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15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9:59:21

1.晨外 公安局办公楼前 韩冰 马小五 郑耀先

郑耀先从韩冰身边走过,熟视无睹。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互不相识的陌生人。

“咔嗒”一声按上枪套扣子,韩冰的表情有些虚脱。擦擦冷汗,她长吁一口气,慢慢放下手臂,指尖还在微微颤抖…….

瞥一眼郑耀先的背影,小五向韩冰低声问道:难道他……

点点头,韩冰很坚决:错不了。哼哼!故作镇定,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他。

2.晨内 市局会议室 郑耀先 警员(群)

郑耀先走到后排最不起眼的地方,掏出笔记本,规规矩矩坐下。表情有些木讷,即不与人搭话,又不东张西望。

3.晨内 市局会议室外 马小五 韩冰

窗口处,韩冰盯着郑耀先的一举一动,忍不住皱皱眉,问小五:这些都是国民党留用人员吧?

马小五:对呀!今天开会的主题,就是针对他们去留。

韩冰转身离去,小五随后跟上。

4.日内 街道布告栏 市民 特务

市民围拢在布告前,一个市民宣读:查:原国民党军统大特务赵简之,一贯坚持反共、反人民立场,并协同匪首杨旭东,多次破坏我人民政权建设,残害我方工作人员及无辜百姓。赵犯简之,如此怙恶不悛蓄意反动到底,业已成为人民公敌,本军政委员会,自当执法以绳。故于本月十六日上午八时,将该犯判决死刑,并已验明正身执行枪决。兹特公布罪状,予以昭戒。切切此布。

一个特务不待市民念完,压低帽子,匆匆离去。

5.午内 走廊 郑耀先 留用人员(群)法医 战士 赵简之

众人有说有笑走出会议室。一名法医和两名抬担架的战士路过。

叼着香烟的郑耀先,向担架上轻瞥一眼,布单下,露出赵简之一只手。

将头若无其事地扭向一边,郑耀先看看墙壁上的通缉令。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他本人。

接近拐角楼梯时,走在人群最后的郑耀先,在转身的一瞬间,忍不住向担架消失的方向瞥了瞥,悲伤一闪而过。

6.午后内 破庙 杨旭东 杜孝先 赵简之家属 特务(群)

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哀号,杨旭东攥着共产党布告,当着诸位弟兄面,哭得天昏地暗。

杨旭东(恸哭):老赵啊!我的好兄弟,你怎么就走啦?鬼子悬赏八年也没要了你命,可你怎就没挺过这一朝!(捶打桌案,涕泪横流,痛不欲生)怎就没挺过这一朝!

赵简之六个孩子跪倒一地,最小的拽着刚从昏厥中被救醒的妈妈,胸前兜兜上全是鼻涕眼泪:妈妈……妈妈……我要爸爸……

一把搂住骨肉,赵太太银牙紧锁,半晌无语。

杜孝先红着泪眼,望着赵简之遗孀嗫嚅着,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弟……弟妹……

搂着小儿子,捋捋额前湿漉漉的头发,赵太太看着满地儿女,嘴唇的牙印上渗出点点血珠。

赵太太:你们要记住:你们的父亲不是死在日本人刀下!他不是死在日本人刀下!!!

一屋子特务,含着眼泪,自觉地戴上孝布。

7.晚内 郑宅 陈浮 周桂芳

陈浮拍着女儿入睡,眼睛时不时瞥向门外,目光中隐隐透出阵阵担忧。

8.晚内 市公安局档案室 郑耀先 工作人员(男、女群)

郑耀先翻阅文件,随口向对面女同志问道:这都几点了,咋还不让回家?晚饭谁供啊?

女同志:吃饭?哼!没看见大家都在忙吗?

郑耀先笑了笑:哎?你没结婚吧?

女同志抬起头,有些不悦:我结不结婚,关你什么事儿?

郑耀先:这女人哪!只要一结婚,不是为丈夫,就是为孩子。哪有闲心加班加点?

女同志瞪着他:你是被留用的吧?

郑耀先:嗯?你怎么知道?

女同志:只有国民党才会叫苦叫累。

讪讪一笑,郑耀先紧紧闭上嘴。趁对面女同志低头的瞬间,手指悄悄勾出一份国民党复兴社卷宗。

9.晚内 市公安局会议室 陈国华 老袁 江百韬 韩冰 马小五

陈国华合上材料,瞧瞧众人:关于如何安置这批留用人员,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老袁:我同意老陈的看法。先下放到农场,用劳动去改造他们的思想。(眼睛瞥瞥韩冰)

江百韬看看老袁:老袁哪!要是依着我,这些人最好一个不留。不是咱自己培养的干部,用着就是不放心。

陈国华看看韩冰:小韩,你说说看?

撂下自来水笔,想了想,韩冰说道:别人怎么处置都行,但那个周志乾,我建议最好先慎重考虑一下。

陈国华:说说你的打算。

韩冰:这个人,我想你们都看到了,我个人认为,他就是郑耀先。

大家点点头。

老袁:我同意小韩的意见。(看看韩冰)我提议先把他扣下来,然后再慢慢查。

韩冰:扣人需要理由。现在刚刚建国,人民需要一个和旧中国完全不同的新社会、新秩序,如果我们没有理由就随随便便扣人。那么,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会怎么想?他们会不会认定我们和国民党是换汤不换药?

陈国华:小韩说得有道理。

看看小五,韩冰:我和马科长商量过,先把他调进市局,放在我们身边就近监视。我想,不管他再怎么高明,哼!是狐狸终归要露出尾巴。

江百韬:依你看,把他放在哪个部门比较合适?

韩冰:47年以前,他不是管过档案么?那好,就让他负责郑耀先的档案重建。

10.夜内 档案室 韩冰 马小五 郑耀先

档案室的灯还在亮着,可室内,只剩下了郑耀先一个人。

将自己埋在一堆堆卷宗里,他仔细翻阅复兴社时期的秘档。

倦意一阵阵袭来,站起身,走到脸盆架处洗把脸。擦着脸上的水,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搞错了?军统和复兴社秘档,怎会连‘影子’的蛛丝马迹都没有呢?

门开了,韩冰和小五走进来。

镜子中,郑耀先那冷峻沉稳的面容,马上换成一副木讷。转过身,瞧着韩冰,未语先带三分笑。

韩冰和小五找张椅子坐下,郑耀先忙着端茶倒水。

韩冰一摆手:你不用忙了,我们不渴。

郑耀先:噢……

走到一旁坐下,规规矩矩坐下。

韩冰仔细打量着郑耀先,越看越皱眉。不料,郑耀先的脸却突然红了,变得异常尴尬。

韩冰:你怎么啦?

郑耀先嗫嚅:韩处长……男女有别,你这么看人……不好意思…...

小五瞪他一眼:哎!想什么哪你?

郑耀先的头,埋得更深,连脖子都红了。

韩冰双臂环抱于胸,笑吟吟看着他,突然断喝一声:郑耀先!

郑耀先看看小五,又瞧瞧韩冰,指着自己鼻子:您是在叫我?

韩冰笑而不语。

郑耀先一脸苦相:韩处长,这玩笑开不得,您可别把我往火坑里推。

韩冰不露声色,小五则一脸憎恶。

郑耀先:不信你去查,要能查出我是郑耀先,是杀是剐随你们便。

马小五有些哭笑不得:你这话连一点营养都没有。能证明你是郑耀先,杀剐自然是我们说得算,还用随便么?

韩冰轻吁一口气:我来只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郑耀先的档案重建,由你负责。

眨眨眼,郑耀先没说话。

韩冰看看表,和小五对视一眼,站起身对郑耀先说道: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郑耀先起身送客。走到门口时,韩冰突然转身,在他脸上一瞥:对了,明天早点来上班,不许迟到。

郑耀先点头哈腰:是是是!多谢处长栽培,多谢处长栽培。

11.夜内 走廊 韩冰 马小五

出门后,二人紧走几步来到楼梯口。韩冰忍不住回身望了望。

小五:处长,您看出什么问题了?

韩冰沉声:假痴不癫。这就是‘鬼子六’的一贯伎俩——摆明了自己是谁,想抓住把柄,哼哼!先把你累个半死!

小五:要我说处长,咱也别费那劲,直接抓起来不就完了?和他绕来绕去,累不累呀?

韩冰苦笑: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看出来没有?今天的情形和当年在延安,简直是异曲同工。唉!明知道他想干什么,却偏偏动他不得。

小五眨着眼睛思量片刻,突然一笑,摇着头说道:妈的,这行儿都叫他玩出艺术水平了?

12.夜内 档案室 郑耀先

关上门,点燃一根香烟,郑耀先忍不住看看门扇。

13.日外 赵简之衣冠冢前 杨旭东 杜孝先 赵简之家属 特务(群)

一冢枯坟,坟前跪着赵简之一家老少。在杜孝先搀扶下,几欲虚脱的杨旭东跪倒在地,向赵妻磕头。

冥纸化灰,随着瑟瑟秋风,在山间地野那万丈红尘中不断沉浮。

缠上孝带,喝干烈酒,将碗重重一摔,杨旭东呜咽着:弟兄们!送简之兄一程吧……

一头磕下去,众人眼泪簌簌而落。

起身看看大家,杨旭东的情绪异常激动:今天,我们又少了个兄弟。(擦擦泪水,声音哽咽起来)你们和简之兄一样,本来可以去台湾,去过那舒舒服服的日子。但为什么要留下来?为什么要抛家舍业跟我干这断头买卖?我想简之兄,已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十几年前,我们出生入死杀鬼子诛汉奸,为的是国家、民族和百姓;如今,我们抛头颅洒热血,同样也是为了国家、民族和百姓!但遗憾的是,现在的老百姓并不理解和支持我们。

一声长叹,杨旭东的表情千回百转:老百姓跟了共产党,我们不能责怪他们愚昧。要怪,就怪自己没做好,是我们自己把百姓推上了一条不归路。所以说,党国沦落如斯,我党诸位同仁难辞其咎!

回身一指赵简之墓碑,杨旭东喝道:可简之兄不一样,他让世人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国民党员!才是最忠诚的三民主义者!国家已经不属于我们,我们颠沛流离,处境也正像共党宣传的那样: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可我们真就不行了么?丢掉江山难道还要再丢掉气节?不能!绝对不能!哪怕天下皆降,唯我杨旭东不降!(冷哼一声)哼哼!不就是个死吗?能吓唬住谁?(一指自己的头,杨旭东红着眼睛喊道)我,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他共产党!看看到底是他共党的子弹硬!还是我杨旭东的脑壳硬!

14.夜外 军火库

一声巨响,军火库燃起熊熊烈火,整座城市在瞬间被警报笼罩。

15.日外 郊外山路 中共干部

一个干部辞别老乡,刚刚登上山路,就被特务一枪爆头。

16.日外 公路 军车

地雷突然炸响,正在公路上行驶的军车,旋转着翻入山涧……

17.晚外 村庄 杨旭东 特务(群)围观群众 土改干部

一名共产党员被绑在村口树干上,身前燃起一堆熊熊烈火。

在武装特务押解下,村民含悲忍痛,望着土改干部。

杨旭东站在众人面前,一指树上的党员:你们分田分地,不关我杨旭东的事儿,但参加了共产党,那就另当别论了。(对身边特务使个眼色)杀!

特务举枪向干部射击。

18.日内 局长办公室 韩冰 陈国华 江百韬

韩冰和江百韬坐在沙发上。

办公桌后的陈国华,翻阅着报告:(报告一)四月二十日,杨旭东匪帮袭击我南坡弹药库,打死打伤我方人员十六名。(报告二)五月二日,杨匪旭东刺杀我地委书记。(报告三)五月七日,杨匪旭东袭击我方军用物资,炸毁军车一辆,掠夺武器弹药若干。(报告四)五月十五日,杨匪旭东血洗甘泉村,杀害我方土改工作队员一名……

将材料一拍,陈国华气得咬牙切齿:这个杨旭东,简直是越来越猖狂!(指指自己鼻子)我戎马倥偬了二十年,现在才知道这脸不叫脸,被人家当成屁股啦!(瞪着韩冰)你们可真给我提气?明察暗访围追堵截,最后还是叫他逃之夭夭了!行!可真行!

江百韬替老战友倒杯水,苦苦劝解:老陈,你消消气。这个……杨旭东把咱们当年的游击战,呵!又给咱用上了。还别说,同样是土匪武装,这小子学得有模有样,比其它地区的土匪强多了。我们地方部队的同志,暂时还不适应他这种打法。

陈国华的火气更大了,怒道:你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新鲜?噢!建国了,我们的战士,居然连游击战这看家宝都不适应了,我没听错吧?

江百韬叹息:唉!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杨旭东的游击战和我们那时候不一样。这小子不但装备精良,而且打法灵活多变。更有甚者,据说他还有个‘一炷香’的毛病。

陈国华:一炷香?什么意思?

韩冰插言:他晚上睡觉手里要掐一炷香。香灭烧手,就马上跳起来转移。

沉吟片刻,陈国华问道:在他内部,有没有我们的内线?

韩冰点头:有,不过都暴露了,均遭到了毒手。

瞧着文件,陈国华苦不堪言:要照这么说,咱们拿杨旭东算是没办法了?噢!就让他一直逍遥下去?

江百韬:那也不一定,小韩不是正在想办法么?我相信:她肯定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对付杨旭东的策略。

无奈地叹息一声,陈国华:那就做好两手准备,一边防,一边抓。对于那些死不悔改罪大恶极的,要坚决镇压!(看看韩冰)你忙去吧。

韩冰敬礼:是

转身出去。

关上门,江百韬笑了笑:老陈,有件事儿恐怕还要劳烦你。

陈国华:哦?你说。

江百韬:老袁托我办件事,是关于小韩的。

陈国华一愣:关于小韩?那他找我干嘛?直接去找小韩不就行啦?

江百韬苦笑,摇头:老陈,你可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一点头)嗯!也对,想当年你找对象,情况也差不多。自己不敢约人家,叫警卫员代劳。结果可倒好,呵呵!一来二去,把警卫员和那女的给撮合了。

陈国华老脸通红。

19.字幕:一个月后……

20.日外 乱坟岗刑场 田向荣 高君宝 武装士兵 围观群众

田向荣被五花大绑押赴刑场。围观群众向他扔柿子、臭鸡蛋,负责警戒的战士进行劝阻。

田向荣被拖下汽车。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挤出人群,窜到田向荣身边。

警戒战士将其抓获。

田向荣看看男孩,嘴角动了动,目光中露出一丝歉意。

男孩挣扎着掏出红薯,想给田向荣递过去,士兵制止了这种行为。

在男孩注视下,田向荣被拖倒土坑前,行刑预备开始。

抬头看看天空高悬的太阳,一声长叹,田向荣缓缓闭上双眼,脸上无怨无悔。

21.午内 侦查科 小五 韩冰

韩冰摊开材料,一边浏览一边皱眉。

小五给她倒杯水,在一旁坐下。

韩冰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对于杨旭东,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他肯定不会伸长脖子,乖乖等我们下刀。(看看小五)还有没有更详细的资料?

小五摇摇头:没有了。我听周志乾说:山城解放前,国民党曾销毁过一批绝密档案。这其中就包括杨旭东和郑耀先的。

韩冰眉头微微一皱,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愤怒。

小五:处长,您没事吧?

韩冰:关于那个周志乾,档案里说,他从47年年末,就一直在监狱里当狱警?

小五:我问过留用人员,的确是这样。他平时工作勤恳,不多言多语,也不善于交往。就连娶媳妇,都办得简简单单不声不响。

韩冰点着头。

小五:还有,他连上下班,都选在深更半夜。周围邻居很少见他,要是不问,谁都想不起身边还有这么一号人?

韩冰冷笑:这就是职业特工的特点,掉进人堆里,你找都找不着。

小五:他还有个特点,别看平时不爱说话,可一旦惹急了,没准能顶你二里地。解放前,曾经有个看守长就吃过这亏,以为他好欺负,想打他媳妇的主意。结果没出两天,那看守长的老婆,反倒被别人卖进了窑子。

韩冰一愣:哦?

小五:更离谱的是,这周志乾当面‘嘡嘡’几句话,就把那看守长弄出了半身不遂,直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尿床呢。

韩冰“咯咯”笑了。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查没查过他伤疤?

小五:查了。以调动工作为由,在部队医院检查的。不过……

韩冰:怎么?

小五:他身上的疤,要比‘鬼子六’多出一倍还不止。甚至有些还覆盖了特点伤疤。比方说,‘鬼子六’原先是点状疤,可周志乾呢?干脆连成片了。

韩冰:徐百川那边怎么说?

小五苦笑:徐百川……呵!他也叫不准。看着那些伤疤照片,连他自己都直犯晕。

韩冰点点头:这应该是伪装过了。

小五:我们也这么认为。但据周志乾说,那是在抗战时期,被小鬼子汽油弹给烧的。

笑了笑,韩冰:去南京外调的同志回来没有?

小五:回来了。根据南京现存户口档案显示:在夫子庙一带,确实有个叫周志乾的人,但抗战爆发后,他不知去向。其街坊邻居、父母亲族等等,均在南京大屠杀中死于非命。

韩冰半晌无语。

小五又道:这小子也鬼得很。就拿前段时间来说吧,上级正准备调换留用人员,他一听说,就马上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

冷冷一笑,韩冰:噢?没看出这还是个投机分子?

脸上憎恶的表情更加浓郁。

小五无奈:没办法,人家想入党,咱也不好拒绝不是?至于批不批,呵呵!那就是领导考虑的事情了。

韩冰突然追问:对了!保密局的部分秘档,解放前,是不是存放于周志乾所在的监狱?

一点头,小五:是啊?

韩冰:那就是说,周志乾或许能知道一些密档内容?

小五迟疑:应该是吧……

韩冰:马上把他叫来,我要当面问问。

小五起身:是!

22.午内 档案室 郑耀先

郑耀先靠在椅子上,手指敲着复兴社秘档,眉头拧成死结。

叹口气,瞧着自己地上的影子,忍不住说道:看来你跟我一样,为达到某种目的,不惜隐藏、销毁自己的一切。

站起身,来到地图前,望着上台湾,眉头拧成死结。摇摇头,点燃一根香烟,再次看看自己的影子,不禁感慨连连:这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女同事探头对他喊道:老周,韩处叫你过去,可要快点哦!

郑耀先掐灭烟头,在不经意间,随口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儿?

女同事: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领导肚里的蛔虫?(关门)

郑耀先抓过帽子,深吸一口气,将精神调节到最佳状态。

23.午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郑耀先

韩冰坐在办公桌后,盯着墙上郑耀先的字幅(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日永照我土),转动着手中的自来水笔。

门外传来敲门声。

韩冰:进来。

郑耀先推门走进。

指着对面椅子,韩冰不冷不热说了句:坐吧!

郑耀先的臀部在椅面上贴贴,陪着小心,一言不发。

韩冰的态度有点冷:听说……保密局留在山城的旧档,你都看过?

郑耀先:如果把监狱的也算上,嗯!看过一些。

韩冰:那么杨旭东的档案,你一定了解喽?

郑耀先露出一副怯怯的表情:还行。不过他的档案,已经被烧毁了。(眼角瞥瞥韩冰,马上补充)当时有宪兵看着,我是迫不得已。

撩起眼皮看看对方,韩冰依旧不冷不热:那就说说你知道的吧!

将头悄悄扭向一边,郑耀先:好吧,(轻咳一声)杨旭东……生于1918年6月,抗战爆发后,从燕大辍学,参加军统临澧特训班,是军统大特务郑耀先的得意门生……

韩冰插言:他对郑耀先很忠心是吗?

郑耀先:这不是秘密。当年中统要除掉郑耀先,还是杨旭东带队去解救的。

轻轻放下自来水笔,双臂环抱在胸,沉吟片刻,韩冰突然抬起头:你对杨旭东很熟,对么?

郑耀先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对他的熟悉,只停留在书面上。

韩冰微笑:是吗?

双目下垂,郑耀先不言不语。

韩冰:临澧特训班,总教官是徐百川,郑耀先当时,也只不过是挂个名。如果你对杨旭东不熟悉,又怎么知道他是郑耀先的学生?

郑耀先从容作答:郑耀先曾对徐百川提过:杨旭东是他最好的学生。要是不信,你可以查阅徐百川个人档案。

韩冰笑而不语,过了片刻,她点着头,缓缓说道:我对档案工作很陌生,想不到其中的学问,可真是奥妙无穷。往往某些答案,要在其它档案中才能找到关键。唉!隔行如隔山哪!

郑耀先陪笑:处长谦虚了,总之您想知道什么,志乾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沉吟片刻,韩冰:曾经有个人,他是我生平仅遇最厉害的对手。就像你这样,能在只言片语中捕捉破绽,进而轻易化解掉对方一切努力。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

郑耀先眨眨眼:郑耀先?

韩冰故作惊讶:连这个你都知道?

郑耀先:在您档案中,详细记载着六年前,和他交手的全部经过。呵呵!他对您也是惺惺相惜,万分推崇。

韩冰一愣:噢?

郑耀先:具体说的话,我记不清了,反正在他档案里曾经有过记载。

韩冰没说话,平静姣好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郑耀先站起身:处长,如果没什么事儿,就不打扰您工作了。

将自来水笔重新捏在手中,目光从郑耀先脸上一掠而过,韩冰:好,那你先回去吧。

24.午后内 休息室 韩冰 江百韬 老袁

韩冰带着一脸倦容走进休息室,见到沙发上的江百韬和老袁,强打精神敬了个礼。

韩冰在江百韬对面的长椅上坐下。

老袁瞥瞥韩冰,表情变得有些不自在。

江百韬指着老袁:小韩,老袁——袁国兴同志你不陌生吧?在上海白区工作的时候,他就是我的老战友,也是我党赫赫有名的老地工,这个……郑耀先的案子,一直都由他主抓。

韩冰起身敬礼。

老袁一摆手,笑道:都是自己同志,没那么多客套。往后……嗯!你和老江一样,叫我老袁就行。

稍一沉吟,突然看看笑容可掬的江百韬,韩冰一眨眼,脸上有些发热。

江百韬:瞧瞧,这女娃子脸红了,呵呵!我说老袁哪!咱这穆桂英,居然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老袁故作镇定。

韩冰的脸更红了,似乎意识到什么,深深埋下头去。

轻轻一捅老袁,江百韬看着韩冰:小韩,老袁这次来,主要是想听听你对郑、杨两案的具体打算。毕竟嘛!你和他们交过手,彼此间的套路都很熟悉。(站起身,江百韬冲老袁使个眼色)我过去看看老陈,你们先聊着。(悄然走出)

室内气氛有些紧张,老袁在韩冰脸上瞥来瞥去,弄得她尴尬异常。迫不得已,韩冰将目光投向窗外的梧桐树。

两个人都没说话。一口空空的水杯,在老袁的双掌间碾来碾去。

韩冰的脸颊红得像苹果,她干咳一声,想用细若蚊鸣的声音打破僵局。

韩冰:关于郑耀先……您……您知道得应该比我多……

鼓足勇气,老袁:这个……关于这次谈话,组织上……没和你打过招呼?

韩冰一愣:招呼?什么招呼?

老袁有些紧张:以后……我和你……就是这个……这个……最要好的同志……

再次眨眼,韩冰:我们本来就是最好的同志啊?

老袁赶紧摆手:不是的!不是的!(一愣,马上改口)哦!是的……是的……

韩冰不敢说话,头垂得更低,脖颈一片绯红。

拍拍大腿,老袁很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一咬牙,突然站起身,向目瞪口呆的韩冰伸出手。

韩冰的眼睛瞪得更大,迷离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愕。

老袁说得很大声,语气坚定、决绝,就好像即将走上刑场的革命烈士。

老袁:韩冰同志!我是27年党员,身体健康,工作勤恳。妻子早前在上海牺牲,至今未婚,请你考验我!

一双美目在老袁身上快速游走,女娃子的表情有点呆。

韩冰:考验你?我能考验你什么?

老袁向毛主席相发誓:我袁国兴向毛主席保证:会像忠于党一样,忠于你韩冰同志!

韩冰“啊”地一声跳起来。她彻底陷入混乱,双手居然不知该放向何处。几次拔腿欲落荒而逃,只因袁国兴就势挡在门前,这才不由自主缩回来。

韩冰又气又怒:哎呀!干嘛要说这些?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我……

大汗淋漓的老袁,硬着头皮说道:是组织派我来的!工作需要……

话音一落,他松了口气:我……解脱了。

25.午后内 休息室外 江百韬 陈国华

从门板上收回耳朵,江百韬诡秘一笑,对陈国华低声说道:老陈,呵呵!我有幸不辱使命。

陈国华点点头:行,我也跟着解脱了。

四目相对,一切均在不言中,此地无声胜有声。

26.暮内 博爱诊所 曹华 女医生

曹华正在伏案苦读《论持久战》,女医生从门外走进。

曹华继续看书。

女医生:长官,杨旭东飘忽不定,现在还是联系不上他。

曹华手捧书本:好!我知道了。

女医生:接下来该怎么办?

放下书,轻瞥一眼女医生,曹华:看来……必须由我亲自出马了。否则就算找到杨旭东,他也不会相信你。(无可奈何地苦笑)唉!一处、二处的过节,那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化解。

女医生:可山城这么大,您怎么找啊?再说,我们的电台被共军破坏了,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

上下打量着女医生,曹华沉声说道:回去把《愚公移山》背了,明天,你告诉我该怎么找。

27.暮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马小五

韩冰呆呆坐在桌后,双手拄腮,脸上红扑扑。

敲敲门,小五从门外走进,韩冰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伸手在韩冰眼前晃了晃,小五低声叫道:处长!处长?

韩冰“啊”的一声跳起来,把小五吓了一跳。

韩冰恼羞成怒:你干嘛?

小五捂着胸,眨眨眼:我是来问你为什么不下班?

一敲桌子,韩冰喊道:不是告诉过你,进屋要先敲门?

回身看看门扇,小五一脸无辜:不是,我敲啦……

韩冰想了想,低下头,面色尴尬。

小五: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感冒啦?

深吸一口气,韩冰辩解道:没什么…….有点发烧,休息一下就好……(底气有些不足)

小五一点头:也对,这段时间忙得够呛,谁都没落个安稳觉。(看看韩冰)我那有药,要不……你先吃点?

摆摆手,韩冰拢拢头发,沉声说道:不用了,我没事儿。(起身往外走)

一指旁边的提包,小五:哎处长,你的包忘拿啦!

韩冰头也不回:今晚我不回家。

小五追上去。

28.暮内 拘留所门前 狱警 韩冰 小五

韩冰填写申请表,小五从后面追过来。

小五:处长,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我替你审?

韩冰目不斜视,继续填表:你对付不了他,还是我来吧。

小五:不是有预审员吗?

韩冰摇摇头:不行,这件事我必须亲历亲为。

狱警接过表格看看了:韩处长,麻烦您快一点,再有一个小时……(向拘留所内一努嘴)就不允许提审了。

韩冰点点头。

29.暮内 拘留所走廊 韩冰 马小五

二人在走廊上匆匆行进。

小五:我总感觉这徐百川……好像在隐瞒什么?嗯!他说话总是讲一半留一半。

韩冰:这不奇怪。他和郑耀先是多年兄弟,想叫他酣畅淋漓供出‘鬼子六’,绝对不是件容易事。另外,根据他们保密局家规,徐百川交代得越多,距离鬼门关也就越近,一向喜欢给自己留后路的老特务,肯定会忌惮这一点。

小五无奈:没办法,那咱就挤牙膏吧!呵呵!弄出一点是一点,实在不行,再用锤子敲敲。

韩冰:这倒也未必。你别忘了,咱们把他晾了一个多月,现在对他来说,前途未卜生死两难,与其每天在煎熬中度过,倒不如一劳永逸速求解脱。

小五略有所思。

韩冰:还有,赵简之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但开弓没有回头的箭,如今的徐老四,哼!已经陷入进退两难。

30.暮内 审讯室 韩冰 马小五 预审员(记录) 徐百川 看守

看守押解徐百川进门。

瞧瞧桌后的韩冰、马小五,徐百川疲惫不堪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韩冰命徐百川坐下,不紧不慢打开笔记本,沉声问道:徐先生近来好么?

惨然一笑,徐百川:好?哼!你果然厉害。赵简之死了,这消息一旦传到台湾,哪怕浑身是嘴,我也说不清了。(看看韩冰)我的儿子,日后也会活在被人追杀的阴影里。

韩冰微微一笑:噢?看来徐先生是有意见了。不过……赵简之并非我们指认的,不是这样么?

徐百川苦笑:就算我不说,你也能知道他是谁。像这种手段……想当年我也用过,对于故意隐瞒事实的人……其结果必然是罪加一等。

眨着眼睛,对着自来水笔沉思。突然,韩冰问道:在对外公布的材料中,我们并未提及是谁指认的赵简之,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点点头,徐百川:谢谢!

韩冰:不过郑耀先呢?你总该再说点什么吧?

徐百川平静地反问:难道我说得还不够?

摇摇头,韩冰:不够。

叹口气,徐百川很无奈:如果我不合作,那台湾是不是就能知道:到底谁出卖了赵简之?

韩冰没有立刻回答,继续眨眼。过了片刻,她淡淡说道:主动权在你手上。

徐百川反问:我还有选择么?

韩冰:选择权也在于你。

哀叹一声,徐百川的表情万分痛苦。

徐百川:看来……我必须要跟贵党无条件合作喽?

韩冰露出欣慰:我们欢迎。

迟疑着,徐百川:说出我知道的,贵党能网开一面,给我个死缓么?

韩冰:那要看你的合作态度。

低头苦苦凝思,徐百川面部表情时而狰狞,时而舒缓,反复交替若干次,最后在韩冰注视下,这长吁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你……能给我一根烟吗?

31.日内 郑宅 陈浮 小桂芳 邻居 邻居子

桂芳浑身是泥,花猫一般,从门外跑进。

陈浮看着女儿,吓了一跳。忙放下手中针线活,迎上去抱住女儿。

陈浮:这怎么弄的?

桂芳的小泥脸上还有泪痕,可她却忽闪着大眼睛,奶声奶气说道:妈妈,他们欺负我……

将孩子搂进怀中,陈浮心痛不已。过了片刻,这才低声吩咐:以后看见那些野孩子,离他们远着点儿。

小桂芳:可他们总来找我……

陈浮:那就躲开,不理他们。

小桂芳:我跑不过他们。

正说着话,邻居领个头上冒血的小男孩走进来。

邻居冲陈浮发脾气:周嫂子,你们家孩子到底管不管?瞧瞧把我儿子打的,(掰过小男孩的脑袋)都成了血葫芦!

陈浮瞪大双眼,指着小男孩,低头看看桂芳,难以置信地问道:桂芳,这是你打的?

桂芳摇摇头。

陈浮疑惑:那是谁打的?

桂芳:君宝哥哥。

陈浮冷眼瞧着邻居。

邻居:甭管谁打的,原因就在你们家孩子。周嫂子,您给评评理,我儿子这伤,到底该怎么算?

陈浮无奈地摇着头,掏钱递过去。

邻居接过钱,狠狠瞪了桂芳一眼:没事儿把自家孩子看住了,这么小就出去勾引男人,长大了那还得了?

邻居拉着男孩走了,陈浮抱起桂芳,泪流不止。

桂芳替妈妈擦擦泪:妈妈,以后我不惹你生气了,好么?

陈浮笑中带泪,轻轻一点头。

32.日外 郑宅门前 邻居 邻居子 高君宝

邻居一边走,一边数落自家孩子:你也是,人家打你,你就让他打?唉!我怎么生出你这倒霉孩子?

刚刚跨出郑家院门,却一脚踩在门槛外的西瓜皮上。

整个人横着摔出去……

一老一少,迭个七荤八素,躺倒在地哀号不止。

不远处的胡同口,高君宝捂着嘴,窃笑不已。

33.午后内 市委办公室外 郑耀先

整理一下着装,敲敲门,随着老袁一声“进来”,郑耀先推门走进。

34.午后内 市委办公室 老袁 郑耀先

郑耀先手捧文件袋,冲办公桌后的老袁一点头,样子很恭顺:袁书记,我给您送材料来了。

老袁盯着郑耀先,瞧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怎么是你?你们韩处长呢?

郑耀先:她忙,脱不开身,所以就叫我来了。(将文件放在老袁面前)这是您过去,在山城开展工作的全部资料,请过目。

抽出材料看了看,老袁:好,先放在我这儿,你回去吧!

郑耀先像模像样敬个礼,转身出去。可是走到门口,他突然一顿,眼睛不由自主瞥瞥墙上那条字幅——“雾”……

35.午后外 街头 郑耀先 盯梢便衣 行人

郑耀先在大街上穿行。神色冷峻,脚步匆匆。

一个便衣很自然地跟在他身后,若即若离。

走到拐角处,郑耀先停下点烟,眼角在不经意间,瞥瞥一旁的公共汽车。

乘客已经登车,车门即将关闭。

郑耀先快步抢上汽车。

便衣一愣,望着发动的汽车,连连摇摇头。

36.午后外 江边礁石 郑耀先

紧紧捏着一双拳头,眼望辽阔的的江面,郑耀先发出长啸一声:啊…….

喊声在江面上徘徊、于山谷间激荡。

流着眼泪,郑耀先对江水哽咽道:老陆,你可以瞑目了……终于可以瞑目了!线索,我找到了……

捧起一钵江水,江水顺着指缝,缓缓流溢:老陆,宝儿……我的好同志,你们安息吧……找出‘影子’后,我会来陪你们,咱们老战友不见不散……

江面泛起金色的光芒,水波悠悠荡漾……

37.暮外 街头中药铺 郑耀先 行人

惆怅地漫步在街头,经过老陆生前工作过的中药铺,他驻足往里看了看,回味着战友给自己把脉时的情景。

38.暮外 玫瑰饭店前 郑耀先 行人

路过宝儿的罹难处,他停一停。抚摸着灯柱,回味宝儿倒地那一瞬间,眼睛里流出的绝望和无奈……

抬头望一望远处飘扬的五星红旗,红旗迎风招展,绚烂夺目。

一群少先队员从他身边走过,鲜艳的红领巾,在白衬衫上格外耀眼。他们欢声笑语,无忧无虑地嬉闹着。

行人悠闲地漫步在街头,幸福洋溢在他们脸上。一群和平鸽,从楼顶“呼啦啦”飞过……

叹息着,默默转过身正准备离去,突然,他脚步停下了——一侧的墙壁上,现出一个工工整整的“雷泽归妹”……

39.暮内 大楼窗口 韩冰 马小五 侦察员

撂下望远镜,韩冰瞧瞧远处的玫瑰饭店,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马小五哼了一声:哼!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韩冰想了想,再三叮嘱:这家伙的反侦查能力登峰造极,你们一定要小心。(看看远处的红旗)从市委一出来,就把人跟丢了,再发生这种事儿,给我挨个写检查!

小五尴尬地点着头:是……

韩冰:好了,继续吧。

将望远镜丢给小五。

40.暮内 郑宅 郑耀先 陈浮

怅然回到家中,看到闷闷不乐的丈夫,陈浮的手指不由一颤。

将饭菜摆在桌面,静静坐在丈夫身边,目光从丈夫脸颊上掠过,显得十分担忧。

喝下一口烈酒,郑耀先想起了女儿:桂芳呢?

陈浮脸色一黯:君宝带她出去玩了,唉!可怜那孩子……(摇摇头)没想到……他和桂芳如此投缘,有口好吃的,也要惦记桂芳。

郑耀先没说话,端着酒杯双目凝视,呆呆的,不知想些什么。

眨眨眼睛,陈浮突然问道:你怎会无缘无故问起桂芳?(略一停顿,神色大变)干我们这一行儿,只要突然提及儿女,那八成是要……安排后事。

郑耀先的脸色很难看,从牙缝中生生挤出一句话:徐百川……把我给卖了。这回,恐怕连逃跑都没机会,共产党绝对不会就此罢手。

陈浮一惊:你怎么知道?

郑耀先:送文件回来的路上,我发现玫瑰饭店外墙,出现了‘雷泽归妹’。这个联络暗号,是我和他的秘密约定。

陈浮:他坐牢的事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郑耀先:共党严密封锁消息,除了内部少数人,恐怕眼下,就只有我了。

陈浮:杨旭东和一处也有可能知道,但谁都清楚,你和他们早就断了来往。 所以你借口从外界获取消息,这根本行不通。

郑耀先面色阴霾:现在我明白了,共党把徐百川的消息泄露给我,为的就是这个局。如果我去接线,肯定会自投罗网;但要不去……

陈浮:如果不去,那就说明郑耀先知道徐百川被捕,结果还是一样。(哀叹一声,陈浮面如死灰)唉!这是一个阴阳局,无论怎么取舍,你都逃不出圈套。

反复揣摩一番,陈浮冷汗如潮,深深地绝望了。死死抓住丈夫的手臂,越攥越紧。

陈浮:还有补救的可能吗?要不……咱们一起逃吧?反正这么多年,都已经躲习惯了。

吁口气,郑耀先:共党布下了天罗地网,还能往哪逃?早知这样,我就不该严守徐百川被捕的秘密。

陈浮:后悔药没个吃去,现在该怎么办?要不……马上把消息透露出去?

摇摇头,郑耀先:来不及了,他们肯定有所防范。否则我背后,就不会出现便衣了。

陈浮面如死灰:怪不得叫你送文件?原来真正用意,就是想让你路过饭店,发现暗号。唉!那个女人果然厉害,连你都逃不过她算计。

郑耀先:这是上天刻意为我安排的对手,想躲都躲不掉。看来你我的命运,已不在自己手中掌握了。

泪水在陈浮眼眶中打转。她颤抖着冰凉的小手,抚摸着郑耀先那满是冷汗的大手。

陈浮:六哥,需要我做什么?

郑耀先:照顾好桂芳,这就是你该做的。趁他们现在还没有注意你,一旦风声不对,立刻带桂芳走。切记!千万不要管我。

摇摇头,陈浮已是泪眼婆娑:别说了,如果没有你,我还怎么活?

夫妻俩紧紧依偎在一起……

41.晚内 韩冰办公室 韩冰 小五

两个人面对面,小五犹犹豫豫。

小五:处长,你说‘鬼子六’…….会上钩么?

瞥他一眼,韩冰:怎么?你没有信心?

小五:不是……(苦笑)和他斗了这么多年,我这心里……总是不托底。

韩冰端起水杯:这次不同,那是一个无法破解的阴阳局。无论他怎么取舍,都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小五还是信心不足。

韩冰:现在和过去不一样。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形势对我们极其有利。因此他只能苦苦招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看看小五)放心大胆去做吧。郑耀先也好,杨旭东也罢,迟早都逃不出人民的审判!

望着韩冰,小五目光里充满了崇拜:这可真是想不到。事到如今我才明白:为啥徐百川夸你是‘鬼子六’的死对头,看来他的确没有奉承你。唉!你们这些老情报啊!脑子动个小念头,就能把对敌工作的战略思想,全都布置妥当了。

喝口水润润嗓子,韩冰:情报工作就该这样——不但要心细如发,而且还能举一反三。郑耀先被称作‘鬼子六’,那可不是白叫的。像这样的敌人,你不处处小心事事留意,怎么能行呢?

小五:放心,打今儿起,我肯定会留一百个心眼。呵呵!这家伙比狐狸还像狐狸,要是真能把他斗倒,那咱们想不出名都不行。

韩冰:情报员最忌讳的,就是出名。

小五撇撇嘴。

韩冰:对于‘鬼子六’来说,名气太大一直是他的致命弱点,所以,他才会千方百计改头换面。不过,这个人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总是让对手防不胜防。所以这次,必须要把所有意外全部考虑进去,慎之又慎,决不能再给他留下任何机会。

小五:那他……会不会趁机投靠杨旭东?

韩冰:这也是我最头痛的。他们一旦联手,那我们的工作可就难上加难了。弄不好,当年在延安的悲剧,还会再次重演。

小五点点头:我明白了。

撂下茶杯,韩冰:另外,你告诉抓捕队把武器检查好,只要发现他逃窜,立刻击毙!

小五起身敬礼:是!

42.日外 巷口 桂芳 高君宝 小男孩(群)

巷口处,桂芳被几个小男孩揪住小辫,哭得像个小泪人。

高君宝拎着鞋箱走出巷口,一看桂芳被人欺负,马上冲过去抡起箱子,将这群孩子打得落荒而逃。

上次挨揍的小男孩,头上缠着白布,跑得慢了些。君宝上去一把抓住,抡起破鞋片子,一通好抽。

桂芳依旧在嘤嘤呜呜。放过那倒霉孩子,高君宝走到她身边,看着她,掏出一个蝈蝈笼子递过去。

几个小孩在另一侧街口起哄:噢!噢!搞对象喽!搞对象喽!

高君宝调头追去,几个小孩一哄而散。

一个孩子爬墙慢了些,君宝飞身上前,一脚将他踹过去……

“哎呦!”墙那边传来惨叫。

小桂芳望着高君宝,破涕为笑…….

43.日外 小巷 陈浮 桂芳 高君宝 荷香

桂芳在和高君宝玩“抓特务”游戏。

桂芳:我当特务,小宝哥哥你来抓我。

二人嬉闹。

陈浮不声不响站在她身后。桂芳回过头,眼巴巴看着一脸阴霾的母亲。

陈浮不容分说,拍落了高君宝拉住女儿的手。

桂芳哭了,张开稚嫩的双臂,伸向举着手掌的君宝哥哥。

夹起哭闹不止的桂芳,转身走出几步的陈浮,慢慢停下脚步扭过头。

双目含泪嘴角抽动的高君宝,仍然高举双手,身体一颤一抖。

桂芳哭闹:妈妈,你不陪我玩,我要和小宝哥哥玩……

陈浮没说话,朝高君宝走去。来到他面前,掏出十块钱塞进他手中。

高君宝一手攥钱,一面看着周桂芳。就在陈浮转身离去的刹那,突然将钱狠狠抛在地上,还啐上一口浓痰。

放下桂芳,一大一小两个人对视着。高君宝仰望着陈浮,丝毫没有惧意。

对峙了片刻,就在陈浮稍稍愣神的功夫,君宝一把拉住桂芳拽到自己身后……

高君宝指着陈浮:她哭了,你不许欺负她!

陈浮不屑一顾:你个傻子懂什么?

高君宝愤怒得像头小狮子,指着陈浮:我……我不傻!(挡在桂芳身前)谁也不许欺负她!!!。

瞪着那根晃动的小指头,陈浮的表情越来越冷。

一巴掌打来,高君宝的手被人拍落。

陈浮冷眼瞧着满脸赔笑的荷香,荷香攥着高君宝那乌黑的小手。

荷香:唉呦!对不住陈同志了,君宝这孩子小,不懂事,您老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我这给您赔礼了。(将手绢捏在腰间,蹲下身去,给陈浮来个万福)

陈浮阴霾的面孔上升起一层寒霜,偷瞧陈浮的脸色,荷香按住儿子的头,让他跪下给陈浮磕头。

叹口气,拾起钱递给荷香,陈浮:算了!现在是新社会,不时兴封建那一套。往后,你也犯不着见人矮一等,这动不动给人下跪的毛病,该改一改了。

荷香:是是是!

陈浮将目光移向它处:这不是‘是不是’的问题,关键在你思想深处,意没意识到自己也是国家主人?(看看荷香)街道学习班没去过吧?

荷香嗫嚅:太忙了……

陈浮:再忙也不能放松改造,这么办吧,叫我家里的给你报个名。(又看看一脸不忿的高君宝)这孩子都几岁了?怎么还不上学?你这当母亲的,就甘心让他做个睁眼瞎?

荷香赔笑:陈同志教训得是,教训得是……

陈浮摇摇头,叹口气:好了,你们回去吧。

瞧瞧泥猴一般的高君宝,又看看自己身上摞满的补丁,虽说面色有些难堪,但荷香却紧咬牙关一言不发。

陈浮抱起桂芳消失在街口拐角。荷香紧攥手中的钞票,眼圈有些红了。

酝酿了片刻,她转过身,对高君宝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君宝啊!听见没有?男人不识字,这辈子就只能掏大粪当苦力,让人家瞧不起。(看看沉吟不语的高君宝,深吸一口气)你这辈子,是想掏大粪,还是做大官儿?

高君宝嗫嚅:我……我不想被人家瞧不起……

一声咆哮,荷香将这辈子所有的委屈,全部发泄在高君宝身上:那就好好念书!老娘我砸锅卖铁供你!

回家路上,母子俩谁都没说话。荷香咬着嘴唇,本来并不丰润的嘴唇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牙印。身后的巷口处,传来摩托和吉普车的“隆隆”马达声……

44.晚内 郑宅 郑耀先

一旁的收音机播放着京剧《走麦城》,郑耀先躺在床上,拧眉苦思。

也许是听着心烦,郑耀先抬手旋动频率。一不小心,突然调到了天气预报。

女播音员:山城人民广播电台,各位听众,现在向您播送天气预报。明天:多云转阴,午后有小雨,气温20到25摄氏度……

“咔哒”一声关闭收音机,郑耀先呆住了。

额头冷汗涔涔,他从烟盒里颤巍巍摸出一根香烟……

25

第15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