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二十九节 低调的喜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节 低调的喜剧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12/7 10:03:14

冥冥中,我未能享受沙菲伊和颂查为我订购下地狱的头等舱待遇,我和所有死去的人一样,被阴司鬼差押着开始了漫长的地狱之旅。伊拉克离酆都城比较远,一路上我受尽了折磨,最可气的是掏掏口袋,竟然没有冥币,都是他妈的美元和第纳尔,无法贿赂这些鬼大爷。由于我在阳间杀人无数,自然是九大殿九十六间小地狱挨个趟过,纵然我百般讨饶下辈子不杀生,还是把敲骨灼身、鸦食心肝、蒸头刮脑……种种大刑一一品尝。

阴差押着我到了转轮王的第十殿,终于能转生了!我大喜过望,在醧忘台迫不及等地灌了一碗孟婆汤,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下滋味,阴森森的地狱已经变了模样。

四周皆白茫茫的一片,我的鼻孔里插着氧气管,胳膊上打着点滴,这是一间病房,毫无疑问。我不是在下水道内被俘虏了吗?我吃了一惊,一动便浑身疼痛,我用力歪歪脑袋,看到一个包扎得像稻草人似的家伙,正朝我挤眉弄眼,仔细分辩了一下是丹尼尔。

“上帝保佑!医生,医生…… 噢,你总是让我大吃一惊,你能从火河(四大冥河之一)里游回来,我很高兴,没遇到葛洛贝斯(地狱守护三头犬)吗?”丹尼尔的声音很激动,话里的意思却好想盼着我死一样,我回敬道:“FUCK YOU,葛洛贝斯撕碎的应该是你这个贱种。”

“哈哈…… 不过它没机会了。”

“这是在哪儿?我们被抓了吗?他们呢?”我一连提了三个问题。

“噢,老天,你这几天都在想什么?如果被美国人抓了,我还有心情和你讲笑话吗?我们在巴格达西郊,一个安全的地方,那帮家伙们没事了,留了两个警戒的,其他都出去干活了,只有我们两个最倒霉啊。”

“几天?!”

“看你傻乎乎的,我还是告诉你吧,你被梅花5和红桃K他们救了回来,到现在。”丹尼尔又看了看表道:“嗯,总共昏迷了85个小时零24分钟。”

“我还挺厉害的嘛。”我楞了一下,原来又死了一回,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一个白大褂跑了过来,“别动!”说着把体温计塞进我嘴里,就像研究尸体一样在我身上研究起来。

“体温正常,您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白大褂的声音略显苍老,但听出来他很兴奋。

“我什么地方都不舒服,全身疼痛,感觉就像被汽车压扁的狗屎。”我能舒服吗?动弹不得,说几句话都口干舌燥,我看着这个白痴医生翻翻白眼。

医生很识趣地喂了我两口水,放下杯子,笑道:“痛是个好现象,感觉不到疼痛就麻烦了。”

“把这个管子给我拔了。”我说完,医生没动也没说话,扭头看着丹尼尔,后者道:“拔了吧!”

医生才唯唯喏喏地去掉氧气管,浓烈的消毒水味扑入鼻孔,我皱了皱眉头,这医生也太没原则了吧!转念又想,可能是医生遭到我们的武力胁迫。我刚想动,医生便制止了我:“先生,您的身体非常虚弱,最好是不要动。”

我只好把脑袋放下,却看到腿上一堆恶心的小东西,是蛆!这个东西是用来清除伤口腐烂组织的,我在小岛丛林里用过,但那不是没药吗?巴格达也搞不到药吗?真操蛋!我当即大骂:“谁他妈的让你们在我身上养蛆啊!不怕给老子下仔吗?”

医生猛地哆嗦了一下,赔笑道:“不会,不会,这是专门用于医疗的叶绿蝇幼体的蛆,哦……它们非常非常安全,还未性成熟,不会在伤口处进行繁殖。”医生拿过一个蛆卵培养皿让我看了一下,又道:“我理解您的心情,这确实有点恶心,但是蛆可以在伤口处分泌消化酶,死亡肌肉组织最终被液化吸食,这很有效,真的!当时,那几位朋友抓……”

医生怔了一下又换了个词:“那几位朋友请我过来时,您身上小伤无数,而且都被感染,高烧昏迷。左腿被子弹贯穿,肌肉形成很大的空腔,最糟糕的是您的右腿,子弹吃在肉里,很深。取出弹头后,伤口周围皮肤呈紫红色,肌肉深处像煮熟的肉一样是灰色的,您知道那是什么吗?”

医生想和我互动了一下,伤口感染症状很多,我一时想不起来,摇摇头。

“先生,这是气性坏疽病,战争中与失血、伤口感染并存的三大杀手之一!一次世界大战时,还没有抗生素,德军腿与胳膊受过伤的士兵分别有12%和23%死于感染,美军伤亡人数中的44%因为坏疽而死亡,而气性坏疽病非常可怕,再加上感染,您当时的状况十分危险!”

医生停下来喘了口气,就像说评书一样继续开播,我知道他是想把自己的功劳放大,好保全性命,也就由得他说吧。

“杀死梭状芽孢杆菌最好的办法是高压氧舱,强迫氧气进入肌肉杀死细菌。但是条件不允许,如果病情恶化下去,您会死亡,至少是截肢。”医生眼神跳了一下看看丹尼尔,估计截肢这个馊主意足以让他死一次了。

“当时,我只能果断地采取行动,彻底清创,然后使用青霉素和四环素。事实上你们搞到的气性坏疽抗毒血清对气性坏疽的治疗效果并不好,只能起到暂时缓解毒血症的作用,而且还有可能让您发生过敏反应的危险。可是后面您的心律失常,皮肤出现红疹,我知道这是大量使用抗生素引起的药物反应,会致命的,您还在昏迷中,我只得停用。后面他们又找来其他抗生素,甚至有辉瑞公司的利奈唑烷。后来我想抗生素可能会因为耐药细菌的原因导致进一步的伤口感染,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铜绿假单胞菌、以及对对新青霉素产生抗性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细菌(Staphylococcus aureus),这些都有过致命病例,所以我干脆少用扰生素,用氧化氢液湿敷,用医疗蛆进一步清理伤口……安拉至大!你的肢体功能和性命都保住了。”

医生最后长出了一口气,听他讲的这么惊心动魄,不像是故弄玄虚。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那么有把握把我治好。”

医生听我不太买帐,腾地一把把口罩揪了下来,露出一张浸满汗水的苦瓜脸道:“当然!我相信我的医术!不过,你的状态还不稳定,还要观察两个星期,更需要更长时间调养恢复。”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战斗?”

“四到五个星期吧。”医生斟酌一番告诉我。

“SHIT!好了,谢谢你医生,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呐!随即我看了看我那条差点被截掉的右腿,开放的伤口一片紫红色。

“那是高锰酸钾。”医生赶紧辩解,丹尼尔笑着一摆手,医生乖乖地退了出去。

“给我支烟。”我的嘴里一片苦涩。

“少抽点,咱们这是隔离病房。”

我骂道:“老子死都死一回了,怕个屁啊。”

“好吧!”丹尼尔说着从身后抱出一个雪茄保湿盒,磨磨蹭蹭地摸出一支雪茄来,非常细小,“先尝尝这个吧,据说是巴西的德国佬造的,在伊拉克算是难得了。如果口味不对,还有其他,哈迪达的人说全都叫祝你康复牌。”

宾钠第(PANA LITO),德国人也造雪茄,我是孤陋寡闻了,抽了一口,我猛然想起今天是6月29日,明天就要主权移交了,哈迪达应该闲不住了吧!一岔气,我咳嗽了两下,问道:“明天是30日,哈迪达肯定要让我们见证那个伟大的时刻吧?”

“当然,除了你,我们都他妈的见证了。唉,算了,你还是看报纸吧。”

丹尼尔递给我一张英语报纸,日期是6月29日,今天的。头版头条是一张巨大的笑脸,我知道他是伊拉克临时政府的**亚拉尔,标题为“快乐的一天”。

驻伊联军管理当局昨天(2004年6月28日)上午10:30正式向伊拉克过渡政府移交了伊拉克主权。本社记者在仪式现场看到,美国的伊拉克最高文职行政长官保罗·布雷默向伊拉克临时政府**阿拉维递交了正式法律文件,伊拉克**亚瓦尔在阿拉维身边陪同。布雷默说:“我相信伊拉克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对伊拉克政府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充满信心。”

布雷默还向阿拉维和亚瓦尔转交了美国**布什的一封信,布什在信中要求美伊恢复自1990年萨达姆入侵科威特后两国就陷于中断的外交关系。

伊拉克过渡**亚瓦尔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快乐的一天,所有伊拉克人都期待的一天。”

正在中东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通过其发言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表声明说,他对美英联军占领当局当天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权力表示欢迎,权力移交标志着伊拉克作为一个独立和主权国家重返国际大家庭。

“交权”仪式约一小时后,“太上皇”布雷默留下100多条约束伊拉克的法令乘坐一架美军C—130运输机离开了伊拉克,一个暂新时代来临。不过,这份报纸对伊拉克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标志**件只有瘳瘳数语,总的来说很低调。对,非常低调!如同心怀鬼胎的美国人像藏私生子一样鬼鬼祟祟完成移交,真是高手!神不知鬼不觉。我把报纸一扔玩味道:“尻!都他妈的被美国人耍了,有人欢喜有人忧呀,伊拉克愤怒的人很多吧?这个药引子下的真是什么时候,哈迪达吃了这颗大补丸,该发飙了。”

“没错,就像一部短暂而具有讽刺意味的垃圾喜剧,提前上演。据红桃A说,哈迪达和亚辛的睾丸都气炸了,劳累了一年多,连个毛也没捞到。”丹尼尔坐在床上吞云吐雾活像个老烟枪。

“呵呵,哈迪达是个有抱负的人,并且非常克制,知道先礼后兵。既然美国人听到了他的声音,却又不把他当回事,生气是自然的,而且后果比较严重。咱们的任务是什么?帮他们出气吗?”哈迪达的心思根本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我腿上的蛆都知道他想要什么。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客,绝对不甘心当失败者,他肯定要疯狂抱复!

“穆罕默德军、安萨尔逊尼军,还有吃了屁的迈赫迪军等等大小武装组织全都集结巴格达,盖达组织也在混水摸鱼,汽车炸弹、绑架、袭击、狙杀、斩首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伊拉克重获主权庆贺着。**军当然也不甘落后啊,哈迪达让咱们配合**军炮袭绿区了,算是为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放点烟花吧!”

“炮袭绿区!”我吃了一惊,哈迪达还真有种,想想迫击炮那可怜的射程我真为兄弟们捏了一把汗。

“对,炮袭绿区!哈迪达亲自制定的作战方案,我们只是担任协从和策应,操炮的是**军的人。”丹尼尔打消了我的顾虑,看来哈迪达还算没气昏头,知道给我们多一道人肉防火墙。

“还有,绿区内的联军总部昨晚上撤出城外了。”丹尼尔的话让我大吃一惊,美国人难道真的撤手不管了,这有点不可思议。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伊拉克一下爆出这么多猛料我的大脑一时有点处理不过来。

“另外,梅花K、梅花J、红桃10下个礼拜就回来了,提克里特的训练任务提前结束。”

我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直接进入肺中,哈迪达的野心就要浮出水面了。联军的突然撤出,使巴格达处于真空状态,形成了内战的最佳培养皿。权力、财富恐怕没人能够拒绝!至高无上的地位哪个武装组织不想角逐!伊拉克新一轮腥风血雨就要开始了。

只是,我有点困惑,美国人是为石油而来,全世界的猪都知道!但他们怎么放心把自己精心培育的傀儡置于风口浪尖而不顾呢,这不是拿孩子喂狼吗?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某人恐怕要疯了。”

“迟早的事。我们受伤也许是天意吧,先让他们乱一阵吧!咱们还能看看欧洲杯,再有三场比赛就完了,7月1日是希腊VS捷克,7月2日是葡萄牙VS荷兰,猜猜谁会羸。”

我这才看见病房里还有台电视,呵呵!丹尼尔还真是个球迷,养伤看球赛两不误。不过我更关心我们的安全,遇袭事件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笑道:“总不会是希腊吧。不过我没你那么乐观,IZO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美国人为了保证主权移交顺利进行,前几天把巴格达翻了个遍,红桃A调查的结果可能是偶然事件,不过也可能是伊拉克人告密。”丹尼尔显然是不相信“偶然事件”,连红桃A也吃不准,因为世界上本没有那么多的“偶然”。

我又和丹尼尔闲扯了一会,得知这里是哈迪达在巴格达的一个藏身点,非常隐秘,外围有**军的人,还有地道,有情况会把我们急时转移。红桃A又留了汉斯和普拉达为我们警戒,更何况这里还有一个哈迪达私人雪茄窖,用巴西雪茄木建造,恒温保湿,大约十多平方。

抽了口雪茄我笑了,因为我实在没必要为我的安全担心。就像德国人来了,更多法国人忙着藏葡萄酒一样,就算是为了他那昂贵的嗜好,**军也该尽心尽责小心翼翼地保护这个奢侈神秘所在不被外人得知。这么看来,这个疯狂迷恋雪茄的政客还算有点良心,把我们当雪茄供奉,也算是我的荣幸吧。我有理由相信为了雪茄,他也不会出卖我!

伊拉克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血腥死亡、肮脏黑暗的真实版悲惨世界,却又存在着种种荒诞离奇的事和种种不可思议的人。和苟且偷生疏于抵抗的芸芸众生相比伊拉克的政客给我的印象更糟糕,有耍嘴皮子的演说家,有爱吃烤鱼的美食家;有疯狂雪茄客,有卖国求荣者和傀儡;还有无数为了宗教偏见内斗不息的人……总之,真正为伊拉克尽心尽力的恐怕不多,遇上这么一个乱哄哄的国度,应该是侵略者的幸运吧。不然,美军死亡人数早上万了。

丘吉尔说,没什么比中了弹却安然无恙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这点我感同身受,受伤和死亡相比根本不算什么,更让人高兴的是我四肢尚在,功能健全。不过,养伤却是无聊孤独的,为防止交叉感染,汉斯和普拉达都不让进来。好在有丹尼尔陪着聊天,每天都有报纸和情报送来,总的来说还不算太坏。对了,为报复恐怖份子炮袭巴格达国际机场,7月1日美军空袭费卢杰东部,据说是扎卡维的秘密据点,7月2日美军再次空袭费卢杰西南。

我没能见证伊拉克主权移交,却躺在病床上见证了一出希腊神话,德国人带率领的希腊小伙在里斯本本菲卡球场赏了志在必得的葡萄牙人一记头球,最终捧起德劳内杯。欧洲杯结束了,丹尼尔痛心疾首郁闷了好几天,看来人都是惯的,被子弹撵得下水道乱蹿时也没这么多毛病。接下来就是每天抽着雪茄看看埃及喜剧,听着废话,打发时间。

情报上显示,伊拉克的局势越来越糟糕,十八个省的冲突事件愈演愈烈,**军也搞得有声有色。而此刻的巴格达就像一群愤怒的人向茅坑行石刑一般惨不忍睹,绿区那几个傀儡根本无能为力。

伊拉克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就要失控,这时,伊拉克**阿拉维向联军请求援助,而“好心”的美国人则大义凛然地向恐怖份子宣战,高姿态地表明誓要维护伊拉克安宁。

欲擒故纵,美国人真高,证明《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算没白看!本身就赖着不想走,还偏要做做秀,关键时刻精心呵护出来的傀儡送来道德枕头,好让世人知道伊拉克离了他们玩不转,而他们完成了解放伊拉克的壮举后还要“被迫”继续奉献下去。

“letting the enemy off in order to catch him。”丹尼尔侧着头问我。

我笑道:“YES,欲擒故纵!这就是三十六计里的第十六计。你没有美国人学的快噢。”

“当然,因为他们是杂种!”

2

第二十九节 低调的喜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