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越战绝杀>31 倒计时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1 倒计时刻

小说:越战绝杀 作者:邱建辉 更新时间:2009/3/5 8:57:45

大队长说,好好,到别的连去查。

阿朵听出大队长的用意,知道大队长是骗她,于是说道,我肚子里的这个娃跟部队没关系。这是另一个人的娃,不是战士的。我要生下这个娃,把他养大**。我已经18岁,有权利生下这个娃。

大队长说,阿朵,你别说话,你不是18,是15岁……

阿朵说,我愿意说,嘴是我自己的,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就是18岁,我户口上明明写着就是18岁,不信你去白望派出所查户口。

大队长对万师长说,首长,她不是18,是15,她不懂事瞎说呢!

万师长说,瞎不瞎说,那是你们的事。

雷团长有意向万师长递去一个神密的眼神,然后把黄连长叫到一边,小声说:开什么玩笑?说是**犯,纯粹小题大作胡说八道。18岁的女人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她愿意谁管得着?黄连长,传我的命令,全体解散!

黄连长马上回过身对全连官兵说,全体解散!

万师长也很快领会雷团长的意图,对大队长和阿朵说,走吧,我带你们到别的地方去。

随后,他们乘车走了。

雷团长来到一棵树下,把帽子向上顶了顶说,妈了B的,就要死了,应该让小哥们儿过把瘾……

黄连长也完全明白雷团长的意思,说道,雷团长,不瞒你说,我有28号哨位……

雷团长说,去你妈的,我早就猜到了。现在,你给我闭上乌鸦嘴!

黄连长不吱声了。

很快,官兵们解散。小霍来到苗排长面前说,苗排长,我差点把28号哨位说出来。

苗排长说,多说一句话,抽瓢你的嘴!

当时,对这些我全然不知。28号哨位位于一棵木棉树上,我一直坚守在那里,因为集合地点距我较远,所以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在“28号哨位”站3小时岗,然后被安排回去睡觉。在换岗的时候,小霍先爬上树,然后说,小子挺行呵,没想到整出一个大肚子来吧?

我问,怎么回事?

小霍说,亏得你站岗,让不非被人认出来不可。我都看出来了,黄连长是护着你,让不今天你没跑。

我又问一句,到底怎么了?

于是,小霍把阿朵来连队认人的事跟我简单述说一遍。我听完以后,当时疑虑重重,我琢磨,阿朵怎么找也找不到我头上呵?

我跟阿朵只接触过三回,都是胡学润带来的,他一直在我身边,我从来没有跟阿朵单独处过,怎么可能与她有染呢?她怎么可能找到我的部队上来呢?

我越想越不对劲,肯定是搞错了,张冠李戴,把这个“脏”裁到我身上来了。说实在的,我与阿朵连手都没拉过,真要是我跟她有过热乎劲,让人看见了,这个“脏”裁在我身上也挨边,也靠谱,也不冤枉。

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呵!

我把56半交给小霍,蹲下身抓着一根树枝,身体向下一悠蹦到树下。

我仰头向上看了看说,精神点,别打盹。

小霍说,睡你觉去吧,3小时以后小段接我班。

我说,再见!

可是,没想到,小霍却整出这么一句,做梦的时候别跑马。

当时我气得真想骂他一句。但是,这是在前线,我一吵吵准会把敌人的特工招来,所以我把这口气咽了回去。

我往回一路走一路想不通,还被脚下的树根拌一下,摔一个跟头。在我裁倒的一刹那,我还以为遇到越南特工了呢,浑身惊出一身冷汗,这一带经常有越南特工出没,时刻都得提防。

我现在开始琢磨,回到连队该怎么说?怎么解释?总不能让他们以为我真有此事,是被大家给保住的,让不肯定得挨收拾。

感情,我转眼之间变成一个**嫌疑犯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憋气,后脊梁冷嗖嗖的,象有无数的小虫子在里面爬来爬去。后来我想到,必须找黄连长澄清这件事,让不我背着黑锅上战场该有多窝囊呵!

25号哨位的古永琛向我吹一声口哨,意思是:走路精神点。

随即,我向他回一声口哨,意思是:没问题。

别看我有点心不在焉,警惕性高着呢!

二月中旬的天气仍然很冷,晚上站岗必须穿绒衣,我下身还穿一条毛裤,外面罩着军装,但即便这样仍然感到有点哆嗦。也许,这是长时间站在树上不活动,身体才有这种感觉。

这时我想到,即使阿朵找到我,我坚决不能承认,同时,我也不能把胡学润递出去。或者说,即便她说是我干的,我也不能为澄清它而把胡学润出卖。

看来,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扛着了,吃亏倒霉都得认,谁让胡学润是我的老同学、好朋友呢?为朋友背黑锅,为哥们儿两肋插刀,值!

当然,我也分析到,肯定是阿朵把这件事记错了,或者是把我与胡学润搞颠倒了,搞成我是坦克兵,胡学润是侦察兵了。

有那么一会儿,我琢磨这件事挺蹊跷:我们是去年9月份来的,仅仅几个月,胡学润就把阿朵的肚子搞起来了?我念叨着:他速度也太快了,真没看出来,他还有这两下子。

回到驻地帐蓬,我上了床,很快入睡。我们没有脱衣服,全都是按照一级战备的要求搂着枪睡。大约下半夜1点左右,也就是2月17日1点左右,苗排长把我推醒,让我吃饭。

这顿饭我们吃的是木耳炒鸡蛋,拌黄花菜,猪肉罐头随便吃,但我不习惯吃猪肉罐头,可又没有牛肉的,所以,基本就吃一点木耳炒鸡蛋。

黄连长看我吃得不多,说,嘎子,可别亏自己肚子,到时候跑不动,你可要拖大家后腿。

我瞅瞅他没吱声。

吃完饭,全连马上集合,准备出发。

我们即将进入“冲击出发阵地”,以向敌人发动出奇不意的进攻。我的背囊里装着雨衣、压缩饼干、急救包,背囊外面挎着一把工兵锹,胸前挂着弹夹,腰上别着水壶、手榴弹、防毒面具,诸如炸药等物品暂时放下,因为,我们不能负重冲锋----再说,那样做也很危险。

为隐蔽进入阵地,我们个个都对自己进行伪装,主要就是编一个草帽扣在头上,使之与周围的环境相一致。为便于识别,我们每人都在左胳膊上缠着白毛巾。

为怕引起误会,我们还规定大口令----即团内使用的口令,还有小口令----即连里使用的口令。而且,口令一天一换,让大家牢记。如果把口令记错,是要吃枪籽的----这可不是闹着玩。

临出发前,黄连长做一番战前动员,讲道,同志们,我们马上就要上去了,上去干什么?不是去喝酒,不是去泡妞,更不是去看西洋景,而是去打仗。你们当中不是都没出过国吗?包括我在内,都没出过。好,今天就让大家出一把,免费到越南走一圈。不过,这费也不是好免的,命大的你能够活着回来,命小的就留在异国他乡了。你也不要嫌寂寞,越南的山山水水和我们中国的山山水水都连着,你躺在越南就跟躺在国内没两样。好,不多说了,只强调一句,只有勇敢的人才可能活下来,也有机会活下来,听懂没有?

我们答道,懂了!

黄连长又说一遍大口令和小口令,对各排布置任务,然后抬手看看手腕上的表,说道,现在距离出发时间还有10分钟,大家放松一点,唱唱歌,或者讲讲笑话吧,不过要小点声。

大家大眼瞪小眼,谁也讲不出来。是呵,马上就要上去了,谁还有心情听笑话?

黄连长接着说,大家要不想听笑话,就让嘎子放录音机,听一听我老婆是怎么**的?

大家哈哈大笑,黄连长马上提示大家声音小点。其实,黄连长是想用这种方式调解一个气氛,并不是要求非得讲。让不大家个个捧着脸,严肃极了,空气也显得沉闷极了。

果然,大家这么一笑,空气就象浆糊被稀释一样马上变得松软了。但是,这种录音带不适宜放,是不能放的。再说录音带在黄连长手里,我想放也放不了。

黄连长说,那就唱歌吧,我再强调一遍小点声,唱着歌出发。咱们得走一段路,不是近距离。咱们就唱一首,不多唱,嘎子起头。

黄连长让我起头唱歌,我能唱什么呢,又会唱什么呢?想了想,我不自觉地想到先前改写的那首《桥》的歌,于是,带头唱起来。跟着,全连的战友也唱起来。不过听起来,声音都挺低沉----

呵祖国再见,呵祖国再见

呵祖国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我们向南行军两公里,在接近边境线的时候黄连长下达命令,不许说话,不许出声,不许吸烟,不许打手电,无线电静默,总之,一切都是秘密的。

离预定的潜伏地点还有300米,那里就是五道岭,我们的位置就在第二个山包与第三个山包之间的山沟当中,那里是一片竹林,隐蔽性很好。

我们迅速向目标接近。道路极其难走----甚至说根本就没有道,我们只能踩着前面的脚印一个紧跟一个,不敢拉下半步,更不能掉队。两个工兵做向导,告诉我们哪里能踩,哪里不能踩,哪里危险,哪里能通过。行进中,前面的一片茅草挡住去路,阴森森怪可怕的。

这种茅草俗称飞机草,比人还高,进去后根本找不着方向,如同坠入五里雾中。据说越南到处都是这种的草,里面隐藏着重重杀机。现在,我们没有选择,必须钻过去。

钻过飞机草,即将进入开阔地,黄连长命令匍匐前进。我们一个跟一个向前爬,即便是遇到毒蛇、或者被它咬伤,也不许出声。当然,我们很多人身上都抹了防虫药水,虫子和毒蛇一般不敢接近。

我们向前爬进,只有沙沙声,象似一片移动的被风拂掠的草丛。通过潜望镜,我们看到,敌军没有丝毫察觉----由此,我们顺利进入预定潜伏位置。

攻击时间定在早晨,距离现在还有大约1小时。

我有意向周围扫一遍,确信在这一带草丛、树林及沟壑中,一定隐藏着千军万马,而大战前的沉寂把这一切都掩盖了。

夜空中有一片阴云,遮住星星和月亮,所以显得特别阴暗----而这非常有利于潜伏。

在黑暗当中我们停止所有的信息传递方式,全部静卧。地面很凉,而心脏却砰砰跳,滚动着热血。人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圆,等待着那一时刻悄然无声的莅临。

现在还有大约10分钟了!

15

31 倒计时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