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3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45:16

1.午后内 药铺后堂 老陆 郑耀先

郑耀先走进后间,闩上门,在老陆对面坐下,随手将帽子放在一边。

老陆低声:这么着急赶来,是不是又遇到了麻烦?

郑耀先面色严峻:咱们有啥说啥,我时间很紧。

老陆疑惑:到底怎么啦?

郑耀先恨恨说道:墨萍那份名单上,漏了个人。

老陆惊讶:什么?

郑耀先:应该是14个,戴笠留个心眼,没把最重要的写上去。

老陆慌了神儿:这个人的详细情况,你有么?

摇摇头,郑耀先:没有,我只知道他叫‘影子’。不过以戴笠对其重视程度来看,前面13个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抵上这一个。

倒吸一口凉气,老陆:事态严重了。老郑,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查出‘影子’,这是我代表组织交给你的任务。

点点头,郑耀先:现在就有个机会。

老陆欣喜:噢?

郑耀先:戴笠派我去延安跟他接线。

老陆大吃一惊:你要回家?

郑耀先无奈地点点头:想不到我多年的心愿,组织上没替我达成,反倒让戴笠给解决了。

老陆气急败坏:‘鬼子六’!你脑子进水啦?噢!自己人正愁弄不死你,你可倒好,硬往枪口上撞?是不是活腻歪了?

郑耀先苦笑:我还有别的选择么?自从戴笠发明了单线联系,干我们这行儿的,就连自家人都有可能反目成仇,相互操刀。

沉默片刻,老陆幽幽叹口气。

郑耀先戴上帽子:老陆,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摆手连连,老陆急切地说道:不行!不行!我必须向上级汇报这件事。

郑耀先皱皱眉:你想跟他们说什么?

老陆:坦诚你的身份,免得延安同志误解,再次发生骨肉相残的悲剧!

郑耀先叩叩桌面:这么做的后果你想过没有?我一旦泄漏身份让‘影子’得知,那以后还怎么潜伏?你们谁能代替我的位置?

左右权衡,最后老陆流下眼泪:老郑!你这可是送死啊!

郑耀先惨然一笑:呵!该轮到我掉脑袋了。这么多年,无数个战友在我身边一一倒下,和他们相比,我很幸运。(瞧着老陆)至少,我能死在自己家里。

两个人手掌紧紧握在一起。

郑耀先再三叮嘱:虽说你是上线,但我要劝你一句:必须严守保密条例,决不能向任何人泄露我身份。

老陆点着头,哭得很伤心。过了许久,他擦擦眼泪。

老陆哽咽:十年了,我就是想哭也不敢掉泪,今天我犯纪律了。(泪眼婆娑望着郑耀先)老郑啊……以后我还能见到你吗?我……我老了……

郑耀先的眼睛也湿润了,用力摇摇老陆的手,默默无语。

2.午后内 绛轩茶楼 杨旭东 伙计 杜孝先

杜孝先喝口茶:六哥说,他要的是兄弟,是人心,你明白么?

苦笑一声,杨旭东感叹:我想,六哥是看中我没背景,想让我以命相托。呵呵!在二处,像我这样的小鱼小虾一把抓,要不是送命差事,恐怕还轮不到我。

杜孝先:你后悔还来得及。

杨旭东:我有选择么?(放下茶杯,感慨万千)现在就连毛先生,都在骂我吃里爬外。

杜孝先点点头:六哥不是什么人都用,送命也要有送命的本钱。你能在鬼子宪兵队苦熬半年,六哥说,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所以他认定:你有惊人的耐力和头脑。

摸摸唇上的胡须,杨旭东笑了笑,岔开话题:六哥行事不会拖泥带水,直说吧,他想叫我干什么?

拍拍琴匣,杜孝先:瞧见了吗?

轻瞥一眼琴匣,杨旭东没说话。

杜孝先看看表:再过三个小时,天就要黑了。你已经坐了六个小时,不在乎多等三个小时吧?

杨旭东点头:八年了,我磨练出的最大本事,就是一个“等”字。

杜孝先望着窗外:下面这条街往南,是玫瑰饭店。你仔细想想:在玫瑰饭店附近,躲在什么地方,才会既不被人发现,又能全身而退?

瞥瞥楼外,杨旭东举起茶杯一指:看到这根线没有?

一根电线从绛轩茶楼延伸至对面屋脊。

杜孝先点点头。

杨旭东:我会趁人不备,顺着这根线滑到对面屋顶。

杜孝先没说话,仔细谛听。

杨旭东:顺着屋脊往南,在玫瑰饭店对面,是一处的秘密联络站。呵!一处的人,绝对想不到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杜孝先连连点头:好,六哥果然没看走眼。

手按在琴匣上,杨旭东将杯中残茶一饮而尽。

杜孝先:晚上七点之前动手,任务想定都在箱子里,你自己把握分寸。

杨旭东没说话,仔细谛听。

杜孝先:还有,必须做成是刺杀六哥的假象,他只给你两秒,过了时间,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杨旭东眨着眼睛。

杜孝先站起身:事成之后,晚七点半,六哥在玫瑰饭店西餐厅等你。

转身正欲离去,杨旭东突然叫住他:等等!

杜孝先:还有什么事儿?

杨旭东指指茶杯:我替六哥卖命,他替我付茶钱,这不算过分吧?

3.晚外 屋顶 杨旭东

趁着昏暗,杨旭东背着琴匣,用衣服搭着电线,快速滑到对面屋脊。

稳住身形,观察一下周围环境,随后沿着屋脊,向中统秘密联络站无声潜去。

4.晚外 街头 乞丐(赵简之) 巡警 妓女 绅士 行人

玫瑰饭店和中统联络站由一条街相连,饭店门前是袁宝儿遇刺的地方。

大批便衣特务在联络站进进出出,路人纷纷规避。

一个花枝招展的妓女在街头兜客,攀附上西装革履的绅士。一个乞丐(赵简之)端着破碗走到妓女面前,妓女捂住鼻子。

乞丐被绅士一脚踹倒,破碗摔得粉碎。瞪着被绅士挟起的妓女,乞丐吐口浓痰,骂了声:“呸!臭婊子!”

几个巡警回身看看乞丐,若无其事地扭过头。

5.晚外 联络站屋顶 杨旭东

杨旭东静卧在联络站屋顶,戴上手套,打开琴匣,露出被拆散的狙击步枪零件。

无声快速地组装。

仅从琴匣内找出一颗子弹,拾起看了看,杨旭东疑惑:才一颗子弹?(点头)怪不得六哥只给我留下一次机会。

看看枪号,已被锉去,又瞧瞧膛线,明显是经过改装。

杨旭东沉吟:枪已经校对过,不用试射,但是……为什么要刮去枪号?难道六哥……根本没打算让我把枪带走?

眼睛贴在准具上,视野昏暗模糊不清。

杨旭东皱眉:什么都看不清,该怎么找寻目标?

枪口滑过饭店的一瞬间,在楼外灯光的映射下,视野突然一亮。

杨旭东将准具的十字交叉线,重新移回到饭店。

杨旭东恍然大悟:原来准具的真正作用,是提醒我目标应该出现在饭店?

在琴匣内翻了翻,最后从夹层内找出一张照片。

照片只显示郑耀先握住一只手,对方是谁根本没披露。

杨旭东:应该是射杀和他握手的人。

一辆摩托车(军统的人)由远而近经过联络站,发出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与此同时,杨旭东借助这声音,将子弹“咔嗒”一声压入枪膛。

檐灯照射下的联络站外墙,上面长满青苔。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杨旭东用准具标定饭店和自己的位置。

杨旭东低声:170米……

瞥瞥自己额前右飘的头发……

杨旭东低声:风速东南二点五……

手指在扳机上轻轻叩动,将呼吸压低、调匀,杨旭东微微眯上眼睛(双眼不能闭上)……

6.晚内 汽车内 郑耀先 杜孝先 保镖两名

汽车路过杨旭东的潜伏点,郑耀先盯着宝儿罹难地,脸色越发阴霾。

杜孝先手握方向盘,低声:六哥,一切都布置好了。那小子如果拖泥带水,简之就会带人将他……(手掌在方向盘上一切)

郑耀先点点头,低声:事成之后,你拿我的名帖,向老毛要人。

杜孝先心有余悸:六哥,您这可是把命……(停顿一下)交给个陌生人哪?

郑耀先: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自己不会走眼。

杜孝先:可您只给他两秒,这是不是……

郑耀先低声:两秒已经足够。到时候,我会握住高占龙的手,扭头去看旁人。(拍拍杜孝先肩膀)这个时间段只能是两秒,否则一拖延,就会显出我早有预谋。(淡淡一笑,指尖从耳缘划过)如果不出意外,子弹会从这里飞过,正好击中高占龙的顶门。

杜孝先胆颤心寒:万一那小子失手呢?

郑耀先:以春田狙击步枪的贯穿力,即便我横死街头,高占龙也好不到哪去,大不了同归于尽。

杜孝先:杀了高占龙又能怎样?他身边保镖能放过您吗?戴先生那里……您该怎么交待?

郑耀先:这颗子弹本来就是打我的,他高占龙不过做了个替死鬼。甭说是戴先生,就算闹到委员长那,我也是理直气壮当仁不让。

杜孝先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

郑耀先:你和简之把周围通道彻底卡死,我不希望有人趁火打劫。尤其是共产党。

7.晚外 玫瑰饭店前 郑耀先 杜孝先 保镖两名

黑色轿车在广场附近停下,冲开车的杜孝先使个眼色,郑耀先和两名保镖下车。

向四周看了看,郑耀先迈步向饭店走去。

8.晚外 玫瑰饭店西餐厅 高占龙 高君宝 特务

中统特务将窗帘撂下,转身对一旁的高占龙点点头。

高占龙心有余悸:他带了几个人?

中统特务:两个。

抬头想了想,高占龙对身边的君宝吩咐:走吧!去见见这位贵客。

高君宝点头。

9.晚外 中统联络站屋顶 杨旭东

准具中,郑耀先在饭店外停下脚步,眼望楼门,背身后的手背,轻轻磕打腰身。

杨旭东沉声:六哥是在等待目标。只要他不进去,那家伙……就得乖乖出来迎接。

高占龙拉着高君宝,在一群保镖簇拥下,从饭店走出。

望着神色从容的郑耀先,高占龙满脸堆笑迎上前。

10.晚外 玫瑰饭店 郑耀先 高占龙 高君宝 特务

郑耀先向高占龙伸出手,两个人握在一起。

高占龙:郑老弟,您肯赏脸,高某真是受宠若惊啊!

郑耀先客套:哪里!哪里!小弟还倚仗高兄日后多多关照。(瞧瞧他身边的高君宝)这位是……令郎喽?

高占龙:正是犬子,今晚要一同去南京。(抱起高君宝)这是你郑叔叔,快叫叔叔!

高君宝叼着手指:叔叔……

摸摸君宝的脸蛋,郑耀先赞道:这孩子真乖,来,叔叔送你个见面礼。

掏出自来水笔递过去,高君宝接起,对准灯光仔细观瞧。

高占龙拍拍孩子:快谢谢你郑叔叔!

郑耀先笑了笑:一点小意思,微不足道……(慢慢扭过头,看看其他人)对了高兄,您府上家眷……

11.晚外 中统联络站屋顶 杨旭东

在扳机上弹动的手指突然一顿,准具中十字交叉点略微抬高、左移,扳机被均匀地向后扣动。

枪口一跳,子弹划着尖锐的破空音,旋转着向目标飞速接近……(最好多角度显示弹体掠行,具体情况参照游戏《狙击精英》,画面中,高占龙等人是静止不动的。)

12.晚外 玫瑰饭店 郑耀先 高占龙 高君宝 保镖 特务

曳光从郑耀先耳缘一掠而过,吓得他“突”地一惊。

高占龙的头向一旁重重甩去,血水暴喷而出。

怀抱着高君宝,直勾着双眼,高占龙向地面自由落体摔去……

高君宝依然端着手臂,眼睛呆望死去父亲,同尸体一起跌落。

高占龙躺在袁宝儿遇害处,手指微微勾动,血水从伤口汩汩溢出,逶迤流向地面,不久便将高君宝衣裤染成一片猩红。

端着手臂的高君宝,呆呆傻傻不停抽搐,口中喃喃自语:血……好多的血……爸爸流……好多的血……

街头行人尖叫四起,两名保镖迅速拔枪,将郑耀先死死夹在当中。

保镖高声喊道:有刺客!快保护六哥!

将呆傻的高君宝抱起,郑耀先在保镖掩护下,快步冲进饭店。

跟随高占龙的保镖特务举着枪,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闹愣了。

13.晚外 中统联络站屋顶 杨旭东

杨旭东丢下枪械,迅速撤离。

14.晚外 中统联络站 特务

中统联络站涌出大批特务,有几个人想攀上屋顶抓刺客,但是一踩上青苔便纷纷滑落。

15.晚外 玫瑰饭店门前 杜孝先 中统行动队长 双方特务

中统特务冲到高占龙尸体旁,与此同时,军统的人马也赶到,双方纠缠在一起。

中统行动队长抓过高占龙保镖,气急败坏赏了一记耳光。

杜孝先走上前,恶狠狠瞪着行动队长。

杜孝先:你们什么意思?啊?到底是请六哥吃饭,还是想害六哥?

行动队长不悦:于科长,你弄反了吧?现在死的可是我们的人!

杜孝先冷冷一笑,顺手抓过高占龙保镖,大声质问: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保镖有些惊慌失措:(四川话)刚才……郑长官和高先生正说话,子弹……子弹从郑……郑长官脑后飞过来……

点着保镖胸脯,杜孝先瞥着行动队长:听见没有?这是你自己人说的!

行动队长:可死的是高先生!这笔账该怎么算?

杜孝先:算他倒霉!

行动队长不服气,梗着脖子大声嚷嚷:我怀疑这是你们在搞鬼!

不再搭理他,杜孝先转身向其他特务问道:有谁敢拿后脑勺和子弹搞鬼?有吗?

中统特务灰头土脸。一旁闻讯赶到的巡警,被气急败坏的特务拖到一边,一顿拳打脚踢……

16.晚内 玫瑰饭店西餐厅 郑耀先 保镖

轻轻撂下窗帘一角,外面的混乱在视野中戛然而止。

郑耀先摸出一根香烟,夹在手指,ZIPPO打火机在指尖轻轻弹动,略有所思。

过了片刻,瞧瞧身边保镖。

郑耀先:你们在面外守着,一会儿要是有人见我,就放他进来。

保镖立正:是!

走到门口,保镖一拍后脑,突然转身:六哥,用不用给您叫点吃的?

淡淡一笑,郑耀先点燃香烟:不用了,高占龙……不是已经替咱订过了吗?

17.晚内 玫瑰饭店西餐厅 郑耀先 杨旭东

杨旭东换穿一身干净衣服,出现在餐厅门口,样子有些拘束。

郑耀先冲他点头:进来吧!你不是很想见我么?

毕恭毕敬走到郑耀先对面,杨旭东拉开椅子坐下,双手在腹前轻轻搓动。

郑耀先:你不要拘束,我不是个爱挑理的人。

杨旭东尴尬地赔笑,望向郑耀先的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崇拜。突然,他似乎意识到什么,斜眼瞧瞧一旁的空椅。

郑耀先:你猜得没错,的确还有个人,只不过她迟到了。

杨旭东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郑耀先笑了:不是所有的人都会给我面子,迟到的这位,呵!就是最好的例子。

杨旭东点头附和:哦……

郑耀先:我特意给你叫份鹅肝,很新鲜。据说……鹅肝配上波特酒,要趁热吃才能体会个中滋味。

杨旭东躬身:谢谢六哥。

郑耀先抓起刀叉切肉:不用客气,你是戴先生推荐给我的,从今往后,也就算我的兄弟。

杨旭东嗫嚅:其实……我应该是您的学生。

郑耀先一愣:噢?

杨旭东:1938年,二处在临澧开设了训练班。当时……您是我们的教官……

想了想,郑耀先微微一笑:哦……想起来了,可那时,我只不过挂个名,真正负责你们考核的,是我四哥徐百川。

杨旭东:不管怎么说,是您带我们在先总理遗像前宣誓。您还告诫说‘中华民国得之不易,革命青年应矢志不渝’。(清唱)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维护我们领袖的安全,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

郑耀先欣慰:不错,的确是训练班的班歌。不过我个人,更推崇黄埔军校的校歌。

杨旭东毕恭毕敬:先总理遗志,六哥的教诲,学生永远铭记在心。

侍者端上波特酒和鹅肝。

郑耀先:别顾着说话,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杨旭东抓起刀叉。

郑耀先看看表:一处刚刚死个人,所有通道都被封锁了。(饶有兴趣看看杨旭东)即使这样,你还能从容进来,说明你很不简单。

杨旭东咀嚼着,没说话。

郑耀先:知道死的是什么人么?

杨旭东:和咱过不去的人。

点着头,郑耀先万分欣慰,扭头看看楼梯口,眉头不由一皱: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来?我不喜欢迟到,更不喜欢等人。

18.晚内 医院走廊 田向荣 特务

灯光忽明忽暗,在特务陪同下,田向荣阴霾着面孔,向太平间走去。

特务:先生,咱们的人已经蓄势待发,就等您一句话。

田向荣厉声:没有我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特务:是!

田向荣义愤填膺:高先生真是料事如神,连自己什么时候能死,都推算得分毫不差。

特务怒骂:这个天杀的‘鬼子六’!

19.晚内 太平间 田向荣 特务队长 法医

推开太平间大门,特务队长起身立正。法医向田向荣敬个礼,走出去。

田向荣沉声:人呢?

特务队长指指一旁覆盖白布的尸体。

田向荣上前揭开白布,露出高占龙的头颅。

特务队长指着伤口:一枪毙命,手法很专业,没经过特殊训练的人,绝对做不到。

田向荣扳着尸体头颅,观察子弹的弹道进出口,进行仔细比对。

特务队长指着证物:从现场找到了这些。

狙击步枪、照片一应俱全。

田向荣拉动枪栓,弹出一枚弹壳。

特务队长:没发现指纹,根据照片中人物推算,刺客的首要目标,应该是‘鬼子六’。

田向荣冷笑一声:刺杀‘鬼子六’?这你信吗?

特务队长木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瞥瞥狙击步枪,田向荣:如果我没猜错,这支枪一定被处理过。

特务队长点头:枪号被锉掉了,就连膛线也经过改装,根本证明不了来源。

田向荣:春田M1903 A4狙击步枪?哼哼!这种美军列装武器,在中华民国,还有哪个部门能够配备?看来,二处并未打算转移视线,也许巴不得让所有人知道:这就是他们的杰作。

特务队长:那您的意思是……刺客只想让我们怪罪二处,但具体不到哪一个人?

田向荣点点头:他的头脑,真是匪夷所思……(拿起照片,点着照片中的郑耀先)单从这张照片看,刺客似乎要干掉‘鬼子六’。可你想过没有:正因为你憎恨‘鬼子六’,所以看到照片,才会在潜意识认定:刺客是‘鬼子六’的仇家。

特务队长点点头。

田向荣:现在换个角度,如果你是‘鬼子六’派来的刺客,看到这张照片,能认定刺杀目标是‘鬼子六’么?

特务队长的眼睛一亮:对呀!有哪个正常人会派人刺杀自己?

田向荣:刺客真正的猎杀目标,其实应该在这里……

提笔在郑耀先握住的手上画个圈,

仔细辨认一下,又看看桌面的弹壳,特务队长摇着头,忍不住连连叹息:这配合可真叫天衣无缝!妈的!高先生死得冤!千算万算,还是没算过‘鬼子六’。

田向荣:高先生说得没错,‘鬼子六’的屁股摸不得,谁摸谁倒霉。哼哼!明知他有问题,可你却偏偏动不得。(低头看看高占龙尸体)

特务队长: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田向荣:替高先生料理后事。另外告诫你手下兄弟,今后只能暗中留意‘鬼子六’,万万不可打草惊蛇。

特务队长立正:是!

田向荣感慨: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没准儿‘鬼子六’正希望两家火拼,好就此坐收渔翁之利。

特务队长:可高先生的仇……

田向荣怒道:我来报,你还有什么要说?

特务队长:既然这样,弟兄们定会鞍前马后,唯您马首是瞻。不过……

田向荣:不过什么?

特务队长:有一点我始终不明白,‘鬼子六’为何要把屎盆子扣在二处头上?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明目张胆,就不怕戴笠找他算账?

田向荣皱皱眉:这个人做事,轻易不会让你猜到目的,他一定还有后手,只是这后手……我现在也不清楚。总之这个人很可怕——不到最后,你根本看不出谁在给谁设陷阱。

20.晚内 玫瑰饭店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典雅悠扬的古典钢琴曲……

一**白色高跟鞋踏上楼梯。江欣出现在餐厅时,郑耀先和杨旭东正边吃边聊,谈笑风生。

稳步走过去,在空椅前停下,江欣低着头,瞥瞥郑耀先,连大气都不敢出。

郑耀先语气冰冷:你来了?

江欣委屈地点点头。

看看表,郑耀先:你们江山人都喜欢迟到么?我们连这顿饭都快吃完了。

江欣难为情:对不起……外面封锁了,我……我进不来……

郑耀先沉声:对于完不成任务的人,我从不听他解释。(举起酒杯,瞧着杯中红酒)干我们这行的,就应该像红酒一样——绵里藏针,无孔不入。哪怕再坚硬的外壳,你也要从容渗透进去。

酒液被泼入花盆,从干燥坚硬的泥土表面,迅速渗入、消失。

偷眼瞧瞧杨旭东,江欣对郑耀先怯怯说了句:对不起。

郑耀先:你坐下吧!(看着面灰如土的江欣)想吃点什么?

江欣摇摇头:我不饿……

郑耀先:如果不吃,再过几天,恐怕你想吃也吃不到。

抬眼瞧瞧郑耀先,江欣又低下头。

郑耀先:你是有名的大美女,和共党徐墨萍,被誉为二处机要组的绝代双姝(shū)。但可惜的是,你和她脾气一样,都很倔强。(看看一脸委屈的江欣)怎么,被我说两句,就吃不下饭了?

江欣噘噘小嘴:那……那给我来份意大利通心粉……

笑了笑,郑耀先:这就对了。做事不能一头撞南墙,是六哥给你上的第一课。

在杯中注入酒液,郑耀先又看看江欣:其实呢!你也算是不简单——虽说迟了些,但最终还是来了。(诡秘一笑)使用美人计了吧?

江欣下意识点点头:嗯……(随后突然一愣)嗯?你怎么知道?

郑耀先:美国教官训练女特工的方法,呵呵!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从来没离开过下三路。

江欣的脸红了。

杨旭东对她小声提醒:和六哥说话不能用“你”,你你的,不礼貌。

江欣瞪他一眼,嘟囔一句:去!要你管?

擦擦嘴,郑耀先和杨旭东开起玩笑:这回知道了吧?美女不一定都是可爱的。

两个人噤若寒蝉。

突然,郑耀先变得表情严肃:你们是老板推荐给我的助手,以后可不可爱,就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一口喝干杯中酒水……

21.夜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就着冷水洗洗脸,望着镜中自己,田向荣的脸色格外憔悴。

桌面上摆着狙击步枪、照片和子弹壳。照片中的郑耀先依然笑容可掬。

电话铃声响起……

抓起话筒,田向荣:喂?

特务:田先生,那混蛋和一男一女刚刚吃完饭,我们不敢太过靠近,只能远远跟着。

咬咬牙,田向荣:杀了高先生,还得让高先生请他吃饭?这个畜牲!

特务:下面该怎么办?

想了想,田向荣:你们要加一百个小心…….不!一万个小心!

特务:是!

田向荣:还有,袁宝儿去过的药铺,给我盯死!哪怕是扫地刷厕所的,都不许放过!

特务:明白!

撂下电话,田向荣拍着脑门,疑惑地自言自语:‘鬼子六’这后手,究竟是什么呢?

22.晨内 军统办公室 徐百川 郑耀先

将记者证、摄影机放在郑耀先面前,徐百川如释重负。

徐百川:老板临走前的吩咐,我可都办齐了。(指着几样东西)你清点一下:记者证,大功率改装电台一部。老板再三叮嘱:非万不得已,严禁销毁电台。(想了想)你还需要什么?

郑耀先想了想:我现在伤病未愈,还在住院。这一点,你要非常小心地让外界知道。

徐百川:你住的那间病房,我会24小时派人把守。(瞧瞧郑耀先,样子很担心)老六啊!刚刚得到消息,老头子亲自过问高占龙的死因,你看……

郑耀先:高占龙是中统一方大员,掌握了我们不少秘密。所以委员长对此表示关心,也是在所难免。

点头、沉吟,突然又看看郑耀先,徐百川不露声色地问道:那么戴先生的秘密,他也一定知道喽?

郑耀先笑了:你说呢?(潇洒地靠往沙发)反正已经死无对证,有些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徐百川点点头,过了片刻,低声又道:戴先生特意从北平打来电话,问刺客伤到你没有?(拍着大腿)哎呀……这可真叫悬,子弹离你就差那么一点点?

郑耀先不以为然:先不说这些,对了,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徐百川摇摇头:那吩咐不是给你的,是命令我调查他专机的地勤,为什么突然换了?

郑耀先:结果呢?

徐百川:有人密令北平的马汉三,让他暗中着手。

郑耀先眨眨眼,就此无语。过了一会儿,他调转话题:四哥,我走后,你要多留意那些疯狗,他们现在学乖了,咬人肯定不露齿。

徐百川摆摆手,连连苦笑:算了,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别忘了,共党也是恨你不死……

23.日内 军统休息室 赵简之 杨旭东

赵简之叼着香烟,双腿跷在桌面,两眼上下打量垂首拱立的杨旭东。

掸掸烟灰,赵简之拖着长音:从今往后,你就是六哥的人了。

杨旭东毕恭毕敬: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赵简之:既然要在一口锅里吃饭,规矩你懂么?

杨旭东低眉顺眼:请哥哥指点一二。

放下双腿站起身,赵简之走到杨旭东面前:就一个规矩——别有二心(鼻尖对着杨旭东鼻尖,眼睛盯着他眼睛)

杨旭东眨眨眼。

赵简之转过身,掐灭烟头:六哥手下,有谁没受过他恩惠?关键时刻,他是宁舍自己不舍兄弟。

杨旭东:小弟愚钝,您……您到底想说什么?

回过头,赵简之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和六哥出门,干什么我不想知道。但有一点:六哥要是能回来,你可以跟回来;万一六哥回不来,那你……最好也别回来。明白了吗?

杨旭东点点头:兄弟明白。

叹口气,赵简之望着墙上的横幅,仿佛在自言自语:等着吧!我这些话,还会有不少人……呵呵!要跟你亲自交代。

24.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中统行动队长

田向荣更加憔悴了,苍白的脸上,泛起浓浓的黑眼圈。他坐在高占龙生前的位置,瞧着照片,倾听手下汇报。

中统行动队长:很奇怪,二处居然对外界宣称,鬼子六伤病未愈,闭门谢客。可他昨天的样子,不管怎么瞧,也不像是连床都下不来。

田向荣:那是糊弄鬼,别信他,继续!

行动队长:后来……

田向荣突然一愣: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鬼子六’闭门谢客?

行动队长:是啊?

田向荣:昨天,我们有不少人见过他,你觉得他伤病未愈,别人会信么?

行动队长:这不就是糊弄鬼嘛!

田向荣:可这个鬼到底是谁?‘鬼子六’明知道我们不信,却还要这么做。你说,他到底想瞒谁?

行动队长:难道……难道是共产党?

田向荣疑惑:昨天在场的,并没有共党的人……

行动队长小心提醒:他一定是掩人耳目。既然瞒不了我们,那八成是想针对共产党。

田向荣点头:一定是这样!哼哼!刚把我们阴了,转眼又想对付共产党,两面树敌,他可真不嫌累?

25.日内 药铺后堂 老陆 交通员

二人面对面隔桌相坐。

老陆:上级有什么指示?

交通员:军统电台对延安突然加强监测,上级指示,要你通知‘雾’迅速查明原因。

老陆缄默不语。

交通员:怎么,有困难?

老陆摇摇头:不是。恐怕‘雾’……已经着手调查此事了。

交通员笑了:噢?他倒是事事都能抢占先机。

老陆长叹一声,又道:墨萍那份名单上,漏了个人。

交通员一愣:嗯?怎么回事?

老陆:应该是14个,还有个叫‘影子’的,戴笠没把他写上去。

交通员紧张万分:问题严重了。万一他和陕北的蒋军搞里应外合……那延安……

老陆:所以必须要抢在国民党动手前,把他找出来。

交通员:好!我马上向市委汇报!

戴上帽子,交通员转身离去。

26.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田向荣还在研究照片,一旁电话响起。

随手抓起话筒。

田向荣:什么情况?

中统行动队长:有个陌生人从药铺出来了。

田向荣:跟上他,看他去哪儿。

行动队长:是!

似乎想起什么,田向荣:如果他想甩掉你们,秘捕!

中统行动队长:明白!

继续研究照片……

27.日外 街头 交通员 特务

交通员向富源旅社走去。快要接近旅社大门时,他停下脚步,下意识向后看看。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个长衫客突然低头拐进一旁的胡同。

交通员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好端端的,往死胡同里钻。哼哼!做贼心虚。

转身继续向前走,从旅社门前若无其事地经过……

28.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电话再次响起……

田向荣盯着照片,漫不经心抓起话筒:说话!

中统行动队长:那混蛋领我们逛了几条街,好像没有找人的意思?

田向荣稍作迟疑:不用想,他发现你们了。

行动队长一惊:什么?

田向荣:在此之前,他有没有留意周围环境?

行动队长:他在富源旅社门口,回头看了一眼。

田向荣瞧瞧一旁的地图,眨眨眼:你们没有露出破绽吧?

行动队长:应该没有啊?人是本地人,枪都藏得好好的,衣服……也都是便装。

在富源旅店旁边的死胡同画个圈。

田向荣:他往后看的时候,有没有人躲进死胡同?

行动队长:有啊……可这……

摇摇头,田向荣:算了,这叫狡兔三窟,猎物接近自家大门时,都会留意周围。你们还是把重点放在旅社附近吧。

行动队长:是!

撂下话筒,继续研究照片。没过多久,电话再次响起……

田向荣:又怎么啦?

行动队长:这家伙…..又转回旅社了。

田向荣:不用想,共党巢穴就在那附近。他是想确认一下,我们有没有注意匪巢。

行动队长:妈的,这家伙鬼得很哪!

想了想,仿佛意识到什么,田向荣急忙追述:对手很厉害,你们先不要动,等我过去再说。

急忙撂下话筒。

29.日外 旅社附近街头 交通员 特务

街头鞋摊上,坐着几个擦鞋男子,岁数都在二三十岁之间。附近的商店、杂货铺门前,也多了些类似的闲散人员。

目光从旅社门前掠过,交通员突然发现:这里却平静异常,没有可疑人物。

一对情侣从他身边经过,有说有笑向旅社走去。女人身穿旗袍,照着小镜子,挽住男人手臂。

男人叼着雪茄,右手潇洒地插进裤袋。

仔细看看男人,他右腿和女人腰部紧紧贴在一起,显得很亲密。一不留神,女人的高跟鞋踩进坑洼,她不由自主晃了晃,腰身与男人的接触部位发生了脱离。

男人裤袋底部现出一个有棱有角的东西…….

交通员额头见汗,咬咬牙,他摘下帽子,挡住插进怀中的右手,快步向男人接近……

男人眼角的余光,瞥向女人手中的镜子……

就在交通员拔出右手的刹那,男人突然转身,向他举起枪……

30.日内 旅社隐秘单间 老袁 助手(伙计) 江欣

老袁沉思着,江欣坐在一旁沙发上,助手靠在窗前,从窗帘缝隙向外警戒。

老袁:戴笠派你接近郑耀先,也许有他的打算,你要充分利用这次机会,为我们除掉他发挥助力。

江欣忧心忡忡:戴笠是不是怀疑我了?近来,一直有特务在跟踪我。

老袁:应该不会,否则,他肯定不能让你接近‘鬼子六’。要知道,‘鬼子六’办的差,那可都是军统绝密。

暗自松了口气,江欣抚抚忐忑不安的胸脯。

老袁:你这孩子,跟你说过多少次?肢体语言不能太多。敌人很容易从这一点,摸清你的心理动态。

江欣:是……

老袁:派你接近‘鬼子六’,到底是为什么?

江欣:现在还不清楚,那个人……那个禽兽的嘴很严,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点点头,老袁再次陷入沉思。过了片刻,他突然吩咐:就这么办吧。不管他让你干什么,只要一有机会,就马上联系当地组织,想方设法除掉他。

江欣:是!

窗外传来清脆的枪声……

助手:不好!有特务!

霍然站起身,老袁看看江欣:不要慌,随着人群,从前门疏散。

31.日外 街头 田向荣 行动队长

田向荣捏着照片坐在车内,恶狠狠瞪着窗外的行动队长。

田向荣:你还能不能办点事?

行动队长一头冷汗:猎物反抗,弟兄们迫不得已,开枪了……

将照片摔在座椅,田向荣气得七窍生烟:谁叫你们开枪啦?那不是变相给敌人报信吗?

行动队长:田先生……弟兄们……也是没办法……

田向荣想了想,果断下达命令:立刻截断富源旅社的出口……

行动队长赶紧接话:我已经派人守在后门了。

痛苦地摇着头,田向荣哭笑不得:谁让你守后门?后门这么偏僻,从那逃命的人,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行动队长尴尬:田先生……

一摆手,田向荣不耐烦:赶紧派人把住前门,要一个个仔细盘查。

行动队长立正:是!

无奈地拍着额头,田向荣叹息连连:唉!老师啊老师!您有这样的手下,又怎能斗过‘鬼子六’?

32.日外 旅社附近街头 交通员 特务

交通员身中数枪倒在血泊,右手从怀中滑脱,紧紧攥着一份报纸。

男特务:妈的!上当了!这混蛋故意引我们开枪!

交通员口喷鲜血,一把抱住男特务的腿,拼命嘶咬。

女特务抬起脚,用鞋跟狠狠踹他后背。

鞋跟折断,嵌入交通员背后的伤口。

几个男特务死死盯住人群中的江欣,色迷迷的眼神随着她身形移动,直到走出很远,特务依然舍不得收回目光……

趁此机会,老袁从旅社前门快步走出,瞥一眼抱住特务的交通员,像躲避瘟神一样,随着人群一同惊叫,头也不回从尸体旁匆匆逃离……

33.日外 街头 中统行动队长 男特务

男特务一瘸一拐走到队长面前,歪着身子哭丧脸,愁眉不展行个礼。

队长烦躁异常:你还有脸来见我?妈的!好端端的活儿,全叫你给搞砸了!

男特务拖着哭腔:队长……

队长怒不可遏:滚蛋!别在老子面前摆这吊死鬼的脸!

男特务:队长……(伸手指指地面)

行动队长低头瞧了瞧:交通员的尸体仍然紧抱男特务,并死死咬住他小腿……

男特务哭丧着脸:队长……疼啊……怎么都弄不下来……

叹口气,行动队长痛苦地闭上眼睛:妈的!一处怎会养了你这废物?滚!

34.字幕:三日后……

35.晨内 军统办公室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郑耀先坐在沙发上,品着茶,仔细打量面前两位助手。

高大威猛的杨旭东一身猎装,江欣则是鲜艳合体的旗袍,手臂上还挽着精致的小挎包。

抬手将杨旭东拨到一边,瞪着妩媚动人的江欣。

郑耀先皱着眉:知道我们干什么去吗?

江欣局促不安地看看杨旭东,没吭声。

郑耀先:旭东没转告过你?

江欣的声音细弱蚊鸣:去匪区采访……

郑耀先点点,叹口气:你是很漂亮。不过……咱们不是去相亲,这你明白吗?

江欣噘起小嘴。

郑耀先:我想美国教官可能教过你——女人要时刻展现出自己的魅力,是这样吧?

江欣委屈地点点头。

微微一笑,郑耀先:在共党那里,讲究一切都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再看看你,到像是上海滩风情万种的富家千金!呵!干咱们这一行儿的,长相引人注目,那已经犯了大忌,再加上你这身装扮,想不被土八路注意……(眨眨眼)你认为这有可能吗?

看看自己的着装,江欣的小嘴越噘越高。

指着江欣的高跟鞋,郑耀先:还有,这高跟鞋在洋灰路上没问题,可在共区,那些碎石泥土路你怎么应付?要不要……先请共产党给您老人家修修路?(脸色不怒自威)哼哼!并非我危言耸听,就连送鸡毛信的小孩子,都能轻松撵上你!

流下委屈的泪水,江欣可怜楚楚望了杨旭东一眼。

郑耀先不悦:看他干什么?我在说你!你就是个生搬硬套的雏儿!美国教官那一套,用来对付纳粹没问题,可要针对共党,哼哼!我敢打赌:不出三天,你就被人家给共了!

江欣的指尖微微颤抖,哽咽着,忍不住一声反驳:错就错了嘛……干嘛这么说人家……

捅捅她,杨旭东:别跟六哥顶嘴,他这是为你好,干咱们这行儿的,错一点,可不是掉脑袋这么简单。

瞧着满腹委屈的江欣,郑耀先摇摇头:江小姐,干这一行儿……你有点委屈。真的,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做个贤妻良母,也许更加适合你。

伸手擦去腮边的泪水,江欣的嘴角微微一撇……

郑耀先站起身:算了,给你三分钟时间,马上去换身衣服,(又瞧瞧杨旭东)准备出发。

36.晨内 轿车 杨旭东 江欣 郑耀先

轿车缓缓驶出军统大院,拐向干道的同时,一个报童迎过来。

郑耀先命令司机停车,报童趴在窗前,用报纸敲敲玻璃。

摇下玻璃……

报童:先生,买份报纸吗?大新闻。

掏钱接过报纸。

报童连道“谢谢”,转身挥舞报纸大声喊道:都市早报!特大新闻!国府专机于昨日在南京失踪,军统戴局长下落不明!特大新闻……

猛然一惊,杨旭东望着报童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微抽动……

郑耀先面沉似水,指尖在大腿上扣了扣……

37.晨内 卧室 田向荣

照片置于枕边,田向荣兀自昏睡不醒,面色显得格外憔悴。

床头电话突然响起,机械地伸出手,在电话上拍打寻摸,田向荣拾起话筒……

声音慵懒:喂……

特务:田先生!出大事了!戴笠失踪了!

惺忪的睡眼突然一睁,田向荣从床上翻身坐起:什么?你再说一遍!

特务大声:戴笠的专机,在南京附近失踪了!

皱着眉将话筒远离耳边,田向荣情不自禁掏掏耳孔。

特务:田先生!田先生!

田向荣不悦:这么大声干嘛?好了,我知道了。

撂下电话,田向荣捂着脸,在床上静思片刻。

轻轻吁口气,起身走到窗前。

拉开窗帘,一缕阳光暖暖射进……

深邃的目光望向窗外,田向荣双臂环抱略有所思,突然,他转身走向床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拾起照片……

迅速翻箱倒柜,从抽屉中找出一张戴笠与他人握手的照片。

将两张照片进行比对,被郑耀先握住的手,与戴笠一模一样……

38.晨内 轿车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在副驾驶位置的杨旭东,眼睛盯着窗外,眉头紧锁。身后的郑耀先,瞧着报纸,手指仍在大腿上叩动。

江欣身穿猎装坐在郑耀先身边,样子显得很乖。

顺手将报纸丢在座椅上。

江欣瞧了瞧,拾起报纸拉开提包,将它塞进去。

郑耀先偷眼向她一瞥,包内有个装戒指的首饰盒。

郑耀先感叹:女孩子就是女孩子,走到哪儿,都不会忘记首饰。

手指在拉链上略一停顿,江欣伸伸舌头,“嘿嘿”干笑两声。

郑耀先:要戴就戴吧,不用藏着掖着,只要不误事,家规管不了个人嗜好。

江欣有些尴尬,手指触在首饰盒上,显得犹豫不决。

郑耀先的眼睛盯着她。

俏皮地做个鬼脸,若无其事掏出盒子,将一枚与郑耀先一模一样的蓝宝石戒指,戴在左手的小指上。

眨眨眼,瞧瞧那枚戒指,郑耀先露出会心的微笑。

看看窗外。轿车正从药铺门前悄悄经过……

39.晨外 药铺门前 老陆

老陆手捧《神农本草经》,屹立于药铺门前。目光从轿车上瞥过,手指在《本草经》封面轻轻一敲。

40.晨内 轿车 郑耀先 杨旭东 司机 江欣 老陆

郑耀先望了老陆一眼,将头扭向杨旭东背后。

与老陆一样,相同的手指相同的动作,在大腿上轻轻一敲。

41.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点燃照片,投进桌面的烟灰缸,望着熊熊烈焰,田向荣目光闪烁。

电话响起。

田向荣:什么情况?

中统队长:‘鬼子六’去机场了。

田向荣皱皱眉:嗯?

中统队长:马上有一班飞往西安的专机,是军调小组的。

田向荣一愣:他是不是要去共区?

中统队长:先生,咱们该怎么办?

田向荣想了想:立刻调查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中统队长:是!

田向荣叮嘱:不要打草惊蛇,要旁敲侧击一点点弄清。二处那些混蛋,正在乞盼咱们没事找事。

中统队长:明白。对了!那姓陆的怎么办?

田向荣:他是打开缺口的关键,找个机会,将其秘捕!

中统队长:好!我马上布置。

田向荣点点头,语重心长:这次……我不想再看见有人失手……

42.日外 天空 飞机

一架C47运输机,出没云霄。

43.日外 富县茶坊镇检查站院内 韩冰

远处枪炮声密集,一架国民党C47运输机从天空掠过,韩冰手搭凉棚,目送飞机逐渐远去。

清风掠起院内的稻草。

一名战士走到她身边:韩科长,前线已经接通了。

韩冰点点头,转身走进检查站。

44.日内 富县茶坊镇检查站 韩冰

韩冰从接线员手中接过电话。

韩冰:小五吗?我是韩冰,你怎么还不撤下来?

马小五(声音):科长!您弄反了吧?不是我不撤,而是国民党……呵呵!正夹着尾巴开溜呢!

韩冰抿嘴笑了笑。

马小五:咱们还没动用正规部队呢,可您瞧瞧国民党那尿性?哎呀……我一直在琢磨:这八年来,他们在鬼子的飞机大炮面前,是咋熬过来的?呵呵!就连民兵同志都说了,国民党和咱交手,不能叫他白来一趟,就教教他——这仗该怎么打?

韩冰笑得很开心。

马小五:科长,请您转告上级首长:再给我五分钟,我肯定让国民党连自己爹妈姓啥都忘了!

韩冰止住笑容:小五,马上停手,别打了,这是命令。

马小五:啊?停手?我说科长,您没搞错吧?这战场形势可是一边倒啊!

韩冰:少跟我贫嘴,叫你停就停。还有,你马上办理交接手续,立刻到‘边保’报到。

马小五:‘边保’?哎!哎!哎!不对吧?科长,我可是侦察兵啊!好端端的,你叫我去那儿干啥?向毛主席保证:我革命立场坚定,可没犯过啥错误。

韩冰:谁说你犯错误啦?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侦查连的连长,而是我们‘边保’的保安队员。

马小五大叫: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韩冰不悦:你哪来这么多怪话?服从命令!

马小五有气无力哼出一声:是……

45.暮内 洛川驻军团部 国民党团长 国民党军官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将手枪狠狠拍在桌面,国军团长扯开衣服,恶狠狠瞪着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的部下。

团长气急败坏:一个营啊?啊?一个满编的加强营!被几个泥腿子给熊成这样?你们还有脸回来?(手指点着部下)饭桶!撒泡尿浸死算啦!

一个军官愤愤不平:团座!真有邪的!这群混蛋也不跟你照面,这躲一下那藏一会儿。你一冲上去,稀里糊涂就踩了雷,等你一撤……好家伙,连敲锣带打鼓,全奔你来了。奶奶的,这算什么打法?真他妈气人!

团长:你还好意思解释?啊?这还没遇见八路正规军呢!如果碰上了,你们该咋办?啊?咋都不说话啦?哑巴啦?(双手舞动)谁能告诉我,遇到八路该咋办?

门口卫兵喊了声“敬礼”,化装后的郑耀先,率领杨旭东、江欣走进。

郑耀先做个噤声的手势,团长一愣,疑惑地眨眨眼,猛然拨开部下,快步迎上前。

敬个礼,团长正想开口,郑耀先盯着他,向两边那些灰头土脸的军官使使眼色。

屏退部下,团长难以置信地问道:六哥,您啥时候来的?

摘下帽子擎在手中,郑耀先瞧瞧桌面上的手枪,笑道:又打败仗了,是吧?

苦笑一声,团长没吭声。

郑耀先叹口气,拍拍他肩膀:算了,你也别上火。(感慨)哎呀……和共党打了这么多年,一提败仗连我都习惯了,打赢了……唉!那才叫意外……

团长嗫嚅:六哥……

将帽子丢在桌面,郑耀先:给我们安排一下,记住:要保密。

团长立正:是!

46.晚外 山道 韩冰 马小五 保安队

一身油泥的马小五,牵着马垂头丧气站在韩冰面前,冲她像模像样敬个礼。

上下打量着小五,韩冰忍不住皱皱眉。

韩冰:就算你没衣服换,怎么也该洗把脸吧?

马小五:有啥好洗的?让敌人从眼皮底下溜掉,早就没脸见人了。

嫣然一笑,韩冰从腰间解下毛巾递给他:那就先擦把脸,省着在公众面前给我党丢人。

马小五一愣:丢人?

韩冰:有新任务了。军调小组要来视察,你我负责我方代表的安全。

小五翻愣着眼睛:不会吧?这仗才刚打完,和稀泥的就来啦?

韩冰:不是刚打完,而是还没打呢。你以为军调小组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你们那场小战斗?

马小五咧咧嘴:不是……这国民党也太熊了吧?噢!一打败仗就坐地打滚找人作主啊?那形势对他们有利,咋没见到这么积极呢?怎么嘴都长在他身上啦?

韩冰瞪他一眼:你少说怪话,服从命令。(笑了笑,)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甭指望谈判桌上得到。

快马远远奔来,一个大汗淋漓的战士跳下马背。

向韩冰敬礼,交给她一封信。

展开信纸看了看,眉头渐渐蹙成一团。

小五忍不住问道:怎么啦?

韩冰沉声:死对头来了。

小五挠挠头:谁呀?

深吸一口气,韩冰若无其事说了句:一个混蛋。

25

第3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