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漂泊的枪>第四章,(1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14)

小说:漂泊的枪 作者:咀嚼苦楚 更新时间:2009/7/7 8:08:27

《漂泊的枪》第四章,(14)

斯匹次卑尔根群岛。

极昼。

(11°E,78°N;附近。)

更为准确的说这里应该称之为极地。

这里是最高温度只有摄氏-8℃的北极寒区,常年不化的积雪和坚冰冻土构成了这些有常住人口的岛屿。

除了苔藓和地衣,这里唯一的植物就只剩下那些极地柳;除了这些之外,这里也是连接亚,欧和北美洲的重要空中通道,诸多途经亚洲,欧洲,以及北美洲的航线都要经过这里,这是一条空中捷径。

同样经过这里的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非法交易。

军火,人口贩卖,或是高纯度的毒品,自第三次科学技术革命之后,这里就成为了一些人从事非法交易的温床,一直都是如此。

所以这里才能给人带来暴利。

有暴利就会吸引来嗜血的狼群;因此这里也成为了雇佣兵们时常出没的地方,通常这些雇佣兵们都喜欢称自己为“战争承包商”意为:承包战争的人。

是的,这里就是他们的生意场。

也会随时成为战场。

暴风雪;

纷纷扬扬的雪花在狂风的裹挟下四散飞舞,除了积雪和冻土层之外这里还能找到的就只剩下那些冻的比钢板还要硬上许多倍的坚冰。

死寂。

冰原上只剩下死寂。

没有任何动静的冰原,不会招来任何的怀疑。

......

一座积雪积垫出来的土丘。

一个穿着雪地防红外吉利服的枪手缓缓从雪堆中向外探了探头,一个用白布条伪装的很好的炮兵观测仪伸了出来,炮兵观测仪一直朝着那条简易公路不断地变换着焦距,枪手将镜头拉长到了1英里,几个朦胧的黑影出现在镜头的正**。

枪手对着耳麦低声用俄语说:“目标正在接近中——注意隐蔽。”

......

简易公路;

简易公路的路基,一些不规律的雪堆向外探出了枪口,路基的另一旁,一个同样穿着雪地防红外吉利服的枪手微微欠了欠身子探出一支经过伪装的MP5-SD3冲锋枪。

短暂的部署之后,一个战术伏击圈就这样形成。

更远处的山丘。

一个趴在雪窝里的枪手装起测距仪笑笑;枪手放下测距仪撑开了枪架架起“OSV-96”12.7毫米反器材狙击步枪调整焦距,“V”形线定格在一片雪白的简易公路上,强手扯下了吉利服的帽子,露出了欧洲人的面孔。

简易公路。

一辆半履带式集装箱雪地车开足了马力在泥泞的道路上行驶,雪地车的前面,一台双座越野车在引路。

雪地车车厢。

借着玻璃窗传进来的光线,一个抱着AK-74自动步枪的枪手摸摸索索地给自己点燃一支莫合烟,深吸一口之后,枪手摸了摸自己那标志性的光头冷笑:“该死的北极。”

这个俄罗斯“光头党”的枪手万万没有想到,前面的路口已经有人盯上了车厢内的“货物”。

土丘。

枪手逐渐调整的炮兵观测仪的焦距,目标离自己还有400米,枪手微微扬起了手中的“野牛”冲锋枪探出枪口,枪手已经能够看清那辆打头的越野车司机了,但他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对着耳麦继续低语:“伊里奇负责雪地车,黎,负责第一辆车——预计在4分钟后接触。”

“明白。”

耳麦中传来了二人嘶哑的声音。

已经在这里趴冰卧雪数日的他们,在经历了极地的天寒地冻之后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忍耐极限。

毕竟,杀人机器不等于真正的机器,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就是真正的机器也。

......

“这批货送到之后我就可以回俄罗斯了。”雪地车里面,一个穿着破旧的防寒服的枪手笑笑:“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呆了七年了,我再也不想和这片冰天雪地再继续这样子纠缠下去。”

司机很纳闷:“彼得,俄罗斯的温度也跟这个鬼地方差不了多少,难道不是吗?”

“你这个蠢货;”枪手有些哭笑不得:“我的家乡在加里宁格勒,俄罗斯的一块海外飞地,红肠,面包,伏特加,红菜汤...还有我的塔丽娅......我曾经是一名俄罗斯军人,苏联军人,没想到退役后为了该死的生活不得不加入了光头党——仅仅只是为了少得可怜的一个月那500美金。”

司机的表情黯然起来,继续开车。

枪手笑笑,自顾自的检查着自动步枪。

熟练的一如往常。

右侧路基,一团积雪徐徐抖落,露出一顶白色的奔尼帽。

黎辉探出头来,手中的VSK-94无声狙击步枪与正在行驶中的那亮双座越野车做车同步规律性移动,随时可以射击。

“我正在聆听死神的呼吸。”黎辉随口说:“死神将收割他们的生命......”

在他旁边的米拉有些纳闷的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学会念诗了?”米拉低声音问。

“悼词。”

“给他们的悼词。”黎辉闭上一只眼瞄准:“我们会把他们的一切都统统扼杀在这条公路上,无论他们是谁,都已经是死人。”

“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耳麦中传来了库佳的声音:“变相发泄不是一个好办法。”

黎辉看着“V”形刻度线中的目标:“什么时候行动。”

“待命。”库佳的目光很冷峻,手里握着起爆炸药的遥控器。

越野车离伏击圈越来越近,没有异常。

雪地车也一样。

两台车都没有任何牌照,干这一行就不能给任何人留下任何把柄。

黎辉瞄了一眼远处山丘上的伊里奇,笑笑。

“没有人能够逃脱死神的追逐。”黎辉拉动枪栓“V形刻度线死死锁定在越野车司机的脑门上。”

库佳面不改色:“重复,30秒时间准备。”

枪手们没有表情,手指都搭在扳机护圈里,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两台车,如同一群等待屠戮的荒原狼。

越野车忽然停了下来。

不知为什么爆胎了。

“怎么回事?!”雪地车开门,光头枪手端着枪跳下车。

“爆......爆胎了......”

越野车司机结结巴巴不敢说话——因为他把换实心车胎的钱暗中截流了一部分。

光头枪手恶毒地瞪着越野车司机:“你这个混蛋。”

接着就要拉枪栓。

一个淡灰色的物体恰到好处的映入枪手眼帘,极地中的淡灰色虽然不如其他颜色那么醒目但也着实有些显眼。

枪手走了过去,睁大眼睛仔细看,他也弄不清那是什么东西,AK74突击步枪也已经上膛,快枪套内的冲锋手枪随时都可以开火,虽然他搞不清楚状况,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车上的这批货物已经被某些人给彻底盯上了。

毫无疑问。

“该死,是他。”

趴在雪堆里的米拉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熟人——前苏联第76近卫空降旅空降突击连连长,大尉,斯烈奇;米拉的军校同学,一个参加过苏联数次对外军事行动的军官,也包括了许多人都记忆犹新的那次“布拉格之春”。这个人对于米拉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步,早在梁赞伞兵学院学习的时候,米拉对这个人就早有耳闻,后来又在一个系里面成为了竞争对手的他们,不得不说对彼此的一切都很熟悉;现在他们在战场上见面,不得不说是一场悲剧。

“开火。”

库佳也看到了这个人,还是果断地摁下了起爆开关,埋设在简易公路上的炸药起爆。

......

第四章,(14) 完

3

第四章,(1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