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4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46:33

1.日内 中统刑讯室 田向荣 老陆 特务队长 特务

铁门打开,老陆被特务推进来。他正正眼镜,若无其事打量着室内环境。

田向荣坐在审讯桌后,撂下手中的自来水笔,抬起头看看他。

特务:田先生,这家伙想溜,被埋伏的弟兄逮个正着。

田向荣点点头。

老陆:我抗议!你们凭什么无故抓人?我出门上街,这违背中华民国哪条法律?

田向荣冷冷一笑:陆先生,咱们都别装了,你是干什么的,我们早就一清二楚,没有十足的把握,呵呵!能请你来这么?

老陆看看他,没说话。

田向荣:不想说点什么吗?比如说……谁是你的上下级,你的任务是什么?

老陆:你不是早就一清二楚么?那还问我干什么?

田向荣:牙尖嘴利,不见棺材不落泪。陆昊东,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很糟糕。(向铁门努努嘴)看来,你是不打算走出这个门了。

老陆抄起双手,开始闭目养神:来吧,用刑吧,折腾完立马送我上路,咱们都别浪费时间。(向后一靠,长吁了一口气)

田向荣点点头:可以,那咱们就好好配合,按规矩来吧。

特务队长在一旁耳语:先生,今天恐怕要不顺。像这样的共产党,弟兄们都玩出经验了——十有八九能捱到刑场。

田向荣瞪他一眼。

老陆被架到电椅上,特务队长拉下电闸,他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牙齿咬得“咯咯”爆响,捆在扶手上的手臂,用力地扭来扭去,直至被绳索磨得鲜血淋漓。

田向荣一摆手:停!

老陆大汗淋漓,张口剧烈地喘息。

田向荣:我希望陆先生能够继续保持镇定,这才刚刚开始,请您给我留个好印象,行吗?

老陆哼了一声,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

田向荣:继续!

用刑……(皮鞭抽打,老虎凳,辣椒水……)

2.日外 洛川中学院内 国共代表 郑耀先 杨旭东 韩冰 马小五 欢接队伍

一排排窑洞教室,微风卷起黄沙……

郑耀先和杨旭东装扮成记者,混在国民党的欢迎队伍中。(欢迎队成员肩发上,要有细细的黄灰)

校门口出现中共代表团。双方笑容可掬向对方迎去。

国共代表握着手,一阵寒暄。韩冰和郑耀先都在各自打量随行人员,当目光从彼此身体上滑过时,不约而同地,又将注意力重新调整,落回到对方身上。

马小五(低声):科长,怎么啦?

韩冰瞥着郑耀先(低声):不对啊?他怎么总是有意无意,打量些不相干的人?

马小五:嗯?

杨旭东对郑耀先低声:先生,那个女八路瞧你的眼神……有点不对。

郑耀先(低声):别管她,就当没看见。

杨旭东点点头。

郑耀先(低声):告诉江欣,叫她找机会接近中共代表,申请去延安采访。

杨旭东(低声):是!

国共代表在安保人员护送下,走进专属会议室(窑洞)。人群则簇拥着,向另一旁充当发布现场的窑洞走去。

在身体挫过的一瞬间,韩冰和郑耀先不约而同地,用眼角余光瞥瞥对方……

3.日内 中统刑讯室 田向荣 老陆 特务队长 特务

血肉模糊的老陆,吐出嘴里的血水,咬牙瞪着被砖头垫高的小腿,鼻子里哼出阵阵**。

掰开他的嘴,瞧了瞧,特务:舌头咬破了。

田向荣一挥手:停!

腿下砖头被特务踢开,老陆的胸口,风箱一般抽吸着空气……

田向荣:你还是招了吧,这样能少遭点罪。

老陆笑了笑,吸吸鼻孔流出的鲜血。

田向荣:你把舌头咬了,看来咱们的沟通,似乎有点麻烦?

嘴唇动了动,老陆含混不清地默念着。

田向荣:你想说什么?(示意特务在一旁纪录)

将耳朵贴在老陆嘴边,特务低声翻译: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口供被送到田向荣面前,他身边的特务队长看了看,叫道:妈的!这是什么混账话?

田向荣笑了笑: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共党《新华日报》刊登过,老百姓都知道,不足为奇。

特务队长:可这……

田向荣:《新华日报》是合法刊物,念那上面的东西,只能说明他思想赤化,证明不了什么。(瞥瞥特务队长)你平时若能多看报,也就不会拿笑话当证据了。(瞧着口供略有所思,自言自语念道)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好!写得好!(指着字体)你们得好好学学,这才叫真正的革命思想。共产党的书,并非都是妖言惑众。他们能够发展壮大,就因为他们讲出了许多,我党不敢面对的事实。

特务:先生……

田向荣:甭担心,我不会被洗脑。(瞧瞧擎着鞭子,兀自发愣的部下)嗯?怎么停手啦?继续!

重新阅读老陆的供词,田向荣很专注: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特务看看老陆,对田向荣道:田先生,他又昏了。

一点头,田向荣:噢……我知道。(打手势叫人把老陆泼醒,继续诵读)……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4.日外 会议室门外 韩冰 马小五 江欣

胸前挂着相机,江欣稳步走到韩冰面前,双方握手。

江欣:你好,我是《中央日报》的记者,请问,可不可以到贵地做个专访?放心,我们一定会如实报导。

一旁的马小五苦笑:不会吧?《中央日报》还能讲实话?我没听错吧?

瞪了马小五一眼,韩冰喝道:小五!

江欣嫣然一笑:这位小兄弟可真会说笑。(一翻手,韩冰瞧见她左手上的蓝宝石戒指)

韩冰不露声色:这样吧,我去和领导商量一下,争取尽快答复你。

5.日内 发布会场 郑耀先 韩冰 各国记者 特务

闪光灯耀眼,国共双方新闻发布人从两边走上主席台。

韩冰不经意间瞥向记者群。

郑耀先站在记者队伍当中,镜头对准韩冰,在她扭头的一刻,迅速按下快门。

闪光刺得韩冰睁不开眼睛,她瞧瞧“偷袭”自己的郑耀先,很不悦。

双方入座,韩冰作为中共发言人站起身。

郑耀先率先举手提问,韩冰冲他点点头。

郑耀先:我是《中央日报》的记者,请问在贵党辖区内,能否进行新闻自由采访?

韩冰:正常、如实的采访我们欢迎,但是别有用心的,我们坚决抵制。

郑耀先:那么请问,贵党对这个“别有用心”是以什么为依据?既然贵党承认自己是中华民国的辖区,这个所谓的“别有用心”,是不是要根据民国法律为准?

韩冰:我再强调一遍:正常的新闻采访我们欢迎,但是以采访为由,做一些新闻记者不该做的事……就算是中华民国的法律,我想,它也不能为某些不当行为提供避难所吧?

郑耀先:那这就是说,民国的法律,也管不到贵党辖区喽?

冷笑一声,韩冰不屑地望了郑耀先一眼,将头扭向它处:哪位先生还有问题?

一名记者举起手:请问……

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一个陌生人(特务)站在身后,冷眼瞧着他。

记者不悦:你干嘛?

特务:你肩上有个不知死活的苍蝇,我替你拍拍。

记者:你是干什么的?

众人的目光落在特务身上。

特务冷笑:你喊什么?

记者:我喊不喊关你什么事?

特务:你要搅乱会场,现在就请你出去!(眼角瞥瞥郑耀先)

一个军官走过来,挥手向众人喊道:没事!没事!继续!继续!

将记者和特务请离现场,众人看看郑耀先,相互间面面相觑,都不敢发言。

郑耀先瞧着韩冰,笑了笑:我的问题您还没有回答。

韩冰:对不起,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我想请其他人提问。

郑耀先扫视着众人,众人纷纷回避,会场上多了一份宁静,少了应有的踊跃,有些冷清。

军官走进来,笑着对大家说道:对不起诸位,刚才只是一点小误会,我希望大家都能恪守秩序,不要再把私人恩怨拿到这里解决。(一摆手)继续吧!

记者垂头丧气从外面走进,瞥瞥韩冰,嗫嚅着:我……我刚才的提问,还可以继续么?

韩冰点点头。

记者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问道:请问贵党,中华民国的法律,在贵方辖区内是否有效?

眼睛眨了眨,韩冰忍不住瞥瞥郑耀先。郑耀先低头摆弄着相机,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略一沉吟,韩冰:如果人民愿意接受,那么民国的法律就是有效的。

又有一名记者想提问,他肩膀再次被人拍了一下。

一名八路军快步走到韩冰身边,交给她一份文件。韩冰瞧了瞧,忍不住皱皱眉。

两旁新闻记者纷纷躲避郑耀先,如遇瘟神。不知不觉中,郑耀先和韩冰的目光又对在一起。

6.午内 休息室 韩冰 陈国华 中共军调代表(老钱)

陈国华端着水杯正和老钱坐在一起商谈,小五守在一旁。

陈国华:我们负责边区外围的安全,正面就是胡宗南的主力。这一段时期内,他们没少制造摩擦,其目的,还是想为发动内战寻找借口。

老钱点头:嗯!这点一定要注意。你告诫下面的同志,要谨慎从事,千万不能给敌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韩冰推门快步走进,向首长敬礼。

陈国华:小韩哪!又有情况啦?

瞧瞧老钱,韩冰没说话。

老钱笑了笑:都检查过了,这里没装窃听器。

迟疑一下,韩冰:钱部长,一个大特务带着个小特务,以记者的名义,要进延安采访。

老钱一愣:噢?这和‘中社部’的通报,可就对上了。

陈国华忍不住插嘴:想给咱送俘虏?那好啊!甭客气了,照单全收!(沉吟)不过……这回是军统?还是CC?

韩冰:此人大有来头,绰号‘鬼子六’,军统头号战略情报员,臭名昭著的大特务。

端着水杯的手微微一颤,陈国华的神色异常凝重。

过了一会儿……

老钱:这个人手上,可是沾满了鲜血。

韩冰:现在该怎么办?请首长指示。

和陈国华相互对视一眼,老钱点点头:答应他的请求。(看看韩冰)这也是我们,把你从‘中社部’要来的主要目的。

7.午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

郑耀先手书字幅,杨旭东坐在一旁摆弄相机。

撂下毛笔,吹吹墨迹,郑耀先问道:江欣有没有消息?

杨旭东:她把美国教官那一套,用来对付女共党,这恐怕要没戏。

郑耀先笑了笑,不以为然。

杨旭东:六哥,今天那个女共党,你熟悉么?

郑耀先点点头:1942年,鬼子西山联队将其团团围困。当时有个汉奸给她送去一封劝降信,可这女人只用一个字作为回答——滚!

看一眼他的脸色,杨旭东:想不到……她还挺有个性。

郑耀先:更有甚者,她还是位巾帼英雄。曾经有个鬼子大队,祸害了咱们的百姓。她闻讯后,率部追了一天一夜,用了两天一宿,硬是将这伙鬼子全歼在荒郊野道。事后,她给前来收尸的鬼子留下一封信,上写九个大字: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杨旭东将相机放到一边,淡淡说了句:可她也是我们这行儿,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在日本情报机关的黑名单上,她就排在您后面……

郑耀先不以为然:排名都是虚的,依我看,你对她欣赏这倒是真的。

杨旭东起身立正,垂首:学生不敢……

郑耀先:欣赏敌人并不是罪过,关键在于你如何对待这种欣赏。共产党是我们的死敌,是民族败类,是人人得以诛之的乱臣贼子,这点你一定要记住。

杨旭东:学生明白。

走到杨旭东面前,拍拍他肩膀,郑耀先:到延安后,你要迅速调整心态。在踏上敌方土地的同时,必须将自己的思维,全部转化成敌人的思维。

杨旭东:那就是说……用共党的方式,去琢磨共产党?这……这连教官都没提过……

点点头,郑耀先:聪明,一点即透,看来有朝一日,你的成就应该不会在我之下。

再次立正,杨旭东激动不已:多谢六哥栽培!

8.午外 树下 马小五 韩冰

两个人来到树下,小五瞧瞧左右没人,问道:科长,您能不能和上级打个招呼?

韩冰停下脚步:你想叫我说什么?

小武为难:您把我当根儿葱,可我的确够不上那盘菜。

韩冰笑了:不!你非常适合。

小武一愣:嗯?科长,咱可不带开玩笑的。

韩冰:谁跟你开玩笑?(一指小五)你照镜子好好瞧瞧:相貌平平,一脸憨厚,掉人堆里根本就找不出来。

小五摸摸自己的脸。

韩冰:还有,你为人随和、大大咧咧,跟谁都能攀上亲戚,不正是干这行儿的好苗子么?

小五苦笑:噢……原来您是看中了我……那个二百五性格?

韩冰不悦,冷眼瞪着他。

小五赶紧打起‘哈哈’,转移话题:对了,您说的‘鬼子六’,到底是啥山猫野兽?

韩冰:知道太平洋战争么?

马小五:知道啊?做形势报告的时候,您不是说过吗?

韩冰: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军统曾组织大量人力物力,针对日本海军的动态进行分析,结果面对三十万份情报,浪费了一周也毫无进展。(转身看看小五)可‘鬼子六’一出马,你猜,他找出决定性情报,总共用了多长时间?

小五摇摇头。

韩冰:半个小时。(竖起一根手指)就是一份关于日本能源的储备报告。

眨眨眼,小五有点迷糊:能源报告?这和鬼子打仗有啥关系?

韩冰:他根据报告中的数据,精确推算出日军缺乏石油、橡胶等战略物资。由此断定:日本不可能北上进攻苏联,而是南下夺取石油、橡胶的产地——东南亚的美国殖民地。

马小五咂咂嘴,疑惑地问道:凭一份干巴巴的表格,就知道小鬼子一噘屁股要吱什么尿?

韩冰点点头:话糙理不糙。没有他这份表格作依据,军统的姜毅英根本破译不了鬼子要偷袭珍珠港。所以就凭这一点,他是迄今为止,唯一能被美国战略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同时登记在案的中国特工。

马小五:是有两撇刷子哈……唉?不对呀?我记得特务不就是搞搞破坏么?他可倒好,整天捧着账本,怎么竟干些账房的活儿?

韩冰:你说的那种特务,叫战术情报员。还有一种更高级的,就像‘鬼子六’这样,被称作战略情报员,是专门靠玩脑子吃饭的。

马小五:那不就是更阴险,更像狐狸?

韩冰:我们的保密部门,跟他斗了十年,直到现在还没有赢过。你算算,他是个省油灯吗?

马小五:那还跟他客气啥?等他一进边区,直接拉出去毙了,不就行啦?

瞪他一眼,韩冰转身便走。

马小五追过去:科长!科长!您听我说,我这意思啊!是说对祸害庄稼的喇喇鼓,咱不能手软不是?

声音渐渐远去……

9.午后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江欣走进窑洞,看看躺在行军床上闭目养神的杨旭东,随手将背包扔在桌面上,发出“咣当”一声。

杨旭东头不抬眼不睁:干嘛呢?轻点行不行?我正在睡觉。

江欣找张椅子坐下:六哥呢?

杨旭东:不知道。哎对了,共党给答复了吗?

喝口水,江欣:同意了,叫咱们随记者团一起走。

杨旭东眨眨眼,坏笑:嗯?不对呀?

江欣疑惑:你又怎么啦?

坐起身,看看江欣,杨旭东:我记得……共党的办事效率没这么高吧?不讨论个十天半拉月,那都算奇迹。哎?你不会又把美国教官那一套,用在共党身上了吧?

江欣不悦:说什么哪你?缺德!

杨旭东坏笑不已。

郑耀先撩帘走进。二人赶紧收敛心神,起身立正。

上前摸摸江欣的背包,郑耀先瞧瞧这千娇百媚的小女子。

郑耀先:你带这么多罐头干嘛?

江欣低着头:我……我怕吃不惯那边的东西……

郑耀先:嗯……也好,这叫未雨绸缪。不过……共党即便再穷,这脸面上的事,总不能不讲究吧?

江欣:那可说不准。归国华侨去延安考察,就曾在宴席上嚼过豆腐。所以啊……我还是别对共军那顿饭报什么希望了……

看看杨旭东,郑耀先:旭东啊!共产党用豆腐请客的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杨旭东:一个组织,再怎么穷,会连一顿像样的饭都请不起么?(摇摇头)绝对不是!所以,我宁愿相信这是共党刁买人心。

点点头,郑耀先很满意:你分析得入木三分。不错!干我们这行的,就应当如此:精细如发!也只有这样,才能很快找出对方弱点。(目光再次投向江欣)所以说,下半身的工作方式,我并不赞同,这是对女性的侮辱……

江欣干咳一声,转移话题:六哥,共党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郑耀先没说话,提起背包拎了拎,又“咣当”一声扔回桌面。

10.暮外 马厩外 韩冰 马小五

检查战马的鞍辔,韩冰眉头始终皱着。小五将水桶放在她身边,坐在一旁卷起“喇叭筒”。

韩冰刷马。

小五:科长,我就没想明白,为啥不把他直接抓起来?几把枪顶在头上,我不信这家伙还有咒念?

韩冰:你贫不贫哪?都问几遍了?

马小五:想叫我闭嘴也可以,不过您得把答案告诉我。

叹口气,韩冰定定心神:你能想到的问题,他也能想到。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已将去延安的消息向外界公布,这叫未雨绸缪,迫使我们在某些方面,必须要投鼠忌器。

11.暮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旁听)

两个人促膝而坐。

郑耀先:我已向外界公布去延安采访了。

点点头,杨旭东:共军无论做什么,都会考虑“影响”二字。

郑耀先:但奇怪的是,他们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做。

12.暮外 马厩外 韩冰 马小五

小五吸着“喇叭筒”,旁听。

韩冰:唉!这个‘鬼子六’,比我想象得更难缠,今天差一点,我就折在他手里。

小五:我听陈政委说,当时您很被动?

韩冰心有余悸:他很厉害,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掉入圈套。我能侥幸脱身,这完全是运气使然,呵!直到现在,这手心里还攥了一把汗。

13.暮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

杨旭东:六哥,我曾听人说过,世上能看穿您三步连环计的对手,已属凤毛麟角,可这女人……能看穿您几步?

想了想,郑耀先很无奈:保守估计,至少应该在五步以上。因为迄今为止,能从容跳出我圈套的,只有她一个人……

14.午后外 马厩前 韩冰 马小五

马小五:科长,我记得在困难面前,您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摇摆不定。

韩冰:我是没有把握。这么多年,他是第一个令我倍感吃力的对手。如果真要殊死较量,那么最后的结局,很有可能会两败俱伤。

一声哀鸣,战马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15.暮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旁听)

郑耀先:这女人很厉害,所以我们要尽早提防。

杨旭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留意我们的真正目的。

郑耀先:你说得有道理,但有一点不够准确。她不是留意,恐怕十有八九,已经知道了。

16.暮外 马厩前 韩冰 马小五

韩冰:小五,一会儿你去见首长,请他命令边区内所有党、政、军,要密切注意和‘鬼子六’接触的人。

马小五:就当他是小鬼子的毒瓦斯?

韩冰:差不多。

马小五:嗨!费那劲干嘛?直接撵出去不就行啦?

韩冰:我的用意你没理解。仔细想想:如果任务很简单,军统还会派个老牌特务?所以我猜想:他是在执行特殊使命。不过在边区内,他势单力孤人生地不熟,若没个当地人配合,还能做些什么?

马小五:这么说……我们内部应该有他同伙?可……可前段时间,不是刚揪出来一批么?

韩冰:揪出来一批,就代表没有了吗?万一还有呢?

马小五:是啊……(点着头,略有所思)嗯!能和‘鬼子六’接触的人,那肯定不是善茬子。

韩冰:或许真是一条我们想不到的大鱼。

17.暮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

杨旭东眨眨眼:我们在共区人生地不熟,没人接应,什么都做不了。因此……还应该有个接线人才对?

郑耀先若无其事地瞧瞧窗外,一言不发。

18.暮外 马厩前 韩冰 马小五

韩冰:只关注他和谁接线这就够了,万万不可打草惊蛇,以免把大鱼吓跑。

马小五:您放心,不管谁和‘鬼子六’接触,我都会查他个底掉!呵呵!搞侦查,那可是咱老本行。

苦笑一声,韩冰摇摇头:小五啊!看来你的思想还未彻底脱离战场。唉!算了,先这样凑合吧!谁叫我们的人手不够呢?

19.暮内 窑洞 郑耀先 马小五 江欣

从窗外收回目光,郑耀先看着杨旭东,沉声说道:共党有句话,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很有道理,所以一进入共区,恐怕连刚会走路的孩子,都可能盯着咱们。

杨旭东:那就找点事干干,分散一下共党对我们的注意力。

郑耀先:对!就是这样。

将字幅递给杨旭东,上书: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日永照我土。

杨旭东毕恭毕敬接过。

郑耀先:孝先他们,都有这样的字幅。从今往后,你和他们一样,也是我的兄弟。

杨旭东激动得不知所措:六哥,我……我能跟孝先哥一样?

郑耀先:有什么不能?难道你不想跟着我?

连连摆手,杨旭东急道:不不!旭东这辈子定随六哥鞍前马后。鞠躬尽瘁,唯死而后已!

点点头,郑耀先很满意。门帘一挑,江欣从外走进,看看两个人的表情,显得很奇怪。

20.晨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特务队长

枯叶在风中沉浮,时急时缓,在天地间游荡着,飞越民居的屋脊,掠过树梢,最后悠悠荡荡,停落在一户独居院落的窗台上。

远远传来一声鸡叫,田向荣丢下卷宗,抻个懒腰,打个哈欠,扭头看看窗外天边那一抹鱼白,伸手拂去窗台上的枯叶。

特务队长敲门走进,手里捧着早点,放在田向荣桌前:田先生,您吃点吧。

田向荣揉揉眼睛,捂着脸定定神,突然仰起头问道:那个姓陆的怎么样?

特务队长摇摇头:还是什么都不说,依我看,像这样的共产党……早该送他走人了。

沉思片刻,田向荣:一个人的存在,总会有他用处。这姓陆的也是如此,既然直接价值用不上,那就看看还有没有间接价值。

特务队长苦着脸:先生,什么直接……间接的?

田向荣:这些你不要管,照我的吩咐去做。

特务队长立正:是!

田向荣撩起眼皮看看他:还有,叫兄弟们没事读点书,少出去赌博嫖女人。特别是共党那些书,一定要钻透、吃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咧咧嘴,特务队长“啊?”了一声。

田向荣:嗯?很为难么?

特务队长:咱们看共党的书,这叫上面知道,恐怕……

田向荣:你不用怕。长期以来,上峰一直想派人楔入共党内部,可不懂对方的语言、信仰,你怎么去接近沟通?所以,此事要当大事来办,几个月后,给我选出一批能熟读马列经典的,我可要当面考试。

特务队长傻眼了。琢磨了一下,他仍有些不放心:可是……读那些东西的兄弟,万一被洗了脑,这可就……

田向荣:笨蛋!你不会找几个和共党有深仇大恨的么?那些地主家的少爷、小姐,不就是最好的人选么?

特务队长目瞪口呆,偷眼瞧瞧田向荣的桌案:一本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工工整整摆在面前,书页上还有他用自来水笔标注的评语和感言。

21.日内 中统刑讯室 老陆 特务

老陆浑身皮开肉绽,被吊在刑架上,头垂在胸前,血水从发梢一滴滴溅落在地面。

特务一不留神踩在地面的血迹上,滑个跟头。他站起身,揉着生疼的屁股,冲老陆恶狠狠骂道:天杀的赤匪!(一记耳光闪过去,老陆悠悠转醒)

特务: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老陆皲裂的嘴唇蠕动着,特务凑过耳朵听了听,喊道:大点声!你这声音谁能听见?

老陆的声音逐渐清晰,断断续续:…….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又一记耳光扇过去,特务咆哮着:妈的!就不能说点别的?你不烦,老子还烦哪!

老陆:…….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我们坚决相信,中国人民将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大会的路线的领导之下,得到完全的胜利,而国民党的反革命路线必然要失败。

烙铁杵在老陆身上,浑身抽搐的老陆,在迷离之际,反而痛苦地高声呐喊: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不是反动派的!不是!

几个特务对视一眼,相互摇摇头,一个特务苦笑着说道:算了吧,我看他是没救了。

22.日内 刑讯室外 田向荣 特务队长

叹口气,将目光从铁门透气窗上收回,田向荣扭头对特务队长感慨:瞧见了吧?这就是信仰的力量。我们的同志,如果落在共党手中,能不能像他这样,唉!我心里可是一点底儿都没有。

特务队长:咱们不是有三民主义嘛!先总理的遗志,不比他们那一套差。

田向荣:那好,你就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革命指什么革命?同志又何为同志?

特务队长咂咂嘴,半晌无语。

田向荣:先总理还说过“努力向学,尉为国用”,可你们呢?除了喝酒、逛窑子、赌钱,有几个能静下心看书?(痛心疾首瞧着特务队长)和人家共产党比,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们为何总是失败?一支不务正业的军队,能打胜仗吗?

特务队长的眼睛望向脚尖,脚尖碾动地上的烟头……

田向荣:人家都说党国腐败,说咱们不堪一击,可我偏不信这个邪!我就想用行动让世人看看:党国的兵,到底能不能打败共产党!能不能顶起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特务队长望着神情激动的田向荣,眼睛不停地眨动…….

23.日内 窑洞 郑耀先 杨旭东

杨旭东毕恭毕敬站在郑耀先面前,郑耀先悠闲坐在椅子上,伸手拍拍桌面上的摄影机。

郑耀先:走前,你把这个给江欣。

微微一怔,杨旭东有些疑惑:六哥,凭她那见风就倒的身段,能扛动吗?

郑耀先:你告诉她,这是我的命令。至于能不能扛动……我相信她一定会有办法。

眼睛眨了眨,杨旭东恍然大悟,忍不住笑道:呵呵!也是。估计共军见了她,巴不得连人带机器一块扛。

瞥他一眼,喝口茶,郑耀先面无表情:如果有什么意外,记住:舍车(jū)保帅。

24.午外 中共代表驻地门外 韩冰 陈国华

走到门前,夹着文件的韩冰正正帽子,高喊一声:报告!

陈国华:进来!

韩冰推门走进。

25.午内 中共代表驻地 韩冰 陈国华

将文件递给陈国华,韩冰:陈政委,这是‘中社部’刚刚转来的材料,证明江欣的确是自己同志。并且……上级还希望我们配合她,坚决铲除郑耀先。

翻阅一下,陈国华有些感慨:她不但是自己人,呵呵!而且还是老江的宝贝闺女。(站起身,夹着香烟在屋里踱步)1928年,老江的爱人在上海牺牲后,他身边只剩下这唯一的亲人。唉!算起来,父女俩也快有十年没见了。

韩冰:那她这次回来,还走么?

陈国华:除掉郑耀先,她的身份也就暴露了。所以我打算把她留在边区,这样你也可以有个帮手,不用再打报告四处挖人。呵呵!毕竟你们这一行儿,可不是谁都能干,一个合格的情报员,不用说万里挑一,那也差不多。

韩冰笑了,很甜。

陈国华:另外,你要注意她的安全,在郑耀先身边潜伏,和与虎谋皮差不多。一旦情况有变,马上命令她撤离。

韩冰立正:是!(想了想,追问一句)‘鬼子六’会不会对她产生怀疑了?要知道,这个人的心思,可不容易让人摸透。

陈国华:这也是我的担心。(叹口气)江欣还年轻,论经验和郑耀先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把她交给你。也许这世上,唯一能对付郑耀先的人,就只有你了。

韩冰眨动着双眸。

26.晚内 江欣寝居窑洞 杨旭东 江欣

撩帘走进门,将摄影机放在桌面,杨旭东摸摸嘴上的小胡子。

抓起毛巾抹把脸,江欣回头看看摄影机,表情有些疑惑。

江欣:你要干嘛?

找张椅子,杨旭东坐下:六哥发话了,叫你保管这部机器。

毛巾在脸上固定住,江欣有些不可思议:你把这么沉的家伙交给我?

摸出香烟点燃,杨旭东狠吸一口:不是我交给你,是六哥要交给你。

江欣快哭了,指着机器厉声喝问:你们这些男人……也……也忍心?

杨旭东:话和东西我都带到了,同不同意就是你的事儿。

江欣想了想,越想越无奈,越想越委屈。突然,她恶狠狠瞪着杨旭东:你怎么还不走?我困了!

掏出一颗手雷丢给江欣,捧着这沉甸甸的东西,江欣更加迷惑:你要干嘛?

杨旭东:你一颗我一颗,(撩开衣服,让江欣看看自己挂在腰间的手雷)六哥无事便罢,否则我先走一步,你随后跟上。

江欣委屈得不能自已,哽咽着喊道:凭什么让我替他死?我欠他什么了?

杨旭东的声音低沉而坚决:你欠什么我不管,但你必须要这么做。还有一点:我们的女人,绝对不能落在共党手里,这是规矩!(站起身,丢下烟头往外走)

望着随风摇曳的门帘,江欣愈发气苦,跺跺脚将手雷丢在地上,想了想还是不解气,顺手抓起枕头,向门帘狠狠丢去。

27.夜外 驻地 国民党、共产党哨兵

灯火一点点熄灭,最后只剩下郑耀先和中共代表驻地的灯还亮着。国民党哨兵和中共哨兵面对面站着,一动不动,表情冷酷谁也不瞧谁,一个紧握冲锋枪枪柄,另一个将手按在驳壳枪的枪套上。国民党哨兵不由自主地,将保险悄悄推开。

一道微风,从二人之间的路面上掠过,将几片枯叶轻轻卷起……

28.夜内 窑洞 郑耀先

夜已深,郑耀先还未入睡,披着衣服在屋内踱步。撩起窗帘的一角,抬眼望一望北方,脑海中浮现出延安的宝塔山。

脸上一阵凄凉。

29.日外 山道 韩冰 老常 八路军警卫部队

众人在斜坡上遥望山道尽头国民党军驻地方向,老常低声问道:科长,你说……他们还会来么?

点点头,韩冰伸手捋捋被风拂起的短发,一缕阳光照在她那姣好的面容上。

韩冰:注意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

30.日外 国民党驻地营正门 卡车

两辆卡车开出正门……

31.日内 车厢内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美苏记者 其它记者

杨旭东坐在郑耀先身边,江欣抱着摄影机,委委屈屈孤零零坐在一旁,满脸的不高兴。

一个美国男记者向她友好地伸出手掌:嗨!我叫詹姆,一路上有漂亮的女孩做伴,我感到非常荣幸。

象征性地握握手,江欣的笑容很难看。

詹姆坐到她身边,用生硬的汉语问道:漂亮的女孩,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

江欣没好气:不能!

悠扬吹了个口哨,詹姆无奈地耸耸肩。

江欣皱皱眉,向一旁挪了挪。

詹姆低声(英语):漂亮的女孩总是拒人千里么?

江欣(英语):一千里谈不上,有个一米的距离,那就足够了。

詹姆:看来我是失败了。

回到原位重新坐好,瞧瞧旁边的苏联女记者,詹姆低声:漂亮的布尔什维克,我们可以认识一下么?

苏联女记者:对不起,我不喜欢大鼻子的男人。

詹姆摸摸鼻子,很沮丧。

郑耀先瞥瞥詹姆,又看看苏联记者,最后将车厢内所有人彻底扫视一遍。

杨旭东耳语:六哥,有什么不对?

郑耀先点点头(低声):车厢里都是咱们的同行。

杨旭东一惊:啊?

偷眼瞧了瞧,杨旭东满脸疑惑:我怎么没看出?

郑耀先:车子这么颠,可你瞧瞧,他们有坐不稳的么?呵!明显都是受过特殊训练。

众人稳如泰山。

32.日外 山道 韩冰 老常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八路军警卫部队 记者

卡车在斜坡下停靠,郑耀先等人下车。

走下斜坡,韩冰与记者们一一握手,相互寒暄。轮到郑耀先时,她脸上洋溢着热情的微笑,连声说:欢迎!欢迎!

郑耀先:想不到又见面了,幸会幸会。

韩冰:不必客气。(看看众人)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韩,诸位在边区的衣食住行,今后就由我全权负责。

一旁的杨旭东,不露声色打量着对方每一个士兵,包括他们的服装,携带的武器,甚至连鞋子上的黄土,都尽收眼底。

老常走到江欣身旁,亲切地打招呼。

老常:你好,俺是负责安全警卫的,你就叫俺老常吧。

将箱子换提,江欣友好地向他递出右手。

老常憨笑着,手掌在衣襟上蹭蹭,最后两个人的手轻轻一接触。

瞧瞧她手中的箱子,老常:你一个姑娘家家,怎能拎这东西?交给俺吧,俺帮你拎。

江欣:那就辛苦你了,谢谢!

接过箱子,老常轻掂一下份量。

杨旭东从老常手臂上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点根香烟。

众人登上卡车,郑耀先等人与韩冰同乘一车。

33.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特务队长

将卷宗丢在桌面,田向荣无奈地叹口气,仰躺在椅子上,捶捶发胀的额头。

特务队长在一旁低问:田先生,那个姓陆的,是不是……(比划个砍头手势)

摇摇头,沉吟片刻,田向荣:‘鬼子六’进入共区了?

特务队长:是的。

抓起杯子喝口水,田向荣脸色阴晴不定。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猜,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特务队长摇摇头:田先生,您甭逗我了,要是能猜到,那我不就成了‘鬼子六’?

田向荣:你相信他是共产党么?

特务队长:这可不好说,关键要看……他还打不打算回来?

田向荣:如果他回来了呢?

特务队长苦笑:这……这就难说了……

田向荣:我们现在只是对他怀疑,凭手中掌握的资料,想扳倒他还很难。

特务队长点点头。

田向荣:不管他是不是共产党,再这么等下去,那也不是个办法,高先生的仇,我们还是要报。

特务队长有些泄气:可怎么报啊?这么多臭皮匠加在一起,也斗不过他一个诸葛亮。

田向荣:眼下就有个好机会。(放下茶杯)

特务队长:噢?

田向荣:那个姓陆的先留着,我自有妙用。

特务队长疑惑不解:可他已经成了废人。

田向荣叹口气:有些事情……你不懂。

特务队长追问:这么说……您还有后招?

想了想,田向荣仿佛下定了决心,瞧瞧特务队长,他不露声色地说道:给我找几个人,必须都是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活下来的老兵。

特务队长很为难:可这……军队是二处的势力范围呀?

田向荣:二处能给他们的好处,我们加倍。

特务队长立正:是!

34.日外 刘家坳 韩冰 老常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八路警卫部队 记者

众人乘车顺山道向北行去。

车身摇晃,杨旭东看看江欣的马靴,忍不住笑了笑。

江欣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杨旭东促狭着问道:唉?你那高跟鞋呢?怎不穿啦?

江欣不悦:讨厌!就属你话多,哼!

杨旭东不以为然,“嘿嘿”笑了两声。

瞥瞥杨旭东,韩冰扭头向郑耀先问道:我应该称呼您章先生,对么?

郑耀先:章默然,我向贵军提交的申请函中,已经注明了。

韩冰点点头:《中央日报》倒是有个叫章默然的主编,只是,见过他的人并不多。

郑耀先:我这个人,一向不思进取,所以默默无闻也是理所应当。不过韩小姐您,那可是贵军中有名的美女,鄙人远在山城,就早有耳闻了。

韩冰:噢?我记得……我在军统的黑名单上倒是很有名,不知章先生如何得知?

郑耀先:是军统的郑先生告诉我的,这您信吗?

瞧着郑耀先,韩冰的眼睛轻轻一眨。

郑耀先:郑耀先郑先生曾经说过,贵党某部有位巾帼英雄,把小鬼子折腾惨了。日军华北驻屯军情报部,36名高级谍报员,被她弄疯了35个,嗯!剩下的那个,还是因为想不开,自己喝药了。

韩冰笑而不语。

郑耀先:川岛芳子算是个人物吧?可跟她一过招,内分泌就失调了,喝了多少补药都没用。现在就连那说话的嗓门,还粗得跟男人似的。

韩冰:呵呵!没想到你了解的还挺多?

郑耀先:没办法,记者嘛!对小道消息最感兴趣。(抬手看看表,指指面前的山坳)经过这里,再有一个小时,就有贵军的检查站了吧?

韩冰似笑非笑地回答:是啊?

借汽车转弯减速,江欣伸手从一旁的土壁上摘下迎春花,嗅了嗅,脸上幸福荡漾,陷入深深的陶醉。

35.午外 茶坊检查站 韩冰 老常 郑耀先一行 保安队 记者团 警卫

众人下车排队等候检查,江欣走在最前面。

老常将机箱放在桌面:这是那位江小姐的随身物品。(指指江欣)

保安队员打开瞧瞧,一台暂新的摄影机。

杨旭东若无其事,镇定自如。

郑耀先与韩冰攀谈,转移她视线:听说延安的警察也穿黑制服?

韩冰:是的,但与国民政府稍有不同。

郑耀先:噢?不会是头前多了个‘人民’吧?

韩冰笑了笑:我们的警察,领章上印有‘边警’二字。

试了试摄影机,运转正常。保安队员关闭开关,合上机箱。

打量一下街口,郑耀先随口又问:听说……你们和国军在缓冲区干了一仗,而且是大获全胜?

韩冰:不错。

郑耀先:贵军的战斗力,这个……的确很彪悍。

韩冰:参战的,不是我们正规部队。

郑耀先一愣:嗯?

韩冰微笑:民兵同志说了,对付几条臭鱼烂虾,用不着主力部队出手……呵呵!那有失主力的身份。

杨旭东神情不悦,正欲发作,郑耀先冲他使个眼色。

看看韩冰,郑耀先:你不了解国军,国军的特点是枪口对外,自己人打自己人,没意思。

韩冰有些疑惑:噢?那么八年抗战中,国军对外究竟放过几枪?

郑耀先:这你得问小鬼子,他们是不是还记着台儿庄大捷、滇缅会战。我敢保证,就算他们投胎转世,这记性也得刻在肚脐眼上。

韩冰:那豫、湘、桂会战是怎么回事?小鬼子都快完蛋了,国军还被人家打个狗撵兔子追?呵呵!连装相都没装好,呵呵…….

郑耀先打个哈哈,将目光放眼他处。

韩冰不依不饶:我记得,好像花园口决堤,不是我们八路军干的吧?

杨旭东面红耳赤,厉声喝问:你想说什么?

瞥他一眼,韩冰继续说道:据说3省44县的老百姓,可一直惦记找国民政府替他们做主呢!还有哦!岗村宁次怎么没上战犯名单?华北的老百姓,呵呵!还以为他踩上了国军的地雷……

咬咬牙,杨旭东气得死去活来。江欣赶紧趁这机会,提笔记下素材。

瞧瞧沉默不语的郑耀先,韩冰又问:章先生怎么不说话?嗯?你们不是要如实报导么?

郑耀先赶紧接话:我在听你说。

韩冰:有人到邻居家偷鸡不成,反而倒打一耙,诬陷邻居先打他。你们说说,对于这种人,该怎么形容比较恰当?

郑耀先点着头:厚颜无耻。

身后的杨旭东,拽拽他衣襟。

韩冰莞尔一笑。

江欣在一旁静静听着二人说话,没插言,显得很斯文,将对话一字不漏,全部记录在案。

杨旭东没好气地吼道:别写了!

江欣发怒的样子很可爱,撅着小嘴,眼神“恶狠狠”

江欣:你干嘛?

杨旭东:还嫌丢人不够?

江欣:也不是我丢人,关我什么事儿?

杨旭东气得要命,压低嗓音骂道:你个缺心少肺的玩意儿,共产党怎么没把你共了!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悠扬响起,杨旭东脸上呈现出鲜红的五指印。

想笑又不敢,韩冰冲杨、江二人努努嘴,问道:他们这是……

郑耀先:打情骂俏,这个…….我们那里讲究恋爱自由。

韩冰憋得满脸通红,郑耀先仔细打量着她。

干咳一声,韩冰不悦:你看什么?

郑耀先:如果能把脸洗干净,再好好打扮一下,我相信,世上绝对找不出比你更漂亮的女人。

韩冰的表情很复杂,她忍不住再次看看风度翩翩的郑耀先。

郑耀先:呵呵!生来没人欣赏,才是女人的悲哀。

36.午后内 简陋酒吧 国军军官(老赵) 士兵 舞女

士兵们和舞女正在唱歌跳舞饮酒狂欢,一个醉醺醺的士兵瞧瞧倒在沙发上的同伴,将香槟酒倒在他头上,发出一阵狂笑。

同伴惊醒了,看看狂笑的士兵,骂句脏话,扑过去,两个人嬉闹在一起。

军官(老赵)端着酒杯叼着香烟,和一名舞女倚在吧台上,两个人在打情骂俏。

一个士兵走进来,四下看看,找到老赵后,径直走到他身边低语几句。

老赵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退,脸色变得异常阴霾。

将舞女打发走,一口喝干杯中的红酒,老赵转身大喊:安静!安静!

喧闹停止,所有人一齐望向他。

老赵:弟兄们,派对结束了。

舞女很知趣地离开,酒吧间内只剩下这十几名官兵。

老赵惨然一笑:我知道你们不愿意听,但是……(惆怅地摇着头)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和平结束了,为了生存,我们暂时还不能放下武器。

士兵们低着头,神色异常沮丧。

士兵甲喊道:营座,你答应过,打败小鬼子就放我们回家!

老赵很无奈:上峰也曾这样对我承诺,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兑现。

士兵乙:不会是让我们去打共产党吧?

老赵:恐怕还要严重,九死一生。(咬咬牙,下定了决心)不想去的,我决不强求,但参加的兄弟,个个都有奖赏。

多数还在犹豫,有七名士兵率先举起了手。

37.午后外 山道 郑耀先一行 韩冰 记者团 放羊老汉 农夫

路面上尘土飞扬,山风呼啸着,刮起漫天烟尘。天地间一片迷茫,山腰、山麓的农民并未因不速之客的到来而中断劳作,他们只是偶尔停下身,擦擦满头汗水。一群山羊拥挤在碎石杂乱的山岗上,放羊老汉反穿皮袄,怀抱羊鞭,龇着黑黄的板牙,在衣缝仔细挑拣硕大的虱子。

有几个农夫向记者团汽车轻轻一瞥,皱皱眉,然后继续耕作。

郑耀先将目光拓展到田间、乡野,在那里,他有着最温馨、最幸福的回忆。

韩冰也沉默了,她抿着嘴,似乎陷入思考当中。

38.午后外 七里铺检查站外 郑耀先一行 韩冰 记者团 女兵 士兵

汽车在检查站门前停靠,众人下车。

不远处,几个文工团女兵正打着快板,向老乡数唱:18集团那可真是好,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样样都做到。吃的是煎饼,铺的是干草,穿的衣服更是谈不到冷热这一套,同志们辛苦了!枪是土上压五,少数是洋造,把反动派消灭了。建设新中国咱们一定能辨到,先苦后甜慢慢热,同志们,到时候就好了!

郑耀先走到女兵们面前,饶有兴趣地听着她们唱歌。一群身背三八大盖,腰挂手榴弹的士兵经过检查站,看看这些女兵,纷纷鼓掌叫好。有几个人的目光悄悄瞥向西装革履的郑耀先,皱皱眉。

和这些士兵擦肩而过,彼此间对视着,双方的眼神中,均充满了敌意。

记者们纷纷拍照,在老常安排下,走进另一座检查口。

38.午后内 七里铺检查站 郑耀先一行 韩冰 警卫战士 警察

在韩冰陪同下,郑耀先一行等候检查。

杨旭东的目光,扫过正在检查机箱的警察……

机箱被再次打开,警察按动开关,可意外的是,机器却不转动了……

杨旭东的鼻尖,渗出一层冷汗……

21

第4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