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六五章 追伏(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五章 追伏(三)

小说: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0/2/10 19:54:31

张贤带着人转回土山集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起来,此时土山集的大火已经扑灭,龙天涯从狼藉一片的村子外围火烧过的现场里跑了出来,向着张贤打了个立正,这才向他报告着晚上发生的事。

原来,在张贤带着人走了之后,龙天涯也生怕土山集这边会有什么不测,所以命令守村的各部加强戒备,大家也都十分小心,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可是问题就出在了村子南面担任防卫的三十三团一营一连的身上,这个连的连长就是张贤十分熟悉的那个刘连长。这个刘连长大名叫做刘长庚,是个江西人。

刘连长在值夜的时候,见到一小队人靠近过来,走近了才看到是身穿国军军服的,所以便放松了警惕。这队人有二十多个,带头的是一个班长,正是他所认识的一个人。这个班长原本是跟着张贤出去追击敌人的,不知道为什么却转了回来。这个班长告诉刘连长,有重要事情回旅部要向龙副旅长汇报,刘连长便信以为真,将之放了进来。

这伙人装模作样地往旅部而去,可是在这个时候,刘连长忽然发觉其中的一个人有些眼熟,很快便想起来,这个人曾经在南麻历山的战斗中见过,正是共军老虎团的王团长,马上示起了警来。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晚了一步,这伙人立即行动起来,很快便占领了南边的那个岗哨,而紧接着,他们外面待机的部队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两面夹击,将刘连长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他们攻进了村来。

龙天涯听到枪声,急忙带着人过来,双方在村里展开了激战,打了有两个多小时,这些共军又分头撤出了村去,在离开的时候,却在村里放起了火来。

那个带着共军进村的班长也跑了回来,他原本是跟着张贤去追击敌人的,半路上解手的时候掉了队,于是被这些穿着国军军服的共军捉住,成了俘虏。

此时,龙天涯已经把刘连长与那个班长收押,等待张贤处理。

张贤想了想,如果按照军法来讲,刘连长必定要降职,那个班长也必定要枪毙,但是此时也远非战时的时候需要严明纪律,战斗已经结束,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将那个班长降为了士兵,刘连长记了一次大过。

到这个时候,龙天涯才问着张贤:“我夜里听到三官庙那边枪声不断,你是不是有什么收获?”

张贤却是一声地苦笑,看着他道:“看来我是上了敌人的当了。我们已经突破了共军的阵地,正准备加紧追击的时候,却看到土山集这边火光冲天,我是怕这边出事,所以只好放弃追击!”

“要不再追追看?”龙天涯建议着。

张贤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时候再追已经晚了,只怕就算是追上一天,到时连他们的影子也看不到的!”

两个人嗟叹不已。

不久,**旅长率着十一旅和另外的六辆战车从大义集那边推进了过来,迅速地与一一八旅连结起来,只是在这个时候,四周的解放军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

******************

虽然这一次与解放军在曹县的遭遇战只打了三天,但是整编十一师还是有三千兵力的伤亡,不过比起数倍于己的华东野战军来说,这点伤亡已经算是很少了。与整编十一师相比,华东野战军的伤亡却有四千余,显然这次的作战,还是没有能够从南麻失败的阴影是走出来。不过,这一次**与**能够当即立断,主动撤出,没有把这次战役发展成为消耗战,已然是难能可贵了。

胡从俊在战后的第二天亲自来到了一一八旅,这次的战斗其实就是一一八旅在独自挺立,如果有些许的失误,可能换来的就不是如今这么好的结果。

“张贤呀,你让我怎么来表彰你呢?”胡从俊很是高兴,这样地拍着张贤的肩膀,亲切地问着。

张贤笑了笑,却看了看旅部里的所有人,对着胡从俊道:“师座,我们能够坚持到最后,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一一八旅全体官兵们同仇敌忾,团结一致的结果!呵呵,师座要是想表彰的话,我看应该表彰一一八旅所有的官兵!”

胡从俊愣了一下,蓦然开怀大笑起来,点着头连声道:“好!好!双十节的时候我给你们一一八旅所有的官兵加饷!”

“多谢师长了!”张贤连忙答着,众人也连声欢呼。

又问了一些具体的作战过程,胡从俊最后问道:“张贤呀,我不是说让你们求稳吗?怎么?你还是带人去追共军了?”

张贤的脸一红,只得点了点头,答着:“是!”

“呵呵,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张贤摇了摇头,老实地道:“没有,什么收获也没有!”

胡从俊点了点头,这才意味深长地道:“张贤呀,这一仗我们能够打成这样,以少胜多,已经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不要再去想追求更大的战果。呵呵,共军也精得很,既然已经准备撤走,定然会留有后路的,我们去追击肯定会碰壁,到时只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张贤愣了一下,原来胡从俊早就想到了这些,也就难怪他不愿意派兵追击了。

“我已经派出搜索队四处查探了,这些共军走得很快,他们都是向南去了,估计着此时已经到了陇海路一线了。”

正说之时,一个副官急急地赶了过来,却是给胡从俊送达两份电报。第一份是蒋委员长的亲电,这是一份嘉奖电报,对于整编十一师能够击退数倍的敌军,大为赞赏,毕竟这些日子以来,这位国民党的领袖得到的都是十分不利的失败消息,对于整编十一师这次的胜利,就仿佛忽然间从天而降的大元宝,令他欣喜不已,在发出这道嘉奖电的同时,后继的表彰也在酝酿之中。

可是,第二道电令的内容却不由得令胡从俊刚刚露出来的笑容凝固起来,这份电报是商丘分署主任周喦所发出来的,原来华东野战军在****的带领之下,已经兵临陇海路,在砀山与马牧集之间展开来,大有攻占陇海路的架势。砀山,正位于徐州与商丘之间,为此,徐州绥署也害怕陈粟大军会东进或者西攻,便是南下也令人难以招架,所以急令整编十一师随后追击,刻不容缓!

胡从俊把这两份电报都给张贤看了,对于第一份蒋**的嘉奖电当然没有什么可说,针对着第二份周主任的电令,胡从俊却有些大伤脑筋。

“我们按照上峰的指示行动就是了,没有什么可以多想的,师长何必如此多疑呢?”张贤有些不解,这样地问着胡从俊。

胡从俊道:“我不是对上峰的命令有什么成见,我只是担心呀!”

“师长肯定是担心我们整编十一师还是孤军追击,如果**再杀一个回马枪,我们可能吃不消,是不是?”张贤问道。

胡从俊点了点头,如实地道:“的确是这样,共军向来擅长运动战,国军这几次的失利大部分都败在了他们的运动战之中。他们忽东忽西,把你调着东奔西跑,只要你有一个松懈突露出来,他们就会返身咬你一口。呵呵,这一次的曹县之战,说是遭遇战,其实何尝不是因为我们各部被他们调动着来回奔路的结果?只是我们整编十一师战力强悍,虽然暴露出来,**却无法啃得动。但是,好运不可能总是降临在我们的身上,好运多了,其实就是噩运的开始!”

“师座说得不错!”张贤也表示赞成,在这一次的追击战中,他就已经中了老虎团的计谋,只想着去追击了,却没有想到敌人会在土山集隐伏,这一追与一伏之间,其实已经注定了这场战斗的结果。想了一想,张贤建议着道:“师长,我看彭师长的整编十四师应该很快赶到了,不如我就在这里等他们一下,汇合后再一起向南追击,这样会稳妥许多!”

胡从俊点着头,道:“你这提议不错,我这就去发报周主任,缓一天再行动!”

看到胡从俊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张贤又不由得有些后悔起来,此时兵贵神速,晚一天出发,定然可以令共军远去一天,如果再循迹追赶,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装装门面,根本无从获知陈粟大军主力所在了。

可是,张贤也知道,对于胡从俊这么聪明的人来讲,他所能想到的,胡师长一定也早已经想到了,之所以要借他的口说出来,无非也是一个面子的问题。与陈粟所部对战,从苏北的宿迁开始,然后打到了山东,这一次又打到了商丘附近,以后看来还要对仗下去。这些次的交锋中,双方互有胜负,而总体来说,每当战役打响的时候,整编十一师总是处于相对弱势之中。虽然战斗的最终结果还算令人满意,但是由此也可以知道,次次让**、**能够集中优势兵力把整编十一师包围,对方的首脑也并非无能,如果稍有一个不慎,那么整编十一师的结局也会象被灭的整编七十四师一样,只能空留遗恨了!

第二天,彭天广所带的整编十四师果真地会合了过来,两军合兵一处,向南追击而来。为防备袭扰,行动速度十分缓慢,步履蹒跚着走了几日,早已经没有了陈粟大军的踪迹。

这个时候,**与**已经带着华东野战军的外线兵团越过了陇海路,挺进到了豫皖苏地区,重新组建根据地。在这片广阔平坦的淮海大平原上,也正酝酿着一场更为波澜壮阔、影响辽远的大战。

************************

蒋**的表彰终于姗姗而来,胡从俊被委员长满意地称为了常胜将军,因为在当年鄂西会战的时候曾经给也颁发过一枚代表国民政府最高荣誉的青天白日勋章,所以这一次蒋介石又给他颁发了一枚第一等的宝鼎勋章;而守卫土山集有功的张贤,与救援得力的**旅长,也各得到了一枚二等的宝鼎勋章。

当这枚二等宝鼎勋章由胡从俊师长亲自挂到了张贤的胸口时,张贤感慨万千,作为一个军人,得到勋章的多少,也是一个衡量其价值所在的重要标准。张贤依然记得他得到的第一枚勋章是在石牌的时候,当时他接了一个让别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去营救被俘的美国飞行员迈克,最终他在马文龙的帮助下,顺利地把人救了出来,于是得到了一枚四等云麾勋章;第二枚得到的是一枚三等宝鼎勋章,那一次是他与韩奇往武汉刺杀汉奸古顶新成功后,两个人同时获得的,当时他也由少校升为了中校。第三枚是在鄂西会战胜利之后,他以第六战区作战副官的身份得到的一枚陆海空甲种二等勋章。第四枚是在常德会战胜利后,他以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六九团团长的身份得到的一枚二级云麾勋章,那一次,他也因为战功,由中校升为了上校。第五枚是在湘西会战胜利后,得到的一枚一级云麾勋章,那次后,他被提升为了五十七师的副师长。如果算上这一次,他已经是第六次授勋了。可是,这么多的勋章里,他唯一想要得到的,还是那枚代表着最高荣誉的青天白日勋章。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国防部根据实际的战场需要,决定重新整军,也就是恢复军的建制,只是这一次的整编却又与以往不同,并没有简单地撤掉刚刚组建不久的整编师,恢复抗战时期的军、师、团的三三制,而是直接将两个或者三个整编师拼成一个整编军。此时的整编师下辖还是两到三个旅,旅下还是两到三个团。对于整编十一师来说,已经恢复了三旅九团制,实际上相当于原来的一个军了。

国防部决定在整编十一师的基础上,组建整编第十八军,同时准备将新组建的整编第三师归于整编第十八军辖下。胡从俊理所当然地被任命为了这个新组建的整编第十八军的军长,但是因为整编十一师师长的要职没有合适的人能够担当,所以他还是担任着整编十一师的师长之职。

胡从俊的升任自然是春风得意的事,他也没有忘记提拔自己的下属,十一旅的**旅长被任命为了整编第十一师的副师长,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出来,这其实是要培养他来作整编十一师的师长。所遗下的整编十一旅的旅长之职,也就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给了张贤。

可是在这个时候,中华大地上,已经是秋风瑟瑟吹江关,暮雨潇潇洒山河了!

前路,一片得黯淡!

卷二终

54

六五章 追伏(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