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除暴安良(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除暴安良(3)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8/12/24 8:49:21

“是,是,英雄好汉爷爷您问。”方大管家忙不迭地哈着腰。

“这家主人叫什么?干什么的?”骨哲看着浑身是土的方大管家问道。

“这家主人是本村的村长,叫方富贵,今年六十二,三个老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三儿子和小女儿都在省城念书,今天老爷和太太们都到县里去参加县太爷的婚礼了,晚上才能回来,所以只有小的和二少爷在家。”方大管家老老实实地答道。

“老吴大叔是你打死的?!”骨哲怒怒地问道。

“不是我啊。”方大管家一下子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说道:“我就是负责记个帐管个家什么的,杀人的事我从来不沾啊,老吴头,啊不,你叔叔是老二带人打死的啊,不是我啊。”

骨哲看了一眼眼前的可怜虫,“不错,还算老实没有说谎,起来,我叫你起来。”

“谢谢英雄好汉。”方大管家努力地爬了起来,带着一脸的鼻涕和泪水。

“他俩谁身上有人命?”骨哲用枪指了一下站在一旁的两个面如土色的家丁对着方大家丁说道。

“四狗打死过两个,大柱打死过一个。”方大管家颤颤微微地点着头说道。

“好汉爷爷饶命。”四狗和大柱吓得急忙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

“下辈子吧。”骨哲淡淡地说道,随即手枪里发出“啪,啪”的两声清脆的响声。

伴随着纷飞的头盖骨,被溅了一脸脑浆的方大管家一个冷战就吓得倒在了地上,嘴里慢慢地吐出了白沫,四肢也不断地抽搐起来,像一条被打断了脊骨的癞皮狗般在地上蠕动着。

骨哲看了看眼前趴在地上的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方大管家,鼻子里发出一声蔑视的哼声,“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骨哲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捡起地上的三枚弹壳转身走了出去。

“可以确定我确实是回到了以前。”骨哲一边向着小姑娘家走去一边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道:“我已经进入了历史,我可以改变历史,但一切取决我有多努力,我可以混混一生也可以变色风云,我可以避免很多悲剧在祖国身上的发生,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保存自己,尽快让自己了解这个说陌生又不陌生说熟悉又不熟悉的世界―――自己祖辈曾经生活过的年代。

“大哥,你回来了。”一声兴奋的喊声让骨哲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回到了小姑娘的家门前。

“是啊,我回来了。”骨哲微笑地说道。

“这是什么?”等了半天的小姑娘指着骨哲背上的95突击步枪好奇地问道。

“枪,打坏人的枪。”骨哲看着天真的小姑娘说道。

“你也有枪?”小姑娘诧异地问道。

“是啊,我也有枪。”骨哲笑笑地说道:“不光是坏人有枪,好人也有枪,好人用枪打坏人。”

“太好了,大哥以后就用枪打坏人,看谁还敢来欺负我。”小姑娘微微地咬着牙说道。

骨哲微微地笑了笑,用手摸了摸小姑娘的额头,“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所有的坏蛋都会死掉,你会过好日子的。”

“真的?”小姑娘幸福地问道,眼光中充满了期待。

“黄花,黄花。”一个苍老的声音急急地响起,随即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汉有点气喘地跑到了小姑娘的面前,慌忙地用自己的身子把小姑娘挡在了身后。“你是谁?”老汉的声音中明显有着一点害怕。

“大伯,我是好人,我是游击队的。”骨哲为了打消眼前老汉的恐惧,不得不编了一个谎话。

“爷爷,大哥是好人,大哥为了救我把‘二瘦子’都给打死了。”黄花拽着爷爷的胳膊喊道。

“你把‘二瘦子’给打死了?”老汉有点怀疑地问道。

“对,我把‘二瘦子’给打死了,这种只知道祸害百姓的畜生留着有什么用。”骨哲边说边扶着黄花的爷爷坐在自己的身旁。

“孩子,你快走吧,趁他们还没来抓你。”老汉抓着骨哲的手就往上拽。

“大伯,不用怕。”骨哲笑笑地说道:“咱们的队伍已经把方家的那几条乱咬人的狗都给灭掉了。”

“真的?都给打死了?”老汉明显是不大相信骨哲说的话。

“除了那个管家,其他的都叫我们给打死了,我们还准备等方富贵回来连他一起抓了,这个坏蛋。”骨哲边说边在老汉的面前捏了捏拳头。

“太好了,这个方富贵可把大伙给害苦了。”老汉激动地说道,连身子都有一点哆嗦。

“大伯,您别激动,慢慢说。”骨哲一把抓住老汉那布满老茧的手说道。

老汉激动地点着头,嘴唇蠕动了半天才说出话来,“这个方富贵,仗着自己的堂弟是镇里的保安队长,对乡亲们可狠了,这几年至少有五六条人命在他手上,加租子抽壮丁,真是往死里逼我们老百姓啊。”

骨哲平静地听着,黄花的爷爷说的一切自己早就已经猜到了八九分,在三八年的中国,这一切是多么地普遍,几乎所有的国统区和沦陷区都是这个样子,这就是苦难的旧中国苦难的农民过的苦难的日子。

“大伯,等今天晚上方富贵回来,我当着全村父老乡亲的面让他血债血偿。”骨哲紧紧地握了一下刘老汉的手说道。

“好,好,乡亲们一定会乐坏的。”老汉高兴地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道,一旁的黄花见爷爷高兴也笑笑地抱着爷爷的脖子不住地摇晃。

“大伯,说了这半天的话,还不知道您老怎么称呼?”骨哲看着眼前喜笑颜开的老汉问道。

“哦,都忘了说了。”黄花的爷爷挠了一下头说道:“老汉我叫刘宝墙,今年六十四了,这是我的孙女叫刘黄花,今年十三了。”刘老汉拽过黄花对着骨哲说道。

“哦,比我父亲大一岁,正好叫大伯。”骨哲顿了一下说道:“刘大伯以后叫我小骨就好了,我叫骨哲,今年三十二。”

“多好的小伙子。”刘老汉眯着眼仔细地看着骨哲:“家里是哪里的?”

“东北,老家是东北辽宁的。”骨哲很想报出自己的家乡大连,但三八年山东农村的一个老汉一定不会知道这个在日寇铁蹄下的日后现代化大都市。

“东北好啊,东北汉子最实在。”刘老汉越看骨哲越喜欢。

“刘大伯,有点事情要您老帮一下忙。”骨哲对着眼前满脸欢笑的刘老汉说道。

“什么事?说。”刘老汉拍着胸脯说道:“只要我能帮上忙的。”

“队伍留我一人在咱们村工作,很多事情我一个人也对付不了,能不能找几个小伙子帮帮我,要有力气的机灵的。”骨哲考虑了一下说道。

“有,有的是。”刘老汉点着头说道:“咱这村里年青后生多的是,一百个挑不出来,十个八个还是一叫就出来的。”刘老汉边说边对着身旁的黄花吩咐到,“把你老吴大叔家的两个哥哥,还有大李家的二宝、三宝,老牛家的臭小子都给叫过来。”

“哎。”黄花应答了一声就欢快地跑了开去,脑袋后面的两个小鞭子高兴地跳动着。

看着跑远的小黄花,刘老汉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孩子命苦啊,八岁的时候爹娘就死了,我一个人拉扯她长大,还是个女孩,这乱世。”

“不要紧,苦日子要到头了,咱们翻身当家作主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骨哲看着一脸愁容的刘老汉说道。

“当家作主?”刘老汉疑惑地看着骨哲:“不被他们欺负就不错了,这现在国民政府军、保安队、治安军还有最厉害的日本人哪一个我们惹的起啊。”刘老汉摇着头说道。

“他们才有多少人?咱老百姓有多少人?”骨哲拉着刘老汉的手说道:“只要咱们拧成一股绳子和他们斗,这天下一定是咱们的。”

“说是这么说啊,可咱胳膊拧不动大腿啊。”刘老汉还是一个劲地摇着头。

“那是以前,现在咱到处都有游击队,只要咱们攥起拳头狠狠地打出去,就一定给这帮兔崽子好看。”骨哲口气满满地说道。这满满的口气来自骨哲对自己的信心来自对千千万万热血中华儿女的信心。

“刘爷爷。”随着一声响亮的喊声,两个十七八岁的壮壮的后生从远处跑了过来。

“过来。”刘老汉把两个后生叫到了眼前:“这是你骨大哥,他给你们报了仇,快来磕头。”

两个小伙子可能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是直直地站在原地看着刘老汉,而骨哲不知如何接话也只得愣愣地看着刘老汉。“笨小子,骨大哥帮你们把‘二瘦子’给杀了,还不磕头,非得让你老爹从地下出来叫你们跪啊。”刘老汉有点生气地拍打着两个壮后生的后背说道。

“啊”两个后生啊了一声后就急急地跪在了地上,“谢谢骨大哥帮我兄弟俩报仇,可怜我的爹。”两个后生想到惨死的爹难过地只说出一句话就眼泪不断,说不出话来的两兄弟只是不断地给骨哲磕着头。

“快起来,快起来。”骨哲急忙一手拉起一个地上的后生,“这是老吴大叔的孩子?”骨哲对着一旁也在擦着眼泪的刘老汉问道。

“这是老吴家的老大吴德宝。”刘老汉指着两兄弟之中略高的那一个对着骨哲说道,“这个是老二吴德君,都是苦命的孩子。”

骨哲捏了捏德宝和德君的胳膊说道:“不错,有力气,胆子大不大?”

“大,我胆子大。”老大德宝急急地说道。

“我也大,我胆子也大。”老二德君也不甘示弱。

“好,晚上帮我抓方富贵,给你爹报仇给所有受过他欺负的人报仇。”骨哲看着眼前两个生龙活虎的后生高兴地说道。

“太好了,等抓住他一定饶不了他。”老大恨恨地说道。

“走,咱们到他家去,现在只有那个方管家在,以后咱们就住在那里。”骨哲边说边拉着刘老汉。

“住到方富贵家里去?”刘老汉诧异地问道。

“对,等晚上除掉了方富贵,咱们就住在他家里。”骨哲点着头说道。

“那他兄弟回来看他怎么办?”刘老汉有点担心地问道。

“连他一起收拾,只要他敢来。”骨哲边说边拽了一下后背背着的95突击步枪.

“骨大哥有枪?”老二德君突然看见骨哲背在身后的95突击步枪,“呵,真漂亮。”老大德君也羡慕地转到骨哲身后看着。

“你俩也会有的,以后一人一支。”骨哲笑笑地说道,同时摘下背后的突击步枪递给了老大和老二兄弟。

老大和老二颤颤微微地接过骨哲递过来的带着诱人黑色的95突击步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也不敢乱动,只是各自一手托着另一只手上伸出一根指头轻轻地点着95那流畅的枪身。

“刘爷爷,刘爷爷。”又是两声响亮的喊声,两个几乎和德君德宝一样壮实的后生跑了过来,一直跑到刘老汉的面前才停了下来。

“二宝,怎么只有你来了,你哥呢?”刘老汉对着一个胖胖的后生问道。

被问到的后生笑笑地挠着头说道:“我哥拉肚子了,正在床上被窝里哼哼呢,黄花妹妹来的时候,他还没穿裤子呢。”

“这臭小子。”刘老汉捏了一下二宝的大肥耳朵骂道:“一到用他的时候就偷懒。”

“我,我没偷懒,妹子一叫我就来了,什么事情?”二宝旁边的一个高个子后生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嗯,还是小牛子听话。”刘老汉笑笑地摸着和二宝一块跑来的老牛家的大小子。“来,你俩来见见骨大哥,以后骨大哥有什么事叫你们做你们就去做,听见了没?”刘老汉边说边把二宝和小牛子推倒骨哲的眼前。

“骨大哥”两个壮小子对着骨哲生生地喊道。

“不错。”骨哲微笑地拍了一下眼前的两个后生,宽宽的肩膀和粗壮的手脚,一看就是一把田间劳作的好手。“来,站一起我看一下。”骨哲招呼着德宝和德君站到二宝和小牛子的身旁。

9

除暴安良(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