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第六节 如此安全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节 如此安全

小说:战斗日(佣兵的反抗) 作者:醉昆仑 更新时间:2009/12/28 17:13:16

唯一比敌军炮火还准确的是友军火力。----墨菲法则

骂归骂,佣兵们还是换弹匣,拉枪机,杀气腾腾地各自忙碌着,为接下来无法预料的战斗做着充分准备。敌人来势汹汹,大有收复失地之意,而失去坦克的重火力保障,显然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孤军深入。队长等人商量后采取比较保守的打法,清理战场就地建立防线,以逸待劳,为了提防敌人与我们搅到一块时直升机炮手手发抖,索性将直升机也撵跑。

时间缓慢流淌着,偶尔会有月色穿过阴云与我们打个招呼,无线电里一片静默,战场陷入死寂之中,没人知道先前曾发生过一场激战。

气温还在下降,尽管我趴在干燥的废墟上,身上的湿气还是越来越重,我看看表已是凌晨四点,侦察人员并未侦测到敌人形踪,那一百多名敌人仿佛消失了一样,不应该啊?以我的了解,血气方刚的费卢杰人是绝对不会容忍敌人玷污这片神圣土地的。

或许经历了那道开胃菜,大家始终处于兴奋状态之中,即使冰冷的夜色也无法扑灭燃烧的血液,这使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费卢杰人的地道。

我们仍在苦苦守候猎物的时候,几声哨响划破夜空,三发照明弹在空中绽放,方圆一公里内如同白昼,我们借助夜色掩护建立的防线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在夜视仪里强光效果是被放大的,我本能地眨了下眼的工夫,敌人已经发起攻击。

RPG拖着长长的尾焰呼啸着扑向我们的阵地,德什卡重机枪、AK突击步枪、还有伊拉克的杂牌武器,甚至还有迫击炮一古脑地向我们倾吐而来,四面八方全是交织的致命火网,子弹“嗖嗖”的破空声响彻耳边让人心惊胆颤,重机枪的长点射更是让人腿肚子抽筋。

对敌人缺乏足够的尊重,在战场上你会受到同等的惩罚!费卢杰人是游击队,但绝不是乌合之众,他们也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而且善于利用。看情形我们被包围了,我没想到,队长也没想到。敌人的突袭打得我们很狼狈不堪,爆炸声夹杂着惨叫和谩骂,耳麦里充斥着几位大佬的命令与怒骂。好在佣兵良好的战斗素质还是及时体现出来,短暂的慌乱过后,纷纷镇定地开火还击。

但是照明弹将夜视仪的优势化解于无形,我们与恐怖分子处在同一起跑线上,而敌人却有人数上的优势,火力也不比我们弱,射击似乎也比以前更精准。

感受着灼热的空气,呼吸着浓烈的火药,我和响尾蛇重复着以往的工作,照着枪口焰点名,重点是机枪与RPG。三十秒后,照明剂燃烧完了,战场重新回归黑暗,狡猾的恐怖分子也停止了射击,现在的枪声来自于不冷静的佣兵,因为光线猛然变暗,夜视仪和眼睛都需要时间来适应。

“停止射击!节约弹药,蠢货!”一名大佬在无线电里怒斥自己的部下。

“各组回报情况,有没有人受伤。”队长焦急地问,耳麦里传来零零星星的回答,还好上帝之鞭没人阵亡,只有推土机与恶棍受了点轻伤。军舰鸟也挺走运,硬骨头死了两个,异教徒死了仨。

“马上呼叫空中支援!炸死这帮杂种!”异教徒的老大气急败怀地说。

“不行!这帮人不是一般的游击队,至少这些杂种很聪明,他们与我们粘的太近了,我们必须撤退到安全距离,而且就像退败,在敌人再次发起攻击之前。南边的火力比较弱,是个不错的突破口。天使、芙蕾雅、响尾蛇、疯狗提供掩护,子弹、可乐、泡菜、轰炸机、爵士、坦克、猴子,跟我来!”队长冷静地分析着形势,话落,抱着加利尔突击步枪一马当先冲出掩体,带着突击分队消失在黑夜里。

“壮哉!勇敢的老男人!”我由衷地赞叹一句,不是吗?指挥官带头冲锋在其他国家军队里是不可想象的,大多指挥官说的最多就是“给我上”,而不是“跟我上”,正是这种优秀的军事传统缔造了以色列军队世界第一流的单兵作战能力,在强敌环恃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亚伯拉罕、大卫、所罗门的子孙没有懦夫!我们的民族无路可退,只能冲锋!”响尾蛇的声音略显激动,为他的上司,也为犹太民族而骄傲。

包饺子是一件幸福且有趣的事,在战场被包饺子可就被动多了,哪怕敌人只是一群游击队。我们响尾蛇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盯着战线,掩护队长突围。

很快地敌人故伎重演,照明弹再次点燃夜空,将阵地笼罩在邪恶诡异的白炽光芒中。敌人再次准备发起攻击时,队长他们已经悄然逼近敌人的战线,在瞄准镜里我能清清楚楚看到敌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不过,他们马上就会感觉不到害怕了。

我锁定了一名机枪手,刚要扣动扳机,这家伙就被爆头,脑袋四分五裂。再移动枪口定格到一名RPG手的心口上,同样未扣扳机,敌人就飞了出去。天使和芙蕾雅出手太快,没我们什么事了?“妈的!”我不得不继续寻找威胁最大的敌人。相比而言,突击队出手可就野蛮多了,榴弹、手雷直接将敌人的阵线炸的人仰马翻,机枪、突击枪疯狂咆哮着撕扯敌人的身体。战场已经热闹起来,两帮杀红眼的人急欲至对方于死地,枪声就和年三十的鞭炮一样密集,枪口焰拽光弹交相辉映,瑰丽妖异,煞是好看。

SG550半自动狙击枪减少了上膛退壳的繁琐,但我也只干掉三个敌人,队长与突击队已经顺利拿下敌人的阵地,打开突破口。

照明弹逐渐燃尽,战场慢慢恢复平静。部队要趁这个罅隙撤出阵地,连同其他佣兵团队的七名狙击手则受命掩护,看着队友们一个个离我们远去,我和响尾蛇对视一眼,都是笑着摇头,感叹自己的宿命。

狙击手的任务是充满危险的,无论是深入敌后猎杀,还是前线狙杀,但最无奈就是掩护部队撤退,因为你要吸引更多的火力关照,而你的行藏也会暴露给敌人,很多优秀的狙击手就是这样死掉的。

“所有人掩护,狙击手撤出阵地!”队长“甜美”的声音终于送进我的耳朵。

“你先!GO!”响尾蛇的谦让着实让我挺感动,但我并未礼尚往来,因为现在不是时候,时间就是生命,鬼才知道那帮疯子的第三波攻击什么时候开始。我抱起SG550冲出掩体,与我同时移动的还有几条身影。

一脚深一脚浅地跑出废墟,脚下变成松软的草皮,我还没得及呼吸一口鲜美的空气,身后就是两声哨响,眼前一亮,我心头一惊,是该死的照明弹,敌人又要攻击了!

“疯狗,趴下!”耳麦里传来天使的警告,我条件反射般地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砰!”左腰侧就像被人啃了一口,剧痛如电流般传向全身,脑仁阵阵发麻,真痛啊!我知道我中枪了,但不确定会不会要命。

“疯狗,告诉我你没事。”

“你还好吗?”

“SHIT……”耳麦里传来队友们的关切,我能分辩出有内姆旺、天使、队长、响尾蛇……

我忍着伤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否则就会暴露,连我都奇怪,中了枪还这么镇定。我掀起防弹衣检查伤势,首先触摸到的是温热的血液,黏黏的,腥腥的,就像敌人的一样。触碰到娇嫩的肌理痛得我一哆嗦,倒吸了几口凉气,借照明弹的亮光,我看到一道五公分长一公分深的外翻创口,哈哈,我乐了,被子弹犁过去了!

虽然笑也牵引了伤口疼痛,但总算还活着。

“疯狗,该死的,说话。”

“疯狗,回答我!”耳麦里队长与内姆旺仍在焦急地吼叫着。

“死不了,就是他妈的痛啊!”我感激地长出了一口气,谁知队长马上换了副嘴脸:“痛!我看不像,你的表情好像要拉屎。”

“哈哈,这小子命真大!”推土机嗡声嗡气地调侃我,我也赖得理他,难道老子命小才好啊!

由于失去目标,敌人的第三波攻击并未展开。我几乎是咬着牙数完这刻骨铭心的三十秒,美丽的黑夜再次回归大地,我忍着火炙般的痛苦爬起身来,跌跌撞撞跑向阵地,一百多米的距离足够漫长,瘫回地上时我已经汗湿全身。

盯着战线的内姆旺向我投来关切的眼神,我树个大拇指做为回应。队长查看了伤势,长出一口气,“好孩子,没给上帝之鞭丢人。医生,帮他看一下。”

“看不出来,你还挺能撑。”

说话的是天使,我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说了声:“谢谢,我会还你的。”

“我打赌你没机会。”天使很自信地说完重新进入狙击位,殿后的狙击手也回来了,响尾蛇拍拍我的脑袋做了个鬼脸,医生帮我处理伤口的工夫,便听到异教徒老大歇斯底里的咆哮。

“突击队在第18区遭到一群可恶混蛋的猛烈攻击,请求空中打击!就是现在!重复,请求空中打击,位置在第18区……”

我的伤不碍事,就是有点痛,至少还能战斗。我打量了一圈,大家多少都带点伤,到目前为止,佯攻任务是惨败的,凶残狡猾的敌人给了我们很大伤亡,不过,总算把敌人给引出来了,这是美国人乐意看到的,并且是敌人的精锐力量。传送过去敌人的座标,得到了指挥部肯定的答复,大伙零乱地放着枪后撤300米,然后偷笑着盯紧战线,心安理得地等待欣赏敌人灰飞烟灭。这也是人类的劣根性吧,乐于看到别人倒霉,何况是敌人。

美军的空中支援确如其承诺的一样,来的非常快,不到五分钟。所有人打开发信机,待机师识别敌我。在战机的轰鸣中,空气一阵轻颤,天空突然出现一团火球,以极高的速度扑向地面。

“是F-15,哈哈,我的宝贝来给我出气了,狠狠炸那帮混蛋,千万别留情。”空军特种部队出身的轰炸机已经欢呼起来。我的心情却揪做一团,心脏剧烈痉挛着,浑身颤抖,眼前的一幕是如此相似,我仿佛又回到了8月14日的巴格达,回到那片黑色的天空下……

“快跑!空袭——”我像疯了一样从地上跃起,一把扯起响尾蛇,一把拽过天使,撒腿狂奔。

“嗨嗨,放手,你疯了。”我对响尾蛇的惊叫充耳不闻,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尽最大努力解救我的兄弟们,救一个算一下!

“疯狗,该死的,回来!去把他拽住。”队长嚎叫着,都以我为吃错药了。

我一边跑,一边抬头看着天空,所有声音都消失了,耳朵里接收到的全是“宝石路”刺耳的尖啸,好像还有惊呼的声音,那是汉斯、威廉、丹尼尔、图拉姆…… 我心里一痛,大吼道:“快跑啊!”

扭头望去,让我欣慰,大伙果真在四散奔逃,看来他们听到我的呼喊逃过这一劫了。从天而降的“宝石路”落在我们的阵地上玉石俱焚,惊天动地的巨响中黑夜被撕成碎片,空气也在瑟瑟发抖,脚下一阵颠簸,我被气浪掀翻在地。

“啊呀!”伤口释放的痛疼将我从“魔”道中拽回,啮牙裂嘴的我恍如做了一场梦,天使和响尾蛇都瞪大眼睛望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看到外星人。战机仍在轰鸣,耳麦里已经吵成一锅粥,队长的声音最大,而且骂的最难听。

“停止轰炸!是他妈的自己人,该死的,你这个臭蛆,给我滚回去……”

“怎么回事?”我还有点癔症。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啊。”响尾蛇扯掉脸上的草叶,死死地盯着我,就像盯瞄准镜一样。

“你忽然幸运地发神经,噢,不对,应该说你得到的上帝的指示,做出令人费解的疯狂举动,可是你却救了我们,美军误炸了……噢,天啊!”天使的声音徒然尖利,又是两团火球刺破灰尘飞向地面,三人停止了无厘头对白,撒丫子就跑!

这会明白了,是美军战机疯了!本想给恐怖份子还以颜色,却不想让敌人看了我们的戏。面对威力无与伦比却不长眼的导弹,地面上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饶是实战经验丰富的天使和响尾蛇也失了方寸,只是本能地奔跑着,仿佛导弹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我现在伤也不痛了,跟着他两跑得两脚生风。

“嗵、嗵”两声巨响,爆炸来自我们身后,三人同时载倒在地,我感到浑身无力,嗓子眼冒火,只能拼命呼吸。如果照这个速度再跑半分钟,估计大脑就会因为缺氧而烧成白痴。该死的美国佬!

F-15知道做自己做了错事,羞愧万分地飞得无影无踪,留下一地狼藉与一群惨叫的无辜盟友。半分钟后,耳麦里才传来队长上气不接下气的询问。可惜这次上帝之鞭却没能继续走运,暴龙失踪,泼妇阵亡,推土机重残。

一死一残,几乎全部挂彩,重创我们的竟然是美国空军。大家纷纷谩骂着投入抢救搜救工作,此刻已没人有兴趣来质疑我为何发癫了。

暴龙、泼妇与我不太熟,相比之下,我更关心推土机。当我抱着枪来到他面前时,感觉就像喝了硫酸一样,惨呐!推土机已经昏迷过去,两条腿与他血肉分离,就像垃圾一样散落在他身后十多米远的草地上冒着热气。

医生在帮他止血包扎,五六个要好的队友默默地站在一边,有的在咬牙唾骂,有的在低声抽泣,场面极其悲壮。我想掉几滴泪来表示我对他的同情,可惜我办不到,尽管我心底酸涩,无奈眼中无泪,我只能用力握着他手。唉,推土机是个不错的家伙。

突然我手掌骨节“嘎吧”作响,他手上传来一股能捏碎我骨头的力量。虽然推土机没有睁开眼睛,这一刻,我猜出他已经醒了,只是不愿意面对残酷的现实而已。一个撕虎裂豹的强悍男人突然变成千古废人,真不如死了好!

三五分钟后,暴龙找到了,不过已是一具残缺焦臭的尸体,可乐摇头骂道:“唯一比敌军炮火还准确的是友军火力。去他妈的该死的墨菲法则!”

“这就是他妈的及时精准的空中支援,安全的敌我识别系统?”轰炸机狠狠一拳砸在地上,他与暴龙关系最铁,自然是悲愤难平。暴龙泼妇若是战死,大家都能理解,毕竟打仗总会死人的,可被自己人误炸,这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系统是他妈的是如此安全!以至于我们在他脚下,他都视若无睹!”队长摔掉耳麦,沮丧地拨拉着头顶上的地中海,发泄着心中的郁闷,刚才由于没能及时阻止战机轰炸,酿成恶果。

不过,这次误击事件不能全怪队长,因为美军的敌我识别系统各军种间互不兼容,比如美军特种部队配备避免误伤的发信机只能与空军飞机兼容,不能和海军飞机兼容,而我们的发信机与无线电全是海军陆战队的,又无法与空军兼容。就连美军各个军种独有的无线电编码也是如此,没有提供无线电密码和频率代码是不能相互联系的。一支海军陆战队与一支陆军精锐夜间遭遇发生火并,结果打完了,才发现大家全是美国人,这种幽默的确真实发生过。这也是误击事件频发的根本所在。

美军做为全球一哥,独树一帜的高科技更是饱受艳羡,殊不知他们在享受高科技带来便捷快感的同时也在默默忍受高科技附带的风险折磨,“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25%的伤亡就是拜自己的高科技所赐,想不到吧?高科技是有高风险的!

天色快亮了,战场的硝烟逐渐散去,在我们为队友默哀的时候,那帮该死的恐怖份子又有小动作,耳麦里清晰地接受到芙蕾雅的声音:敌军靠近!

闻听此言,队长青筋暴起,怒目圆睁:“妈的,天上飞的不行,那就地上跑的!火鸡,立刻呼叫陆战一师的榴炮营,用M198(155毫米榴弹炮)给我狠狠炸这帮狗日的!”

2

第六节 如此安全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