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19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10:03:24

1.午后内 审讯室 郑耀先 老钱 陈国华

看看老钱,郑耀先:‘影子’如果想调查我,有一个问题他无法回避,那就是如何瞒过‘中社保’和‘边保’,从山城不露声色地获取情报?

老钱:这根本不可能,当时延安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都要经过这两个部门审查。

郑耀先:不,完全有可能。如果在联系山城前,他获得了这两个部门的批准,那就名正言顺合情合理了。

老钱一愣:噢?

郑耀先:在我离开延安前,有谁向山城拍发过电报?

老钱看看陈国华:有吗?

陈国华低声:有。(脸色很难看)江百韬就曾以‘边保’的名义,和山城市委取得过联系。可是……内容我都检查过,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郑耀先:一共联系过几次?

陈国华:两次。第一次是感谢信,而第二次……在你还没有离开延安之前,江百韬向山城市委追问过陆昊天的身份……不过,那也是经过批准的。因为当时,我们都想知道陆昊天和你是什么关系。

郑耀先:山城市委是怎么回复的?

陈国华:陆昊天是我党同志,代号为‘雷’,现已不幸被捕。

郑耀先:徐墨萍的代号是‘电’,对么?

老钱:这个不是秘密。她被捕时,国民党搜出一封还没彻底销毁的密信。内容是通知她转移,上面还有她代号。(瞧瞧郑耀先)而带队抓她的人,就是你。

苦笑一声,郑耀先岔开话题:我听老陆说过,‘雾、雨、雷、电’这四个代号,是他上线根据老战友送的字幅,特意为我们四个人起的。至于这个老战友,如果我没说错,十有八九应该是江百韬。

陈国华沉默了。

郑耀先:换作是我,看到‘雷’和‘电’代号,再联想到字符,那么剩下的,就该是‘雾’和‘雨’。

老钱:可问题是,他怎么排除打入军统高层的不是‘雨’呢?

郑耀先:我进过袁书记的办公室。在办公室的墙上,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雾’,而其它三幅,恰巧都不见了。根据这一点,我判断袁书记应该是个重感情的人。每当同志牺牲后,他就会从墙壁上取下相应的字幅,加以保存、纪念。

陈国华:所以,江百韬只要从侧面了解墙上还剩下哪个字,就可以判断出:是谁打入了军统高层?

郑耀先点点头。

老钱突然问道:要照这么说……在你离开延安前,军统就已经知道‘雾’是内鬼喽?

郑耀先:如果我半道偷看情报,或是没把情报送回山城,那么军统就能轻易判断出——到底谁是‘雾’?

屋子里的人,都沉默了。

过了片刻,老钱指指‘中华大地共和长存,青天白日永照我土’的字幅。

老钱: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当年你莫名其妙弄出它,就是想和‘中社保’档案中的字迹对照,从而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郑耀先无奈:这也是没办法。韩冰的‘阴阳局’太厉害,我根本防不胜防。所以一旦身遭不测,就只能靠它活命。(叹息)唉!不瞒你们说,我真不想死在自己人手里。

2.午后外 博爱诊所后花园 杨旭东 曹华 特务(男、女医生)

一个男特务和女医生站在杨旭东面前,相互间都比较扭伲。

杨旭东看看那女的,问道:你是一处的?

女医生点点头。

杨旭东:你们曹长官那里我去说,今时不同往日,一处二处间,那老死不相往来的惯例该打破了。

男女特务用感激的目光望着杨旭东。

杨旭东忍不住感慨:是啊!你们也老大不小,该结婚生子了。咱们信仰‘三民主义’的,和他们共产党不一样,至少婚姻大事不会由组织做主。(拍拍部下的肩膀)你们都别学我,有合适的,该找还得找。

曹华躲在一棵树后,用异样眼神瞧着杨旭东。

3.暮内 陈国华办公室 老钱 陈国华

老钱坐在沙发上,陈国华给他上茶。

陈国华:老首长,您对郑耀先怎么看?他的话可信么?

接过茶杯,老钱慢条斯理地说道:至少,他说我们有内奸这件事,还是可信的。

陈国华摇摇头: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在大革命时期就入党的老同志,居然会是个特务?

老钱摆摆手:这没什么奇怪的,情报工作就是这样,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可能的。

陈国华:郑耀先对我说,他有一枚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戒指,但是却不知道用途。

老钱喝口茶:你说的那个戒指,用途的确是保密的,除了我们一些老人,连持有者本人都不知情。

陈国华:噢?

老钱:那是一枚印鉴,上面的字体,要和秘档中的字体吻合,才能证明他身份。

陈国华:这么说,他应该是我党的地工人员。可他……曾经镇压过学生运动,残害过自己同志……

老钱:这就是不能恢复他身份的原因。要知道,苏区时期打入国民党内部的地工,目前已经为数不多了,能活下来的,个个都是精英。但有一点,他的历史不能存在污点,必须要经受住残酷斗争的考验。

陈国华:那就是说,为了考虑影响,他的身份绝对不能被承认?

老钱:这是毋庸置疑的。国华呀,你应该知道咱们这行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派出一个地工,不管他能不能回来,就当作他已经牺牲了。即使他命大,侥幸活下来,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他,直到他死后五十年。

陈国华:那这个人……还能用吗?该怎么看待他既往的历史?

老钱:其实在某些特定时刻,我们搞情报的同志也很为难。举个例子:如果敌人让你杀害自己的战友,你能怎么办?说自己下不了手?(叹口气)唉!有许多同志,就是由于这个原因被敌人怀疑,最终暴露了身份。所以,我个人可以理解郑耀先的苦衷,但对于他的手段,绝不敢苟同。

陈国华略一沉吟:那抓捕‘影子’,还需要他配合么?

老钱:这个由你们自己决定。原则上我就一个观点:郑耀先此人要用,但是怎么用,你们要把握好分寸。

陈国华点点头:道理是这样,不过……我看是不是先和老袁打个招呼?要不然,呵呵!他还得被抢救一次。

老钱摆摆手:先不管这些,对了,江百韬怎么样了?

陈国华:已经秘密监管了。

老钱:江百韬的情况及其特殊,你们一定要慎重,必须有真凭实据才能抓人。

陈国华为难:这可就难办了。要按郑耀先所说,他连自己女儿都敢灭口,还会留下证据?

老钱沉思着,慢慢一点头。

4.晚内 博爱诊所教室 杨旭东 曹华 特务(群)

杨旭东走上讲台,曹华守候一旁,目光时不时瞥向他,脸色绯红。

杨旭东对台下特务说道:今天,我们有对新人要喜结连理,为此,我个人向他们表示祝贺。

一对新人忸怩站起,众人掌声如雷。

压压手,杨旭东制止了掌声:从今天起,一处、二处那老死不相往来的规矩不复存在了。你们可以自由恋爱,自主选择配偶。

众人再次鼓掌。

待掌声停歇,杨旭东又道:对于那些找不到配偶的兄弟,我杨旭东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不会给你们抢老婆,也绝不允许你们抢老婆。别的山头怎么做我管不着,可在这里,中华民国的法律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杨旭东语重心长)我们针对的是共产党,不是老百姓。虽然老百姓弃我们于不顾,但我杨旭东绝对不会再放弃他们。这是原则,没得商量。谁要敢违反这条禁令,不管他是谁的手下,杀无赦!

众人低下头。

杨旭东:我知道你们的难处。不错,咱们现在是狼多肉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可老百姓呢?又不愿把闺女嫁给国民党。所以没办法,你们当中某些人,还得继续打光棍。(扫视众人)不过,我会以身作则的。不管你们一个个能不能娶到老婆,反正我杨旭东肯定是这里最后一个结婚的!

众人望着他,目露钦佩。

曹华背着手,轻轻一撇嘴。手指在掌心中拧了拧,脸色很难看…….

5.夜内 博爱诊所曹华卧室 曹华

曹华捂着脸,在屋内心烦意乱地走来走去。长叹一声,栽坐床头,直勾着眼睛,执着地将指甲啃来啃去……

6.夜内 杨旭东卧室 杨旭东 杜孝先

一张地图摊在桌面,杨旭东和杜孝先头碰头。

杜孝先在为他详解地图。

指着一条水线,杜孝先:这就是博爱诊所的下水道,直径一米五,是当年为防备轰炸,特意改建的民用设施。

杨旭东:这条道能通往城外么?

杜孝先:它和共党公安局下面的干线连接,应该没有问题。(看看杨旭东)老杨,这也是唯一能救六哥的途径。

杨旭东点点头:是啊……关押六哥的地牢,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在干线的上方。

杜孝先:如果想个办法,打通干线和地牢隔离,就可以顺利冲进去。

杨旭东:共产党不会想到这一点么?

杜孝先:不管怎样都要试一试。就算他们有所防备,只要我们出其不意痛下杀手,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杨旭东没说话,手指顺着水道干线,一点点延伸。

7.晨内 陈国华办公室 陈国华 老钱

从鸽子腿上取下信笺,老钱打开看了看,一点头:杨旭东终于露面了。

随手将纸条递给陈国华。

阅罢,陈国华一愣:博爱诊所?奶奶的,他居然就潜伏在我们眼皮底下?

老钱一笑:没想到吧?

陈国华:这家伙也太狡猾了!

老钱: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陈国华:我马上派人包围诊所。

老钱摇摇手:这恐怕不行。杨旭东敢这么做,又怎能不防?他可不是一个莽撞的人。

陈国华:老首长,您的意思是……

老钱:先切断城内所有交通要道,然后再一点点逼近诊所。

陈国华点点头,心领神会。

8.晨外 花园 曹华 杨旭东

两个人迎面相遇,杨旭东向曹华打招呼。

曹华象做了贼,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望着曹华背影,杨旭东一脸疑惑:她这是什么毛病?鬼鬼祟祟的。

9.晨内 曹华卧室 曹华

闪身进门,曹华倚在门板上,胸口剧烈起伏。

门外有人喊了声:老杨!

曹华的耳朵,忍不住向声源探探。突然一捂脸,叫道:坏了!要离不开他了!(深深叹口气)唉!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红着脸,呆呆啃着指甲,胸口扑腾得越来越厉害。

照照镜子,瞧瞧自己春意盎然的脸颊,曹华定定神,对镜中的自己命令:你是新女性,不是小女子,婆婆妈妈不是你的性格。你应该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这几句话说得底气不足)

又照照镜子,猛然一捂脸,疯狂摇着头:不行!我实在控制不住了,还是快刀斩乱麻吧!就算丢人,姑奶奶也认了!

10.午后内 监狱走廊 徐百川 押解士兵

徐百川已被除下镣铐,在押解战士监管下走出牢房。他一边走,一边望向郑耀先的牢门。

11.午后内 牢房门前 郑耀先 徐百川 战士

徐百川从气窗一闪而过。郑耀先望着他,两个人的目光对在一起。

徐百川的眼神很复杂,而郑耀先则象瞧个陌生人。

战士:走吧。

徐百川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郑耀先。

12.暮内 博爱诊所杨旭东卧室 曹华 杨旭东

曹华手足无措站在杨旭东身旁,瞧瞧他手中的《人民日报》,又看看他脸色,一副欲言又止的小儿女神态。

撂下报纸,杨旭东若无其事抬起头: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曹华腼腆:谢谢你……

杨旭东一愣:谢我什么?

柔情似水的目光,从杨旭东脸上一掠而过,固定在毫无生机的地面。她背起双手,修长的身体不停地扭动。

曹华:那部电台……谢谢……

杨旭东:你到底想说什么?

曹华:我……

杨旭东调侃:你看上谁了?说吧,我替你做主。

瞥了杨旭东一眼,不禁涌出一阵恐慌,手指在满是汗水的掌心拧来拧去。

杨旭东很好奇:你怎么啦?

曹华嗫嚅:你……你……有空吗……

杨旭东眨眨眼:干嘛?

曹华:我……我……

上下打量着曹华,杨旭东:你想找我帮忙?

曹华点头:是的,啊?不是!不是!(连连摆手)我……我……想去看电影……

杨旭东笑了:那就去呗!

曹华小嘴噘了起来……

瞧瞧曹华,杨旭东笑道:不会是想……叫我陪你吧?

曹华粉红的脖颈,足已说明了一切。

将报纸一推,杨旭东:几点钟?什么电影?

曹华:晚上六点,东北电影制片厂的《白毛女》……

点点头,杨旭东有些感慨道:是啊!该出去放松放松了,我也好久没看过电影了……

又看了看神情扭捏的曹华,他沉吟着没说话。过了许久,这才苦笑一声:好吧,那咱们……就去瞧瞧共军的白毛女。

13.暮内 审讯室 陈国华 老钱 郑耀先

郑耀先拖着镣铐被带进审讯室,面对两位领导,他显得很坦然。

陈国华命人给他解除刑具,顺手递给他一根烟:有些事儿,我们正想找你商量,是关于如何安置你的问题。

苦笑一声,郑耀先无奈:安置?呵!我早就是个死人了,还要什么安置?(瞧瞧陈国华)不把我当成国民党特务,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夹着香烟,陈国华的脸色很难堪。

老钱插言:说说你有什么打算。

想了想,郑耀先的神情极度伤感,淡淡语气中,流露出无限哀愁。

郑耀先:以往,我没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但这次,有个小小的心愿,希望组织能成全我。

老钱点点头。

郑耀先:袁宝儿、陆昊东两位烈士。他们牺牲后,连一块葬身之地都没有。如果有一天,组织上能收集到他们的遗物,待我百年之后,把我和遗物葬在一起,也算我尽了同陶之义…….(言语未尽,郑耀先已是挥泪如雨)我……我想老陆,想宝儿,想他们……

一个七尺高的汉子,就这么哭了。他再也不用掩饰自己,终于可以酣畅淋漓尽情地发泄。

老钱转过身去,流下了眼泪。过了许久,陈国华上前拍拍郑耀先肩头,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深吸一口气,老钱强抑绵绵不绝的泪水,说道:郑先生,请您放心。我们不会忘记那些,为革命献出生命的烈士。

抹抹泪,郑耀先稳定了情绪:有您这句话我就安心了,谢谢领导,谢谢组织。

老钱:由于你身份的特殊性,所以组织上……暂时还不能给你什么说法,这一点,你能理解么?

郑耀先:干我们这一行儿,连死都要无声无息,更何况是说法?唉!命该如此,我早就习惯了。

老钱:还有一点,为防止别人产生怀疑,你的追杀令,暂时不能取消。怎么样,有问题么?

郑耀先苦笑:那就是说,以后我只能用‘周志乾’这个名字?

笑了笑,老钱:对!我们要处决的是郑耀先,并不是周志乾。

郑耀先:还有什么?

在屋里踱了两步,老钱转身看看郑耀先:协助我们,尽快抓捕杨旭东。也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对党的忠诚。当然,你和他的关系我们都知道,但我相信,一个优秀的情报员,是不会为感情所左右的。

叹口气,郑耀先半晌无语。

老钱:怎么,有难处?

惨然一笑,郑耀先:这是我的职责,我知道该怎么做。

老钱:另外,希望你能再培养出一个杨旭东。

犹豫片刻,郑耀先摇摇头:这碗饭,可不是谁都能吃的。

老钱笑了:这是陈国华同志的个人请求,你有什么想法,就对他说吧。

和陈国华对视一眼,郑耀先的脸色很复杂。

老钱递给郑耀先一份文件:你看一看,对于江百韬,还需要什么补充?

郑耀先摇头:没什么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准备抓人。

老钱:你要知道,江百韬在党内有很高的声望。举个例子吧,据说上党课时,他从不带参考书。马、恩、列、斯、毛的著作,他样样都能倒背如流。只要你说出革命导师的一句话,他就可以指出这是出自哪一本,哪一页,第几行。

郑耀先不以为然: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老婆也可以做到,但她始终是个特务。

老钱哑口无言。

郑耀先:我理解你的难处。可你放心,只要被我盯上的人,十有八九他都跑不掉。

老钱:噢?你有什么打算?

郑耀先:对外宣称公安局某个干部被捕,但不要点到是谁,看看台湾能有什么反应?

略加思索,老钱点点头:不错!台湾听到消息后,为弄清是不是‘影子’,肯定会动用潜伏特务进行调查。这样,我们只要把重点放在特务的注意对象,就能很快确定谁是‘影子’。(看着郑耀先,钦佩不已)不愧为经验丰富的老情报,看似棘手的问题,却让你轻而易举化解了,厉害!

14.晚内 红星电影院 杨旭东 曹华 观众

熄灯铃声过后,曹华捧着瓜子,和帽檐低压的杨旭东并排坐在一起。

银幕上,放羊老汉手搭凉棚四下观望:清清的流水,蓝蓝的天,山下一片米粮川……

台下,曹华将瓜子递给杨旭东:我渴了……

杨旭东:好,先等一会儿……

看看四周,杨旭东起身向影院小卖店走去。

15.晚内 红星电影院小卖店前 杨旭东

拎着汽水走出卖店,杨旭东躲在一旁过烟瘾。

16.晚内 红星电影院 杨旭东 曹华 观众

坐回曹华身边,将汽水交给她。二人脚下的瓜子皮,已经铺满一地。

曹华嗔道:怎么才回来?

杨旭东:没办法,男人嘛,都好这一口。

杨旭东压低帽子,闭目养神。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人在捅自己,

一个激灵,下意识向怀中摸去。

耳畔传来曹华低低的声音:是我……你干嘛?看电影还打呼噜?

没敢瞧对方的眼神,杨旭东干咳几声:嗯嗯!对不起,可能是太乏了,失礼,失礼……

重新将目光投向无聊的银幕……

喜儿唱道:有钱人结亲讲穿戴,我爹没钱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对着镜子扎起来……

曹华又捅捅杨旭东,小声:我想要什么,你能给我买么?

杨旭东眨眨眼:除了共产党,一切都好商量。

歪着头,曹华默不作声。

想了想,杨旭东突然一愣:哎?你啥意思?是不是想叫咱俩的关系,从此不清不楚?

张嘴吐出一颗发霉的瓜子,曹华:呸!

杨旭东:我说错了吗?

一扭头,曹华悻悻说道:别吱声,看电影!

曹华这瓜子磕得很辛苦,不知吃进去多少皮儿,吐出了多少瓤儿。当银幕上,喜儿知道自己怀孕后,曹华干脆不吃了,摸摸肚皮,偷偷瞥向杨旭东……

向银幕努努嘴,杨旭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别总瞧我,看电影!

咬咬牙,曹华壮起胆子:你以后…….会对我好么?

盯着银幕,杨旭东低声: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你?

手指勾着杨旭东衣襟,轻轻摇了摇:别离开我,好不好?

杨旭东苦笑:我的大小姐啊!您不抛弃我这丧家犬,就算谢天谢地啦!

曹华气得鼓鼓的:和你说正经的,一点正事都没有。哼!不理你了!

叹口气,杨旭东无奈:行啦!行啦!没事我干嘛要离开你?唉!你们女人哪,真是……(摇摇头)

曹华立刻转怒为喜:那咱可说好了,你要反悔,就是……就是……(一指银幕)黄世仁!

杨旭东:好!好!我是黄世仁,是那该死的狗地主,行了吧?(再次冲银幕努嘴)看电影吧!

衣衫褴褛的喜儿躲在山洞里道:……北风刮来似钢刀,破布烂草不遮身,深山野洞难活命。喜儿啊!你血海深仇还没有报……

曹华抑制不住鼻涕眼泪,呜呜咽咽,哭得死去活来。

将手绢递给曹华,杨旭东耳语: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下雨了?(摇头)唉!共党这宣传机器,可要了亲命了!

曹华泣道:想我爹了……呜呜……

杨旭东:呦!和喜儿产生共鸣啦?

曹华抹着眼泪:我爹死后,寒冬腊月我只能躲在破庙,也是破布烂草衣不蔽体,身上冻烂了也没人管……呜呜呜……

紧紧握住曹华的手,杨旭东脸色阴霾,半晌无语。

靠在杨旭东肩头,曹华呢喃: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么?

点点头,杨旭东的眼圈红了。

两个人依偎着,曹华擦擦泪,悄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杨旭东感慨:叫我说什么?唉!仔细想想,共党造我们的反也不无道理。民国对待老百姓……的确是亏欠了许多。

望向银幕,杨旭东低声念道:你们说我是鬼,好!我就是鬼,我就是那屈死的鬼,就是那冤死的鬼,我要撕你们,我要咬你们……

17.晚内 拘留所外 郑耀先 陈国华

将郑耀先送到牢房前。

临别时,陈国华叫住郑耀先:陈浮死后,孩子一直由邻居照顾,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一声叹息,郑耀先摇着头,半晌无语。

陈国华感慨:说起来,她也是个优秀的情报员,只可惜,走错了路……

郑耀先:唉!这就是命,谁也挣脱不掉的命……

郑耀先转身离开。望着他背影,陈国华突然有种失落感,一股淡淡的忧愁,萦绕着,久久挥之不去。

18.晚内 陈国华办公室 陈国华 老钱

老钱看看愁容满面的陈国华,问道:你怎么啦?

摇摇头,陈国华:没什么……

老钱:是不是还在替他难过?

沉默片刻,陈国华突然问道:老首长,说实话,您真能帮他找到两位烈士的遗物么?

幽幽叹了口气,摇着头,老钱酸楚万分:唉!你叫我上哪儿去找哇?

19.夜外 街道 解放军

一辆辆军车开进山城。各街口要道,架设了鹿砦和机枪。

从车上跳下大批士兵……

20.夜外 博爱诊所大门内 韩冰 杜孝先 特务(群)

韩冰被绑在门内柱子上。

堵上她的嘴,韩冰呜咽几声。

杜孝先挥手给她一记耳光。

21.夜外 博爱诊所前隐秘点 解放军 老兵 文化教员

诊所外五十米处的掩体中,隐藏着大批解放军士兵。

一个老兵抱着枪,借着昏暗的路灯,正在看书。

文化教员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老兵将书送到文化教员面前:同志,你有文化,帮看一看,这是啥字?

文化教员瞧了瞧:噢!这是共产主义的‘义’字。

老兵憨憨地笑了:原来共产主义,是这么写?

文化教员:你家是哪的?

老兵:河南汤阴。参军前,一直在外逃荒。

文化教员又看看书本:这是……识字班的读本?

老兵:是啊!没文化不行啊!俺从小家穷,念不起书,没少受地主老财的欺负。

文化教员:现在好了,解放了,穷人家的孩子,也能上学了。

拾起一根草棍,衔在嘴里。老兵抬头看看路灯,感慨:是啊!解放了,俺村……也该点上电灯了吧……

文化教员:放心,一到共产主义,咱们都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老兵的目光,露出美好的憧憬:还是电灯好,小孩读书,不伤眼睛……

军官瞧瞧博爱诊所,对身边战士低声喊道:注意隐蔽!

22.夜外 博爱诊所大门内 韩冰 杜孝先 特务(群)

看看昏迷不醒的韩冰,杜孝先对身边特务吩咐:准备行动。

来到墙体旁的井盖处,特务掀开盖子,露出黑黢黢的洞口。

杜孝先:站长早就料到共军会来,所以特意为他们布下了局。告诉机枪手,共军要是发起冲锋,不用吝惜子弹,给我狠狠地打!

特务敬礼:是!

23.夜外 博爱诊屋顶 特务(自由恋爱的男女特务)

男特务将马克沁重机枪组装好,女医生放下起爆器,接上子弹链。

24.夜外 博爱诊所门内 韩冰 特务(群)

韩冰睁开双眼,瞧着特务钻进水道,绝望地呜咽。

25.夜内 水道 杜孝先 特务(群)

一名特务问道:长官,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女共党?

杜孝先抬头看看井口:我不是说了么,这是站长故意布下的局。目的就是让共军知道门后有人,不敢轻易使用炸药。

特务恍然大悟:怪不得要堵上嘴,原来站长只想让她叫,不想让共军听见叫什么。

杜孝先心有余悸: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想到了。现在,就只能祈祷地牢下没有障碍物了。

26.夜外 红星电影院外小巷 杨旭东 曹华

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影院,两个人低着头,谁都没心思说话。

曹华鼻尖依然挂着泪,走至僻静处,时不时还催促杨旭东快点借她手帕。

曹华:把手帕借我。

杨旭东:你自己的呢?

曹华叹息:唉!湿透了,不能用了。

杨旭东又气又笑:哎我说……看场电影至于么?

曹华又哭了:那个喜儿太可怜,呜呜……

杨旭东苦笑:行!行!别哭了,借你还不成?

掏出帕子递过去,看着泪水涟涟的曹华,杨旭东:你说说你,还同情人家喜儿,自己是什么成分不记得啦?

曹华抹着泪:那不一样,喜儿就是可怜嘛!一个女孩子家家,给你们这些男人害的……呜呜呜……

杨旭东无奈,只好低眉顺眼安慰她:好!好!她可怜,可怜还不行?(坏笑)瞧瞧你这脸,弄得跟猫似的。一会儿见了人,人家还不得琢磨我把你怎么了?呵呵……

在他肩上一捶,曹华幽幽说道:你就会哄人家……(唉声叹气)唉!你要是能有大春的一半好,就算替你死了,我都值……

杨旭东对天发誓:这没问题。从今往后,我叫你喜儿,你就叫我大春。

星眸一闪,曹华伸出小指准备拉钩: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一撇嘴,杨旭东:笑话,我堂堂一党国少将,还能欺骗你?军中无戏言,没听说过么?

看看一脸幸福甜蜜的曹华,他突然问道:哎我说,你爹在世的时候,对待佃户不像黄世仁吧?

幸福一下子凝固在脸上,曹华瞪着眼睛:你什么意思?

杨旭东嗫嚅:我是说……你爹……没像黄世仁那么缺德吧?

曹华咬咬牙,噘起小嘴……

趴在她耳边,杨旭东低声:别误会,我只是有件事儿想告诉你。

曹华快被气疯了:说!

杨旭东:其实啊!就算你爹没死在共党手里,迟早也是一回事儿。换作党国做天下,为收买人心,谁知道会不会也拿他当替死鬼?

曹华气急败坏:杨——旭——东!!!

一把捂住她的嘴,杨旭东小心翼翼四下观瞧。整条巷子比较僻静,没有其他行人。

杨旭东:想死啊?叫这么大声干嘛?哎呦呦……

一张嘴,曹华将他咬得哀叫连连。

杨旭东低声告饶:别咬,痛啊……

眼角死死瞥住杨旭东,看得他有些发毛

杨旭东哀求:你干什么?赶快松口!

曹华没有反应,死死咬住他手掌,瞪着溜圆的眼珠,一动不动。

杨旭东疑惑:怎么啦?

甩甩头,将杨旭东肩膀拨到一边,目光所及之处,一辆辆灯光耀眼的军车,正从巷口鱼贯而过……

27.夜外 博爱诊门前 解放军

解放军向正门迂回。

28.夜外 博爱诊所门内 韩冰

韩冰流着眼泪,拼命呜咽。

29.夜外 博爱诊门前 解放军

文化教员听了听,低声:连长!门里好像有人?

军官听了听,一摆手:爆破组原地待命!

向身边的战士使眼色。

30.夜外 博爱诊所院墙外 解放军士兵

几个战士搭起人梯,向墙头攀去。

31.夜外 街区

整个街区的灯,在瞬间全部熄灭。

32.夜外 博爱诊屋顶 特务(男、女)

机枪手凭借感觉,向解放军扫射。女医生为他输送子弹。

33.夜外 墙头 解放军士兵

解放军战士被子弹扫落,飘着血雾,从墙头栽下。

34.夜外 博爱诊门前 解放军

连长大喊:炸墙!炸墙!

几名爆破手上前埋设炸药包。一声巨响,将墙体炸开。

35.夜外 博爱诊墙内 井盖

随着爆炸,一堆乱石将井盖封住。

36.夜外 博爱诊所屋顶 特务机(男、女)

拼命扫射子弹,男特务咬牙切齿:共军小子!来吧!叫你们杀我爹!叫你们分我家的地!

37.夜外 博爱诊所外墙 解放军(群) 连长 老兵 文化教员

子弹从墙体豁口处射出,我军冲锋受阻。

连长大声喊道:神枪手!把机枪给我打掉!

一名战士:连长!天太黑!看不清目标!

黑暗中,一根火柴被悄悄划着。老兵点燃手中的读本,冲到豁口处,高高举起……

文化教员凄厉地喊一声:老兵!!!

一道血雾从老兵肋下蹿出,他身体摇了摇,一把按住墙体断端……手臂开始剧烈颤抖……血水一滴滴溅落在地……

泪流满面的神枪手,举枪向屋顶瞄准……

38.夜外 博爱诊所门内 韩冰

望着手举火把的老兵,韩冰痛苦地闭上双眼,撕心裂肺般嚎啕呜咽。

39.夜外 博爱诊所屋顶 特务(男、女)

曳光从头顶呼啸而过,尖锐刺耳。

两个特务趴在掩体后,男特务喊道:快把缺口封住!

女特务抓起起爆器,探头向外看。

40.夜外 诊所旁边的小院

市民披着衣服,推门走出。站在院中向隔壁眺望。

41.夜外 博爱诊所屋顶 特务(男、女)

女特务喊道:不行啊!有老百姓!现在爆破会伤及无辜!

机枪手一捶地,万分沮丧:嗨!

一道曳光破颅而过,女特务摇晃了两下,被爆喷的血水拖倒在地。

男特务爬到一旁边,焦急地大喊:手榴弹!快给我手榴弹!

血水在女特务身下无声地流淌。被紧握在手中的起爆器,沾满了鲜血。

扭头看了看,男特务绝望地“啊!”了一声。上前抱起妻子,将她满是鲜血的脸颊,紧紧贴在胸口。

泪水一滴滴,溅落在妻子的衣衫上……

男特务咬着牙:共军小子,我跟你们拼了!

42.夜外 墙体豁口处 老兵

老兵靠在断壁上,眼睛一动不动,手臂仍在高举火把,火光逐渐黯淡……

43.夜外 博爱诊所屋顶 特务(男、女)

一捆捆手榴弹向院中扔去,男特务几近疯狂。

44.夜外 博爱诊所院内 韩冰 解放军连长 解放军战士

炸声四起,战士们在爆炸中倒下。连长跳到韩冰身前,牢牢挡住她。一枚弹片划破他脖子,鲜血一滴滴,溅落在韩冰头上……

45.夜外 诊所旁边的小院

市民一哄而散,纷纷溜进屋子。

46.夜内 民居 老太太 儿子 儿媳 婴儿

老太太跪倒在佛龛前,不住地念着‘阿弥陀佛’。

儿媳用**掩住婴儿的嘴,生怕他哭出声来。

儿子插上门闩,搬来桌椅板凳木柜米缸,最后连自己也顶在房门上。他不住地颤抖,两条腿抖成马达……

47.夜外 博爱诊所门内 韩冰 连长 解放军战士

几名士兵解下韩冰。

韩冰望着豁口处,庄严地敬礼。

连长擦擦脖子上的血,问道:其他特务呢?

流着泪,韩冰指向墙体瓦砾,连长疑惑不解。

48.夜外 博爱诊所屋顶 特务(男、女)解放军(群)

男特务痴痴抱着妻子,四周是一排排枪口。

解放军:缴枪不杀!

冷冷一笑,掏出手枪抵住太阳穴,男特务:这句话,你们自己留着吧。

喊一声“三民主义万岁”,扣动扳机。

49.夜外 博爱诊所院内 韩冰

手枪滚下屋脊,落入院中,停在韩冰的脚下。

韩冰的脚,微微一动……

50.夜内 会议室 陈国华 老钱

一行人忙忙碌碌,通讯员接听电话,不断询问战事进展。

老钱和陈国华盯着地图,眉头紧锁。

突然,一声警报横空响起。

老钱勃然大怒,一转身喝道:谁叫你们拉警报?

屋内的工作人员,茫然不知所措。

老钱点着桌子:你们这是在变相通知敌人,要赶快转移!

陈国华冲手下一瞪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警报关喽!

一名工作人员抓起电话。

看看陈国华,老钱叹口气:要说打仗,你们个个都是把好手,可抓特务……(摇摇头)唉!隔行如隔山喏!

51.夜外 博爱诊所门内 韩冰 连长 解放军战士 特务(男、女)

男女特务尸体被抬出,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连长将一本《为人民服务》交给韩冰。

连长:这是从特务尸体上找到的。

打开血迹斑斑的书,韩冰摇摇头,黯然无语。

52.夜内 审讯室 陈国华 郑耀先

郑耀先被带进审讯室,瞧瞧桌后的陈国华,突然问道:你找到杨旭东的巢穴了?

陈国华难以置信:也何?连这个你都能猜中?

郑耀先:不是猜,是靠分析。(指指门外)刚才那枪声,除了杨旭东,我想不出有谁能令你陈国华大动干戈。

陈国华:呵呵!‘鬼子六’果然是名不虚传。

找来椅子让郑耀先坐下,陈国华摊开市区地图:我们收到一位信鸽爱好者转来的血书,上面是韩冰的笔迹,说杨旭东就藏在这里。(指指博爱诊所)经过研究决定:我们认为,应立即在全市范围内实行戒严,出其不意将杨旭东残匪一网打尽!

郑耀先沉吟不语,过了片刻,他突然摇着头苦笑一声。

陈国华疑惑:你笑什么?

郑耀先:糟了。

陈国华一愣:嗯?你什么意思?

郑耀先:我不是反对用兵,只是一戒严,再想拿住杨旭东可就难了。

陈国华看着郑耀先,脸色很难看。

郑耀先:杨旭东不是一般的特务,你用普通办法对付他,只会成全他。

陈国华摇摇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郑耀先:山城屋密巷深人口众多,藏个人很容易。而杨旭东的特长,恰恰就是一个‘藏’字。所以我敢跟你打赌,不管派去多少人,最终抓到的人里肯定没有杨旭东。

陈国华沉吟不语。

郑耀先:还有一点,抓人干嘛非要拉警报?就算你想疏散群众,可凭借杨旭东的警觉性,他能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吗?

陈国华:我们是在进攻博爱诊所后,才拉的警报。

郑耀先皱皱眉:中间没遇到抵抗么?

陈国华一点头:略有抵抗。

郑耀先苦笑不已:那就更糟了,恐怕大部分特务,早已不在诊所了。

陈国华:嗯?你就这么肯定?

郑耀先:杨旭东不是傻子,他不会和你硬拼。如果我没猜错,他只是留下几个人和你周旋,以掩护大部队悄悄撤离。

陈国华:难道……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反常即为妖’?

郑耀先点点头。

通讯员走进审讯室,递给陈国华一份战报。

看罢,陈国华无奈地摇摇头:唉!这个世界,只有特务才最了解特务。

53.夜内 水道铁栅 杜孝先 特务(群)

一声巨响,隔断墙被炸出个大洞。

众人戴着口罩,待硝烟散尽,一齐向东口望去。

洞口另一侧,现出儿臂粗的铁栅。

爬过洞口,捶捶儿臂粗的铁栅,杜孝先叹口气,痛苦地摇着头。

特务:长官,现在该怎么办?

杜孝先: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共产党早有防范,就算我们能用警报作掩护,恐怕也炸不了地牢了。

特务们望着铁栅。

指着铁栅顶部,杜孝先:看到那些砖没有?铁栅和承重墙是连在一起的。一旦炸了它,六哥也就……唉!怪不得那个女共党根本不着急,原来她早有防备。

特务们开始绝望了。

特务举枪向铁栅瞄准,杜孝先一把拉住他:你干什么?

特务:长官,用枪把它崩开吧?

杜孝先骂了句“糊涂”,一指铁栅:你趴在那儿好好听听,外面还有枪声么?像你这么大张旗鼓,招不来共军,那就见了鬼!

特务急了:长官,那该怎么办?

杜孝先闭上眼,狠狠一咬牙,最后极不甘心叫了一声:撤吧!

54.夜外 屋顶 杨旭东 曹华

站在屋顶,杨旭东遥望远处的公安局,问道:传单撒出去了么?

曹华点点头:上面有你的名号,共军想不注意都不行。

55.夜外 公安局大门 武装士兵

一队武装士兵从市局内跑出。

56.夜外 屋顶 杨旭东 曹华

杨旭东默默说道:我用自己来吸引共军注意,老杜,但愿你能成功。

搂着杨旭东脖子,曹华赞道:你可真行!一看到天上的鸽子,就想起女共党桌上的饭粒。呵呵!她不知不觉就被你给利用了。(疑惑)哎?你是怎么看出她想玩猫腻?

杨旭东:共党一向艰苦朴素,在他们看来,浪费粮食就等同于犯罪。所以她不把桌子上的饭粒吃了,这本身就是个漏洞。

曹华一脸崇拜地望着他。

杨旭东:你高兴得太早。接下来该怎么办?那还是个未知数。

曹华:不管怎样,我都会陪你。(晃晃杨旭东)咦?跟我在一起,你不开心么?

杨旭东摆摆手,没说话。

曹华疑惑:你担心那些兄弟?

杨旭东:有老杜在,还有什么好担心?

曹华不解:那你……

望望公安局方向,杨旭东的眼睛湿润了:我想六哥了……几年来,他是第一次距离我这么近,可近在咫尺,偏偏又看不到他。唉!不知今生今世,我还能不能见到六哥……

听完这番话,曹华也难过了,她搂着杨旭东,昵声安慰他:别难过了,好吗?虽然我代替不了六哥,但我会成为你最好的帮手。

又是一声长叹,杨旭东无奈地摇着头。

曹华婉转话题:你们一定会重逢。老人不都说吗?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肯坚持,就一定能见到。

杨旭东有些泄气:那还要等多久?

曹华将脸贴在他胸前:也许不会太久,好啦!不要想了,咱们应以党国大业为重。

杨旭东彻底无语。

怔怔瞧着杨旭东,曹华:怎么,我说错了?

杨旭东反问:你相信党国还有大业么?

曹华不悦:嗯?你到底怎么啦?什么话都敢说?

轻轻握住曹华的手,杨旭东感慨:我说的是心里话。(望着公安局)无论我怎么拼命,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共党日益坐大,而党国却一天天衰败下去。唉!咬牙坚持又有什么用?到头来,恐怕还是螳臂当车,白白搭上一条命……

在他怀中蹭了蹭,曹华低声呢喃:别说了……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会陪着你。就算到了那边,有你有我,黄泉路上还能说说话、解解闷……

抱着曹华,杨旭东一言不发。

曹华嗔道:怎又不说话了?陪我说说话好么?真希望时间能就此停止。如果老天能多给几次这样的机会,哪怕被共军抓去,我也认了。

杨旭东突然说道:以后,我叫你喜儿好么?

曹华喜上眉梢:好啊!你本来就是大春哥嘛!

杨旭东:喜儿……

曹华缓缓闭上眼睛,从鼻子里发出一阵轻哼:嗯……

57.夜外 街头 武装士兵

屋顶不远处的马路上,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穿梭而过……

58.夜内 拘留所走廊 郑耀先 韩冰 武装士兵

韩冰被扯去领章帽徽,由两名战士押解,从郑耀先门前匆匆走过。

目送这生平唯一的对手,郑耀先脸上泛起惺惺相惜。

就在这时,一脸痛苦的韩冰也偷偷回过头,向透气窗后的郑耀先,悄悄瞥了一瞥。

59.晨内 病房 陈国华 马小五

小五胸前缠着绷带,躺在病床上打点滴。

陈国华坐在床边,摘下帽子,用目光屏退身边战士。

陈国华对小五说道:给你个任务,去给一个人当徒弟,怎么样,有问题么?

小五声音虚弱:局长,给谁当徒弟呀?

陈国华故意绕圈子:是谁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你除了配合他工作,还要保证他安全,听明白没有?

像模像样敬个礼,小五:是……坚决完成任务……

陈国华叮嘱:还有,他说的每一句话,绝对不许外泄,必须如实向我汇报!

小五不解:这个……对江政委,难道也要保密?

陈国华表情严肃:这是命令!是组织的决定!

小五:是……

和缓了语气,陈国华拍着小五的手:这个人你见过,希望你能跟他好好学习,别让我们失望。

小五一愣:我见过?

点点头,陈国华:对!不仅见过,而且还很熟。

小五糊涂了:局长,您到底说谁呀?

60.日内 审讯室 老钱 郑耀先

两个人面对面。

老钱递给郑耀先一根烟:再过几天,就要给你换个环境了。

在桌面上敲敲烟嘴,郑耀先:不会是换个监狱吧?

老钱感慨:怪不得都叫你‘鬼子六’,呵呵!粘上毛你就能成精。

郑耀先摇摇头,哭笑不得。

老钱给他点上火。

吸着香烟,郑耀先突然问道:怎么把韩冰关起来啦?

老钱摆摆手:这件事你不要管,组织上会处理。(凑到郑耀先面前)你给国民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怎么样,共产党的接班人……有没有兴趣带一带?

郑耀先:你打算让我带谁?

老钱:市局侦察科的马小五。

郑耀先吓了一跳,香烟差点没塞进鼻子:你说谁?

老钱:马小五。

赶紧摇头,郑耀先:换个人行不行?他资质不够。

老钱笑了:不行啊,能跟杨旭东划等号的,一时半时你叫我上哪去找?先凑合用着,实在不行咱再商量。

郑耀先苦口婆心:干我们这一行儿不能凑合。说他资质不行,那不是挖苦他,而是真不想害他。

老钱低着头,没吭声。

郑耀先:要不……你再换一个?这么多人,难道就找不出比他强的?

瞧瞧郑耀先,老钱:比他强的倒是有,韩冰就比他强,可你带得了么?

郑耀先:只要韩冰不反对,我无所谓。

老钱:废话!韩冰要是能用,还让你带什么马小五?

郑耀先一愣:嗯?韩冰怎么啦?不会是出事了?

老钱:先别管人家,就说说你自己!(盯着郑耀先)马小五,你到底带不带?

郑耀先为难:不是说了吗?他资质不行。

老钱:韩冰暂时不能工作,她这块儿的担子以后要落在小五身上。可小五要是挑不起来,那损失的就是我们党。

郑耀先刚刚说个“我”字,老钱立刻又打断他:就说你带不带吧。

郑耀先一脸苦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能不带吗?

老钱:那咱说好了。(将一盒烟揣进郑耀先口袋)等他一出院,我就把人送过来。

郑耀先眉头一皱:他受伤了?

老钱收拾提包:是啊!你的得意弟子,把你的关门徒弟给打了个半死。

61.日内 病房 陈国华 马小五 小李

马小五张大嘴巴,呆呆望着陈国华:周志乾?局长,我没听错吧?

在他手掌上一拍,陈国华责备:小点声,你喊什么?

马小五快抓狂了,一着急,也顾不得病痛:局长!毛主席说了——咱可不兴开玩笑?

瞧着他的窘样,陈国华忍不住“呵呵”直乐。

小五:不是……你让我给他当徒弟,他……他够格么?

陈国华:够格?(笑了笑)如果他想玩死你,呵!不是我瞧不起你,临投胎转世,你都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怎么死的。

小五咂咂嘴:要照这么说,他就不该是周志乾,而是郑耀先。

陈国华:甭管是谁,你就一门心思跟他好好学。

小五:那您……能不能给我换个师父?比如说韩处,她也不比郑耀先差。

陈国华脸色骤变,悠悠叹了口气,半晌无语。

外面传来敲门声,一个姑娘推门走进。

陈国华瞧瞧小五,又看看腼腆的姑娘,眼神有点不对了。

小五故作镇定。

62.日内 审讯室 调查组长 韩冰

打开笔记本,调查组长瞥了韩冰一眼,冷漠地说道:韩冰,我代表组织,请你再回答一遍:你究竟是怎么被俘的?杨旭东为什么没有伤害你?

韩冰眼含悲愤,默不作声。

调查组长:韩冰,你想和组织对抗么?

韩冰:我没什么好说的,总之,我并没辱没‘共产党员’这四个字!

调查组长:杨旭东杀人不眨眼,可他为什么偏偏留下你?

韩冰:那你应该去问他!

调查组长一拍桌子:你什么态度?

韩冰:我怎么啦?你究竟想让我说什么?(一指自己鼻子,韩冰含泪质问)我!1932年参加革命,1933年入党的老党员!就算我工作出现失误,但看在我为革命出生入死的份上,你放我一条生路行不行?啊?行不行!

调查组长很严肃:韩冰同志,我希望你能冷静。再这样下去,对你本人没什么好处!(回手指指墙上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相信这几个字你不会陌生!

韩冰摇着头:你……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调查组长厉声:我在请你回答问题!

韩冰针锋相对:你想让我回答什么?还想知道什么?

又一拍桌子,调查组长: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

韩冰难以置信,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调查组长:我问你,为什么还活着!

眼泪夺眶而出,她盯着调查组长,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63.晚内 牢房 韩冰

屹立窗前,韩冰不断询问着自己:我为什么还活着……

抬手向延安方向敬个军礼。礼毕,已是挥泪如雨,泣不成声。

韩冰:我!中国共产党党员——韩冰!随党出生入死二十年。无论是在人迹罕至的雪山草地,还是在艰苦卓绝的太行山上!我!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仰!现在,我就用清白向党陈述:为什么,我还——活——着!!!

拢拢头发,眼角瞄向墙壁。

35

第19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