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猎队>咫尺的危险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咫尺的危险3

小说:猎队 作者:酒盏花枝 更新时间:2010/8/25 11:18:07

唐功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队长,不是我不愿意教,这可习武之事,一要恒心,二要天赋。我相信您有这恒心,不过,就您这练武素质,那就跟我学文化的素质一样。学文化,您是这个。”唐功竖了竖自己的大拇指。“习武,您是这个。”唐功脱下鞋子,动了动自己的右脚小拇指。

唐功话刚说完,邓卓一记鞋底就打在自己脸上,唐功赶紧施展轻功跳开:“队长,要尊重事实啊!真理不会因为暴力而改变!”

“啪”,一只鞋子就击中了唐功的后脑,“啪”,又是一只,也是击中后脑。

“队长哪学的功夫,这么准?”唐功左右跑着。

邓卓冲过来拾起一只布鞋:“老邓飞鞋,小李飞刀的改良版!小心屁股!”

唐功立刻跳起来,双后捂住屁股,还是在空中结结实实地吃了一下。

一处空地上,邓卓和唐功相向而立。

太阳在空中火辣辣地晒着,邓卓和唐功脸上都是一条条汗水。

邓卓双手在胸前握着一根半人高的木棍,双腿大步跨开,侧着身子凶狠地看着唐功。

二十几米外,唐功背着双手,两脚不丁不八地站着,神色冷峻地盯着邓卓。

一阵风过,地上的枯叶在两人之间盘旋,飞舞。

邓卓下巴上的一滴汗落了下来,在一片枯叶上摔得粉碎。

唐功慢慢把右手插进衣内,缓缓拔出,手中拿着一根巴掌长的黄瓜,凑到口里咬一口,发出“卡嚓”一声。

邓卓脚掌一动,突然前倾着身子向唐功奔来。

唐功轻蔑地一笑。

邓卓猛冲到离唐功还有几步远的地方,身子骤然旋转着向前,然后一棍向唐功额头劈下。

唐功一动不动,右手向口里送着黄瓜,左手微微一抬,食指和中指就把砸向自己的木棍夹住,然后向前一送,邓卓就不由得后退四五步。

“不错,这一招‘降妖除魔’很象了,但力度不够,真要和对方一碰刀,你的刀就飞了。不过,以这样的架势出招,没一个十年二十年功底的人是不敢接招的,一般人见到这一招就只能后退。”唐功边吃黄瓜边点评。

“这‘达摩剑法’真的能吓住鬼子?”邓卓挥舞着手中的木棍。

唐功斜了邓卓一眼,真像一个状元看一个傻子一样,说道:“日本刀术称为剑道,剑道是日本从唐朝学走的,天下武术出少林,少林武术出达摩。‘达摩剑法’是少林寺最精妙的武学经典,虽然只有十招,但招招都是攻防兼备,滴水不漏,退敌但不伤敌,制人但不制于人。不懂武术的人不会怕你,越是对武功高强的人,看到这套剑法就越发会对你感到害怕。不过,这套剑法只有练功十年以上的人才能使出里面的精华,就你学这两天的水平,也勉强只能叫做狗熊穿龙袍,跳来跳去还是个熊样。”

“看刀!”邓卓气得大吼一声冲过来。“一苇渡江、九年面壁、拈花会意、梁王问佛、断臂立雪、降妖除魔、只履西归……”邓卓一连使出多招“达摩剑法”。

唐功左手背在身后,跳闪腾挪,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黄瓜,轻松地用两指指背化解着邓卓的剑法,不时还抓紧时间把黄瓜凑到嘴边咬一口。

七八招下来,邓卓已经气喘吁吁,抬头持棍,一招“达摩问路”起始架势盯着唐功,手都有点颤抖。

唐功痛苦地摇摇手:“队长啊队长,我都教多少遍了,是头猪也该学会了吧!达摩问路,右手必须在丹田之上,你看你那手,都掉裤裆里去了。手是两扇门,脚下一条根。你的手这么放,上半身门户大开,这哪是达摩问路?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邓卓把棍子往地上一扔,弓着腰就脱鞋。

不好!老邓飞鞋!

唐功立刻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斜着身子飞跑。

“啪”,一只布鞋击中了唐功的后脑。

永江镇日军华东情报总站办公室,站长阿部六竹看着士兵送进来的一张纸条,用手指量量大小,立刻从指挥椅上站了起来:“快请!”

纸条上是一些杂乱无章的黑点,就像是一个无聊的孩童用钢笔随意乱点上去的。

日军士兵被阿部六竹的神情震了一下,但立刻立正“嗨以”一声小跑出去,从站长的表情看得出来,门外说日语的那个人来头不小。

阿部六竹抓起桌上的电话:“命令副站长、一站长、二站长马上到我办公室。”

邓卓推开门走了进来,阿部六竹立刻迎了上去。

“龙田君,辛苦了!我是华东情报站长阿部六竹,军部代号38250。”阿部六竹向邓卓敬一个军礼,脸上一脸谄媚的笑。

“我没有军衔,不是你的上级。不必这么客气。”“邓卓嘴上这么说,身子却毫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脱下鞋子,光着脚,弯着腰抠着脚趾缝中的灰尘。“对了,阿部少佐,你怎么把大日本帝国的军旗挂歪了。”邓卓斜眼看着阿部六竹右侧。

阿部六竹一惊,军旗挂歪了!怎么可能!于是本能的头一偏。

弓着身子的邓卓立刻弹簧一样射出去,右手一记肘击就打在阿部六竹胸口。阿部六竹眼前一黑,后退靠墙,只觉脖子上一凉,右手下意识地按在腰间的手枪套上。

门开了,两个鬼子军官进来,一见此场面,立刻同时拔出手枪对准邓卓。

“把刀放下!”

阿部六竹的视力渐渐恢复,模糊地看见门口光亮处有两坨屎一样的黄军服,立刻叫道:“不要开枪,把枪放下。”说着就感觉喉咙一痛,阿部六竹知道,这是自己的喉结碰到刀刃了,看来,对方这把刀要想切断自己的脖子不会比切豆腐要难。阿部六竹不敢再出声。

视力终于清晰,让阿部六竹愤怒的是,两位手下依然忠于职守地用手枪对着龙田坂,而自己还不敢再出声。眼前的这位龙田坂,右手握刀逼住自己,左手竟冲着门口握着一枚手雷。

九七式手榴弹!阿部六竹一眼就认出了邓卓手中的危险物品,杀伤半径7-10米,也就是说,一旦爆炸,屋内这些人都会免除伤痛挣扎,也不会留下战争后遗症,甚至连火化费用都可以省了。

“情报站果然出事了。”邓卓冷笑,“情报人员的编号属绝密,除了自己,只有自己的顶头上级知道,而且,上级变动,编号变动,而你居然第一次见面就自报编号,用一句中国话来讲,兄弟,你的尾巴露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是日本人。”

“阁下不要冲动,我们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帝国情报人员。”一名日军军官双手张开放在胸前,手枪一转,枪口朝上挂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示意自己并没有恶意,另一名日军军官也学着他的样子小心地把手张开。

此时此境,两名日军军官既想解释,又怕刺激眼前这位冲动的神秘人。

另一名日军军官谨慎地说道:“如果站长是冒牌的,情报站上上下下一百多号帝国精英难道都是假的?你总不会认为,外面这一百多说着日语、有着完整档案、定期与国内家人联系、定期回国轮训、换岗的人都是中国情报部门精心安排的吧?”

邓卓想了想,的确,一两个情报人员可以造假,比如说自己,但一个完整的情报部门是不可能造假的,于是,这才把刀从阿部六竹脖子上移走,刀扔在阿部六竹的办公桌上,左手依然紧紧握着那枚九七式手榴弹。

阿部六竹慢慢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按住自己脖子上的伤口,生怕自己的动作过快会刺激到眼前的这个人,然后挤出微笑:“误会,误会,都是自己人。”阿部六竹一指刚才为自己辩解的那位军官:“这是一队长大田直树,帝国的忠诚勇士,大田君,多谢了。”

望着眼前这个三角眼鹰钩鼻一脸阴险之气的中年人,邓卓脑海中立刻闪过一行文字:大田直树,男,35岁,心狠手辣,嗜杀成性,我党四十多名重要干部被其杀害,国军情报部门也损失惨重,任务:伺机除之。

大田直树的目光与邓卓一碰,立刻眼角微微一紧。

“这位是二队长野村关夫,从本土一直跟随于我,我的心腹。”

邓卓知道野村关夫,此人绰号高智商疯狗,最爱好的事就是严刑逼供,据说他总结创作了三百六十种让人生不如死的酷刑,凡是落在他手里的人,出来的时候即便还活着,全身也很难找到一寸完好的皮肤。

“这位是特高课派来的调查员,龙田坂君。”阿部六竹看着邓卓对两位队长介绍。

大田直树和野村关夫立刻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他们两人都知道,虽说只是一个小小调查员,可这是特高课派来的,即便是佐级军官,只要证据确凿,他也能想杀就杀,无须上报。难怪站长会如此紧张。特高课既然派人来,那肯定是永江镇情报站出现了重大问题。特高课处理案情,最常见的一个词就是“蒸发”,就是说,有问题的人会突然从他的工作岗位上消失,今天还在,明天就不上班了,而且,从此情报机构找到任何一个关于他的记录,就像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两位队长心中暗暗担忧,说不定,自己哪天就蒸发了。

0

咫尺的危险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