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九节 难熬的一夜(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节 难熬的一夜(下)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3 18:37:32

内姆旺先出去警戒,我们四人才陆续出了地道。这是宗派法庭地下室的一个小房间,地道口就在墙壁的中部,被一排敞开的文件柜挡着,地道口的木板就是文件柜的背板。地上散落着纸张,房间门也虚掩着,门锁处也被霰弹枪轰了个洞,宗教法庭绿幽幽的很冷清。看样子是无人问津了,战争教会了纳杰夫的人远离政府和宗教的职能机构等高建筑,因为它是敌人轰炸机优先“关照”的对象。

我做了个深呼吸,集中精力,对外界的枪炮声不予理会,把M4A1卡宾枪安上消音器,再把快慢机调成单发,留下丹尼尔看守防线,书呆子这次挺老实,不声不响地待在原地。该做个了断了!我和内姆旺、威廉悄悄地摸了上去。穿过议事大厅,眼前一番破落景象,昔日不可侵犯的宗教法庭被战火粗暴地蹂躏了,破烂的桌椅,墙壁上的弹孔,楼梯上有着明显的交火痕迹,木制的扶手也有被子弹撕开的伤疤。

40°的垂直射入角说明狙击点最有可能在四楼临街的房间里,如果是二三楼,弹着点的垂直射入角还要更小。小心地绕过几道敌人设置的报警机关,三个人就像猫一样,不出一点声响,直接上到四楼。

内姆旺的杀气呼之欲出,廓尔喀弯刀早就拿在手里了,只待杀戮,闻着他刀上的淡淡血腥味,我把M4A1对准最有可能潜藏狙击手的房间,面对狙击手我不敢轻敌,最快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用枪。给威廉打个手势,让他盯住我们的后方,我俩开始慢慢的搜寻。

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是关着的,应该就在这了。内姆旺把刀也收了起来,拔出M9手枪点了点头,我开始数数,伸出第三个手指,两人一起发力,踹开了脆弱的木门,冲了进去。

以前的训练没白练,两人配合还算默契,聚精会神盯着街道上的狙击手,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了一跳,讯速扭过头来,却正好撞上我的子弹,后脑勺“咔嚓”一声就开瓢了,微光夜视镜单纯的绿色里盛开了一朵黑色的昙花。观瞄手刚从梦中惊醒,内姆旺同样用一颗子弹又让他永远地沉睡。咸腥的血水流了一地,给房间带了一丝温热,让人很受用。

“没有砍头来的痛快,便宜了这俩杂碎。”内姆旺走过去在抽搐的尸体上踢了两脚,把沾着血的M16A2和背包提了起来。狙击手用的是带AN/PAS-13热成像瞄具的沙漠色M40A3狙击枪,还有一把M1911自卫手枪,我翻过尸体,扒下防弹衣和携具,叫上威廉勿勿下楼。

丹尼尔架着PKM机枪,看我们下来抬了抬头,“这么费劲啊。”我没有理他,把防弹背心扔给心神不宁的书呆子,“穿上。”威廉又简单地教了教这个笨蛋怎么使用M16A2步枪,我看看手表,已经快午夜三点了,纳杰夫的枪声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用热像仪着观察街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无处可藏,缺点就是成像太模糊,分红节能力差,而且在纳杰夫火炉般的白天,几乎没有用武之地。此刻世界变成黑漆漆的,远处废墟里几个金色的光点在蠕动,应该是老鼠在觅食,并没有人活动的迹象。我确定没有危险,对大伙说:“只要穿插过这片贫民区就能和图拉姆他们汇合了,出发吧。”

“黑桃7,咱们是不是调整一下战术,被人撵得和狗一样,这种窝囊气真他妈的受够了。”丹尼尔发着牢骚,内姆旺点点头,也认同了这个观点,威廉没有表态。

想起差点让坦克炸成齑粉,我也窝火,又瞪了一眼书呆子狠狠地说:“是该给这帮孙子制造点麻烦,附近哪里能找到汽油?”

书呆子想了想说:“汽油好找,纳杰夫家家都存的有汽油。”

“那就走吧,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我咬咬牙冲出宗教法庭。

仗着狙击枪的热像仪,这次我当尖兵,虽然每次狙击行动,都是我这个观瞄手在前开道。但今晚的气氛太诡异了,而我们一直处于下风,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街道上凉风一吹,不由的遍体生寒,热像仪里每一个光点都让我万分紧张。我忍不住吻了吻狙击枪,暗道一声“保佑”。

穿过贫民区时,三个发光的人形差点让我开火,内姆旺悄悄摸过去,原来是迈赫迪军民兵,他们告诉我们,前面发生枪战,又有一队美军搜索队上去增援。

坏了!图拉姆他们有麻烦,大伙马上加快脚步,三个民兵也跟了上来。

但是没找到汽油,根本不是书呆子说的那样家家都有。丹尼尔正要发火,民兵呜里哇啦说了大通,书呆子翻译了过来:“有钱人家门口都有发电机,那里有汽油。”有了民兵的帮助,终于在一家“豪宅”偷了几桶汽油。丹尼尔“顺便”从一家建材店里扛了一箱子铁钉子。

“用钉子干吗?”书呆子诧异地问道,丹尼尔笑了笑没回答。

“黑桃Q,你真是个混蛋,这也太不人道了吧。”内姆旺猜出点眉目,做了个你知我知的表情。我一拍脑门也明白了,和手榴弹配套用的,增强杀伤力。这个混蛋,够毒!

“嘿嘿,这下有搞头了。”威廉也笑着释然道,书呆子和三个民兵还是一片茫然。

由于记挂兄弟们的安危,我心急如焚。战场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我们火速前进。穿过两个街区,空气中的火药味渐渐浓了起来,忽明忽暗的火光和枪声告诉我们接近火线了。

图拉姆所在的区域街道和巷子四通八达,多呈“井”字形,像蜘蛛网一样,我断定他们触敌后,会边打边撤到坦克和战车火炮的死角,听枪声也是M4、AK和米尼米M249,并无更重的火力。果不其然,我一露头,便看到一辆“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停在大街上,转动着炮塔,堵在巷口,侧翼和后方还有几个散兵,远处是“布雷德利”战车。

“怎么样?”我刚缩回脑袋,内姆旺就焦急地问道。

“不太好,战车堵住路口,他们可能被围住了,这要不是个居民区,美军早就开炮了。咱们必须给他们减压,帮他们撕开个口子。”我拿出地图,开始部署:“黑桃Q,你带两个,折到西边的商业区的口子上,准备好燃烧弹和手雷,等待美军搜索队。其他人跟我向东300米有个巷子,咱们迂回过去,就从这里下手,由于联络不上图拉姆他们,为防止误伤,接近中必须表明身份,先向美军开火,吸引美军火力,边打边引美军进入伏击圈,明白了没有?”我又看了一眼三个民兵。

书呆子翻译了过去,民兵们似读非读地点点头。丹尼尔带着书呆子和一个民兵扛着钉子和汽油离开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五个人抄小道交替掩护着向美军的背后插过去,突然“嗵嗵嗵……”一阵沉闷的枪声让人心惊肉跳。

“是老干妈(M2HB勃朗宁.50重机枪),黑小子处境不妙。”威廉肯定地说。

“那就快走。”我急速跑了起来,必须先干掉重机枪,.50机枪的杀伤力是极其恐怖的,近距离的巷战中挨一枪估计就挂了。

在勃朗宁的咆哮中,我率先赶到,一辆M1114装甲增强型“悍马”,四米七长、二米二宽的车身恰似钢铁掩体,四五名美国大兵依托“悍马”和墙体打着点射,和车内机枪手操作的“老干妈”形成一道密集的火力网,封锁了通道,别说是图拉姆,就是老鼠也过来,整个巷道被枪口焰和曳光弹的弹痕映衬的十分诡异。

顺便说一下,美国人真的很有钱!M1114的车门上都挂着防弹衣。可惜这帮阔少爷们忽略了背后的危险,给了我们机会,我打了个手势,内姆旺、威廉和两个民兵各自进入战斗位置。

不到二百米的距离,射击诸元可以不计,M40A3狙击枪又有消音器,所以我不用担心对方的重点“关照”。我躲在一个墙角里,用站姿把美军机枪手锁定在瞄准镜的十字里,搂动板机,肩膀轻轻一震,“咻”的一声,子弹击穿机枪手的防弹衣,尸体向前一载,继而滑进“悍马”车里。在老干妈闭嘴的同时,威廉内姆旺也向敌人开火了,两个民兵哇哇大叫着扣动板机。

死了两个,美国大兵才意识到被人偷袭,剩余的士兵纷纷向车头和车尾跑去。美军不愧是久经沙场,背腹受敌的情况,也向我们还手了,几发子弹从狭窄的巷子里挤了过来,打在墙上的声音就和炒豆子一样,溅起无数的水泥渣子,打的我脸生痛。被老干妈压制的AK47和米尼米M249又响了起来,扫在悍马车上,“当当”响。趁这个时机,威廉和内姆旺发射了两枚枪榴弹,一阵闪光,把巷子照得如同白昼,爆炸过后,中了招还活着的美军惨叫连连,两个民兵对美军是恨之入骨,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要痛打落水狗。

“这些家伙真是疯子。”威廉边说边滑动M203枪管,抛壳再次装填。

也就半分钟,沙菲伊便从悍马车后边钻了出来,在惨叫的美军身上补了两枪,身后是图拉姆,他还背了个人。

难道…… 我的心里立时“咯噔”了一下,我对内姆旺说了句“掩护我,你们带梅花3去汇合点,我断后。”冲出掩体迎了上去。 跑出去四五十米,我看清了,图拉姆背的是颂查,颂查咬着牙,极痛苦的样子,可汉斯呢?

“快走,快走,方块6受伤了,梅花5没事,阿齐兹和他在一起。”图拉姆也看清了是我,奔跑着简单地回答了我的疑问,我的心跳立时缓了下来,顾不得查看颂查的伤势,摆手让图拉姆赶紧撤退。

“别捡了,你这个傻B。”沙菲伊一边骂两个捡枪的民兵一边向侧翼开火。妈的,增援来的好快,扭头看到图拉姆已经被威廉接应住,拐进巷子撤退了。我急忙叫沙菲伊撤退,沙菲伊狠狠地打出一串长点射,急速跑了过来,两个民兵同样是打个点射,紧随其后。

路面又开始震动起来,美军战车开动了。我脚下加力,跑得两耳生风,眼前有条横着的巷子,由于后有追兵,不能跑直线,我急忙叉了进去,沙菲伊和一个民兵也拐了进来。

“这边,这边。”沙菲伊急忙喊另一个狂奔过了头的民兵,这个家伙一个急刹车,向我们跑来。突然,他的腰腹血肉翻飞,接连两颗子弹把他拦腰切断,上半身飞了出去,肠子内脏撒的满天飞,巷子里爆出的血腥味、臭味再加上难闻脏息令人作呕,民兵眼看是没救了。“嗵嗵……”的声音又响起来,老干妈重新开张了。

我还没来得及唏嘘生命的脆弱,“啊……”另一个民兵红着眼叫嚷着,要冲出去为弟兄报仇。我和沙菲伊赶紧拉住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由于巷子可能都有机枪封锁,我们只好蹿上房顶,弯腰向埋伏圈前进。

为了达得预期的效果,我把消音器卸了下来,在战车的死角,向美军放冷枪,滞迟了美军步兵的步伐。拐上一条弯曲的巷子,沙菲伊出去侦察,美军留下两辆战车抢救伤者收回尸体,一辆“艾布拉姆斯”和一辆“布雷德利”带着十多名步兵从主干道上追了上来,想再把我们网住。

民兵咬牙切齿领着我们钻来钻去,还时不时地拐出去,向主干道上的美军搜索队放一枪,气得战车暴跳如雷,引擎轰鸣着,主战坦克的炮口更是一直瞄向居民区,恨不得让我们人间蒸发。

五六分钟后,接近商业区了。为贪图几个小钱的商人们,度过心惊肉跳的一天,已经进入了梦乡。商业区的大门是带**宗教风格的拱形门,有五米多宽,仅能容纳一辆战车通过,可以很好地把战车卡住。

这场戏的关键在于美军上不上当,为了把戏做足,我们三人只好倚着商业区的楼房再朝美军开火,但这次却招来“布雷德利”和步兵的还击,怒吼的“大毒蛇”M242机关炮直接把楼房坚固的承重墙撕了个口子,砖头块纷纷扬扬地从天落下,我的脸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虽然不太痛,但温热的鲜血却流了出来,进了嘴里一股淡淡的咸腥味。

我嘴里就像吃了“跳跳糖”,腮帮子有节奏地隐隐作痛,三人急忙退到商业区的后门,趁沙菲伊和民兵藏在掩体后还击的空档,我拧开水壶胡乱在脸上冲了一下,扯开急救包里的密封袋,拿出一块10公分见方的抑血绷带压在伤口上,“咝”,痛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到半分钟血被止住,美国佬的东西还真不赖。

沙菲伊过来向我点点头,美军入套,脚下的强烈震动说明了美军很生气,要不是怕误伤平民,早就开炮了。我笑了笑,伤口又是一阵抽痛,贴在脸上的绷带很不舒服。我对沙菲伊说:“撤吧,咱们再绕回去看场好戏。”

刚走两三分钟,就听到一阵惨叫,凄厉的哀嚎声让人同情,但我们却不能原谅他们,这是战争,这种遭遇不在他们身上,就要轮到我们头上。

走出胡同,迎面扑来烤焦的肉香味,尽管这是人肉,但确实很香,就像伊拉克街头的“卡巴巴”烤肉串,闻者食欲大振。简易燃烧弹起了作用,美军叫喊着开始帮“人肉串”灭火,火焰伴着浓烟漫延开来,这个商业区恐怕就要变成火窟。民兵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神兴奋,跃跃欲试,又想去痛打落水狗了,我再一次拉住了他,这家伙挺倔强,嘴里哇里呜啦个不停。

再次响起的爆炸声才让他闭了嘴,手雷炸飞的铁钉像子弹一样飞得到处都是,商业区对面临街房的卷帘门和玻璃被钉子钉穿,“叮当”直响,惨叫声如同鬼哭狼嚎,简直不是人声。想想丹尼尔的手段,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幸亏不是敌人,这个混蛋太狠毒了!先是汽油烧,吸引车组人员下来救火,再用钉子杀伤。

“噌噌”从楼顶滑下三个人来,正是丹尼尔书呆子他们。“快走,美军的救援就要到了。”丹尼尔说着向汇合点跑去,六个人狼奔豕突中,天色就快发白了。

(来吧朋友们,推荐+收藏)

4

第九节 难熬的一夜(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