现在死也瞑目了!不枉此行啊,此行一回,夫复何求啊!哈哈哈!”

0

第六十三章 大鹏展翅 石评渊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