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一节 重返费卢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节 重返费卢杰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12/8 10:46:06

孤寂的庄园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远离尘嚣纷扰,在战乱中保持着一份难得的安宁,连空气带着悲天闵人的忧郁味道,美军、恐怖份子、子弹和炸药也都仿佛遗忘了这个角落。我躺在病床上,浑身散发着臭味,无奈地看着伤口一点点溃烂,这副惨状就好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一样。尽管蛆虫也在尽心尽力地蚕食着,可该死的坏疽和伤口感染还是时而反复,诚惶诚恐的医生除了给我吃药打点滴湿敷,就是心狠手辣地一刀刀从我身上割肉了。

哀怨悠长的《古兰经》和远处校舍学童们唱的《我的故乡》(伊拉克新国歌)每天都准时来我为抚平创伤,洗涤灵魂。不过,我所有的武器都放在我手边,出事后,兄弟们就把我的武器全部带了过来。我知道,它们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强盗们和地痞流氓经历六月漫长的谈判,起初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都比较克制保留了战略缓冲余地。那现在撕破脸皮后就没那么文明了,分赃不均、怨声载道的大小武装组织把七月骄阳下的伊拉克急剧恶化成一座活火熔城,巴格达、摩苏尔、费卢杰、拉马迪、纳杰夫、巴士拉等地的零星冲突接连不断,泼向侵略者和平民的致命的岩浆根本不分青红皂白。

令傀儡们不太欣慰的是,美军的扫荡效率极低,DCU材质的滤网过滤了两个星期也只捞出一些小鱼小虾,具有“克隆功能”的大武装组织拥有充足兵源,根本没有伤筋动骨,抵抗还将无体止地进行下去。不过,扫荡也让混浊水底的愤怒鲨鱼们浮出水面,哈迪达不幸身在其中。权力的欲望促使他的睾丸酮和肾上腺素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这个老家伙变成一头好斗公牛。这个个例说明,欲望的确能使人年轻。

亢奋的美军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马不停蹄四处灭火之余还多次空袭费卢杰,死伤数百平民,却没能搞定扎卡维。我们都知道,美军的炸弹向来是能杀错不放过,电子信号集中的可疑地点都是很好的轰炸目标,躺在病床上我颇为兄弟们担心,因为在巴格达闹够了的哈迪达已于7月15日返回费卢杰,当然是继续闹。

精于爆破的丹尼尔自然成了香饽饽,也跟着大部队走了,只留下汉斯和普拉达保护我这个累赘。被千刀万剐后,该死的坏疽和伤口感染终于被控制住,不过,我的身体却被子弹、弹片和手术刀雕琢成坑凹不平的模样,令人郁闷。再想到我至少还活着,也就释然了。

每天吃着高蛋白的大鱼大肉,做做恢复性运动,等待肌肉的自我修复。七月底,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稍差点元气。我得到巴格达的情报,美军第三装甲师要对巴格达进行一次大规模地毯式搜索,彻底杜绝没完没了的爆炸,与之配合的大约有1200名伊拉克安全部队和150名伊拉克国民警卫队。也就是说,我待的这个地方不一定安全。

来自费卢杰的消息更直白。哈迪达的大意是,在美军的淫威下,巴格达的抵抗力量很快会削弱,甚至一些小组织被彻底摧毁,鸡零狗碎的小爆炸已经不足以威胁美军和傀儡政权,什叶派的武装抵抗恐怕最终还是雷声大雨点小。而费卢杰做为**军、穆罕默德军、安萨尔逊尼军等组织、同时也是是扎卡维的统一圣战组织的大本营,定然会与美军摊牌,**军等组织会誓死反抗。他本人期待我早日康复,扑克牌在费卢杰会大有所为。

“好一个大有所为!”我吸着雪茄仔细品味着,这样的东家确实够聪明,明明是为他卖命,还被他包装的冠冕堂皇。

“那个医生呢?”普拉达问道,这一个月来割我的肉全让他捡上了,将军肚到也威武。

“放了他,给他点钱。”

普拉达嗫嚅道:“他会不会告密啊?”

战争对人的性格改造是最为深刻的,曾经懦弱的普拉达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心狠手辣。不过,杀死救命恩人太损阴德。我盯着普拉达的眼睛反问道:“他的家人还在伊拉克吗?”

“都在巴格达。”

我扔给普拉达一根雪茄,笑道:“你知道怎么做啦!”

“明天,我让哈迪达的人把他送回家。”普拉达明白了我的意思。

挽救了医生的性命后,我走出房门,先和热情的太阳打个招呼,双手叉腰,练了练叉腰肌,再四处走动一下。来了伊拉克,我们就像旅人一样行色匆匆,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定居过,却被迫在这里滞留一个月。庄园内除了我们三人和医生,还留有四个哈迪达的亲信,照料我们的饮食并看护哈迪达的雪茄。

“在伊拉克这个鬼地方能享受一个月安宁已经是很奢侈了,我可是沾了你的光。”汉斯冷冷的声音来自一棵椰枣树上。

“呵呵,也不一定是好事,听说过塞翁失马的故事吗?”

“我孤陋寡闻。”

我坐在树下抽着雪茄给汉斯讲了一遍塞翁失马的寓言故事,末了说道:“世事难料,福可变祸,祸可变福,难以揣测。要是享了一个月福忘了怎么开枪杀人可就麻烦了。”

“呵呵,有点意思。不过扣扳机和瞄准那么简单你会忘吗?”

我摇摇头道:“当然不会,我也是有感而发。想我当初杀人入狱,本以为死定了,却又能逃出生天,没等我高兴几天却又到了那个该死的小岛上,接着再被扔进伊拉克这个火药桶,一遍遍咀嚼生死味道。那天在下水道里,我以为我必死无疑,没曾想被你和红桃K救了回来,虽然被手术刀修理的不成样子我还是挺高兴的,可怜的沙菲伊和颂查,连受伤的机会都没有。再回费卢杰,可就吉凶难料了。”

“世界很简单,我们的生活更简单,别把它搞复杂了,未来……明天的事鬼才知道。”汉斯说到最后气势减弱了,因为活着的人绝大多数都可以畅谈未来,唯独与枪为伍的人没有资格,能规划下明天已经算是高瞻远瞩了!

 “我欠你一次。”我向树上扔了一根雪茄。

 “是嘛!”

 “下水道的事,多亏你们去的急时,否则老子这条命就交待了。”想起那天的经历我浑身的伤口像蚂蚁爬过一般奇痒难忍。

 “那天我们返回集合点时,那的战斗刚结束,IZO佣兵和增援的美军已经设下警戒圈,要搜索下水道。从交火现场推断你们被偷袭了,我们猜测你们可能还在下面,而且弹药不多,最坏的结果就是有人受伤。红桃A让阿齐兹调动**军从上面袭扰,我们分成两组下去支援。我和红桃K从一名美军那截获了无线电信息,知道有人被捉,但我俩可不知道是你。谢天谢地赶到时还不算晚。”汉斯把那天情况大概讲了一遍,真是谢天谢地啊! 

头顶浩瀚星空,脚踏贫瘠土地,经过七个小时的跋涉,我们已经踩在阔别两月的费卢杰土地上。这样的夜行军真有点吃不消,我做了几组深呼吸,调整心率,冷清的空气里还有一丝甜美的味道。在夜视仪里打量着相似的街道,熟悉的景观,却已是物是人非,心中难免有几分伤感,汉斯和普拉达也没有说话,静静在站着。

“队长,请吧!他们在居兰区。”带路人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用恭敬的语气斩断我的思绪。

“费卢杰,你好啊!”我自言自语说完,跟在他身后一路向北。

居兰区在费卢杰城北,勤劳坚韧的费卢杰人经过三个月的修复,居兰区已然不再是死气沉沉的模样。在焦土废墟崛上起的房屋,干净整洁的街道,接近黎明时,不断有三三两两表情凝重的**走出家门去清真寺做礼拜,处处充满了生气。

“战火肆虐,希望长存,费卢杰人真是好样的!”汉斯一改往日的吝啬,破天荒地赞美起来,实属不易。

“可是美国魔鬼又要给圣城增添伤痕了。”带路小伙咬牙切齿地说。

“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我做了一句总结。

很快地,晨曦驱逐了黑暗,全城清真寺的颂经声荡气回肠响彻全城。出于安全考量,红桃A选择的据点紧临一座古老的清真寺。在如诉如泣的梵音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从提克里特训练新军的维里亚,正向我挥拳致意。我也紧走两步,用力拥抱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问候道:“提克里特怎么样?”

“还行,不过我更愿意和兄弟们一起并肩作战。”维里亚的双目炽热,又聊了两句,都自觉地回避了沙菲伊和颂查。

“如你所愿了。”汉斯也上前和维里亚碰碰拳头。

“走吧。”维里亚兴冲冲地进了据点,我刚进门,一群野兽立马将我围得水泄不通,又拍肩膀,又撞拳头,有的亲热地给我两拳,内姆旺爬在我背上死活不下来,当然也少不了问候式的谩骂。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拍脑袋,这帮家伙下手没轻重,头壳不够硬,还真有被拍成白痴的危险。

“呵呵,先检查一下,没少什么零件吧?”

“黑桃7,你不够意思啊,独享清福,害我们为你拼命报仇,结果你家伙没死,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哈哈。”

“…………”这帮混蛋丝毫没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拳脚并用,对于这样的问候方式,我大病初愈实在经不起折腾,费了很大力气才从“亲切”的氛围中脱身。并掏出哈迪达的私人珍藏,一人一根COHIBA,大家才安静下来纷纷陶醉于浓郁芳香的烟气中。

我仔细观察一圈,连我在内正好十三个人,十三是西方人最忌讳的数字,而我们…… 我赶紧甩甩脑袋驱走迷信思想。大伙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增添了“勋章”,红桃A和拉菲尔还扎着绷带,看来这一个月大伙过的挺充实。我不由的脱口说:“希望没错过什么好戏。”

“那要看哪一出了,在巴格达你的戏份已经被删除,所以费卢杰应该好好表现一下,你还有机会。”威廉少了无名指夹雪茄的动作很别扭,看我盯着他的断指,这小子挑衅地伸出中指道:“还好这根没断,傍晚咱们去**。”

“噗……”一口烟气岔了道,我咳嗽起来,威廉的想法也太汗了吧!虽说当和尚是苦点,但也不至于集体地干活。

“别想歪了,打直升机!”威廉白了我一眼,原来如此啊!看来哈迪达是铁了心要战斗到底,不过,直升机我们到没打过。

“眼下,哈迪达已经和穆罕默德军、安萨尔逊尼军、黑旗旅等武装组织联手了,频频袭击美军补给线,‘爆炸成形穿甲弹’击毁三辆布雷德利战车,美军机动部队一直不敢进城。但是巴格达的风波平息后,阿拉维可能就要全力对付费卢杰,以证明自己是个铁腕人物,美军有向城外增兵的迹象,攻打费卢杰是迟早的事,已经有少部分居民出逃。哈迪达和亚辛等人正在积极布置城防,而且雄心勃勃地扩大战果,打直升机成了振奋人心的首选方案。我们已经盯了好多天了,美军直升机的巡逻航线和时间规律摸得一清二楚。”

“那武器方面呢?”我迫不及待地打断了红桃A的简报。

红桃A笑着摇摇头:“呵呵,武器方面不如人意呀,只有RPG-7和萨姆-7,连萨姆-14都没有。美国人天天嚷着伊拉克反美武装拥有萨姆-16、萨姆-18、还有美国制的‘毒刺’,都是鬼扯,有的话早就用了。一占领伊拉克,美军就高价回收这些便携式导弹,萨姆-7都出到500美金,民间的存货不多,只是美国人自己心虚。”

我骂道:“这个老家伙舍得买雪茄,却舍不得买武器,真他妈的操蛋!不过,现在买还来得及,叙利亚也许会有。”

“采购单我已经交给他了,萨姆-16、萨姆-18 、旋律-20反直升机地雷都有。只是哈迪达的两批采购人员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CIA和佣兵们对土耳其、叙利亚、约旦盯得死死的,估计来不及!”红桃A报了个噩耗。

从越南战争开始,步兵的天敌又增加了一项,就是阴魂不散的直升机,它不受地形限制,从天而降的火力让你无处躲藏,在纳杰夫已经给了我很坏的影响。用轻武器挑战直升机必须好好计划一番,否则会把自己折进去。

看我低头沉思,红桃A继续说:“我们计划用德什卡重机枪设伏,顺带检验一下萨姆-7是不是宝刀未老。”

“低空火网,双重手段,对付黑鹰应该没问题,也许运气好阿帕奇也能给揍下来,你是伤兵!就等着看戏吧。”丹尼尔补充道,红桃A也点点头,大伙的关照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千古废人。算了,歇歇也好,来了费卢杰还怕没用武之地吗?大伙又聊了一会,吃过早餐,我和汉斯、普拉达去补了个觉。醒来时已是下午三点,大伙已经去各自忙碌了,帮助哈迪达布防。

这时,阿齐兹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队长,将军要宴请你。”经过两个多月的磨练,这小子俨然已经代替了胡维德的角色。

“现在!”我有点诧异,哈迪达什么时候也有喝下午茶的习惯了。

“对,红桃A队长已经过去了。”阿齐兹点头道。

“带路。”我整理了一下衣装跟在阿齐兹后面去见哈迪达。

白天的费卢杰又是一番景象,街道上没有妇女,没有巡逻士兵,流动的只有少年和明显带武器的男人,车辆稀少。在一些路口或要塞加筑了五六道简易工事,房顶布有狙击手,一些临街的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机枪。这样的情形遍布每一个街区,我甚至能闻到枪油味,再加上密布全城的地道,可谓杀机重重。看来在费卢杰已经“沦陷”到抵抗势力手中了。

老奸巨滑的哈迪达一如既往地龟缩在地下,在不算亮的日光管下,气色颓败,黑发已然稀疏,眼神中却闪烁着气急败坏的疯狂。一张长餐桌上布置了几道菜肴和橙汁,红桃A已经入座。哈迪达自然先是一通拥抱,客套了一番步入正题。

“队长,看到了吗?”哈迪达问我。

“什么?”我故意问道。

“坚固的城防和费卢杰人的战斗意志!”哈迪达抿了口橙汁笑了笑。

“战斗意志可嘉,城防的坚固与否只是相对来说的,别忘了,咱们的对手是美军!可以海陆空天立体打击的信息化部队,而小小费卢杰连个战略纵深都没有。”我先向他泼了一盆冷水,又问道:“将军,你真的做好殉国的准备了吗?或者说,你会不会像迈赫迪军一样。”

2

第一节 重返费卢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