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除暴安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除暴安良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8/12/22 6:29:20

“有没有搞错。”骨哲揉了揉被碰了一个大包的后脑嘟嘟囔囔地从蓬布里爬了出来,“这是?!”骨哲突然愣住了,眼前的一切竟然全部改变了,没有了机场没有了暴风骤雨没有了哨兵,一切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已经收割了大半的庄稼地,“怎么回事?我被撞傻了。”骨哲挠了挠头有点茫然地望着四周。

“坦克在,战车在,弹药也在,我也在,可是别的东西呢?”骨哲略微有一点反应不过来,眼前发生的事情是自己不能够解释的,自己明明是在机场给一批军用物资盖防雨布,怎么一下子就跑到庄稼地里呢,想不通,真的想不通,忍着剧烈头疼的骨哲开始四处张望起来希望可以找到答案。

“难道是时空转换?”骨哲自言自语到,“不是我科幻小说看多了吧。”摸不着头脑的骨哲努力地爬到一个货柜的最上面翘起脚来继续向着远方观瞧。

“救命啊,救命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突然骨哲身后从几十米外的一个小树林后清晰地传了过来。

“有情况。”骨哲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顺手从防雨布下的特种兵背包上摸下一把军刀插在腰间,然后就跳下货柜疾步地跑向有人呼救的地方。

将近一百米的距离,骨哲不到十秒钟就跑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瘦小男子正压在一个十四五岁年纪的小女孩身上,一只手抓着女孩的两只手;另一只手正在往下拽女孩的裤子。

“流氓。”骨哲大喝一声,飞起一脚对着瘦小男子的屁股狠狠地踢了过去。

“啊”瘦小男子突然挨了一脚,一下子身子就飞出去两三米仆倒在草地上,而压在下面的女孩则急急忙忙地爬了起来躲在骨哲的背后不停地抽泣着。

“光天化日之下你敢耍流氓!”骨哲怒怒地对着眼前流里流气的瘦小男子喝道。

这瘦小男子被骨哲一脚踢飞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看清骨哲只有一个人后立即凶像大露,口中恶狠狠地骂道:“臭小子,想死啊,大爷的事情你也敢管,我废了你。”

“什么世道,流氓还这么嚣张,不教训你一下是震不住了。”心中怒怒骂道的骨哲两步走到瘦小男子的面前趁着对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两个大耳光就送了出去。

“妈的,你敢打老子,我毙了你。”瘦小男子挨打后在草地上急急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从腰畔掏出一支枪,瞄了一下后就对着骨哲扣动了扳机。

“黑社会。”骨哲的脑海里一下子就闪过了三个字。

就在骨哲闪念的时候,瘦小男子手里的枪发出了‘啪’的一声清响。

“还是真家伙。”骨哲低身向前扑了一下,在躲开对手射来的子弹的同时也紧紧地抓住了对方握枪的右手,“妈的”怒火中烧的骨哲看了一眼瘦小男子手中的枪差点没笑出来,“盒子炮,这枪可有年头了。”似笑非笑的骨哲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辈子还有人用‘盒子炮’来向自己开枪。“还敢开枪?!”骨哲边说边将瘦小男子右手的枪夺了下来甩在一边,同时用膝盖死死地顶着对方的咽喉。

“快,快放开我,要不我灭了你全家。”被骨哲压住的男子不住地喊道。

“还嚣张。”骨哲气气地说道:“看看谁厉害。”骨哲抓住瘦小男子的头发将对方的脑袋对着地面狠狠地撞了起来,“大白天都敢强奸,还携带枪支肆意开枪,到法院你就是一个死。”骨哲边撞边说:“也不错,少一个坏蛋社会多一分安宁。”

“救,救命,别,别打了。”在撞了十几下之后瘦小男子开始求饶起来。

“起来,和我去安全处。”骨哲收住手后对着躺在地上喘粗气的瘦小男子说道。

“小子,有种,连我也敢打。”瘦小男子顿了一下说道:“咱们以后慢慢算。”

“还嘴硬。”一肚子火的骨哲接着又飞起一脚踢向刚刚努力把头抬起来的瘦小男子的下巴,只听‘哎呀’一声,瘦小男子的身子向后又飞了起来,然后就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装死?真是流氓加无赖。”骨哲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瘦小男子在心里鄙夷地说道。

“谢谢大哥。”骨哲身后的小女孩拽着骨哲的衣襟怯怯地说道,眼睛里还流露着些许的恐惧。

“不用怕,有我在,他动不了你。”骨哲回头看了一下依然惊魂未定的小女孩安慰地说道。

“我们快走吧,他醒了以后会打死我们的。”小女孩对躺在地上的瘦小男子还是充满了恐惧。

“怕什么?还没有王法了,看看谁先死。”骨哲边说边走到瘦小男子的身旁,“起来,跟我走。”骨哲对着地上的瘦小男子喊道。

瘦小男子就好像没有听见骨哲的话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快起来。”骨哲一把抓住瘦小男子的胳膊就把整个人拽了起来,随即一股鲜红的鲜血就从瘦小男子的后脑流了出来一直流淌到整个的后背。

“什么情况。”骨哲吓了一跳,难不成眼前的瘦小男子竟然被自己一脚给踢死了,“怎么回事?我下手已经很注意了啊?”看见出了人命,骨哲也有一点点的意外,急忙仔细地查看起来,原因很简单,瘦小男子头部落地的时候正好撞到一块不大不小的尖石之上,脑后一个核桃般大的血洞在瞬间就要了他的命。

骨哲微微地愣了一会儿,头皮也有点一点发麻,虽然是对方犯事开枪在先,但再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有道是“人命关天”,出再大的事情都好说,只有碰上人命官司是军队里面最忌讳的,毕竟牵扯到地方上的很多关系,或许又要麻烦老首长了。

“大哥”女孩子轻声地喊了一声

骨哲回头看了看蹲在的地上的女孩子,心中暗暗说道:“怕什么,我是除暴安良,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准还是个通缉犯什么的,还不一定是奖励还是批评呢。”

“大哥,我们走吧,我害怕。”小女孩继续地说道。

“好,我们走。”骨哲一咬牙扶起了小女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天的事情就交给领导去处理吧,反正自己是心安理得,只要实话实说,自己的事情应该是可以过去的。

“这里离你家有多远?”骨哲对着小女孩问道。

“只有两里地。”小女孩怯怯地答道。

“还好。”骨哲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同时心中暗暗考虑着下一步的打算,先是要和基地取上联系,然后报警保护现场,毕竟还有一大堆的武器弹药堆放在露天,要是丢个一件两件的,可比打死一个人要严重的多。

“到了,那就是我的家。”小女孩急急地喊了起来,将正在考虑自己该怎么做的骨哲吓了一跳。

“这就是你的家?”骨哲看着眼前的一座残破不堪的土房子问道。

“是的,这就是我家,后面还一间,我和我爷爷住在这里。”小女孩略微恢复了一点平静,说话也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

“你家里有电话吗?”骨哲问完就有点后悔了,看眼前的房子就知道小女孩的家里一定是十分贫穷,看样子好像连电都还没有通上,怎么可能会有电话。

不出骨哲所料,小女孩困惑地说道:“电话?什么是电话?”

骨哲淡淡地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看来农村的脱贫解困工作还是要不断地加大力度,这么大的孩子竟然连电话都还没有见过,真是可怜。”

“那你们村长家在哪里?”骨哲继续地问道。

“村长家我可不敢去,上个月他还打死一个交不上租子的,我不敢去。”小女孩的眼里再度地流露出恐惧。

“什么?”骨哲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什么年代?还有人交租子?“你说什么?怎么回事,给我仔细说说。”骨哲拉着小女孩在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

“我们每年都要交给村长家租子,村东头的老吴大叔因为交不上租子,就让村长的儿子,就是刚才欺负我的那个‘二瘦子’带人活活给打死了,还把人挂在村长家门口旁边的木桩上好几天呢。”小女孩边说边流露出怕怕的神情来。

“这是什么世道。”骨哲怒怒的说道“简直比黑社会还嚣张,你告诉我怎么走,我去看看。”骨哲边说边站起身来。

“顺着屋后的小路一直往那边走,一会儿就到了,大哥你要小心。”小姑娘伸手指了一下土房后面的一条小路。

“好,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骨哲轻轻地摸了一下小姑娘的头后就急匆匆地走上了小路向前奔去。

“要尽快和基地还有上级取得联系。”骨哲边走边想,“眼前的事态很紧急,不光是在田野里的武器弹药需要及时转移,还有至少两条的人命在这里悬着,这可不是开玩笑。”心中着急的骨哲脚下不自主地跑了起来,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小村庄的旁边。

“大叔,村长家怎么走?”骨哲对着一个坐在村口的中年男子问道。

被骨哲叫到的大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略带慌张地答道:“进村往左拐,过两棵大树就到了。“哦,谢谢。”骨哲看了一眼慌张的大叔疑惑地摇摇头,随即就走进了村子。村子很小,和电视剧上看到的中原一带的小村子很相似,在拐过路口经过两棵大树后,骨哲来到了一个小广场,也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村长的家。

“哎,哪里来的,干什么的?”还没有等骨哲仔细寻找小姑娘说的老吴大叔的尸体的时候。一个尖尖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骨哲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活像电视剧里地主家管家模样的胖子从小广场正对面的一座宅子的大门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外乡人,说你呢,干什么的。”管家模样的人再一次地对着骨哲喊道。

“我是来找我叔的。”骨哲看着眼前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但肚子却要比自己大上三圈的人冷冷地说道。

“找你叔叔?”管家模样的人绕着骨哲转了几圈后淡淡地说道:“这村子里的人我都认识,你叔叔叫什么名字啊?”

“我叔叔住在村东头,姓吴。”骨哲一边说一边盯着眼前乱转之人。

“原来是老吴头,来奔丧的吧,晚了,早就扔出去喂狗了,真是的,肉都臭了,狗都不爱吃。”说话之人带着极大厌恶的表情。

“你说什么?”骨哲一把抓住眼前说话的人的衣领,眼睛里要喷出火来。

“你,你,你要造反,我是方家的大管家,你敢动我。”自称是大管家的胖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为什么杀人?!”骨哲狠狠地对着方大管家说道。

“他,他不交租子,所以,所以就打死了。”方大管家开始有点害怕起眼前的年青人来。

“你们太无法无天了。”骨哲边说给了眼前的方大官家当头一拳。

“哎呀。”多少年都没有挨过打的方大管家惨叫一声倒退着跌了出去,踉踉跄跄地伏倒在地,“来人啊,有人造反啊。”捂着被打青了的一只眼睛,方大管家对着门里扯着嗓子喊道。几个家丁模样的人在听到方大管家的求救后,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

“大管家怎么了。”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丁扶起坐在地上的方大管家问道。

“快,给我抓住这个臭小子。”方大官家气急败坏地指着站在眼前的骨哲说道。

“是。”一个家丁应声着,然后举起背在后背的长枪就要对着骨哲射击。“太嚣张了,一句话就杀人。”骨哲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就在枪响的一瞬间将枪口拨到了一边,“啪”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到了远处的一块青石板上,激起了一股烟尘。

“都该杀。”骨哲在心里喊道:“要不是我机灵,今天都死两次了。”心中发火的骨哲手上也没有闲着,右手拔出军刀一下子横着就挥了出去,连叫喊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对着骨哲开枪的那个家丁瞬间就被割开了喉咙,带着嘶嘶的低吼声仆倒在地上滚动着,四溅的鲜血喷地是到处都是。

“你。”有点被吓傻的方家大官家指着眼前凶神恶煞的骨哲说道:“你敢杀人。”

“杀的就是你。”骨哲对着方大管家狠狠的说道。

“杀了他。”方大管家突然高声地喊了一句,然后就一躬身子向着大门里面跑去,而其他几个家丁也像大梦刚醒一般,纷纷摘下后背背着的长枪向着骨哲射击。

10

除暴安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