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定居清朝>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2)

小说:定居清朝 作者:清荷映月醉 更新时间:2009/11/8 10:57:12

听佩娟的话,大家都低着头不再说话,几个大男人要让一个女生想办法实在不好见人。特别是陶钊,他是这八个人中唯一一个大二的,有点尴尬的他说:“作为学长,作为师兄,本来我应该照顾好大家的,可是我现在手里除了几张钱和一个手机,什么都拿不出来。”

佩娟微笑着说:“不要这么说,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合舟共济才是,我先给你们盛几碗粥吧。”

七个人七碗粥,将一锅粥喝得干干净净,这个时候明嫂恰好把两个儿子拖了会来,正是我们刚才在路上看到的那两个全身是泥土的小孩。

见正主回来,私自喝完了他们的粥,佩娟红着脸上去,说:“明嫂,不好意思,他们是我的朋友,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我就,我就将煮好的粥给他们先吃了。真不好意思,我已经在重新煮了,买米的钱他们有,等下吃了饭我们就去镇里买些米回来。”

明嫂将手中的小儿子放到地上,黄靖楷忙用闽南话将佩娟的话翻译了一遍。

明嫂微微一笑:“你是本地人啊?只是你们怎么都是这样服饰和发型,这要让官府获知,是要治罪的。”

黄靖楷闻言吓一跳,这才想起清朝的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忙问说怎么办。

明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说道:“你们先不要到其他地方,就呆在这个小山村里,大家乡里乡亲的不会怎么说,而且这儿偏僻,也不会有什么外人来。”

看黄靖楷的脸色,我们忙问是怎么回事,得知之后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可又想不出好法子,姜承平说道:“那我们就先躲这里,等到可以扎辫子再去镇里。”

黄靖楷摇摇头:“那要至少半年的时间,难道这半年我们就呆这个地方什么都不做?”

姜承平立刻接口道:“我们可以让明嫂帮我们把东西拿到镇上去当掉,怎么着也能让我们生活一段时间,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打听吴老师和杨老师他们在哪。”

王辉皱着眉头说:“我们可以跟着徐郎中上山采药,还有砍些柴什么的,自食其力。”

说到自食其力,体育部的方腾坚底气十足:“好啊,我家有种田,从小就在家帮忙,咱们只要能买到一些种子,我可以教大家怎么样自食其力。”

正说这话,徐郎中回来了,背着竹篓的他真有种采草药郎中的味道,可是当他把斗笠摘下来的时候看起来根本不像郎中,更像的是种田老农。黝黑的脸颊看了外面这一群人,裂开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你们是佩娟的朋友吧,看你们的衣物就知道了,快,到屋里坐坐。”

陶钊也咧开嘴笑笑:“你好,我们是佩娟的朋友,前几天一起在林子里迷了路,走散了,还有其他同伴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现在我们身无分文,大山里人烟稀少,只好讨扰徐郎中了。”

王辉也紧接着说:“我们这有些不知道值不值钱的东西,等过段时间到城里当了,换些粮食回来。”说完就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你看下这个可以换多少银子?”

徐郎中听了黄靖楷的翻译之后,憨厚地笑着:“来者是客,大山里面难得有客人,你们能来,是我们最大的荣幸。只是你这东西我见都没有见过,不知道多少钱,无论值不值钱,就把这里当你们的家,只要我老徐有一口饭吃,就不会饿到你们。”

徐郎中转向明嫂:“快,多煮点米,煮干饭,我记得还有几斤米,就全煮了吧,还有咸萝卜干,都拿出来。”

明嫂答应一声,放下孩子,进屋去了。徐郎中热情地招呼着:“来来,屋里地方小,小兄弟们不要介意,随便坐坐。”然后忙不迭开地将一张张简陋的椅子摆开来。

陶钊第一个坐下来,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双脚酸痛,生性大大咧咧的他招呼着大家:“坐吧,不要辜负了主人家一番好意,坐坐,仲瀚,还站着干嘛,坐。”

仲瀚是学习部的,是最沉默和内向的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部门的传承问题,学习部的人大多数话都比较少。

可能也是年纪的原因,仲瀚92年出生的,还未满十八周岁。

徐郎中能够听懂一点点的普通话,听着几个人互相用普通话交谈,问道:“你们应该是北方人吧,是北方来的吗?在我们福建很少有会说官话的。”

王辉是东北人,一开口就一副东北腔,听了黄靖楷的转述后说道:“我是东北人,黑龙江的。”

“黑龙江的?那你是满人?可是满人怎么会没有留辫子?”徐郎中满心疑惑:

“东北的就一定要是满人?笑话!”王辉咕嘟了一句,不过黄靖楷并没有把这话翻译过去。徐郎中从王辉的脸上看出了一点,但心里又很不明白,于是说道:“我听一个在县里当差的远房亲戚说过,朝廷不允许除满人之外的百姓过山海关,要想到关外必须是满人或者包衣才行。”

原来是这样,大家恍然大悟,可惜大家都是理工生,历史这些东西几乎都不知道,王辉有点不好意思,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我们都是关外来的,不过在比关外更关外的地方,那个城市名字叫雅库茨克,写是这样写的:Y-a-k-u-t-s-k。”

黄靖楷一边翻译一遍奇怪地看着王辉,这家伙怎么想出一个这么奇怪的名字,哪里的呀?”

徐郎中明显听不懂是什么地方,方腾坚偷偷捂着嘴笑,对陶钊说:“这小子乱唬人,就没有听过这个地方。”

王辉接着说道:“我们都来自那个地方。”

我靠,你小子不要害人啊。黄靖楷心里大叫一声,正寻思着怎么办,徐郎中已经开口问了:“那是什么地方,你能讲下要多久才能到那里吗?”

黄靖楷结结巴巴:“我也不清楚,我们是一路走一路玩到这里,从出发到现在一共有三年多了。”

黄靖楷不知道雅库茨克到底是什么地方,只好尽量地延长时间,以显得很远很远,然后中间再加上个一边走一边玩,时间上有伸缩的余地。

徐郎中满脸的不可思议:“想我三十岁人了还没有走出过福建,你们看起来十几岁的样子就都是走万里路的人了。”

他才三十岁?看起来好像要四十的样子,还有明嫂,看起来也有三十几岁了,陶钊觉得很意外,便问道:“问个不太上得了台面的问题,你和嫂子今年贵庚?”

徐郎中摸着稀稀拉拉的胡须:“哈哈,鄙人三十有一啦,内人二十六了。”

“哇!怎么看起来……”

“看起来很显年轻时吧,哈哈,乡亲们都这么说,都说我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

这样还显年轻,看着徐郎中一副得意的样子,大家忍不住都想笑,陶钊忍着肚子痛问道:“那你猜我几岁?”

徐郎中仔细打量了一阵,然后说道:“看起来十五六的样子,可是看你的骨骼还有神态,应该比较少年老成,但是最多不会超过十七岁。”

陶钊得意地看看大家,然后说道:“你估错啦,其实我二十岁,他们几个大多跟我差不多。”

“二十岁!?”徐郎中满脸的不相信。

这时候明嫂从外边简陋的厨房走出来,用一个缺了几个角的盘子盛了萝卜干,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盛着豆腐的盘子,放下后说道:“饭已经快熟了,我和佩娟等下端过来。”

徐郎中催促道:“快一点,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明嫂答应一声,出去加柴火。

王辉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问徐郎中:“徐大哥,你给看下这东西可以换多少钱?”

徐郎中接过一看:“这什么东西,能做什么用?”

“打电话……,哦,不是,就是一个饰品,挂身上装饰的,也可以放在床头。”王辉犯了说实话的错误,幸好马上改了过来。

徐郎中摇了摇头:“我看不值钱,能值几钱银子最多,非金非银,又没有什么用处,谁会买一个一点都不雅观的东西回家?”

王辉沮丧地把手机放回口袋:“哎,本来还以为很值钱,那怎么办?看来,我这里还有的耳机和MP4看来也都不值钱。算啦,还是想想其他办法。”

姜承平将自己手指上的饰品戒指摘下来说:“这是前段时间觉得好玩在饰品店买下来的,不是什么金子,但是好歹能换几个钱吧。还有这个观音像,是上次去庙里被那个老和尚骗着买下的,应该也能换点钱。”

姜承平这么一开,大家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也能淘换到一些可以换钱的东西,于是纷纷拿出来,连鞋子也脱下来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换的。到明嫂和佩娟把饭端上来时,大家还在尽力地从自己身上找。

徐郎中看得眼花缭乱:“小兄弟们,我说还是先吃饭吧,吃完饭再找。”

可是大家心里着急,还是继续找,几分钟后一共才凑出了四个戒指,两条项链,一对耳环,一个观音像。当然,这些东西都不是金,最多就是含点银而已。不指望能卖多少钱,但是徐郎中看后说最少可以换十两银子,可以供所有人用三个多月。大家一听才心安了一点,刚才那一点稀饭根本不抵用,吃了好像没吃一样。现在看到几斤米饭摆在面前,虽然只有萝卜干和咸得要命的豆腐下饭,但是大家狼吞虎咽,不到二十分钟就一扫而空,觉得这是几天来最大的美味了。

吃过饭,王辉问道:“从这里到镇里去要多久,不如咱们就今天把东西拿去当了,然后顺便买些米回来,我知道徐大哥家的米都被我们吃光了。咱们饿肚子不要紧,不能饿到孩子呀。”

徐郎中听了这话有点脸红,有点结巴地说道:“没事,没米到乡亲们那先借一些,明天一早再动身。因为突然去换这么多首饰,当铺会起疑心的,镇里那是小当铺,这么多饰品到县城去换比较稳妥,必须一大早出发,不然赶不回来。”

王辉点点头:“实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情况,县城离这里多远?”

“大概四十多里路,要三个时辰才能到,回来的时候要带着东西,还要更久一些,咱们今天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卯时就出发。”徐郎中边用牙签剔牙边说道:

明嫂嗔道:“他们都没有留辫子怎么能去市镇?到时候被官府捉起来就麻烦了。”

徐郎中一拍脑门:“我倒忘了这茬了,那我一个人带着这么多首饰不安全呀,就算顺利到了县城,那也无法扛那么多米走这么长的山路。”

王辉看到徐郎中刚采回来的草药,问道:“徐大哥的草药是采来自己给人看病用的还是拿到其他地方卖?”

徐郎中点点头:“都有,不过卖的多,隔几天我就会送些草药到镇上去,镇里的药材店需要什么草药会提前跟我讲。用草药换了钱之后就顺便帮乡亲们买些日常用品回来。不过家里的药材全用完了,今天采的这些留着自己用,正换季呢!伤风感冒会多点。”

王辉听完点点头:“那就好了,麻烦徐大哥下午就赶到镇里去当掉一两件首饰,然后买些米啊,还有生活用品回来,我们这么多人不可能能一直穿这一件一衣服过日子,几天没有洗澡,臭死了。”

徐郎中听完哈哈笑:“现在天气冷,洗澡洗得少很正常,我就半个月才洗一次,天冷,洗一次澡要用掉很多柴火。”

明嫂白了徐郎中一眼:“你还好意思讲,身上的味道难闻死了,把我和孩子们都熏臭了。”

徐郎中得意地说道:“那还不是你看上我这个臭家伙,我们是臭味相投,没有办法。”

明嫂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丈夫这么一说,脸立刻红了,便低着头收拾碗筷。

我们看着他们,心里突然有一点感伤,他们是多么甜蜜,虽然生活得很清贫,虽然不知道大城市是什么样子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叫锦衣玉食。只知道每天一起床对着莽莽大山,落日之后就是漫天繁星,然后在蚯蚓的叫声中沉沉睡去。这一生也就与山打交道,采些草药,再种点田,平平淡淡一生也就过去了。

可我们呢,一次出游,阴差阳错就来到清朝,而且无缘无故被人袭击,跟其他同学走散,几天过去了他们依然渺无声息。此际不但见不着父母家人,连一起来的同学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

徐郎中并不知道我们心中的纠结,并不知道我们的经历,想了想之后对我们说道:“这样吧,今儿下午就拿一条项链和一个戒指去镇里看能换多少钱,再买些日常用品回来。”

陶钊点点头:“嗯,我怕东西太多太重,这样吧,我们找出几个人跟着你一起出发,但是不进镇里,就在镇外没人的地方等你,到时候再一起把东西搬回来。”

徐郎中觉得这样也是一个方法,于是便答应了。

陶钊回过头来说道:“下午就分出四个人一起去吧,我一个,还有谁想去的?”

静默了几秒钟,学习部的仲瀚当先说道:“我也去。”

黄靖楷吐吐舌头:“我这个翻译看来也要随行咯,算上我。”

体育部的方腾坚有意无意看看自己的手上的肌肉:“这种力气活,我是跑步了了。”

陶钊点点头:“嗯,那好,剩下的三个男生就到山上去砍柴还有挑水,佩娟你辛苦下,煮些热水,今晚大家好好地洗个澡。”

佩娟点点头:“好的,外边就有一个大水缸专门煮水的,我等下等柴来了就开始煮。”

没有说要去的剩下三个人都在心里大叫失算,但是脸上不好表现出来,只是嘿嘿地应道:“嗯,等你们出发我们就立刻去砍,徐大哥,斧头在哪?”

徐郎中指指外头:“就在煮饭的地方旁边,有一把斧头、一把锯子,还有我前两天借来的砍柴刀,刚好够你们三个人用。”

徐郎中走到门边看看天,午时应该快过了,咱们准备准备,要出发啦,这样才能在晚饭前赶回来。”

黄靖楷回答道:“好的,我们这就准备。”然后在桌子上拿了两枚戒指和一条项链递给徐郎中,剩下全部放到佩娟手上:“你先存着吧,过段时间再去换钱。”佩娟点点头:“嗯,我先放明嫂那里。”说完,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于是说道:“对了,那今晚你们睡哪里?”

0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段漫长的经历(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