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10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0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53:41

1.日内 军统刑讯室门外 郑耀先 老毛 杨旭东 特务

老毛急忙追问:你说的可是实情?

老陆苦笑一声:进了‘统字辈’的大门,就没听说有谁能活着出去。呵!左右都是死,我瞒你做什么?

郑耀先的脸色越来越可怖,盯着老陆的眼神仿佛两道利芒,恨不得穿透对方脊背,将他揉烂撕碎。

老毛很欣慰,眉宇间露出一丝喜色:那好,你就说说,这是一份什么情报?

老陆:国民党要打八路。

老毛:什么时间给你的?是不是他亲手给你的?

想了想,老陆:半个月前……对!是半个月前!他去‘回春堂’……

老毛:半个月前?哪一天?

老陆没再犹豫,脱口而出:我被捕的前一天。

杨旭东将烟头摔在地上,抬脚使劲一碾,恶狠狠骂道:放你娘个屁!你说的那天,六哥根本不在山城,他上哪儿给你送情报?

老陆赶紧改口:噢!那是我记错了,可能是一个月前。

老毛:可能?

老陆:不不!肯定!肯定是一个月前……

郑耀先欲哭无泪,手指点着老陆,向老毛义愤填膺地怒道:我一个月前应该在哪儿,您不会不知道吧?

将打火机丢在桌面,老毛苦笑一声:老六啊!你的心情我理解,这家伙明显是在胡说八道。一个月前,你受伤入院,连走路都困难,怎么给他送情报?哼!他分明就是想拖你下水。

老陆把脖子一梗,干脆耍起无赖:我记错了行不行?行不行!(看着郑耀先)再说,你送我的情报不会有假吧?难道国民党不想消灭八路?

一声冷笑,郑耀先从牙缝中森森挤出几个字:消灭八路?哼哼!你可要想好,是这内容吗?

点点头,老陆:没错!

郑耀先:情报现在在哪儿?

咬咬牙,老陆两眼一闭:我转呈上级了!

郑耀先追问: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是共党喽?

老陆:是又能怎样?总之,事实你赖不掉吧?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郑耀先:好,那你就说说,国军准备什么时候打八路?

一愣,老陆支支吾吾:这……这……

郑耀先:你既然知道国军要打八路,可又说不出进攻时间,那这份情报,你是没看过,还是根本就不存在?

老陆哑口无言:这……

转过身,再次看看老毛,郑耀先悲愤地问道:局座,一个月前,您知道国军要在什么时候打八路吗?

老毛一脸尴尬:除了委员长和国防部那几个人,外人……(摇摇头)

指着自己鼻尖,郑耀先:既然如此,您还打算让我再解释吗?

老毛赶紧劝解:呵呵!消消火,别生气。这家伙满嘴胡柴,跟他一般见识……(表情悻悻)

拾起火机点燃香烟,老毛喷着烟雾对老陆冷冷说道:看来,只有一点你是说了实话:那就是你的共党身份,对吗?

苦笑一声,老陆仰天长叹:‘鬼子六’!可惜我舍得一身剐,也没把你这畜牲拉下马!好!算你侥幸!我陆某人时运不济,拿得起就放得下!贱命一条,随你便吧!

摇摇头,老毛连连叹息,对一旁的杨旭东低声说道:你六哥算把共党给得罪苦了,人家为了收拾他,不惜以命换命使苦肉计。唉!在咱二处,也没见谁有过这待遇……

盯着老陆,郑耀先森森说道:你骂够了吧?

站起身,从一旁架子上取根竹签。试试竹签的锐度,在掌心拍了拍。

郑耀先:你折腾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走到老陆面前,瞧瞧他血肉模糊的手指,话语亲切温柔)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会找你的骨缝,然后把竹签钉进去,再用尖头刮你的骨膜。至于疼不疼,待会儿就知道。当然,你可以忍,我也很有耐心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没忍过两个小时,你不但没饭吃,而且还要加刑。怎么样?还想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么?

老陆冷眼瞧着他。

郑耀先: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只要把上下级的联络方式说出来,咱们都可以解脱。两分钟,你自己考虑。

一口血痰结结实实糊在郑耀先面门,老陆破口大骂道:呸!去你妈的!

擦去脸上秽物,郑耀先的面目变得狰狞,他将竹签捏在指缝间,关节发出“咯咯”的摩擦音。

冲郑耀先眨眨眼,老陆得意地笑道:你就是个混蛋,混账王八蛋!哼哼!还是多琢磨自己吧!当心那颗脑袋,迟早被人摘了去!

一把揪住老陆衣襟,郑耀先咬牙切齿: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别人!

老陆狂笑数声,突然向前一冲,竹签从左眼直透脑后……

一阵安逸、欣慰的微笑,从嘴角淡淡流露。

郑耀先愣住了,望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呆站着,难以置信。就连老毛叫他“老六!”都没听见。

杨旭东从尸体上拔下竹签,看看他脸上永远凝固的微笑,摇摇头,满脸遗憾。

杨旭东:活不成了。

看着一脸茫然的郑耀先,露出深深的忧虑。

2.晚内 单间浴室 郑耀先

关上房门,神情萎靡的郑耀先听听门外动静,一边流着泪,一边检查室内有无窃听设备。

掏出老陆的供词,跌坐在浴缸上,翻开纸页,哽咽着大声朗读。

郑耀先:……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供状失手跌落,郑耀先捂着头,深深弯下腰去,肩头剧烈地耸动。

将自己浸在水中,利用水温抹去脸上泪痕,消除眼窝的红肿。

墙上挂钟的指针在转动,从六点变为九点……十二点……三点……,他皮肤皱了,变白,蜕了皮,可眼泪依旧在流。

郑耀先:老陆,你用命把我给保下来……等找出‘影子’, 我就下来陪你,咱们老战友在马克思那儿不见不散……

默默闭上眼睛,渐渐地睡去,梦里仍是老卢那生前的音容笑貌。

他还是坐在八仙桌后,捋着山羊胡,一边点头,一边为自己把脉。临别时,还会和往常一样,拉着自己的手,深情地嘱咐:“老钱,你肺子不好,少抽点烟……”

猛然惊醒,郑耀先失口叫道:老陆!

看看浴室:空空寂寂,一盏孤灯,摇摇曳曳……

一头扎进水中,久久不愿浮起,鲜血从嘴唇的咬痕处丝丝溢散……

3.夜内 中共市委办公室 老袁 部下

老袁含着眼泪,凝视着墙上雾和雷的字画,过了许久,这才颤抖的双手,摘下那幅“雷”。

部下热泪盈眶,唏嘘不已。

老袁哽咽:老陆牺牲了……牺牲了…….牺牲啦!(悲愤地瞧着部下,热泪滚滚)是‘鬼子六’害死了他,咱们再也看不到他了……

部下泣不成声:袁书记……

抚摸着字画,老袁失声痛哭:十几年的老战友,说没就没,(双手用力拍打着桌案,声嘶力竭地)说没就没啦!(悲愤欲绝)鬼——子——六!鬼——子——六!!!

部下:袁书记,‘鬼子六’九死难抵满身血债!再不杀!人民群众就要骂咱共产党的娘!

老袁点点头,双唇紧绷,眼睛露出浓浓的杀意:我一定要除掉你,为老战友报仇,为屈死的江欣报仇!为所有死难的烈士们——报仇!

一掌下去,将茶杯子拍得粉碎,鲜血从碎屑和手掌间汩汩溢出……

4.日外 码头 装卸工人

一周之后……

几个码头工人正在卸货,其中一人四下瞧瞧,对身边同伴使个眼色。

两个人来到僻静之处,那人掏出一份文件交给同伴。

同伴瞧了瞧:中共四川省委“密”字一号令。

打开文件,上写:

中共四川省委命全体党团员:

郑匪耀先,杀我同志,迫害我革命群众,满手血腥罪大恶极,不除不足以平民愤,不除不足以告慰死难烈士。特此,中共四川省委命令全体党、团员,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彻底地铲除郑匪耀先。

如有必要,诸同志可将其格杀勿论,就地处决(八个红字)

中共四川省委

1946年6月8日

5.晚雨内 郑耀先住所 郑耀先

两眼死死盯着桌面的地图(陕甘宁边区地图),眉头拧成死结。

郑耀先:该怎么办呢?党中央命悬一线哪……

窗外雷雨交加,闪电从缝隙中溢进。

郑耀先躺倒在床上,盯着幔帐,脸上愁云密布。抓起床上的空烟盒,捏一捏又叹息着将它丢到一边。起身在地上找找,拾起一根还算较长的烟蒂,吹了吹,叼在嘴上点燃。

郑耀先:我这断线的风筝,该怎么联系组织呢?直接通报延安……

闭上眼睛苦思冥想,最后无奈地摇摇头。

郑耀先:……有几个人能知道这泄密消息?呵!‘影子’一旦发现通报,就会很容易判断出‘雾’是谁……

重新走到桌前,再次看看地图,郑耀先狠吸一口烟蒂,这才发现香烟已然熄灭。

赶紧收集地面上的烟蒂。找到几根,将剩余烟丝扭在烟斗中。点燃后,他一边抽,一边用铅笔分析敌我双方势态。最后看看国民党军的兵力部署,忍不住一愣。

郑耀先:有什么办法,才能不动声色让延安警觉呢?

将铅笔一丢,郑耀先陷入沉思。

6.日内 中统办公室 田向荣 曹华

田向荣:老赵他们的家属,都安顿好了?

曹华:已经安顿了。

田向荣很满意,冲曹华欣慰地笑了笑。

曹华:先生,他们家里人托我给您带话,对您的义举表示感谢。

田向荣一摆手,打断曹华:义举?是不是有人想打这笔钱的主意?

曹华脸上泛出苦涩,一点头:不错,我跟他们翻脸了。

田向荣赞道:做得好,日后再碰到这种人,就想方设法除掉他!妈的,连卖命钱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畜牲!

曹华望着田向荣,目光里充满了崇拜。

看看手表,田向荣:一会儿,我要去见个人,你负责保密工作。记住,绝对不能让二处嗅出苗头。

曹华:是!

7.日内 玫瑰饭店单间 田向荣 老毛

走进单间,田向荣坐到老毛面前。

老毛看着田向荣,许久才吐出一句话:你我两家老死不相往来,找我到底为什么?

田向荣:替您扫清障碍,减少麻烦。

笑着摇摇头,老毛对田向荣的话不以为然。

田向荣:如果您对我的话不感兴趣,也许今天就不会来了。

老毛喝口茶:我只是觉得奇怪,有些事儿你们自家就可以解决,怎会找我一个不中用的老头子?

田向荣向前探探身: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我们不能动他。

老毛:怕是动不了他吧?

田向荣笑而不语。

老毛想了想,手指敲敲桌面,低声:知道吗?今天我来见你,都算是违反家规,一旦传出去……(指指屁股下的椅子)我这位置也就坐到头了。

田向荣:没有万全的把握,决不敢劳您大驾。更何况,您也不希望部下,总是在效忠别人吧?

沉吟,老毛盯着茶杯:说说你的想定(计划)。

打开皮包抽出文件,递给老毛,田向荣胸有成竹地看着他。

老毛翻开看看,忍不住叫道:木马?

田向荣:这想定的可行性很高,但需要您配合,调开他手下。

苦笑一声,老毛为难地摇摇头:你说调就调,他的势力根深蒂固,哪有这么容易?

田向荣:哪怕暂时调开也可以。(面露微笑)徐百川不也是根深蒂固么?

在文件上匆匆掠过一眼,老毛不露声色: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他发起狠来,天王老子都敢杀。到那时,你别再赔了夫人又折兵。

田向荣的语气很坚决:可高先生不能白死。

撩起眼皮,又重新打量一番田向荣,老毛:噢?想不到,你对高占龙倒是忠心?呵呵!象你这么有个性的中统特情,整个中华民国,恐怕打着灯笼都难找。

淡淡一笑,田向荣不置可否。

过了片刻,老毛又问:你相信他是共产党么?

田向荣:以前我信,可现在……如果说他是畜牲这我信。(再次探探身子)据说,共党已下令要将他‘格杀勿论,就地处决’?

老毛点点头:他不但在共党伤口上撒盐,而且还狠狠拧了一把。(晃晃手中的茶杯)就说那个姓陆的,现在完全搞清了:他暴露自己的目的,就是想拼着老命,拉他一起下地狱。唉!看来共党对他不是一般的恨,倘若有一天他落到共党手里,就算共党不吃人,依我看……也要破例了。

田向荣:所以现在,正是解决他的好机会。(微微一笑)三方都想除掉他,天时地利全站在我们这一边,想不成功都难。

左右权衡着,老毛还是有点不放心,他苦笑着按按眼皮:你这想定看起来天衣无缝,而我,也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按按眼皮)可你说,我这眼皮为什么总跳呢?

田向荣:那是因为他没有失败过,所以在您心里造成了压力。

老毛无言以对,最后只能不痛不痒地劝说:不管怎样,我劝你还是慎重考虑。(扬一扬文件)关于这个美人计嘛……呵呵!我说你们做事,就不能换点新鲜的?下半身的工作方式,(敲敲桌面)并非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

田向荣:要不然,您还能有什么高见?

眉头紧蹙,最后老毛摇摇头,回答得很果断:没有了,真的没有了,用别的方法对付‘鬼子六’,还不如这美人计。可是……(再次看看田向荣,老毛有点担心)对于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他不会产生怀疑么?

田向荣:肯定会。

老毛惊呼:那你还要执行?

田向荣没有马上回答,眨眨眼,娓娓说道: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对于一个情报员来说,他有选择做事的机会,却没有回避危险的权利。

8.午内 香堂 杨旭东 杜孝先 侍从

门外喊了一声报告。

杜孝先正在向吕洞宾神像虔诚地祈祷,闻听声音,忍不住皱皱眉:进来!

侍从走进香堂,来到杜孝先身边,低声说道:主任,杨队长要见您。

杜孝先不耐烦地喝道:叫他外面等着!老子没工夫!

侍从:是!(敬礼准备退出)

杜孝先突然一愣,赶紧扭过头:谁?谁要见我?

侍从收住脚步:杨旭东,六哥刚收的兄弟。

又是一愣,杜孝先眨眨眼,突然气急败坏地骂道:混蛋!你他妈咋不早说?

侍从很委屈,嘴里嘟囔着:自家人还用说?换做别人,我早就挡驾了。

杨旭东走进香堂,杜孝先整理衣衫,两个人握握手,随后开始勾肩搭背。亲热的样子,令一旁的侍从瞠目结舌。

杜孝先:说吧,需要哥哥做什么?

杨旭东:给我们行动队补几辆车。

杜孝先一愣:哎?不对啊?你副手老赵也是自家兄弟,他没告诉你:用车不必向我打招呼么?

杨旭东摇摇头:他好像不愿意理我。

杜孝先疑惑:不会吧?(想了想)哎呦!你甭是忘了向他递排行帖儿吧?

杨旭东眨眨眼:排行贴儿?(恍然大悟)哎呀!怪不得这样,呵呵!没分清长幼,他怎么和我说话?

杜孝先哈哈大笑:瞧这误会闹的,好吧,一会儿你派人把车开走。(看看杨旭东)对了,上峰叫我配合你行动,嘿嘿!哥哥这回,可是听你指挥呦!

杨旭东:哪里的话?兄弟间还分什么彼此?该怎么办,照样是哥哥你说了算。

9.午内 正堂 杨旭东 杜孝先 侍从

二人落座,侍从上茶。

抓过茶碗,杜孝先用盖子挑挑茶叶:这抗战刚结束,还没消停几天,共党那边……唉!又闹上了。(喝茶)

端着茶碗,杨旭东淡淡一笑:除去吃饭睡觉,他们哪天也没少了折腾。

杜孝先:这回是罢工还是学运?

杨旭东:根据掌握的规律,他们刚刚闹完罢工,接下来,应该是学运。

杜孝先:现在谁负责这件事?

杨旭东:局座亲自主抓。

杜孝先:哦?看来这学运影响还不小呢。

撂下茶碗,杨旭东话语间有些苦涩:女学生闹起来了。她们反对政府搞集训,已致电各界,呼吁舆论支援。现在,就连共党的《新华日报》也公开指出:‘不停止集训,必自食恶果’。哼哼!山雨欲来风满楼,这是摆明是有人想趁机把我们搞乱、搞臭。

杜孝先:局座什么意思?

伸出两根手指,杨旭东:两个字——反击。把学生中的异己分子揪出来,先压后杀!给共党一点颜色看看。

点点头,杜孝先也撂下茶碗,语重心长:嗯!打击共党我不反对,不过……老毛这个人好推卸责任,一旦风声不对,他肯定要找替罪羊为己开脱。所以啊!我劝兄弟你最好先跟六哥打声招呼,听听他老人家意见。

杨旭东心领神会。

10.晚内 郑耀先住所 郑耀先

郑耀先还在苦思冥想,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他惊醒。

抓起话筒,郑耀先稳定一下思绪:喂?哪里?

杨旭东的声音:六哥,是我。

郑耀先:什么事儿?

杨旭东:市一中、同文中学那些女学生要闹,上峰指派咱们去镇压,您看……

郑耀先:是不是某些党国要员经常出入的女校?

杨旭东:是!

郑耀先笑了笑:是老毛派你们去的?

杨旭东:所以才来请教六哥。

郑耀先:这么多人不用,偏偏用你们,他的心思你还看不出来么?

11.晚内 军统机要室 老毛 监听员 情报处长

录音机在转动,扩音器中传来:这么多人不用,偏偏用你们,他的心思你还看不出来么?

和情报处长对视一眼,老毛忍不住撇撇嘴。

情报处长命令电话监听员:把音量调大些。

监听员:是!

杨旭东的声音:我怀疑,他想拉我们垫背——弄出了事儿,责任肯定是咱们背。

右拳在左掌心一击,咧着嘴,老毛显得无可奈何。

郑耀先:旭东啊!你说话要当心,没准那老小子正在偷听。

杨旭东:他还不至于这么卑鄙吧?连自己手下都信不过?

监听员和情报处长瞧瞧老毛,神色有些古怪。

老毛尴尬地笑了笑,显得很不自然。

郑耀先:算了,他愿意就让他听吧!总之你们要小心,这老混蛋属于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主儿,卸磨杀驴的事儿,他可没少干。

杨旭东:是!明白!

电话撂了。

监听员摘下耳机,瞧瞧情报处长,而情报处长的目光,却游离到四方。

干笑两声,老毛连声说道:瞧瞧这事儿闹的,哈哈!误会!纯属误会!(灰突突走了)

监听员苦着脸,指着扩音器问情报处长:处座,要按六哥的分析……那咱们……是不是也跟着倒霉?

情报处长叹口气: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吧……唉!跟老六斗,没听说谁能有好果子吃。

12.晚内 郑耀先住所 郑耀先

按着电话中止键,手里擎着话筒。郑耀先的眼睛在快速转动,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喜色:女学生?

13.晨外 街头 杨旭东 女学生 学生 市民

街头集会。

一个女生走上台阶,望着台下同学和市民,痛心疾首地说道:同学们!同胞们!抗战胜利了,和平了,不需要再打仗了。可在这个时候,政府偏要搞集训,要扩充军队!其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司马昭之心?(女生抹抹泪)我们用痛苦和血泪熬过了八年,中国人民已经精疲力尽,再也折腾不起啦!在这里,我只想大声地问一句:究竟什么时候,在中华这片神圣的土地上,老百姓不用再担心朝不保夕、家破人亡?究竟什么时候,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吃上一顿饱饭?

传单四下飞舞,台下掌声震天。

女学生含着眼泪,高高举起手臂:今天说出这番话,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早上走出家门,晚上就没再打算回去!(指指台下身着便衣的杨旭东)你们可以抓我、杀我,但你们阻止不了我的思想,阻止不了中国人民需要民主、自由的决心!我死不足惜,但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死后有谁来接替我未竟的事业?(转身迈上台阶,挺起羸弱的胸膛振臂一挥,高声呐喊)有谁?!!

台下千万人举起手臂,杨旭东等几名特务,仓皇离开现场,显得单薄无助、灰头土脸。

14.晨外 胡同 杨旭东 特务

几个特务闪进胡同,一个特务摘下帽子,擦擦冷汗,不由自主说道:妈呀!那丫头牙尖嘴利,说得我心里这个发毛啊?唉!念书人,就是跟咱不一样。

杨旭东双手扶墙,冷汗一滴滴溅落在尘埃。眼前浮现出当年一二.九运动时,一身学生装的自己,走上街头向路人散发传单,高呼抗日救国的情景。他忍不住痛苦地闭上双眼……

特务叫道:队长!队长!您没事吧?孝先哥还在等我们回去……

摆摆手,身体虚弱地靠在墙上,杨旭东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深邃的目光望着天空那悠悠白云,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15.晨内 军统杜孝先办公室 杜孝先

杜孝先抓起电话拨号,过了一会儿,话筒那边传出赵简之的声音。

杜孝先:老赵啊!把弟兄们都招回来,有行动。

赵简之:哎?不对呀!命令也不是你这个下法,老杨和六哥都没发话,你隔着锅台上什么炕?

杜孝先不耐烦:这就是六哥的意思,听明白了吗?

赵简之:啊?六哥?那好!

电话掐断声,杜孝先苦笑着摇摇头。

16.晨内 麻将馆 特务

特务们正在搓麻将,一个伙计走到领头的身边低语几句。

领头的微微一怔,随后一把掀翻桌子,对手下大声喊道:别玩了!六哥发话啦!

屋里人全体起身立正:是!

17.晨内 妓院 特务 妓女

一个特务正搂着妓女睡觉,床头电话响起。

特务睡眼惺忪,不情愿地摸过话筒。

特务:喂?哪里……

电话:别玩啦!六哥发话啦!

一个激灵,特务穿着裤头从床上跳下立正:是!

妓女呢喃着,搂住特务:爷……别走啊……再玩一会儿嘛……

一记耳光扇过去,将妓女打回床上,特务:臭婊子!滚蛋!

妓女嘤嘤啜泣,特务急三火四抓衣服往身上套。

18.晨外 小摊 特务

几个特务正在摊边吃早点。一个人满头大汗跑过来,在其中一位肩上拍拍,喊道:别吃啦!六哥发话啦!

抹抹嘴,几个人慌忙撂下碗筷,随那人急匆匆跑出去。

身后老板挥动手臂大喊:钱!钱还没付哪!

19.日外 街头 特务

街头熙熙攘攘,一些特务撵下要上公交车的市民,对司机大叫:看什么看?快他妈开车!

一个特务一边系皮带,一边拦住洋车:停!停!停!

车夫:先生去哪?

特务蹿上车:行动队!

车夫有些迟疑。

特务骂道:想什么呢?(一脚踹在车夫屁股上)快他妈跑!

一群群衣衫不整的特务,或是开摩托,或是骑自行车,向行动队方向疾奔。过往行人车辆,纷纷躲避。

几个市民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这是怎么啦?甭是国民政府又和谁开战了吧?

旁边有人提醒:小点声!(左右看了看)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20.日内 校场 郑耀先 杨旭东 杜孝先 赵简之 军统行动队

郑耀先叼着香烟走进校场,早已排好队的特务们,马上挺胸抬头目不斜视。

登上讲台,找张椅子自己坐下,冲杜孝先一点头:别给我倒茶,我不渴。

杜孝先俯下身,毕恭毕敬:六哥,您这是……

看看杨旭东,郑耀先:有两件事要交待!(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件:从今往后,你们这些老兄弟要多帮衬旭东。

赵简之、杜孝先立正:是!

再添上一根手指:第二件,有人想找麻烦,可我偏不买他帐,你们说该怎么办?

相互对视一眼,兄弟三人齐声回道:唯六哥马首是瞻!

对于这种效果,郑耀先非常满意。盯着这些威风凛凛,满脸煞气的兄弟,他没说话,可一旁的杨旭东,却从这些兄弟的眼神中,发现了满眼的崇拜。

赵简之走到台前大声请示:请六哥训话!

众人立正。

郑耀先摆摆手:今天我是配角,只听不说。旭东啊!上峰的任务……你都清楚吧?

杨旭东点点头:是!

郑耀先靠在椅背,声音威严:以往对付共党,都由我说了算,可今天,我要改改规矩——不发话。杨旭东!

杨旭东:到!

郑耀先:该怎么布置,由你决定!

杨旭东大声:多谢六哥赏识!

一转身,瞧着众人,那模样就是活生生再版的郑耀先。

杜孝先对赵简之低声耳语:这小子不简单哪?看样子,六哥是打算选他做传灯人。

杨旭东提提中气:弟兄们!不是我们想找麻烦,而是共党非要和咱过不去!你们说,该怎么办?

全体特务:杀!

杨旭东:不错!就要这样:宁肯杀错一千,莫要放走一个!

赵简之和杜孝先不约而同眨眨眼。

杨旭东厉声又道:关于这次行动,我不多说了,只提三点要求。(竖起一根手指)第一,如果没被人识破,混在学生队伍当中的兄弟,必须高喊‘打倒国民政府,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扫视众人)这样就为政府定性运动,创造了政治条件;(加上一根手指)第二,一旦看到军警包围,喊口号的兄弟立刻制造混乱,我不管你找什么借口打谁骂谁,只要能见血,为我们进一步抓人创造法律依据,那就是首功一件;(添上第三根手指)第三,混在队伍中的兄弟,万一被别人识破,只能承认你是一处的人。原因我不说了,相信大家都明白。(再次扫视众人,目光犀利)怎么样,还有没有问题?

点点头,赵简之又对杜孝先耳语:这小子不是一般的阴。嗯!米饭我们吃,黑锅一处背,好主意。呵呵……(瞧瞧含笑不语的郑耀先,赵简之有着说不出的崇拜),六哥相人的眼光……呵呵!三个字:高!高!高!(暗自挑起一根大拇指)

杨旭东一声断喝:行动!

众人有秩序地散去。

起身走到杨旭东身边,郑耀先拍拍他肩膀,低声说了句:你办事,我放心。

21.日外 街头 学生 群众 特务

传单飞舞…….

女学生在台阶上振臂高呼:我们要和平!

学生群众呼应:我们要和平!

女学生:我们要民主!

学生群众:我们要民主!

女学生:我们要自由!

学生群众:我们要自……

几个不和谐的大嗓门,高声叫喊:打倒国民政府,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

“嗯?”众人全都愣了。

不和谐的大嗓门持续:打倒国民政府,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

几个学生皱着眉,上前盘问这几个人:你们是干什么的?

领头特务的撇着嘴:老子是干什么的,关你屁事儿?

一个学生代表:我们正在进行合法集会,请您离开好么?

领头特务:你算哪根葱?叫老子走,老子就听你的?(上前将这学生推倒,群众一阵惊呼)

特务高声叫道:来人哪!快来人哪!打人啦!打人啦!

周围警笛四起,几个特务迅速交流眼色,一拥而上,将倒地学生拳打脚踢…….

会场一阵混乱,军警特务冲进来抓人。台上女学生被几个特务挟持着离开会场,她一边走,一边挣扎着高呼:“民主万岁!自由万岁!”。

特务们想堵她的嘴,女学生挣扎更加剧烈,怒骂特务们“无耻”。

军警挥舞着棍棒向学生群众打去,不断有人倒地,街面上到处都是血……

22.日外 胡同 杨旭东

望着胡同口外那混乱的场面,杨旭东痛苦地捂住脸……

23.晚内 军统郑耀先办公室 郑耀先 杨旭东 特务

房门微闭,从外面隐隐传来哭喊声。

杨旭东走进关上房门,哭喊声戛然而止。

手攥着材料,杨旭东的表情很痛苦。

郑耀先审阅文件,随口问道:怎么?不忍心了?

点点头,杨旭东嗓音低哑:他们大多数只是些学生和普通老百姓。六哥,(有些于心不忍)我对老百姓下不去手,要不……教训一顿,就把他们放了吧?

郑耀先淡淡说道:干我们这行儿的,心里装着国家就行,老百姓死活与你无关。(放下材料)这句话,你在训练班没听过?

点点头,又摇摇头,杨旭东:六哥,这心里若不装着百姓,我总觉自己连一天都撑不下去。迄今为止,我连自己是人是鬼,都快分不清了……

笑了笑,郑耀先:这才哪到哪?从干上这行儿那天起,我就认为自己已经死了。没这个信念,往后的日子,你根本熬不住。

杨旭东沉吟不语。

郑耀先起身,走到杨旭东身边,拍拍他肩膀:算了,我不会叫你为难。怎么样,有人开口吗?

点点头,杨旭东苦笑:还没等动刑,那些女学生一见刑具,就哭着喊着,什么都招了。

郑耀先:别都是些喜欢热闹,追求刺激的富家千金吧?

杨旭东:能进那几所学校,非富则贵。等着瞧吧,局座的电话,没准现在已经打爆了。

拾起电话试了试,果然,占线音一直响个不停。

一个特务慌慌张张跑进来,偷眼看看郑耀先,像犯错误似的低下头,欲言又止。

郑耀先瞧瞧特务,不悦:什么事儿?说吧!

特务吞吞吐吐,向外一指:六哥,外面……外面……

24.晚外 军统大楼楼顶 郑耀先 杨旭东 特务

远处吵吵嚷嚷,哭闹声、叫骂声络绎不绝。

在手下的保护下,郑耀先、杨旭东快步登上楼顶。接过望远镜,向围墙外观瞧,结果郑耀先被吓了一跳。

25.晚外 军统大院门前 群景

门前车水马龙,管家、下人、丫环、老妈子等一干仆从,提着食盒果品,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一群婆娘,围着门口卫兵又哭又闹。卫兵的帽子被打掉了,衣衫凌乱,后背湿成一片。

26.晚外 军统大楼楼顶 郑耀先 杨旭东 特务

调调焦距,这回郑耀先看得更清楚了——卫兵脸上一道一道,全是指甲印。

特务战战兢兢:六哥,这些娘们大有来头,守门的兄弟打骂不得,快坚持不住了。

将望远镜丢还给特务,郑耀先严霜铺面,冷哼一声:都是干什么吃的?军事重地,能由着别人随便搅闹吗?

特务:可是……

郑耀先:可是什么?(走到特务面前,垂目瞧瞧他)传我命令,屡劝不止者,抓!

27.夜内 郑耀先办公室 郑耀先 杨旭东

二人刚刚进屋,外面便响起密集的枪声。

杨旭东神色一凛,快步推开窗扇,传来阵阵尖叫、哀号、求饶声。

郑耀先有滋有味品着茶,手里还捧着一本《悲惨世界》。

杨旭东嗫嚅:六哥……事情恐怕要……闹大了。

郑耀先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品茶看书。

杨旭东疑惑:我还是没明白,您扣留那些少爷小姐,到底……有什么打算?

盯着书页,郑耀先随口应道:噢?你不明白?

杨旭东犹豫着,艰难地点点头。

郑耀先:那些人里有共产党吗?

杨旭东:暂时还没发现。不过,某些人的言论,倒是很激进。

目不转睛翻过一页,郑耀先:那就赶紧查!

杨旭东敬礼:是!

快步走出去。

郑耀先继续看书,墙上的挂钟,从八点跳到十点……

杨旭东风尘仆仆走进。郑耀先放下书,瞧瞧他。

杨旭东向郑耀先敬礼。

杨旭东:六哥,军方都出面了,几个老上将围着局座,把他给骂得……(摇摇头,有些于心不忍)惨不忍睹啊……

郑耀先:军方?都有谁?

杨旭东:来的就甭说了,都是一早随委员长打天下的老臣子。至于那些战区司令,兵团司令的电话……(咂咂嘴,没敢往下说)

郑耀先不露声色:战区和兵团司令都怎么啦?

鼓足勇气,杨旭东豁出去了:他们打电话说……要把局座那什么……给挤出来。

在桌面狠狠一拍,郑耀先义愤填膺站起身,背着手在屋内快速徘徊:反啦!他们这是要造反!

杨旭东怯怯问道:六哥,您看……咱是不是见好就收?

郑耀先怒道:收什么?就这么不了了之,以后出门还见不见人?

杨旭东哀求:可再这样下去……局座那张脸……也不用见人了……

郑耀先一愣:嗯?

叹口气,无奈地摇摇头,杨旭东:早就被唾沫星子,洗成五颜六色了……

眨眨眼,郑耀先“噢”了一声,随后又问:你刚才说……打电话的人里有兵团司令?都是何许人也?

杨旭东:第一兵团汤司令,第三兵团区司令。还有郑州“绥靖”公署的刘主任,准备围剿延安的李副师长…….

郑耀先的小指微微一动。(杨旭东继续诉说,但隐去声音)

一摆手,打断杨旭东,郑耀先:他们这些人都给谁求情?

杨旭东:汤司令给他表侄女,区司令替他外甥女,李副师长自感分量不够,又托了刘主任和胡长官,替他未过门的小媳妇求情……

郑耀先:知道该怎么做吗?

杨旭东眼前突然一亮,可他没敢说。

郑耀先:不给这些阔小姐留下点案底儿,恐怕日后,人家就会明目张胆找咱麻烦!

杨旭东心领神会:六哥高明。

快步走出去。

郑耀先继续看书,墙上的挂钟,从十点十分跳到十二点……

浑身是汗的杨旭东,疲惫不堪走进来。郑耀先再次放下书,瞧瞧他,这回杨旭东连敬礼都懒了。

郑耀先:怎么样?

扇扇衣襟,杨旭东:不用上刑,把刑具一撂,这些丫头片子……(郑耀先给他倒杯茶,杨旭东接过来如牛饮水,一饮而尽)有啥说啥,连你不问的她都说。

郑耀先:这么说,有人承认自己是共党喽?

杨旭东:蹦着高儿认,生怕和共党没关系。

郑耀先:那好,赶紧整理口供,要在第一时间内,叫她们签字画押!

杨旭东愉快地答应:六哥放心。不过……万一有人说咱是威逼恫吓、屈打成招,这个…….

郑耀先:你打过她们么?

杨旭东摇摇头。

郑耀先:你逼迫过她们么?

还是摇头。

郑耀先:那你吓过她们喽?

杨旭东:我在自己地盘上摆弄刑具,这不犯法吧?

郑耀先笑了,招手叫过郭杨旭东:别说她们都承认了,就算她们矢口否认,在这些言论激进分子当中,谁敢保证没有一个共产党?

杨旭东点着头,想了想,似乎还有疑问:六哥,您这么关心那些人背景,是不是……怕作战部队的高级长官,都被共党拉拢腐蚀了?

郑耀先直言不讳:不错,打仗虽说是军队的事儿,可对付共党却是我们的职责。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疏忽,造成国军在军事上不该有的被动。

杨旭东:可这一旦捅到上面,万一委员长发起火来……

郑耀先坚决果断:一查到底!宁肯触犯大忌,也决不能心慈手软。否则被共党钻了空子,其后果不仅是兵败如山,那可要亡党亡国呀!

仔细琢磨一下,杨旭东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由衷地说道:六哥,我明白了,您就吩咐该怎么办吧!

郑耀先:你按图索骥,在一线部队给我查!凡是和这些阔小姐有联系的,不管是谁,有一个抓一个!千万别手软!

杨旭东的面部肌肉直哆嗦。

28.夜外 街道 宪兵队 摩托车队 军车

一队队宪兵持枪荷弹,在街头匆匆穿梭;一辆辆军车、摩托车响着警笛,呼啸而过;特务凶狠地砸门,炒家,哭闹声叫骂声不绝于耳。整座城市上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搜捕,彻底搅得鸡飞狗跳。

29.夜内 军统办公室 老毛 几员上将

几个老头揪住满头大汗的老毛,有的让他“给个说法”,有的叫他“赶快放人”。就在老毛苦口婆心,竭力哀求“听我说,请听我给您解释”的时候,众人突然都不闹了。

老将们揪住老毛,耳朵向窗外扭去,老毛傻傻地看着他们,不知所措。

窗外刺耳的警笛声络绎不绝。

一个老将晃着老毛脖子,大声咆哮道:姓毛的!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可怜兮兮的老毛,呆呆地摊着手,一个劲地嘟囔:听我说……听我说……

老将暴跳如雷:你有屁快放!

打个冷颤,老毛醒过神儿来,哭丧着脸,显得很无辜: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几员老将气得火冒三丈,其中一人跌坐在沙发上,捂着胸口,哆哆嗦嗦掏出了药……

30.夜内 中统办公室 曹华 特务队长

二人将窗帘撩开个缝,偷偷向外看。过了片刻,赶紧撂下窗帘,再回过身时,双双额头见汗。

特务队长看看曹华,曹华也在惊怵地望着他。

特务队长: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啦?

曹华的脑袋晃得像拨浪鼓。

特务队长:甭是二处想造反吧?

疯狂地点着头,突然一愣,曹华又拼命地摇起头。

特务队长:还愣着干啥?赶紧报告啊!

急三火四冲到电话前,曹华双手紧握话筒,特务队长拨号。不料,听着话筒的曹华,却渐渐欲哭无泪。

特务队长:又怎么啦?

哭丧着脸,曹华绝望地喊了声:占线!

31.夜内 某军官卧室 宪兵 特务

房门“咣当”一声被撞开,军警宪特一拥而进,屋内传出女人的尖叫声。衣架上挂着上校军服,一个身穿睡衣的汉子,举着枪从幔帐内慌忙探出头。

不容分说,几个兵上前将他拉出幔帐,按倒在地,反手背铐。

汉子跳脚怒骂:混蛋!混蛋!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嘴巴抽过去,特务头子掰住他下颌,恶狠狠威胁:给我老实点!到了地方,有本事你继续嚣张!

32.夜外 整编36师师部 宪兵军官 国民党少将 宪兵

几个宪兵拖着一个少将往门外走,少将一边挣扎一边叫喊: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我要见委座!我要见委座!

宪兵军官对一旁手下说道:上面的人吩咐了,凡是称呼委员长“校长”的,暂时不要动!

33.夜内 郑耀先办公室 郑耀先

话筒被撂在一边,从里面传出《夜来香》的音乐。郑耀先瞧着话筒,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34.夜内 杨旭东办公室 杨旭东

杨旭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摆弄着留声机。留声机的喇叭旁,放着电话的听筒……

35.夜内 军统办公室 老毛

老毛举着话筒,对接线员声嘶力竭地喊道:给我接郑耀先!快给我接郑耀先!

36.夜内 接线室 几名接线员

一个年长的接线员向同伴使个眼色,同伴心领神会。

同伴:对不起局座,郑处长的电话还在占线,请您稍等。

37.夜内 军统办公室 老毛

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老毛垂头丧气拎着话筒。过了片刻,他仰天含悲带泣发出一声嚎叫:郑——耀——先!你个该死的王八蛋!

38.晨外 军统大院 老毛 特务甲乙

太阳高高升起,老毛办公室的灯,还在亮着。

老毛擦着冷汗,匆匆走出楼门,一头钻进轿车绝尘而去。

大院中三三两两聚集着特务,一个特务瞧着远去的轿车,和同伴窃窃私语。

特务甲:一准儿又是去挨骂了。

特务乙:那也总比挨整强。

特务甲:看样子,这老家伙不只是心里流血,估计尿里都有血了。

特务乙:还别说,我挺佩服他这勇气,居然敢找老六麻烦?呵呵!前脚刚给人家穿上小鞋,后脚报应就来了,里外里,都没超过三天!

特务甲:瞧昨晚那阵势,甭是把委员长也给惊动了吧?

特务乙:这还用说?不过我跟你打赌,最后担责任的,肯定不是老六。

摇摇头,特务甲:不跟你赌!绝对不赌!打死我都不赌!输不起……

39.日内 杨旭东办公室 杨旭东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杨旭东懒洋洋接起电话:喂?哪里?

老毛怒斥:杨旭东!你搞什么鬼?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杨旭东撇撇嘴:哎?局座,职部可全是谨遵您的吩咐啊?

老毛:胡说八道!我叫你去抓共党,没叫你祸害军队!

杨旭东:可这不能怪我呀?那些共党疑犯里,有不少和军方来往过密,您说,我能不把人带回来问问吗?

老毛没动静了,电话中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杨旭东:喂喂?局座,你在听吗?

老毛的声音很虚弱:接着说……

杨旭东:她们在被捕前,和某些军官私下交往过密。至于说什么干什么,局座,按照规矩,我该不该调查?

40. 日内 老毛住所 老毛

老毛举着话筒,恨得咬牙切齿,挥舞着拳头,不断敲打额头。

老毛狂吼:人家不过一起吃顿饭,连这你也要管?

41.日内 杨旭东办公室 杨旭东

杨旭东笑容可掬,继续调侃:和共党吃饭?局座,那问题可相当严重了。

老毛无力地申辩:吃饭不能算问题吧?委员长和周恩来,不也一同进过晚宴?

杨旭东:局座,这话可不能跟委员长说,大逆不道啊!就当我没听见,没听见……

老毛的声音有些哆嗦:你……你到底怎样才肯放人?

杨旭东:不敢!不敢!放人那不就是您一纸手令么?只要您下令,我肯定放了共产党。

老毛又没动静了。

杨旭东:哎呀……党国现在很不正常啊!(手指敲敲桌子)上一代信奉‘三民主义’,可下一代呢?得!一溜烟全成了‘布尔什维克’?也不知道某些人,是怎么教育子女的?

42.日内 老毛住所 老毛

听着话筒,无力地倒在沙发上,老毛苦笑连连,愁眉不展。

43.午后外 街头 军官团

一群由军官组成的游行请愿队伍,在街头打开横幅,上写:反迫害、反诬陷、反无故羁押。

一个军官胸前挂着孙中山像,一边走,一边哭得死去活来。另一个举着蒋中正戎装相的,干脆顿足捶胸,跪倒在街头。

军官号啕大哭:委员长啊!看在俺跟您出生入死,就发发慈悲,给俺指条活路吧!(哭天抢地,泪雨滂沱)俺不是共党啊!俺没有通共啊?军统那群鳖犊子,可不让人活啦(捶街)……呜呜呜……

44.午后内 中共市委办公室 老袁 部下

楼外口号震天。

老袁站在窗前,瞧着楼下军官请愿团,和部下面面相觑。

老袁指指楼下:这……这是怎么个说道?

部下疑惑地摇摇头,想了想,有些底气不足:不会是打败仗被追究责任了吧?(更加疑惑)不对呀?那也用不着要死要活呀?

老袁:我怎么听着和军统有关?会不会是狗咬狗?

部下点点头:嗯!有可能。没准是军统拿不住我们的人,结果找他们撒气。

45.午后内 郑耀先办公室 郑耀先

郑耀先正在看文件,办公桌上电话响起。

抓起话筒,老毛哽咽的声音:老六啊!可算找到你了……

郑耀先:局座,您怎么啦?

老毛:高抬贵手,赶紧放人吧!

郑耀先一愣:高抬贵手?呦!这可不敢当,您这是……

老毛:再不放那些女学生,国防部几个老家伙,非把我吃了不可。

郑耀先难以置信:你叫我放了共产党?

老毛:别提那个了,赶紧放人!要快!

郑耀先:局座,不是我不给您面子,这些女共党的口供,都已备案上交了。万一出了事,这个……

老毛哀求:老六啊!哥哥知道你脑子灵,一定能想出办法。就算哥哥求你了,给大家留条活路,行吗?

郑耀先:哎?不对呀?现在是共党要杀我,该找活路的是我,您弄反了吧?

46.日内 老毛住所 老毛

“咝咝”倒吸着凉气,老毛愁眉苦脸捂着腮,痛不欲生。

47.日内 郑耀先办公室 郑耀先

郑耀先:局座!局座!您没事吧?

老毛声音虚弱:没事儿,没事了……

郑耀先:不过呢,既然局座发了话,职部再怎么为难,也得考虑不是?

老毛的声音依旧虚弱:有劳六弟,有劳六弟了……

挂断电话,郑耀先盯着话筒,忍不住冷笑一声。

48.晚内 延安‘中社保’窑洞 陈国华 老钱 警卫

两个人围在地图前,瞧着敌我双方态势,突然,老钱忍不住皱皱眉。

指着地图,老钱:嗯?这不对呀?敌人整编36师在南部洛川布防,可它的师长、参谋长怎会跑到西北去解职?而且……还都在中央的转移方向上?

陈国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瞪大眼睛瞧着地图,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老钱:解职前还敢擅离职守游山玩水?没这么离谱吧?国民党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陈国华定定神儿:据内线同志透露,这几个人有‘通共’嫌疑。我看不会吧!他们能跟咱穿一条裤子?

摇摇头,老钱百思不得其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突然打个冷颤)天哪!36师不会就埋伏在转移路线上吧?

陈国华吓得都站不稳了:有可能!完全有可能!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深吸一口气,老钱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不行!要赶紧通知中央修改计划!另外,还要迅速摸清敌人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国华敬礼:是!

擦擦满脑门的凉汗,陈国华喘着粗气转身出去。

老钱嘀咕:中国的未来,可全捏在我手上了……

49.夜内 老毛卧室 老毛

披着被子坐在床上,老毛怀抱枕头,直勾勾望着挂钟,样子有着说不出的可怜。

挂钟“叮咚”敲了十二下,老毛哀嚎一声,委屈得老泪纵横。

26

第10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