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带血的子弹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带血的子弹3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09/4/16 0:52:49

四名儿童团员一会儿在路上走,一会又钻进芦苇丛中,在芦苇丛中七弯八拐,然后再从芦苇丛中上另一条窄窄的小路。

就这样小路、芦苇丛、小路、芦苇丛反复不知道好几次以后,芦苇丛中又钻出四个儿童团员,换下最初的四人,继续在小路、芦苇丛中穿来穿去。

半个多小时后,邓卓终于听到一个孩子说:“报告连队,抓了两个奸细,缴获两支手枪。”

一个大人回答:“走,见连长去。”

然后邓卓感觉自己的担架又最后一次被换手,越过两级台阶,进到一块非常平坦的地方。

邓卓心中默默数着,自己和唐功足足被换了五次手,如果不是这些儿童团员“带路”,自己和唐功还真找不到这个地方。

担架被放在地上,周围一片嘈杂的脚步声。

邓卓微微将眼睛眯出一条缝,看到自己在一个院子里,一间破旧的房子在院子的一条边上。自己附近至少站了一个排的兵力,全部穿着新四军军服,腰间清一色的盒子炮。

这应该是个警卫排。邓卓心想。只有警卫排才会大量配备这种半自动轻武器。

“拿水把他们泼醒,马上报告连长,让连长亲自审问。”

“是!”

“不用水,我醒了。”邓卓笑着从担架上坐起来。

“哗啦啦”,现场所有战士迅速拔出盒子炮,张开机头,枪口对准邓卓,四名儿童团员也红缨枪一挺对准邓卓。

邓卓笑着坐着,一动不动,这时候他可不想刺激这些战士的紧张神经。

邓卓说道:“各位同志,不要紧张,我这不还绑着的吗?”

战士们这才注意到邓卓和唐功捆得紧紧的,而且,唐功还“昏迷不醒”,战士们的神情稍稍放松一点,但依然枪口对准邓卓。

“我有路条,在我旁边这人的左边鞋子里。”邓卓其实在担架上就记起唐功把路条塞到鞋垫下了。

一名战士上前,从唐功左脚脱下布鞋,立刻眉头一皱,显然他也受不了唐功的脚臭。这名战士屏住呼吸,手伸进去摸摸,然后扯出鞋垫,从鞋垫下摸出一个油纸包好的小包。

战士马上转身小跑过去,双手把小包递给了自己的领导。

领导看了小包一眼,立刻扭头深吸一口气,然后才接过油纸小包,一层层打开。

看来,唐功的脚臭功夫杀伤力还挺大的,难怪唐功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自己人尚且都受不了,何况鬼子伪军。邓卓心想。

领导从油纸最里面抽出一张纸,双臂挺直,显然是不能忍受唐功的脚臭,但只冲纸上看了一眼,立刻神情严肃地把手缩回到几乎让纸贴上鼻尖,仿佛唐功的脚臭一下子变成了法国香水。

所有的新四军战士脸上都流露出惊愕之色。

这位领导突然立正向邓卓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新四军第二师路东联防司令部独立九团三营一连一排排长仲吉伟向长官报道。”

一听说是长官,一看仲排长这架势,所有新四军战士立刻关掉盒子炮机头把枪收好一起“哗”的一声向邓卓敬了一个军礼。

四个儿童团员也晕晕乎乎地学着大人们的样子敬着军礼。

秦连长出来了,一看自己的战士全这个样子,当时就火了:“怎么着怎么着,向奸细敬礼,我们一连又想叛变了?”

“连长,你看。”仲排长把手中的路条递给秦连长。

秦连长右手刚接过路条,马上头一摆,左手拇指食指捏住了鼻子:“什么东西?日军的新式化学武器?”

但秦连长只是歪着头斜着眼瞟了路条一眼,立刻像仲排长一样把这张“日军的新式化学武器”双手捧在面前从头至尾看了一遍。

仲排长心中暗暗叹道:“连长就是连长,百毒不侵,这样都能捧着看半天。”

在从头至尾一字不漏看完以后,秦连长正了正自己的军帽,正步走到邓卓面前,右手一动,敬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军礼:“新四军第二师路东联防司令部独立九团三营一连连长秦之余向**特派员报道。”

所有战士心中一凛:妈呀!**特派员!幸亏刚才没有冷水浇一下。想到这里,战士们都颇为同情地看着四个儿童团员。

按规矩,秦连长给上级敬礼以后,上级必须回敬一个军礼的,可这时候秦连长才发现,眼前的这位**特派员竟被捆得结结实实。

“还不放人!”秦连长大声吼道,额上的汗都出来了。

仲排长赶紧绕到邓卓身后解绳子,可是仲排长拉扯几下后,竟把绳结拉成了一个死结。

“快拿刀来!”仲排长着急地向自己的士兵命令,可这里是警卫排,全部都用的是手枪,谁也没有刺刀。有战士马上说:“我去厨房。”

“算了!”秦连长喝住要去厨房的战士,双手抓住邓卓身上的一段绳,轻轻一扯,绳子立刻就断了,然后三下两下就把邓卓身上的绳子扯了。

“好功夫!”邓卓不由得赞道,“我的这个小兄弟也会这一手,跟你倒挺像的。”

秦连长看了一眼邓卓身后还躺着一动不动的唐功,诧异地叫出声来:“和尚!”

邓卓一听,奇怪地问:“你们认识。”

秦连长冷笑着说道:“当然认识。”秦连长转身问四个儿童团员:“你们把他怎么了?”

四个儿童团员立刻慌张起来,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说道:“秦连长,我们不知道他是自己人,所以,所以王小虎他们可能下手重了点。秦连长,你知道我们儿童团的原则的,没有路条,一律打倒。您看,他是不是这儿,打坏了。”孩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秦连长哈哈一笑,摸摸孩子的头:“哈哈,你们谁要是真能一棒把他打晕了,我立马把这连长让给谁。”

儿童团员们一脸困惑,不知道秦连长到底是表扬还是批评。

“都别出声!”秦连长命令。

马上,现场静下来了,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唐功正微张着嘴打着鼾。

邓卓哭笑不得,这唐功也睡得太死了,不过,邓卓转念一想,这么多天从延安一路走过来,日夜兼程,自己尚且每天不能睡四个小时,唐功还要负责自己的安全,随时都警醒着,也实在太难为他了。现在到了目的地,心中的压力骤然一轻,当然倒下就睡了。

但是,**派下来的人,被捆得结结实实在大庭广众之下鼾声如雷,这也太不适合自己的身分了吧?

邓卓上前喊道:“假和尚,起床了。”

唐功一动不动。

0

带血的子弹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