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除暴安良(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除暴安良(2)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8/12/23 7:38:34

骨哲见四五条枪突然间对准自己,急忙一个侧翻滚到一边,只听得“啪啪啪”的几声枪响,自己刚才站过的地方腾起了几道的烟雾。跑,不该硬顶的时候就绝不硬顶,骨哲知道一个空手之人是没有可能对付五六个手拿家伙没有任何顾忌就敢开枪的人,跑,只有跑才有活路,但不是漫无目标的跑,只要跑到放武器的地方,自己就可以收拾这帮子混蛋,跑。

骨哲的奔跑速度很快,多年的紧张生活让骨哲拥有良好的体力和耐力,在绕过几间低矮破旧的砖房后,骨哲跑到了庄稼地里,“站住,站住。”身后追赶的家丁们边喊边胡乱地对着骨哲放着枪,“妈的,都疯了,这里没有政府吗。”一边奔跑一边听着耳边嗖嗖枪响的骨哲骂道,“老子今天和你们拼了,大不了老子上军事法庭。”

“啪啪啪”又是几声连续的枪声,身后的家丁对着奔跑中的骨哲不断地开着枪,“打死他,快,打死他”紧跟的家丁边跑边喊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已经看见不远处堆放在庄稼地里的武器弹药的骨哲在心里暗暗地骂道,骨哲加快了速度,在越过刚刚打死‘二瘦子’的小树丛的时候,骨哲还飞快地瞟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的尸体,“该,王八蛋。”骨哲在心底狠狠地骂道。

“啪”又是一枪,骨哲下意识地低了一下头,只听得前方发出清脆的一声“当”响,“老天保佑,可别把弹药给打爆了。”骨哲被突然打到坦克钢板上的一颗子弹吓了一跳,眼前可是十几吨的弹药,这要是给打爆了。

最后十米,骨哲微微地冷笑了一下,一个标准的前扑然后顺手抄起防雨布下的一把95突击步枪,在安上一个满满的三十发弹匣后,骨哲将自己的眼睛紧紧地贴在瞄准镜之上,“小兔崽子,来啊。”骨哲从瞄准镜里看着不断向着自己跑过来的家丁,“啪啪啪”,一个标准的短点射将一个奔跑中的家丁打得是血肉横飞一下子仆倒在庄稼地里。

“他有枪,他有枪。”几个剩下的家丁看着还往外喷着血污的同伴惊惶地喊着,“啪”又是一声清脆的枪声,伴随着5.8mm DBP87普通弹欢快地飞出,一个刚才还胡乱放枪的家丁头上立即爆出一阵猩红的血雾。

“快跑。”也不知道是谁先喊的,总之三个家丁开始慌乱地向回跑去,每个人都是飞快地向回跑去,有两个甚至连手中的步枪都扔在了田野里。

“想跑,还想以后继续祸害老百姓?”骨哲小声地念叨着,同时不断地将瞄准镜中的十字线压在三个奔跑中的家丁的后背,“啪”一个家丁斜着飞了出去,砸得地面一阵尘土飞扬;“啪”,又一个家丁被准确地爆了头;“就剩你了。”骨哲轻轻地摸了一下因为溅上泥土而有一点发痒的脸,然后微笑地看了一下已经跑出快有三百米远的最后一个家丁,“啪啪啪”又是一个标准的短点射,只见瞄准镜中家丁的整个左半边身子就好像寒风中的窗户纸一样在瞬间就被撕裂了开来,在喷涌而出的血雾中,骨哲仿佛看见跳出的心脏,“真恶心”连见惯死人的骨哲也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一点恶心,几乎要超出自己的忍受极限。

“七个”骨哲小声地念叨了一下,然后就倚着99冰冷的履带慢慢地坐了下来,“冷静,要冷静”骨哲自己对着自己说道“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我做了什么?”骨哲的思绪因为剧烈的头疼和周围环境彻底地改变稍微地有一点混乱,连杀七个人还有时空转换带给骨哲的强大冲击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我应该是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代。”骨哲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我因为某种原因脱离了原来的生活轨迹,现在我在另外一个时空,一个我们曾经经历过的时空,也就是说,我,骨哲,穿越了时空”

骨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简单的几分钟思考让骨哲判断出自己已经穿越了时空,眼前的土地还是中国的土地,眼前的人还是中国人,但眼前的时代却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

骨哲微微的苦笑了一下,以前只有在YY小说里才可以见到的情节现在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意味什么,这意味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已经是一个烈士了,而在这个世界里却一切要从头开始。

“我可以做些什么?”骨哲轻轻地问了自己一句,没有回答,骨哲无法回答自己提出的问题,因为骨哲连自己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都不知道,而要想知道这一切,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找人问,找活人问,而不是眼前的几具残缺的尸体。

骨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稳健地打开一个背包,将里面的防弹背心小心地取了出来然后是一副战术背心,“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允许我的任何失误给我的国家我的人民造成哪怕一点点的损失”,骨哲一边穿上防弹衣和战术背心一边默默地自己对自己说道,穿戴整齐的骨哲又从背包里拽出两个满满的95弹匣插在了身上,最后是一把上满了子弹的用来自卫的92式手枪。

骨哲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寂静的庄稼地里只有几只雀鸟在吱吱地叫着,没有人注意到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几条人命的消失就像日升日落一样稀松平常,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带着巨大的疑问,骨哲跑向刚刚自己曾经去过一次的地方――村长的家,一个可以解开自己疑问的地方。

“站住。”骨哲对着在大门口正向外探头探脑的方大管家喊道。

“啊。”方大管家显然没有想到骨哲还能活着回来,大叫一声后就屁滚尿流地向里面跑去。

“站住。”骨哲又是一声大吼,随即飞身跳进了大门,“哪里跑。”刚进大门的骨哲就看到方大官家正努力地爬向一个小二楼,“啪”,骨哲手中的92式中射出一颗子弹。“哎呀。”方大管家惨叫了一声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正好摔在骨哲的面前。

“想死吗?”骨哲用脚踩着方大管家的后背问道。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疼得满脸都是汗水和泪水的方大管家不断地求饶着。

“还有几个家丁?”骨哲冷冷地问道。

“还,还有两个。”方大管家断断续续地答道。

“叫他们出来。”骨哲边说边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环境,预防着可能出现的隐藏的家丁。

“好,好,我叫。”方大管家被踩得有一点透不过气来。“四狗,大柱,出来,快出来。

时间不大,两个猥亵的家丁怯怯地从后院里走了出来,“过来”骨哲对着两个空手的家丁喊道。两个家丁似乎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慢慢地向着骨哲挪了过来。

“跪,快跪下,给好汉跪下。”被骨哲踩在脚下的方大管家对着两个家丁急急地喊道。

“不用跪。”骨哲没有让别人跪自己的习惯,“我问你们什么就回答什么,听没听见。”

“是”

“是”两个家丁懦懦地回答。

“今天是几月几号?”骨哲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八月二十。”一个家丁小心地答道。

“戊寅年壬戌月戊寅日”趴在地上的方大管家怕家丁的回答骨哲会不满意,急忙报出准确的日子。

“说公历。”骨哲看了一眼趴在地上像哈巴狗一样的方大管家。

“民国二十七年十月十三日。”方大管家费力地说出了骨哲现在所在的日子。

“民国二十七年十月十三日。”骨哲轻声地念叨着:“也就是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三日。”

“好汉说什么?”方大管家生怕露听掉骨哲的问题所以急急地问道。

“闭嘴,没问你。”骨哲用力地踩了一下脚下多嘴的方大管家,这方大管家虽然吃疼,但因为惧怕骨哲手中的枪,所以嘴里只是哧哧地忍着痛,一声也不敢发出来。

“这是什么村子?”骨哲边问边用眼睛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瑟瑟发抖的两个家丁。

“大青杨村。”一个家丁哆哆嗦嗦地答道。

“什么县?”骨哲脑海里对‘大青杨村’可是一点概念也没有,于是继续地问道。

“掖县”另一个家丁小心翼翼地说着,一边答还一边瞄着骨哲手上的枪,生怕骨哲抬手就给自己一枪。

“掖县?山东?”骨哲印象里好象在山东是有这么一个县城。

“是,是,是山东。”趴在地上的方大管家怕所有问题都被家丁抢去答了,所以也不顾骨哲的警告急急地答道。

“起来。”骨哲对着方大管家的腹部就是一脚。

“哎哟。”虽然疼得直冒冷汗,但这方大管家还是不顾腿上的枪伤急急地站了起来挪到了两个家丁的中间。

“现在开始问你。”骨哲冷冷地说道。

“是,是,英雄好汉爷爷您问。”方大管家忙不迭地哈着腰。

9

除暴安良(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