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26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10:09:26

1.暮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日落黄昏,两个人相逢在街头一条水沟旁。韩冰提着行李站在扫街的郑耀先身后,静静瞧着他。

郑耀先摘下口罩,难以置信地转过身,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间露出会心的微笑。

韩冰轻声说道:你老了许多。

郑耀先点点头:是啊,当我瞧见年轻人,突然感觉到不顺眼的时候,我就对自己的年龄彻底失去了信心。

莞尔一笑,酝酿了片刻,韩冰慢慢走上前:我……也被发配扫街了……

郑耀先眨眨眼,明知故问:和我在一起?

一点头,韩冰:嗯!

脸红了。

摇着头,郑耀先难以置信:不会吧?这么巧?

韩冰:我也不知道,也许吧……

点着头,郑耀先没再追问,憨憨一笑。

韩冰嗔道:你傻笑什么?

郑耀先:我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安慰,原来生活还是很阳光的。

韩冰扑哧一笑:没看出来,被政府教育一番,你倒成了诗人?

郑耀先转移话题:对了,我听说你被人陷害,怎么样,都解决了么?

韩冰奇怪:你听谁说的?

郑耀先:跑我这来搞外调的人,当时我急得不得了。

韩冰:已经弄清了,是有人刻意对我栽赃陷害。(看着郑耀先,眨眨眼)。怎么?你还会替我着急?

郑耀先苦笑:就差没去劫牢反狱了。

韩冰“呸”了一声,笑骂:贫嘴。

接过韩冰的行李,两个人边走边聊。

韩冰:陈世萍和你那个姓郭的管教,都被处理了。

郑耀先:这很正常,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韩冰瞧着他,大眼睛忽闪忽闪。

郑耀先:这男男女女在一起就是容易出事。他们能走到今天,那是迟早的。呵呵!一开始啊!他们还能保持严肃紧张的工作作风,可后来呢?‘严肃’、‘紧张’没了,只剩下‘团结’和‘活泼’了。

抿嘴一笑,韩冰:没正形,好话在你嘴里都能变味。

冲韩冰一眨眼,郑耀先坏笑:我说的是正经的。圣人教导我们:兔子不吃窝边草,但男女关系不在此列。

韩冰浅颦低笑:你又在胡说,哪个圣人会这么无聊?

郑耀先:呵呵……你自己慢慢品吧。(看着韩冰)我听说,你没追究那个女娃儿?

韩冰摇头:算了,人整人没意思,我现在就想平平安安过日子,这比什么都强。

沉默片刻,突然,郑耀先鼓鼓勇气,问道:咱俩做个伴儿好么?嗯……这个……只要能陪我说说话就行。

吐吐舌头,俏皮地笑了笑,韩冰:咱俩不就是伴么?说说话有什么不行?

看着她,郑耀先呆呆的,有些发楞:我记得……在外人面前,你总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韩冰扬起头,闪动星眸:你算是外人么?(停顿一下)你是我的伴儿,是可以同甘共苦、相濡以沫的伴儿。

瞧瞧左右没人,郑耀先象做贼似的,悄悄勾勾她手指。

韩冰瞪他一眼:你要拉便拉,胆子这么小,哪像结过婚的?

俯在她耳畔,郑耀先低声说道:不行啊……(四下看了看)我周围有千万双眼睛在盯着,不怕你笑话,现在就连上厕所,我都得向组织汇报。

韩冰笑了:呵呵……

郑耀先:你可别笑,哎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吃什么、喝什么,人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韩冰:你又发牢骚了?往后过日子还是小心为妙,不要总以为真理站在自己这边,想做英雄也得看清形势。

揣摩了韩冰的话,郑耀先哀叹一声:你说得对。(感叹)想做英雄的人,自古就没什么好下场。我不是英雄,也不打算做英雄,所以还是管住自己的嘴,少惹那麻烦。呵呵!好在我只有一个爱说实话的毛病,嗯!估计改起来也不费事儿,就让咱们共同努力,一块狼狈为奸、苟且偷安吧。

两个人迎着夕阳,在同命相依地驱动下,默默走到一起。

2. 日内 市局正门 吉普车

广播喇叭中响着《学习雷锋好榜样》。

一辆吉普车驶出市局。

3. 日内 吉普车内 晓武 小彭 小赵

副驾驶位置的小彭,问道:师父,‘摘帽’通知我去取就行了,您干嘛非要亲自跑一趟?

晓武一边开车,一边说:因为她是我最尊敬的老领导,也是我党隐秘战线上最杰出的人才。

小赵:那您的本事,都是跟她学的?

晓武苦笑:我能有什么本事?你太抬举我了。和老领导比,我连她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

小彭:师父,这就是您谦虚了。我记得在学校时,一位教官跟我说过,我们这些流水线制式产物,和手工打造根本没法相提并论。最厉害的情报员,都是师父带徒弟,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晓武:那也不一定,至少你们的领悟力就比我快。想当年,我的师父就没少说我笨。他叫我背唐诗,不但到着能背,就连斜着竖着也一样能背,结果背来背去,我看见什么都要从不同角度去想,生生把脑子越练越活了。

小彭:怪不得你也叫我们背,呵呵!原来奥妙在这里?不过我现在的思维方式,怎么有点像‘鬼子六’的路数?而且还是无限接近。

晓武无言以对。

小赵:师父,能说说师公么?您这么出类拔萃,他一定是很了不起喽?

晓武为难:你师公是一个神话,是供情报界后生晚辈共同瞻仰的神话;他又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的阴谋行径,在他面前终将退避三舍;他的经历,令人津津乐道,传颂这个故事的人,将之永远视为特工经典。

4. 午后内 街道 郑耀先 韩冰

两个人迎面走到一起,看看四周没人,韩冰掏出窝头递给他。

郑耀先接过,低声问道:你吃过没有?

韩冰拄着扫把,顽皮地笑了笑:吃过啦……

郑耀先:我给你留了一碗汤……

韩冰眨眨眼:你做的汤能喝吗?

郑耀先:别的不敢说,咸盐管够。

韩冰笑了,笑得很开心。

旁边走来几个晨练的,二人赶紧收敛笑容,装模作样扫起街。

过了一会儿,郑耀先偷偷打量一下环境,对韩冰又道:你现在还怀疑我是郑耀先吗?

韩冰:问这干嘛?

郑耀先:这件事儿我必须弄清楚,你到底是跟我好,还是跟郑耀先好。

韩冰:这有区别吗?

郑耀先点点头:区别很大。

韩冰瞧着他,有些不悦。

郑耀先神神秘秘又道:我原先那婆娘,就因为我长得像郑耀先,这才下定决心嫁给我。

韩冰冷言冷语:别告诉我她嫁给你时,是怀了郑耀先的孩子。

郑耀先:那倒不至于,她做人还是很有分寸的。

撂下扫把,韩冰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郑耀先:你好象不大高兴?

韩冰反问:我高不高兴,你看不出么?

郑耀先想了想,最后尴尬一笑:说实话,我还真就看不出你为什么不高兴?

韩冰悠悠叹口气,把头扭向一边:我是嫁过的人。

郑耀先眨眨眼:可我也娶过了,用不用再为这个事实自卑一下?

拄着扫把,韩冰想着郑耀先的话,略有所思。

5.晚内 韩冰住处 韩冰 郑耀先 街道主任

韩冰和郑耀先面对面吃饭,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韩冰抬起头,问道:谁呀?

街道主任:给你送口信儿的。

郑耀先吓了一跳:街道主任?

韩冰忙问:怎么啦?

郑耀先手忙脚乱:别让她看见咱们在一起。(没头苍蝇似的寻找藏身处)这老娘们儿,尤其对男女关系最感兴趣,抓住就不依不饶。

韩冰六神无主变了颜色,一指床下:你赶快钻进去。

郑耀先迟疑。

韩冰跺脚:倒是快点呀?

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街道主任显然等得有些不耐烦:磨蹭什么哪?快点儿开门!

韩冰:来啦!来啦!(拽着郑耀先,打算往床底塞)

郑耀先甩开她,一个箭步从窗户越出去。

正要去开门,突然,韩冰发现桌面还多双筷子。顾不得多想,抓起郑耀先的碗筷,从窗口抛出去。

窗外传来郑耀先一声闷叫:哎呦!

打开房门,街道主任看看韩冰,又瞧瞧屋子,满脸警觉:你干什么哪?

韩冰:换衣服。

街道主任瞥瞥桌子:吃饭换什么衣服?

韩冰不慌不忙:怕把衣服弄脏了。

主任点点头,对韩冰冷漠说道:明天下午区里开会。你也参加,不许请假。

韩冰点点头:好。

主任再次瞧瞧屋子,说道:那好,你吃吧。(转身离去)

关上门,韩冰急忙跑到窗前,趴着窗台往下看。

6.晚外 韩冰窗外 郑耀先 韩冰

郑耀先一脸菜汤,耳孔上还插根筷子。

韩冰“呵呵”笑了。

小心翼翼拔下筷子,丢到一边,郑耀先低声说道:吓死我了,连大气都不敢出啊。

韩冰:你这样至于么?

郑耀先:你不知道,这些老娘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逮到谈情说爱的,不但往死里刨根问底,而且还给你挂牌子游街……

韩冰不悦:既然这样,那以后你就别来了。

一点头,郑耀先仿佛意识到什么:说得没错,我得赶紧回去。

韩冰愣住了:啊?我是跟你说笑,你当真啦?

郑耀先:不是!不是!那老娘们肯定对你起疑了,没准现在正往我那赶,瞧我在不在?(起身就跑)

韩冰又气又笑: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在做贼?

7. 晚内 郑耀先住处 郑耀先 街道主任

刚刚从窗户翻进屋,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郑耀先忙道:来啦!来啦!

打开门,街道主任站在门外,冷眼瞧着他。

郑耀先很平静:主任,您有什么吩咐?

街道主任往屋里看看,说道:明天下午……(瞄瞄床底)区里开会……(从门缝瞧瞧门后)你也参加……(盯着郑耀先)不许迟到。

郑耀先:是是是……

又盯了郑耀先好半天,街道主任这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好了,你歇着吧。

关上门,郑耀先一阵狐疑。摸着脸,下意识照照镜子,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头发上,粘着一片菜叶……

郑耀先忍不住叫道:坏了……

8.晚外 小巷 街道主任

街道主任向韩冰住处走去……

9.晚内 韩冰住处 韩冰 街道主任

打开门,街道主任再次出现在门口。她疑惑地瞧瞧韩冰,一声不吭走进来。

韩冰很疑惑。

街道主任走到桌前,看看碗里的菜汤,一言不发。

韩冰:怎么啦?

街道主任似笑非笑,打量屋子,最后向半掩的窗扇走去。

韩冰一闭眼睛,无奈地摇摇头。

打开窗户,街道主任向外瞧了瞧。

10. 晚外 韩冰窗外

昏暗的路灯下,一碗菜汤泼在地上……

11.晚内 韩冰住处 韩冰 街道主任

街道主任回身,饱含深意瞥了韩冰一眼,一言不发从容离去。

12.晚外 公共厕所 韩冰 郑耀先

郑耀先和韩冰对望一眼,若无其事分头走进男女厕所。

13.晚内 男厕所内 郑耀先

郑耀先用摩斯电码在墙壁上敲敲。

字幕:你那有人吗?

对面:没有,说话吧。

隔着墙壁,郑耀先压低嗓音:要坏,那老娘们盯上咱们了。

韩冰叹口气:唉!没想到连这小地方也是卧虎藏龙,街道主任具备战略间谍的天赋。

郑耀先:我早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韩冰:我就奇了怪,她对刑侦这一套怎会那么熟悉?

郑耀先苦笑:她原先是我家那片的街道主任,这个……陈浮临死前,教过她该怎样识别特务……

韩冰又气又笑:陈浮也真是的,没事儿教这东西干嘛?

郑耀先点根烟:这句话你算说对了,陈浮就是闲着没事儿。

韩冰心服口服:唉……我想不佩服陈浮都不行,战略情报员就是战略情报员,死后都不会让对手消停。

郑耀先:我找你来,是想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那老娘们随时都有可能发难。

韩冰:是啊……没准儿你我的住处,都已经被人监视了。

郑耀先:那以后怎么见面?

对面许久没有回音,郑耀先走来走去,等得有些心急。

韩冰悠悠叹息:还是别见了,等风头过了再说。

郑耀先愕然。

14.夜内 韩冰住处 韩冰

韩冰躺在床上,一边睡,一边默默流着眼泪……

15.日内 市委招待所 老袁 街道主任

老袁夹着香烟,面色阴霾。街道主任毕恭毕敬站在一旁。

老袁抬起头:你说的都是真的?

街道主任:哎呦,我哪敢骗您?要不是我去得早,没准儿两个人就住一块了。

一拍沙发扶手,老袁恨得咬牙切齿。

街道主任怯怯问道:袁书记,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

老袁一摆手:等一下,(看看街道主任)把她给我看住了,不许别的男人接近她。

街道主任迟疑:可是……那个周志乾……

老袁: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想对反革命分子心慈手软么?

街道主任连连赔笑:是是是!我明白,明白!

16.午后内 郑耀先住处 郑耀先 街道主任

步履蹒跚地走进门,捋捋头发上菜叶,抹一抹脸上的乌青。跌坐在桌旁,颤巍巍抓起烟盒,捏了捏,一根香烟都没有。

街道主任推门走进。

郑耀先站起身。

街道主任:怎么样?人民专政的铁拳不好受吧?

郑耀先毕恭毕敬:群众的批评教育,相当于爹妈打孩子。

街道主任:知道就好,往后啊!要夹起尾巴做人,老老实实改造。不要总和女右派粘粘糊糊。这次算是对你一个警告。

郑耀先:是是是……

街道主任:对了,给你件新差事,往后街道的厕所由你清理。

郑耀先:感谢群众信任,感谢党的培养,万分感激,感激涕零。(突然意识到什么)唉?不对呀?厕所分男女,不会都让我打扫吧?

街道主任:怎么,你还惦记再拉上一个?告诉你,最好打消这念头。

郑耀先讪讪一笑:不是……万一有女同志上厕所,我这……说不清……

街道主任两眼观天,仔细品味郑耀先的话。

17.暮外 韩冰住宅门前 郑耀先

瞧瞧左右没人,郑耀先鬼鬼祟祟向韩冰门前摸去。正要举手敲门,一眼瞧见门上的锁。

郑耀先迟疑:嗯?她怎么没回来?

18.晚外 江边 韩冰 郑耀先

韩冰走到江边,眼望滔滔江水,默默沉思。

一狠心,擦去脸上的泪,开始向江心跋涉。

郑耀先从石后蹿出,向韩冰死命追去,在水中强行拉住韩冰。

两个人厮打在一起,韩冰挣扎、哭叫:救我干什么?让我死吧!

郑耀先苦口婆心:反正这脸也丢了,死解决不了问题。

韩冰趴在他怀中,嘤嘤呜呜痛哭不已。

郑耀先拍着她后背:没事儿,没事儿,那些斗你的也不见得有多干净。人嘛!没发现污点前,都是正人君子。

在他胸前一捶,韩冰喊道:全是你害的!(回身看看江水)我和你的事儿,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郑耀先“呵呵”一笑:你搞错了,这是长江,不是黄河。要跳,咱也别跳得太离谱。

韩冰流眼泪,噗哧一笑,随后忍不住,又抽抽鼻子。

郑耀先:你笑了就好,没事儿,不就是个批斗吗?放心,我教你个法儿,保准以后上台就跟喝凉水似的。

韩冰瞧着他,大眼睛忽闪忽闪。

郑耀先:一上台,你心里就唱‘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

韩冰不解:我为什么不能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

郑耀先:那是我的台词,别跟我抢。

又捶他一下,韩冰:你这不是占我便宜嘛!

郑耀先拉她上岸,笑道:好啦!好啦!既然没死成,那就别死了,赶紧回家。呵呵!可真有你的,在人民群众眼皮底下,居然还能溜到江边?

韩冰嗔道:还敢说我?你不也一样吗?(瞧着郑耀先)要说你不是郑耀先,打死我都不信。

郑耀先苦笑连连。

韩冰哀叹一声:唉!自打参加革命,我哪受过这委屈?(一捂脸)这可真是不让人活了。

握住她的手,郑耀先一本正经地说道:下次再想死,别忘记把我带上。黄泉路上有你有我,咱好歹也是个伴儿。

韩冰看着他,有些痴了……

一缕月光照在二人身上,江边水面,泛起如梦似幻的白雾……

19.夜内 韩冰住处 韩冰 郑耀先

韩冰发烧了,脸很红,躺在床榻上,大口喘息。

郑耀先捧着水壶,从窗户跳进来,打着手电,走到韩冰床边。

韩冰有气无力地问了句:谁?

在嘴边竖起中指,郑耀先“嘘”了一声:别出声,是我……

韩冰挣扎欲起,垂着头,迷迷糊糊问道:深更半夜……你来干什么?

郑耀先拧开毛巾包裹的水壶,递给韩冰:我从街道主任家偷了点姜,顺便熬了碗汤,赶快趁热喝了。

韩冰苦笑:你总这么来……他们强加给我的……‘破鞋’……算是做实了……

郑耀先:我不来也可以,可他们不管不问,你的病怎么办?

韩冰一头栽在床上:小毛病……战争年代……也不是没经历过……

郑耀先:别逞强了,(扶起韩冰)趁热喝了,喝完我就走。

韩冰斜乜着郑耀先:下次再来……能不能别跳窗户……

郑耀先瞥瞥房门:那地方我也得敢走。(小声)不瞒你说,就连窗户旁边,都有人监视。

韩冰一惊,忙问: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郑耀先:好在是个男的,我把他打晕了。

韩冰吓了一跳,正想说话,郑耀先又道:他敢窥探,我就敢收拾。放心,我会让这个人自我反省一辈子。

韩冰花容失色:你把他……

郑耀先:衣服扒了,丢在街道主任家门口。(冲韩冰眨眨眼)明天一早只要被革命群众看见,呵呵!他俩自我反省的时候也就到了。

韩冰愤怒:你太卑鄙了!

郑耀先:这叫什么话?噢!以整人为乐的人不受惩罚,那还有天理么?

韩冰:可街道主任是军婚,你这么做,那个人会被判刑的!

郑耀先:反正已经做了,判不判刑就是他的事儿。如果能熬过这一难,我希望他记住:这辈子最好踏踏实实做人,不是谁的马屁都能乱拍。

喘息几下,韩冰厉声问道:要是一群人监视我呢?

郑耀先:来多少我弄多少,不管是谁,只要被我盯上,那他就肯定跑不了。呵呵!我敢打赌,公安局绝对查不出是谁干的。

无奈地闭上眼睛,韩冰叹息:说你不是特务,打死我都不信……

郑耀先:别管是什么,用邪门歪道对付小人这招最管用,百试百灵。

抱着韩冰,给她喂姜汤,直到额头见汗,这才将她放下,盖上被子。

郑耀先: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韩冰握住他的手,指尖抠抠他的掌心。

郑耀先:放心,明天我一定来看你。

韩冰摇摇头:我希望你能光明正大地来……

郑耀先:‘希望’有时候靠不住,你还是说,我奢望你能光明正大地来。

韩冰乜斜着他,有些不悦。

20.黎明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郑耀先拎着粪桶走出厕所,韩冰拄着扫把,摇摇晃晃走过来。

郑耀先:好点了吗?

韩冰:睡了一觉,好多了。

四下看看,郑耀先:现在没人,你还是抽空歇一下吧。

将韩冰扶到一旁的秋千上,推着她,慢慢悠荡。

握着秋千,韩冰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想了一宿,再这么偷偷摸摸,我受不了了。

郑耀先:什么意思?你打算跟我结婚?

韩冰瞪着他:怎么不说我打算跟你分手呢?

郑耀先:咱们还没开始,所以谈不到分手。你要打算到此为止,不理我就是,没必要和我说这些。

韩冰叹息:我敢百分之百肯定,你就是郑耀先。

抬头看看天上的浮云,韩冰语气幽幽:别人,我想不出还有谁能一眼看穿他人心事。

郑耀先眨眨眼:你和我交往,不会就是想调查我吧?

韩冰怒目而视。

郑耀先赔笑:我错了,错了……不过你这语气,没法不叫人往那边想。

韩冰伤心欲绝。

过了一会儿,郑耀先小心翼翼追问: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看着他,韩冰逐字逐句反问:你说呢?

郑耀先苦笑:不是真想结婚吧?

韩冰:我还有选择么?

郑耀先无奈:我劝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叹息)唉!别怪我没提醒你,就算你提交一百份报告也没用,人家肯定不批。(悲笑)呵呵!你我是什么身份?那是顶风能薰出三十里的老右,是专政对象。

韩冰不服气:但总要试试才行,不然偷偷摸摸的这成了什么?你叫我日后还怎么见人?

郑耀先:咱早就没脸了。(摇着头)虽说还能喘气,但在旁人看来,咱还算是个人么?

态度很坚决,意志很坚定,韩冰毫不犹豫说道:不行!你能凑合我可不行,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试试!

郑耀先:上面要是不同意呢?

韩冰荡着秋千:那我就只能把心交给你!

怔怔的,郑耀先没头没脑问了一句:可你人怎么办?

韩冰斩钉截铁:等领到结婚证再补交!

荡着秋千,韩冰瞧瞧脸色臭臭的郑耀先,坏坏地一笑。

一眼瞥见他衣袖上的破洞,韩冰伸过手去:把衣服脱了,我给你补补。

21.午外 秋千 韩冰

韩冰坐在秋千上,一针一线为郑耀先补衣服。很专注,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

22.午外 街头 郑耀先

郑耀先站在街头,擦去头上汗水,远远望着韩冰,如痴如醉。

23.晚外 小巷 韩冰

韩冰抵达家门口,向郑耀先招招手:别送了,回去吧,我到家了。

微微一笑,瞧瞧四下没人,郑耀先悄悄拉住韩冰的手。

韩冰笑着挣脱,一转身,向小院子跑去。临进门的一刹那,回头一笑百媚丛生。

24.晚外 韩冰住所门前 韩冰 老袁

老袁站在院中,望着紧闭的房门,呆呆的,略有所思。

韩冰走进院子,一看到老袁,不由自主停下脚步。

老袁转过身,极其复杂地望着她,二人对视。

过了一会儿,老袁开口问道:你还好么?

韩冰苦笑一声:好不好,你不都看见了?

老袁低下头,有些难过:我能看出你很快乐。(抬起头,望着天上的繁星,幽幽说道)这种快乐,是你在我身边时从来没有过的。

韩冰眨眨眼,望向别处:你找我,就是想说这些?

老袁没说话,瞧瞧紧闭的房门,惨然一笑:我等了你一天,滴水未进。

韩冰叹息,掏出钥匙去开门。

25.晚外 巷口 郑耀先 行人

郑耀先走出巷口,正想过马路,突然他止住脚步,向一旁街道上看了看。

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路边。

他仿佛意识到什么,若无其事地转过身,返回巷口。

26.晚内 韩冰住处 老袁 韩冰

老袁坐在桌旁,韩冰端着窝头和一碗水放在他旁边。

老袁看看窝窝头:你每天就吃这个?

在他对面坐下,韩冰:这有什么不好?战争年代,我们连这个都吃不上。

老袁摇摇头,没再多说。拉开皮包,取出一份文件放到韩冰面前。

老袁:这是中央下发的,关于‘右派摘帽’的文件。晓武要替你拿,可我觉得还是由我亲手交给你比较好,这样善始善终,可以弥补我当年的过失。

韩冰抓起文件,手开始颤抖。

老袁:我已经尽力了。(长吁一口气)就算你不想跟我过,可我希望咱们也不至于成为仇人,用不着一见我就躲。

韩冰瞧着老袁,眼睛里溢出泪水……

27.晚外 韩冰住所窗外 郑耀先

从窗边扭过身,郑耀先捂着嘴,慢慢靠倒在墙上。身体开始向下滑动,一点点的,直至整个人彻底蹲在地上。

郑耀先抱住头,六神无主……

28.晚内 韩冰住处 老袁 韩冰

老袁大口吃着窝头,连声称赞“香”。韩冰望着他,泪眼婆娑。

老袁:那几个害你的王八蛋,我把他们都给收拾了。(手指点击着桌面)不光是为你,也是为了我们党的形象。共产党员就是共产党员,党员犯错罪加一等,否则烈士们用鲜血换回的江山,就要毁在这些蛀虫手上。

韩冰没吭声,沉吟不语。

老袁:老陈说要内部解决,(一摆手)我不同意。处理几个腐败分子还用偷偷摸摸?谁说共产党员就不能犯错误?这是什么思想?

韩冰脸色越来越难。

老袁将饼干和罐头放在桌面,推到韩冰面前。

韩冰一惊,站起身,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老袁笑了:你需要它。(也站起身)请相信,不管将来能否破镜重圆,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拾起皮包)我走了,你……(望了韩冰一眼)多保重。

就在老袁推门走出的刹那,韩冰忍不住哭出声来。

29.晚外 小巷 郑耀先

郑耀先走得很辛苦,扶着墙,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声喘息。

30.晚内 郑耀先住处 郑耀先

推开门,呆坐在床上,望着空空的四壁,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孤独、寂寞。

31.夜内 郑耀先住处 郑耀先

灯还在亮着,郑耀先失眠了,漫漫长夜是如此的百无聊赖。

躺在床上,眼睛无助地眨动着,一丝辛酸的苦笑,从嘴边淡淡溢出。

32.黎明 郑耀先住处 郑耀先

门外传来一声鸡叫,郑耀先倚在床头,静静思索。

33.晨外 市局正门 韩冰 哨兵 晓武

韩冰在门前徘徊,举棋不定犹豫不决。晓武推着自行车走过来,看见韩冰,瞧瞧左右没人,悄悄向她打招呼。

韩冰显得很拘谨。

晓武:老局长,您苦日子要捱到头了,这批“摘帽”名单里有你。

韩冰点点头。

晓武显得很高兴:你能回来工作,这是好事,我正想和上级打招呼,以后您是正,我还给您当副手。

韩冰苦笑。

晓武:对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韩冰叹息,犹豫片刻,一狠心,说道:继续调查周志乾。

晓武愕然。

34.日外 秋千 郑耀先 晓武 革命群众

在韩冰用过的秋千上凄苦地坐下。郑耀先怔怔的,慢慢的,学着韩冰荡秋千的样子,轻轻摆动……

手掌握住韩冰曾经抓过的绳子,看看肘部的针脚,伸出手指,小心地,一点点很仔细地摩挲……

晓武拎着皮包,驻足在他面前。可郑耀先似乎陷入痴迷,对他视而不见。

晓武低低喊了声:师父……

双足踏在地上,郑耀先艰难地抬起头,惆怅地看了晓武一眼,嘴角露出万分苦涩。

晓武:师父……

郑耀先嗓音低沉、凄苦:她要走了……

晓武没说话。

郑耀先指着秋千:昨天,她就坐在这个位置,帮我补衣服……

晓武点点头。

指着肘上的线,郑耀先:你瞧瞧这针脚,很密很匀,说明她很用心……

晓武叹了口气,语气悠悠:师父,您不用难过。迟早有一天,您的问题也会解决。

摇着头,郑耀先酸楚万分:我不是难过,而是替她高兴。对于我来说,难过早就被习惯代替了,如果还能感觉到痛,那我应该高兴才对。(流下眼泪,哽咽)我现在很高兴,替她高兴,她终于脱离苦海了……

一行热泪缓缓滴落……

晓武摇摇头,过了片刻,说道:师父,不知道有句话该不该对您说……

郑耀先抹抹泪:说吧……

晓武:她说了,恢复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调查您……

惨然一笑,郑耀先无声无语。

晓武:她以往对您的亲近,您……就当作是一种调查吧……

蓦然垂下头去,郑耀先的脸色很差,黯淡无光。

晓武:师父,您提醒过我,感情对我们来说那是多余的,因为它会把一个情报员的智慧,降得很低……

一阵微风拂过,掠起郑耀先蓬乱的头发。他彻底痴迷了……

远处,几个革命群众敲锣打鼓高举标语:热烈欢迎“四清”工作队下乡指导工作。

35.日内 市局人事科 韩冰 人事科长

二人对坐。

人事科长将一份表格递到韩冰面前:你先看一看,没问题就签字。

韩冰点点头,接过表扫视几眼,在落款处签字。

人事科长:这个机会很难得,你要好好把握,(向椅背上一靠)不是所有的右派都可以摘帽,你要感谢党,感谢毛主席。

韩冰再次点点头。

接过表格,人事科长瞧了瞧,说道:以后要继续加强思想改造。烙印打下了,就算摘了帽,也并不表示你不是右派。好了,回去等通知吧。

韩冰起身。

36.日内 走廊楼梯口 韩冰 晓武

韩冰脚步沉重,走得很慢,脸上带着深深的忧郁。

于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迎面碰上满头大汗的晓武,二人均被对方吓了一跳。

韩冰拍着胸脯,问道:你干什么?毛毛草草的?

擦擦汗,晓武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刚才遇上群众游行,我费了半天劲儿才挤出来,怕迟到了。

韩冰一愣:游行?在哪游行?

晓武眨眨眼:长春街。

韩冰“啊?”了一声,不顾一切冲下楼去。

37.日外 秋千 韩冰 郑耀先

郑耀先依然坐在秋千上,呆呆的,三魂丢了七魄。就连韩冰悄然走近都没有感觉。

韩冰上前,在他身边蹲下,拉住他的手,二人目光缓缓对在一起。郑耀先看着她,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掏出一个窝头,塞进郑耀先手中,韩冰苦涩地笑了笑:饿了吧?

摇着头,郑耀先冲她眨眼,很欣慰。

韩冰:我知道你舍不得我。

郑耀先点点头。

韩冰:我也知道,你是一心对我好。

郑耀先还是点头。

韩冰:可你要知道,我们的命运都不由自己做主。

愣了一下,郑耀先最终还是选择点头。

韩冰哭了,她抹着眼泪,痛不欲生。

抚摸着韩冰的脸,郑耀先发出一声叹息。

韩冰:你说句话呀?

缓缓闭上眼睛,郑耀先就此一言不发。

一片枯叶从二人中间划过,无声无息的,坠落红尘……

38.日内 市局局长办公室 晓武 小彭

小彭将一份材料递给晓武,晓武看了看,表情很凝重。将材料放在桌面,小彭不经意间悄悄一瞥,几个字:

韩冰在“摘帽”审查期间,与右派分子周志乾来往密切,不属于表现良好确实悔改的范畴,特此,经组织研究决定,维持1957年关于韩冰“党内右派”的决议……

37.晚内 韩冰住所 韩冰

正在吃饭的韩冰,看着自己的审查通知,笑了笑,松了一口气,随手将它扔到一边,该吃饭吃饭,情绪一点都没受到影响。

39.日内 市委招待所 老袁

老袁看着韩冰不予摘帽的决定,一脸愁容。

40.春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郑耀先提着粪桶,走得很吃力。韩冰默默走到他身边,一声不吭地劳动。

41.夏雨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大雨倾盆,韩冰在雨中清扫,郑耀先给她披上雨披。

42.秋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二人清扫落叶,不知不觉中,落叶被扫到一块,堆成一堆,二人对视。

43.日外 街头 郑耀先 韩冰 晓武 小孩

一群小孩拿石头丢韩冰,郑耀先挡在她身前,石头纷纷砸在他身上。突然,郑耀先捂着头倒下了,指缝里全是血。

小孩一哄而散。

韩冰推推郑耀先,无助地流着眼泪。

晓武赶到,看着二人,无奈地叹息,一脸愁容。

44.日外 街头 干部(原老袁秘书) 街道主任

干部质问街道主任:周志乾和韩冰到底怎么回事?袁书记对此很不满意。

街道主任唯唯诺诺:这事儿真不能怪我,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人俩硬要往一块凑合,我也没辙。

干部语气冷漠:那你不会想想辙么?

街道主任:该做的我都做了,就连派出所也去过好几趟。可人家民警说,乱搞破鞋可以逮捕,问题是得抓住证据。人俩硬是不住在一起,也只能说关系密切,属于臭味相投。

干部冷眼看着街道主任:不能说他乱搞男女关系。记住,不许牵扯到韩冰。

街道主任:是是是……

干部:你应该明白,要不是袁书记保你,有些作风问题你根本就解释不清。

街道主任:我明白,谢谢袁书记。

干部:我再告诉你一遍,这个周志乾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付阶级敌人,你还用心慈手软么?

街道主任面灰如土。

45.日外 田间 郑耀先 韩冰 四清工作组

郑耀先和韩冰在田间弯腰劳动。四清工作组走过来,上前批斗郑耀先和韩冰。郑耀先护在韩冰身前,任凭纠斗、殴打……

46.午外 小路 韩冰 郑耀先

韩冰扶着一瘸一拐的郑耀先,向城里艰难地跋涉,两个人的手,始终握在一起。

47.晚外 郑耀先住宅门前 街道主任 警察 韩冰

韩冰端着一碗窝头,向郑耀先住宅走去。远远看见郑耀先被警察戴上手铐,押上警车。

街道主任如释重负。

碗失手跌落,摔得粉碎,窝头滚向一旁的水沟。

韩冰失魂落魄向警车追去……

48.晚内 警车内 郑耀先

郑耀先扑到窗口,举起带着手铐的手掌,向韩冰挥了挥,露出苦涩的笑容。

警察将他按倒在座椅上。

49.晚外 街头 韩冰 行人

目送警车远去,韩冰以泪洗面。木然转过身,牙齿深深咬进嘴唇。

行人对她指指点点。

50.夜内 晓武家门前 韩冰 晓武

随着急促的敲门声,晓武披着衣服走出卧室。

晓武:来啦!来啦!

打开房门,一脸憔悴的韩冰,含着眼泪站在门外。

晓武吃惊:老局长,您怎么来啦?这么晚,有什么事儿吗?

韩冰泣不成声:晓武,我不知道该找谁了,求求你,救救周志乾吧!我给你跪下了!

韩冰欲下跪,晓武拦住她:别别别!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韩冰:他被抓了。

晓武大吃一惊:被抓了?为什么?

韩冰摇着头,六神无主:我也不知道。

晓武五内俱焚,气得暴跳如雷:当地派出所是干什么吃的?抓人怎么也不打个招呼?(看看韩冰)先别急,我马上过去。

掏出安眠药,急匆匆向卧室走去。

51.夜内 局长办公室 晓武 小彭

看看小彭,晓武冷静地问道:周志乾是怎么回事?

小彭:听说是‘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和领袖,替右派分子摇旗呐喊’。

晓武一拍桌子:废话!57年他就是这罪名,还有没有点新鲜的?

小彭:不会是……他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啦?

沉吟,晓武点点头:嗯!这倒有可能。(看看小彭)赶紧把他材料拿过来,我要看一看。

小彭为难:现在没法拿,小赵正在审他……

晓武被噎得哑口无言。挥手叫小彭退下,他揉揉脸,忍不住发出一阵苦笑。

晓武自言自语:徒孙审师公,呵!这场戏可有得瞧了。

52.夜内 审讯室 小赵 郑耀先 书记员 押解民警

冷冷瞧一眼郑耀先,小赵问道:姓名!

郑耀先:周志乾。

小赵:籍贯!

郑耀先:南京。

小赵:年龄。

郑耀先眨眨眼。

小赵一拍桌子:我问你年龄!

郑耀先:我想知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小赵怒叱:周志乾!你放聪明些!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

郑耀先:那好,麻烦你先提个醒,我又犯哪个天条?

小赵:犯什么罪你自己不清楚么?

郑耀先:您最好说出来,要不然我就当您也不知道。大家都两眼一抹黑,你说说,这案子还怎么审?

小赵捡起材料,问道:上个星期六早八点,你有没有对韩冰说,替我把衣服好好洗一洗?特别是领袖,最容易脏?

郑耀先不露声色:忘了。

小赵追问:你是忘了,还是想隐瞒?

郑耀先无奈:我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不管怎么解释都是个错。也好,要杀要剐随你。我兜里还有一毛钱,够买两颗子弹直接给我用上,你省心,我也舒心。

小赵怒不可遏:你什么态度?想和政府顽抗到底么?

郑耀先两手一摊:那你说怎么办?我说没这事儿,你信吗?

小赵:我只想知道,你说,还是没说?

郑耀先:没有。

小赵淡淡一笑: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郑耀先一愣:嗯?

小赵:忘记告诉你了,当时有旁人听到了你们谈话。如果你没说,那应该是谁说的?我想这次有人肯定是逃不脱了,你忍心看她吃苦受罪么?

郑耀先一闭眼睛,恨得直拍大腿:阴阳局!无论我承不承认,你都不会让我好受。

53.晨内 局长办公室 晓武 小彭

看着审讯记录,晓武长长叹了口气。

晓武: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小彭:他不是一般的难缠,小赵的阴阳局,被他轻描淡写一句话就给破了。看来您要不亲自出马,估计谁也斗不过他。

晓武苦笑:他怎么说的?

小彭:他穿的是中山装,说国民党的领袖不干净,难道也犯法?

晓武忍不住“呵呵”笑出声来。

小彭:师父,上面还等着审讯结果呢。

晓武:你们看着办吧,不过可别委屈他。

小彭:是!

54.日内 办公室 小赵 小彭

小彭拿着材料,推门快步走进。

小赵抬起头:怎么啦?冒冒失失的?

将材料递给小赵,小彭:你注意到没有,这周志乾的路数和咱们很像?

小赵点头:我也正纳闷,总感觉自己像被人牵着鼻子走?每下一个套子,还没等我把口编圆,他连想都不想,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小彭:你觉得世上会有这么多巧合么?

小赵:嗯!我也一直在想,他会不会和我们有关系?

小彭:所以我怀疑,师父有可能是周志乾的徒弟。准确地说,他应该是郑耀先的徒弟。

小赵吓了一跳:喂!你别说了好不好?怪吓人的。再讲下去,连师父也成了‘国民党潜伏特务’。

小彭:不行,这件事儿我必须弄清楚,否则我对不起头上这枚国徽。

55.午内 牢房 郑耀先 晓武

郑耀先大口吃着面条,晓武掏出两个咸鸭蛋递给他。

晓武:师父,您慢点吃,不够还有。

撂下筷子,郑耀先一拍肚子,感叹:哎呀……想不到,被自己徒孙给逼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呵呵……

晓武尴尬:嗨!一个毛丫头,她哪能斗过您?

一摆手,郑耀先:不!你还别说,这小丫头挺有灵性,比你当年可强多了。

晓武赔笑:既然您也认为不错,那是不是……(拈拈手指)手下留点情?

郑耀先翻翻眼睛:怎么,你也学会护犊子啦?呵!你这师父当得不错啊?

晓武咂咂嘴:瞧您说的,这不也是您的晚辈么?咱们是打断骨头连着筋。

郑耀先抹抹嘴,略有所思:不过这小丫头身上有韩冰的影子。如果没说错,她是不是偷摸研究过韩冰的路数?

晓武:是!她对老局长的工作经验很着迷。就像小彭说‘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个……’您一样,小赵认为:世上也不可能再有第二个韩冰。

郑耀先点头,欣慰:这都是好苗子。唉!只可惜韩冰不能带她,要不然,咱这行儿又多出个‘巾帼英雄’。

晓武愁苦:可现在我最担心她查来查去,把您的秘密给弄漏了。这丫头可是有名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郑耀先:嗯!这点和韩冰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俩没成为师徒,唉……可惜!太可惜了!

晓武哭笑不得:师父,我的话您到底听明白没有?现在不是替人家可惜的时候,还是多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

郑耀先眨眨眼:想什么?还用想么?韩冰查了十七年也没把我怎样。一个小丫头还能把我吃喽?

晓武:问题是她是您徒孙。您总不能用对付老局长的办法,来对付她吧?这您也忍心?

郑耀先犯愁了,两个鸭蛋捏在手中,转来转去。

56.晚内 市委招待所 陈国华 晓武

陈国华挠着头,脸色极其古怪。晓武静静坐在一旁,愁云满面。

陈国华失声笑道:呵呵!我怎么越想越古怪?这个‘鬼子六’啊,呼风唤雨一世精明,和人家斗了一辈子,到最后,却被自己徒孙给逼得灰头土脸?呵呵……我怎么觉得是在做梦?

晓武尴尬异常,苦笑不已。

陈国华:哎呀……真所谓世事难料啊……呵呵?想不到‘鬼子六’也有今天?

晓武:老首长,您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不弄个两败俱伤那都算好的。

陈国华:小赵和小彭,是不是想拿他当‘鬼子六’对付?

一点头,晓武:还用说嘛?谁不想打败他超越自我?

陈国华:那就难办了,除非把他身份公开。

晓武:这是绝对不行的。钱部长说过,他本身关系重大,不亚于一颗重磅原子弹。

陈国华摇头,很遗憾:要这么说我也没辙了。唉!猪八戒啃猪蹄,骨肉相残吧。呵!反正现在的潮流,就是自己人斗来斗去,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晓武痛苦地拖住下巴。

陈国华:实在不行,就给老部长打个电话吧……

57.晚内 荷香家 晓武 桂芳 荷香

咳出浓痰,荷香随手抓起一旁的书,准备扯下一张纸。

桂芳赶紧阻拦:娘!你看着点呀!这是我的课本!

一口痰吐在地上,荷香抚摸着胸口,喘息着说道:课什么本啊?你们学校哪还上个课?什么‘四清’、‘四不清’、‘小四清’、‘大四清’‘内部四清’?再凑上三个人,说不定都能整出两桌麻将,单听‘清一色’对对胡。

桂芳急道:娘!你说什么呀?当心让人听了去,给你扣顶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荷香咧开没牙的嘴,呵呵一笑:我这个岁数还怕个啥?早死早利索。这做人哪!要讲个良心,你们这些学生整天不学习,净变着法儿折腾先生,那叫个啥?那叫目无尊长不敬先师,会天打雷劈遭报应的,学多少雷锋都不管用。唉!咬人一口,自己也会痛啊……

桂芳急得五内俱焚,冲堂屋喊道:哥!你看看娘都说些什么?

君包端着饭碗走进,对荷香喊道:娘!你那是老脑筋,认不清当前形势了。

荷香一瞪眼睛:你说啥?

君宝:嗨!您没看看那些课本里都写着什么?‘继承革命先辈遗志’!这革命先辈有啥遗志?不就是造反嘛!要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可新中国都建立了,没处让这些学生造反去,你说整天还拿‘遗志’出来蛊惑他们,时间一长,这些小崽子能不憋得慌,找地方发泄么?呵呵!要我说,那些编课本的就是个白痴,一点战略眼光都没有。再这么下去,没准儿将来这些受‘遗志’鼓动的小崽子,就得造共产党的反。

桂芳气得七窍生烟:哥!你说什么哪?

君宝:我说什么不管用,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掏出一张人民币,递给荷香)娘!这是马同志寄给桂芳的,您收好。

赚着钱,荷香感叹:唉!这么多年,桂芳没少受他帮衬。做了善事还不留名,可真是个好人哪!

桂芳撅起小嘴。

58.日内 市委招待所 老袁 干部(秘书)

老袁惊诧:什么?周志乾给放了?谁下的命令?

干部:我也不清楚,市局给的说法是查无实据。

老袁一拍桌子,气得火冒三丈:有人证在场,还叫查无实据?

干部委屈:关键是这个人证曾经破坏过军婚,所以她说的话,市局没有采纳。

老袁恨得咬牙切齿:周志乾!你个混蛋!我就不信你是三头六臂九条命的猫!杀我兄弟,夺我发妻!这辈子咱俩就耗上了!嘣掉牙齿拧断筋,我也得从你身上钳下一块肉!

59.日外 小巷 郑耀先 韩冰

郑耀先拎着行李往家走。韩冰屹立在门口,望着他,泪眼惺忪。

歪着头,冲韩冰笑了笑,郑耀先掏出个窝头,摇了摇。

韩冰上前握住郑耀先的手,流着泪,在窝头上默默咬了一口。

郑耀先:我从牢里带出来的,没舍得吃,怕你饿着。

韩冰抹抹泪,笑了,笑得很开心。

郑耀先:马同志告诉我,要不是你去求他,谁也帮不了我。

韩冰:那你要记住我的好,放在心里一辈子,不许拿出来。

郑耀先: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知道么?我现在感觉自己像个人了,又可以快快乐乐去扫街,去挨批斗,去被人家扇耳光,啐上一脸唾沫。

指尖在郑耀先掌心划动,韩冰的眼睛里,又涌出了泪水。

60.广播

广播: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各部门和各人民团体党组、党委,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

中央决定撤销1966年2月12**转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撤销原来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我国正面临着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这个**有力地冲击着资产阶级和封建残余还保存的一切腐朽的思想阵地和文化阵地……

61.日外 郑耀先住宅门前 郑耀先 韩冰

二人面面相觑,郑耀先手臂一哆嗦,行李坠落在地……

37

第26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