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暗藏杀机(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暗藏杀机(5)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9/1/14 15:58:16

“嗤”,伴随着一声轻响,赵云芳的裤子被骨哲轻轻地撕了开来,嫩白的大腿和兀自微动的刀柄立时展现在骨哲的面前。看着赵云芳白花花的大腿,骨哲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整个的匕首被完全地插入到了距离大腿根部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一定扎到主动脉了”,骨哲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止血带。”骨哲冷静地喊道,随即李娜将一条止血带递到了骨哲的手上,“可能会疼,你忍一下。”骨哲对着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盯着自己的赵云芳说道。

“嗯”,躺在刘琳华怀里的赵云芳只能微微地发出一声来表示听到了骨哲的话。

骨哲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用止血带在赵云芳右腿的根部使劲地捆扎了起来,“准备手术刀,我要拔刀了。”骨哲仔细地扎紧赵云芳的右腿后直起腰来说道。

“我要拔了。”骨哲看着离自己只有不到一尺的赵云芳,“不要怕,很快就好了。”骨哲边说边用手将赵云芳额前一绺洇湿的头发拨到了一边。

“快点吧。”看见骨哲用手碰赵云芳的头发,醋意大发的刘琳华对着骨哲催促到。

骨哲看了一眼刘琳华,然后就用左手托住赵云芳的大腿,右手紧紧握住匕首的握柄,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慢慢地向外拔了起来。“嗤”,鲜红的血液在刀锋离开肉体的一瞬间喷涌了出来,来不及擦掉脸上的血污,骨哲手里的手术刀急急地划开刀口,向着更深处的地方进发,“血管夹”,骨哲终于在翻开的皮肉中找到了断成两截的主动脉,“镊子”,骨哲细心地将破碎血管周围的疏松结缔组织慢慢地剥离开来,“针”,骨哲抬起头来对着李娜说道。

“在这”, 李娜边答边将准备好的无菌针线递到了骨哲的手里。

“给我擦一下汗。”骨哲对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刘琳华说道。

刘琳华咬着牙伸出手来在骨哲的脸上左右地擦了起来,“ 每次都看女人的大腿。”刘琳华一边擦一边在心里恨恨地说道。

骨哲几乎是到了极限,刚刚从生死关头转回来就要面对另一个人的生死,这就是惨淡的人生,每天不是生就是死。

一针、二针、三针,骨哲屏着气用手里的细线缝合着被利刃切断的血管,鲜血的腥味混合着女人肌肤的香气不断地冲击着骨哲的神经,“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体力已经因为高度紧张而有点透支的骨哲自己给自己打着气。

“最后一点,坚持”骨哲看着已经渐渐被缝合起来的血管咬着牙坚持着,每一针都是那么地沉,甚至比钢铁铸成的枪炮还要沉,“好了,打开血管夹,缝合刀口。”骨哲憋着最后一口气完成了最后一针,随即就坐倒在床边的一张椅子里,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丹和李娜轻轻地松开了钳在动脉血管上的血管夹,在确认缝合处没有漏血后,两人一针一针地将赵云芳大腿上的伤口缝合了起来。

“把止血带打开,时间不能太长。”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的骨哲又努力地站起身来,动手将捆扎在赵云芳大腿根部的止血带解了开来,随即两道深深的紫痕显现了出来。

“一定要揉开,让血流通。”骨哲轻轻地在赵云芳那被止血带勒得有点变形的大腿肌肉上按摩起来。

“你干什么?!”刘琳华看见骨哲在赵云芳的大腿上摸来摸去,心中的气愤一下子到了极点,当下也不顾什么,对着骨哲的前胸就是狠狠地一拳。

没有丝毫准备的骨哲被刘琳华重重地打倒在地,伴随着一阵巨大的眩晕,骨哲的意识一下子模糊起来,大脑里又是一阵混乱的响声。

“有任务,骨头。”HEBE对着骨哲喊道。

“什么任务?”坐在沙发里的骨哲站起身来走到刚从门外进来的HEBE身旁。

“看看这个。”HEBE把一张《巴黎日报》塞到了骨哲手里,“第二版的那个秃头。”

骨哲接过HEBE 递过来的报纸,在翻到第二版后目光落到了一幅大照片上,“杂种。”骨哲看着图片下的文字说明鄙夷地骂出一句。

“明天中情局就会把他带走,今天是最后的机会。”HEBE一边说一边在加过密的笔记本上飞快地按着。

“住的地方找到了吗?”骨哲对着埋头按键盘的HEBE问道。

“Concorde La Fayette酒店,就在香榭丽舍大道与La Défense 商业区之间。”HEBE抬起头来说道。

“我现在就过去。”骨哲抓起床沿的外套就要向外走去。

“DGSE(法国国外安全总局)至少派了十名特工保护,你自己很难得手。”HEBE一把拽住骨哲的胳膊。

“他是**负责对外联络的头,他到美国一张嘴,我们至少要死一百个人。”骨哲看着HEBE狠狠地说道。

HEBE摸了一下额头后淡淡地说道:“我知道,所以一定要让他死,武器七分钟后就会送过来,先准备一下身份。”

骨哲冷静地看着HEBE不紧不慢地从保险柜里取出两本护照,“这是你的,如果我们死了,这就是我们最后的身份。”

“这是我第二次当越南人了。”骨哲接过HEBE递过来的护照看了一眼后说道。

一个小时后,Concorde La Fayette酒店的大堂。

一个亚洲男子正背着手看着墙上的油画,精美的艺术品将这个男子全部的精力都吸引了进去,从上到下,亚洲男子细细地盯着眼前油画的每一个细节直至另一个亚洲男子的出现。

四个身材魁梧的欧洲人夹着一个亚洲中年男子和一个亚洲中年女子紧张地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走在前面的两个欧洲人警惕地看着空旷的大堂里的少数的几个人,当然也包括背对着大堂仔细看油画的骨哲。

亚洲男子显然也很谨慎,一只手拽着身后的女人,一只手牵着身前欧洲男子西服的后摆,脸上的神色充满了不安和惊恐。

透过油画镜框上玻璃的反光,骨哲清晰地看见了四个特工和他们保护的两个目标,在深吸了一口气后,骨哲用手在衣服兜里按下了一个遥控器上的按钮。

“砰,噗”,特制的混合了特效瓦斯的发烟罐一瞬间在四个地方炸响开来,令人窒息的浓烟立即从大堂的两个沙发底下、门口放雨伞的架子后面还有寄存在服务台的一个竹篮的底部喷涌了出来。

看着炸响后溢出来的浓烟,亚洲男子的脸上突然变了色,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怎么这么快? 我只到了一天。”

骨哲在烟冒出来的一瞬间急速地转身拔枪,依靠着镜框反射在脑海里最后一秒钟的画面,骨哲将手中柯尔特m2000型手枪中的十五发经过特制改装的子弹在三秒钟内全部射到了亚洲男子和他身后的女子身上。

在确定至少有四颗子弹击中两个目标的面颊后,骨哲在心里暗念了一句“闪”在丢掉手里的手枪后骨哲用风衣裹着脑袋走出了酒店的大堂。

“所有人都不许动。”

“所有人都不许动。”

酒店的外面突然响起凌厉的高音喇叭喊声,英语、法语、中文,三种不同的语言喊着同样的一句话:“所有人都不许动。”

骨哲加快了速度,必须穿过两条街才可以混进人群,DGSE(法国国外安全总局)一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和预案。“要拼一下”骨哲暗暗地叫道。

“砰”一声狙击步枪的响声在酒店对面一座建筑物的楼顶响起,巨大的冲力在经过两件防弹衣的传导和消化后依旧将骨哲打得是跌倒在地,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骨哲是在一阵浓郁的鸡汤香味中缓缓醒过来的,在仔细地看了看周围的每一张面孔后,骨哲轻轻地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就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醒了。”刘琳华心疼地把骨哲抱在怀里问道。

“哦,我没事。”骨哲使劲地闭了一下眼睛又用劲地张开后说道。

“吓死我了。”刘琳华看着骨哲咬着嘴唇说道。

“有什么可害怕的,就是晕了一下。”骨哲摇着头说道。

“都是我不好。”刘琳华小声喏喏地说道。

“算了,我都习惯了。”骨哲叹了一声后问道:“赵姑娘怎么样了。”

“赵姑娘没事了,喝了点鸡汤已经睡着了。”站在一旁的李娜接过话来答道。

“你俩也准备一下,今晚队伍就要出发了,该带的东西都要带齐,拿不动的让德君、德宝他们帮着拿一下。”骨哲对着李娜和**丹说道。

“你怎么走?身体这么虚。”刘琳华急急地说道。

“今天晚上必须走,鬼子明后天一定会到的,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骨哲边说边要从床上下来。

“你去哪?”刘琳华看着正在穿鞋的骨哲问道。

“我去看看队伍准备的怎么样?”骨哲站起身来说道。

“你再休息一会儿吧,洪斌大哥已经在忙了,下午就能准备好,你再躺一会儿。”刘琳华急忙抱住要往外走的骨哲,将还微微打晃的骨哲又按回到了床上。

早上的小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到整支‘铁麾军’出发前的准备,所有人都在按部就班的做着出发前的该做的事情,武器、弹药、食品,一切该准备好的都得到了最充分的准备。

“队员们都准备好了,晚上几点走?”洪斌进到骨哲的屋子里问道。

“明早四点出发,趁黑穿过公路,八点多就能到张舍镇,休息一下后继续向西。”已经恢复过来的骨哲指着桌子上的地图对着洪斌说道。

“行,我看行。”洪斌点着头说道。

“晚上再好好地吃一顿,早点睡觉,咱们要开始过苦日子了。”骨哲边说边将地图折了起来。

“苦不怕,只要能打小鬼子就成。”洪斌靠在椅子里不以为然地说道:“咱什么苦没吃过。”

“可能会有人牺牲。”骨哲淡淡地说道,眼睛盯向了窗外。

“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就赚一个。”洪斌对着骨哲挥了挥拳头。

骨哲微微地点了点头后说道:“走,出去转转,看看大家准备的怎么样。”话音落下骨哲抓起椅背上的衣服和洪斌一起走了出去。

“过来。”骨哲站在院子里对着一个正在检查装备的队员喊道。

“骨队长好,洪队长好。”全副武装的队员跑到骨哲和洪斌的面前行礼问好。

“叫什么名字?”骨哲看着眼前壮壮的小伙子问道。

“报告队长,我叫阿彬,是二中队一小队的。”阿彬仰着头答道。

“是步枪兵吧?”骨哲看了一眼阿彬手里握着的崭新的三八大盖问道。

“报告队长,我是打完掖县才来的,所以只能打步枪。”阿彬大声地回答到。

“步枪打好比机枪厉害。”骨哲笑笑地捏了一下李大发的胳膊。

“报告队长,我知道步枪厉害,黄花妹子就是打步枪的,十挺重机枪也没有她一枝枪厉害,我就打步枪,给我机枪也不要。”阿彬瞪着眼睛说道。

“哦。”骨哲顿了一下说道:“你可是我第一个听见不要机枪的,好,等缴获了好步枪第一个给你。”

“谢谢骨队长。”阿彬又对着骨哲和洪斌敬了一个礼。

“都带了些什么啊?咱们可是要走远路啊。”骨哲对着背着鼓鼓背包的阿彬问道。

“报告队长,三八式步枪一枝、 三零式刺刀 一把、手榴弹五颗、子弹三百发、罐头两个、鬼子军服一套、钢盔一个 、肩包 一个 、防毒面具一个、 圆铲 一把、 饭盒 一个、水壶 一个。”阿彬一口气报出了自己携带的个人装备。

“就这些吗?”洪斌站在一旁问了一句。

“还有大饼两张,绑腿一付,袜子两双。” 阿彬挠挠头又说出几样来。

“能拿的动吗?”骨哲笑笑地问道:“用不用找人帮着背啊。”

“报告队长,我自己能拿动,还不到五十斤。”阿彬挺直了腰板答道。

“好样的,走两圈我看看。”骨哲边说边拍了一下阿彬的肩膀。

“是。”阿彬应答了一声后就在院子里迈步走了起来,在走了几圈后又变成小跑给骨哲和洪斌看。

“不错,过来吧。”骨哲满意地点了点头喊道。

“队长还有什么指示?”阿彬听到骨哲的喊声后急急地跑了回来。

“很好,是个合格的队员,我再问你两个问题,看你这几天学得扎实不扎实。”骨哲看着出气平稳的阿彬从心里透出喜欢。

“队长问吧,教官教的我都记在脑子里了。”阿彬挺直了身子眼睛盯着前方。

“发给你们的圆铲上面为什么会有两个眼?”骨哲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报告队长,圆铲在阵地战中可以作为防护面部的防盾,两个圆孔是作为观察之用的。”阿彬大声地喊道。

“好。”骨哲满意地点了一下头,“你的腰上有三个弹药盒,遇到敌人的时候你先用哪一个?”骨哲继续地问道,同时用眼睛上下打量着身材魁梧的阿彬。

“报告队长,远距离射击时先用后弹盒,中距离射击时用右边的弹盒,近距离射击时再用左边的弹盒。”骨哲的问话刚落,阿彬的回答就跟了上来。

“好,很好。”骨哲满意地拍了拍阿彬,“好小伙子,去休息吧,明天出发打鬼子。”

“是” 阿彬在敬了一个礼后走了开去。

“是个干特战队员的料。”骨哲指着阿彬的背影对着洪斌说道。

“不错,锻炼一段时间打几仗就能出手。”洪斌也满意地点着头。

“大家情绪怎么样?”骨哲对着洪斌问道

“大家都很兴奋,就等着打小鬼子呢”洪斌表示赞同地点点头。

“士气好,咱就已经赢了一半,这个很关键”骨哲点着头微笑地说道。

“这次能打死多少小鬼子?”洪斌对着骨哲问道。

“鬼子加伪军,怎么也得灭掉他个三、四千 。”骨哲边说边在心里盘算着。

“三、四千?咱可只有二百来人啊。”洪斌背骨哲报出来的数字吓了一跳。

“人数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单位时间内火力投放的密集程度才是决定一场战斗的关键因素,咱现在的火力远远超过同等兵力的小鬼子,再加上咱们是在暗处打伏击,咱的一个人可以抵过小鬼子的五个人,这次运动出去,只要见到中队以下的小鬼子咱就给它来个包圆,中队以上的,能打就打,不能打就绕过去,积小胜为大胜,灭他个二三千不是问题,关键是要灵活地歼灭敌人。”骨哲给洪斌讲解着仗要怎么打。

“火力投放?”洪斌小声念叨着骨哲对自己说的话,不知不觉就和骨哲走到了几个女队员住的屋子前。

8

暗藏杀机(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