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风筝(原:断刃)>第18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章

小说:风筝(原:断刃) 作者:肖锚 更新时间:2008/8/31 17:01:38

车队在山道中逶迤,紧张气氛一直伴随每个人悄然步入夜幕。傍晚时分,雨水渐歇,众人走到一条被称为“洋马河”的溪畔。

这是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床,它从崇山峻岭中穿行,孕育方圆十几里的贫瘠土地。在战争年代,一条洋马河将根据地和沦陷区划分成两个世界,如今,洋马河仍然重复着过去的贫瘠,但是根据地对面,却由沦陷区换成了国统区。1945年夏天,一场灾难深重的民族解放战争缓缓拉下帷幕,洋马河这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溪,却在一夜之间跃居于民国各大报纸的正版头条。这里,已没有原来意义上的居民,由于战争带来的恶果,出没于这条小溪附近的,基本都是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以及为阻止这些士兵行动而特意铺设的地雷。民国报纸曾形容这里是“一寸山河一颗雷”,如今能够越过雷区到达彼岸的,也仅有一条泥泞弯曲的小路。

指着洋马河对岸,老常微笑着解释:“从这儿北上十里,就是国民党的驻军,我的任务也就到此为止。”

“你们不办交接手续吗?”钱溢飞从容地问道。

老常没作回答,他大声命令手下登车,随后指着首车的物资又道:“我能做的,就是将你们安全送过雷区。”

“那就多谢了。”钱溢飞向老常有意无意靠进一步,这简单的一步,却令叶雯那原本平静柔和的明眸,微微烁出一道寒光。

“你们就地休息,我去探路。”老常从背后抽出一根细长的铁条,对钱溢飞嘱咐道,“金先生,要不……您也先休息一会儿?天黑路滑,倘若有个闪失,我可担待不起。”

“没关系,我看……还是早点起程吧!到了那边,我们还有许多事儿要做,不能耽搁。”

“那……好吧……”老常迟疑着,转身看看部下,大声命令,“你们在这儿等我,马副班长!”

“到!”

“注意警戒!”

“是!”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班长,要不然……我再派两个人陪您过去?”

“好吧,注意警戒,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明白!”

“小马!我想到问题出在哪了!”项梅的脸色骤然突变,一滴滴冷汗顺着光洁的脸颊,溅落在书案上……“我只考虑接头地点是在国共缓冲地带,为什么没料到敌人极有可能隐藏在警卫班?”

“警卫班?不会吧?那都是些百里挑一,政治可靠的老同志。”

“敌人的脸上没写字,越是危险的敌人表面上越可靠。”

“可在他们中间,有谁最可疑呢?”

想了想,摇摇头,再想想,再摇摇头……

“科长……”

“没办法了,小马,你立刻通知缓冲带附近的部队,叫他们以最快速度,务必赶在钱溢飞到达之前,将其全部截住!”

“是!我马上去办!”

项梅千算万算,但她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马小五的腿脚有伤。从保卫科跑到军区作战室,正常人需要5分钟,而小马则足足多出一倍时间,在战争中,往往能左右双方胜负的,也恰恰就是这几分钟。

钱溢飞始终未敢放松警惕,他紧随老常身后,心里暗暗盘算:“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弄死我,不但首选僻静所在,而且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依我看,眼前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正合适,换作是我,也决不会放弃这机会和地点。”回头瞧瞧杨旭东,他已被两名战士分隔开,其双拳紧握,死死盯住钱溢飞,似乎要暗示六哥注意什么。

趟过细流潺潺的洋马河,用铁条小心探过雷区,老常回身向解放区望了望,挥手擦擦双鬓的冷汗,目光最终停留在两名战士身上。相互间点点头,老常一指不远处的山坳,对钱溢飞说道:“对不住金先生了,我们也只能把您送到那里,希望您一路平安。”

钱溢飞点点头没说话。此时,借着乌云缝隙透出的月光,他留意到两名士兵已将杨旭东贴身挟住,看来无论有何风吹草动,亦均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将其迅速制服。

叶雯的脚步越来越轻松,浑身迸发着青春活力,她低着头,双手插进衣袋,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山风在发梢间咆哮,又迂回钻进众人的耳朵,在钱溢飞听来,这万马奔腾般的呼啸,却掩饰不住某些人那剧烈的心跳。脚步拖拽在枯叶上,被折断的腐枝败叶,清脆**着,随着**痛苦地加剧,钱溢飞的心也在慢慢往下沉……

“到了。”老常站在山坳底端,轻轻吁口气。他背对众人,抬头看看满天的乌云,嘴角渐渐流露出狰狞的杀机。

钱溢飞没有动,插在口袋中的右手,紧紧握住作为武器的派克金笔……

两名战士仍然挟持着杨旭东,肋间枪套已被悄悄打开,枪柄上的红绸正在随风漫卷……

叶雯白皙细长的手指迅速抽出口袋,一把乌黑油亮的德国撸子被她顶上子弹……

“动手!”在一声厉喝中骤然转身,老常向后迅速扣动扳机……

子弹从两名战士的躯体闷声穿出,射在山岩和石壁上,溅起点点火星,裹着水汽的沙粒、青烟在飘散弥漫,山谷中徘徊、激荡着清脆的枪声,发出“隆隆”的滚荡音……

叶雯的手枪抵在钱溢飞胸口,带着炽热的驳壳枪管,又牢牢锁定她额头,钱溢飞和杨旭东望着满面狰狞的老常,一时间竟然惊讶得忘却了眨眼。

一片寂静、沉闷,将气氛压抑得有些透不过气……

叶雯的脸色异常难看,她用眼角余光愤怒瞥向那满脸胡茬的汉子,悲伤、惊怵、不可置信等诸多表情,在苍白隽秀的脸上不停地变换……“你是特务?你——怎——么——会——是——特——务!”

“砰!”

“嘭!”

叶雯的德国撸子微微一跳,子弹划着橘红曳光,擦过钱溢飞发髻,消失在茫茫夜空……他的耳膜“嗡嗡”作响,被温热的血箭喷得睁不开眼睛。

老常咬咬牙,吹吹枪口上徐徐的青烟,一脚踹开正在摇曳的叶雯,抬眼看看满脸惊愕的钱溢飞,说道:“六哥,你们赶快离开,后面的共军就交给我了。”

“你是……”钱溢飞迅速冷却头脑,正欲询问老常的真实身份,身旁却骤然响起“砰砰”的枪声,直到撞针落空声隐隐传来,杨旭东这才拎着带血的撸子,恶狠狠瞪向不停抽搐的叶雯。

“你下手够狠,”老常对杨旭东微笑道,“人已经不行了,没必要把她脑袋开成八瓣。”

“她该死!”杨旭东咆哮着,吐出压抑已久的暴戾。

“她该死这是不容置疑,不过你们再不走,恐怕也会和她一样。”说着,老常爬上土坡向解放区方向机警地望了望。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钱溢飞盯着老常,他渴望从这粗人身上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答案。

“先生是赣州人吗?”转过身,老常低声问道。

钱溢飞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不,我是江西于都人。”

“于都?哦!我去过,那还是十六年前。我记得于都有家和春堂茶叶铺,掌柜的姓马。”

“恐怕您那是老皇历了,马掌柜已经盘点了茶叶铺’,如今掌柜姓金,专售‘大红袍’,每次只售五钱……同志!”钱溢飞的眼圈红了,老常也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总算和你联系上了,如果没有那包茶叶,我们也许就擦肩而过。”老常擦擦眼泪,掏出一支派克金笔递到钱溢飞面前,“这里有共军最新突围计划和一份绝密情报,您请收好,万万不能落到共党手里。”

“你放心,”钱溢飞小心接过金笔,与此同时,心中却不知不觉产生一个疑问,“他究竟是不是‘坚冰’?如果是,一个隐藏极深的重要人物,又怎能轻易暴露?那么……‘坚冰’到底是谁?这姓常的说他下午当班……哎呀!对方将护送时间定在下午3点以后,原来是要赶在老常当班?这样,既可以让老常名正言顺保护我们,又不会因临时变动人手而引起八路注意!哼哼!‘坚冰’!你可真是心细如发!”正想着,远处突然树影徐动人影婆娑……

“六哥!您快走!”老常咬着牙,将钱溢飞奋力一推,随即紧张地说道,“我在这里顶不了多久,你们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兄弟,咱们一起走!”

“少废话!再耽搁,咱们谁也跑不掉!快走!”从尸体上摸出弹药,老常最后望一眼钱溢飞,含泪向他敬个军礼……

40

第18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