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六节 出线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节 出线权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2 15:53:18

“真主保佑你,我的朋友。”一进帐篷,我们宿舍唯一的**红桃9沙菲伊握住我的手,我刚想寒喧两句,突然被一条有力黑胳膊勒住了脖子,“这下你跑不掉了吧,你被非洲岩蟒缠住了。”图拉姆的声音在我脑后响起。

半个月没人过招,刚好练练手,我起脚跺在图拉姆的脚面上,同时左手肘撞击他的胸口心脏部位,图拉姆闷哼一声,松开胳膊往后一退,拉开拳击的架式,左右开弓,组合拳狂风暴雨般向我袭来,我双手护住头部,躲闪中胳膊上挨了几拳,痛疼的感觉刺激我僵硬的身体热了起来。图拉姆边出拳边得意地笑着,“黑桃7,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你可退步了。”

“是吗?那试试这个。”我一个滑步躲过攻击,站在图拉姆侧身位,双手抓住图拉姆的拳头借力猛向前拉,同时一脚踩在他的腰眼上,图拉姆的身子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紧接着,我右腿膝部跪在他的后脑壳上。图拉姆也不含糊,忍痛抓住我的衣服将我摔了出去。

两人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图拉姆因是头部受击后的晕眩,而我则是半个月受伤没有训练,身体机能下降,虽然刚才侥幸得手,但猛然爆发出力量后,身体有点吃不消,看来体能训练还地加强。

“梅花3,你不是这样欢迎黑桃7归队的吧,不管怎么说人家也帮你摆平八万美元的赌债啊。忘恩负义的酋长。”拉斐尔开着玩笑把我拉了起来。

“你小子嘴上说的好听,却不去病房看看我,我帮你摆平的赌债可比梅花3多呀。”我也和他打哈哈。

“不是我不去,教官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拉斐尔一脸委屈的样子。

“兄弟们,别废话,咱们看看黑桃7这家伙的夺命钩吧,不知道有没有把**子给夺了。哈哈”内姆旺笑着扑了上来,要扒我衣服。

“兄弟们上啊,让大家开开眼。”图拉姆从地上爬了起来,向我冲来,这家伙要抱复我磕他脑袋之仇。

顿时帐篷里乱套了,一群野兽叫笑着撕打着,但是好汉架不住人马多,一会功夫,我的迷彩被撕烂了,拼力反抗也只剩个可怜兮兮的内裤。

“你们这帮婊子养的,我仅剩的迷彩服让你们扯烂了,老子怎么训练啊。”我咒骂着。

“唉,为了不让你那可怜的屁股大白于天下,还是穿我的吧,咱们两个身材差不多。”威廉这个罪魁祸首厚颜无耻地耸耸肩膀笑着说。

我冲他伸出了中指,妈的,我的伤疤的形状就是这小子泄得密。

“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颂查看着我的伤痕,说了句禅语。

“汉斯呢?不会挂了吧。”我看了看,帐篷里没有他的身影。

“梅花5这德国佬是狙击手,现在的战术性训练已经和我们分开了,每天连个鬼影子也见不到。”沙菲伊道出原因。

“还是狙击手好啊!每天舒舒服服的抱个M40A1,不用像我们一样天天被约翰上尉那个变态狂摧残。”拉菲尔嫉妒地说着。

又被投入了无休止的折磨中,大家提心吊胆地数着还有多久才能熬过这炼狱般的十二周,生怕那天不小心,下了地狱。

我落下的半个月训练,在大伙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要补上了,主要是枪械的操作和各种作战技能,战术配合以及战场急救野外生存技巧等等,体能训练我也能很快赶上来,40公斤40公里的负重我还能顶得住。

只是语言,让我有点头疼,碍于杰克上尉和莫妮卡的**关系,我又不好去单独请教,学了个半瓶醋。

为了不给杰克上尉有机可趁的机会,我只能在他的训练中更加刻苦,尽量少惹他那含情默默的眼神,即使在炎热的小岛上那也会让我浑身发冷。

但是杰克上尉还是找到了我。

“黑桃7,你以后和梅花5他们一块训练吧!你对枪的感觉很好。”杰克上尉盯得我有些发毛。

“上尉,我那是蒙的,而且我的性格叛逆,容易冲动,恐怕不太适合当狙击手吧。”我辩解着,但不敢对他的眼神。

“没有多少人是天生当狙击手的材料,大多都是后天养成的,冷漠孤僻和自闭并不是每个狙击手都有,一个优秀的士兵应该保待最好的精神状态去适应各种复杂的战场环境,狙击手更是如此,适者生存的道理最适于战场,你明白吗?”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抖动了一下,该死的,还是让他给粘上了。

“你应该服从命令的,士兵。” 杰克上尉看我没出声,向我下命令,但是语气并不严厉。

“是,上尉,我服从命令。”我心里暗暗叫苦苦啊!

“那去挑把枪吧。”杰克上尉笑了。

“那就HK的PSG-1吧。”我回答到。

“这个要求我不能满足你。”杰克上尉顿了一下,但我听的却是那么的刺耳和不舒服。

“根据未来战场的需要,你们只能用美军制式装备和大多数第三世界武装力量使用的俄制SVD,其他的你们只要了解就好。美国海军陆战队用的M40A3挺不错的,射程1000码,就是重了点,陆军的M24SWS虽然轻,可是射程只有875码,而且精度比M40A3略逊,我建意你用AT1-M24,它是M24SWS的改进型,射程也有1000码,击发机构更敏感,你会喜欢的。”杰克上尉耐心地向我介绍道,他连M40A3比M24SWS重一公斤半的细节也考虑到了,真是好心啊!

“发什么呆啊!去枪械库领上枪去沙滩吧,梅花5他们在那里训练呢。”杰克上尉看我还有点臆怔。

无奈啊!赶鸭子上架吧!

领上AT1-M24狙击枪,我来到沙滩上一看,除了汉斯还有四个人,都在太阳的暴晒下据枪炼站姿呢,一动不动,五个人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旁边还有个少尉模样的军人,应该是狙击教练。

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不是杰克上尉教我们就行,我向少尉敬了个礼,加入其中。

半个小时后,我就体会到拉菲尔对狙击手的羡慕是多么的无知,多么的愚蠢……

训练结束了,回了帐篷我躺在床上,胳膊腿都是酸胀无力的,汉斯用他的大手,给我拍打四肢,帮我把紧张的肌肉放松下来。

“拉菲尔他妈的还挺嫉妒你,该让这个杂种来试试。”我骂道。

“那个蠢货,训练这么多天了,连M16系列都没不清,还把我的M40A3当成M40A1,我一天累得和狗一样,也懒得理他,他更适合回菲律宾玩棍子、斗蝎子,这样的人上了战场比谁都死的快。”

“这个鬼地方,真他妈的受够了,没女人,没啤酒,连香烟也没有。唉……要有个超市该多好啊!”汉斯躺在床上感叹着。

“有超市,你有钱吗?”图拉姆等人都从外面回了。

“没钱,我不会抢啊!”汉斯眼皮都没抬。

“嘿,伙计们,咱们能不能想个办法逃出去啊。”普拉达进来凑到跟前,看来他对这种愈来愈变本加厉的训练又有想法了。

“逃个屁啊,没有船,你不怕喂鲨鱼吗?仓库里的食品我看过了,足够我们吃三个月,三个月内根本不会有轮船来这里。每天训练的枪械都要入库,要是被发现,你拿你**和人家拼啊!再说了,就算是你有枪,可咱们这班菜鸟能对付得了比我们多三四倍职业军人吗?”内姆旺是个比较细心的人。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啊?你们又是退役军人,又是杀手的,怎么也地想想办法啊。”普拉达看了看,想让我支持他。

“方块J,你真是赤手打虎,有勇无谋啊。杀手,军人,你还真看起我们,梅花5你来解释一下吧。”我都懒得理他。

“你想到的,别人都想到了,能把你放在这里,就不怕你有什么花花肠子,首先呢,我是军人不假,但也只是服了两年兵役,可不是特种兵,第二,最好的军人都是杀手,而好的杀手却不一定能对付职业军人,黑桃7我看也不像是什么一流杀手,还有,我们没有通讯器材,大家也只是估计在印尼的一个小岛上,但印尼有17000多个岛,到底是那个,所以,你想逃跑可千万别算上我,我不想你脑袋里装的大便溅到我身上。”汉斯说着连眼都没睁。

“来是偶然的,走是必然的。所以我们必须,随缘不变,不变随缘。”颂查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位。这么多人里面,颂查是最让我搞不懂的,来小岛快一个月了,却还能保持着菩萨心肠,对各种折磨也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逆来顺受心态。让人敬佩啊!!

“我讨厌佛教。”图拉姆听不懂。

“别费心思了,还不如躺在床上想想莫妮卡那个婊子呢。”威廉眯着眼睛色迷迷地说。

“对啊,她的嘴我喜欢,给我吹一吹肯定不错,哈哈。”图拉姆也色性大发。

“她的大腿是我的,你们想都不要想。”

“她的胸是我的。”

“…………………………”

顿时宿舍里充满了雄性动物的渲泄声。

“你以前是杀手?怎么被抓住的。”黑桃K内姆旺没有参加他们的幻想,坐在我旁边问道,一副很三八的样子。

“失手了,让警察抓了个现形。”

“怎么失手的?杀了几个人?”

“杀了四五个吧,我正杀人的时候时候警察就赶到了,我跑不掉,那也是我第一次杀人。”反正也无聊,我决定满足一下这家伙的好奇心。

“你这怎么不用枪远距离射杀呢?”汉斯也扭过头了问我。

“我怎么没枪啊!我原本计划是星期五主麻日时,目标会去伊斯蒂赫拉尔大清真寺做礼拜,我在独立广场137米的纪念碑顶层观光平台上将他射杀,可是有一个中国女孩被他掳回去,将要对她施暴,我看不过去,改变计划,提前动手。”想起这些往事我心里禁不住又被揪了一下。

“ 呼,这个杀手不太冷,我看是太蠢!杀手又怎么能去当英雄呢,看来黑桃7是个危险人物,我们大家以后地防着点,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汉斯表情夸张地嘲讽我。

回想起来这些事,我心里就难过,这些外国人怎么能理解中国人的心思呢?我从小的经历让我排斥这个社会,但我不排斥这个国家,那是我父亲为之献出生命的祖国,我地踩着父亲的脚印去悍卫她。组织收养我,又培养我做杀手,我是左右为难。当我在异国他乡,看到一个女人哭喊着“有没有中国人,救救我”时,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即使身陷牢狱我也认了。

大伙看我不高兴,都识趣地闭上嘴,不拿我寻开心了,帐篷里的气氛顿时沉闷起来。

“关于方块J的问题,我有一个办法。”内姆旺打破了僵局,引得大家纷纷注目,“等待,熬过十二个星期,不就出去了吗?”

“SHIT。”大伙一边漫骂着,满天的臭靴子向内姆旺砸去。

正当大家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纳什中校一脸怒气带着杰克上尉、约翰上尉走了起来,大家赶紧站起来敬礼,心里猜测着不知道谁又要倒霉了。

“是他们两吗?”纳什中校看着我和汉斯问杰克上尉,杰克上尉的脸色也很难看,回答说是。这下搞得我心里惴惴不安,我没犯什么事啊,又怎么了?

“梅花5、黑桃7,现在有个训练任务,下午有四个杂种带着武器逃进丛林,你俩去把他们的枪支和士兵牌拿回来,24个小时能不能做到。”纳什中校说明了生气的原因。

“我可以做到,中校。”汉斯斩钉截铁地回答到。

“黑桃7,你做不到吗?”纳什中校看着我严厉地问道。

“可以,中校。”我心里暗骂汉斯是个王八蛋,这也叫训练任务。狗屎!

“很好,现在你们去领武器,具体细节杰克上尉会告诉你们,十五分钟后,开始计时,如果24个小时,你们没有回来,我将派第二组人去执行任务。如果你们完成了,我会奖励,提前给你们出线权。”纳什中校看了看手表说到。

“中校,请问什么是出线权?”我有点不了解。

“看过世界杯吗?猪头!小组赛的前两名才有资格进级十六强。” 纳什中校一脸嘲讽,好像我是个白痴。

唉!这也难怪,人家怎么会了解中国的猪球呢?

汉斯一听,喜形于色,拉住我跑出帐篷,跟着杰克上尉去领武器了。“对于士兵来说,最好的训练场地就是战场,你们那四个靶子,都带着PO977型全自动M4A1, M68CCO瞄具,每人10个30发弹匣,幸运的是没有加挂M203榴弹发射器,自卫手枪是M9,每人两个手枪弹匣,他们一个小时前进入丛林,从这里进入的。”杰克上尉指着小岛的自制地图给我们介绍。他奶奶的!四个人那可是1200发子弹,这也算幸运。

我和汉斯领上狙击步枪,带上夜视仪,穿上凯芙拉(Kevlar)防弹背心,我又背了一把M4,也带了十个弹匣,这玩意和他们近战对射时不吃亏,对好时间,脸上涂好伪装油彩,又带了一把美军骑兵刀,在选副武器的时候,由于没有性能可靠的MK23,不得已只好用M9,也就是伯莱塔92F,但是这家伙套筒断裂的毛病让人感到不安,“用这个吧,杀伤力更大。”杰克上尉解下自己配带的沙漠之鹰递给我。

“对了,他们也有防弹背心,当这是一场战斗吧。记住你们训练时所学的东西,回来后还给我。”杰克上尉把他的“魔爪”搭在我肩上。

“谢谢你,上尉。”我没脾气地接过手枪,抖掉一地鸡皮疙瘩,逃也似地冲出军营。

“黑桃7,你还挺有人缘的,杰克上尉可不是对谁都这么好的。”汉斯一脸羡慕的表情,让我想用大脚在他的脸上蹂躏,“那你用好了,两公斤的变态玩意,我用不习惯,”。我用沙漠之鹰换过来汉斯的伯莱塔92F。

“呵呵,大家伙放心啊!我还担心吃意大利钢铁呢。”汉斯一付捡了宝的样子。

“你个王八蛋也知道担心,那在帐篷里那么痛快答应干吗?你有把握吗?”想起汉斯刚才的表现就让我火大。

“我是没有把握,以前服役也没有出过做战任务,但至少你进过丛林,对环境熟悉,我们有机会,如果我们说NO,那可有好果子吃了,何况还能提前进级到保留的那1/3,我们干吗不搏一搏。”其实汉斯说的也对,只是他刚才的积极性,让我鄙视。

“他们进丛林的位置,我是知道的,那有一座小山和军营后的山相对称,他们不敢过来这边。但我们不能从那里进去,这些家伙有M4会在那等我们的,这四个疯子既然要困兽犹斗,他们就要找干净的水源,准备和我们长期打游击,可丛林里只有一片沼泽,M68CCO(近战光学瞄具)又没有夜视功能的,我判断他们晚上很可能会躲着,给我们布一些陷井,白天再和我们战斗。我们就从小山背面进去,如果没猜错的话,小山的制高点应该有一个,我们先把他干掉,你负责狙击,我当观瞄手。”我想了想对汉斯说。

汉斯也同意了,两人贴着丛林跑步前进,到了预订位置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半个月,想不到我竟然要第二次进入丛林,真是好命啊!和上次进丛林不同,我这次是全副武装,但面对四个手持全自动的M4的凶徒,我有点紧张,毕竟他们要比一条白唇蟒更难对付,一梭子5.56毫米M855子弹打在身上,就是有避弹衣,也能把我给震死。

我看了一眼汉斯,他到是挺镇定,让人佩服,到底是德国陆军这种科班出身呀。比我这种只会躲在暗处打黑枪的菜鸟杀手强多了。

3

第六节 出线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