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二十三节 灭绝人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节 灭绝人性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18 10:03:04

我现在除了心是冰冷的,全身都莫名地躁热起来。真想返回纳杰夫把那些高官的脑袋一个个切下来当马桶!可理智告诉我,我们连库法都不能去,敌人正在等我们呢。

“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汉斯语气很重。图拉姆和丹尼尔也听到了,急忙询问。

“我们被出卖了。”我挤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心脏都跳到了一百八,丹尼尔和图拉姆立时被震呆了,沉寂了几秒钟,图拉姆从沙石堆中蹦了起来,跑过去一把掐住贾法里的脖子,把他从沙里提了出来,骂道:“好你个**养的,我们为你们拼死拼活,你他妈的却把老子出卖给美国人。”

“梅花3,住手。保持安静。”我想阻止,却还是晚了点,贾法里被图拉姆的两记重拳击得摇摇欲坠。

“难道便宜了这个狗杂种。”恼羞成怒的图拉姆已经抽出骑兵刀来。

“别乱来,他和我们一样,也是别人手中扑克。”我急忙上前把贾法里从图拉姆的断头台上解救下来。人生地不熟,杀了他,我们连个向导也没了,即使他有什么异动,我们随时可以杀他,打定主意,我拍了拍他的脸道:“你们司令把我们卖给了美国人,现在有三十多名美军正从库法赶来。”

贾法里拭去嘴边的血迹,晃了晃脑袋激动地说:“不会的!肯定是哪里错了。司令怎么会出卖我们呢?”

“谁和你是他妈的我们呐?”图拉姆仍然忿忿不平。

“黑桃7,2700米。必须马上走了。”汉斯的语速更加迫切,敌人也像催命鬼一样越追越近。

情况紧急,往东是幼发拉底河,桥上有驻军,往北或往西都会被敌人发现,“马上往南撤退。”我果断地下了命令,又对图拉姆补充道:“他还有用,把他带上,看紧他。”

图拉姆早就把贾法里的枪支和军刀下了,一行九个人,猫着腰向南边的荒漠腹地快速前进。今晚荒漠的气温也显得不近人情,刚刚九点半,气温已经降至十几度,凉得让人心寒。在崎岖不平的荒漠戈壁上,陪伴我们的只有杂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偶尔也会有一阵凉风。我们仓皇地奔出十几分钟,便传来“砰”地一声巨响,战斗信号随着枪声飘然而至。

大伙急忙卧倒,拉动枪拴,我努力调匀呼吸,体内的血液也升至沸点。在空旷戈壁滩上不容易辩别枪声来源,但是很明显是北边的那些家伙干的,只有这帮狗杂种这么急切地想要我们的命,而且,听声音还是.50反器材狙击枪。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夜视仪里大伙的眼睛闪烁出团团杀气。

“别轻举妄动!”我急忙发出警告,这三枪带有试探性,一旦我们沉不住气,盲目还击,那可就被敌人锁定了,别说他们还能呼叫到空中支援,单一支.50反器材狙击枪就会让我们陷入被动,在2000米的射程内,我们只有挨打的份。我们的武器没有一件射程能达到2000米。

“3200米,他们打不到我们,不过迟早会发现我们的足迹。”汉斯冷冰冰地说着,眼睛却没有离开热瞄具。

“如果有大风的话就好了。”图拉姆舔着嘴唇。

“有大风也没用,这帮人是老鸟了,总会有办法找到我们行踪,我们还是快点撤到安全的地方吧。”丹尼尔接过话头。

“安全!你告诉我哪里安全?”我剜了他一眼,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少校,我知道你们现在不信任我,但我知道有个地方或许能让你们躲过这一劫。”贾法里艰难地从图拉姆的胳膊下面抬起头,面带羞愧地说。

“闭嘴!该死的!还想让我们相信你。”图拉姆一用力让贾法里啃了一嘴沙。

“等等,让他说完,贾法里,你要是骗我们,我保证让你死的很难堪。”我威胁道,尽管这种恫吓不一定管用。

“呸呸……”贾法里吐出嘴里的沙子说:“从这往西南大约有四十多公里有几个逊尼派的部落,那里处于希纳菲耶和纳杰夫的两不管地带,或许你们可以去哪里暂时避一避,等风平浪静了,再返回费卢杰。”

大伙都眼睁睁地瞪着我,等我拿主意,我盯着贾法里,一咬牙道:“信你一次!现在全速前进。”

大伙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整理了一下装备,开始了长跑。

从小岛上出来已经二十多天,大伙的实战经验都有长进,体能训练却中断了,尽管身上负重很少,身体机能却都大不如前,再加上今晚跑得节奏有点快,刚跑五六公里,喘息声就和拉风箱一样响了起来。当然,最惨的肯定是阿齐兹和贾法里了,他两分别被沙菲伊和图拉姆提携着。我的肺里火烧火燎的,呼吸道也被肺里的那把火炙烤的干干的,尽管我一直从水囊里吸水,但是感觉并未好转,看来什么都地坚持啊!

戈壁滩夜间的风也大了起来,刮的“呼呼”作响,扬起的飞沙碎石不断地骚扰着我们,给人一种敌人追近的错觉,我的神经已经绷到最紧。不过,我们却不敢停留。

跑出二十多公里后,汉斯告诉我,敌人没有跟上来,他的热瞄在沙尘不太厉害的情况下,可以看到七八公里远。排头的图拉姆也慢了下来,一只胳膊受伤的贾法里直接趴到了地上,阿齐兹也弯着腰拼命地想把让他不舒服的东西吐出来。

喝了几口水,把胸腹内翻涌的呕意打压下去,五分钟后,图拉姆像拖死狗一样把贾法里拽了起来,大伙继续上路,还有一小半跑程,一旦敌人赶上来,荒滩戈壁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

值得庆幸的是,敌人没有派出直升机搜索,不过,我认为这不件好事!从和美军打交道的经验判断,执行任务时有直升机配合的多是美军,而雇佣兵有时候是得不到空中配合的,美国军方更愿意给他们美元,那帮人很有可能属于后者。

而臭名着著的雇佣兵原则就是收钱办事,不达目的不罢休!现在他们放弃搜索,或许是返回组织空中力量。

有了这种顾虑,我们没敢减低速度,尽管在荒漠里偶尔会有大的响动耽误我们一些时间,我们还是在凌晨两点多到达了一个小的部族村落,戈壁滩里的一块绿洲。

夜深人静了,一群人累得和狗一样,跌坐在地上进行短暂休整,十多分钟后,自告奋勇的阿齐兹扣开一座院落的大门,进去为我们化缘,这次行动大伙都是轻装上阵,光背子弹了,身上连一块干粮都没有,疲于奔命过后已是饥肠辘辘,肚子饿得直叫唤。

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善良纯朴的**老人并不在意我们荷枪实弹,把我们请进他的家中,盛情款待,洗过手后,老人为我们端出三大盆羊肉,虽然已经凉了,但那香味,那份量直叫人感动。这年头,这境遇,真可谓到了世外桃源!

吃了八分饱后,我才开始打量这个房间,其实在伊拉克分辩什叶派和逊尼派很简单,什叶派**的家中都会有精神领袖阿里·希斯塔尼或迈赫迪军首领萨德尔的挂像,而逊尼派则没有。老人的家境还算不错,从一些银质的器皿、精致的挂毯、镶宝石的水烟壶上都可以看得出来,看来这场战争还是长了眼,刻意地避开了善良的老人。

由于到希纳菲伊还有四十来公里,大伙一合计,今晚就在这安营扎寨吧,养足精神才能对付强敌。老人把我们安排到村中一座空置的院落里,下午嘴硬的图拉姆、丹尼尔、汉斯自觉地轮流为大家警戒,阿齐兹告诉我,这是以前的族长家的,前族长在和什叶派教徒的争斗中死了,开战后家人都去了约旦,现在老人成了这个小部族的族长,家里开了个肉制品作坊。这也难怪,老人能拿得出三大盆羊肉。

连我都非常佩服我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烂事,被人出卖,甚至还被人追杀,抱着枪不到三分钟就进入了梦乡。也许是太困了吧!

不过,我睁开眼后却又要面临糟糕的一天。

“有情况!”丹尼尔的声音不比图拉姆嗓门小。

我承认这个东西比催泪弹更管用,尽管我极不情愿,却还地飞快地翻身下炕,经过休眠后的身体又痛疼起来,我只好生咽了一把止痛药。其他人也已经醒来,磕弹匣、拉枪拴,紧张气氛溢于言表,图拉姆也把贾法里的AK还给了他。

“六辆车,这么早,总不会是来买羊肉的吧!”丹尼尔把M-24望远镜递给了我。

此时太阳在地平线上只露出半个脑袋,却已给郁郁葱葱的青草渡上一层神圣的光芒,只可惜,被一拉溜越野车荡起的灰尘玷污了。三辆丰田,一辆悍马,两辆三菱正风驰电掣地向小村落恶狠狠扑来。没错,看这行头是雇佣兵!!

“FUCK,这帮**养的就不让老子睡个安稳觉。”我骂着把望远镜扔给丹尼尔,“准备战斗!”我吼叫一声,背起M4,摘下G22推弹上膛。

“有把握打赢吗?”丹尼尔一改争强好胜的风格,让我很不习惯。

“你什么意思?难道束手就擒啊。”我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心里早已打定主意,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宁死也不能当俘虏!

“我觉得没必要硬碰硬,看哪。”我顺着丹尼尔的手指望去,竟然是一口大井,我们试用“爆炸成形穿甲弹”时,曾躲在水井里逃过一劫。

我们七个人,再加只有一只胳膊能战斗的贾法里和比我们更菜的阿齐兹,对付三十多个身经百战装备精良的佣兵,根本没有胜算,打持久战,只会招来直升机,两条腿又跑不过四个轮子。暂避锋芒,躲在井里确实是个好主意。

再赌一把!

情况紧急,九个人没有废话,讯速鱼贯而下,威廉最后清除了痕迹。委身在冰冷的井水里,四肢百骸顿时通透,却谈不上神清气爽。坐井观天只有直径一米多的蓝,他妈的,但愿这帮杂种别往下扔手雷!丹尼尔和我对视了一眼,笑着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大概此时又想起他们上帝来了。

不大功夫,外面就响起了持续的枪声,随之而来的当然是哭喊声,跑动声,尖叫声。只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我觉得自己又做了件丧良心的事,我闭上眼,心里虽充满愤怒,却也只能冷血地听之任之。

但是,今天的惨叫声要远超过平日里听到的,血腥味仿佛已渗到水井里,我的听觉嗅觉也比往日更加灵敏,尽管泡在冰冷的井水中,我血管里的血液却仍然在燃烧着……

头顶上方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大家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水里,我的肺活量还算够大,但是库存的氧气却被激动的心脏浪费的一干二净。我不敢抬头,因为我感觉该死的敌人还没走。渐渐地,冰冷的井水像白唇蟒一样快让我窒息了。

终于,我被人拖了出来,内姆旺打了个手势,敌人已经搜索完毕,我拼命地吸了两口空气,不知道是井水过于冷冷,还是空气中腥味太重,我的脸莫名地抽了一下筋,恢复的听觉接受到的依然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每个人的脸都在抽筋,水面也被九个人肾上腺素驱动的强力心跳有节奏地激起层层波纹。

又惨叫了十多分钟后,一阵引擎轰鸣,敌人走了,惨叫声仍然继续。贾法里脸上的疤痕被扭成了“3”字,沙菲伊和阿齐兹的脸有点变形,汉斯在咬牙……我不知道我的表情,但一定很难看。

在惨叫声中内姆旺第一个攀了上去,确定没有危险后,打手势,大伙陆续上去,乍一出来,听的更加清晰,惊天动地的惨叫已经不是人声了,小村落上空还冒着几股浓烟,鼻子里钻进来的不只有血腥味,还有焦臭味。我们的到来彻底把这个世外桃源毁于一旦。

大伙早已按捺不住,杀性也被这没完没了惨叫全部激发出来,不夸张地说,我们现在周围的气场,连蚊子也飞不进来。只是敌人已经走了,这笔良心债却不能报。想到这,我就有些泄气,无奈地说:“救人吧!”

九个人飞快地跑出院子,村落里已是惨不忍睹,刺激着我眼球是小路上的四十多具尸体,有大人的,有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却各有各的死法,有被钉死的,有被烧死的;有被肢解的,有被开膛破肚的;有被枪爆头的,还有被炸死的……形开式式、五花八门的死法,让人看着触目惊心。这简直是畜生、变态们的杀人艺术。

昨晚的老人也在其中,他的肚子被炸烂了,肠子内脏已经成了黑糊糊的一片,还在冒着热气。

“我**!”我咬着牙骂道,扣在扳机上的手指都在发抖,扭头瞅了贾法里一眼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妥协的后果。”

“美国人说萨达姆残忍,这难道不比萨达姆更残忍吗?美国人杀的人不比萨达姆更多吗?”阿齐兹的眼泪滴了下来,下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

“我们还是先去救人吧!”威廉提醒了我,惨叫声还没停呢!

沙菲伊带头飞快地奔向声音的来源,我们紧随其后,突然,沙菲伊打出停止的手势,大伙立刻刹住身形。我悄悄地摸了上去,倚着墙角观察,一个大院外停了一辆丰田红杉,一辆悍马H2皮卡,皮卡斗子里架着一挺GAU-19/A.50 三管加特林机枪,但是车内没人,惨叫声就是从这座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也不是一个人的,而且还有哄笑声,看来这帮畜生正在享受着拷问施虐的快感。

我急忙缩回身子,趴在一堵矮墙上侦察,撞入眼帘的一幕快把我的肺气炸了,如果我的牙不够坚硬,也会自已咬碎的。敌人共有八个,施虐的有四个,另外四个人嘻笑着观赏,好像还在打赌。

一口大锅内熬着沥青,滚烫的沥青里裹着一个人,事实上他已经死了,他想挣扎着爬出大锅,却被扯的皮肉分离,这种场景在好莱坞的电影里都没见过。第二个人是被火焰喷射器烧的,半个身子已经成了黑炭,也死了。第三个人肚子开了个小口,肠子被扯出四五米,肠子已被烧到一半,人已经晕死过去,行刑的佣兵不想让他死的那么快,正在往他身上注射药物。现在正惨叫的是第四个人,一个凶悍的佣兵正用气动枪往他身上钉排钉。

我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心底的冲动早已按捺不住。

这个世界并不缺少邪恶。动物是不会这样对待同类,只有人类!才会对同类做出灭绝人性的兽行!

山姆发动这场战争之初就把“反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诸多谎言做了微积分处理,自由女神像天女散花一样把谎言抛洒至全球各地。当媒体不再主持正义,而成了帮凶时,人们只能相信耳朵,因为眼睛和真相之间隔着厚厚的谎言。不管怎样,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1

第二十三节 灭绝人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