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四节 真主利剑(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节 真主利剑(中)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2 23:31:30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我仔细地看着哈迪达收集的情报,费卢杰护卫旅的编制1300多人,还没有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团人多,下辖两个轻型步兵营,每个营约560人,外加一个旅部直属连,驻守在费卢杰市的东南。而第一营的营部和营部连约170人,驻守在费卢杰城北的**中学,营部连负责保卫穆罕默德·候赛因的安全,不执行巡逻任务,四名前伊政府的特种兵贴身守护,其余的三个步兵连负责维护费卢杰市城北区域的治安。

由于今年伊拉克的抵抗斗争更加激烈,而下个月30日(即2004年6月30日)美军将要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主权,同时又是美国大选年,眼下正是敏感的过渡期,美军尽量息事宁人,宁愿与抵抗者谈判,也不敢大力**,避免伊拉克国内局势恶化,只能像消防员一样,哪里抵抗最厉害,美军才去灭一灭。费卢杰上个月战事一停,美军急忙又去了纳杰夫。穆罕默德·候赛因深知其中厉害关系,离了美军的保护,他的安全只能靠自己了,伊拉克想要他性命的人多如牛毛。从来了费卢杰这个火药桶,这家伙就很少出营部,把战斗力最强的营部连部署在营部。营部连的伊拉克人大多参加过海湾战争,甚至是两伊战争,可谓身经百战。该连曾在巴格达接受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检阅,被拉氏称赞为“后萨达姆时代”伊拉克武装力量的“样板”和“未来的希望”。装备亦是国民卫队中最精良的,美军资助全营的4部“陶”式反坦克导弹,全部配发给营部连。还有5具“龙”式反坦克导弹,81MM迫击部两门,60MM迫击炮两门,40MM榴弹发射器6具,四挺12.7勃朗宁M2HB重机枪,八挺7.62MM机枪,RPG数十具,卡车6辆。

最要命的是**中学周围150米就设置水泥墙墩和外界隔离,营部连严加防范,无法靠近,影像资料里也没显示穆罕默德·候赛因的办公室在哪,只知道穆罕默德·候赛因龟缩在里面死活不出来,从情报上看一个星期内他无外出任务。

我看完给了红桃A,“火中取粟啊!咱们12个人要成功地在全副武装的170人眼皮下猎杀候赛因,那可真是中头彩了。”红桃A看完后有点泄气,看了我一眼,无奈地补充道:“只能用狙击手。”

我心里在默默地思索着,从**中学周围的建筑、工事上看,红桃A说的没错,这次猎杀只能靠狙击手。我们的狙击步枪射程只有1000码,换句话说,这是在敌人眼皮底下执行任务,候赛因肯定也会在**中学周围的制高点布观察哨和狙击手,首要任务就是把这只老狐狸调出来,还要考虑敌方狙击手以及敌人的封锁和增援。

“啪”我打了个响指,有了,候赛因不是不出来吗?我就把你震出来,还能重创费卢杰旅,我对胡维德说:“我们要用你们的地下网络,另外帮我找几门迫击炮。”

“地下通道没问题,迫击炮不太好找,上个月的战斗中库存大多被毁,补给还没到。现在只有几门70年代的法国布朗特60MM口径轻型迫击炮,而且炮弹也不多了,我们都拆开来造炸弹。”胡维德面有难色说完低下头。

也难怪美国人在伊拉克战场上顺风顺水,伊拉克人太不善于利用武器,可能是索马里事件的后遗症吧!以为RPG满天飞就能打跑美国人。也不想想RPG是直射武器,在打击目标前,必须看到目标,但是,射手在发射的时候自己也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伊拉克反美武装用的苏式RPG已经老掉了牙,穿透力弱,射速慢,在高科技武器占优势的巷战中,直射的RPG远不如曲射弹道的迫击炮来的痛快,远远地打完就跑,更符合游击战的规则,也能更好地保存有生力量。美军有部分“悍马”和“史崔克”都装有“蝎”式82MM车载式迫击炮系统,反观伊拉克反美武装却弃用迫击炮,此举无疑是自废武功。这种愚蠢的行为恐怕会让14世纪就使用“摩得发”而开创现代迫击炮雏形的阿拉伯先驱们,在地底下骂娘了。

看着眼前一脸尴尬的大胖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三门60MM的轻型迫击炮就够了,炮弹也不用太多,十发就可以,另外再找几部手机,带到这里来。”

“好的,我这去安排。”胡维德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晃动着肥胖的身躯离开。

“黑桃7,你不会想用迫击炮就把候赛因炸死吧。”图拉姆迫不及待地问道。

“笨蛋,要是直接把候赛因炸死到省劲了,用迫击炮只是想把候他轰出来。对吧?黑桃7。”威廉抢先回答。

“黑桃2说的没错,但也不完全对,迫击炮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敲山震虎,我可不敢奢望能把他炸死。第二个作用就是重创敌人,打乱他的部署,牵制增援部队,方便狙击手撒退,每天炸他一次,连炸三天,他肯定会露出破绽的。”我对大家解释。

“哈哈,我明白了,这也算是纳什中校讲的暗渡陈仓吧,连续挨三天炸,候赛因虽然警惕,但他不会想到迫击炮只是详攻,真正的杀招是狙击手,他的警卫躲过炮击正松懈的时候,出其不意的放个冷枪,黑桃7这招可真够阴的。”内姆旺玩着手中的廓尔喀弯刀笑着说。

“亚拉尔,你过来。”我对亚拉尔招了招手,打开DV对他说“百货公司、清真寺、公寓、办公大厦方圆800米视距开阔的制高点上,都铺上深色的地毯,现在就去吧。”

沙菲伊又用阿拉伯语说了一遍了,亚拉尔点点头,准备去了。

“障眼法吗?”汉斯冷着脸问了一句。

“嗯。”我应了一声。

两个小时后,胡维德带人开车回来,几个伊拉克年轻人,抬进几个木箱子。我一看好家伙,伊拉克的反美武装真的是没人材啊。迫击炮都是新的,还没拆包装呢!

图拉姆和红桃A上前把箱子打开,法国布朗特60MM轻型迫击炮那绿色的炮身呈现在大家眼前,油漆都是新的,炮身、炮架、座钣及瞄准具一应俱全。

“这可是好东西啊,只是炮弹少了点。”图拉姆笑着打开装炮弹的木箱,两个木箱里,16个“小胖子”安静地躺在里面。

“OK,大伙来分一下工,红桃A、黑桃2、梅花3各带两个人,从三个方向负责远程炮击**中学,我和梅花5、方块10去**中学附近寻找最佳的狙击点,炮击定在巴格达时间晚9点整,记住,每组迫击炮只能发射一发炮弹,打完即刻从地道撤回来,不要和敌人接触。”我给大家安排完任务,众人分头忙碌开。

再次研究了一番费卢杰地图,三组人全副武装跟着胡维安排的向导出发了,相比之下,我和汉斯,尼禄三人则是轻装上阵,只带自卫手枪,胡维德给我们找来飘逸的阿拉伯长袍,白色的包头巾再扎上驼毛头箍,简单地乔装,胡维德亲自开车载着我们向着城北进发。“放心吧,费卢杰旅不会查满员的车辆。”胡维德在车上笑着给我们打包票。

上个月(2004年4月)费卢杰的抵抗者曾同美军激战三个星期,昔日的美丽小城已经被推向地狱的边缘,抵抗最为激烈的城南几乎都成了黑色的焦土,死气沉沉,入眼皆是残垣断壁、满目苍痍,在被美军炸毁的废墟上,悲愤无奈的伊拉克人在重建家园。费卢杰是逊尼派的圣城,白天的大街上也鲜有女人,即使碰到一两个,也是从头到脚裹着黑纱,只露一对麻木冷漠的眼睛,那对眸子里看不到丝毫的生气和希望。现在费卢杰最为繁忙的就数清真寺了,饱经战火摧残的伊拉克人回到费卢杰第一件事就是走进清真寺,虔诚地祈求真主庇护他们的家园。

“真是造孽啊!费卢杰人的表情比你的脸还冷漠。”我扭头对汉斯说,汉斯眨眨眼睛算是回答。

“天杀的,美国佬。”一贯温和的方块10尼禄也咬着牙狠狠地骂道。

费卢杰城并不大,在接近城北的时候,胡维德把速度放慢了下来,开始远远地围着**中学兜圈子,我们三个人则仔细地打量着街道上的建筑。

乘着卡车的费卢杰旅士兵,在街道上巡逻,向行人散发着传单,大概还是为了大桥上的美军吧。有一次几乎要拦住我们了,我手里一直握着上了膛了M9,心都吊到嗓子眼儿了,万一败露,能多杀几个就多杀几个,这帮荷枪实弹的士兵可不是我们三把手枪能应付的,我在心里劝慰自己,胡维德把脑袋伸出窗外呜里哇啦说了一大通,费卢杰旅的士兵们一摆手放我们走了。

拭去额头上的汗水,我深有感触地说:“妈的,看来这种偷偷摸摸的事,不太适合我。”

“没事的,费卢杰是我们的根据地,**军在这里就是鱼入大海,这个比喻还是你们中国的毛**说的。”胡维德扶着方向盘扭头对我笑了笑。

“呵呵,你们学过游击战。”我笑了笑。

“当然了,先知穆罕默德教导我们,‘求知,哪怕远在中国。’毛**的军事著作在伊拉克比迫击炮还要多,哈迪达司令一直在学习研究,还有《孙子兵法》,不得不佩服,你们中国人很厉害。”胡维德树起了个大拇指。

我一笑置之,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做为一个有家难回,随时可能丧命的杀手,最能让我高兴的事,莫过于别人对祖国的认同和赞誉。

回到住所后,三人迫不及待地换下羊膻味很重的阿拉伯长袍,我又去洗了把脸,费卢杰的夏天的确够热的,却不及我内心的躁热。已经八点多了,市内数十个清真寺悠扬的祈祷声,汇聚成流,一波接一波灌进我的耳朵。由于断电,如果再有高音喇叭就极像雅加达了。真是造化弄人啊!如果……

“黑桃7队长,想什么呢?”胡维德看出我面有异样,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你的人都就位了吗?”我没把心事向他分享,淡淡地反问道。

“他们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就位,现在只等利剑出鞘了。”胡维德看了手表对我说。

我坐到地铺上,不再说话,把AT1-M24狙击步枪小心地分解开,重新做了一遍保养,汉斯阴沉着脸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有尼禄卷起毯子,进了隔壁房间做祈祷。

九点。远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三发炮弹几乎同时响起,震的门窗上的玻璃“嗡嗡”作响,甚至脚下也微微颤抖着。随即,市区内响起急促的警报声,街道上执勤的军用卡车,狼狈地向北驰援。

和军队的慌乱相比,街道上的行人反而比较平静,甚至在路上的孩童都没有停止游戏。我站在窗台边观看着,从两伊战争,到海湾战争,再到美伊战争,二十多年来,战争伴随着一代伊拉克人从婴儿到长大**,伊拉克人对这一切已经习惯了,战争和死亡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同去清真寺做礼拜一样。

这时胡维德的手机响了,胡维德紧张地接了起来,我和汉斯都关注着他的表情,挂了手机后,胡维德的神情亢奋起来,一下跑过来,来了个熊抱,“啊,哈哈,黑桃7队长,我太感谢你们了,这次炮袭至少让第一营死伤20多个,两发全部打进营部,一发炸毁了一辆卡车,这帮卖国贼得到了惩罚。”

“好了,胖子快松手。”我胳膊一用力,从他的汗臭中挣脱出来,心里暗骂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而且他的话水分极大。

一个小时后,九个人都回来了,虽然个个都是灰头土脸的,但都没有受伤,我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胡维德满面春风地上去帮他们掸去身上的泥土。

“该死的,我讨厌当老鼠。”图拉姆推开胡维德,谢绝了他的好意,脱下作战服,露出像岩石一样的肌肉。

“梅花3,你就知足吧,钻地洞也比挨炮弹的强。”威廉洗了把脸出来调侃道。

“胖子,我们要吃肉,喝酒,别他妈的再拿大饼和黄瓜来糊弄我们。”图拉姆翻着白眼珠冲着胡维德发炮,引来几人的随声附和。

“朋友们,这个要求我一定满足你们。”胡维德说完屁颠屁颠地向外走了。

“胖子,酒就免了。”胡维德快门时,我喝住了他,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候,酒这玩意别坏了大事,而且我们中有**是禁酒的。

图拉姆无奈地耸耸肩,做了个鬼马的表情走开。

胡维德现在待我们就像供财神爷一样,在物质严重匮乏的情况下,还是帮我们搞了不少的牛羊肉,让大伙解了解馋,不过却让普拉达和内姆旺两个印度教徒大为不满,他们是不吃牛肉的,胡维德只好连连道歉。

第二天,费卢杰的大街小巷上贴满了海报,声讨费卢杰旅为虎作伥的可耻行为,痛斥其在国家危难关头,不抵抗侵略者,反而**残杀义军,出卖民族利益,并要求费卢杰旅的士兵即刻放下武器,脱离傀儡政府的管制,加入到抵抗者的行列,放下武器的士兵只要到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尔·萨马拉伊清真寺,(该清真寺在上月的战斗中被美军炸成废墟,炸死40多名平民)当众宣读忏悔书,真心悔过,可既往不咎,否则自己和家人将遭惩罚。

一时间,费卢杰旅的士兵人心惶惶,据胡维德讲,海报引起了更多民众的共鸣,费卢杰旅辛苦建立的秩序被搅得一团糟,执勤的士兵把揭海报当成了首要的任务,还要防着小巷里飞出的石头。

而9点钟的炮击却很顺利,只是变换了发射位置,费卢杰旅忙得焦头烂额,无暇应付,三组人马从容地撤了回来。

晚饭后,我看了胡维德拿回的情报,把大家召集到一块,吸了一口烟,我看着众人,正色道:“从胖子的情报上看,两次炮袭已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费卢杰旅第一营,已经死亡十多人,受伤者四十多。今天,费卢杰旅已经有二十多名士兵脱下军装,明天会更多。而老狐狸仍然龟缩在**中学堡垒里面,他知道是游击队所为,不会对他造成生命危险。迫于临管会的压力,他也不敢临战逃脱。现在费卢杰旅查的更紧了,大家要千万小心,红桃A,黑桃2,梅花3,现在还剩下十发炮弹,明天你们要全部打完,位置吗?就去昨天发射的位置,要精准点,记住,明天炮击的时间定为7点钟,提前两个小时,明白吗?”

“明天美军会不会增援这里?”威廉眨巴眨巴眼问道。

“应该不会,我们把桥上的美军全干掉,海军陆战队也没有进费卢杰,只是给费卢杰旅施加压力,这样的爆炸,在巴格达、拉马迪、基尔库克每天都发生,而现在纳杰夫战事正酣,美国人也无暇分身,下个月底,就要移交主权了,美国人也不希望在这个敏感的时间,再踏入费卢杰。不过费卢杰旅却向临管会汇报,说是遭到游击队的炮袭,或许美国人会派一队特种兵过来,所以明天千万要小心,事先要侦察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使用手机。”这个问题我早想过,停顿了一下,我又补充道:“灵活点,能不能杀死候赛因,就看明天。”

大伙一听明天可能遭遇美国特种兵,顿时各式各样的表情纷纷呈现,毕竟我们这些人出道以来还没有与高手过过招,上过战场的人,好多都有一种怪毛病,就是喜欢挑战强者,并战胜对手,来证明自己比对手更优秀。于是有的兴奋,有的舔嘴唇,有的忧心仲仲,有的沉默,还有的咬牙切齿,而普拉达则额头见汗,不用问,这小子胆小的毛病又犯了。本想提示大家别轻敌,但看到普拉达的样子,我有些后悔,也许不该吓他。

“别紧张,美国人和我们一样,都怕子弹,而且他们也不一定来。”我扔给普拉达一支香烟安慰他。

“嘿嘿,美国佬来了正好,让他们尝尝我南非钻石的滋味。”图拉姆舔着嘴唇笑着说话的样子,就好像面对一个迷人的**。

“小心让人家把你的肠子扯出来,再从你**里塞进去。”内姆旺给图拉姆泼冷水,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FUCK YOU。”图拉姆恼羞成怒,抓过普拉达的烟头扔了过去,内姆旺一闪身躲开了,图拉姆张开双臂凶狠地扑了上去,内姆旺仗着身体灵活,上窜下跳,并不时地给图拉姆两下子,气得图拉姆“哇哇”大叫,但是图拉姆的身体优势太明显了,身高臂长,挨了几下后,硬生生地把内姆旺逼向了墙角,眼看一场肉搏战再所难免。

“黑桃K VS 梅花3,赔率一比二,有没有人下注。”威廉见此情景,扯着大嗓门,开出盘口。

“我押一万美金,赌梅花3羸。”红桃K巴克力也不知从哪找的笔和纸,写了个欠条,给了威廉,其他人也纷纷效仿。

妈的,这些家伙,在小岛上闹惯了,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一时吆喝声此起彼伏,吵杂声如同地下拳赛。胡维德的脸色难看起来,毕竟费卢杰现在可不太平啊,动静闹的太大,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扭头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停止这场闹剧。我会意,拔出STRIDER D9,手腕一用力,军刀从二人中间穿过,钉在墙上的挂毯上,刀柄还在颤动着,二人的身影急速分开。

“游戏结束。你们两个王八旦既然这么有精力,那今晚的暗哨就包给你们了。”我走上前去把军刀拔下来入鞘,对二人淡淡地说。

内姆旺做了个鬼脸,图拉姆则不服气地说:“黑桃7,你太鸡婆了吧,我们只是热热身,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鸡婆。好啊,那你来安排,我还乐得清休,滚。”我佯怒道,抬脚踢在图拉姆的屁股上。

“OK,你是BOSS,你说了算。”图拉姆拍拍屁股,摊开双手走开了。

房间重新归于平静,我调好闹钟,抱着枪合衣睡去。来了伊拉克后,人不离枪,已经成了习惯,在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里,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而枪给我的安全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睡觉时可以没有枕头,没有床铺,当然也没女人,但绝不能没有枪!!

4

第四节 真主利剑(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