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十一节 兄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节 兄弟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4 18:31:41

纳杰夫的太阳即使在早上也十分恶毒,刚蒙上的面罩,就紧紧地粘在脸上。传进耳朵的枪声说明新城的战斗还在继续,迈赫迪军没有夜视仪,白天才能奋起反击。天空中偶尔传来直升机的轰鸣,搞的我们挺紧张,但美军好像很有默契,并不过来骚扰老城区,巡逻的民兵依旧我行我素。

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带着疑虑来到昨天的据点,复仇者们已经到了,看到人家身上都不带伤,我不好意思地摘下湿热的面罩,海因茨看到我脸上的绷带笑着说:“看来纳杰夫很喜欢你呀!虽然只有一夜,却让你不能忘怀。”

我搔搔头解嘲道:“是啊!它太热情,昨晚真他妈的刺激……” 这时空中传来一阵轰鸣,海因茨刚起身要去外面察看。

“空袭!!”一个民兵在楼上大喊道,话音刚落房屋就摇晃起来,紧接着就是几声巨响,震的脑仁生痛,三条眉毛飞快地掀开地道的暗门,跳了进去,大伙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地道。

这个地道并无第二个出口,看来就是防空用的。地下室的灯泡惊悚地摆动着,想要挣脱电线的束缚,大家呼出的热气却带着刺骨的寒意,我能听到二十多颗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轰炸还在继续……

“美国人都这样,吃不得一点亏。”震动过去后,海因茨带头出了地道,又问道:“你们昨晚消灭了多少美国佬?”

“连死带伤二十来个吧。”

“喔,还不错。”海因茨从容地上了楼,我用手拂去头上的灰尘跟了上去,两架A-10“雷电”攻击机已经远离了城市上空,两对大腰子在天空中拉出四道淡淡的白线。纳杰夫就像刚刮过一阵沙尘暴,灰蒙蒙一片,但沙尘暴不会带来死亡和哭泣。灰尘中浓烟四起,哀鸿遍野,满身是血的平民在残砖破瓦中控掘着自己的亲人,从掩体中爬出来的民兵愤怒地对着天空浪费子弹。

“杂种,连空军都出动了,不过还好,阿里清真寺方圆200米内没有遭到轰炸,也算他妈的有点分寸。”海因茨把望远镜递给了我。

“操!”我脑袋“嗡”的变成一片空白,诊所附近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颂查还在里面呢!!我扔下望远镜就从二楼跳了下去,其他人都跟了上来。我用生平最快速度跑向诊所,此刻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诊所附近的闹市区成了人间地狱,残体断肢惨不忍睹,到处是疯狂哭喊的平民。涂有“白底红十字”和“白底红新月”标志的房顶已经塌下来了,掉下的楼板压着几具尸体,离弹坑最近的半具尸体已经炭化,发出阵阵的焦臭,脑袋砸碎的民兵还抱着一挺枪管弯曲的苏制“德什卡”12.7毫米重机枪。我顿时眼就红了,大伙愤恨地看着残垣断壁无从下手,“挖呀!!用手挖!”我狠狠地在威廉、丹尼尔的身上踢了两脚,大伙才缓过神来,放下枪开始搬砖头和水泥块。

“方块6,方块6。”五分钟后,图拉姆和汉斯发现了颂查,水泥横梁正好压在他的胸腹上,原本黑黄色的脸变得惨白,已经奄奄一息了,大伙急忙把横梁抬起,“哇”地一口鲜血顺着他的口鼻喷了出来,还带着绿色和黄色的体液,图拉姆把他平放在门板上,注射了一支吗啡。

我的拳头紧攥,我们都学过急救,心里跟**似的,他的肋骨至少折碎五六根,肝脾俱裂腹腔内大出血,即使有最好的设备和医生也救不活他。看着一个兄弟在我身边就要慢慢死去,我却无能为力,心如同被刀砍了一半,心痛得我发抖。

海因茨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他上前查看了一番,无情地摇摇头,冷冷地说:“趁他还清醒,看看他有什么遗愿吧。”

他的话如同冰水注入我的血管里,身子不由自主地晃了晃。图拉姆给颂查点了一根烟,声音颤抖着说:“混蛋,你他妈的给我起来,你还没教我泰拳呢。”

颂查惨淡地笑了笑,烟掉在地上,我急忙又捡起来,塞进他嘴里,抓住他的手,看着他逐渐扩散的瞳孔,心如刀绞,我如果不让他来纳杰夫,他就不会死了。负罪感像块千斤巨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威廉干脆闭上眼睛背过身去。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愧疚像烈火一样熏烤着我,嗓音都沙哑了。

“不不……黑桃7,你们不用难过,我悟道了,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在追求错误的东西,对仇恨的执着,只会产生更多的的仇恨,痛苦不是永恒的,仇恨也不是永恒的。谁也不要帮我报仇,哈……咳……”颂查笑着又咳出血来,身子挺了挺抓紧我的手,吃力地说:“我……我想我到站了……我爱纳杰夫,黑桃7,记住,慈悲是你最好的……最好的武器。”颂查的手突然松开,眼睛里最后的一点生命光华也消失了。

我一拳把门板打个洞穿,眼睛里雾气腾腾,帮颂查合上眼皮后。看着图拉姆和威廉在低声抽啜,我大怒道:“都他妈的闭嘴,男人流血不流泪,别和个婊子一样。美国佬以牙还牙,我们就以血还血!”但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挂了我一脸。

“都他妈的是你害的,你不让他来,他能死吗?”图拉姆重重一拳把我打飞到废墟上,我还没爬起来又吃了两脚,我愤怒中急忙翻滚一腿横扫将他绊倒,骑在他身上狂风暴雨地一通臭打,身后又有一脚把我踹翻,丹尼尔接在图拉姆身上踢了起来,内姆旺和威廉一起把丹尼尔扑到,最后沙菲伊和汉斯也加入战团,混战直到七个人精疲力竭鼻青脸肿为止,都躺在废墟上喘着粗气。

脸上的伤口又开裂,血水渗了出来,我咬着牙揭掉绷带,任赁腥咸的血水流了一脸,身上的痛疼让我好受一点。威廉把烟挨个分了一圈,大伙都沉默着,在淡淡的烟草中寻找一丝麻痹。

书呆子和阿齐兹站在外边傻傻地看着,海因茨抱着MG36坐着街道上悠闲地抽着雪茄。不知何时贾法里也来了,看着颂查的尸体,站在废墟边上不知所措,直到我整支烟抽完,才讪讪地开口:“队长,对于这位朋友的遇难,我的心情十分沉痛,希望您能振作起来……”

“行了,别废话,有什么就直说吧。”图拉姆打断了贾法里的话,贾法里干咳了一声,接着道:“今早上你们的建议,首领已经做了批示,如果确实能杀伤美军战车,我们愿付100万美元的报酬……”

“FUCK,我兄弟死了,别跟我谈钱,钱再多也买不回他的命。”丹尼尔把烟头狠狠地摔在地上,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道:“上尉,我兄弟只有一个遗愿,先让他入土为安吧。”

“好好,我这就安排。”贾法里对书呆子耳语几句,后者勿勿离去。

我走到颂查的尸体旁蹲下来,把狗牌拽了下来,握在手心里,喃喃地说:“愿你脱离六道轮回,早登西方极乐世界吧。如果佛不肯收你,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大伙站立在尸体旁,久久无语,不知谁喝了一声“通杀。”大伙伸出拳头在颂查尸体上方垒成一个圆圈,歇斯底里地齐声大吼:“通杀。”这一刻,我的眼泪又地流了下来。

新城区方向的枪炮声更加激烈,红了眼的民兵在和美军拼死巷战。海因茨告诉我,美军的轰炸至少造成400多死伤,民兵只占十分之一,A-10攻击机用的是MK-80常规炸弹,目标多是有“红十字”和“红新月”标志的医疗机构。

我猛然一楞,“难道……”。

“没错,美军相信昨晚有一股职业军人或是雇佣兵在城内作战,而且有人受伤,所以才轰炸医疗机构。”

我顿时恍然大悟,零星交战一个多月,迈赫迪军的招式美军一清二楚,晚上迈赫迪军很少会主动出击,而且能把美军搞得那么狼狈。昨晚颂查受伤定有美军目击,我们撤回来时又被人跟踪。美国人处理信息果然很快,但为何昨晚巷战没有美军武装直升机掠阵呢?我把这个疑问提了出来。

海因茨笑了笑:“这不奇怪,因为昨晚的‘阿帕奇’很忙,看到贾法里的胳膊了吗?他们和敢死队去偷袭了美军的补给车队,虽然死伤不少,但却给我们争取了时间。”我立时有一种失落感,原来活着回来是侥幸的,还搭上颂查一条命。心中的哀伤愤恨失落愧疚搅得我有点难受。

海因茨猜出我的心思,淡淡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别气馁,我们的对手可是世界头牌,想报仇就慢慢来,有作战任务,刚才贾法里没敢打扰你,等你忙完了咱们制定一个复仇方案。黑桃7,这就是战争,伊拉克就是这样,人命贱如猪狗。还记得昨天我给你说过的话吗?”

我的眼神瞬间暴出杀意,直视海因茨,冷冷地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昨天我没退出,今天就更不会,我们能输出去,就能连本带利赢回来。”

海因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嘿嘿,咱们都是一种人,都是他妈的一种人!你知道在哪找我。”说完离开了。

我没来的及回味海因茨的话,书呆子便带来一个阿訇模样的人。图拉姆悲痛地帮颂查擦净身体,换上克番(白色殓衣),民兵抬来一副棺材,当棺板盖上后,大伙决然地扛起了棺木。

“真主减去他的负担,带去他的灵魂吧!赦免一切的主啊!怜悯和祈福的主啊!看在他美德的份上,原谅他所做的罪恶,他本是为了死去的人而来……”阿訇按**教的仪式唱颂着,我在心里默默祷告:“安息吧!兄弟。”

当最后一铲土拍在坟茔上,“鸣枪!”我大喊一声,七个人举枪三射,冒着蓝烟的弹壳撒落坟头。它向纳杰夫人证明,坟墓里长眠着一名战士。

海因茨说的对,血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一旦流了,就不会停止。

如果说小岛上的血腥训练,挖掘出我们内在的杀戮本能,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那颂查的死就是在我们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经过战友鲜血的洗礼,杀戮不仅为了生存,还为复仇。

我站在颂查的坟前,杀气澎湃悲愤难平,额头上的青筋跳动,牙齿咬的“咯咯”响。现在任何言语都是废话,死人也不相信眼泪。我走到队友们面前,疾言厉色道:“从现在开始,谁他妈的都不能受伤,这是命令!明白没有?”

“明白。”

“明白就给我收起眼泪,血债只有血来偿,只有懦夫才会流眼泪!”我一把封住威廉的领口吼道。

“黑桃Q,你跟贾法里去吧,你最好造的那东西威力大点。其他人跟我回据点,有作战任务。”

再看一眼孤零零的坟头,大伙愤然离去。颂查的死为我们敲响警钟,也为期待有惊无险熬过一年的美好愿望注入变数。身在战场,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人是很奇怪的,思想也是复杂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却不是世人皆可做到,更不会事事都能换位思考做到将心比心。我现在开始理解海因茨和复仇者了,一群为追逐利益不惜杀人越货的雇佣兵成了复仇的武士,是该死的战争催化了人性的升华!

有了复仇者的参照,我开始设想我们的结局,设想自己的终极归属。在芝槟榔监狱里我本该枪毙的,却又鬼使神差地逃出生天,在小岛上为了生存,每天拼命训练,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可现在呢?威廉把M4卡宾枪的快慢机拔来拔去,汉斯冰冻的脸上渗出杀意,图拉姆瞪红着眼……

一瞬间一股寒意传遍我全身。死,一个可怕的字眼,也是谁都无法回避的结局,它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颂查的死根本原因在我,是我让他来的,而他却死了。是我让他成了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而后续的发展必然是一种结局---又一群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复仇者。

我不敢再想下去,内疚也会让我窒息的。深吸了一口气,从身上摸索出一根烟,书呆子机灵地给我点上了,讨好地说:“队长,尽管他和我有不同的信仰,但他能来伊拉克和我们**并肩作战,按佛教的说法,这就是缘。佛教徒向善,追求终成涅盘,这位伟大的战士得以解脱了,至少对他来说战争已经结束……”

“滚。”我暴喝一声,书呆子已经被图拉姆的大脚踹飞,其他人也怒视着这个愚蠢的安慰者。

“再他妈的多说半句废话,老子让你见真主。”我从腿上拔出颂查遗留的廓尔喀弯刀,指着书呆子的鼻子骂道。

我们沉默地回到据点,汉斯第一件事就是咬着牙加工子弹,用钢锉把包里的M118子弹弹头磨尖,以增强精准度,又用钢据把一部分子弹弹头锯成“十”字,做成适合中近距离作战的炸头,沙非伊也把弹头锯成不规则的斜面,以增加侵彻力,其他人都在忙碌着,强烈的报复欲望刺激着每一个人的每一根神经末稍。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这不是杀气,而是死亡气息。房间里的空气好像不流动了,缺了氧的书呆子和阿齐兹自觉地出去值哨。

看着兄弟们的状态,我一咬牙:“血债就用血来偿吧!”迫不及待地上了楼,发现楼上只有海因茨,见我上来,他笑了笑甩过一支雪茄,“战事吃紧,哈利利的参谋刚走。”

原来海因茨是专门留下来传话的,我点燃雪茄,狠吸一口道:“说吧,有什么作战任务?”

“任务和昨晚一样,新城区伺机歼敌,反正已经打乱了,尽量拖一拖美军的攻势,顶不住了就撤回来。”

我扭头就走,海因茨从后面拍了一下我肩膀,“怎么,连个谢谢都不说吗?”

我一怔,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谢谢。

“黑桃7,你知不知道你的状态很危险,你应该冷静下来,别让仇恨冲昏了头脑,死去的已经死去,多替活着的弟兄们想想。千万不要学我们,亏本的生意一次就够了。相信我,你不用内疚,也不用自责,要怪就怪死神吧,你知道的,上帝也管不了他的事。如果没猜错的话,今天对手会是特种精锐和雇佣兵,小心点。”

我勉强笑了笑,感激海因茨的提醒,真诚地重复了一遍:“谢谢。”

回味着海因茨的话,我下了楼,带一帮沉默哀伤的杀手重返火线,躲过掠阵的直升机,钻小巷向枪声最激烈的地方赶去。

一路上枪声、迫击炮的哨声、哭喊声、爆炸声、火药味还有血迹,反复蹂躏着我的感观,看到炸塌的房屋我就想起被水泥梁砸死的颂查,眼前不时闪现出那张惨白的脸。我拼命地晃着脑袋,努力使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可惜,我做不到。

想想海因茨的话,再看看身边兄弟。我猛然发现自己迷茫了,迷茫在这血与火的城市丛林中,我不知道该怎样向纳什中校交待?怎么向颂查的家人交待?怎么向自己的良心交待?又怎么保证兄弟们的安全?深吸一口火药成分极高的空气,我拼命地想从走火入魔中挣脱出来……

“啪”,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神经质地把M4的枪口对准后面。

“黑桃7,你没事吧?”汉斯把手举了起来,冷冰冰的话里却带着关切,其他人看我举止反常也都停了下来。

威廉给我点了一支烟,我狠狠三口就吸完,浓烈的烟草带着眩晕和一丝快感直冲脑仁。我闭上眼睛努力拼凑着记忆中零碎的战术理论,只是纳什中校没教我怎样克服心魔。

又是一场徒劳,我感觉有些虚脱,浑身无力。图拉姆和汉斯交流了一个眼神,大家进了就近一座废弃的院落里,稍事休息,阿齐兹扛着RPG和书呆子留在外围警戒,图拉姆抠抠索索地掏出一支雪茄在鼻子使劲嗅着。

“麦克钮杜(MACANUDC),美国雪茄的代表作,连外包裹叶都是精选的‘康涅狄格绿荫’,一切都那么完美,只是可惜就这一支。黑桃7,我想你是最需要的,我当一次慈善家吧。”图拉姆夸张地翻了翻厚嘴唇,扔了过来。

“好你个吝啬鬼,隐藏的够深的,说!你还藏了些什么?”威廉摆出要吃人的架式。

“还有就是口香糖了,你不是拿了《PALY BOY》吗?贪得无厌!”

“你要就给你吧。”我把雪茄递给威廉。

“一支破雪茄有什么好争的。”内姆旺冲威廉翻了翻白眼,威廉立即卖弄起来:“你小子恐怕连避孕套都没用过,你懂个屁啊!雪茄不是烟,她是热情性感的美女,男人当然要争。性学大师弗洛伊德说过,男人不接吻的时候,雪茄是必不可少的。”

威廉的话把内姆旺噎的说不上话来,也把沉闷的气氛冲淡了不少,连汉斯都破天荒地笑出声来。威廉笑了笑,帮我点燃雪茄,“你是BOSS ,还是你抽吧。”看着兄弟们的良苦用心,我惭愧地说:“对不起,兄弟们,我没尽到队长的职责,是我害死了方块6……”

“这不是你的错,黑桃7,害死他的是美国佬,我一向分得很清楚。”图拉姆拍拍我的脸。

“黑桃7,我支持你。”

“队长,振作起来,让我们一起为方块6报仇吧。”

“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兄弟。”

“…………”

一张张真诚的脸,一句句暖人心的话,今天第二次感动涌上心头,我一时语塞。六只男人的大手摞在一起,“通杀”一声暴吼,小小的房间顿时激起万丈豪情。

4

第十一节 兄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