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十二节 不择手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节 不择手段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5 20:56:44

书呆子匆匆跑了进来,大伙急忙拿起枪支,进入战斗状态。“发生什么事了?”书呆子就像星爷的电影似的爆出这句无厘头的台词,搞得大伙哭笑不得。

“过来!这是在打仗,你他妈拿的什么东西。”图拉姆叫过来书呆子,从他手里夺过一份阿拉伯语的报纸。

沙菲伊扫了一眼说:“《阿尔-哈瓦兹包》(AL-HAWZA),迈赫迪军首领萨德尔主办的周报。”

“你以为看报纸就能打败美国人吗?白痴!”图拉姆说完就要撕烂,我急忙制止,让书呆子帮我读报,或许能理出个头绪来,而其他人则出去分散开建立防线。

“5月22日,西班牙驻军最后一批士兵约100人,已全部撤出伊拉克,当天下午抵达科威特后,将乘汽车返回西班牙。同时,西班牙国家广播电台的记者弗兰·塞维利亚被释放。这是伊拉克人民自去年开战以来最伟大的胜利。萨德尔说,在安拉的指引下,伊拉克终将赶跑美国人,获得胜利,越南人民能办到得,伊拉克人同样可以办得到。英勇的迈赫迪军将运用安拉赋予的智慧和勇气,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地痛击美国佬,侵略者最后还地滚出纳杰夫,滚出伊拉克,滚回老家去……”

我不得不感慨,战争真他妈的是一门见鬼的艺术!在战场上拼的你死我活,在私下里也是针锋相对,各显神通,把人类层出不穷的伎俩展现得酣畅漓沥。美国人在收买人心,迈赫迪军也在悬赏人头,在纳杰夫明码标价:打死一名美国男性军人可获得150美元,女军人250美元,活捉一名军人400美元,比黑市一枚手雷都便宜。其中还隐涩地提到对美军发动自杀式袭击的平民,家人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补偿。

只是不知道,白宫的**们看到这些又做何感想?

书呆子声情并貌地读完这份报纸,我豁然开朗。也许战争就该是这样的!当这部吃人的机器开动时,它会摧枯拉朽地毁灭战地一切文明、秩序、财富,人的生命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为了应对外敌入侵或者为了侵略别人,各个国家民族均演化出系统科学的兵法战术,比如中国的《孙子兵法》,近代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美国马汉的《海权论》。虽然现代信息交流广泛,但是民族的未必就是世界的,兵法战术尤其如此,它是民族独有的。八路军运用现代游击战术出神入化,伊拉克人就照猫画虎了。同样阿拉伯**擅长的自杀式袭击,美国人肯定学不来。再想想纳什中校讲过的《孙子兵法》,形似神不似,我们也难以洞悉其中的奥妙。

不过,《阿尔-哈瓦兹包》道出了真谛,就是不择手段!

要想在血与火中熬过这一年,必须不择手段地消灭敌人,保存自己,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说白了,就是卑鄙点、恶毒点、阴险点,在生与死抉择中,人性、道德、良心可以忽略不计。

毕竟,这是一场我们无法改变结局的战争,我们只是局中的一张张扑克牌!

“队长,真主保佑我们,西班牙已经撤军了,最后所有侵略者都会滚回去,我们一定能打的赢。不管是一千年还是一万年,不管是蒙古人,还是英国人、美国人,伊拉克还是伊拉克。”书呆子说着挺直了瘦弱的身躯。

沉思了一会,复仇的欲望促使一个邪恶的想法产生了,我缓缓地说:“我看你们未必能结束这场战争,战争只会把你们终结。”

“不会的,不会的,伊拉克有两千四百万人,美军才十几万……”

“那现在呢,你们打赢了吗?看看今天早上,是不是美国人还在轰炸纳杰夫。”我停了一下,盯着他的反应,书呆子一时语塞,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现实点吧,你知道西班牙为什么撤军吗?不是因为迈赫迪军,也不是因为你们抓了那个记者,是因为马德里的3.11大爆炸。你再看看伊拉克除了纳杰夫、费卢杰、巴格达,还有多少**在抵抗,伊拉克真是没希望了,大多数人是没血性的,能苟且偷生像狗一样活着,也没勇气像人一样面对死亡。”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偷眼一瞄,书呆子的脸上挂不住了。

“伊拉克是有一部分人麻木,但绝不缺乏血性。”书呆子气呼呼地扭头便走,我急忙起身把他拉住,“你去哪?”

“我去证明伊拉克人的勇气,和美国佬同归于尽。”书呆子激动的吐字不清。

“笨蛋。”我在书呆子的头上敲了个爆粟,“我相信你的勇气,但你还有更大的价值,即使是同归于尽,我想纳杰夫不会只有你一个吧?”

“当然,不过……”

“打赢战争总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一个人死的有价值,那他就是伊拉克的英雄。”我拍拍书呆子的肩膀,书呆子沉默了一分钟,终于抬起头,“好吧,你们一定要让他死的有价值,在这等我。”说完转身离去。

书呆子走远后,我长出了一口气,狠狠地煽了自己一个耳光。霍达,你真是造孽啊!

“非要这样做吗?”汉斯冷冰冰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一抬头,这家伙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房间里。我竟然没有发现,真是惭愧!我使劲地掏了掏耳朵说:“这样是不人道,但我们要为方块6报仇,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保全弟兄们。”

“我理解你的心情,其实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看看这个吧。”汉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海报。我打开一看,是美军用英语和阿拉伯语写的,确切地讲更像是招安书,有针对迈赫迪军的,也有针对平民的,我最感兴趣的是针对自杀式袭击者的。

“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你可能会毁灭两个或者更多的家庭。生活总有美好的一面,如果生活确实令你为难了,那就打650386249吧,我们会竭尽全力帮助你……”

我看了一眼汉斯,他的眼睛在笑,尽管脸上仍旧蒙着那张猪皮。算是“英雄”所见略同吧!汉斯指了指我的耳朵。

“没事,你怎么下来啦?”

“看看你啊!快晌礼了,这算是美军的默契吧,不情愿但又不得不停火的中场休息时间。”汉斯这个家伙还是挺有人情味的,我笑了笑,做为回报,我把狙击枪上的热瞄具拆给他,在他手里用处会更大。两人再不说话,在悠扬的颂经声中,啃着干粮,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半了小时后,书呆子带着两个女人来了,都穿着黑色的“查朵儿”。我不知道黑纱后的脸孔是美是丑,但是她们的眼睛却令我不敢正视,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晶状体,空洞、绝望,好像都不够。因为这种眼神让我想起颂查、黑桃A、方块4、光头。

书呆子用阿拉伯语对女人们说着,女人频频点头。我把兄弟们召集起来,商量了一下,大伙最终还是同意了,沙菲伊更是坚决赞同,让我刮目相看。摊开地图,在战事较少的新城南部贫民区选了个连悍马都进不去的巷子,这样成功的机率会更大,罩住不能见光的脸,大伙出了院子。

阳光透过城市上空的浓烟灰尘投射在地上,好像要把人烤熟,面罩就像热水里捞出的抹布粘在我脸上,伤口很不舒服。枪声已经停止,也难怪,美国大少们要避避暑了。

尖兵沙菲伊小心翼翼地带在前开路,和昨天比起来前进速度快了不少,尽管还带着两个女人。单从战术角度来讲,纳什中校说得很对,战场就是最好的训练场,教官就是死神。快到贫民区的一个胡同里,四个疲惫不堪的民兵,躲在阴凉里小憩,或许是他们实在太困了,连个警戒的都没有,最忠于职守的就是那管架好的81MM迫击炮。

图拉姆摇了摇脑袋让书呆子把他们叫醒,抱AK步枪的民兵一紧张,差点走火,幸亏阿齐兹老练地锁住快慢机柄,才避免了一场惨剧。图拉姆上前一顿臭骂,也不管这四个人能不能听得懂,更不顾忌民兵们光脚的寒酸样,硬抢了四发迫击炮弹。

到达目的地后,观察地形,制定了作战方案,大伙开始分头准备,我打量着这套民居,家里的物什还不少,贫民区里找一间像样点的住房,确实不太容易,尤其是有电话的。两个女人默默地祈祷着,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的眼神才有点生气,书呆子打发了原来的屋主后,蹲在一张矮桌前认真地写着。

威廉和内姆旺在改造炸弹,有了四发迫击炮弹,就省劲多了,十几分钟后,在不影响电话通讯的情况下,炸弹埋设完毕,导线就是另一根电话线,内姆旺很巧妙地把它隐藏在电线中间,一件完美的“房屋炸弹”完成了,四发炮弹足以让美军震憾一回,同时以房屋为中心200米范围的一张大网已经撒开,只待送上门的大鱼。

书呆子照着写好的谎言教两个女人如何诱骗美军,女人有些愚钝,七八分钟后才领悟了打电话的技巧,书呆子看了看我,我点点头,女人果断地拿起听筒,拨了号码,书呆子给了我已经翻译好的电话内容:迈赫迪军抓走了我的孩子和丈夫,逼我做人体炸弹,否则就要处死我的孩子和丈夫,我不想死,就躲到妹妹家,迈赫迪军会找到杀死我们的,救救我和我的孩子,孩子才六岁……

女人动情投入地重复着书子呆编好的台词,声泪俱下,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接线员心情如何,我的心情是糟糕极了。凡是做人弹的,都是走投无路的可怜人,他(她)们的遭遇或许比书呆子编撰的更惨十倍,两个女人对着电话哭泣,却像把我扔进浓硫酸里,悲伤绝望无助和残忍冷血一时间把我腐蚀透了,只好痛苦地闭上眼睛忍受着良心的煎熬。

别人说人生如戏,不过是一种调侃,甚至是看透世间百态后的一种豁达。而当一个悲惨的剧情和生活轨迹重合时,那又会怎样?万恶的是,我竟然是这部戏的导演……

女人放下电话后,便收回眼泪,对书呆子说着并点点头。我才发现,短短的两三分钟,汗水便把我的作战服都浸湿。

“成功了,队长,美军说20分钟后,有搜索小队来接她们到安全的地方。”书呆子挥舞了一下拳头,激动地说。

两个女人已经拥在一起,相互祈祷祝福,这“温馨”的画面就像刀一样狠狠扎在我的眼球上,我慌乱地逃出房间,让书呆子再告诫她们,听到枪响,再拨美军电话。

我像被摘了心的行尸,动作有点僵硬,书呆子跟着我到了预定伏击点,两人在掩体内隐蔽好。我架着M4卡宾枪,把快慢机调成单击,透过枪瞄观察着,指肚触及扳机,金属的冰凉让四肢百骸一阵清爽,远处传来的零星枪声虽然微小,却也把我心理重负震的七零八碎。

闻着淡淡的枪油味,熬着最漫长的二十分钟,直到美军的“阿帕奇”直升机由远及近,我确信送死的应该快到了。“阿帕奇”在这个区域盘旋了几圈,便飞赴战事更激烈的地方。

我看一眼身旁的书呆子,虽然这小子端着M16A2也不怎么像回事,但是他的眼神却疯狂的吓人,为了防止他出错,我收走了他的步枪,给了他一个任务,书呆子不忿地努努嘴。

终于,“哒哒哒……”西边传来一阵枪响,M249米尼米轻机枪和M4卡宾枪也响了起来,随即又归于平静。

“八声,是AK的。”书呆子认真地完成了任务。

我点点头,西边的位置是沙菲伊,也就是说有敌人搜索队有八个军人。妈的!下这么大本钱,昧着良心,一网才捞这几个!我深吸了一口气,示意书呆子隐蔽好保持安静,眼睛死死盯住快瞄,在一百米内,我相信M4的精准度还是值得信任的。

“不是用炸弹炸吗?怎么又开枪呢?”书呆子小声地问道。

“你以为美国人是傻子啊!纳杰夫到处都在战斗,如果太安静了,他们会以为是个圈套,红桃9像菜鸟一样地胡乱浪费子弹,打完就跑,反而给美军吃了颗定心丸。你给她们说了吗?”

“说了,让她们听到枪响就打电话,告诉美国人是民兵来杀她的,她不敢出门,你说美国佬会上当吗?”

“不知道,赌一把,你也闭嘴。”我不耐烦地让书呆子收声,说实话,美国人上不上当,我心里也没底,双方的机率都是百分之五十。不过我相信女人们的“演技”,而美军信息处息中心会带一点感**彩反馈给搜索队,这会降低他们的判断能力。

几分钟后,巷子口探头探脑地出现了第一个美军,这家伙很警惕,确定没危险后,一打手势,后面陆续钻出一队人,我一数不多不少,正好八个,还有一个女兵。

女人来凑什么热闹?看来,战争并没有让女人走开。无论是伊拉克女人,还是美国女人,都被这场为了石油和谎言的战争搅了进来。

我盯着快瞄中的八名美军,看他们的火力配置就是一般的战斗部队,搜索小队并无狙击手,除了一挺M240机枪和一挺M249机枪,两只M16A4长枪,其余全是M4,中有两个榴弹手,唯一的重火力就是一管**AW火箭发射器了,尖兵还背了一把霰弹枪,眼不离枪瞄搜索着潜在的敌人。

我咬着牙期盼这些家伙全钻进去。你们炸我兄弟,老子也让你们尝尝挨炸的滋味!

让我不爽的是,这帮家伙挺小心,小队在巷口留了一个机枪手和一个榴弹手看守防线。贴着墙成单纵队前进,远处的枪声又让美军迟疑了一下,快接近目标时,六名美军停下讨论起来,这让我万分焦急。不过讨论的结果,美军还是决定正义一把,尖兵小心地用枪管推开大门,观察了一番,进去了,那名女兵也颤颤惊惊地跟进院子,我才想起,女兵是来搜身的。其余美军则在巷子里严阵以待。

这和预期中的效果有点差距,如果再进去几个就好了,至少这些人也应该离房屋再近点。我一边咒骂着瞄准了巷口的机枪手,一边观察搜索队的动静。一会美军尖兵提了一大包东西出来,从形状上看像是衣服之类的东西,巷子里的美军放松了下来。美军铁了心要好人做到底,一名中士摆手让两名士兵进去帮忙。

一股莫名的恐惧让我全身毛孔猛烈收缩了一下。伊拉克女人真是太可怕了!她们能慷慨赴死,还知道帮我们吸引更多的敌人。难怪阿拉伯民族遭受那么多灾难还能屹立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这个勇敢的民族是谁也无法征服的!!

内姆旺把握住最恰当的时间,引爆了炸弹,十多公斤炸药直接把房屋和院子炸成碎块,门口两个士兵也被气浪的冲击倒墙壁又弹回地上,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我在百米处都能感到地面的晃动。我还没来得及扣扳机,巷口的机枪手身躯一震,趴在地上,我刚要瞄准榴弹手,浓烟和灰尘便封住了我的视线。

“FUCK”只好把他交给汉斯了,我朝地上的两名士兵发射了一枚榴弹,按下枪管锁,滑动枪管,冒着蓝烟的弹壳掉在地上,重新装填。这时,从一座院子里翻出一个身影,冲我打了个“清除”的手势,是内姆旺。

我闪出掩体和内姆旺冲进浓烟,书呆子也兴冲冲地跟了上来,却被呛得直咳嗽,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可能是见习惯这种场面,书呆子镇定地用DV拍了下来。爆炸现场就像刚被死神的舌头舔过,灼热焦臭,黑乎乎的一片狼籍,冒着烟的肉块恶心极了。门外的两个美军还好一点,至少尸体还能再拼起来,不过武器却不能用了。看着两位仁兄的惨样,我还是决定再利用一次,内姆旺用尸块把手雷设制成压发状态。

对着倒塌的房屋深深地鞠了一躬,我惭愧道:“两位大姐,一路走好!”随后三人顺预定路线火速撤退。

(兄弟们对不起,这几天熬得眼疼的不行,误发实在抱歉。战争中,无论是侵略者和防守者都会做出有违人性道德的事情,黑桃7也不例外。迈赫迪军和萨德尔的周报悬赏美军人头,伊拉克的房屋炸弹,都确有其事,并非醉昆仑想像。)

3

第十二节 不择手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