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二十八节 命悬一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节 命悬一线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12/2 10:02:06

希望有时候比万两黄金都贵重,哪怕只是一个渺小的希望。我的希望对幸运女神来讲可能不算什么,对死神就有点狮子大开口了。一个人的**再硬也撬不起地球---独力难支,何况我少得可怜的子弹、扎不透防弹衣的冲锋枪、不停地侵袭意志防线的绝望疼痛、失血的虚弱身驱、反应迟钝的身体机能等等因素形成了一个糟糕透顶的组合。而敌人装备精良、弹药充足、人数又有绝对优势,我的希望确实是不太现实。

姑且不想执行希望的难度,活下去的美好远景就像高效起动液一样瞬间发动了我冷却的引擎,走出几步,我忽然萌生了干一票的念头。

敌人肯定有下水道的网络资料,说不定已经在那里守株待免了,再则我的速度实在是太逊,跑都跑不过人家。与其让敌人像猫逮老鼠一样撵的乱蹿,还不如主动出击一次,最好击伤一名敌人。那样敌人就地留下人手照顾伤员,还能打乱敌人的部署、牵制或削弱敌人的搜索力量,增加我和兄弟们逃生的砝码。

一石N鸟,就这么办!我一发狠,拐进一条叉道,关闭战术手电,调匀呼吸,持枪静静等待。

我记得课本上形容敌人的词语除了凶残就是狡猾,看来的确如此。刚才下水道里还充斥的脚步突然消失了,沉闷黑暗的下水道里又恢复了寂瘳,只有不安分的孱孱废水刻意搅动声。这帮**养的好像知道我在等候他们。

五六分钟后,搜索我的敌人还没有跟上来,而贴着墙壁保持一成不变的姿势却另我有点吃不消了,那条伤腿仿佛被冷冷的水泥浇铸在地上,竟然无法拔动。

“FUCK!”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威廉包扎的过紧,血液循环不畅,导致腿部机能麻痹。我急忙弯腰重新解开绷带,双手按摩腿部,直到温热咸腥的鲜血从弹孔中汨汨流出,我近乎贪婪地呼吸了一口甜美的味道,“久违”的疼痛又开始正常发作。我咬牙再掏出抑血绷带压在上面,不用30秒就止住流血。这种抑血绷带就像轮胎补漏贴片,平时没有粘合力,遇血就会贴在伤口周围把血封住,它是我随身携带的救命法宝之一。

吃力地站直身子,一阵晕眩直袭脑仁,我扶着墙才稳定身形,待震荡波退却之后,我用力甩甩脑袋让头脑冷静下来。

刚才的想法不错,不过有点冲动了,因为我忽略了最重要的因素---体能,我的体能快被失血和疼痛蚕食殆尽。如果敌人没上当,我这个状态可不敢再耗下去,必须尽快脱离!

打定主意,我又倾听了一下,好像只有流水与老鼠的欢叫,也许敌人认为已经肃清了这个区域,向其他地方搜索了,看来好运也会光顾恶臭下水道内沾满污水的伤者。

我摇摇头,马上驱逐这个过于乐观的想法,纳什中校曾告诫我们:任何侥幸心理在战场上都是致命的存在!

下水道内恶劣的气味已经麻痹了我的嗅觉,现在就连听觉也似乎不太灵光,仅能依靠战术手电的亮光来探路和躲避危险。盘根错节的叉口和一眼望不到头的通道让我的神经就像钢丝一样绷得笔直,一瘸一拐三步两回头,小心翼翼地向西北方向前进。

在一个叉道口,突然溅在我脸上的碎屑让我意识和敌人不期而遇了,9点钟方向的两团火焰令我的瞳孔猛地收缩,来不及吐掉嘴里的渣子,危险本能已促使我飞快地冲进面前的巷道里,靠在墙边,反手把枪口向着两个该死混蛋搂动扳机。以往可以单手操作的UMP冲锋枪此刻却像重机枪一般,我的手腕也好像要被震断,强大的后坐把子弹打在下水道的顶部“叮当”作响,火星像礼花一般炫目,弹壳争先恐后地跳进污水之中。

精准射击根本无法做到,就连探脑袋瞄准都有被爆头的可能,相比之下,敌人的火力更猛,密集的子弹打在对面的墙壁上戗下的水泥碎块像雪花一样将我周身覆盖,“操他妈的!”我狼狈不堪地脱口飞出一句国语。

在我想起节省弹药时候,耳朵便听到撞针空击的脆响,该走了!

我边跑边退换弹匣,刚才被敌人发现就是拜战术手电的强光所赐,他们有夜视仪,而我没有。不得已,我只能暂时关闭战术手电,凭着经验摸着黑向下水道深处扎去,并在心中祈祷千万别撞在其他敌人的枪口上。

浪费了宝贵的25发子弹也没起到什么滞沮敌人的效果,巷道里沉闷的脚步却越来越近。在拼命奔跑中我摸摸瘪下去的弹匣携具袋,心底深处的死亡阴影逐渐清晰起来,随着周围温度急降至零下,黑暗中仿佛看到死神那血迹斑斑的獠牙,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全身的毛孔都自动关闭了。

“砰!”巨大的冲撞力让我仰面摔倒在地,UMP喷出几颗子弹后脱手飞出,我便躺在垃圾堆中,眼前不断交织的火花让我有到达了“金星”的感觉。

别误会,不是中弹,我他妈的撞墙了!

唉!有夜视仪多好啊!头晕目眩都不足以形容我的倒霉状,额头、四肢、肋骨、枪伤连带全身关节一并发作,耳朵里也变成空战现场,从我喉咙深处幽幽传出一声**。

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求生欲望促使我立时清醒,敌人马上就要追踪过来。一惊之下,我顾不得疼痛和眩晕,急忙在黑暗中摸索与我相依为命的冲锋枪,虽然被烫了一下,我还是抓住UMP倩细的身体。

飘入鼻腔的恶臭中夹带着一丝熟悉的迷人火药味,让我精神为之一震。快要弹尽命绝了,跑不过敌人,我索性放弃奔逃,用手中枪赋予的动力支撑我挣扎着爬起来靠在墙壁上。我像一头负伤的狼苟延残喘着,额头上鲜血染红我的视线后又悄悄流进嘴中,腥咸温热,味蕾上的快意勾起我潜藏的暴戾,无数个声音在心底嘶喊:来吧!婊子养的杂种们。

体内奔腾不息的血液很快淹没了痛苦,耳朵内的轰鸣也宣告结束,借着战术手电的强光,我看清了这个“斗兽场”。也许是资金不足,又或者是战争因素,总之,这条下水道是个烂尾工程,根本没有完工,墙壁上孤零零地挂着几盏维修灯,幸亏我刚才撞到的只是一堵土墙,要是水泥墙,恐怕我还爬不起来。

不过,事情总有两面性,我现在就面临一件很棘手的事,这是个死胡同。我无路可退了!握枪的手一时有些颤抖,我深吸一口气,钻入鼻孔的恶臭另人窒息。

我忽然想起《孙子·九地》上的一句话:“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拉倒吧!可能吗?

也许今天真是我的死期。

那就与敌人同归于尽。

…………

下水道内的污浊恶臭也变成了迷人芳香,人世间的美好固然值得留恋,看清环境之后,我有些不甘心,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接踵而至。最最最深处潜意识里我是舍不得这条命的,不过…… 我苦笑着,狠狠地拍打自己的面颊,告诫自己:“别没种!死也死的像个爷们,别给老爹丢脸!别给中国人丢脸!”

我的眼睛随即变得血红,一股热气自丹田冉冉升起直至四肢百骸,我把手枪也拔了出来,谁与我同归于尽,也算是他的荣运!不过,还是要计划一下,我不能被活捉,毫无尊严地被人折磨玩弄至死。还是那句话,我的性命我说了算!死也要死个够本!尽管早够本了,还是多多益善,这样黄泉之路才不孤独。

UMP的弹匣已经不够25发,很显然不能当主武器,操在手里只能吸引更多的致命子弹,也许没打死敌人,自己反到先成了筛子。我一把扯掉维修灯的电线,把UMP固定在墙上,枪口对准通道,就地取材用垃圾和污泥做了伪装,再把拴着扳机的电线用垃圾遮盖住。

做完这一切后,我深吸一口气,牵着电线坐进污水渠里,身上一凉,冰冷的污水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虽说眼不见为净,但是近距离接触秽物想想都恶心,我紧皱眉头强忍着呕意,伪装好手枪,再把飘浮过来的垃圾堆在我面前,脑袋上也盖上塑料袋,仅露出鼻子和眼睛,然后就是等待了。

污水渠大约有八九十公分深,污水淹过一半,这里是伊拉克最肮脏的地方之一。坐在其中真不是一件好差事,伤口的麻痒也就罢了,偏偏有数不清的垃圾秽物被污水像涨潮一样向我推来,就像歌曲里唱的那样: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动,漫长的五分钟里,我真的快要恶心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胸腔中的杀意就像火山一般难以抑制。我只得呼吸着恶臭空气调整自己的状态。慢慢地,即将冲出胸腔摧毁一切的愤怒岩浆一点点冷却,最后凝固成一种渴望,一种心痒的杀戮渴望!

终于,下水道里传来脚步声,敌人走得不快,好像有意掩饰自己的动静,但是却瞒不过我的耳朵。与污水一样冰凉的身体讯速热了起来,浑身的肌肉也绷的紧紧的,随时等待释放爆发力。

越来越近了,从脚步声中,我判断出是两个人,不过他们之间没有语言交流。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我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因为,人的眼睛和狼眼差不多,在微光夜视仪里就是一对鬼火,在下水道的黑暗背景里更加醒目。

拉着电线的手指早就不安分了,但是放敌人近点机会更大,我在心里暗道:“来吧!孩子们,再近点。”

下水道的污浊空气仿佛凝固了,每一秒都运行得异常缓慢,坐在污水中我也要变成化石。在我感觉到敌人进入手枪射程的时候,该死的敌人突然停滞不前,也许他们比我更清楚这是一个死胡同,又或者查觉到一头垂死挣扎的绝望野兽散发出的死亡气息。

黑暗里我看不清敌人的动作,耳朵也接受不到任何信息,我不确定敌人下一步要干什么,我只能像一块包裹在污水秽物中的石头,纹丝不动。

唰地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射过来,看来敌人很小心,要仔细搜索。我本能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因为睁开眼睛也无济于事,我对自己的伪装还是很有信心的,伪装技巧是狙击手的必修课程,一个狙击手枪打的再准,如果不善伪装,那他的狙击生涯也只会像昙花一般短暂。

受伤后,我的肺活量也大打折扣,足足有一分钟,缺了氧的肺泡在接连不断地爆炸,虽然我十分讨厌这种恶臭,但此刻离了它还不行。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天籁之音般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也证明了我的功课做得还不错。眼睑感觉到停留在我附近的光线也收了回去,真是个好现象!我再次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观察情况。

光影背后有两个人影,正在缓慢向我接近,敌人很狡猾,只打开一只战术手电,另一个在旁小心地打着掩护,力求一击必中。

事实上,好多人被电影误导,在实战中,有时候战术手电根本不敢用,谁用谁倒霉!强光是眩目,但是你晃到敌人,敌人也同样感知你的存在,可以用经验判断你的大概位置,这种情况下谁开枪开谁占优,生死只是概率问题。如果敌人的火力更猛,开枪更快,或者暗处还有敌人,那你就危险了,子弹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优先通行的,而在下水道这样的狭窄通道里似乎没什么躲避空间。

“再近点,该死的混蛋们!”我一颗杀戮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

大约三十米,开火!急不可耐的神经下达了命令,近乎麻木的手指拉动电线,UMP清脆甜美的声音欢叫起来,连弹壳掉进的污水的声音都那么美妙动听。两名猝不及防的敌人也惊叫着扣动了扳机,拼命的移动身体企图躲避急速飞来的金属刺客。不过,我是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现在也不是节约子弹的时候。几乎在同时,我疯狂地勾动了食指,听着子弹交响乐,我仿佛看到了一缕逃生的曙光。

不!那是敌人倒在地上后战术手电发出的强光。

两秒!仅仅两秒钟,三个人在地狱人间往返一趟。待躺在地上敌人最后一声惨叫停止,我确信,原本准备豁出去的我竟然幸运地留下来了,这两个混蛋被我踢进地狱。

放松机械痉挛的手指,抖掉该死的垃圾,我扶着污水渠挣扎着站起来。下水道内没风,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灼热的火药味烧燎着鼻孔,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几乎要把我鼻子震歪的喷嚏。冰冷的污水带走了我的体温和力量,我脖子上仿佛顶了个巨大的磨盘。

努力站稳身形,虽然绝地反击凑效,解决了两名追兵,但我身体状态糟糕极了,六七分钟的污水浴耗掉我最后一点体能,最可怕的是伤口也被污水感染,令人心悸的冰凉麻木感向全身扩散,像黑洞一样吞噬着我的感观机能。“真是他妈的祸不单行。”我岔然骂道。

看了一眼墙壁上的UMP冲锋枪,这个老伙计完成了它使命,倾吐出最后一颗子弹,现在我也不需要它了。握着手枪,我头重脚轻步履跄踉地奔向敌人的尸体,他们身上有我要的东西,药品、水、武器弹药。

捡起加载强光手电等战术附件的M4,我清了两具尸体,DCU沙漠迷彩、PASGT头盔、还有一支M4A1,不是IZO佣兵,是美军!一个可怜的家伙眼球都爆了出来,另一个脸上、肩上全是血。

我摘下一顶“德国佬”(Fritz,美军给PASGT头盔起的绰号)扣在头上,翻下夜视镜架,AN/PVS-14把下水道的场景顿时变成一片地狱里的模样,尸体、黑色的血迹、令人恐怖的惨绿。

“撵!再撵啊,狗日的!”我放下枪一边骂一边打开急救包,有抗生素就最好不过了。

突然,一只大脚把我踹了出去,力道很大,早已虚弱不堪的我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污水渠边。“哎哟!”我痛叫一声,后背和水泥棱角的有力碰撞让我几乎背过气去。

夜视镜架惯性地翻上头盔,借着地上战术手电的光影,我模糊地看到一具尸体竟然死而复生。

大意啊!太大意了!我心中暗暗叫苦不迭,我犯了个最低级的错误,刚才一击得手,敌人倒下去的同时,我亦被兴奋冲昏头脑,没及时给他们补两枪。显然有个混蛋伤的不重,他在装死等我上去,可现在已经迟了……

刚想拔枪,我就又被踢了出去,头盔撞在墙上,尽管盔内缓冲垫消吸了大部分动能,我还是有点吃不消,连颈椎都“咯嗒”了一声。敌人的伤势要比我轻太多了,攻击速度自然更加讯猛,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腹部各挨几脚。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他妈的犯了大错误!你知不知道……你杀了我最好的朋友杰夫,所以你应该感到后悔!”复活过来的“死尸”喘着粗气一边吼着一边拳打脚踢,我本能地护住脑袋。

这个家伙没有急于杀我,而是把我当成了沙袋,我不知道他那个“朋友”是什么性质的,总之他非常愤怒。我现在浑身带伤,头晕眼黑,战斗力不足一成,枪也摸不到,思维意识一片混乱,什么格斗技巧、必杀技全忘了。虽然我的本能想杀掉这个同样带伤的“劲敌”,但胸中零落的战斗意志被雨点般的攻击击得粉碎,最终再而衰,三而竭了。

耳朵里断断续续传来他为我撰写的悼词,阴冷的绝望袭遍身心,感觉已经然麻木。

忽然,额头冰凉,这个混蛋可没好心为我伤口进行冰敷。我一呼吸,一股冰冷恶臭的污水吸进了鼻孔,我本能地张嘴咳嗽,无数垃圾秽物冲进口腔,我意识到我被这个混蛋按进污水渠里。

残存的意识提醒我不能被呛死在巴格达的臭水沟里,我用尽全力想抬起头颅,可仍然无法撼动敌人的铁臂,我双手本能地四处乱抓,期望能捞个救命的物什。越来越重的窒息感觉促使我把能捞到的东西一股脑向敌人砸去,软软的烂泥也不例外。

突然,敌人松动了,我的身体像弓一样弹出水面,“甜美”的空气迫不及待地把残存的污水送入呼吸道,泪流满面的我差点把肺把咳出来。

耳朵告诉我敌人好像也在咳嗽,而且很剧烈,怎么回事?我定睛一看,原来我捞出的烂泥是一坨屎,刚好糊了他一脸,他正在努力呕吐呢,那种粘软的物质我手上还有。

“没吃过屎吧混蛋,那就再来点!”我用手又在他口鼻上抹了一把,这个家伙呕吐的更伤心了。

黑暗里划过一颗流星,机会!这个家伙这么伤心何不把他送进地狱呢?我大脑灵光一闪,敌人腿侧的K鞘(手工制作的刀鞘)像磁铁一样吸住我的目光,我以闪电般的速度解开按扣把他的军刀拔了出来,挥手向脖颈处划去。

“噗哧”一道血箭射了出来,末了还有些许鲜血流了我一脸,这家伙捂着脖子趴在我身上。呼吸着浓重的血腥,我用力把尸体推到一边,为了防止他再次死而复生,我干脆切断他的脖子,那颗沾了粪便的头颅像颗西瓜一样“咕噜”滚进污水渠。

“杀掉你的朋友我很抱歉…… 这顿断头饭也许不对你胃口,SORRY了。”除掉致命的危胁,我也幽默地念了一回讣告,躺在地上全身绵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连呕吐的力气都没了,只能任由一只无形的臭手在喉咙和胃里搅动。

两分钟,也许是三分钟,求生的欲望支配我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捡回M4,从急救包内找出两支针剂抗生素,一并扎进胳膊里。

“嘿嘿,你觉得还有那个必要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令人毛骨悚然,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本能持枪转过身去。

“咣!”眼前一黑,我便载倒在地,M4又掉在地上。

“秃鹫,秃鹫,我是黑鸟,抓到一只老鼠。不过两名美军阵亡。”一个持霰弹枪的彪形大汉站立当场,悠然自得地在无线电中向同伴汇报,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事实上,我对他也没有威胁了,死神收走了我所有力量。

从行头上看,他和上面被图拉姆和丹尼尔打死的IZO佣兵没什么差别。对话中也说明了他是IZO佣兵。我心里又是一冷,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但我不能光棍地认输,落到佣兵手里那结局……

“拜托,我又不是新丁,他跑不了的,待会见。”这名佣兵对同伴信誓旦旦的保证毫不掩饰对我的轻篾之意,听他们的意思好想是要活捉我,据我所知,在伊拉克,有时候活的恐怖份子似乎更有价值,而敌人很快就要赶过来了。

瞬间,“俘虏!”,一个耻辱的字眼闯进我脑海,做了佣兵的俘虏可不仅是奇耻大辱那么简单了!

腰眼一热,我胸中杀气勃发,不知从哪来的力量驱使我从地上跃去,讯猛地对方撞去。现在,也许最值得我骄傲的是我的理智并未被血性淹没,撞对方只是个掩护,我这个状态和对方徒手搏击根本等于找死。

同时,我以最快的拔枪速度打开卡夹,掏出手枪,就在我心中暗喜的时候,我的左腿倏地一麻,电钻锥心一般地剧疼即刻阻止了我的行动, “咻”地一声枪声伴随我摔在地上。

“我说过,你跑不了的,还是静下心来等待美丽新生活吧。”佣兵在我的惨叫声中插了一句。

“FUCK YOU !”

“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一声,我的脾气和你一样暴躁。所以,你最好合作点,否则就要大把大把地吞噬痛苦。”佣兵说着踢开我的手枪,并把我双手背转铐上塑胶手拷。

此刻,比痛苦更难忍受的是冻毙灵魂的寒意,一个小时前,我还在巴格达逛街,真是难以想象,现在我竟然成了阶下囚,就像噩梦一样,尽管我拼命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有用吗?疼痛足以说明一切,我的奢望才是一个梦。

从奢望中醒来,一切都结束了,我登时万念俱灰,能选择的话,我想一死了之。可这帮佣兵不会轻易答应,他们只是冷血的战争野狗,他们的食物就是冒热气的尸体和新鲜的血液,在他们的字典里没有“同情”和“怜悯”。难道我要像狗一样去乞求速死吗?不!在希纳菲耶被我煮死的黑水佣兵的手法也许值得一试。

“哈哈……”趴在地上,我大笑起来。

“闭嘴!你他妈的笑什么?”

“我笑你这个臭婊子养的私生子,没睾丸的娘娘腔,只会躲在你妈的裤裆里的狗杂种,没有胆量杀了老子。”现在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歹毒的话语来刺激他。

佣兵的眼睛放出一道冷电,随即又回归正常,冷笑道:“死到临头还他妈嘴硬!别想激怒我,我不会上当的,我们只想把你活着交给美国佬。不过,既然你想品尝痛苦,我干吗那么小气呢?”

“啊----”我杀猪一样惨叫着用脑袋猛撞地面,剧烈的疼痛像无数只蚂蚁从肌肉噬咬着钻入骨髓,疼得脑仁几乎要炸碎颅骨。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用脚尖在我枪伤上碾了足有十秒,这一波疼痛差点让我晕死过去,我连喘气的力量都没有了。

“怎么样?痛苦其实很简单。”佣兵调侃着,好像我是一只玩具。

“不怎么样,看来……你妈那个老婊子没教你怎么用力嘛。”我费了很大劲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并伸出两根中指。

“FUCK!你这堆臭狗屎。”佣兵怒不可竭地骂着一脚踢在我后脑上,我像个陀螺一样转了九十多度,脑浆都快被甩出来,天旋地转中我的意识模糊了……

昏昏沉沉的,我被重物砸了一下,但我感觉不到疼痛,就连眼神都聚不起来,好像有两个糊模的黑影蹲在我面前。

“上帝保佑!但愿我们来的不算太迟。”

“黑桃7,黑桃7,你没事吧?醒醒。”

两人的对话传进我耳朵里都变调走了音,一人拔掉我胳膊上的注射器,把我扛了起来。腾云驾雾般的感觉让我一惊,我成敌人的俘虏了,我想拼命地挣扎,却使不出一点力气,就连我的眼皮也像千斤巨闸一样一点点关闭。最后我用力骂了句:“FUCK YOU!”

“老板,你应该尊重你的员工,我是红桃K呀!”

就像天雷击中地火,即将熄灭的最后一点火苗猛然蹿起,我硬生生地撑开眼皮,借着亮光,看清了黑鼻子黑脸,居然真是巴克力!“SORRY!”我激动的声音有点梗咽。

“你需要休息。”

“我想也是!”努力吐出这几个字,沉重的上眼皮便砸了下来。

2

第二十八节 命悬一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