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8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51:35

1.枪口 曹华

“嘭!”枪口迅速一坐,强烈的爆炸音震得曹华双耳“嗡嗡”作响。

2.晨外 八路军某机关驻地正门 炊事班长 哨兵 警卫员

随风摇摆的落叶,“唰”的一声被横空掠过的子弹撕成两半,在四散飘落的瞬间,子弹旋转着穿出“八路大官”的颞骨,将用白灰书写“减租减息”的墙体,蹭出一溜火星……

大官的额头随着惯性一拧,血雾从头颅上宣泄爆喷。在马背上栽仰几下,重重拍落于碎石交错的地面上。

凸出体表的血洞中,红白之物汩汩溢出,烟尘萦绕不绝……

3.晨外 山坡树丛 老赵 曹华 狙击手

抓起狙击步枪,三个人无声无息地后撤。

4.晨外 八路军机关驻地正门 警卫员 炊事班长 韩冰 警卫战士

闪身滚落马下的警卫员,望着尸体悲怆地喊道:老班长!

“叭!叭!叭!”三声报警的驳壳枪响,彻底震惊匆匆赶来的韩冰。

韩冰果断命令:一班封锁现场!二班警戒!(回头再看看悲痛欲绝的警卫员,她冷静地问道)哪个方向?

一指子弹飞出的树丛,警卫员潸然泪下:老班长!老班长!天杀的狗特务,我日你蒋该死的祖宗!

韩冰:三班追击敌人!

5.晨外 审讯室 郑耀先 江欣 杨旭东 保安队员

江欣被带出房门审讯。

听着外面的枪声,二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杨旭东低着头,神色越来越凝重。

郑耀先看看他:你怎么啦?

叹口气,杨旭东:看来,一处这帮混蛋已经得手了。

郑耀先:那又能怎样?

杨旭东摇摇头,沮丧地说道:我担心,共党会趁机迁怒于我们。(看看郑耀先,心有余悸)其实,我个人荣辱得失倒也无所谓,关键是六哥您……

郑耀先沉吟不语,指缝间的烟灰,缓缓折落……

过了片刻……

郑耀先长叹一声:唉……这次行动,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是最艰难的一次。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预料,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杨旭东拼命摇着头:我不信!我不信!六哥不会败!绝对不会!

无奈地摇摇头,郑耀先:世上哪会有常胜将军?我郑耀先也并非三头六臂。只是对手过于厉害,实力与我不分伯仲,能不能打败她,我着实心里没底。

杨旭东:我就不信她没有弱点!

欣慰地一笑,郑耀先又道:你说得不错,她也有弱点。但这个弱点,就是稍纵即逝的小疏忽。

杨旭东摸摸小胡子:疏忽?(苦思冥想)她会有什么疏忽?

郑耀先:她或许能算出我在回去的路上接线,但是,她没算准我究竟想什么时候回去。

杨旭东凝眉苦思,左右权衡,最后小心地问道:她真会忽略这一点?

郑耀先怅然若失:但愿……如此。

6.日内 简易停尸间 陈国华 老马军 韩冰

为老马军系上风纪扣,衣服是洗得发白的旧军装。将半盒香烟放在他身旁,望着静静躺在门板上的老战友,陈国华握住他的手,紧紧贴在下颌上,泪光星烁。

韩冰悄悄走进停尸间,看看陈国华,怯声喊了句:政委……

低下头,满脸羞愧。

陈国华,一动不动,两眼直勾勾盯着老马军。

韩冰鼓足勇气,喊道:政委,您吃点东西吧……

抹抹泪,陈国华不为所动。

韩冰也流下了眼泪,她绕过尸体,走到陈国华对面,哽咽着说道:您…..您处分我吧!是我工作没做好……

摆摆手,艰难地摇着头,陈国华:现在怪谁都没有用了,老班长,他……他牺牲啦!牺牲啦!(蓦然站起身,食指点了点,最后只能是无奈地摇着头,再摇头)今天早晨,如果不是他替我遛马,那死的就是我!

韩冰泣道:政委,您想哭就哭吧……哭出来能好受些……

陈国华沙哑着声音,默默说道:人就这么走了,你知道么?直到现在我也不敢接受这现实。(放下老马军手臂,用布单掖了掖,背着手,在厅堂中落寞地踱着步)他走了,可哭的人不只是我,凡是认识他的,又有几个能不悲伤?红军时期,他就是我的老班长了。在长征路上,他浑身是伤高烧四十度,可仍没忘替战友扛枪!过雪山,(陈国华双手颤抖着,悲声说道)他捂着我的耳朵,一步步捱到山下,说是怕把小鬼的耳朵冻掉了!过草地,我饿得快不行了,是他用最后一口馍把我喂活,硬生生背着我走到陕北!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好同志。许多战友已经做到师长、旅长,可他还是一个炊事班长,还在默默无闻,替我们铡草喂马!(一转身,悲愤地瞪着韩冰)可就这样一个好人!一个兢兢业业恪守本分的老实人!居然在咱们眼皮底下!让国民党给杀害啦!(指指自己的脸,泣不成声)你……告诉我,我……我应不应该替他报仇?

韩冰点点头,泪眼婆娑。

陈国华悲愤地问道:韩冰同志!三天之内,我这脚能不能踹到凶手头上!

韩冰狠狠抹把泪:我尽力!

陈国华厉声:我问能还是不能!

韩冰立正敬礼:报告政委!我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一挥手,陈国华:好!我就要你这句话!三天后,你带人来见我!

7.日内 市局韩冰办公室 韩冰 江欣

泪痕未干的韩冰,走进办公室,江欣已等待多时,一见韩冰,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江欣(惊讶):你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摆摆手,韩冰不想说话。

江欣:到底出什么事啦?

韩冰哽咽:我们一个老同志,被……被国民党杀害了……

摇摇头,韩冰恸哭不已。

上前拍拍韩冰的肩,江欣将她揽在怀中,连声安慰:不哭,不哭,要坚强,坚强些!(可她自己也流下了眼泪)

擦擦眼睛,韩冰沙哑着声音说道:你说得对,我们不要再哭了,把眼泪还给敌人。

点点头,江欣还是忍不住啜泣两声。

拉着江欣在椅子上坐下,韩冰:找我有事吗?

“嗯”了一声,抹抹泪,江欣:韩姐,现在可以将‘鬼子六’一网打尽了吧?

长叹一声,韩冰无奈地解释道:没有证据啊……小江,情报工作很复杂,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就冒然抓捕郑耀先,恐怕我党会在舆论面前处于被动,不利于今后开展工作。

江欣咬咬牙:可我气不过!一瞧他那二五八万的拽样,就想毒死他!

苦苦一笑,韩冰没说话。

江欣:那杨旭东呢?他在坟场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好说?

韩冰:杨旭东也很聪明。虽然被我们当场抓获,但是没有人目睹他参与破坏。

江欣一阵气苦:要说这混蛋没搞破坏,那你信吗?

韩冰:我也不信,可是没办法。更何况,我们拘捕杨旭东并没有把握能扳倒郑耀先,他甚至仅凭几句话,就可以撇清和杨旭东的关系。所以现在,还不是动他们的时候。对了!你知道杨旭东在提审时都说了些什么?

江欣很好奇:说什么了?

韩冰:他说自己深夜外出,是因为憋不住了,想找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方便一下……

狠狠啐了一口,江欣骂道:呸!臭流氓!

韩冰恨恨又道:先不谈人品如何,总之他所说的话,可以完全对应事实。因此,我们也就无法驳斥他进行特务活动。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更简单,他说两个人在偷情时遇到了绑匪,并被抢走了随身物品。

江欣失望至极:这叫死无对证。就算能抓到刺客起获电台,他也有办法替自己开脱。

韩冰:这个人比我们想象得还要狡猾,他和‘鬼子六’均不同于一般特务。使用普通手段去对付,只会令我们更加被动。

江欣有些犯愁了:听你这么一说……唉!太可怕了,不是一般的可怕。用人来形容他们……嗯!有点委屈。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韩冰接起电话“喂”了一声,随后便沉默不语。江欣向她打个手势,作意要走,韩冰点点头。

江欣刚刚走到门前,突然身后的韩冰大声问道:消息可靠么?

停下身,江欣回头看看。

韩冰:好!我马上赶到!

走到江欣身边,韩冰紧紧武装带,随口说道:有情况,我要马上过去。

8.午外 七里铺检查站 鹰组 曹华

鹰组藏身于土包后,和保安队员对射,双方互有伤亡。赶来增援的中共部队越来越多。

机枪手歪坐在地上,胸口冒着鲜血,手中兀自紧紧攥着勃郎宁轻机枪。

土包被子弹打得灰尘缭绕,甩甩头上的土粒,老赵回头向曹华恶狠狠喊道:妈的!你让我们拼死顶住,到底想干啥?

曹华满头大汗,焦急万分:必须把那东西带走,没有它,我根本熬不到现在!(一咬牙,冲进枪林弹雨,向几十米外的大树没命跑去)。

一把没拉住,老赵急切大喊:小心哪!

9.午外 检查站大树前 曹华

泥沙从曹华的脚下甩出去,她象头母豹子,双手摆动在头上,身体用力前倾、压低,两眼死死盯着大树。

10.午外 检查站土包 鹰组

保安队员一侧的土墙上,竖起几根枪管。

老赵看了看,扯开嗓子大叫:对方正在换弹!机枪!机枪!给我压住!

一回头,看到机枪手的尸体,老赵摇摇头,眼睛里全是泪。转身冲到机枪手尸体前,冲保安队员打光剩余的子弹,一咬牙,向苍天悲怆地哀号一声。

11.午外 检查站大树 曹华

一头扑到树前,曹华手足并用,拼命挖掘树下的土。

12.午外 检查站土包 鹰组

一名队员冲曹华焦急喊道:快点!共军要上来啦!

13.午外 检查站大树 曹华

回应那名队员 “快好了”,刨土的指甲上,已是血迹斑斑。

向天空扬去最后一把土,从土坑内拽出一个油布包,几把扯开包袱一抖手,一面破旧的国民党陆军军旗,迎风招展……(国民党陆军军旗,青天白日在红旗的中央)

14.午外 检查站土墙后 保安队员

保安队员惊讶地望着曹华,随着队长一声令下,又纷纷举枪。

15.午外 检查站土包 鹰组

鹰组成员,望着那面军旗,纷纷流下眼泪。

老赵大喝一声:保护军旗!

众人强忍泪水,向保安队员和后续增援的八路军正规部队,拼命射击。

16.午外 检查站土包前40米 曹华

曹华身披旗帜,向土包没命回跑。子弹从她身边呼啸而过,一道白烟从她肩部一没而入,曹华踉跄着摔倒在地。

17.午外 检查站土包 鹰组

老赵叫过手下,指着曹华紧张地大喊:快把她救回来!

两名手下猫腰,曾蛇形游走,向曹华逼进。

18.午外 土包前40米 鹰组士兵 曹华

两名士兵上前拽起曹华,刚刚走了两步,一道血箭从一个士兵前胸蹿出,将军旗喷得一片血红。

队友大喊:狗子!

受伤士兵从地上抬起头,向队友挥挥手,**了一声:快走!

队友咬咬牙,抱着曹华含泪而去。

狗子坐在地上痛苦地转过身,嘴角挂着血,冲步步逼近的八路笑了笑。身后传来队友急切地呼唤:快回来!快!

又一口血喷出,狗子回过头,虚弱地喊道:我不行了……你们……快走!

19.午外 检查站土包 鹰组其余官兵

老赵泪流满面,狠狠一锤地,最后望了一眼狗子,痛苦地下达命令:撤!

20.午外 土包前40米 狗子

对面传来缴枪不杀的喊声。

狗子笑了笑,掏出弹夹向钢盔上一磕,将子弹压入弹仓。“咔哒”一声闭锁。

摇晃着举起枪,一枪枪,漫无边际向八路射击,直至“咚”地一声,弹出空夹。

又是一道白烟从后背蹿出,狗子被打得晃了晃,“呵呵”笑了两声,取出最后一枚弹夹,颤抖着手,将其压入空仓。

继续向八路漫无边际射击。

“噗!”血雾夹杂着白烟从后背激爆,他再也支撑不住,摇晃着双臂,慢慢仰倒。葛兰德步枪丢在一边,睁开迷离的双眼,手指向枪柄慢慢够去,碰到枪上背带,拉了拉,就再也无力了。

八路和保安队包抄过来,高声断喝:缴枪不杀!

狗子双眼紧闭,嘴角露出微笑,扣在手雷上的拇指将保险销一挑……

轰天巨响……

硝烟散尽,几个战士爬起身,甩甩头上的土,一名军官问道:有没有人受伤?

士兵们:没有!(“呸呸”嘴里的泥)

扯下帽子,军官恨恨说道:这是哪部分的国民党?真他妈顽固!

21.午外 检查站土包 韩冰 保安队 八路军士兵

在土包附近看了看,韩冰拾起一枚弹壳放在鼻下闻闻。

一名军官捧着碎烂不堪的葛兰德步枪,走到她面前。

看看步枪,韩冰:这是美军的制式装备,看来,这些人来头不小啊?

八路军官:他们很会打仗,没在枪林弹雨中熬过几年,根本打不出这水平。

韩冰:尸体有什么特征?

军官:两具尸体,身上有好多被蚂蟥咬过的痕迹。

韩冰:那应该是旱蚂蟥,这些人,极有可能是参加过滇缅作战的老兵。

军官眼睛一亮:哎?那可是国民党精锐中的精锐啊?据说小鬼子的主力师团,都被他们给打屁了!嘿嘿!这回好了,总算遇到个像样的硬茬子!(拇指大动)

韩冰:我知道你们一见打仗,连后脑勺都乐。怎么样,咱们的伤亡大么?

军官:他们只守不攻,我们火力弱,冲不上去,结果有些同志……估计要落下残疾了。毛主席说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句话……唉!真是字字珠玑。

22.午后外 山地丛林 鹰组 曹华

曹华在两名队友搀扶下,向林中深处没命地奔跑。来到一]棵大树前,众人摔坐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摘下军旗,看了看,曹华脸上泛起一阵苦涩。

老赵突然问道:你是当兵的?

曹华摇摇头:打忻口那年,我去前线劳军,第9军一个士兵,临死前手里就攥着这面旗。

老赵点点头。

突然扭过脸,看着老赵,曹华:能给我一支枪么?

笑了笑,老赵:算了吧,我们这些老爷们还没死绝,要你一个女人打什么仗?

曹华郑重说道:我不是开玩笑,如果你们牺牲了,那我就饮弹自尽,决不落到共军手里!

想了想,和诸位兄弟对视一眼,老赵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把勃朗宁手枪递过去:记住!这里只有一颗子弹。

23.午后外 市局正门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警察

三个人走出大门,门前的气氛异常紧张。

门卫一脸严肃,进出的警察脚步匆匆全副武装。

杨旭东低声:这是出大事了。

郑耀先向他使个眼色。

三人缄言,向西北旅社走去。

24.午后外 西北旅社院中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伙计

院中伙计比往日多出一二。见郑耀先等人进来,一个伙计上前打招呼。

伙计:您回来啦?

郑耀先点点头。

伙计继续忙手里的活儿,若无其事。一旁窑洞中,掌柜的将算盘拨得“噼啪”乱响。

江欣:章先生,我先回去休息了。

郑耀先:你去吧。

25.午后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关上房门,屋内陈设一往如夕,可两侧门轴上的烟灰,有一处却变形了。

郑耀先在唇边竖起食指,杨旭东会意,仔细查找房间。

郑耀先四下看了看,没过多久,目光便盯在年画上。

一点头,杨旭东上前小心揭开年画。墙壁的凹洞处,露出一枚窃听器。笑了笑,接过郑耀先递来的钳子,将它掐折。

杨旭东正待说话,郑耀先摇摇头。轻轻揭开炕席,又从炕洞中找出第二枚窃听器。

掐折。

郑耀先掂着两枚窃听器:共党办事就是这样,一手引诱你麻痹大意,一手将你置于死地。

杨旭东面露钦佩。

摊开地图,两人趴在桌面上,仔细研究。

杨旭东:六哥,咱们该选哪条路回去?

郑耀先:这要看一处那些人,从哪条路突围了。

地图上,过七里铺检查站后,有两条道。一条通往洛川,另一条通往宜川。

挥笔在宜川附近的固临画个圈,郑耀先问道:刺客对美式装备很熟悉?

杨旭东:是的。不但熟悉,而且一整套动作,简直就是美国游骑兵的翻版。

点点固临,郑耀先:你看看,从七里铺到固临一线,多半是山地。对于那些远征军的老兵来说,是再适合不过。

杨旭东:远征军老兵?也何?一处这手伸得也太长了,把咱们的墙脚都给挖了?

郑耀先:眼下最有可能的,是他们还会沿着这条路返回去。

杨旭东:这么做……意图太过明显了……

郑耀先:所以共军不但要防,而且还会重点防范。现在军事斗争已属其次,政治上占据主动,这才是最重要的。

想了想,杨旭东突然一惊:搞政治,那就肯定要有牺牲品……

郑耀先叹息:可他们别无选择,只有这一条路。

沉默片刻,郑耀先无奈地一笑,又道:现在,我们也只有一条路了。

杨旭东:从七里铺到固临?

郑耀先点点头。

杨旭东:可不可以想想办法,从茶坊走洛川?那样的话,我军机械化部队可以迅速增援。

郑耀先:就怕共产党也是这么想,所以他偏不让你走茶坊。

杨旭东点点固临:可这个方向,山高路陡险道丛生,而且对面刚刚换了一处的人,就算能摆脱共党追杀,恐怕……也逃不过一处黑手。

郑耀先:这不正好么,共产党原本也没打算让我逃。

撂下笔,杨旭东有些气馁。

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郑耀先在屋里慢慢踱着步。

来到年画前,看看画面上那两对鸳鸯,他突然说道:如果,我坚持从茶坊走呢?

26.暮内 市局韩冰办公室 韩冰 江欣

韩冰推门进屋,江欣从椅子上站起。

韩冰一愣,问道:你还没走?

江欣委委屈屈:不是没走,而是又回来了。

韩冰随口“噢……”了一声,抓起杯子喝水。

走倒她身后,江欣快哭了:韩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韩冰疑惑:什么该怎么办?

江欣:‘鬼子六’派我来通知你——他要走了。

刚刚到嘴的水,差点没喷出去,呛得韩冰直咳嗽。

拍拍韩冰后背,江欣拉住她的手哀求:韩姐,你快想想办法啊?他比狐狸还精,我都没主意了,总不能跪地求他不要走吧?

摆摆手,示意江欣不要慌,韩冰将水杯放回桌面。

韩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江欣:就是我刚回去,一转眼的功夫。

韩冰又是一愣:噢?‘鬼子六’挺会把握时机啊?他一定跟你说这里不安全,想尽早回去,是不是?

江欣低下头:又叫你给说中了……

点点头,韩冰露出钦佩:这是最好的借口,我们想留都留不住。

江欣哀求道:韩姐,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把他拖到开战?

韩冰:你能想到开战,他也会想到,唉……

江欣垂头丧气,过了片刻,她突然一拧身,噘着小嘴执意往外走。

一把拉住江欣,韩冰问道:你上哪去?

江欣:我去找爸爸,还有陈伯伯!

苦笑一声,韩冰温言相劝:去了也没用,最终,他们还是要征求我的意见。

江欣:可你也没主意啊?

韩冰:谁说我没主意?(拉着江欣的手,在她掌心上拍了拍)早上一出事儿,我就料到他会来这一手。呵呵!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那就不是他‘鬼子六’了。

江欣瞪着眼睛,惊讶得合不拢嘴。

韩冰: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走哪条路,如果我没猜错,一定会竭力避免走固临。

江欣:啊?为什么?

韩冰:因为中统那些人,会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

江欣点点头:噢……

韩冰:所以现在,他应该比我更伤脑筋。

江欣眨眨眼睛,想了一想,突然又问:哎?韩姐,不是有特务过来搞刺杀么?为什么不趁机把罪名安在‘鬼子六’头上?

又是一声苦笑,韩冰有些感慨:小江啊!如果这么做,那才叫中了敌人的圈套。不错,能想出派遣刺客的人,的确很高明,但百密一疏:‘鬼子六’人在我们这里,他会蠢到故意给自己找麻烦么?

江欣不吭声了。见她还在犹豫,韩冰又问:你还有什么没想通?

酝酿了半天,江欣这才犹豫着说道:我是担心…….万一让他溜了……

韩冰坚决果断:你放心,无论如何也不能叫他死在边区。(微微一笑)这是组织上的决议。

27.暮外 山道 鹰组 曹华

曹华的肩头被绷带包缠,在一名士兵搀扶下,艰难地行进。

老赵端着勃郎宁轻机枪,在队前探路。

一个踉跄,曹华子绊了一下。老赵回过身,走到她面前,抬手探探她额头。

老赵:还好,没发烧。嗯!只要不烧,你就能熬过去。(回头看看队友)大家多留意些,看看路边有没有消炎的草药。

树上盘着一条青蛇,一名队员拔出匕首削去蛇头,一边走,一边剥皮吃肉。

曹华感觉恶心。

瞥她一眼,老赵没说话。

曹华捂着嘴,看看那生吃蛇的队员:干粮……吃完了?

老赵:干粮可以放很久,所以我们一般就地取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动这救命粮。

曹华放下手,又问:那要是渴了呢?

老赵:把树叶捣烂,用纱布裹上拧水。当然,这是在找不到水源的情况下。

远处突然飞出一群惊鸟,众人不假思索,快速倒地、隐藏。光秃秃的路面上,只剩下孤零零不知所措的曹华。

从草丛中探出头,老赵向曹华招招手,曹华快速跑过去。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后背紧紧贴着光滑的石面。

老赵低声:别靠石头太紧!

曹华怔了怔,没明白他话中含义。

指着石头,老赵:子弹反弹会打进软肋,那样你就不能反抗啦!

身体向前挪了挪,后背和石面之间留出空隙。

曹华:这样呢?

点点头,老赵:可以,就算跳弹打中后背,你也能举枪还击。

另一侧草丛中传来几声蝈蝈叫,一名队员迂回跑过来,向老赵做个“OK”的手势。

众人起身,老赵低声骂道:妈的,原来是只死猴子,吓了老子一跳。

曹华:林中飞鸟,会不会暗示有伏兵?

老赵:你这是书上说的,战场上未必管用。

曹华疑惑:为什么?

老赵:你能看到的书,敌人也能看到,所以大家都在防备书本上的东西。就拿这飞鸟来说吧,有它不一定有敌人,但是没有,(微微一笑)兴许真就有敌人。

曹华:那该怎么判断敌情?

老赵:会叫的小虫子。一旦这虫子该叫不叫,那就是有问题了。(瞥瞥自己藏身的草丛),我刚才在里面,你听到虫子叫了么?

曹华摇摇头。

老赵:所以打仗是一门学问。

众人继续上路,没过多久,曹华突然又问:和共军交手,我怎觉得你们没使全力?

老赵:我们存在的目的,并不在于杀伤对手,而是如何完成任务。有时候,受伤要比死亡来得更可怕。

曹华点点头:噢……对方如果没有伤员,就会全力以赴追赶你们,我明白了。

老赵:看来你很喜欢打仗?

曹华:是啊!抗战爆发那年,我就当兵了,不过是卫生兵……(脸上有说不出的泄气)

老赵笑了笑:呵呵!不管干什么,总会有用的。既然当过卫生兵,那弟兄们的小命,可就全攥在你手上了。(望一望前方的路)再往前走,就没什么好路了。(摘下汤姆森冲锋枪,丢给曹华)拿着,赤手空拳,那怎么打仗?

曹华抚摸着冲锋枪,感觉上还有些不自在。

28.晚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江欣和杨旭东隔桌相坐,郑耀先夹着香烟,在屋里慢慢踱步。

走到门前,他突然一转身,问江欣:那个女共党,没说让我们走哪条路?

江欣摇摇头。

吸着烟,郑耀先声色不露。

杨旭东的手指在桌面扣动,江欣手捧茶碗,来回搓动着碗边。

郑耀先:算了,再想也没有用,还是乖乖等结果吧。

杨旭东:大不了一死。反正我杨旭东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共产党!

29.晚内 市局韩冰办公室 韩冰 马小五 警员

小五拄着拐杖,耷拉着脑袋坐在韩冰面前。

韩冰笑吟吟瞧着他,弄得小五很不好意思。

韩冰:小五啊!你很适合干这行儿,真的,只是你自己没发现。

指指自己鼻子,小五:啥?你是在说我?(回头看看,发现身后没有旁人)

韩冰又笑了,笑得很开心。

马小五:我说科长啊!您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我一粗人,怎么能干那绣花的活儿?

收敛笑容,韩冰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没和你开玩笑,真的!就说在刘家坳埋地雷吧!这一点连组织上都没想到,而你却抢在了杨旭东前头。哼哼!如果不是他命好,敢赌,现在早就炸成烤白薯了。

小五咧嘴一笑:嗨!我那是瞎琢磨,你还当真了?

韩冰:情报员这一行儿,可以把幻想变成现实,不怕瞎琢磨,就怕不琢磨。

提起拐杖,瞧瞧断腿上的夹板,小五心有不甘:看来……我是没选择喽……

韩冰:有!回家种地去。

一摆手,小五怪叫连连:打住!打住!想叫我离开部队,门都没有!回家种地那条道,嘿嘿!你还是让别人走吧!

韩冰又笑了,笑得更加开心。

门外有人敲门,随着一声“进来”。一个警员走进来向韩冰敬礼:科长,窃听器全部失效了。

韩冰面沉似水。沉吟片刻后,对那警员说道:好,我知道了。

警员敬礼、退出。

小五:科长,您甭往心里去,特务嘛!哪有不搞破坏的?

摇摇头,韩冰:我不是担心这个。

小五不解。

韩冰叹息:唉!他这是要破釜沉舟,不打算给我们留下任何余地了。

小五:那就打呗?谁怕谁呀?

冷眼瞧瞧他,韩冰:打?现在人家攥着我们把柄,你好意思去兴师问罪?

眨眨眼,小五不吭声了。

30.夜内 下榻处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江欣困了,打着哈欠,回房睡觉。

郑耀先依旧在徘徊,杨旭东的手指还在叩动。

杨旭东:六哥,如果走固临,那么共军干掉刺客后,会借口清剿匪患,顺便把咱们也一起收拾了。唉!这样一来,再把罪过推到刺客头上,也就顺理成章,死无对证了。

郑耀先:你说得没错,但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

杨旭东一愣:噢?

郑耀先:马上就走。

杨旭东百思不得其解。

郑耀先:一处的刺客,目前应该在什么位置?

看看地图,杨旭东:算算路程,天亮就可以到达界河。

郑耀先:如果那里正打得不亦乐乎,你想,共党还敢让我们走这条路么?

眼睛一亮,杨旭东:对呀!那不就是别有用心么?不过……必须要抢在战斗结束前动身,否则,共党还会让我们走这条路。

郑耀先:所以你收拾收拾,咱们现在就走!

杨旭东起身立正:是!

31.夜内 江欣房间 江欣

贴在墙壁上的搪瓷缸,无声滑落在被子上。满头冷汗的江欣,呆坐一旁,握着自来水笔的手,在不停地颤抖。

32.夜内 韩冰卧室 江欣 韩冰

抱着枕被铺炕,正准备就寝,突然,房门被人撞开。

韩冰吓了一跳,立刻拔枪、转身。

颤抖着嘴唇,江欣焦急地喊道:韩姐!‘鬼子六’想跑!

韩冰一惊:什么?(放下枪)这消息可靠么?

江欣:千真万确,是我亲耳听见的!

睡意全消,就着冷水赶紧洗把脸。用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水珠,韩冰面色愈发凝重。

江欣:韩姐!你快想办法啊?

叹口气,韩冰面露钦佩:逃跑时间选得恰到好处,真不愧是‘鬼子六’。

江欣:啊?

韩冰:如此一来,再让他走固临,那就不可能了。

江欣:可是……还有没有办法拖住他?

韩冰:这是国共开战前最后一次机会,你说有没有可能?

江欣无比沮丧,感叹道:唉!明知他是谁,也明知道他想干什么,可就是弄不死他!

韩冰不以为然:可你忘了,拖不了他几天,但拖到剿匪战斗结束,这总可以吧?

江欣眼睛一亮:还让他走那条路?

韩冰:我尽力而为。

江欣松口气。

韩冰: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从现在开始,你正式脱离‘鬼子六’——归队。

一摇头,江欣很坚决:我不!

韩冰一愣:什么?

江欣:我一定要替墨萍报仇,亲手处决‘鬼子六’!

韩冰生气了:你这姑娘咋这么倔?有锄奸队的同志在,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江欣:既然这样,那我的胜算不是更大?

韩冰没辙了,摇着头,哭笑不得。

拉住韩冰的手,江欣哀求:韩姐,求求你答应我吧!再说了,要是我不回去,那‘鬼子六’能不起疑心吗?

韩冰:他早就对你起了疑心,你当是现在?

江欣扭动着身子,苦苦哀求:韩姐……好韩姐……

左思右想,最后叹了口气,韩冰:好吧,我去和领导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同意,我没意见。

33.晨薄雾外 河边 鹰组 曹华

鹰组走出树林,呈扇形展开,向河边小心搜索前进。

鹰组一名队员说道:队长,过了河,就是我们的控制区了。

老赵将食指贴在唇上,作了个噤声姿势。

另一名队员:长官,情况不对啊?怎会这么静?连个鸟叫都没有?

老赵俯下身,耳朵贴在地面听了听。猛然一抬起头,目光所及之处,一道细细带着露水的头发丝,从草叶上蜿蜒而过……

老赵:共军的土地雷?(再仔细确认雷弦)是新的,来的时候还没有。

刹那间,众人紧张起来。

叹口气,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老赵回身看看曹华:这附近有埋伏,估计我们是走不脱了,你怎么样?

一言不发掏出手枪,顶上子弹,曹华:放心,我不会做共军的俘虏。这颗子弹打死的人,肯定是我。

老赵点头:好!这才是军人该说的话。(又瞧瞧两侧兄弟)我们的女人,决不能落在敌人手中,你们拼死也要保她杀出一条血路,实在不行……(一咬牙)随她自行了断。

曹华悲切地喊道:我不用人保护!(一拉冲锋枪枪栓)因为我也是鹰组的战士!

老赵的眼圈红了,站起身拍拍曹华的肩膀,激动地说了一声:保重!

34.晨薄雾外 河边隐蔽阵地 八路军营长 部队

距离鹰组八十米开外,大批中共士兵早已埋伏等候。一名八路军指挥员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敌人。

他身边爬过来一名军官:营长,对方好像嗅到什么了。

营长: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引起他们警觉。(撂下望远镜,看看那军人)你们连打头阵,一个冲锋,必须结束战斗!

军人低声应了个“是”。

35.晨薄雾外 河边 鹰组 曹华

老赵将一本《丛林山地战手册》交给曹华,感慨道:和我们这些粗人相识一场,没什么好送的,留个纪念吧。

点点头,泪水在曹华眼圈中打转。

老赵:把眼泪憋回去!军人流血不流泪!

拼命一点头,曹华挥袖擦擦眼睛。

老赵:我们一起来的八个兄弟,名字都在这册子上。如果你能回去,别忘替我们把钱讨回来,这是兄弟们养家糊口的卖命钱。

曹华还是忍不住哭了。

长叹一声,老赵紧紧武装带,转身对其他队员说道:弟兄们,多余的话我不说了,今天很有可能就是咱们的大限,怎么样?有没有想尿裤子的?

众人都笑了,其中一个说道:长官!抗战八年,哪天不是大限?和那些牺牲的弟兄比,咱们至少看到小鬼子被打败了,值了!您下命令吧。

哽咽着,用力一点头,老赵:好!

话音未落,一侧突然响起嘹亮的冲锋号。

队员:共军上来了!

一拉机枪的枪栓,老赵喊道:弟兄们,跟我往前冲!趟开雷区!

36.晨薄雾外 河边隐蔽阵地 中共士兵

士兵们端起明晃晃的刺刀,从隐蔽所一跃而出,队形迅速展开,呐喊着冲向鹰组。

37.晨薄雾外 河边 鹰组 曹华

曹华跟在鹰组队后,没命冲向雷区。一道道曳光从众人身边掠过,发出刺耳尖锐的呼啸音。

一名跑动的队员,脚下突然一沉,随即“啊”了一声,整个身体被气浪掀起,在空中爆出血水。

众人没有停,继续往前冲。

曳光在最前面的队员左颈没入,从右颈拽出一道血水。他呜咽着扑倒在地,身体向前滑动,“轰隆” 一声,引起一连串爆炸。

众人依旧马不停蹄,奋力冲进烟雾……

快接近河边了,一连串曳光从鹰组成员身边切割,老赵大喊一声:“机枪!”随后转身,向枪响方向射击,掩护队友撤退。

又是三声巨响,最后三名队员被烟雾和漫天飞落的泥沙掩埋。硝烟过后,一阵红雾弥漫,电台零件散落一地,三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冲击波将曹华震到河边,冲锋枪脱手入水。

几道曳光打在老赵右臂,血雾、血水爆开。断臂握着机枪旋转飞出,一声痛苦地**,老赵栽倒在地哀号不止。

上前抱起老赵,曹华急问:你怎么样?

血水从老赵身下逶迤,摇摇头,他痛苦不堪:不……不行了!

曹华:我背你!(将老赵右臂架在肩头)

一把推开曹华,老赵拼命喊道:快走!

摇着头,曹华泪眼婆娑再次扑来,拼命按压老赵向外喷血的伤口。

曹华拖着哭腔喊道:这血怎就止不住?啊?怎就止不住?(一道血箭喷在她脸上)

奋力推开曹华,老赵喝道:别婆婆妈妈!(挑出手雷的保险销,用拇指按住撞针,哀求)快走吧!弟兄们的家人,还靠你哪!(扬手,持续用手雷炸烟幕,以阻碍八路射击视野。)

咬牙拾起地上的机枪,抱在怀中,曹华含泪望了一眼老赵,转身扑向河面……

中共军队在步步逼近,不断喊出:缴枪不杀。

老赵一声狂笑,随后泪雨涟涟。

38.晨阴外 下榻处院子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韩冰

韩冰推门走进,郑耀先等人正在收拾行囊。

杨旭东瞧瞧韩冰,向一旁弯腰困绳的郑耀先递个眼色。

郑耀先起身迎接,对韩冰笑道:韩小姐,章某正要登门拜访,想不到您竟然来了。也好,章某就此向贵军辞行。

打量一番随行物品,韩冰问道:不再多住几日了么?这段时期我公务繁忙,招待不周,还(huan)请章先生宽宥。

郑耀先拱拱手:哪里!哪里!

再次瞧瞧几个人的随身物品,韩冰突然问道:章先生打算步行?

郑耀先:行囊不多,只好如此。所谓“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一路上能领略些田园美景,也算不虚此行。

韩冰笑了笑:哪有让客人徒步归家的道理?稍等片刻,我去给你找车。

告辞,转身离去。

贴在郑耀先耳畔,杨旭东低声说道:六哥,她这一去,没有个把时辰,估计是回不来的。

郑耀先:咱们先走,只要踏上去茶坊的路,她总不会再拉咱回来吧?

杨旭东点点头。

39.晨雾外 河边国统区一侧 田向荣 中统官员 国军士兵 曹华

众人遥望着对岸,视野中白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直至枪声渐缓,官员这才对焦急不堪的田向荣说道:田先生,估计鹰组是回不来了。

田向荣倔强地摇着头,呆立在河边。

就在这时,一个士兵喊道:快看!

顺着士兵手指方向望去,茫茫白雾中,飘出一缕猩红。随着猩红逐渐清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怀抱机枪,枪口挑着陆军军旗,踏水冲出浓雾的包围,向众人奋力奔来。

几个士兵“哗哗”拉动枪栓。

一摆手,田向荣:慢!不要开枪!

曹华身影渐近,田向荣的眼角溢出泪水。

气喘吁吁跑动着,顾不得抹去脸上的血泪,曹华大喊:鹰组还在!鹰组还在!

众人忍不住掉下眼泪。

停下脚步,曹华看看田向荣,悄然后退一步,立正敬礼:报告长官!鹰组应到九人,实到一人,请您指示!

含着泪,慢慢按下曹华擎着的手臂,田向荣口中哽咽着:好同志……好同志……回来了,回来就好,就好……

撂下机枪,摘下军旗,曹华双手捧送,将它举在田向荣面前。

郑重接过,迎风一摆,旗帜高高飘扬。田向荣盯着旗上的鲜血,忍不住泪流满面:愿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日永照我土……

40.日阴外 延河桥头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老常 警卫班

三人过桥踏上黄土地,江欣走在最后,一边走,还时不时扭头看看。

望一望山上的宝塔,眺一眺不远处的清凉山,凄凉在郑耀先眼中一闪而过。

河水潺潺,一阵銮铃响动,老常赶着乌篷马车,率领警卫班追到。

跳下车,满头是汗老常,来到郑耀先面前敬礼。

老常:章先生,您要走怎么不说一声?害得俺追出这么远。

郑耀先拱拱手:实在对不住,在下公务繁忙,归心似箭。

老常憨憨一笑,冲三人说道:那好,你们上车吧。(做个有请的手势,扭头对士兵吩咐)先把行李抬上车!

先将照相器材搬进前车,江欣和杨旭东两个人谁都不看谁,陌生得像是路人。

老常扶着郑耀先先行登车,嘴里还客气着:今天是俺当班儿,俺是个粗人,只会打打杀杀,有啥照顾不周的,你们这些文化人可别见怪。

坐稳身子,郑耀先突然问道:韩小姐呢?她怎么没来?

老常:噢!她也是公务繁忙,做领导的嘛!嗨!都这样。

41.午阴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马小五

向韩冰敬礼后,小五掏出自己的组织关系递给她:科长,从今往后,我这三饱一倒可就归您管了。

看看未开封的档案袋,韩冰笑了笑:又跟我贫嘴是不是?

小五摸摸后脑勺:嘿嘿嘿……

瞥一眼桌前的椅子,韩冰随口说道:坐吧!

小五坐下,打量着屋内摆设,他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停顿一下,韩冰说道:‘鬼子六’走了。

小五一惊:什么?

韩冰:刚走。

小五大声:怎不把他留下?

韩冰叹口气:你当我不想留?关键是没有借口了。唉!凡是我能想到的理由,他准保也能想到。

小五:可就这么放了……

淡淡一笑,韩冰:放心,想顺顺当当地走,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42.午阴外 车内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老常

几个人挤进狭窄的车厢,各自想着心事,杨旭东瞥瞥老常腰间的驳壳枪,又瞧瞧江欣的神色,挤到二人中间蠕动着坐下。

江欣瞪着杨旭东,怒道:你干什么?就这么点儿地方,照顾一下别人不行吗?

杨旭东头不抬眼不睁,连说话都没好气儿:嫌挤你自己雇车。

江欣:你……

咬咬嘴唇,愤怒地将头甩到一旁,江欣高耸的胸脯剧烈地起伏,整个身子都在伴随粗重的呼吸而颤抖。

老常挤出车外,笑了笑:好啦好啦!没多少路,大家坚持一下,要不然……俺出去押车,也好给你们匀出个空场儿。

郑耀先拱拱手:那就劳烦您了。

狠狠瞪了这二人。

43.午后阴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马小五

韩冰盯着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提起铅笔在刘家坳方向重重划个圈。

盯着那圆圈,她若有所思:能否撑过这副药,就看你是不是九条命的猫?

小五拄着拐杖在一旁插言:科长,‘鬼子六’没完成任务,那他回去怎么交差?

韩冰轻描淡写地回道:你说错了,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小五眨眨眼:成功?这……这……科长,我怎没看出来?

韩冰:如果你是‘鬼子六’,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才是最佳接线时机?

小五:什么时候都可以啊?只要小心,咱们总不会连他上茅厕都要监视吧?

韩冰笑了:呵呵!小五呀!你刚接手工作,某些方面还不太熟悉。干我们这一行讲究个“稳、准、狠”,不出手则已,出手必须一击中的。‘鬼子六’是个什么人?那比猴儿还精!现如今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也是最安全最稳妥的时机,换做是你,能轻言放弃么?

小五:您是说…...他把机会选定在离开边区?噢……怪不得一直那么老实,原来,等的就是这几个小时?

嘴角泛起一阵冷笑,韩冰:可这一路上,什么地方最适合接线?(指指地图上国共军事缓冲区)只有军事缓冲区发生了意外,国民党才会在第一时间内赶来增援。

看看地图,小五由衷地点着头,感慨:干这一行儿没个七巧玲珑心真是不行,仅凭分析推断就能预知对手要做什么,唉!科长,我算对您心服口服了。

韩冰摇摇头:我没你说得那么神,所谓百密一疏,也有考虑不到的地方。就拿这件事来说,凭我的预感来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疏漏了。至于疏漏什么,直到现在也说不上来。

小五:科长,我看您是过于小心了,有警卫班在,还有什么不放心?那些可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不是我夸口,小鬼子当年就是这么说,有他们配合,估计‘鬼子六’是……是……嗯?老话怎么说来着?(一拍大腿)哦!对了!在劫难逃。

韩冰脸上疑云密布:是啊!都是些值得信赖的好同志。不过……我怎么还是感觉不妥?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44.暮阴外 山道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警卫班

大车驶出山坳,径直向北,一路上谁都没说话。郑耀先轻轻挑起窗帘,打量着押车士兵。这些兵衣衫破烂,补丁摞着补丁,有的就连鞋子都绽出脚趾。若非身上那久经战阵的杀气和保养良好的武器,很难想象这曾是令日寇闻风丧胆的老八路。

杨旭东捅捅沉思中的郑耀先,伏在他耳畔低语:六哥,情况有点不对,这些人的枪……(用余光瞥瞥老常腰后的驳壳枪)保险都开着呢。

警卫班身上的驳壳枪,机头大张。

杨旭东的眼睛变得血红,他冷静地打量着每个士兵,没过多久,便再次对郑耀先低语:共党恐怕要下黑手。

郑耀先的嘴角泛起阵阵苦笑,盯着老常的驳壳枪,手指关节被拧得“咔咔”作响。

抽出自来水笔,拧开笔帽,将笔杆紧紧握在手中,尖锐的笔尖上,泛起一抹寒光。

郑耀先低声:我不会坐以待毙。

杨旭东点点头,将口袋中的手雷掏出半截,拇指挑在保险销的拉环上。随后又悄悄地插回口袋……

45.暮阴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马小五

在地图上重重一拍,韩冰脸色骤变,一滴冷汗顺着光洁的脸颊,溅落在书案上。

韩冰:小五!我想到问题出在哪了!

小五一愣:啊?

韩冰:我怎就没料到,敌人极有可能隐藏在警卫班?

小五傻眼了:警卫班?不会吧?

韩冰恨恨说道:敌人脸上没写字,越是危险的敌人,表面上就越可靠。

小五挠挠头:可在他们中间,谁最可疑? (想了想,摇摇头,再想想,再摇摇头)科长……现在该怎么办?

抓起电话摇了摇,听筒放在耳边。

韩冰:喂?茶坊检查站么?我是韩冰……对!对!是有事想问你们。有个姓章的记者,从你们那里过去了么…….什么?刚过去?(变了颜色)马上派人把他截住!要快!

撂下电话,韩冰皱着眉看看小五:没办法了,你马上去通知陈政委,请他联系缓冲区附近的部队。叫他们以最快速度,务必赶在‘鬼子六’离开之前,将其全部扣押!

扶着拐杖起身,马小五敬礼:是!

转身一拐一拐跑出去。

46.晚外 山道 郑耀先 杨旭东 江欣 警卫班

车队在山道中逶迤,通过八路军阵地后,来到一条干涸的河床前。

看看河床对岸,老常微笑着解释:从这儿过雷区,北上十里就是国民党驻军,俺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

江欣从车内探出头,遥望着河对岸空地,喃喃自语:这就里就是民国报纸上说的“一寸山河一颗雷”?

双手插在口袋中,郑耀先跳下车从容问道:你们和国军不办交接手续吗?

指着对岸的山道,老常:我能做的,就是安全护送你们过雷区。

郑耀先:那多谢了。

向老常有意无意靠进一步。

瞥一眼郑耀先,江欣那原本平静柔和的明眸,微微烁出一道利芒。

从背后抽出一根细长的铁条,老常对众人嘱咐:你们就地休息,俺去探路。(看看郑耀先)章先生,要不……您也休息一会儿?天黑路滑,要是有个闪失,俺可担待不起。

郑耀先笑了笑:没关系,依我看……还是早点起程吧!到了那边,有很多事情要做,耽搁不起。

迟疑一下,老常:那……好吧……(对部下大声命令)你们在这儿等着,马副班长!

副班长立正:到!

老常:注意警戒!

副班长敬礼:是!

老常:还有啥要补充吗?

副班长近前低声问道:班长,要不……我再派两个人陪您过去?

点点头,老常:好吧,(看看副班长)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副班长心领神会:明白!

14

第8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