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28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8集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14/3/13 10:11:50

1.晚内 革委会会议室 陈世萍 郭文志 小赵

两个人头碰头,盯着电文,大眼瞪小眼。

电文内容: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

瞧瞧小赵,陈世萍不解地问道:这好像是……毛主席的《浪淘沙.北戴河》?

小赵: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您吩咐过,敌特工作由您来主抓,所以市局让我过来问问,看看这封密电破译没有?

郭文志:你确定这是原文么?

小赵点头:当然,直译后就是这个。

摆摆手,叫小赵退出。

看看郭文志,陈世萍很苦恼:你说,到底该怎么办?

2.夜内 晓武家内室 晓武

短波收音机:据中央社消息,蒋总统长子经国先生,于昨日列席原保密局郑将军耀先之追悼会。经国先生于会中缅怀了这位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为国家、民族之独立,立下卓越功勋的我党……

关闭收音机,晓武泪水涟涟。

3.夜内 晓武家 老李 马晓武 小李 陈世萍 郭文志

走出内室,取出一瓶安眠药放在床头。

替妻子掖掖被角,晓武对一旁老李说道:爸,我要出趟远门。家里一切全靠您了。

老李点着头,忍不住痛哭流涕。

晓武提起旅行袋:您多保重,有什么事儿给我写信。(深情望了妻子一眼,再看看老李)我不在家,药就得经常给她吃,免得闹起来……(惆怅,说不下去了)

老李点点头,很痛苦。

含泪咬咬牙,晓武转身跛出门。

关上门,老李转过身在小李身边坐下。望着女儿唏嘘不止。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李叹口气,问道:谁呀?

陈世萍的声音:我们有急事找马局长,他在不在?

老李:他刚走。

陈世萍颤音:什么?

4.夜外 晓武家门外 陈世萍 郭文志

郭文志率领几个打手站在陈世萍身后,陈世萍掐着抄报纸。

抄报纸上写: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

陈世萍显得六神无主。

5.午内 会议室 陈世萍 郭文志 军人

走进会议室,二人对坐,惆怅满腹。

一名军人敲门走进,递给陈世萍一封文件后敬礼走出。

陈世萍看了看,将文件推到郭文志面前,无奈地说道:实行军管了。这些牛鬼蛇神,以后全部交由军管会处置。

瞧着文件,郭文志忍不住皱皱眉:那韩冰不是……

陈世萍摇摇头:没办法了。别说是她,就连周志乾的生死,我们也只能靠猜测,根本无权核实。

郭文志不甘心:可就这样放虎归山,我怕日后……

陈世萍:要不你想个办法,把人民军队都解决了?

郭文志迟疑,最后,无奈地摇摇头。

陈世萍叹息:唉!作为男人,你也只能在背后搞点小动作、冒冒坏水。哼哼!像这种大事找你商量,真是委屈了你。

6.夜内 牛棚门前 韩冰 君宝

隔着门。

君宝:明天一早,军管会要派人入驻,这是我最后一班岗。

韩冰点点头。

君宝:我已将你的推测和周志乾死亡的消息发送台湾了。

韩冰:台湾怎么说?

君宝:什么训示都没有,反倒给他开了个追悼会。

韩冰:这就对了。台湾宁肯哑巴吃黄连,也不能承认他是共产党。否则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高层,非乱得一塌糊涂不可。

君宝很泄气:那咱们不是白忙活?

韩冰: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共产党再想利用这条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打掉他对党国的威胁,这是我第一个目的。

君宝:那接下来呢?

韩冰咬咬牙,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证明他就是‘鬼子六’!借共产党的子弹,替那些死难的烈士报仇!(握着拳)我们同志的血绝不能白流!

君宝不放心:可你一个人,这能行么?

韩冰摇着头,很惆怅:不知道,但这是我的责任。

7.晚内 牢房门前 郑耀先 陈国华

(以下,为郑耀先配备墨镜)

隔着门,管教冷漠地瞧瞧郑耀先:你叫吴焕?

郑耀先:是。

管教又看看陈国华。

陈国华毕恭毕敬:陈国华。

打开信纸,管教向二人宣读纪律:你们听好了,在押期间不许写信,不许探视,不许与外界有任何接触。(撂下信纸)这是上级对你们的新规定,还有什么要问?

陈国华正想说话,郑耀先从背后拉拉他衣襟。

管教转身离去。

8.晚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二人面对面分坐在床铺上。

陈国华低声:呵呵!幸亏外人不知道你我的关系,否则想分到一间牢房,恐怕是难上加难。

郑耀先随口应道:这就是坚持保密条例的好处。

看看陈国华,郑耀先苦笑: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明知我是郑耀先,她还要一心一意跟我好。

陈国华:这不难理解。所谓‘鱼找鱼,虾找虾’,你把她当成了共产党,而她,也认定了你是六哥。(摇头)最可怜的就是老袁,唉!为了个国民党特务,半辈子都没想开。

郑耀先:没把我身份告诉老袁吧?

陈国华:什么话?保密条例我还是知道的,不该让他了解的事情,怎么能乱说?

一点头,郑耀先:那就好,我没什么可担心了。

陈国华迟疑:老郑,对她……你能下去手么?

沉吟片刻,郑耀先长吁一口气:我相信,在感情和职责面前,她也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9.晚内 牛棚门前 韩冰 君宝

打开《毛选》,取出与郑耀先在延安合影的照片,韩冰幽幽一声长叹:想不到我和他的命运,最终会是这样……

苦笑、酸楚,一脸凄然。

将照片交给君宝,轻轻合上《毛选》,韩冰:要想除掉‘鬼子六’,必须做到两点:证实他身份,抹掉他是共产党的事实。

君宝:你打算怎么办?

韩冰:后一点好办。这么多年,共产党对他三缄其口,就足以说明他们不会承认‘鬼子六’是自己人。

君宝点点头。

韩冰:至于该怎么让他承认身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手里这张照片。

君宝一愣,看看照片:这……

韩冰:这是当年在延安,一个美国记者拍下的。呵!所有人都忽略了一问题,那就是不管‘鬼子六’怎么抵赖,他也解释不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耳廓!

君宝恍然。

10.晚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陈国华:老吴,证实韩冰身份的办法想出来了吗?

郑耀先一点头:电台。

陈国华眨眨眼。

郑耀先:我去延安,曾经随身携带过一部电台。

陈国华:可它的下落一直是个谜。

郑耀先:这部电台,已经落到‘影子’手里。如果韩冰是‘影子’,她身边就一定有这部电台。

陈国华:这么多年过去了,谁敢保证她不会销毁?

郑耀先:如果销毁了,台湾怎会这么快知道我死了?

陈国华:那她……会不会使用别的电台?

郑耀先摇头:不会。搞到一部大功率电台并不容易,否则当年,她就不会由国统区特务转交情报了。

陈国华灵犀一闪:哦……我明白了。当时除了中央绝密单位,其它部门都是便于携带的小电台。(突然吓了一跳)难道‘影子’一直在使用我方电台?

郑耀先:所以这才叫真正的高手。让你无迹可查!

陈国华定定神:看来,戴笠想除掉的不只是江欣,恐怕连国统区那个接收、转发电报的特务,都是在劫难逃?

郑耀先:这也是46年以后,‘影子’开始和总部直接联系的主要原因。(叹息)唉!怪不得戴笠严禁我毁掉电台,原来他是早有预谋,把我也给涮了。

陈国华:可怎么证明是她在使用电台?

郑耀先:这个最难,因为很有可能,她会保持电台长期静默。

11.晚内 牛棚 韩冰 君宝

君宝:我现在最担心,他也知道了你的身份。

韩冰:他已经知道了。

君宝瞧瞧韩冰,不可思议。

韩冰:如果不知道我的身份,他又何必诈死?你想没想过,他到底要瞒过谁?

君宝吃惊:难道是你?

韩冰点头:因为已经火化的人,你根本查不了他耳廓。

君宝傻眼了:那……那还怎么揭露他身份?

慢慢解开衣服,韩冰一指胸前的血印:你看。

衬衫上,是郑耀先留下的血迹。血迹中,一个清晰的耳廓印记。(此处,考虑是否加闪回)

12.晚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陈国华:老吴,你叫晓武开具死亡证明,是不是想瞒过她?

郑耀先苦笑:已经瞒不住了,她恐怕什么都知道了。

陈国华:哦?

郑耀先:我在反应出她有问题的同时,就马上猜想:她会不会也知道了我的身份?

陈国华:结果呢?

郑耀先:不妙。(指指耳朵)她抱过我,力气很大,勒得我透不过气。

陈国华:这能代表什么?

郑耀先:女人抱着心上人,和要掐死仇人的感觉肯定不一样。所以我宁愿相信她是另有目的。

陈国华疑惑:是啊……事有反常即为妖……

郑耀先:当时我的耳朵很疼,又加上昏迷,也没想太多。清醒过来后,眼痛突然扯起耳痛,这才想起耳廓可以证明一个人身份。

陈国华:奇怪了,韩冰上哪去找郑耀先的耳廓?

一点头,郑耀先:有!你忘了詹姆那张照片。

陈国华一惊,目瞪口呆。

郑耀先无奈:为了暂时逃避‘格杀勿论,就地处决’,我只能提前去火葬场了。

左思右想,陈国华叹息:你们俩交手,真可谓是大师间的较量。唉!心胸藏丘壑,殁甲百万兵;运筹千里外,雁过觅无声。(瞧瞧郑耀先)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抢在她证实你之前,逼她现出原形。

郑耀先为难,摇头:我也想。可现在,咱们这些人不能乱说乱动,就算你有千条妙计,也是于事无补。

13.晚内 牛棚 韩冰 君宝

韩冰愁眉不展。

君宝:怎么啦?

韩冰:该怎么找到他呢?

想了想,君宝也没辙了,一脸哭笑不得:唉!文化大革命,害死人哪……

14.暮外 农场 晓武 老钱 下放干部(群)看守

晓武在田间除草,直起身擦擦汗,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熟悉身影。

老钱带着草帽,干活动作有些生疏,看守在一旁不断斥责他。

看守:你磨蹭什么?想让社会主义的地,长满资本主义的苗吗?

老钱弯着腰,没敢吭声。

指着田垄,看守:不把活干完,晚上你就甭吃饭!

说罢,看守转身休息去了。

趁人不备,晓武挤到老钱身边。

晓武:部长,你怎么到这来了?

瞥瞥晓武,老钱低声:我还算幸运,留在北京的都被人打死了。

二人边干边聊。

晓武:有我师父消息么?

老钱摇摇头:唉!甭说是他,不知有多少人的生死,都成了历史之谜。

晓武:我最担心台湾趁机混水摸鱼。

老钱点点头:晓武啊……你的担心是对的,所以你提前把他‘弄’死,呵呵!我是举双手赞成。

晓武为难:如果有一天,组织上要给他说法,那该怎么办?

四下看了看,老钱再次压低嗓音:放心,这种可能几乎不存在。

晓武愣住了。

老钱:对于一个死掉的人,盖棺定论就行,还要什么说法?

晓武捏在锄头上的手,越攥越紧。

15.暮外 夕阳

日落迟迟……

16.日内 荷香家 君宝 桂芳 街道主任

内室传来哭泣声,街道主任将一枚粉红色的纸递给君宝。

君宝看了看,上写:周向红同志,你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教导,要求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已被光荣批准。特此通知。落款:中共山城市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领导小组。1970年7月1日。

街道主任: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所以你妹妹也不能总躲在家里,应该出去锻炼锻炼。

君宝:是是是……

街道主任:好了,我通知到了,你们早作准备吧。

临走前,街道主任看看内室房门。

关上门打开内室,君宝拽出痛哭流涕的桂芳。

桂芳哀求:哥,我该怎么办?

君宝跪下给荷香牌位磕头,站起身,瞧瞧一旁的桂芳,冷漠地问道:该怎么办,你还不清楚么?

桂芳恼怒:什么意思啊?我有难你也不管?

君宝叹息:唉!桂芳啊!你难道就没想过,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现在有难了,你知道不好受,可那些被你迫害过的人,在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所以,这是报应,想躲你都躲不了。(深吸一口气)不要再想自己怎么办了,你应该深刻反省,向那些受迫害的人,表示出最诚挚的忏悔!

桂芳骂道:你有毛病啊?我凭什么向反革命忏悔?你还有没有点是非观?

无奈地摇摇头,高君宝感慨万千:有一天,你们也许会拍胸脯自豪地说,我们对自己奉献的青春无怨无悔。但是我要问一句:那些被你们惨无人道地迫害,被你们逼得走投无路的受害者,有谁会站出来向他们说一句‘无怨无悔’?(摇着头,用可怜的目光,盯着桂芳)打了别人,抢了别人,还要掩饰自己的罪恶,这种人叫什么?叫强盗,叫人渣!我很遗憾,也很悲哀:未来中国的接班人,居然是一群强盗,一群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桂芳气急败坏:你胡说!

一摆手,君宝对她不屑一顾,冷笑:不信我把话放在这儿:不管再过多少年,你们只会把责任推给国家,推到发动这场运动的某个人头上,没有人会站出来,向曾经被你们迫害的人,毁掉的文明,公开表示谢罪、忏悔!作为回报,历史也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惩罚:你们的子女,将继承你们的无耻,学会掩盖和推卸责任。他们是一群不能说,也说不得的人,在他们看来:别人都是错的,自己则永远站在正义一方。由此可见,在日后的中国,利益才是维系人际关系的纽带,除了利益,人与人间不会再有坦诚相见!这是你们带给中国的灾难,是一场历经几代人,都无法扭转的精神灾难!

桂芳离奇地愤怒:你太恶毒了吧?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反革命!不行,我要去报告,我要去揭发!(转身欲走)

淡淡一笑,高君宝:去吧!(含泪)就当哥没有你这妹妹。小时候哥疼你、护着你,一块饼子也要掰最大的给你吃。你就当没这回事儿,把它忘了,从今往后,你是周向红!我是高君宝!咱们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

桂芳的身子顿了顿,转身看看君宝,泪眼婆娑,欲语还休。

君宝:干娘说得没错,你和我就是两路人。幸亏你不喜欢我,否则我这清白之躯,恐怕要受你所累。唉!多保重吧!二十年后,但愿能听到你的忏悔声。

转身潇洒离去,一边走,一边摇着手,高君宝口中连连说道:不过这种可能,哼哼!几乎没有!

桂芳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凄凄惨惨地喊着:哥!

17.日内 监狱走廊 韩冰 小赵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走廊上,韩冰穿着囚服。

瞧瞧四下无人,小赵低声问道:老局长,你还好么?

点点头,韩冰: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小赵苦笑:公检法都被砸烂了,我不来这还能去哪?

韩冰一愣:哦?那晓武呢?

小赵耳语:算黑帮走狗,进五七干校了。

叹息一声,韩冰默默无语。

小赵:市局都换人了,就连我家那口子,也被下放到对面的男区。听他说,那边有咱们的老熟人。

眼内寒光一凛,韩冰略有所思。

推开牢门,小赵:到了,你进去吧。以后有事儿就跟我说。

18.日内 牢房门前 小彭 郑耀先 陈国华

隔着牢门,小彭捏着帽子冷汗涔涔。

陈国华:你糊涂!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乱说?在你眼里,还有保密条例么?

小彭嗫嚅:小赵可是我老婆……

陈国华:你老婆又能怎样?对老婆就可以忘乎所以么?我问你,这么多年,晓武有没有当你们的面,提过他师父是谁?

小彭摇摇头:师父临走前,只说过要严守周志乾的秘密。

陈国华:那你是怎么做的?

小彭委屈:师公疑点重重,师父又一直不肯透露内情。您说,我能不暗中调查么?不然还要咱这些警察干啥?再说了,万一周志乾就是郑耀先,我一个人又对付不了,所以就拉上小赵了……

怯怯看一眼郑耀先,可郑耀先却显得很欣慰。

陈国华:现在你查清了?

小彭哭丧着脸:没有……师父临走前,把我们能想到的漏洞,全都堵上了。

陈国华点着小彭,恨铁不成钢。

郑耀先接话:这孩子不错,比起晓武当年可要强多了。

陈国华不满:老吴,护犊子可以,但是不能太离谱。

不以为然,郑耀先看看小彭:刚才你说,小赵在那边负责韩冰?

小彭点点头。

郑耀先笑了:如果不出意外,小赵肯定会向她讨教。

小彭惊讶:师公,您怎么知道?

陈国华:你这话问得很傻!

一列嘴,小彭挠挠头。

郑耀先欣慰:终于可以开始了……

19.日内 女牢门前 小赵 韩冰

隔着牢门,韩冰问道:你确定他是周志乾?

小赵锁门:周志乾已经死了,他现在叫吴焕。

韩冰迟疑。

小赵转身离去。

20.午内 男牢 郑耀先 陈国华

陈国华看看郑耀先,很为难:老吴,现在怎么办?韩冰捏着你的证据,随时都有可能将你置于死地。

郑耀先无语。

陈国华:要不赶紧上报中央,请中央出面解决?

摇摇头,郑耀先:没有直接证据,中央能不能信我们还两说。就算他们肯信,其结果也必然是两败俱伤——我被就地处决,她也好不到哪去。

陈国华急得直搓手:那该怎么办?

郑耀先:现在逼她现出原形肯定是来不及了。当务之急,是阻止她拿出证据。

陈国华:怎么阻止?

抓起一旁的窝窝头,郑耀先凝视:我赌一把。

陈国华可笑不得:可感情对你们来说,能管用吗?

郑耀先沉默,过了片刻,他苦涩地一笑:概率是万分之一。

21.晚内 女牢门前 韩冰 小赵

隔着门,小赵:别去食堂了,就在这吃吧。(送上饭盒)我家那口子让我转交给你。

韩冰不解,目送小赵离去。

22.晚内 女牢 韩冰

揭开饭盒,里面的白菜炒肉上,一个被掰开的窝头,一根白发。

韩冰惊讶:窝头?

将窝头塞进嘴里,嚼了嚼,突然一愣:涩的?

看着窝头,捡起白发,韩冰的手开始颤抖。

23.晚内 监狱食堂 陈国华 郑耀先 犯人(群)

趁两边犯人不注意,陈国华低声问道:老吴,你弄那么多眼泪在窝头上,到底管不管用?

郑耀先没吭声。

陈国华:我记得,军统曾对学员一直强调:抗战时期,有个女情报员奉命刺杀她丈夫。结果走到床前看着熟睡的丈夫,拎着枪,哆哆嗦嗦就是下不去手……

郑耀先接话:后来,她丈夫突然醒了,一看她拿枪,马上用被子捂住她,毫不犹豫补上几枪。

陈国华:嗯?你知道?

郑耀先:这是我教给学员的。呵!临阵一哆嗦,就把自己的命哆嗦进去了。

陈国华:对啊!所以你能担保韩冰不哆嗦吗?

郑耀先:如果她还记着‘此生不能白发同结,宁毋死,莫偷生’,就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否则……那就是命,命中注定我将死在她手里。

陈国华苦笑:哎呀……你们这些人哪,什么都敢拿来利用。要不是双方整出了感情,这件事那就是死棋——没解。

郑耀先眼里充满了苦涩:谁告诉你我是在利用她?

陈国华一愣:难道不是吗?

郑耀先:弄清她身份后,我第一个选择就是随她去。

吓了一跳,陈国华:老吴?你要想不开?

摇着头,郑耀先:不,我想得很开。(看看陈国华)要不是坚信我没死,恐怕她早就离开人世了。

陈国华长叹不已。

郑耀先的眼睛湿润了:干我们这行儿,感情是大忌,可并不表示我们没有感情。

24.晚内 女牢 韩冰

凝视着白发,韩冰在不停地颤抖。

泪水一滴滴溅落在窝头上,韩冰泪中带笑,笑中含悲,笑泪反复交织。

韩冰悲泣:你赢了,我下不去手……

25.夜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二人躺在床上,低声细语。

郑耀先:通知小彭,不能让小赵知道我的身份。

陈国华:你怕她透露给韩冰?

郑耀先:不,如果她什么都不知道,韩冰就会利用她。这样,我们才可找到机会。

陈国华为难:你打算让他小俩口互相骗?

郑耀先:这有什么好奇怪?干这行儿,夫妻间互相欺骗利用,那是再正常不过。

陈国华一点头,苦笑:那好,如果就此拆散一桩婚姻,你可别说我是主谋之一,我背不起这罪名。

郑耀先:我相信不至于如此。他们都能把握分寸瞒住对方一辈子。高明的情报员,就算离世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陈国华:话是这么说。不过我总怀疑,弄不好韩冰也是你这种想法。

郑耀先:没这种打算,就不是韩冰了。(苦笑)我们俩斗了一辈子,本以为在晚年可以画个句号,没想到一不留神,句号成了感叹号。

从床上爬起身,陈国华看看郑耀先:如果我是韩冰,知道自己对你下不去手,那么以后我该怎么做?

郑耀先:很简单,逃避。而且是逃得越远越好,一辈子也不想见到我。

陈国华:可她一走,你还怎么弄清真相?

郑耀先:所以我要做的就是让她走不成。(叹息)把她牢牢拖在监狱,多呆一天是一天。

陈国华挠着头:有个问题很难办,她不是无期徒刑,终有一天会出去。如果赶在你前边被释放,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郑耀先:所以我必须想个办法,把她弄成无期。

陈国华哭笑不得:你可真行!(叹息)唉!我算看明白了,你们俩之间不死一个,这辈子谁都别打算消停。

郑耀先: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也是我个人的悲哀,谁叫一个好端端的国家,非要弄得骨肉相残?蒋介石,老百姓叫他蒋该死,这不无道理。为一己之私发动了这场民族战争,弄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本身并没有错,错在那些滥用主义弄权祸国的人身上。唉!国共之争,民族的悲剧。一个民族,一个伟大民族,却要为她的不孝子孙熬干最后一滴油,流尽最后一滴血。

陈国华默然无语。

郑耀先:我相信,韩冰也会像我这么想。但身不由己,只能在凄风苦雨中,无奈地挣扎。就像一个断线的风筝,即便挣脱了束缚,也完全支配不了自己的命运。随红尘潮起潮落,风停了,才能找到它最后的归宿——一头扎在地上。

月色明媚,室内氤氲,四周静得可怕。

26.日内 女牢门前 韩冰 小赵

韩冰伏案疾书,时而凝眉,时而挥笔如行云流水。

小赵贴着气窗往里看。

韩冰停笔,站起身。

小赵:住着还习惯么?

韩冰迎上前: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这里没外人。

小赵做贼一样塞进个橘子,扭扭捏捏,脸红了。

韩冰笑了:想跟我学,对么?

偷眼瞥瞥韩冰,小赵一点头。

韩冰感慨:唉!我的确该有个传人了。

小赵眼睛一亮。

韩冰:可我没搞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学?

小赵:因为……‘鬼子六’碰见你都头疼……

笑吟吟看着她,韩冰:就为这个?

小赵嗫嚅:还有……你的特点非常适合我……

韩冰:那你说说,我是什么特点?

小赵:含沙射影、柔中带刚。

韩冰欣慰。

27.日内 男牢门前 郑耀先 陈国华 小彭

隔着气窗。

小彭看着郑耀先,很崇拜:师公,您教的东西令我受益匪浅,就好像打开了我心中的一扇窗。

陈国华插话:老吴啊!呵呵!你说你这辈子,带完徒弟带徒孙,当完媳妇做婆婆,一刻闲着都没有?

瞪他一眼,郑耀先不悦。

陈国华摆摆手: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们继续。

看看小彭,郑耀先:你媳妇她……

小彭苦笑:果然不出您所料,她下定决心要跟老局长学了。

陈国华:呵呵!师门出了叛徒。

瞪着陈国华,郑耀先:跟韩冰学又怎么啦?肥水流入外人田了么?大不了我把小赵让给韩冰。

陈国华讪笑:也对!也对!(瞧瞧小彭)你可要小心了,你媳妇是身积两家之长,将来肯定会把你压得死死的,想翻身都难。

小彭尴尬异常。

一推陈国华,郑耀先挥挥手: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28.日内 女牢门前 韩冰 小赵

韩冰:好,从今往后你就跟我学。

小赵欣喜欲狂。

韩冰:不过……

小赵一愣:怎么啦?

韩冰:除了我的东西,‘鬼子六’的本事我也会教你。

小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我不是占便宜啦?

29.日内 男牢门前 郑耀先 陈国华 小彭

郑耀先瞧着徒孙:不用听这老家伙的,(瞥瞥陈国华)韩冰的本事我教你。

小彭松口气。

郑耀先:怎么啦?

小彭:这样最好,要不然……做男人压力太大了。

郑耀先哭笑不得,摇摇头。

陈国华插嘴:没准将来,他们俩又是第二个‘鬼子六’和‘穆桂英’。

30.午后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郑耀先趴在床上写信,陈国华在门边替他望风。

写好信后,看看那一笔仿宋体,郑耀先点点头,将信折了折塞进信封。

陈国华焦急:老吴,好了没有?

郑耀先:好了。

陈国华走过来,坐到他身边:老吴,你打算怎么寄出去?

郑耀先微微一笑:我就不信,这封信谁敢留?

接过信封,陈国华一边看一边说:也是。当初你那几封信,就差点没把我弄死。

突然,陈国华变了颜色,指着信封上的字,惊道:你要寄给韩冰?

郑耀先一点头:对呀!

陈国华怒道:你搞什么?

郑耀先:这叫什么话?我搞什么你还不清楚?

抽出信纸,匆匆看了两眼,陈国华一皱眉,恶狠狠瞪着郑耀先。

陈国华骂道:‘鬼子六’!你个混蛋,怎么弄得都是暗语?

郑耀先“呵呵”一笑:是啊!我不弄暗语,检查信的人能提高警惕么?呵呵!我敢跟你打赌,这封信谁也不敢留,肯定会越传越高,没准最后都会惊动中央。

陈国华:那倒是。不过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一摇头)不对!你和韩冰的好日子都到头了。不把你们查个底儿掉,估计上面的人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郑耀先:放心,肯定查不到我身上。

陈国华一愣:嗯?(抓起信纸,又匆匆扫了几眼)

郑耀先:你忘了,这是仿宋体。

陈国华想了想,感慨:嗯!估计韩冰会因为这封信被人给活活烦死。(看看郑耀先)可是,谁能担保她想不到这是你干的?万一她把你拖下水……

郑耀先:那样更好,我和她这辈子就在里面呆着,谁也甭打算出去!

31.午后外 监狱操场(男侧) 郑耀先 男犯(群)

操场上,犯人正在放风。郑耀先走到一旁,趁人不备掏出信封,用袖子裹挟着擦了擦,丢进一旁草丛。

来到墙体旁,靠在墙上,望着高墙上的电网,和电网上飞过的小鸟,目光渐渐陷入迷茫。

32.午后外 监狱操场(女侧)韩冰 女犯(群)

女犯也正在放风。

韩冰将信封丢进草丛后,默默来到墙边,看看左右无人,和郑耀先一样,也靠着墙,呆望着电网上振翅高飞的小鸟。

42.午后外 高墙两侧 郑耀先 韩冰

两个人贴在墙体上,背靠着背,同时瞻望一只振翅高飞的小鸟。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又不约而同摇着头,面露苦笑,冲墙体慢慢转过身去。

郑耀先眼望高墙之外,默默抚着墙壁,韩冰也同样如此。两个人手掌对手掌,隔着墙壁,紧紧贴在一起。

过了许久,郑耀先捡起一块石头,在墙壁刻下“韩冰”二字。

韩冰则恰恰相反,写下了“周志乾”。

两个人都在注视自己的字,同时抚摸,直到字体逐渐模糊,被彻底隐去……

随着一声哨响,放风结束,两个人同时转身,向相反方向,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去……

33.晚外 监狱

随着一阵凄厉的警报,各公安干警纷纷到岗,紧张注视监狱每个角落……

43.晚内 监狱各牢房

一干犯人被惊醒,个个惊慌失措地望着门口。

34.晚内 牢房 韩冰 女狱警

韩冰的牢门被打开,

女狱警冲韩冰喊道:3621,出来!

韩冰茫然起身,披衣穿鞋,向狱警走去。

冷漠瞪她一眼,狱警掏出手铐给她戴上。

35.晚内 牢房 郑耀先 男狱警

郑耀先的牢门也被打开,和陈国华对视一眼,正想起身,男狱警叫道:2962,出来!

陈国华在他手臂上悄悄一捏,郑耀先点点头,起身穿衣。

36.夜内 审讯室 韩冰 女预审员 书记员 女狱警

韩冰被带进审讯室,刚刚坐下,预审员举着一封信,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韩冰奇怪:什么?

预审员一拍桌子:装什么糊涂?就你这样的,这辈子还打算出去吗?

韩冰眨眨眼,疑惑:我怎么啦?

预审员一摆手,狱警上前接过信,拿给韩冰看。

预审员:我问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韩冰故作不知:什么信哪?(眼睛一瞥,突然,她愣住了)韩冰?写给我的?

37.夜内 审讯室 郑耀先 男预审员 书记员 男狱警

郑耀先看着狱警送到面前的信,不由自主,也是冷汗涔涔。

审讯员:吴焕哪吴焕,我是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有这一手?进了监狱也不让人省心,大家都得跟着你后屁股转。

郑耀先难以置信:怎么会是写给我的?

审讯员:是啊!我也奇怪,谁这么不开眼,偏偏惦记上你了?

郑耀先晃晃头,再次确认狱警手里的信,脸上依旧浑浑噩噩。

狱警收回信,站到一旁。

审讯员点根烟,喷着烟雾:说吧,这信上的暗语到底咋回事儿?

郑耀先急了: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啊?

审讯员点点头:嗯!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不过你说不知道,这谁信哪?

乖乖闭上嘴巴,郑耀先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哑口无言。

38.夜内 审讯室 韩冰 女预审员 书记员 女狱警

女狱警拍桌子:你到底交不交待?

韩冰苦笑:要我交代什么?

女狱警:你真是顽固透顶!

韩冰无奈:那您还想怎样?我能管住别人写信吗?

女狱警:你老实交待,写信的人是谁?他到底想说些什么?

低头想了想,突然一摇头,韩冰不禁苦笑连连。

39.夜内 审讯室 郑耀先 男预审员 书记员 男狱警

郑耀先为自己苦苦辩解,审讯员听得昏昏欲睡。

40.夜内 审讯室 韩冰 女预审员 书记员 女狱警

韩冰也在替自己苦苦辩解,女审讯员听得暴跳如雷。

41.晨外

随着一阵鸡叫,天边亮起鱼肚白……

42.晨内 牢房 郑耀先 陈国华 狱警

郑耀先被狱警推进房间。伴随着锁门声,陈国华从床上抬起头。

陈国华:出什么事儿了?

走到陈国华身边坐下,郑耀先苦笑连连:妈的,人算不如天算,撞车了。

陈国华惊讶:到底怎么回事?

郑耀先叹口气,很无奈:这次我和韩冰,呵!又想到一块去了。

陈国华难以置信,反复酝酿了半天,冲郑耀先挑起大拇指:可真有你们的,我就没见过坐牢也能像你们这样——心有灵犀,配合得天衣无缝!

43.日内 审讯室 韩冰 女预审员 书记员 女狱警

韩冰在审讯室向“政府”苦苦解释。

44.日内 审讯室 郑耀先 男预审员 书记员 男狱警

郑耀先唾沫横飞,替自己辩解。

45.午内 审讯室 韩冰 女预审员 书记员 女狱警

韩冰虚脱无力地倒在椅子上,女预审员痛苦地捶着头……

46.日内 审讯室 郑耀先 男预审员 书记员 男狱警

男预审员抽着烟,不停地摇着头。郑耀先扯开衣服,拍着胸膛,指指毛主席像,又指指狱警腰里的手枪。最后浑身一软,从椅子滑坐在地……

狱警赶紧上前急救……

47.禁闭室 韩冰

韩冰在禁闭室内痛苦地捶着头。

48.禁闭室 郑耀先

郑耀先躺在禁闭室内哭笑不得。

49.字幕:一个月后……

50.日内 男牢 郑耀先 陈国华

郑耀先端着洗漱用具走进牢房。

陈国华撂下报纸看看他,问道:刑期加上啦?

尴尬地一点头,郑耀先:加上了。

摇摇头,陈国华:哎呀……‘鬼子六’也有失手的时候?呵呵!闹吧,你们继续闹!过瘾哪!呵呵……

郑耀先坐在一边,没吭声。

眨眨眼,陈国华:想什么哪?

郑耀先:既然刑期都给加上了,那就是暂时谁也走不脱。我想好了,趁这个机会逼她现出原形。

陈国华惊讶:还斗啊?你到底长不长记性?

郑耀先决绝:她不坦诚身份,这辈子就没完!老陆不能白死!江欣也不能白白牺牲!

陈国华放弃了:行啊!你们俩这脾气都够倔的。不过你忘了一点,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你连自身都难保,还怎么完成老陆的嘱托?

郑耀先不以为然: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怕个什么?就算我死了,还有晓武;晓武不在了,还有小彭小赵。我就不信,她哪怕是块铁,我就不啃出一个豁?

陈国华心服口服:行!《愚公移山》你没白看,有志气。不过……

郑耀先急了:我说老陈,你能不能少用几个‘不过’?我听着不舒服!

陈国华讪笑:行行行!全依你。不过……(干笑)要是连晓武都不在了,韩冰还能撑到你徒孙给她戴手铐么?

郑耀先咂咂嘴,哑口无言。

51.秋景

橙黄橘绿,秋高气和……

52.午外 田野 晓武 老钱

晓武抱着锄头和老钱坐在一起,嚼着馒头,遥望远处山野。

一旁的高音喇叭中,反复播放《国际歌》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晓武瞧瞧喇叭:这中央台怎么回事儿?两首歌翻来覆去,没完没了了?

老钱捅捅晓武:你师父现在有消息么?

晓武苦笑:一个死人能有什么消息?我现在,就盼着他平平安安,千万别再出事儿了。

老钱:小彭上次来怎么说?

晓武:也没说什么,他还是老样子,和老局长斗得不亦乐乎。呵!整座监狱就属他俩最蝎虎,不见面隔着墙也照样能过招。还甭说,想出的方法那叫个匪夷所思。狱警开大会,进行小组讨论、分组讨论,研究个天昏地暗,愣是没琢磨透他俩的路数。

老钱:呵呵!‘鬼子六’和韩冰,就算告诉你他们想干什么,你都防不胜防。

晓武:可不是?为此,监狱还特意讨教了专家,可您猜专家怎么说?

老钱一愣:哦?还请教了专家?

晓武点头:是啊?人专家说了,这两位根本不在乎你加刑,除了枪毙,甭指望他们能消停!现如今他们没越狱,还能老老实实服从改造,就已经是谢天、谢地、谢人了。

老钱哈哈大笑。

晓武:你说我也奇怪,这两位岁数加在一起,一百都挂零了,可怎么还不让人省心?斗了一辈子,又爱得死去活来,就算不能在一起吧?也不用靠这种方式来发泄啊?唉……头疼啊……实在搞不懂你们这些老前辈,这心里到底怎么想?

老钱笑出了眼泪,可笑着笑着,又感觉不对。

抹抹眼泪,老钱:他俩之间的斗争是人民内部的?还是敌我的?

晓武吓了一跳:没那么严重吧?怎么还要上纲上线?

老钱:这里可有学问哪……要是人民内部的,还有缓,反之……

晓武打断他:您别说了,我听着瘆得慌。文化大革命这几年,没教会我别的,一提‘斗争’两个字我就想尿裤子。哎哎哎!等会儿,这可是怕啥来啥,我去解个手……

晓武一溜烟跑了。

望着晓武背影,老钱嚼口馒头,越品越觉得奇怪:监狱都没把他俩隔开,到底什么仇要这么闹?

53.午后外 监狱楼顶 陈国华 郑耀先 狱警 犯人(群)

天空中响彻“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音乐旋律。

警察在一旁游弋,犯人为楼顶浇灌沥青。

停下手,擦擦汗,陈国华瞥瞥楼下。

郑耀先也在望着楼下,只是观察角度和陈国华不同。

54.午后外 监狱门外 小彭 小赵

二人在监狱门外,哭丧着脸互相安慰。说什么听不清,小彭伸手擦去小赵脸上的泪。

55.午后外 监狱楼顶 陈国华 郑耀先 狱警 犯人(群)

趁看守不注意,陈国华低声:老吴,瞧见没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那两个宝贝徒孙,可没少跟你们吃瓜落。心里有苦,都不敢跟外人说。

郑耀先没吭声,眼睛直勾勾望着楼下。

顺着郑耀先目光望去,陈国华发现在女区放风散布的韩冰。

56.午后外 女监区操场 韩冰 女犯(群)

韩冰在操场上散步,尽情享受着午后阳光。她没有看到郑耀先,却在墙壁上写着郑耀先的名字——周志乾。石头一点一点雕刻着墙体,很专注,也很用心。写好名字后,默默注视,然后小心翼翼的,用掌心慢慢摩挲。

57.午后外 楼顶 陈国华 郑耀先 狱警 犯人(群)

郑耀先的眼睛湿润了,锹把在掌心中捏了又捏。

陈国华低声问道:怎么样?还斗么?

郑耀先很坚定:斗!只要她一天不露底,这事儿就没完!

陈国华:可要小心哪!她手里攥着你小辫子呢。

郑耀先眨眨眼,正要反击,一旁狱警喊道:2962!你干什么哪?偷懒是不是?晚饭还想不想吃啦?

二人赶紧低头干活。可郑耀先的眼睛,仍在时不时瞥向韩冰……

58.晚内 男牢 郑耀先 陈国华

撩开被子,郑耀先翻身坐起:老陈,我想好了,得找个机会叫台湾放弃她。

陈国华翻个身,呓语:嗯!我支持你……

郑耀先摆摆手:那赶紧起来,咱俩琢磨琢磨。

陈国华:求求你,让我睡一觉吧。我年老体衰,可没你和韩冰那精力……

郑耀先掀开陈国华被子,将他拽起:起来!起来!快点!

陈国华不耐烦:你烦不烦?有话快说!

挨着陈国华,在床头坐下,郑耀先:你说韩冰关在这儿,台湾能不能知道?

陈国华揉揉眼睛:那上哪知道?这几年,你听说有人来探视她么?

郑耀先:这就好办了。

见陈国华歪着身子又想睡觉,郑耀先赶紧将他捋直:我告诉你,咱们可以对外宣称:‘影子’已被捕入狱六年。你说,台湾听到这消息会怎么做?

陈国华睡眼惺忪:切断与‘影子’一切联系,命令和‘影子’有关的情报员转移……

郑耀先:废话!‘影子’失踪多年,台湾怎么能不防?

陈国华:哦……(欲睡)

郑耀先:你醒醒!

陈国华:说吧……我听着呢……

郑耀先:如果‘影子’被捕,这就表示她身份暴露了,不会再有任何价值,很可能成为一个‘死间’。

陈国华艰难地点着头。

郑耀先:所以,就算她心里还装着台湾,以国民党对待被俘人员的一贯作风,肯定要抛弃她。

陈国华:有话就直说吧……我困……

郑耀先:如果事先让她知道这个消息,你猜,她会不会抢在我们前头去主动联系台湾说明一切?

陈国华:有可能……

郑耀先激动:那电台不就……

陈国华鼾声如雷……

59.夜内 女牢 韩冰

敲敲从枕头下抽出衬衫,迎着皎洁的月光,在昏暗的灯光下细细抚摸。

衬衫上有郑耀先的血,韩冰的眼神很无助。

韩冰:一切都倒过来了,现在变成了我处处防着你。呵!咱俩这辈子,真可谓是造化弄人。

痛苦不堪。

60.黎明内 男牢 郑耀先 陈国华

雄鸡报晓,郑耀先爬起来穿上衣服,走到陈国华床前,捅捅他鼻子。

郑耀先:哎哎!老陈,起来啦!起来啦!

陈国华:你干什么呀?(打落他的手,睁开眼睛,叹息)唉!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呆一会儿?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精力旺盛的?

郑耀先:昨晚跟你说过的话,你可得往心里去。

陈国华摇头,无奈:不是……就算你有千条妙计,也得等出去后再折腾啊?这里是什么地方?能让你乱说乱动么?

郑耀先:这就是我跟你商量的目的。(坐在床头)不出意外,估计我是准保出不去了……

陈国华打断他:你还知道出不去啊?照你这么折腾,下辈子都别想了。

郑耀先讪笑:所以啊,这件事儿得交给你完成。

指指自己鼻子,陈国华惊道:我?(眨眨眼)咱俩谁岁数大?能不能活过你,我这心里还没底呢。

郑耀先: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坐好!(拉起老陈)

陈国华拗不过他,一边摆正姿势,一边嘟囔:真有邪的,也不知咱俩谁是领导?

郑耀先:我算过,九届二中全会批判陈伯达。那陈伯达是谁的人?**!**的御用吹鼓手。

陈国华一惊:你的意思是,**……

赶紧堵住他的嘴,郑耀先在唇边竖起食指:嘘……

陈国华点点头。

放下手,郑耀先又道:你想想看,这**下去后,大局得靠谁来支撑?

陈国华沉吟:中央里老的老,病的病,年轻的又资力不够……难道,要重新提拔重用老干部?

点点头,郑耀先:你出头之日不远了……

陈国华眨眨眼:老吴,咱可说好了,你不是骗我?

郑耀先苦笑:这么大的事儿,我能骗你吗?

陈国华欣喜欲狂,手舞足蹈。

竖起食指,郑耀先:嘘……

陈国华竭力平息激动。

郑耀先:那昨晚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忘了。

陈国华:放心吧!只要不违背原则,一切都好说。

61.晨外 五七干校正门 晓武 老钱 下放干部(群)看守

一个看守在宣传栏贴报纸。晓武等人扛着锄头经过,忍不住驻足看了看。

《人民日报》刊登有关**叛逃事件。

老钱眨眨眼,面无表情地离开,晓武随后跟上。

62.晨外 小路 老钱 晓武

晓武追上老钱:老部长,形式要变哪……

老钱掩抑不住欣喜:稳住!稳住!这时候一定要稳住。

两个人心领神会,结伴远去。

63.字幕:两个月后……

64.日内 监狱生产车间 韩冰 小赵 女犯(群)狱警

女犯聚在一起糊纸盒,韩冰负责剪碎旧报纸。

小赵若无其事走到她身边,将一份报纸递给她:把这个也剪了。

接过报纸,刚要下剪,韩冰突然一愣。

《人民日报》**叛逃消息。

韩冰神色骤变。

65.午内 男牢门前 郑耀先 小彭

郑耀先:小赵把报纸给她看了?

小彭低声:是。(瞧瞧郑耀先)师公,您能不能别再……

郑耀先:怎么,你烦啦?

小彭苦笑: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总和她过不去呢?

郑耀先:这是绝密,不该你知道的,我不能告诉你。

小彭:可我总感觉,您是把她当做特务来查?

郑耀先:话不能乱说。韩冰是特务,这你能信吗?

摇摇头,小彭:打死我都不信。

郑耀先:所以啊,你就甭瞎琢磨了。去吧!忙你的去。

小彭点点头:好。(离去)

66.午内 男牢 郑耀先 陈国华

陈国华坐在床头收拾行装,看看郑耀先: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他?这样他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郑耀先: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到韩冰把所有东西都传给小赵。

陈国华一点头:私心,原来是私心。呵呵!看来你对下一代的培养,真是不遗余力。

郑耀先:反正她也跑不了,早晚都有那一天。

陈国华想了想,问道:老吴,如果那一天真要来了,你会怎么做?亲手逮捕她?

郑耀先痛苦不堪。

陈国华:你下得去手么?

郑耀先无言以对。

陈国华:其实按照规矩,你完全可以回避。

摇摇头,郑耀先:你不了解她。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俘获她,那就是我。

陈国华: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事关重大,儿戏不得。

郑耀先:我已经没有工夫考虑这些了。不出意外,几天之内,她肯定要向台湾发报了。

50

第28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