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代号叫麻雀>046 秋竹的心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46 秋竹的心事

小说:代号叫麻雀 作者:红老鼠 更新时间:2009/6/22 7:46:13

进入客房,长腿子这才看着那个女人问:“秋竹,你咋会在这里?”

秋竹看着长腿子,刚想说什么,就听楼下乱腾腾涌进一群人来,一个声音说道:“土八路肯定就在这里,给我挨个房间搜!”

长腿子不想连累秋竹,挺着枪说:“秋竹,俺得冲出去!”

秋竹却想了想,一下挡在门口,对长腿子说:“你想去送死啊?快脱衣服!”

长腿子一愣,怔怔地看着秋竹:“啥?你说啥?”

秋竹坚决地说:“俺叫你脱衣服!”

长腿子看了看秋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忽然想到,自己进城后,虽然洗了脸,身上的衣服却仍旧抹着许多河泥,虽然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但看上去还是污脏不堪,非常显眼。很显然,秋竹让他脱衣服,是不想让敌人通过这衣服一眼把他给认出来。

可是,长腿子同样知道,虽然自己的对襟小袄里面还穿了一件贴身小褂,但下身的薄棉裤里面,却就只有一件大裤衩子,他怎好意思在一个女孩子面前,把自己脱成这样?因此就犹豫着,坚持不肯动。

此时,就听楼梯上,已经腾腾地往上跑人。秋竹看着长腿子,眼神极为严厉:“还不脱?非等人家上来抓你?”

长腿子一咬牙,背过身去,连忙将身上衣服脱了,正不知要把衣服放在哪里,秋竹已经走过来,接过他的衣服,一边俯身往床下塞,一边对长腿子说:“快上床!”

长腿子看看房间里,虽然只有一张单人木床,但此时也已别无选择,连忙跳上床去,将短枪贴着墙根的褥子底下塞了,一掀被子,钻进被窝。

这时候,就见秋竹站起身来,三两下将自己脱得只剩了贴身肚兜和一条花布内裤,还没等长腿子明白是咋回事儿,她已经挨上床来,紧贴着长腿子躺了下来。

“秋竹,你……”长腿子愣愣地说。

秋竹却一摇头,示意长腿子不要说话,然后伸手将自己的头发弄乱了。

这一下,长腿子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平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单独呆在一起,更不用说这种近乎赤身露体的情形。此时,秋竹虽然是背对着他,但她的头发就贴着他的面颊,痒痒地抚弄着他,她那浑圆的双肩和平滑的后背就贴着他的胸口,温温热热的,柔柔软软的,似乎给人一种融化的感觉。长腿子努力向后收缩着身体,努力在自己和秋竹的身体之间避开一条缝隙,但即便如此,那种来自秋竹女性身体的奇异感觉,还是让他忍不住心头怦怦直跳,似乎一只正在寻找母乳的小羔羊,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

这时候,就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来到了房间门外,紧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开门开门!”一个声音喊道。

秋竹对着门外说道:“谁呀?俺都睡下了。”

“睡下了也得开门,老子正在搜查土八路!”那个声音喊道。

“俺一个女人家,哪会是啥土八路、土九路的?”秋竹说。

“他妈的,啥男的女的?老子让你开门就开门!”那个声音说着。

秋竹转头看了长腿子一眼,正要起身去开门,就听哐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紧接着,一个留着小分头、身穿黑底花稠袄的汉奸冲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手拿短枪的家伙。

几乎就在这几个汉奸冲进来的同时,秋竹一转身,伸手揽住了长腿子的脖子。长腿子一惊,顿时僵得像块木头似的。

这时候,那个汉奸已经冲到了床前,一看床上情形,猛然一愣,紧接着呼地将床上的被子一掀,看了看,又放下了。

“呵呵,我说咋不开门哩,原来是一对野水鸭!”那个汉奸拽了拽袖子说。

野水鸭,是沂水城对私奔、野合以及嫖暗娼的笼统说法。日军进城后,沂水城的窑子散了不少,暗娼却大行其道。此时,汉奸显然指的就是这一种。

长腿子勾着头,闭着眼,心里虽然怒极,却无法发作。秋竹却一翻身,看着那个汉奸,笑笑说:“老总,这兵荒马乱的,就是出上脸、豁上皮,也得有口饭吃,您说呢?”

汉奸呵呵一笑:“大爷才不管你们的臊气事哩,老子是来抓八路的!”

这时候,另外一个汉奸走了过来,看了看秋竹,涎着脸对第一个汉奸说:“宋队长,这小娘们长得还挺俊乎哩,啥时候,叫她也伺候伺候咱弟兄们,舒服舒服!”

这个被叫做宋队长的,原来就是沂水红部的第一便衣队队长宋板臣。他看了看秋竹,说道:“现在哪有这功夫,找到那个土八路要紧!”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走。

第二个汉奸却看了看床上的长腿子,对宋板臣说:“他不会就是那个土八路吧?”

宋板臣闻声停住,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长腿子,接着摇了摇头:“土八路没有这样下作的!”说着,一挥手,领着他的人走了出去。

长腿子就这样侥幸脱险。那时候,嫖暗娼的绝大多数都是兵痞、光棍和流氓等,宋板臣显然也把他看做了这一类人,要不然,长腿子恐怕不会如此幸运。说到底,这一切还都是亏了秋竹,要不是她当机立断,决然抛开一个女孩儿家的脸面于不顾,恐怕事情就会是另外一番样子了。

宋板臣的便衣汉奸队走后,长腿子和秋竹连忙穿好衣服。长腿子看着秋竹,又脸红又心慌,呐呐道:“秋竹,俺得走了!”

秋竹摇摇头:“你不能走!”秋竹说。然后告诉长腿子,此时沂水城已经戒严,城门全都关了,他根本走不出去。

“那可咋办呢?”长腿子为难道。

“你就在这里凑付一夜,明天早早出城就是!”秋竹说。

长腿子看着秋竹,忽然想起烟绺子所说的,要让秋竹给他做媳妇的那档子事来,又想起自己刚才和她同卧一床的情景,眼睛就有些躲躲闪闪,不敢去看秋竹。

秋竹却浑然不觉,没事人儿一样,对长腿子说:“今晚咱就坐一夜,说说话儿也成!”长腿子虽然浑身不自在,想想别无他法,也只好答应。

这一夜,长腿子就和秋竹坐了床的两头,脚上蒙着同一床被子,在黑夜中一直坐到了天亮。这中间,长腿子把短枪班如何在高家庄子遭遇敌人、如何引诱鬼子进入埋伏、左北泉如何被俘受伤、他和黑小子又如何来请刘先生、以及自己如何来到沂水城、又因何遇险等诸多事情,都一一讲了,只把秋竹听得惊心动魄,转而一时喜,转而又一时忧。长腿子讲完,去问秋竹来沂水城干啥时,秋竹却只淡淡说了一句,自己来沂水城有点事情,已经办完,别的再也不肯多说一句。

天就渐渐亮了。临下床,秋竹突然低下头,两手搓着被角,犹疑着,低声问:“俺姐夫……他,伤得咋样?”

长腿子摇摇头:“你说烟绺子?他没事,虽然被刺刀挑了几下,都是皮肉伤。”

秋竹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时候长腿子才发觉,秋竹在刚才问话的时候,原来心里是非常紧张的。

“长腿子,”秋竹说,“俺想求你一件事,行不行?”

长腿子点点头:“你说吧。”

秋竹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湛湛地看着长腿子,脸色一红道:“俺姐夫这人,好处是重情重义,坏处是好钻牛角尖,认死脑筋。你回去后,给俺捎句话给他,姐姐已经死了,有些事该放下就放下,俺秋竹……不想让他心里太苦!”

长腿子一愣,没想到秋竹要求他的事,只是让他给烟绺子带个话,抬头看看秋竹,一咂摸秋竹的话,心里突然回过味来:原来,秋竹的一门心思,都在她姐夫烟绺子身上!

长腿子本来心里一直疙疙瘩瘩,为今晚发生的事不能释怀,此时却心头一亮,顿时如释重负,连声答应说:“你放心,俺一定给你把话捎到!一定!一定!”

长腿子和秋竹出了客店后,在街头小摊上每人喝了一碗热糁(方言读sá, 又名“肉粥”,用母鸡肉或牛、羊肉与麦米、面粉、辅以葱、姜、盐、酱油、胡椒粉、五香粉、香油、醋等佐料,一起熬制的粥,沂蒙传统名吃),然后出了沂城西门。在一个三岔路口,两人分手,秋竹要回西北葛庄,长腿子则去西南的虎头峪。此时,长腿子一心只记挂着左北泉的安危,而秋竹心里却在一直犯难:这次回去,该不该把左北泉的事情告诉桑桑?如果告诉她,她又会怎样呢?

一路上,秋竹心事重重,反复掂量着这件事。

5

046 秋竹的心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