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麾旗飘飘(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麾旗飘飘(3)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9/2/20 9:24:48

城门口的枪击和爆炸声很快地就传到了平邑城内的日军军营,无法通过电话得知城门口情况的日军指挥官很快地就派出了两个小队急速地增援城门,而其余的日军也被一一地从睡梦中叫了起来,准备随时增援先出发的队伍。

两个小队的日军士兵很快地就在一辆89式乙型中战车的引导下从森严的日军军营中冲了出来,整齐的脚步声和战车发动机隆隆的响声很快地就传到了潜伏在一道浅沟里的骨哲和阿彬的耳中。

“军长,过来了。”阿彬兴奋地对着骨哲说道。

“等会儿跟紧我,机灵点,要是走散了就还在这里碰头。”骨哲一边压低了声音说着一边盯着百米外正向自己方向冲过来的日军。

日军的战车和步兵很快地就通过了骨哲和阿彬的身旁,没有人注意到路旁的浅沟里埋伏着这样的两个暗夜精灵,一心只是想快点到达城门口的日军继续地保持着高速向前冲去,妄图寻找到已经不可能再找到的袭击者。

刚刚离开骨哲和阿彬潜伏地不到三十米的日军很快地就遭到了蓝华和特战队员杨寰宇的伏击,百米外一枝MP38冲锋枪的连射和一门掷弹筒连珠打出的三枚榴弹在瞬间就让整齐的日军队伍中倒下了一大片,而就在日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得手的蓝华和杨寰宇就向着城门口的方向急急地跑了开去。

几十发的子弹和三枚榴弹让日军的队伍中立时传出了葚人的惨叫,十几个被枪弹和榴弹爆炸产生的弹片击伤的日军士兵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淋漓的鲜血从身体的各个部分急急地涌了出来。

榴弹爆炸产生的烟尘还没有完全散尽的时候,日军带队的小队长就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在命令一部分士兵将伤员抬回到军营医治的同时继续地驱使着余下的士兵跟着战车追击起明显还没有跑远的偷袭者来。

十几名得到命令的日军士兵很快地就搬运起地上的伤者来,好在离开军营还不算远,只要能及时赶回到营地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于是黑暗中的日军士兵开始抬着一个个的伤员向着身后的军营快步地跑了起来。

骨哲和阿彬是趁乱从后面来到日军队伍中的,爆响的榴弹和昏暗的光线让日军根本没有注意到悄然加入的两个新面孔,在机灵地抬起一个半死不活的日军士兵后,骨哲和阿彬就跟着往回走的日军进入到了森严的日军军营之中。

在往回走的时候,骨哲很轻易地就把只是腹部中了一枪但还有救的日军伤员给活活地捏了死,反正大家都是急急地奔向军营里的医护室,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一个士兵正在努力地和死神做着挣扎,虽然这挣扎只持续了短短的两秒钟。

回到军营里的日军士兵很快地就把伤员抬到了医护室里,匆忙间被叫醒的两名军医以及两名护士立即忙碌起来,而在放下手里的伤员后,所有的日军士兵就急急地跑了出去,毕竟外面还有支那的袭击者,如果不消灭掉所有这一切麻烦的制造者,像这样的场景就会经常性的发生。

当走在最后面的骨哲和蓝华抬着一具尸体走进医护室的时候,满屋子里已经弥漫着极浓重的血腥味道了,几个伤重的日军士兵已经趴在了床上等待着军医的治疗,而那些轻伤的士兵则焦急地坐在了一旁默默地等待着。

“他已经死了,放到门外去。”一个离骨哲最近的军医在飞快地摸了一下骨哲抬起来的士兵后急急地说道。

“嗨”,骨哲大声地应答了一句,然后就和阿彬把刚刚被自己掐死的日军士兵抬到了走廊里,在放稳了尸体之后,骨哲和阿彬轻轻地掏出了别在后腰里的92式手枪。

在微微地对视了一下后,骨哲和阿彬又一次地走进了医护室,两枝加装了消声器的92式手枪立时在不大的房间里收割起日军伤员的生命来,喷溅的鲜血很快地就流满了一地,没有一个日军士兵能反应得过来,简直是太难以置信了,自己的同伴居然对着自己用手枪射击,只用了不到五秒钟,骨哲和阿彬就打光了两个弹匣中全部的三十颗9MM子弹,所有的日军伤兵包括两名军医一共十七个人全部地倒在了地上,没有丝毫的怜悯,就连已经趟在床上等待手术的三名重伤员也被在近距离一一地无情地射杀。

“都死了”,阿彬对着正用枪指着两名护士的骨哲低声地说道。

骨哲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表示听到了阿彬的话,“是日本人吗?”骨哲对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女护士问道。

“是,是日本人。”女护士完全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到了,嘴里断断续续地回答到。

“过来”,骨哲把两个女护士直直地拖到了窗子前面,“哪一个楼是存放弹药的?!”

“那个,两层的那个。”一个护士哆哆嗦嗦地用手指了一下窗外院子里的一座建筑物。

“很好,谢谢”骨哲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就用枪柄在两个女护士的后脑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捡几个手雷,快!”骨哲一边催促着阿彬一边把兜里的告示用日军士兵尸体上的刺刀狠狠地钉在了趴在手术台上的那三个日军的尸体之上。

溜出医护室的骨哲和阿彬很快地就来到了院子里,刚才还空空旷旷的院子里现在已经布满了整装待发的日军,每一个日军的士兵都是直直地挺立着身子随时等待着出发的命令,趁着所有探照灯都聚焦在院子**和两个大门的机会,骨哲和阿彬贴着墙边慢慢地来到了日军军营里存放武器弹药的地方,在将两个站在库房门口站岗的日军哨兵用枪打死后,骨哲和阿彬闪进了日军的弹药库,而在进到库房前骨哲也没有忘记将门口的两具日军士尸体用步枪支在墙上伪装一下。

进到库房里的骨哲和阿彬很快地就将带来的用于引爆军火的几枚98式乙型手榴弹塞到了堆在墙角的十几箱军用炸药的中间,为了确保能够一次性地摧毁整个库房,骨哲还将几箱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弹压在了炸药的上方,在用细绳将所有的拉火环都连在一起之后,骨哲和阿彬就悄悄地退了出来,前后不到三分钟的行动时间让几十米外的所有日军没有一点的察觉。

已经跑出十几米的骨哲狠狠地拽了一下手里的绳子,还有五秒钟的延时,骨哲一边数着秒一边拉着阿彬飞快地向着眼前一个建筑物的墙角跑去。刚刚转过墙角,身后负责储存整个平邑日军所需用武器弹药的仓库就在猛烈的一声巨响中变成了无数的碎片,数以吨计的弹药在眨眼间就变成了四溅的钢铁碎片,脆弱的墙壁根本无法阻隔住飞溅的各种已经殉爆了的弹药,巨大的火球在响声发出后两秒钟升腾在了仓库之上,方圆几百平方米内是布满了砖石瓦块的碎片。

所有的灯光在一瞬间全部地就熄灭了下去,爆炸产生的巨大威力几乎摧毁掉了军营里所有的设施,几座高高的岗楼也在飘摇了几下后就坠倒在了地上,各种奇怪的惨叫声在暗夜里疾然地爆发了出来。

正在院子里等待出发命令的日军中很快地就倒下了一片,没有人想到军火仓库会突然地爆炸,没有一点防备的日军被飞出来的各种流弹如疾风骤雨般横扫倒了一片,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场面,铺天盖地的钢铁夹杂着锋利的砖石敲击着脆弱的人体,直到把更为脆弱的内脏挤压出来方才停止。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是凄厉的喊叫声,被流弹击中的日军士兵倒在地上大声地哀嚎着,而就在几个日军军官组织士兵抢救伤员的时候,骨哲和阿彬又开始对着慌乱的日军投掷起手雷来,一共十五枚从刚才受伤日军尸体上取下来的手雷现在一个个地被从地上滚到了混乱的日军士兵之中,不断炸响的手雷将一片片毫无防备的日军切割在了地上,而直到骨哲和阿彬将所有的手雷都投掷出去后也没有一个日军往墙角这边望一下,已经六神无主了的日军理所当然地认为所有的爆炸都是仓库里殉爆的弹药所为。

“小心!”骨哲对着阿彬低声地喊了一句,眼前两名日军士兵直直地向着自己藏身的地方炮了过来。

“小心袭击!”骨哲用日语对着奔跑中的两名日军士兵喊道:“过来,这里安全!”

“嗨”,两名日军在回答后不到两秒钟就被两把锋利的匕首在黑暗中大力地割断了喉咙,不仅如此,骨哲和阿彬还用日军士兵身上的刺刀将两名糊里糊涂就死掉的鬼子用力地钉在了一颗小树的上面。

看着眼前四处乱跑躲避流弹的日军,骨哲和阿彬拔出匕首就冲了出去,来到院子**的骨哲和阿彬很快地就开始搀扶起那些受伤倒在地上的日军,虽然也和别人一样努力地将倒在地上的伤员往外抬,但每一个被骨哲和阿彬‘好心’扶到墙边的日军实际上都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两把锋利的匕首在身上的一出一入可以很轻易地将一个人的生命带走。

血腥的屠杀在静悄悄地进行着,直到将身上带的所有告示都塞进倒下的日军尸体里后,骨哲和阿彬才停止了刺杀的行动,在悄悄地后退了几步之后,骨哲和阿彬从一段被震塌了的围墙缺口处敏捷地跳了出去,随即就消失在了军营外面无尽的黑暗之中。

最先出去的两个日军小队很快地返了回来,军营里巨大的爆炸声和山林里偶尔才响起的一、两声枪声使得日军的小队长以为自己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而这正好使骨哲可以很安全地、快速地找到隐蔽在山林之中的五名队员。

聚到一起的七个人在互相询问了一下后就急急地向着东北方向的蒙阴夜行而去,天亮后的日军一定会发现放在各处的字条,这样此行的目地也就达到了,也就再没有必要往济南的方向继续前行了,眼下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刚刚被日军轰炸了的大青杨村。

小分队出了平邑后不久就在临近的村子里弄到了一辆大车,虽然被半夜三更翻墙而过的几个大汉吓得要死,但看见白花花的五十个银元后,仲村的一个大户还是非常高兴地将自己的一辆大车和厨房里的几个馒头送了出去,这可是一笔不赔的买卖,要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次就好了,只是不要在夜里,晚上太吓人。

坐在大车上的队员们开始放松起来,此刻的平邑现在已经是乱到不能再乱的地步,大约几百名的日军士兵在今天晚上稀里糊涂地就送了命,应该不会有日军再追出来了,能用一个晚上收拾好残局就已经是最好的可能了。

“和军长出来就是过瘾!”还处在兴奋中的荒原对着骨哲说道:“真想天天这么干,刚才我干掉了五个!”

“我更多,都数不过来啦,哈哈。”灭掉不知道多少个鬼子的阿彬也是同样地兴奋。

“有的是机会,以后一个月我带你们出来干一次。”骨哲仿佛被阿彬的情绪感染了一般也是兴奋地说道,毕竟亲手灭掉侵略者的感觉是那么地美妙,真地是无法压抑。

“以后不准你再冒险了!你是军长,你要管整个的‘铁麾军’,不能每次战斗都亲自上!”坐在骨哲身边的刘琳华趁黑用力地拧着骨哲的胳膊,“你要是有点什么闪失,你那破坦克怎么办?还有你的赵姑娘怎么办?!”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骨哲急忙地对着刘琳华说道,“以后打仗让别人去,我就负责指挥。”

“这是你说的,大家都听见了,我可没有逼你,等回到大炉后就开始执行。”刘琳华满意地用手指着车上的几名队员说道:“你们都要作证啊,要是他说话不算数我就执行家法。”

被刘琳华指到的队员一个个地都是拼命的点头,每一个人都知道骨军长最怵的就是这个大当家的,这个时候可不能多嘴,要是一句话不甚让两个人吵起来可就影响大局了。

大车上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四个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队员互相依靠着休息了起来,而刘琳华也不再为难骨哲,斜斜地靠在骨哲的怀里睡了起来,静静的夜里就只剩下赶车的队员偶尔的一次挥鞭的声音和轻轻的呵斥声。

看着一车静悄悄的队员,骨哲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幻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真的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杀戮在带给敌人伤痛的时候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自己的性格,这一点连骨哲都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冷血,或许这就是战争带来的变化吧。

在早上六点多的时候,小分队的大车在颠簸了六个多小时后在蒙阴城外一里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大车是不能再往前走了,昨晚的战斗必然使得蒙阴的日军会对任何从平邑过来的行人都特别的注意,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任何的险招去招惹看谁都像抗日武装的日军,在扔掉大车之后,七个人从附近的山路把蒙阴给绕了过去,同样地,绕过蒙阴之后的小分队又开始在山林之中穿行起来,白天公路上的鬼子实在是太多,只有在晚上才能借助一下大车的速度,而在白天只能是靠两条腿。

绕过蒙阴的小分队在足足走了十一个小时之后于晚上五点多的时候来到了沂水旁边的道托,在找到一户友善的老乡家后,七个人就躲在屋里休息了起来,静静地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夜晚很快地降临到了宁静的小村子里,在休息了三个小时,小分队赶着一辆从村里买来的大车继续地顺着公路向北而去,开始了又一晚的夜行。夜晚的公路上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小股的日军还是不大敢在夜晚出来乱窜的,特别是在这样一个连白天都不那么安全的敏感时期,更是没有人愿意出来白白送死了。

一路顺畅的行驶让骨哲感到非常低地愉快,眼下离大青杨村是越来越近,只要顺利地到达蒋峪,小分队就可以乘船顺着汶河直达柳瞳,而从柳瞳再到大青杨村就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了。

平邑被袭击的消息很快地就传到了济南日军第12军的司令部,这对于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新任12军司令饭田贞固中将无疑是一个下马威,在来山东前就对‘铁麾军’略有耳闻的饭田贞固这一次算是亲自领略到了‘铁麾军’的厉害,虽然具体的袭击细节还在调查之中,也没有具体的证据证明平邑的袭击就是‘铁麾军’而为,但在‘铁麾军’刚刚到达鲁南后不到十天就出现如此恶劣的袭击,一切也就不用多说了。

10

麾旗飘飘(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