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漂泊的枪>第四章,(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2)

小说:漂泊的枪 作者:咀嚼苦楚 更新时间:2009/6/3 22:43:41

《漂泊的枪》第四章,(2)

夜外。

距离宁贡村大约10公里的海岸线。

海风还是如同数十年前那样咸腥,几乎是一成不变。

哗——

闪电撕开天空,细雨稀稀沥沥的下个不停。

黎辉看着海面,叹口气,眼神有些哀怨:“我回来了。”

目光转向更远处,岸生林的那边就是宁贡村——生他养他的地方。

黎辉取出一顶圆边帽戴上,向着宁贡村的方向走去,10公里在往日不过是一次渗透时所穿越距离的几十分之一,现在看来却是那么的远。

因为什么?

家。

雨继续下着。

丝毫不妨碍丛林中的黎辉。

他就那么走者,跟许多年前一样。

那是小时候的他。

无邪。

善良。

这是现在的他。

血腥。

但是无奈

...

离宁贡村越来越近的黎辉脸上充满了那种**的笑。

像是对自己的情人;

但他知道。

那边曾经是他的家。

夜内。

岘港的夜晚也很美丽,但是不及胡志明市那般“纸醉金迷”。

几个神色紧张的部下在民居内收拾着各种材料,秃顶男人收起了一把雨伞径直就走向客厅,茶几上摆放着黎辉的履历,秃顶男人习惯性的拿起来看了看。

“籍贯:宁贡村。”

秃顶男人恍然大悟,低声说:“最危险的地方对你来说才最安全。”

“您在说什么?”

一个部下问。

秃顶男人翻开着茶几上摆着的外国名著,不说话。

日外。

一辆北京212吉普车就停在路边,车窗是特制的,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到里面。

秃顶男人拿着一个茶杯看着外面,盛产橡胶的宁贡村如今已是车来车往。他的部下们不时用间谍照相机和望远镜侦察着附近的路人,拍照,惟恐黎辉突然出现后再轻易的跑掉。

秃顶男人拿出一份地图写写画画:“派人混进那些割胶工人和渔民...”

“已经派人了。”

一个部下说。

“在这个旅馆建立观察点,密切注意一切可疑人物。”秃顶男人就拍出厚厚的一大叠越南盾;“他曾经是我的士兵。”

部下们都疑惑的看着这个事事亲为的顶头上司,不说话。

“回岘港。”

北京212发动,一溜烟的开出村庄。

竹楼之间。

换上了短裤短袖的黎辉从角落中探出头来:“库佳说的没错没,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饶过我的。”

“但是他们认为他们能抓住我吗?一群蹩脚特工。”

黎辉笑笑。

走向路边的旅馆。

这不是什么狂妄。

是自信。

他有这个能力。

不用怀疑。

日外。

阿英提着“行李”走进了宁贡村,战争的痕迹还是依稀可寻,不过是多了些竹楼和卡车罢了。

竹楼;

奥黛。

阿英有些眼晕,这里的一切又勾起了她的回忆。

痛苦的回忆。

被集束炸弹移为平地的竹楼至尽还有尚未爆炸的字炸弹,不知道枯死多少年的橡胶树上还有当年那场空袭所留下的破片。

“那个是?”

阿英喃喃到,走了过去。

犹如雷击。

阿英闭上眼睛,是墓碑,自己的...还有...还有黎辉。

无言。

泪水划过阿英的脸庞,阿英捂住脸不敢继续往下看,那场轰炸又浮现在她眼前。

周围的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外乡人。”

阿英尴尬的笑了笑,强迫自己没有倒下,阿英走向村子里仅有的那间旅馆,跌跌撞撞。

夜内。

黎辉平静地躺在床上,冷峻的看着窗外。

伯莱塔92F手枪就压在枕头下面,在确定了有人跟踪自己之后,他就没有休息。

“与自己国家的人交恶是我一生的痛,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黎辉冷冷地看着窗外,闭上眼睛继续用俄语说:“我不知道我死以后会有什么定论,卖国贼,还是他妈的逃兵?”

“逃兵?”

“去你妈的逃兵。”黎辉睁看眼,脸色严肃起来:“我也曾经效忠我的祖国,效忠光荣的人民军——逃兵,我尽然成了逃兵;难道非要在那场战争,那场本身就是我们不道德的非正义的战争中对长期支持我们的中国挥起军刀才算作军人?”

沉默。

房间内只剩下沉默。

黎辉的脸色很悲凉,淡耷的笑了笑便不再自言自语。

同样沉默的还有身在岘港的秃顶男人,越南情报机构的主管——人民军上校军官,阮世豪。

看着一张黎辉在前苏联特种部队服役期间拍摄的照片,秃顶男人有些自豪地笑了笑:“殊途同归,你最终还是回到了越南,我也会亲手抓你。”

身旁的副手点点头,似乎不经意地说:“我们活捉他的机会不太大,国际刑警组织曾经对他作出了一个评价,只有几个字——来自越南的凶残小伙儿。”

秃顶男人不动声色。

“我会亲自动手。”

副手楞住了,深呼吸不再继续说话。

“命令行动组和侦察组在宁贡村布控。”秃顶男人用无名指轻轻敲了敲茶几:“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允许轻举妄动。”

“是。”

一个部下转身离开。

副手的额角多出了几滴汗珠。

日内。

联合国驻某国维和部队前进基地。

战争承包商,库佳上校摇身一边成了某国雇佣派遣的维和部队,BMP装甲车被涂成了白色,库佳上校也像模像样的给自己套上了一顶蓝盔,维护行动不是为了承包真正,库佳的雇主不希望也不会允许他和他的士兵们肆意挑起冲突。

车载重机枪垂向一边,伊里奇坐在运兵舱内一根接着一根抽烟:“这个该死的地方,指不定会在什么时候飞来一发流弹把我给打死。”

扩音器没关。

“伊里奇,谁允许你抽烟了?坚守自己的岗位,我们还要去接观察员返回维和司令部。”电台内就传来了打头那辆装甲车上库佳的斥责声:“准备进入交火地区,小心反政府军的狙击手。”

伊里奇就丢掉了烟头,漫不经心的关上了顶舱盖:“米拉,射击孔准备,穿越交火地区。”

“明白。”

二号车的烟幕发生器就打开,露出榴弹的弹头,伊里奇拿着对讲机:“库佳,我打烟幕弹了。”

“同意。”

库佳话音刚落,枪声就响了起来,反政府武装的散兵游勇们向三辆装甲车疯狂的扫射,子弹打在装甲车车身上发出阵阵脆响,好在他们没有反坦克武器。

嗵嗵——嗵

将柳弹呈弧形向两侧打开烟幕,弹壳炸开产生了**白色的烟幕。装甲车开始加速穿越交火地区,一路烟尘。

“真是些野蛮的家伙。”

伊里奇不屑的说。

日外。

阿英穿着奥黛在村落中漫步,与其说是漫步不如说是她想找到自己曾经的记忆,对宁贡村,对家人,对黎辉的记忆......

但是她忘记了,只记得那个让她刻骨铭心的人叫黎辉,还有那匹花布,那股久违的感觉。

“花布?”

阿英喃喃到,走向一家裁缝铺。

物是人非。

阿英呆住了,眼神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如水感觉。

第四章,(2) 完

2

第四章,(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