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麾前行>麾旗飘飘(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麾旗飘飘(5)

小说:铁麾前行 作者:骨头渣子 更新时间:2009/2/22 9:37:22

静静的黑夜里突然隐隐地传来轻微的轰鸣声,守城的日军和伪军随意地望了望天空,或许是打雷吧,马上就到夏季了,天气可是说变就变,自以为找到答案的日军和伪军各自地收回了向天空扫视的目光,但是很快地,所有的人就都发现了先前的判断是错误的,越来越大轰鸣声不是来自天空而是来自眼前的黑暗之中,而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脚下的土地竟然也微微地颤抖起来。

“那是什么?!”几个日军一边推弹上膛一边对着远处的巨大黑影喊道。

“不知道,快命令它站住!”一个日军的军曹对着身旁一个已经端起三八步枪的二等兵喊道。

“站住!再不站住开枪了!”二等兵端着枪走到了所有人的最前面,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百米外黑沉沉的一片荒野。轰鸣声越来越近,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地面在有节奏地颤抖,对面黑暗之中一定有着莫名的危险存在,恐怖的气氛在一瞬间弥漫了开来。

站在最前面的日军士兵无疑是感受最强烈的,一种压抑的感觉瞬间就扑面而来,“站住!站住!”,显得无力的日军士兵继续大声地喊着,搁在扳机上的手指也开始微微地滑动起来。

“啪”,就在二等兵终于承受不住心中的恐惧而扣响手中步枪扳机的时候,巨大的99式坦克正好冲到了诸城城门的前面,在轻易地撞碎所有的如同玩具一般的路障后,99式坦克用它那尖锐厚重的前装甲一下子就把拦在前面的那个日军二等兵以及站在其身后的五、六个士兵在顷刻间撞成了一堆堆的碎肉,带着淋漓的鲜血,99式坦克连一秒钟也没有停留就在日军守城士兵错愕的表情下冲了过去。

剩余的日军和伪军在最初的几十秒钟内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切来得太快,一切又是那么地不真实,怎么可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一堆人在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就变成了零碎的尸体和破烂的碎片,真的是无法相信。“坦克!支那人的坦克!”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日军士兵拼命地喊了起来,刚才从自己眼前冲过去的一定是支那的坦克,我的天,支那怎么会有这样的坦克。

反应过来的日军士兵很快地就把电话打到了诸城守军司令部,在得到士兵汇报后的日军指挥官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还弥漫着血腥味道的城门口,深深的履带痕迹和几堆零散的肉块使得日军的指挥官很清楚地知道在自己的守地上发生了什么,在努力地派出一个小队的士兵乘坐汽车追击后,受袭的情报就被以最快的速度报了上去。

济南。第12军司令部

“什么?!坦克!支那人的坦克!”饭田贞固用力地对着向自己汇报的少佐问道。

“嗨,是坦克!诸城北门和南门先后遭到支那军队一辆坦克的冲击,一共十一名士兵和四名蝗协军阵亡,三人受伤。”少佐提高了声调说道。

“八嘎,从来没有情报显示支那军队在山东地区还有坦克,能够确定吗?!”饭田贞固大声地质问着眼前的少佐。

“中将阁下,诸城守军报告,南、北两城门于夜里十点三十七分遭到支那坦克冲击,报告者:第32师团第32步兵团步兵第212联队契幕大队三通中队中队长三通长河。”少佐大声地回答着饭田贞固的质疑。

“这是怎么回事?!”同样感到不可思议的本郷义夫几步走到地图的前面仔细的看了起来,“又是一条线,平度、高密、诸城,难道这是抵抗力量的又一次转移?”

“目的地是哪里?还是抱犊崮地区?为什么要分两次?为什么只有一辆坦克?”饭田贞固接连地问了起来。

“只有拦下支那的坦克我们才可能知道答案,我们必须拦下这辆坦克。”本郷义夫阴沉着脸说道,本郷义夫可不愿意看到小林浅三郎的悲剧再一次地在自己的身上上演,但如果事情逼到了那一步,一切也就不好说了。

“马上调集部队拦住这辆坦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再往前走一步,这一定是‘铁麾军’的坦克,‘铁麾军’的坦克!”饭田贞固对着身旁的本郷义夫用力地说道:“绝对不能让这辆坦克进入到抱犊崮地区。”

“嗨”,面色同样阴沉的本郷义夫大声地喊道,随即就和一众作战参谋急急地布置起兵力堵截骨哲驾驶的99式坦克来,大大的作战指挥室里顿时紧张了起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严峻的神态,眼前即将到来的战斗将是新任指挥官指挥的第一场战斗,任何的疏忽和纰漏都不允许出现。

就在日军指挥机关四处寻找合适的部队来围堵小分队的时候,一直保持高速行驶的99式坦克已经来到了诸城的下一站莒县,由于还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所以莒县的日军几乎是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就任凭99坦克从莒县的北路上是一窜而过,直到坦克过去后十五分钟后,接到指挥部电话的莒县日军才知道刚才听到的隆隆的声音竟然是支那的坦克,这让想给前任守军报仇的现任指挥官是追悔不已。

虽然上层军官表现出来的是极度的好战,但在低级的日军士兵中却有人悄悄地表现出庆幸来,这可是在以前从未见到的,从来没有惧怕过中国军队的日军士兵第一次对错过对手而感到高兴,看来‘铁麾军’的存在带给日军的已经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伤害了,而更多的是对日军士气以及精神上的软杀伤。

临沂的日军不得不再一次地担负起最后一道防线的使命来,被急急从睡梦中叫起来的日军士兵在出发前被命令带上所有的反坦克武器,因为济南司令部的命令说得非常明白,支那军队只有一辆坦克,只要拦住或者摧毁这辆坦克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司令部的命令让很多日军的士兵感到非常地安心,在暗夜里对付一辆坦克要比对付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要显得轻松,毕竟坦克的目标大容易被发现,而隐藏在黑暗中的支那军队显然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由于在鲁南以至于整个的山东地区都不大可能碰到中国军队的坦克,所以山东的日军部队所拥有的反坦克武器几乎都是那么地有限,在努力地寻找了七、八分钟之后,三百名日军士兵在一名少佐的带领下携带着仅有的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一挺九七式20mm反坦克枪以及十几枚的磁性反坦克手雷就急匆匆地赶到了上一次‘铁麾军’突破过的义堂一带布防起来。

赶到义堂附近的日军在带队少佐的指挥下很快地就筑好了两个步兵炮的射击阵地,黑洞洞的炮口指着北面幽深的原野,等待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坦克,而那挺九七式20mm反坦克枪也找好了一个隐蔽的射击位置,至于那十几名手持磁性反坦克手雷的日军士兵则散布在所有坦克可能经过的地方守候起来。

长平一叶少佐很兴奋自己能遇上一次和支那正规军交手的机会,以前在整个华北各地都是和游击队交战,几乎很少遇到支那的正规军,更别说是遇到支那的坦克,而今夜,自己将极有可能开创整个华北方面军在山东战场上击毁支那坦克的先河,这将是一个多么大的荣誉。

长平少佐很块就盼到了等待中的支那坦克,远处隆隆的履带压过地面的声音在一瞬间就让长平少佐的心跳速度提高到了极限,“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通过声音判断距离的长平少佐在心里急急地喊道,巨大的荣誉仿佛已经在向着自己招手。

越来越近的坦克声让所有的日军都紧张起来,支那人的坦克很明显就在一、两公里以外的地方向这里行驶而来,只要再往前一点,两门步兵炮和一挺九七式20mm反坦克枪射出的弹丸就将毫不犹豫地撕裂一切,但现在不行,漆黑的夜色使得所有的日军只能大概地看清前方七、八十米的地方,再等等。

伏在阻击阵地上的几百名日军很快地就被远距离上射来的一颗高爆榴弹给彻底地震惊住了,从来还没有见过五、六个人和一门步兵炮同时被炸飞的景象,巨大的火球包裹着九二式步兵炮的残骸一下子就飞出了几十米之远,而那些火球边缘的还在等待射击的炮兵则在身体飞出不到两米的时候就彻底地被撕裂了开来,于是很多的日军第一次看见一个活人瞬间地四分五裂,真的只是瞬间!

日军士兵的惊讶很快地就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支那的坦克发起进攻了吗,但也不会在黑暗中打得这么准啊,带着巨大的恐怖和丝丝的疑惑,所有的日军开始向着远处火光突然闪现的地方射击起来。

十秒钟,就在第一颗榴弹摧毁掉日军一门九二式步兵炮后的十秒钟,第二颗125毫米高爆榴弹又准确地落在了日军的阻击阵地之上,于是在一瞬间,第二门九二式步兵炮也如同一段被用力踩踏的枯树枝一般在火光中四分五裂开来,纷飞的钢铁碎片和殉爆的几箱炮弹在一瞬间就将日军临时炮兵阵地周围的几十名日军一下子就裹挟在了其中,而等到火光散尽的时候,整个的地上就只剩下一些冒着青烟的肢体残片和焦胡的泥土在微微地响着。

“射击!射击!”亲眼看见两门步兵炮被炸飞的长平一叶几乎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远处支那坦克的威力简直是超出自己想象的十倍还不止,带着依旧混沌的大脑,长平一叶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抽出身上的指挥刀,用自己声嘶力竭的喊声来为惊慌失措中的士兵们壮胆。

混乱中的日军士兵很快地就在指挥官的嘶吼声中镇静了下来,在将十几名的伤员拖到了一旁后,所有的日军就开始用手里的武器对着远处已经沉没在黑暗中的99式坦克射击起来。

日军射出的密集子弹很快地就敲到了99式坦克巨大的前装甲之上,叮叮当当的声音立时在暗夜里连续地响了起来,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炮塔正面防护相当于700毫米均质钢装甲的99式坦克丝毫不在意日军所有轻武器的射击,就连匆匆改变射击阵地对着99式坦克一阵连射的那挺九七式20mm反坦克枪也只是撞击后的声音大了一点而已。

咆哮中的99式坦克再一次全速地从侵略者的头上压了过去,一挺喷火中的重机枪和一个扑上来要放置反坦克手雷的日军被一起地碾到了履带之下,翻滚的机枪枪管在扎透了日军反坦克兵的胸腔后又刺进了已经被压扁了一半的头颅之中,喷溅的鲜血如踩碎的西红柿一般肆意地在各处流淌了起来,幸亏是在晚上,要是在白天的话,这惨烈的场面就会将很多人的意志彻底摧毁的。

长平一叶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来控制自己带来的士兵,每一个人都在慌乱地对着近在咫尺的坦克射击,然而不幸的是,士兵胡乱打出的子弹中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射到了自己人的身上,特别是几挺被端起来射击的九六式轻机枪更是将成片的日军无情地扫倒在地。

混乱、惊愕、无助,几百名的日军在一下子就被彻底地抽掉了斗志,很多日军士兵扔掉手里的步枪躲在一旁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脑袋,99式坦克巨大的轰鸣声此刻就如同地狱的召唤一般可以夺掉人的魂魄。

呼啸而过的坦克在几秒钟内就冲过了日军的阵地,几十名仅有的清醒日军也一个个茫然地对着已经远去的99式坦克无力地放着乱枪,而就在杂乱的枪声此起彼伏的时候,十几枚从99式坦克后部甩出的手雷则又一次地用尖锐的破片收割起日军士兵的生命来。

济南。第12军指挥部

“已经冲过义堂了?!”站在地图前正在思考问题的饭田贞固转过身来狠狠地盯着向自己报告的少佐。

“是的,临沂的长平少佐刚刚发来电报,支那坦克于二十分钟前突破阻击阵地,现正往抱犊崮地区进发。”报告的少佐面无表情地说道。

“八嘎,几百人挡不住一辆坦克,真是帝国军队的耻辱!”饭田贞固大声的喊了起来,“让长平少佐马上自裁谢罪,马上!”

“等一下,我们需要调查清楚支那到底是使用了什么坦克,所以长平少佐不能自裁,马上让他来济南。”本郷义夫急急地劝阻道。

“我们的情报工作是怎么做的?支那军队拥有坦克,而且是重型坦克!我们竟然一无所知!今天是一辆,明天就有可能是十辆!”饭田贞固大声地喊道,同时用手狠狠地敲了敲眼前的桌子。

“整个的计划都要重新修改,紧急调拨反坦克武器到所有的部队,从今天开始飞机要不间断地监视抱犊崮地区,要尽快把各地的特种挺身队调集过来。”本郷义夫阴着脸说道。

“让特高科打进去,多花钱,支那人是喜欢钱的,还有女人,要什么给什么,一定要查出这辆坦克还有‘铁麾军’的底细,越详细越好。”饭田贞固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然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冲过义堂的99坦克很快地就进入到了抱犊崮地区,为了避免被自己人所误伤,骨哲在又行驶了二十分钟后就停下了坦克,好不容易安安全全走了这么远回来,要是被自己人打到可就有点冤了。

“让二师和特战营赶快过来,只带武器,里面穿鬼子军装,开三辆汽车过来,快!”刚刚掀开坦克顶舱盖的骨哲对着趴在坦克后面的四名队员急急地说道。

“我们已经安全了,还让队伍过来干什么?”从坦克里爬出来的刘琳华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几名队员对着站在坦克旁边的骨哲不解地问道。

“如果小鬼子敢追过来就打他一个伏击,要是小鬼子不过来咱们就主动摸过去,趁着鬼子刚被打蒙,咱来一个回马枪,小鬼子一定想不到。”骨哲一边说一边端着红外望远镜向着来时的路仔细地看着。

“你别再自己上了,刚回来,让别人上吧。”刘琳华一边说一边从坦克上跳了下来,几步就走到骨哲的身旁,一双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骨哲。

“没事,夜战是咱最拿手的,再说小鬼子根本想不到。”骨哲笑笑地说道:“小鬼子现在正忙着收尸呢。”

“我也去!”刘琳华见劝不住骨哲,急忙也要求参战。

“行,行,跟紧我就行。”骨哲忙不迭地点着头,眼前即将到来的战斗应该可以说是十拿九稳,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痛快地答应刘琳华的要求。

见到骨哲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刘琳华立即心满意足起来,在仔细地检查了自己的手枪和袖刀后,就老老实实地如同一只乖巧的小猎豹般站到了骨哲的身后,只是用两只眼睛警惕地望着四下黑暗的山林。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全副武装的二师和所有留在驻地的特战队员一共九十多人就乘坐着三辆汽车快速地赶了过来,在简短地寒暄和交代过后,骨哲留下了十名战士用来看守停在一旁的99式坦克,而余下的战士则趁着黑夜在骨哲的带领下向着刚刚经受过一次打击的临沂日军反扑了过去。

8

麾旗飘飘(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