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一节 再入地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 再入地狱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2 13:55:09

悍马H1来到沙滩上停下了,后面还跟着两辆沙滩摩托车,驾驶者都身穿丛林迷彩带着配枪,车门打开后,从悍马里下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185公分白人军官,同样的丛林迷彩,穿在他身上几乎快被肌肉撑爆了,一面横肉不怒而威,站在我们面前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逼得人喘不过气来,驾驶摩托车的两个军人一黑一白跟在军官的后面,那气势,那表情,让我想起四个字:绝非善类。

被对方气势所慑,大家纷纷站起身来,有船员过来给我们打开了手铐脚镣,揉揉发酸的胳膊,他妈的,终于解套了。

“立正”开沙滩摩托的军人对着我们大喝了一嗓子。

看着面前这几个主,明显不是省油灯,大伙纷纷站着了身子,呈队形排好,听不懂英语的也跟着照做。

“有请纳什中校讲话。”开沙滩摩托的军人补充到。

“欢迎你们这群人渣来到地狱,我是纳什中校,从现在开始,你们将在这里接受十二周的军事训练,是最艰苦的训练,十二周之后你们将有三分之二的人被淘汰,而被淘汰的代价就是死。”悍马车上下来的纳什中校板着脸孔目露凶光,说到死的时候语气加重,即使身处热带的小岛也让大家感到一阵寒意。

“在这里只有绝对的服从,违抗命令者---死。现在你们这群杂碎给我围着小岛跑五圈,GO GO GO。”纳什中校说完拔出不锈钢的伯莱塔92FSINOX对空扣动扳机。

“啪”的一声枪响,四五十人就乱了套,有人向左,有人向右。

“往这边,你们这群蠢猪。”另一个开沙滩摩托上的黑人给我们指了个方向,大伙撒开脚丫没命地跑,谁跑慢了,或许这些家伙真的会开枪的。

我现在才知道在沙滩上跑步的滋味,以前没试过,一脚下去,沙子埋到了脚面,每跑一跑都比平时用力,而且还跑不快,刚开始队伍还能保持着松散的队形,半圈过后,队伍稀稀拉拉的就和羊拉屎一样长,体力上的差异也突现了出来,最前面毫无意外是几个黑人和白人。现在已经没有除去脚镣时“身轻如燕”的感觉了。我调整着呼吸均速地跟在他们后面,入了杀手这一行,我的体能训练就从来没有中断过,韩教官说过,身体就是一种利器。这点我深信不疑,这一个月虽然被迫中断,但好在还能吃的饱,体力才没下降,这也多亏了伊斯梅尔的VIP待遇。

再转到原点的时候,那艘诺亚方舟已经飘然而去,妈的,把我们扔这种鬼地方就不管了,对着它的背影比了比中指,祝船老大早日找到亚特兰蒂斯。

这个孤岛原来是长三角形的,一圈下来少说了有七八公里,现在的沙滩已经不再迷人了,每个人都在喘着粗气奔跑着,生怕落下。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两辆沙滩摩托上的黑白无常已经用皮鞭很好地证明了这点,有几个幸运的家伙享受到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尾巴了。

该死的沙滩,该死的天气,该死的教官。三圈之后,所有人的脸都变色了,白的发紫,黄的发白,黑的犹如霜打过的茄子,脸上笼罩着一层白雾,虽然都是亡命徒,但大多都不是军人,也不是长跑运动员,五圈可就是四十公里啊。我强忍肺部燃烧的灼痛,拖着灌了铅的双腿,紧跟着前面的黑人。坚持,坚持住。我给自己鼓劲,谁都知道掉队的后果,在这种专门折磨人的地方,天气又热,一旦受伤了,可能会发炎,会影响身体机能,其后果就是淘汰,淘汰的代价就是死。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跑完之后,在沙滩摩托的带领下,向着密林深处跑去,我已经看到军营了,还有大约一公里的路程,心里高兴脸上却笑不出来。

军营依着小山而建,面积和足球场差不多,却看不到几个人,周围拉着铁丝网,门口没有设哨卡,但仔细看一圈就会发现四周高点上有架枪的哨兵,军营边热带树木的高处隐隐约约地有暗哨的迹象,看似松散却内藏杀机。开阔地边上有几座绿色的帐篷,灰色的三层小楼矗立其中,就像一个碉堡,楼顶用绿色伪装布遮着。茫茫大海的孤岛上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军事基地,但又不像是政府形为,这里地处印尼却不是东南亚人,一切都充满了神秘。

一跑进军营,大家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张着大嘴呼吸着,好像扔在岸上鱼,有的人还在呕吐着。

“起来,都他妈的都我站起来,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纳什中校不知何时出现在人群中,挥着手里的橡胶棍,在几个倒霉蛋的屁股上招呼着。

“哗啦”人群一阵涌动,排好队形,这时落在后面的六个人连滚带爬的回来了。

“你们这几个杂种马上再去跑一圈,跑。”纳什中校看着几个面无人色的家伙丝毫不留情。

六个人还傻站着喘粗气,纳什中校再一次鸣枪,不过这次的枪口是朝着几人头部上方,“约翰上尉,跑不动的直接丢到海里喂鱼。”纳什中校向开沙滩摩托的黑人说道。

看这六个幸运的家伙去加餐,大伙都在暗自庆幸,这种事没落到自己头上。

“杰克上尉,把士兵牌发给他们。”纳什中校扭头对另一个白人军官说。

杰克上尉手里托着盘子,开始挨个发放,士兵牌俗称狗牌,最早出现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但现在已经风靡全球了,除了各国军队,连精品店都有的卖。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要戴。

发到我手里的是一块两边圆头的长方形不锈钢牌,用珠串式不锈钢链串着。但和真正军队狗牌不同的是,少了一块,而且上面没有冲压姓名血型服役编号宗教信仰等信息,我手中牌子像一个微缩的扑克牌:梅花4,我又看了看身边图拉姆的是梅花3,汉斯的是梅花5。

这些人用扑克牌来我们的名字,这竟然又和我在国内的杀手组织用扑克牌来做代号一样,真是奇了怪,我的代号是黑桃7,现在又搞出来个梅花4,想到这,我脑海里忽然冒出个想法。

“纳什中校,请求换个牌子。”

“出列”纳什中校目光如电直向我走来。

“刚才我已经说过在这里要绝对的服从,你这个蠢货明白吗?你知不知道士兵牌是什么?他是士兵的生命。马上给我戴上它。”纳什中校一只手封住我的领口,咆哮着,带着雪茄味的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我想换成黑桃7,中校。”我拉起囚衣的袖口,露出左胳膊上纹的刺青七个黑桃,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他妈的,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脾气极差的纳什中校并没有发火,松开我的领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个机会,黑桃7出列。”

从队列里走出一个东南亚人,大约一米七五个头,比我矮五公分,四肢粗壮,光头,脸上有道疤痕,显的挺凶悍,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在船上没有交谈过。

“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打倒对手,胜者就可以拥有黑桃7士兵牌,开始。”纳什中校下了命令。

现在已经来不及数落自己的冲动了,看纳什中校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知道必须击倒对手,否则自己就要吃苦头。这里明显不是讲什么****的地方,我盯着光头的眼睛,看他拉开的架式有点象流行于大马、文莱、印尼等地印尼格斗术,这是一种专门为身材较小的东南亚人量身订做的,其肘法与泰拳相似,但是以摔为主,和这种人打最好不要让他粘上。

我晃了晃膀子,活动一下腿脚的一瞬间,光头已经冲过来了,双手弯曲护住头部,左脚虚抬,我向右一让,他的右脚凶狠地向我裆部踢来,这家伙真他妈的阴,要让他踢到我还不的废了。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毕竟我这个杀手受过训练,也不是吃素的,看他出脚的速度,我判断他不会很难斗。

我急抬脚压下了他的右脚,趁他落脚的一刹那,仗着腿比他长的优势向他心窝踹去,这一脚的力量足以让他休克。光头马上双手交叉,想封住我的脚,但是他忘了,自己的脖子以上就不设防了,这样的机会我岂能放过,讯速向前一个跨步,右臂弯如棍子般抡在他的脖子上,重击之下光头连反应都没有,直接躺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脖子,张大嘴巴,脸色发紫,这是由于喉结受重击导致的呼吸不畅,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如用全力,他的喉结会压迫颈动脉,导致大脑供氧不足而昏迷。

我向他伸出了手,现在毕竟坐在一条船上,这次又是由我引起的,我心里有些惭愧,拉住他的手,光头的脸也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啪”地一声,光头的脑袋一歪,我的脸上,胳膊上,身上,都溅上了温热液体,粘粘的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是鲜血,我低头一看光头的心脏部位被击穿了,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撞断肋骨拱了进去,鲜血混合着黄色白色的液冒了出来,“咝咝”的流了一地,还带着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内脏气息,两只脚抽搐着,慢慢的,光头的瞳孔放大了,原本明亮的眼睛此刻就像一条干涸的小溪,口鼻里也往外溢着血,我能感到他的手上的肌肉一点点松驰,此刻大小便也失禁了,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倾刻变成了一具尸体。

该死!!全是因为我,因为一个该死的狗牌。即使我杀了苏里曼和四个保镖也没有让我感到内疚,因为他们该死,但光头和我无怨无仇,可我…… 强烈的负罪感让我不安,让我愤怒,我扭头双眼冒火怒视行凶者---纳什中校,而他却一副心安理得没事人似的。

“你为什么杀他,难道囚犯不是人吗?”我走向纳什中校。

“为了不妨碍强者,弱者应当死去。他已经没有生存下去必要。”纳什中校慢条丝理地说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这句话现在在西方已经不流行了。

“你……你,FUCK YOU。”我气的手都在发抖,因为我让光头做了纳什中校杀一儆百的牺牲品。

“呵呵,你这个猪头。”纳什冷笑着一脚把我踹了出去,我捂着肚子,想要站起来和他拼命,纳什中校的手枪已经顶在我脑门上,我额头上的青筋感受着枪口的余热。“你他妈的抱怨什么,你不是想要那块士兵牌吗?看你现在的狗屎样,一个军人必须能冷静地面对死亡,从现在起,死亡将会永远陪着你们。黑桃7,马上给我归队。”

我好冲动也许和我叛逆的性格有关吧,两次冲动都让我受到了惩罚,第一次是为了救人,而多杀了四个,还差点见了阎王爷,这一次是为了一块狗牌,把一个和我不相干的人送上绞架,现在……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绝不能再干傻事了。“是,中校。”我在队友们的复杂目光里回到自己的位置,原本有几个拿K的也想换,但只好做罢,大家目送着光头的尸体被几个士兵抬走了,心里不由地升起一股恐惧,杰克上尉把黑桃7的狗牌发给了我,看着这个宽1.125英寸(2.86厘米),长2英寸(5.08厘米)的玩意,我的心再次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今天就是你们新生命的开始,你们不再是杀人犯、抢劫犯、流氓,你们是军人!服从命令的军人!最优秀的职业士兵!如果谁不愿意接受训练,可以退出,当然你必须能在大海里游上200海里,还要上帝保佑你不碰到鲨鱼。听明白了没有?”纳什中校的一番话断了大家的念头,游上回去,还是算了吧。看看光头的下场,三分之二的淘汰率,求生的欲望让所有人都振奋起来,这也迫使大家逼出了自身的潜能。

队伍解散后,杰克上尉带我们去领军服,每人两身丛林迷彩作战服,一双丛林战靴,另外还有一些内衣和生活用品,还有一块军表。军营边五座新搭的帐篷就是我们的宿舍了,每个帐篷里六张双人上下床。

冲了凉后,跟着人群进了餐厅,餐厅在灰楼的下面,下去才发现别有洞天,真正的基地全在下面,光负一层的面积和上面的开阔地一样大,餐厅占的空间就微不足道了,而下面还有两层。下午的跑步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大伙也没兴趣参观这个基地,反正有的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添饱肚子,鬼才知道明天纳什中校会怎么折腾我们,一个个都伸长脖子等着厨师上菜。可惜啊!和复杂的基地比起来晚餐就简单多了,每人两根香蕉。

“这是打发乞丐呢?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大块头的汉斯,不。应该是梅花5了,提出了抗议。

“我们接受训练可以,但不能让我们饿肚子。”颂猜是方块6,一个比较喜欢讲道理的人。

“就是。”

“该死的。”

“应该给我上牛排。”

“…………”

喧闹的餐厅突然静了下来,厨师们也站直了身子,纳什中校那张恶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抗意无效,你们正在接受是饥饿训练,这是军事训练的一部分,便于以后你们在饥饿的环境下能够执行任务,香蕉的热量125大卡/100克,比牛羊肉高,接近于鹅肝,你们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三个星期里你们身上的脂肪将会燃烧掉,看看你的这身肥肉,你这头猪。”纳什中校看着肥胖的方块J普拉达骂到,“**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对于士兵来说身体才是最可靠,最强悍的武器,铁要变成钢需要重新回炉千锤百炼,你们也一样,三个星期后,你们的身体会和Bruce Lee(李小龙)一样拥有战无不胜的爆发力。”说完纳什中校向我们秀了秀他的弦二头肌。

做为中国人,听了纳什中校的这番话让我感到自豪,但是毛**可没让解放军做饥饿训练啊!如果没记错的话,李大侠身体里的脂肪是不超过一盎司的!

“所以现在开始计时,限你们二十秒内吃完它。”纳什中校让杰克上尉开始计时。

餐厅里没人说话,只有吃的声音,有些人甚至不扒皮,硬往里咽,两根香蕉虽然吃不饱,总比没有强,这让我想起了十四五岁时的光景,二十秒后晚餐结束,大家陆续回到宿舍。

躺在床上摸着瘪下去的肚皮,真感谢伊斯梅尔这个混蛋,送老子来到这个人间地狱。

“嗨,黑桃7,你好吗?”梅花5汉斯在我对面的床上叫我,但他的一句话又让我想起了光头的死,我仿佛看到他那双没有光泽的眼在盯着我,诉说他的委屈与不甘,我取下狗牌扔在了地上。

“霍,对不起,嗯……其实这不怪你,每个人都会那么做的,我,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的。”汉斯不擅长安慰人,但是还是一片好心向我伸出了手,我也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谢谢,我们会成为兄弟。”汉斯虽是好心,但我还是比较介意“好朋友”这种说法,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的性取向还是很传统的。

“它是你的了,你应该把他好好收起来伙计。”威廉,津巴布韦籍的英国人后裔,把狗牌捡起来递给了我。

“噢,黑桃7,你那招可真帅,是这样吗?”图拉姆是个直肠子兴高采烈地比划着,全然不在乎我的脸色。

“黑炭团,有时候闭嘴也是一种美德。”内姆旺是个聪明人,借种族歧视来转移焦点让我很感动。

“FUCK YOU,你个黄皮**,下来啊,让你尝尝你爸爸的南非钻石。”图拉姆晃动着斗大的拳头向内姆旺挑衅,但是却忽略了个问题,宿舍里泰国的,菲律宾的,还有一些东南亚国家的人纷纷站起身来,内姆旺是廓尔喀人,专业的佣兵民族,更不是省油的灯,“噌”地从上床跳了下来,眼看着一场混站在所难免。

“我们才吃了两根香蕉,为什么不节约一**力呢,明天还有该死的训练,你们不会蠢到在宿舍浪费能量吧。”威廉的一句话点到核心上了,图拉姆纵然是头黑犀牛,看着对方六七个人也只好借坡下驴,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是非常实用的。

是啊!节约一**力吧。我的肚子已经在“咕噜咕噜”地叫了,大伙只好各自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突然有脚步声和喘息声打破了宁静,睁眼一看,原来是吃加餐的倒霉蛋回来了,看着几个人走路摇摇欲坠的样子,对啊!他们还没有吃饭呢?不过餐厅应该打烊了。

我心里乐了,原来有人比我们还惨啊!

2

第一节 再入地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