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7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50:28

1.晨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韩冰 士兵

瞧瞧门外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士兵,又看看韩冰紧握枪柄的手指,郑耀先拍着杨旭东肩膀,冲韩冰说道:我这兄弟手重,看来不给贵军个说法,似乎有点说过不去?

咬着牙,韩冰:你说呢?(辛酸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那些受伤的士兵,都是鬼子汉奸重金悬赏的抗日英雄。小鬼子没把他们如何,却被中国人给弄成这样。章先生,换了是你,该不该给他们一个说法?

揉揉脸,郑耀先面露难色:这可就难办了,因为我这兄弟也是个抗日功臣。(起身走到杨旭东身边,拍拍他肩膀)嘿!别吃了!跟她说说,死在你手里的小鬼子,都是些什么级别?

杨旭东咀嚼着,不紧不慢地回答:数不过来了,最次的……也应该是个中尉吧?

恶狠狠瞪着杨旭东,韩冰悲愤异常:我不想听你说这些!现在,你就说该怎么办?总之我方战士的鲜血,绝对不能白流!

微微一笑,郑耀先:呵呵!不就是一场误会嘛!我可以向你们赔礼道歉,也可负责伤员的汤药费。不过呢!这件事到此为止,希望以后谁也不要再追究。

冷笑一声,韩冰追问:不再追究?哼哼!请问章先生,您属下在我方控制区内的某些行为,又该如何解释?

郑耀先不以为然:你的意思……不外乎就想说,他做了些不该做的事儿,对吗?

韩冰没说话,双眼死死盯着郑耀先。

郑耀先:这里的伙食不好,他出去给我弄点吃的,这个……我已经批准过了。喏!东西就在这。(指指美国罐头)

韩冰摇摇头,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批准?

郑耀先:他是我下属,一切活动均要经由我点头,这有什么不妥吗?

韩冰大声质问:可在这里!你们的行动必须听从我们安排!(一指若无其事的杨旭东)他的所作所为,事先和谁商量过?

郑耀先笑了笑:噢!这是我疏忽了。不过……我和你们没有隶属关系,自己弄点吃的,还用找人商量?

韩冰忍无可忍:你……

郑耀先抢先说道:韩小姐,如果我们因此而遭致非议……看来你们这里,好像和贵党宣传的‘人民民主’不相符啊?哎呀……一个新闻记者想弄口吃的都难,那你们治下的百姓……呵呵!就更可想而知了。

一拍桌子,韩冰挺身怒斥:章先生!你这是在胡搅蛮缠!(门口士兵纷纷拉动枪栓,枪口直指屋内一干人等。)

起身绕过桌子,亲手为韩冰斟了一碗茶,郑耀先若无其事地说道:韩小姐,万分感谢您夤夜拜访。(瞧着杨旭东)呵呵!换作国府中某些人,也许不会跟你商量,有罪没罪先关了再说。(又看看韩冰)能找我们对质,就足以说明贵党的光明磊落。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最好到此为止,不然闹起来,大家都脸上无光。

冷笑一声,韩冰:你想要挟我?

郑耀先细语温言:不是要挟你,事实就是这样:天理并不是在哪儿都存在。就好比山城有座中美合作所,那里关着的人,并不一定要犯什么罪,只要他有某些嫌疑,就可以被活活折磨致死。

韩冰怒目相对:你什么意思?

郑耀先:呵呵!我只是随口说说。这个……国府中某些人,受点冤枉气,可他又不能直接找当事人麻烦,那你说该怎么办?

韩冰没吭声,脸色阴霾。

郑耀先: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当事人的亲戚弄进合作所。例如贵党在山城……那个叫什么陆昊东的?呵呵!其结果我不说了,韩小姐是聪明人,一点即透。

杨旭东在桌下挑起大拇指。

韩冰则仇视着郑耀先,久久不发一言。

掏出钞票,放在韩冰面前,郑耀先:好在除了有人受伤,贵军并未损失什么。也罢!该出的医药费我出,该道歉我就亲自登门,这么解决……韩小姐,您看呢?

哼了一声,韩冰转身离去。就在迈出门口的一刹那,眼角的余光却有意无意,向摆放在屋角的摄影机轻轻一瞥……

2.晨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关上房门,向门外侧耳倾听了片刻,郑耀先转过身,瞧着满脸征尘的杨旭东,苦笑着问道:又发生意外了,对吗?要不然,你不会急着赶回来。

杨旭东点点头:六哥果然料事如神。不错,一处那帮混蛋又要找麻烦。

郑耀先很无奈:这是意料之中,呵!不拆台,那就不是一处了。

抬头看看郑耀先,杨旭东的表情顷刻间凝重起来:六哥,咱们危险了。本来共党就恨咱不死,现在又多出个一处,如果两家联手借题发挥,你我将进退两难,首尾不得兼顾。

拍拍杨旭东的肩膀,郑耀先不以为然:既然如此,那就甭管他们。共党不是有句话么?他打他的,我打我的,不是一条道,就别往一处尿。

杨旭东:可是六哥……

郑耀先:没什么可是。哼!十年前我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十年后,也甭指望我会高看一眼!

杨旭东无话可说。沉吟片刻,他又道:还有件事要告诉你。我回来时,上峰已向一线部队正式下发了《剿匪手册》。委员长说得很明白:是以剿为主。

“噢?”了一声,郑耀先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嗯……这是要开战了。(看看杨旭东)这个情报你把握得很准,(欣慰)搞情报的就要这样:从不起眼的小事入手,挖掘出最大的战略价值。

杨旭东:旭东谨遵六哥教诲。

郑耀先摆摆手,深邃的目光望向墙上的年画。破旧的年画被微风拂动,发出一阵“簌簌”的声响。

郑耀先:既然要动手了……那我们就该早做准备。

杨旭东点点头。

郑耀先:接线人迟迟不肯露面,这让我们很被动。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要调整计划。

杨旭东仔细谛听。

郑耀先:你怎么看待这个接线人?

杨旭东:不露面,那就意味着:他不会与我们主动接触。记得前几天您给我留道题,换作是我,会将最佳的接线时间、地点,选在撤离的路上。(笑了笑)也许这就是答案了。

郑耀先赞许:你很聪明,不错,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安全的机会。就算暴露了,他也可以随我们一同回家。

杨旭东:那现在就该让他知道,我们的归期究竟是哪一天。另外,这一天最好抢在国共开战之前。

沉吟着,郑耀先忧心忡忡:可什么时候开战,除了国防部,谁也叫不准。(深吸一口气)再有,选择归期也是门学问,迟了不行,早了也不行。

3.日外 市局院内 陈国华 警卫员 哨兵 韩冰

骑马进院,哨兵向陈国华敬个礼。

韩冰迎出门外,陈国华下马将缰绳交给警卫员。

韩冰敬礼:陈政委,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事先也不通知一声?

陈国华笑了:再不回来,人家就要耐不住性子喽!

微微一笑,韩冰:看来,国民党这是要沉不住气了。

两个人向屋里走去。

4.日内 市局韩冰办公室 陈国华 韩冰

和韩冰面对面坐下,陈国华掏出香烟,点燃。

陈国华:小韩哪!河南焦作附近的我军,从一架国民党运输机里,发现了蒋介石送给阎锡山的《剿匪手册》,你猜猜,那上面写了什么?

韩冰:恐怕和红军时期刊印的《剿匪手本》,没什么区别吧?(笑了笑)呵呵!老蒋的肚子里,也就那点东西了,憋了十八年,也没憋出个像样的货色。

点点头,陈国华:让你给说中了,还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不过由此可见:蒋委员长这回可是下了狠心,非要完成他十八年来未竟的事业。

韩冰笑了笑,突然眨眨眼,随之一愣:陈政委,您说的那个《剿匪手册》,是刚被发现的?

陈国华:是啊?

皱皱眉,韩冰:那就是说,开战已迫在眉睫。嗯!估计‘鬼子六’不会在此耽搁太久,说不定,他已经在筹划归期了。

陈国华:你是说,他想跑?

韩冰一点头:肯定。

陈国华百思不得其解:可他刚来没几天,什么都没做就要走?

韩冰摇摇头:不!所谓的走,恰恰是行动的开始。

陈国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韩冰:唉!这就是‘鬼子六’的行事特点——绵里藏针,滴水不漏。

陈国华有点犯愁了。

韩冰起身给他倒水。

陈国华一摆手:先别忙,对了,小五的伤势怎么样?

韩冰摇摇头:还是吵着要回作战部队,说整天玩心眼没意思,这不,拖着条断腿,一有空就和病友讨论政治形势。

5.日内 医院病房 马小五 病友

小五坐在炕上,身边围着一群伤兵。他连比划带说,口沫横飞。

小五:这国民党啊!就是个没记性。不过话又说回来,长记性那就不是国民党了。给他一百个好儿倒不如给他一巴掌,就跟养孩子似的,没事不能总惯着,该打还得打,棍棒才能出孝子不是?

护士端着弯盘从门外走进,看看马小五,忍不住笑道:马连长,你白话什么呢?

小五冲护士摆摆手,有些不耐烦:我在讲形势,你一个丫头片子跟着掺合啥?去!去!去!(对病友又道)毛主席他老人家不是说过吗?这反动派啊!你不打,他就不倒!(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看看弯盘里的针,怔愣着)哎?哎?你端的是啥?给谁用的?

护士:你呀!就是给你预备的。

舔舔嘴唇,小五艰难地补充一句:能不能……给换点药吃吃?这个……这个……(拖着上夹板的断腿,瞪着针管,惊慌失措地往炕里缩)

护士下令:按住他!

几个伤兵上前,笑着按住不断挣扎的小五,随手扒下他的裤子。

在臀部消消毒,挤挤针管里的空气,小护士促狭着:口服药是没有啊!蒋介石那个运输大队长,呵呵!没给咱送。

一针下去,小五那条好腿蹬了蹬,口中哀号不已。

小护士:凡是反动的东西都这样,你不打,呵呵!他就不倒。

6.暮外 野外山道 国民党宪兵 鹰组(假)

八名身穿美式作战服的国民兵,顺着山道向前搜索前进。

路旁草丛埋伏着国民党宪兵。

一个宪兵对军官低声说道:长官,他们来了。

军官咬咬牙:果然不出所料,这群吃里爬外的混蛋,还真就在打六哥主意。(一扭头)全体注意,准备战斗!

走在最前面的鹰组士兵,小心挪动着脚步,中正式步枪的枪口,向两边的草丛来回搜索。突然,他脚下一软,随即惊慌失措地“啊”了一声。

轰天巨响凌空爆起,在气浪冲击下,一条断腿高高飞出。

鹰组士兵身体旋转着,洒着血水砸向地面。

子弹曳光在几个人当中快速穿梭,一个士兵胸口飙着血水,向前艰难地挪动几步,两条腿跪砸在地……

地雷被连连引爆,整个身子在硝烟中化成一阵血雾……

鹰组军官大喊:有埋伏!快隐蔽!(曳光从他额前一掠而过,钢盔碎裂,枕部溅出血水,头向后重重仰去。身体自由倒向镜头,画面轻轻震颤)

余下五人狂喊:别打了!自己人!自己人!

机枪对准这几个人来回扫射,血雾和碎肉从他们身上不断爆喷,转眼间,便被青烟吞噬。

硝烟散尽,最后一名士兵举着枪,嘴里痛苦地喊着“自己人……”便软软瘫倒在地。

随手下走出草丛,阴霾地攥着勃郎宁手枪。一个伤兵向腹腔塞着肠管,哀号着“妈呀……妈呀……”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停在这伤兵面前,宪兵军官目露凶光,抬手冲他头部开了一枪。

攥着肠管的手松开了,血水混着肠子,流回地面……

宪兵军官:给我仔细找找!不许留一个活口!

一个宪兵低声说道:长官,这件事……该怎么向上峰解释?

一瞪眼睛,宪兵军官:解释什么?他们要投共,这还能手软?

7.暮外 固临河边 田向荣 国民党护卫 鹰组全体成员

身后传来零星的枪声,部队在河边停下脚步。

指指对岸,田向荣对老赵说道:那边就是共区,你们要小心。

老赵敬个礼:请长官放心。

和老赵握握手,田向荣:我在这等你们回来,一路保重。

点点头,老赵大手一挥,率领手下开始泅渡。

武器高举过头顶。

8.暮内 军统办公室 徐百川 秘书

秘书从门外匆匆走进,手里攥着抄报纸:处长神机妙算。刚刚接到报告,一队企图越境的叛军,在刘家坳附近被全歼。(将抄报纸递给徐百川)

看罢电报,徐百川一皱眉:嗯?

秘书:怎么?

敲敲额头,徐百川更加疑惑:不对呀!刘家坳刚刚打完仗,双方形势剑拔弩张,在这个节骨眼从那走,不是白白送死吗?

秘书想了想,恍然大悟:对呀!

目光一凛,徐百川拍案而起:糟糕!中计了!

秘书吓了一跳。

徐百川痛心疾首:这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秘书也慌了神儿:处长!那……那该怎么办?

摆摆手,徐百川无比沮丧:没办法了,就看老六……自己的造化了。(抬头看看匾额,不禁自言自语)一处……唉!又冒出个高占龙。

9.暮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郑耀先屹立窗前,挑开一道缝,用望远镜向外偷偷观瞧。镜头中,保卫部屋顶上,一名观察员也正在瞧向他。

杨旭东和江欣正在吃花生,满桌子都是花生皮。

杨旭东:少吃点,这东西上火。

瞪他一眼,江欣不悦:那你还吃?

撇撇嘴,杨旭东低声埋怨:我说你咋就不懂事儿?不能给六哥留点?一点眼力价都没有。

丢下花生,江欣赌气噘起小嘴。

杨旭东:瞧瞧,说两句你还生气了。怎么跟小孩似的,就喜欢听表扬?

江欣大声:我才不是小孩呢!(指指额头的粉刺)我长痘痘啦!

杨旭东暴笑,乐得死去活来。

回头看看这二人,郑耀先脸色一沉:都给我闭嘴!

噤若寒蝉。杨旭东起身立正,目不斜视。

江欣还在呆坐,拽拽她袖子,杨旭东示意她赶紧起来。

放下望远镜,合上窗扇,郑耀先转身默默叼上一根香烟。

慢慢踱着步,走到日历前,不经意地瞥了一眼。

郑耀先:嗯?今天是周末?

江欣:对呀?

看看江欣,郑耀先:我记得每到周末,延安都要举办舞会。

江欣苦笑:咱还是别去了。刚刚查出一名混入记者团的间谍,现在人心惶惶……嗯?说也奇怪,这件事又牵扯不到那些老外,他们跟着害什么怕?

笑而不答。瞧着江欣,郑耀先忍不住摇摇头。

杨旭东神色骤变,死死盯着郑耀先,仿佛想要暗示什么。

深吸一口气,郑耀先淡淡说了句:江欣呐!你回去换换衣服,咱们……跳舞去。

江欣一怔。

摆摆手,郑耀先:快去吧!

江欣立正:是!

10.暮内 下榻处隔壁 江欣

闪身躲进房门,从桌上抓起一口搪瓷缸。

搪瓷缸紧紧贴在墙壁。江欣贴上去,一面倾听隔壁谈话,一面掏出纸笔。

11.暮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杨旭东压低嗓音:六哥,这下糟了。共党抓住个间谍,肯定会以此为由,对记者团进行公开搜查。那咱们的电台……

点着头,沉吟片刻,郑耀先斩钉截铁:马上毁掉。

杨旭东迟疑:可我担心这是共党给咱设的阴阳局……

郑耀先:你是说……他们会做‘搜查’、‘拦截’两手准备?

杨旭东:不错。无论我们如何取舍,都有可能被抓个现行,这就是阴阳局的毒辣之处——根本避无可避。

闭目沉思,末了,郑耀先一狠心说道:不能再等了,否则夜长梦多。

咬咬牙,杨旭东苦笑一声:那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眨眨眼,郑耀先突然问道:你还有手雷么?

杨旭东一愣:六哥,您这是……

郑耀先:我不想落在共党手里。

12.暮内 下榻处隔壁 江欣

撂下搪瓷缸,江欣遗憾地摇摇头,手中笔记本上寸字皆无。

13.晚内 市局政委办公室(窑洞) 陈国华 韩冰

(二人隔桌相坐,陈国华吸着香烟,韩冰正襟危坐)

掐灭手中的香烟,陈国华抬头看看韩冰:你们要把所有的可能都想进去,郑耀先,那可是一只褪了毛的老狐狸。

韩冰:是!

陈国华:你确信他能参加舞会?

点点头,韩冰:如果想销毁电台,这是唯一的机会。

左右权衡,最后,陈国华放下心来:是啊……要想干净彻底毁灭证据,的确难度很大,哪怕留下个金属零件,都会让他万劫不复。

14.晚外 下榻处院门 郑耀先 江欣(旗袍)

郑耀先拎着包袱,和打扮光鲜的江欣走出院门。

15.晚外 下榻处房门 杨旭东

杨旭东拎着摄影机,小心打开门,探头向外望了望,见无人留意,这才悄悄溜出门。

背对着门板,轻轻掩上房门。

16.晚外 土墙后 八路军观察哨

两名士兵,发现杨旭东从篱笆墙狗洞蛇行钻出后,年长的低声吩咐:目标出现了,你快去报告。

小兵:是!(转身离去)

拔枪欲追,突然,后脑被人砸了一下,身子歪歪倒下……

17.晚外 窑洞顶部 杨旭东

翻墙越壁,藏身于阴暗之中,杨旭东向僻静处潜行。

18.晚外 青纱帐 杨旭东

土道的另一侧是青纱帐。

左右看了看,杨旭东快速穿过土道,一头扎进青纱帐。

19.晚外 青纱帐 杨旭东

背着机器,在青纱帐中飞速穿行,杨旭东额头见汗。

20.晚外 青纱帐外 杨旭东 曹华

穿过青纱帐,浑身是汗的杨旭东仆倒在地,喘息片刻,擦擦汗解开衣衫扇扇凉。

他抱过机器,正在苦苦思索,身边的草丛突然一动……

迅速纵身扑过去,随着“啊”的一声,一个年轻人被凌空甩出去,兜在她怀中稚嫩的玉米秸,稀稀落落洒满一地。

掰过这人的脸,耳环孔上穿过一根纤细的草棍。

杨旭东忍不住叫了声:女人?

除下年轻人头上的毛巾,齐肩短发飘散开来。

女人双手护住胸部,惊怵的双眼,死死盯着杨旭东。

杨旭东有些疑惑,低声问道:深更半夜的,你在这干什么?(瞧瞧地上的玉米秸)嗯?三只手?

女人颤抖着声音为自己辩解:我也不想……我……我饿……

看看这姑娘的手指,杨旭东略有所思:这么秀气,念过书吧?

女人点点头,脖颈深深埋了下去。

皱皱眉,杨旭东:既然是读书人,就该知书达理,做这鸡鸣狗盗之事,那算什么?

姑娘:我饿……

杨旭东:你饿?呵呵!这可奇了怪。共产党不是实行‘减租减息’么?还会有人吃不饱?

瞧瞧地上的玉米秸,女人很尴尬,嗫嚅着:我……我家没地……都给没收了……

没再追问,杨旭东想了想,掏出一个纸包递过去。

女人的眼睛忽然一亮,几把扯开包装:饼干?(拼命往嘴里塞)

杨旭东:没有水,你慢点吃。

女人噎着了,捋着脖子,将一口干糊强行咽下。顺顺气,这才喘息着对杨旭东说道:谢谢!谢谢!唉……可算又撑过一顿了。

杨旭东:你家里是地主?

点点头,姑娘上下打量着杨旭东。

目光落在他的猎装上,略一迟疑,姑娘问道:你就是前几天……来……来采访的记者?

杨旭东眨动眼睛。

姑娘哭了,跪地恳求:求求你,带我走吧!只要能离开这地方,你想怎样都行。

杨旭东手忙脚乱将她拉起:快起来!你这是干啥?

抹抹泪,姑娘一咬牙,伸手解开衣服:要是不放心,你……你就要了我吧,算我提前报答。

“不!不!不!”吓得直闪身,杨旭东象躲避瘟神一般,快速钻到一边。

21.晚内 延大教堂 郑耀先 韩冰 江欣 记者团 学生

风度翩翩的郑耀先,领着一身旗袍的江欣出现在教堂门口。江欣站在他身后,悄悄一指手中的包,冲韩冰轻轻一摇头。

纷纷瞧向江欣那开衩至腰的旗袍,众人表情怪异。男学生想看又不敢,女学生则羞红了脸。

一个女学生“呸”了一口,转身闭上眼睛。身边男同学举起茶杯,看看里面的唾沫,不满地问了句:哎!哎!哎!往哪吐呢?

女学生喊了句:下贱!不要脸!

男同学急了:你什么意思?说谁呢?

女学生死死闭着眼睛,顺便连耳朵也堵上了。

摇着头,男同学说了句:唉!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悻悻地离开)

韩冰向郑耀先迎去。与上次不同的是,她今天换了一身军装。瞧着对方的衣服,两个人都愣住了。

郑耀先:你没穿旗袍?

韩冰:你没穿军装?

这一历史性的时刻,被旁边的詹姆用照相机拍下。

22.晚外 青纱帐外 杨旭东 曹华

敞开衣衫,露出里面的小兜兜,女人幽怨地瞧着杨旭东:你嫌我?

摇摇双手,杨旭东:不是!不是!两回事,两回事你明白吗?

姑娘面色愁苦:我活不下去了,早晚都是个死,没什么不好意思。(将胸口挺了挺)我用身子换你的帮助,以后咱谁都不欠谁。

苦笑一声,杨旭东:可我的帮助,能配上你的身子吗?

姑娘:总比没有希望强吧?

“你……”一时语塞,杨旭东不知该怎么解释。

姑娘:我还是个姑娘,决不委屈你。反正你不要,迟早也会便宜别人。

挥手打断她的话,杨旭东:算了,先不谈这个问题可以吗?(上前为她拢住衣衫,瞧向姑娘的眼神有点复杂。)

拨开他的手,姑娘追问:你能不能带我走?

杨旭东有些不耐烦:干嘛非要跟我走?不怕我把你卖进窑子?

眼睛一亮,姑娘欣喜:这么说……你同意啦?

一捂嘴,杨旭东吓得连连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姑娘:你想说我们还不了解,对吗?

放开嘴巴,杨旭东如释重负:既然知道,那就不用再解释了。

姑娘哀求:不带我走,我肯定会死。你是个记者,连这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苦着脸,杨旭东陷入进退两难:这个……这个……

指着地上的机箱,姑娘平静地问道:深更半夜背它出来,这东西很重要吧?

杨旭东一惊:你……

姑娘笑了:呵呵!瞎猜都能猜中?所以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咱们心照不宣。(竖起两根手指)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马上带我走;二,杀我灭口。不过杀了我,虽说短时间内也可守住秘密,但这秘密能守多久,就看当地民兵几时找到我。怎么样,决定了吗?”

低声喝了句“你这是在威胁我!”,杨旭东忍不住攥攥拳头。

姑娘似笑非笑:不威胁你,我还有活路吗?

杨旭东气急败坏:妈的!强人所难,你也算个读书人?

姑娘: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你没听过?

“你……”杨旭东投降了,低着头,像一根落秧的茄子。

回望那片墨绿的青纱帐,姑娘嘴角泛起一阵无奈:我帮你把东西处理掉,可你必须带我走,这样总可以吧?

犹豫着点点头,拾起机箱站起身。顺着姑娘的眼神望去,杨旭东随口问道:这曾经是你家的地,对吗?

点点头,姑娘:可现在,种地的人却不是我……

杨旭东:这么说,你是在偷自家东西?(摇着头,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我说错了,这不能算偷,只能算拿。

凄然一笑,姑娘脸色极其黯然:你没说错,对于那些泥腿子来说,我这儿就是偷……

23.晚内 延大教堂 郑耀先 韩冰 江欣 记者团 学生

詹姆请江欣步入舞池,他被那性感的旗袍陶醉了。江欣对旁人的眼神熟视无睹,她深深沉醉在欢快的乐曲中。

郑耀先走到韩冰座前,伸出手:韩小姐……不!韩同志,跳个舞好么?

韩冰:如果不怕吵架,我可以考虑。

郑耀先:你这算答应还是拒绝?

韩冰:随你怎么想。(瞧着郑耀先,眨眨眼)凭你那脑子,肯定能猜出我本意。

郑耀先苦笑着收回手。

韩冰起身:走吧!

二人下到舞池,四目相对,却各怀鬼胎。更为难得的是,谁都没因揣摩心事而乱了节奏。

郑耀先:那个苏联女记者怎么没来?

韩冰淡淡一笑:想不到章先生还是个细致入微的人?不错,她来不了了。

郑耀先:噢?

韩冰:因为进行间谍活动,已经被我们逮捕。

郑耀先一愣:不会吧?你们连‘老大哥’的女人都敢碰?

韩冰:今天,苏联外交部正式声明,这个叫妮娜的女记者,是双重国籍持有者,她个人所作的一切,均与苏维埃政府无关。

点点头,郑耀先:噢……卸磨杀驴。

韩冰不悦:章先生,请您注意说话的口气。

郑耀先不以为然:我说的是苏联,不是中共,你跟着操什么心?莫非……韩小姐拿了苏联薪水?

韩冰变了脸色:我不想吵架,可你也不要逼我。

郑耀先:好好好!打住!打住!咱唠点别的。

韩冰:我和你有共同语言么?

郑耀先:那要看唠什么。(瞥瞥一旁的詹姆)那个美国人你怎么看?

韩冰:无可奉告。

郑耀先笑了:无可奉告的意思,就是说,你们掌握了许多不能说的秘密。

赶紧闭住嘴巴,酝酿了好一会,韩冰这才说道:能从毫不相干的话里,找出自己所需的答案,章先生,你很厉害。

郑耀先:过奖,过奖。呵呵!谁叫语言都是由心而生?

韩冰:可你忽略了一点,(盯着郑耀先)你怎么知道他有秘密?

郑耀先一惊,半晌无语。

韩冰:章先生,怎么不说话?

郑耀先叹口气:还说什么呀?唉……话不投机。

24.夜外 山腰坟场 杨旭东 曹华 鹰组

姑娘将摄影机埋进一座新坟,并冲着坟头规规矩矩磕上几个头。夜幕低垂,山风呼啸,天地间,一片片被雨水洗成灰白的纸钱,从坟头飞向那野花盛开的山坡……

杨旭东瞧瞧新坟:里面是你什么人?”

姑娘淡淡说道:和我没关系。(看看杨旭东)他是共党干部刚死去的爹。呵!冲他磕头,我只是不想惊动死人。

杨旭东点点头:噢……”

姑娘站起身,拍去粘在裤腿上的泥土,冷笑:在新坟里埋东西,谁也不会注意地表刚挖出的土。就算被人发现,也只能把账算在共党自己头上,(停顿一下,面色突然变得很伤感)哼哼!这也算是为我爹报仇了……

杨旭东一愣:你爹?他……”

姑娘痛苦:死了,怎么死的没人告诉我,至今连具尸首都找不到。

再次点点头,杨旭东:噢……

抹抹眼泪,姑娘冲坟头撒上一把土,低声嘱咐杨旭东:你撤离时,别忘回来接我,我就在这里等你。

微微一笑,杨旭东赞许道:你很聪明,头脑也冷静,是块好苗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曹华。

杨旭东:曹华……我记住了,后会有期!

转身还未走出多远,突然他停下脚步,猛然一回头,几个浑身是泥的汉子,从坟包后突然蹿出,为首一名汉子正持枪抵住曹华的脑袋……

这几人衣衫污秽,但从服饰上,依然可以看出他们是正规国军。下意识,杨旭东脱口而出:一处的?

为首的少校点点头。

杨旭东赶紧一摆手:几位朋友,有话好商量,犯不着动刀动枪。

收起枪,少校冷冷问道:你是二处的人?

一点头,杨旭东:看来老兄是什么都知道了?

少校瞧瞧地上的新土,又看看曹华:这女人我要带走,你有意见么?

曹华没吭声,可怜兮兮望着杨旭东。

杨旭东眨眨眼,问那少校:兄弟贵姓?

少校:免贵姓赵,人家都叫我老赵。

杨旭东:共军防范如此严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少校: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儿,百密也有一疏,我们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

瞧瞧少校身后的士兵,杨旭东突然又问:嗯?你后面的那位朋友,我怎么瞧着眼熟?

冷冷一笑,少校:这招声东击西对老子没用,想救人,呵呵!下辈子吧。

杨旭东苦笑一声没了下文。

老赵看着杨旭东,冷冷说道:朋友,你考虑清楚了么?(指指曹华)这女人我们必须带走。

杨旭东小心翼翼地周旋:把人交给你,谁知道你会不会把她推进火坑?

老赵:那就和你没关系了,总之,这个女人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再三考虑,最后杨旭东一咬牙,下定决心:那好,咱一言为定,你可以把她带走,(指指曹华)但你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杨旭东正说着,耳朵却不由自主向山下听了听……

25.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一队全副武装的军人正从山脚向坟场慢慢接近……

26.夜外 山腰坟场 杨旭东 曹华 鹰组

一摆手,众人迅速散开,老赵扭身扑到坟包后,“哗啦”一声将子弹推入枪膛,不过,即便是在紧急情况下,他仍没忘死死压住那懵懵懂懂的曹华。

保安队连长用喇叭筒喊道:山上的人听着!你们已被包围,放下武器才是唯一的出路!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一名鹰组成员笑道:呵呵!八路的心理攻势给咱用上了?二处的兄弟,阵地战玩过没有?用不用兄弟给你指点几招?”

杨旭东喊得很大声:不用!打仗是你们的事儿,跟我这记者没关系。(他的钢笔尖突然抵在老赵的太阳穴,嘴里还连呼“救命”)

老赵眼角斜乜着杨旭东,恨得咬牙切齿。

杨旭东低声解释:对不起了兄弟,我公务在身,不能陪你们一块死。如能侥幸逃脱,呵!负荆请罪就免了,您可千万别嫉恨我。

众兄弟将枪口纷纷对准杨旭东,老赵暗暗拉住手雷的保险销:你想怎样?

杨旭东:我不会害你,只是走走过场,让共军相信你们绑架我就成。

老赵怒道:这不是拿我当枪使?

笑了笑,杨旭东:你还有选择余地么?(冲山下努努嘴)共军上来了,你们不会连枪都不敢放吧?

27.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轰隆”一声手雷凌空爆炸,众人耳膜嗡嗡作响(音效嗡嗡声),一颗照明弹划过夜空高高升起……

保安队连长气急败坏地喊道:妈的!暴露过早,地形对咱们很不利。(扭头吩咐)大家小心!(目光掠过坟场,抬头看看山顶)

28.夜外 山腰坟场 杨旭东 曹华 鹰组

盯着照明弹,杨旭东:呦!你们还有这宝贝?

老赵:共军不是擅长夜战吗?弟兄们早就防着这一手!

在均匀急促的“嗦嗦”点射声中,四名攀爬上来的保安队员,喷着血雾栽倒在地。“咚”地一声脆响,弹夹从杨旭东眼前徐徐划过,打着飞旋弹进厚重的尘埃。

杨旭东惊叫:M1葛兰德?也何!连这紧俏货你们都有?

步枪射手嘴里应承:如果方便,我还想带上巴祖卡火箭筒!(掏出弹夹在钢盔上一磕,快速将子弹压入枪膛)对付这些土包子的三八大盖,不整点新鲜的,那还了得?

一旁的勃郎宁机枪手,迅速扣动扳机,又有几名保安队员在血雾中倒下。

29.夜外 坟场和山下之间的空地

双方的子弹曳光交织在一起,保安队的火力明显处于下风(从曳光光线的密集度反衬)。

30.夜内 延大教堂 韩冰 郑耀先 江欣 记者团 学生

一曲终了,众人回归座位。

韩冰刚刚坐下,突然一愣,向门外侧耳听了听。

厅内声音异常嘈杂,学生们还沉浸在欢声笑语,记者团的人却悄然向门口汇集。

江欣来到郑耀先身边:六哥,外面打起来了。

郑耀先不露声色,目光在记者团成员身上扫来扫去。

江欣:您在看什么?

郑耀先:你说,干什么职业的人,才会对身边的风吹草动异常敏感?

江欣:同行?

点点头,郑耀先:那你看看,神经过敏的人都有谁?

瞧了瞧,江欣一惊,不由自主捂住嘴巴:天哪!这记者团……怎么……

郑耀先微微一笑:没错,蛇鼠一窝,全是王八蛋!

枪声越来越激烈,学生们也开始警觉了。一位教师喊道:舞会到此结束,大家都散了吧!

郑耀先低声:恐怕谁也走不成了。

江欣:为什么?

郑耀先:共党会趁这个机会,把记者团的人一一请走。

江欣面露惧色:那我们……

郑耀先:先不动,看看再说。(眨眨眼)反正我是想好了,争取最后一个出去。

江欣苦笑:那不还是被抓?既然早晚都一样,还差这几分钟?

看看江欣,郑耀先:被抓也要讲究个学问,能拖一秒是一秒。呵呵!你这么着急,不会是蹲大狱上瘾吧?

江欣哭笑不得。

31.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一个排长爬到队长身边:连长!敌人火力很猛,我们没有迫击炮,攻不上去啊!

听听山上“嗦嗦”的点射声,保安队连长皱皱眉,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枪?我怎么听着耳生?(看看空中子弹的曳光)嗯?应该是步枪啊?冲锋枪不该打这么远哪?可这步枪射速,怎比小鬼子的三八大盖还快?

排长:连长!现在该怎么办?用不用请示上级,调一门迫击炮过来?

连长叫道:奶奶的!咱尖刀连打仗靠过炮弹吗?老子丢不起那人!

排长没吭声。

连长瞪着排长:二排长!你告诉弟兄们,从山顶迂回包抄,多用手榴弹!

二排长:是!

32.夜内 延大教堂 韩冰 郑耀先 江欣 记者团 保安队

在士兵的押解下,记者团成员逐个被请出去。有人喊道:我犯什么法了?你们共产党凭什么抓人?

韩冰勾勾手,叫士兵将他带到面前。

此人傲然而立。

韩冰:你是军统陕西站的吧?用不用我说出你名字?

特务偷眼瞥瞥郑耀先。

一努嘴,韩冰:带下去!

士兵将特务押走。

郑耀先对江欣低声说道:这女人够阴!

江欣一愣:嗯?

郑耀先:就算那个人是陕西站的外勤,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看我?这不是专业特工应该具备的素质。

江欣:您是说,那女共党故意演戏拖你下水?

郑耀先:要不然,她有什么理由抓我?

一旁的詹姆大声喊道:我抗议!我是美国公民!你们无权这样对待我!我要见‘美军观察组’!

士兵不耐烦:啥公民母民的?冲墙!一边呆着去!

33.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保安队连长焦急地望向山顶:怎么还没有动静?(一扭头,命令手下)土坦克!上!

一个士兵扛起桌子,桌上撂着湿棉被,加土拍实,又扣上一层湿棉被。在密集的子弹呼啸中,他冲了上去。可是没跑多久,大腿便飙出一股血箭,随后一个跟头摔出去……

34.夜外 教堂前 郑耀先 江欣 韩冰 警卫排

又一颗照明弹划过苍穹,城中军民全被惊动。

远处的道路上,民兵正向战场增援。

披着风衣站在广场,郑耀先眺望远处亮如白昼的照明弹,表情面沉似水。

江欣站在他身后,眼睛不断地瞥向他。

平静地瞧瞧郑耀先,韩冰不露声色:章先生!您属下很了不起呀!可以解释一下,杨旭东去哪儿了吗?

嘴唇轻轻一动,郑耀先:出门了……

韩冰怒道:废话!我知道他出门了!问题是,他出门到底干什?谁批准了?

摇摇头,郑耀先不急不躁:那你还是自己问他吧……

狠狠瞪一眼这万恶的狗特务,韩冰挥手命令警卫排将其团团包围,随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郑耀先喊道:韩小姐!韩小姐!我那兄弟人老实,你可别吓着他!

豁然一转身,冷笑着拔出德国撸子,韩冰一双杏目满是杀机。

嘴里嗫嚅着,脸上赔着笑,郑耀先:韩小姐……这个……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嗯!好看……

35.夜外 坟场 鹰组狙击手

一拉狙击步枪的枪栓,冒着青烟的弹壳跳出枪膛,鹰组狙击手的嘴角,泛起一阵冷笑。瞄准……

准具中的十字交叉点,标定山石后不断发布命令的保安队连长。

狙击手低声:不愧是百战老兵,将自己藏得这么严实……

保安队连长露出一条腿。

手指在扳机上一扣,子弹飞旋着脱出枪膛……

36.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曳光从保安队连长小腿一掠而过,溅出一道血花……

身体微微一震,保安队连长“啊”地叫了一声。

一个小战士匍匐到他身边,大声问道:连长!你怎么啦?

连长**:腿……断了,奶奶的,上面有……有神枪手……(突然提醒)小心!

小战士的头重重一甩,从太阳穴血洞溢出的红白之物,将附近火舌浇得“嗤嗤”爆响……

抱住小战士身体,眼泪再也止不住,和着鼻涕,将满是油泥的脸庞划出道道水痕。

连长:猴子!猴子!

一个士兵爬过来哭求:连长!猴子光荣啦!咱们冲吧!拉他狗日的一块垫背!

挥拳向地面重重一锤,连长:再等一等!等一等!(血红的双眼望向山顶)奶奶的二排长!你爬山爬进狗肚子里去啦?

37.夜外 坟场 杨旭东 曹华 鹰组

狙击手再次拉动枪栓,又一枚弹壳弹出枪膛。

杨旭东和曹华蜷缩在一边。

老赵看看山下,低声吩咐:敌人太多,准备撤退!(看看杨旭东)你自求多福吧!

一摆手,叫手下人拉过华容失色的曹华。

一名鹰组成员掏出燃烧手雷,拔掉保险销,丢下山头。

38.夜外 坟场下野地 保安队

山坡上燃起熊熊烈火,滚滚浓烟中,野草树丛在不断地“噼剥”。

四周已亮如白昼,而山上却什么也看不到。

突然,一阵嘹亮的冲锋号声从山顶响起……保安队连长大喝一声:上刺刀!准备冲锋!

39.夜内 市局审讯室 郑耀先 詹姆 士兵 军官

挨着詹姆,郑耀先抱头、冲墙蹲在墙角,背后是雪亮的刺刀。

詹姆小声嘟囔(英语):我抗议,我抗议……

郑耀先低声(英语):你省省吧!不要骚扰我的耳朵!

保安队战士:不许说话!

詹姆回头(汉语):我抗议!

士兵:滚蛋!没人搭理你!

一个军官走进来,手里拿着照相机。

瞧瞧詹姆,军官:这是你的相机么?

詹姆点点头:是的。

军官:相机还给你,你可以走了。不过在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你必须离开延安。

接过相机,检查一番。詹姆惊叫:天哪!我的胶卷呢?谁拿走了我的胶卷?

军官:我们没收了。

詹姆不解:我是不是听错了?那里面有违禁的东西吗?

摇摇头,军官:没有。不过某些人的照片,您不方便带回美国。

詹姆急道:可那只有一张!

军官瞧瞧詹姆(英语):对不起,我方人员的肖像,绝对不能装入贵国情报机关的档案。

詹姆哑口无言。

40.夜内 市局江百韬办公室 韩冰 江百韬 警员

警员:主任,在‘鬼子六’房间里没发现异常。

江百韬:那个被打晕的战士怎么样了?

警员:已经脱离了危险。

点点头,江百韬:嗯!我知道了。(看看警员)传我命令,马上逮捕杨旭东!

警员敬礼:是!(转身出去)

解开旁边的包裹,露出一口普普通通的箱子。小心揭开箱盖,内有一张字幅,上书: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bó)日永照我土。

江百韬不解:欣欣不是说,这里有手雷么?怎会……(看看字幅)嗯?这啥意思?想在延安为国民党反动派摇旗呐喊?

韩冰摇摇头:不!这是辛亥革命时期,广为流传的一句话。‘鬼子六’曾以次来勉励部下,不忘‘三民主义’创业艰难。

仔细瞧瞧字幅,江百韬:这里面会不会有文章?(递给韩冰)小韩,你亲自把它送交技术部门!

接过字幅,韩冰立正:是!

41.夜外 坟场 杨旭东

杨旭东高举双手大喊“救命”,从坟包后“哆哆嗦嗦”绕出来。

几个战士上前将他扑倒在地,杨旭东没有反抗,规规矩矩被捆成了大粽子。

跛脚连长瞪着杨旭东,厉声喝问: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杨旭东:跑了,全跑了,要是你们腿脚利索,说不定还能追上。

连长:往哪个方向跑了?

杨旭东向一侧山腰努努嘴。

连长命令:一排长!

一排长:到!

指指另一侧山腰,连长:你马上带人追!

一排长敬礼:是!

杨旭东不悦:唉?你怎么不相信我?我可没骗你。

连长怒道:相信你?哼哼!那就见了鬼!

42.晨外 市局院内 詹姆 押解战士 郑耀先 江欣

在警卫战士押送下,詹姆垂头丧气走出临时拘押所。路经审讯室,忍不住向窗口望了望。郑耀先和江欣正耷拉着脑袋,蹲在地上无聊地数着蚂蚁。

杨旭东被五花大绑,押进院子。

43.晨内 市局江百韬办公室 江百韬 陈国华

轻轻合上窗扇,沉吟片刻,陈国华转身问道:老江,释放那美国人,恐怕你们是另有打算吧?

江百韬点点头:一旦国民党获悉郑耀先被逮捕,那你说,还会安排人手去接应他么?

想了想,陈国华恍然大悟:噢……原来你们是未雨绸缪。

江百韬:对!就算他能侥幸逃过此劫,那么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也不打算再给他留下任何机会。

陈国华:不用问,这又是小韩的主意。

江百韬笑了:要不怎么说,她生来就是‘鬼子六’的克星?

44.晨外 市局审讯室 郑耀先 韩冰 江欣 杨旭东 警卫

走进门,韩冰忍不住望了郑耀先一眼,丢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很幸运,但不知这种幸运,还能维系多久?

郑耀先不以为然:韩小姐,无缘无故把我们请来,贵军总该给个说法吧?

没理郑耀先,韩冰又瞧瞧杨旭东:你也很厉害,一招混水摸鱼,就把自己给洗清了。

杨旭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韩冰:刺客身上的电台,恐怕又是和你没关系喽?

杨旭东: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无话可说。

韩冰冷眼瞧着他。

郑耀先接过话题:如果没有别的事儿,请问,贵军打算把我们关到几时?

韩冰:放心,不会留你们在这过年。

微微一笑,郑耀先:韩小姐,请恕我直言,只要贵军管饭,我倒是很愿意在这陪你扯皮。不过……就不知道您还有没有这时间?

韩冰:你什么意思?

郑耀先叹口气:某些危险分子,您还没抓到吧?

杨旭东插嘴:我告诉过他们刺客往哪里逃,可他们不信,呵呵!这能怪谁?

韩冰面阴如墨。

郑耀先:记得国府里有些人,做事一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去而复返突然发难,这也并非空穴来风。

猛然一惊,韩冰神色骤变。

郑耀先:呵呵!韩小姐怎么看?

两个字情不自禁脱口而出,韩冰:糟糕!

一转身,率领部下匆匆离去。

回视着郑耀先,再瞥瞥面色古怪的杨旭东,江欣疑惑地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摇着头,杨旭东一声长叹:唉!江欣哪!干我们这一行儿的,不能只长脸蛋不长脑子,要不然,养你还不如养只鸡。

江欣恼羞成怒,挥拳捶向杨旭东。

向窗外默默遥望,郑耀先自言自语道:唉!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处那群亡命徒……呵!够他们喝一壶了……

45.晨外 八路军机关附近树丛 曹华 老赵 副手

众人潜伏在斜坡的树丛中。老赵举着望远镜,嘴唇长满燎泡。曹华怯怯地趴在他身边。

46.望远镜

目镜之内,出入机关大门的,都是清一色二尺半灰布军装,根本分不清谁是兵谁是官。

47.晨外 八路军机关附近树丛 曹华 老赵 副手

扭过头,将望远镜交给曹华,老赵:怎么都是这身衣裳?你再仔细瞧瞧,到底谁是大官?(瞪瞪八路军机关)妈的,穷有穷的好处,哪怕来辆小汽车,咱也能知道你是哪个级别的?

曹华脸现难色,小声嘀咕:我能接触的共党大官,也就是领着民兵,押我下地干活的村支书……(瞥瞥老赵,他正在命令狙击手进入射杀前准备)

曹华颞颥:要不然,你把村支书……(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咽了回去)

冲曹华低喝一声,老赵: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呀?磨磨唧唧的,咋比生孩子还累?(瞪着曹华)今天,你必须给我找个大官儿出来!

无奈之下,曹华举起望远镜,像模像样地瞧瞧。没过多久,目镜上的眉毛便蹙在一起。

老赵急了:你能不能快点儿?咱们耽搁不起!

目镜后边的眼睛在飞快眨动,满面愁容的曹华突然“咦”了一声,随后一喜,不假思索说道:对了!当兵的向谁敬礼,那肯定就是个官儿。

老赵哭笑不得:废话!你当过兵没有?小兵见了长官,哪有不敬礼的?问题是哪个官大,哪个官小?

咽咽唾沫,曹华艰涩地回答:噢……这个……这个……共军大官都穿得比较破,衣服是补丁摞补丁。这个……共产主义嘛!当然要以身作则不是?

指着门口,老赵有些不耐烦:你瞧好了,他们有几个穿得不破?我说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滚一边去,哪凉快哪呆着!

噘噘嘴,又沉吟了片刻,曹华这才下定决心:共军是官越大年龄也就越大,而且当官的都有马。你只要瞧准谁骑马,还带警卫员,那肯定就是大官。

老赵默念:年龄大……骑马……带警卫……穿得破……

48.晨外 八路某部机关门前 马夫 警卫员

从机关正门,一前一后乘马出来两个人。后面的年纪轻轻两肋斜挎驳壳枪,而前面的叼着香烟,满脸胡茬,身上还补丁摞着补丁。

49.晨外 八路军机关附近树丛 曹华 老赵 副手

用望远镜标定目标,老赵默念:年龄大……嗯!胡子拉碴一脸褶子;衣服破……嗯!浑身补丁;骑马……嗯!这马不错,肯定是缴获小鬼子的东洋马。瞧瞧!这老家伙还叼着纸烟,呵呵!不是大干部上哪儿掏腾纸烟去?啥也别说了,就是他!

50.瞄准具

瞄准具中的十字交叉点,在早晨八九点钟太阳的余辉下,迅速咬住那“当官的”。

51.晨外 八路军机关附近树丛 老赵 狙击手

老赵提示狙击手:风速一米五,重力加速度9.77,标高落差为零。

52.瞄准具

调整准具,将十字交叉点下的横杠偏左,牢牢锁住目标的头颅。

53.晨外 八路军机关附近树丛 老赵 副手

老赵:调整呼吸心跳。

深吸一口气,狙击手的手指,在扳机上轻轻弹动两下。

老赵:再稳一点,对……目标移动速度很平稳,一枪就能搞定……

狙击手默念:一……二……三……

手指向后匀速一扣……

18

第7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