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离奇的自杀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离奇的自杀8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09/9/29 12:25:56

既然胡营长指望不上,那就只能靠自己了,唐功问:“三营怎么走?”

“东边这条小跑,直走七八里地就能看到了。”胡营长手一指。

“好,胡营长,借你们几件武器用用。”

“没问题,顺便拿,不用还的。”胡营长大大方方地说道。

唐功毫不客气地从战士们身上搜刮了一番,然后烟尘滚滚地向三营的方向狂奔而去。

望着唐功的背影,胡营长无奈地笑笑:“这小子,比鬼子还狠啊!”

三营的驻地,邓卓正和营长欧阳刚还有几个战士在营区边走边交谈着。

欧阳刚说道:“这就是我不去开会的原因,我知道我的嫌疑最大了,我要是去了,政委和其他两位营长肯定会以调查名义软禁我。我们三营靠团部最近,三营的防御我最了解,我要是走了,难保鬼子不会乘虚而入。所以,希望特派员能近早查明真相,也让我能安安心心的开展工作。”

“真相总是要慢慢查出来的,这不能急。我听说,你一直想调到一营去,我能知道为什么吗?”邓卓问。

“原因只有一个,打鬼子。”

“哦,三营就不能打鬼子吗?”

“能,当然能,不过,我们三营的战斗力太强了,鬼子少于两个中队靠都不敢靠近我们的防区,所以,我们三营一个月有时打不了一场仗。您说说,咱们当兵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打鬼子给咱中国人报仇。可现在好,一个月有二十九天半在听着人家嘁哩咔嚓地打鬼子,看着人家哗哗啦啦地分战利品,而我们自己,就只能龟缩在防区擦枪。我们营的战士现在一听说鬼子来了就口水直流两眼冒绿光。”欧阳刚说着就瞪大了眼睛,像饿狼一样。

“所以刚才你们就那么快赶到了?”邓卓笑着说道。

“可不是,一听说来了鬼子,战士们就涌过来了,说再不去就让二营的人抢先了。我说二营的人腿短,跑不过咱们的,带了一个连就上去了。谁知道赶到一开火,鬼子就没了。一共才二十五个鬼子,您就干掉十五个,我们是赶了个早集喝了半勺清汤,好多战士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特派员,您下手也太狠了。”欧阳刚的表情不知道是赞扬还是埋怨。

“打鬼子嘛,就得狠一点,不狠一点他就不知道谁是他祖宗。”

欧阳刚点点头表示同意。

“欧阳营长,我发现,你对阵地防御作战很有研究啊!岗哨的位置,火力的搭配,工事的修筑,高地的选择简直就是艺术,莫说鬼子两个中队,就算鬼子来一个大队估计在你们身上占不了便宜。”邓卓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欧阳刚,以欧阳刚二十多岁的年纪,能够摆出如此老成的防御体系,确实不易。

“我倒真希望鬼子能来一个大队,让我们三营开开荤。”欧阳刚笑着说道,“其实,我们三营的防御体系是让团长给骂出来的,我才当了两年兵,哪能把工事修得这么强悍?”

“骂出来的?”邓卓来了兴趣。

“一年前,原三营营长到团部开会时,遇到鬼子的空袭,牺牲了。团长不知怎么就听说我了,指名让我担任三营的营长。其实,我当时还只是一个小排长,指挥二三十人那是老和尚念经,闭着眼睛都会,可一下子让我指挥四百多人,那不是拿着棒槌当机枪用吗?可团长发话了,说‘不会就了不起了,不会就学,奶娃子也不是一出生就会吃饭的’。我这三营的防御体系都是团长手把手教的,但还是有好多漏洞,团长老骂我不会灵活变通,最开始三营几次和鬼子交火的时候,团长都是亲自带警卫连来督战,发现问题就直接命令各连怎么打。”

邓卓呵呵一笑:“看样子,战场上你们团长就兼任营长了,你这个营长只是一个摆设,你一定对团长有意见吧?”邓卓不动声色地套着欧阳刚的话。

欧阳刚似乎根本就不上当,笑着说道:“没什么意见,都是打鬼子嘛。团长的确打得比我好,而且打得比我还凶。不过,打完鬼子气都没喘上一口,团长就骂上了,总是说这仗应该怎么怎么打,让我长点记性。有一次我疏忽了一点,让鬼子一个小队从背后摸上来包围了,团长竟然还亲自带人冲了上来,子弹打完后还跟鬼子拼起了刺刀,您别看团长又矮又瘦,四十多了,一出手就干掉三鬼子。当然,打完仗总是汤汤水水的来一碗‘训面’(方言:指当面批评训斥,简称吃训面)。”

团长居然亲自上阵拼刺刀,邓卓心中暗暗吃惊,这杨团长也太鲁莽了,毕竟他是整个团的支持力量,如果一团之长出事,整个团的工作都将陷于被动。

“我还听说,你跟杨惠队长好上了。你小子有眼光啊!”邓卓故意漫不经心地说道。

欧阳刚苦笑说道:“特派员肯定知道我跟杨惠的关系、还有我跟团长的矛盾了,没错,我就喜欢杨惠,杨惠也喜欢我,如果不是团长,说不定我们都革命后继有人了。可团长居然嫌我官小,配不上杨惠。您说,这都什么年代,团长就这么不开化。团长说杨惠至少也得嫁个师长,我说那就把我换到一营二营去,三天两头有仗打,战功自然就多,级别自然就提得快,用不了五年,别说师长,军长说不定我都能揣口袋里。可团长就是骂,说猪八戒想嫦娥的时候还好歹是一天蓬**,你一大头萝卜菜还想打我女儿的主意,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烂乞丐还想娶美娇妻。”

欧阳刚越说就越有点气呼呼的样子了,他情绪的每一丝变化都让邓卓看在眼里。

“这话也太伤人了,你一定很恨团长。”邓卓笑着说道。

“说不恨那是假话,但那有什么办法呢?”欧阳刚被邓卓说得情绪低落起来。

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团长死了。

“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邓卓突然厉声问道。

欧阳刚被邓卓突然一炸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在团部!”

“团长牺牲的时候你在哪?”

“我在……,我当时喝多了,不记得了。”欧阳刚微微慌张地搪塞着。

邓卓不作声,两眼机枪枪口一样紧紧盯着欧阳刚。

欧阳刚的目光突然坚毅起来,回敬着邓卓的目光:“我可以发誓,我没有害团长,如果真是我做的,不用你抓我,我马上就自杀给战士们一个交待。”

欧阳刚的目光突然让邓卓感觉一丝底气不足,好一会才说道:“事实我会查清楚的。”

“营长,不好了,首长的警卫员来了!”一个背着枪的小战士几乎是脚踩风火轮似地跑了过来。

看着自己手下慌慌张张地样子,欧阳刚板着脸说道:“什么不好了?首长的警卫员有什么不好了?又不是鬼子来了!刚才我不是交待过吗?特派员的警卫员随后就到,到了就把他领过来,要客客气气的,人家可是**来的客人。快去!”

“可是……”小战士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可是什么啊!”欧阳刚打断说道。

“那人太凶了,我们都不敢放他过来!”小战士说道。

邓卓听得心中一愣,没错,自己那警卫员长相的确太地狱化了,但也不至于凶到让人紧张到这种地步吧!

“凶凶凶!不凶能当**警卫员吗?人家的‘凶’是给敌人看的,你们紧张什么?”

“算了算了,我那警卫的长相的确可以画出来当门神,我们一起去看看吧。”邓卓笑着说道。

欧阳刚这才和邓卓一起跟着小战士向前走去。

走不多远,便看到一面由新四军战士组成的密密的人墙,都背对着欧阳刚和邓卓,人群中嘈杂地传来“把枪放下”的吼声。

欧阳刚快步上前拍拍几个战士的后背:“让开!”

听到营长的声音,战士们立刻让出一道窄窄的口子,让欧阳刚和邓卓挤了进去。

欧阳刚和邓卓也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是唐功。

只见唐功双腿张开立着马步,上身光着,全身的汗水像涂了一层亮亮的油,一块块隆起的肌肉像花岗岩一样棱角分明,一根根头发竖得跟刺猬一样。唐功左手歪着一支驳壳枪,右手端一支捷克式机枪,手上的绷带已经散开,一条白色的绷带在身后畅快地飘着,唐功的背后还背着五六枝三八大盖,嘴上横叼着一把匕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肚子上还密密地绑着一圈手榴弹。

欧阳刚和邓卓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要吃人!

唐功的这一造型的确有损延安干部的形象,邓卓不得不上前大声训斥:“假和尚!背这么多枪,你学人家唱京剧呢?飘根绷带,你以为你木乃伊呢!”

木乃伊是什么,唐功不知道,但这熟悉的声音却像春雨一样浇熄了唐功的满腔怒火。

0

离奇的自杀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