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二十五节 疯狂加特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节 疯狂加特林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3/20 10:31:58

截至2004 年3月20日,美军已有21名士兵自杀,其中18人来自陆军, 3人来自海军陆战队,这是两个月前的数据。

在伊拉克的多国部队中,战斗紧张症、心理抑郁症等形形色色的心理疾病造成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为缓解士兵的重重压力和紧张情绪,各国军方更是煞费苦心。丹麦部队采用“音乐枕头治疗法”,英国士兵们最爱看《蠢才秀》的特技表演,并用模仿的恶搞方式自行减压。美军除了有众多的随军牧师鼓舞士气,还有数百名心理专家组成的“解压团”奔波在美军基地和前哨阵地为士兵治愈心病,虽然花招迭出,但是收效甚微,为保证战斗力及士兵的士气,美国陆军不得不单边违约,强制性通过了11项停止退役令。结果更加糟糕,更多被**了意志的美国大兵们恶意放纵自己去吸毒、酗酒、虐待、**。连美军最精锐的“三角洲”和“海豹”都参与了伊拉克阿布格莱布虐囚事件。

战争是个魔鬼!政客们把潘多拉魔盒一打开,它就会钻出来吞噬士兵们的心智,控制士兵们的思想和灵魂,这帮黑水佣兵也在用虐杀的行为来舒缓被魔鬼控制的紧张神经,或者说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不得不承认,这招很有效。用沥青把他们煮了以后,我内心的紧张、愤恨、恐惧、压抑不安也彻底释放,我甚至连眼都没眨,就像坐在电视机前看肥皂剧,正常的心率告诉我,来到伊拉克二十多天,我终于铁血了!再看其他和我一样身中世界上最恶毒却又不能摆脱被人控制利用的扑克降的兄弟们,也都和没事人一样,沙菲伊甚至是一脸的成就感,仿佛他剖析的是一具外星人。

“黑桃7,下一步怎么进行?”威廉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意,就像刚和一位曼妙**做了爱做的事。

“往东走,先去希纳菲耶,你不是吹你的车技挺棒嘛,四十公里,别让黑水的人撵上来。”我戴上太阳镜,把悍马车钥匙扔给威廉,打开悍马副驾座车门,车门口竟然堆了几个沙袋,这让原本宽大的空间缩小了许多,这是佣兵们用来挡子弹的,我骂道:“操,黑水真他妈的抠门。”在伊拉克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竟然让佣兵乘这种民用车辆,黑水高层真是不拿佣兵的性命当回事,这又应了那句老话,钱难挣,屎难吃!

“双方自愿,佣兵们也是为了钱,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H2确实比纳什中校的H1舒服多了。”图拉姆已经从车载冰箱里找出一罐冰镇可乐,躺在柔软的真皮座椅上心安理得地喝了起来,我则点了一枝“万宝路”。

丹尼尔看着开悍马无望了,只好悻悻地上了灰色的丰田红杉,其他人也带着缴获的装备分别上了两辆车。

“要不要把全球定位系统拆下来?”威廉指了指车载通讯导航系统。

“所以你要快啊!”我摇了摇头,拆除既费时间,还有可能弄巧成拙,不如关闭车载单信道电台,迷惑对手,这种电台的通讯距离只有35公里。

“我讨厌自动档,就像傻瓜一样。”威廉不满地发着牢骚,6.0升的V8发动机粗暴地咆哮着抗议起来。

“黑桃2,五万美元,敢不敢赌谁先到希纳菲耶。”财大气粗的丹尼尔轰了轰油门向威廉挑衅,威廉推动摇把一样粗的变速杆,冷笑着飞起一根中指,我的背部像被人推了一下,两辆车几乎在同时蹿了出去。

引擎轰鸣中,扬起满天沙尘,两辆粗犷奔放的越野车就像两匹野马在不到六米宽的乡间土路上撒野,争强好胜的丹尼尔和车技老练的威廉飙得难分难解,互不相让,只是可怜我们这些乘客,有好几次我都撞到了车顶,但是每个人的心情都非常愉悦。兄弟战死,被人出卖这些不开心事的都随着沙尘滚滚被高速奔驰的越野车抛到脑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群越野发烧友在撒欢,其实我们却是在逃命。

迈赫迪军的地盘是不能待了,我可不想再被出卖一次,这笔帐也只有以后再慢慢清算。同样,美军也对我们恨之入骨。从黑水佣兵屠杀逊尼派部落来看,迈赫迪军显然是把我们全撂了。美国人已经开始为两派民众大规模流血冲突量身炮制药引子。

这一狠招既为眼下的美军减压,也长远地分化了什叶派逊尼派的团结阵线,更为美国财团霸占伊拉克石油资源,提供了长久驻军维护局势的理由,还回应了美国民众对那个贪婪的牛仔**鲁莽发动这场“反恐”战争的质疑,甚至能达到连任的目的。真可谓一石好多鸟!只是昨晚那帮杂种为什么会停止搜索呢?另人费解。

“砰”正思考着,我的脑袋又撞了一下,图拉姆也有同感大骂着:“SHIT!黑桃2,你会不会开车呀,让人家超过就算了,还不看路。”

“闭嘴!你省省吧,多说话不利于你伤口愈合。”威廉一边回应,一边拧着方向盘寻找合适的机会想迎头赶上,内姆旺则坐在后座上全神贯注地擦拭着廓尔喀弯刀,他到是对颠簸不予理会。

车内散落着几本黑水公司的杂志《黑水战术周刊》,我信手翻阅了一下,才知道黑水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对黑水雇佣兵所扮演的角色最终设想是:“人人都拿枪,就像希伯来先知在以色列重建神庙一样,一手拿剑,一手拿铲子。”这他妈的根本就是宗教战争吗?新十字军吗?虽然早知道这头退役海豹和神权保守派的小布什同气枝连,只是没曾想这个激进的右翼基督徒已经疯狂到这种地步。连黑水公司的牧师都厚颜无耻地为四月份费卢杰事件中死亡的四名佣兵大加辩驳,称遇难者为人道主义者。真是无耻者无畏!

这么看来,黑水佣兵虐杀伊拉克人就不只是缓解压力这么简单了!我摇摇头,又翻了几页,后面的内容到是让我眼前一亮,有最新武器的介绍、怎样改造武器、战术配合等等,当然还有招聘信息,走马观花地看完,我把杂志扔出窗外。

驶出近三十公里,地势稍微平坦,悍马虽有野兽般的力量,却也无从施展,限速120KM/S的先天劣势再加实心轮胎导致操控性能难以正常发挥,开始跟在丰田红杉后面吃灰,气得威廉骂骂咧咧地猛砸方向盘,可这匹劣马还是没办法变成头马。

“哎,可惜了某人的五万美元啊,那可是五万呀!”图拉姆添油加醋地说着风凉话。

“是啊,某人多长了一张嘴,话也多了。”威廉反唇相讥。

“FUCK YOU!该死的英国佬!”半罐可乐砸在威廉的脑袋上,满车飞溅的都是带粘性的碳酸饮料,图拉姆拊掌大笑,“正中马桶,十分。”放纵的肌肉牵连了伤口,又痛得捂住了脸。

威廉立时大怒,撒开方向盘,转身扑向后座的图拉姆开始肉博战,没人控制方向,越野车在戈壁滩上耍起了龙。“别闹了,该死的。”我骂着急忙抓稳方向盘,顺手在威廉手肘的尺神经部位弹了一指,这小子胳膊一麻,才恨恨地坐回位置,车子猛一颠簸,我窗外的后视镜突然碎裂,金属镜罩中赫然有一个圆孔。

“操!加速!敌人追上来了。”我心头一惊,这辆车可不防弹啊!让子弹追住就麻烦了,拿起狙击枪,又放下,车内空间太小,又颠簸的厉害,无法精确射击。

威廉一脚把油门跺到底,悍马怒吼着冲了出去,图拉姆怪叫着探出车窗用M249向后扫了一梭子,内姆旺也用M4向后打着点射。

在颠簸中,我探头目测,两辆三菱帕吉罗气势汹汹紧咬着我们,距离大约一公里,却在M249和M4的射程之外,两辆车内的佣兵正伸出车窗向悍马射击,我甚至能看到呼啸而过的子弹,真是来者不善!

图拉姆缩回脑袋,脸上已经渡了一层灰,狠狠地朝窗外吐了一口痰道:“该死!射程外,英国佬加油啊!”

“还击!你他妈的还击!至少能压一压他们。”又有几颗子弹,打在悍马车的铁皮上“叮当”作响,威廉百忙中扭脸冲图拉姆吼叫着,声音快盖过悍马的引擎声浪。

内姆旺也灰头土脸缩回车内,忿恨地说:“这帮杂种很聪明,刚好在我们射程外,早知道咱们也用7.62了。”

“我来!把隔板放下。”我飞快地把G22狙击步枪换上穿甲弹匣,展开枪托,放平座椅,拉过沙袋,把枪架好,G22的枪管长度为660mm,从击发到子弹飞出枪口需要0.06秒,车子颠成这样,又是远距离狙击,能不能打中目标,说实话,我一点把握也没有。

图拉姆还在用M249还击,内姆旺放下后排座椅和隔板,皮卡斗子里的两样东西立刻让我又喜又怕,喜的是车斗内架着一挺GAU-19/A.50 三管加特林,这个大家伙光重量就有63公斤,射速虽然比M134火神炮低了许多,火力却比火神炮强太多了,足以把后面三菱打成两堆碎铁皮渣子。怕的是,不知道哪个家伙把缴获的M9-7火焰喷射器也放在车斗里,这东西要是被打爆,我们四个可比用沥青煮还要惨!

“尻!怎么把这个宝贝给忘了。”内姆旺看到.50 加特林立时擦拳磨掌喜上眉梢。

“黑桃K,你行不行啊。”我把G22狙击枪收起来,虽然GAU-19/A.50 机枪是固定在车斗上的,但是操纵它需要过人的臂力,否则就是浪费子弹,比它小两号的5.56口径XM214六管加特林全速射击时后座力都超过110公斤,GECAL.50 三管加特林的后座力更是高达惊人的230公斤。在战场上,曾经有士兵操纵重机枪而导致脱臼,加特林可不是谁都可以玩的。相对来讲,内姆旺身单力薄,我可不想1000发弹下去连敌人的毛也没伤着。

内姆旺矮着身子爬到皮卡斗子里,从弹箱里拉出弹链装上,闭合了电源开关,将电流调到最大,也就是把射速调到最高, GAU-19/A.50最高射速为每分钟2000发。微微一笑道:“你就瞧好吧!这帮**养的,开日本车也敢撵老子,黑桃2,加速再停车。”

“好嘞。”威廉嘴角上挂着笑意,脚下却狠踩油门,两辆阴魂不散的三菱帕吉罗透过灰尘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丝毫没有放我们一马的意思。图拉姆刚坐回位置,威廉车窗外的后视镜也被打碎了。受了惊的悍马狂奔出几百米,“吱”的一脚刹车,整个车身猛地一沉,我又和车顶来了次亲密接触,悍马便分泌出一股难闻的橡胶味。

内姆旺就像马背上的骑士,突然站起,按压住握把上的击发按钮,“嗡”的一阵刺耳的电锯嘶鸣,弹壳纷飞,似雨落下,GAU-19/A旋转枪管喷出密集的火焰,强大后座使内姆旺看上去更像是在抽风,我真担心,他的胳膊会被甩下来。

事实证明,内姆旺的臂力确有过人之处,而GAU-19/A.50加特林机枪的威力更是无与伦比,不要说对方也是民用车辆,即使是M1114增强型悍马也会被打成筛子,仅仅几秒钟,黑水佣兵的第一辆三菱越野便被摧枯拉朽的致命火舌无情地切割了,.50子弹所到之处除了撕烂铁皮,就是燃烧的火光,我甚至能闻到车内黑水佣兵烤焦的碎肉味,第二辆车吓得掉头就跑,不想死的佣兵已经跳下车,扑到在地上,但是车子总是跑不过子弹的,又过了七八秒钟,两辆三菱已经成了两堆燃烧的废铁。

内姆旺心有不甘停止了抽风,切断电源后,我才发现,整个车厢内已经成了梦幻般的蓝色,连我的毛孔都在贪婪地呼吸着浓烈的硝烟香味,GAU-19/A的枪管也在淡淡地冒着烟,打够一分钟,估计枪管也差不多红了。

“舒服。太他妈的过瘾了!”内姆旺兴奋和我击了一下手掌,那表情就像刚解决了处男危机。

“黑桃K,男人就得这样干。”威廉一语双关脚下加力,悍马又射了出去,图拉姆则望着GAU-19/A呆呆出神,以我对他的了解,这家伙又想据为己有了。

果不其然,图拉姆舔了舔嘴唇道:“以后谁也不要和我抢,他是我的了。”

“这玩意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139磅你不嫌重啊。”我白了他一眼,又补充道:“回到费卢杰,我让哈迪达想办法帮你搞一挺M134火神炮或者XM214。”

“哎,说话算数啊!在纳杰夫和美国佬交手,M249就和烧火棍差不多。”

“那也要先回到费卢杰呀,黑桃7,现在怎么办?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希纳菲耶不一定欢迎我们?”威廉问道。

“没办法。希纳菲耶就是刀山火海咱们也地闯,必须在美军增援赶到之前通过幼发拉底河桥,到6号公路再北上。留在这里就是等死,我们往北或往西不是迈赫迪军就是美军,往南是塞马沃的日本**队和英国军队,希纳菲耶属于联军划分的伊拉克中南军区,驻军是波兰人领导的杂牌部队,战斗力要低一点,有突发事件我们也好应付。我觉得波兰人现在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要来。”

“上帝保佑!但愿别让我们遇上GROM(雷鸣特种部队)”。威廉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威廉说的“雷鸣特种部队”全称是“波兰机动反应作战部队”,270多个成员都是从波兰陆军第一特种作战团和海军作战潜水部队精挑细选的,战斗力极其强悍。自从波兰当起了美国人最忠实走狗,GROM也理所当然地成了狗嘴里最尖利的一颗牙齿。事实上,美伊战争的第一枪就是这帮家伙放的。在美军正式开战前,雷鸣已经攻占了乌姆盖斯尔港,并保护了当地的油田没被炸毁,所以美国人战后利益分配时,切给波兰人很大一块蛋糕。现在驻伊波兰军队有2500人,还统领着乌克兰、西班牙(已撤军)、拉脱维亚、泰国、保加利亚、洪都拉斯(已撤军)等17个国家5500多名士兵,主要基地驻扎在希拉市北5公里的巴比伦军营,而希纳菲耶正是波兰军队的辖区。

“我也讨厌那帮用二指禅敬礼的家伙,正想找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图拉姆话音未落,威廉便扭头白了他一眼,“乌鸦嘴。”

我点燃一根烟,用望远镜观察,才发现视线里已经郁郁葱葱,马上就接近希纳菲耶幼发拉底河桥了,河桥驻军只有两辆悍马,检查站旁飘扬的正是像用红白布拼凑起来的波兰国旗,还有两座简易哨楼。丹尼尔驾驶的灰色红杉也放慢了速度,威廉猛跺一脚油门,悍马终于又和丰田并驾齐驱了。

“黑桃2,记住欠我五万美元。”丹尼尔降下车窗,打着口哨贱笑着。

“你个大傻鸟就知道钱,我们差点让黑水佣兵咬死,你个混蛋也不知道回来帮忙。”威廉很巧妙地化解了帐务危机,反将一军。

“我们当然知道,梅花5说黑桃7会有办法的,否则他就没资格当我们的队长了,何况今天的佣兵也都是比较菜的那种。”

“王八蛋!”我骂着把烟头弹到丹尼尔身上。

“BOSS,你也太小气了吧,这话可是梅花5说的,不信你问他。”丹尼尔抖掉烟头叫起屈来。

“行了,别废话,观察清人数了没有?”

“也就一个班,梅花5没有发现狙击手,他们好像还不知道我们,可以平安通过。”

我笑着说:“看过电影吗?”

“什么意思?”

“电影里往往是,马上就通过了,敌人突然接了个电话,把好人打的措手不及。所以咱们最好是先下手为强,何况波兰人迟早会识破我们的。把你们缴获的重火力都拿出来,该咱们露一手了。黑桃Q,让贾法里导航,你们在前引路,我们主攻。兄弟们,抄家伙。”

“通杀!”

“HOO-AH!”

2

第二十五节 疯狂加特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