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绝地出击>第七十五章  丁克船长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五章  丁克船长之死

小说:绝地出击 作者:晓雾晨枫 更新时间:2009/7/30 20:44:27

“你的胃口可真不小啊!”牛金喊着端着枪冲了过去。

在王乌贼巨大的身体之下,这艘船就像是它手里的一个玩具。

顷刻间,大海上巨浪滔天。王乌贼用力把它的无数只触手缠缚在船上。船倾斜了几乎六十度。

所有的人都站立不稳,倒在了甲板上。

王乌贼占尽了优势,又有数个海盗被卷进了它的口中。

“该死!”丁克喊了起来,“我们需要到船首去!”

“为什么?”唐虎问道。

“那儿有一门速射炮。”

方舟这才想起他看到的那门被帆布覆盖的速射炮。

“是的,我知道那儿有一门。但愿它还能用。”方舟说。

“当然可以用。”丁克回答。

众人在说话的同时,手中的枪一秒钟都没有停过射击——除了换弹匣。

“队长,他说的是实话。我亲眼看见过那门速射炮。”方舟对唐虎说。

“那好,我们一起冲到船头去。”唐虎说。

众人听到命令,就匍匐在甲板上往船首爬行。

茫茫的夜空中不停地下着雨,众人的身上早已经湿透。甲板上又湿又滑,在加上船晃动的厉害,一不小心,就会跌到大海里面去。众人只得抓住附近的缆绳和一些凸出物,慢慢向前爬。周围还有无数只触手在进攻,一个闪失就会被他们掳走。

后面不时传来惨叫之声,准是某个人被触手卷走了。

王乌贼黑色的身体就在后面跟着。它已经把船的后半部分给吞没了。

近了!到了!

“是这个东西吗?”唐虎指着一个盖着帆布的机器问道。

“是的。快点把帆布拉开。——混蛋!等着受死吧!”丁克朝他的手下喊道。海盗们七手八脚地把罩在外面的帆布拉开,露出一门崭新的速射炮。

“看来是个新家伙!”穆天说。

“是的。不久前刚装上,是为了对付海岸巡逻警备队的升级装备。没想到第一次用在打一个海怪上面。”丁克坐在驾驶台上。

打开开关,武器运转起来了。

一排排黄澄澄的子弹从底面的弹鼓里露出来。

“喂,给我一根烟!”丁克朝附近的一个海盗喊道。

“他妈的,这个杂种现在还在那摆酷!”牛金骂道。众人都在拼死拼活地和密密麻麻源源不断的触手斗争。

丁克嘴里叼着一根烟,当然,下这么大的雨,他也没法抽,只是在嘴里叼着。

然后他握住扳机,手中一紧,整艘船立刻震动了起来。炮管里面不停地喷出火舌,曳光弹的轨迹一直延伸到那头怪物的身体上。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周围的人无法听到任何声音,耳朵几乎要聋掉。即使停止之后,所有人的耳廓里都是在嗡嗡作响。

丁克意气风发地坐在速射炮的驾驶台上,不停地上下左右摇移。炮管所指之处,什么东西都被打得稀巴烂,——要知道,这可比7.62毫米的突击步枪的子弹厉害多了。

无论是缆绳还是舷窗的玻璃、舱顶灯、电缆架、各种纵横交错的管道、救生圈、救生衣,等等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打烂了。

“这个蠢货,他为了过瘾,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破坏了。”众人在心中咒骂着。

所到之处,触手纷纷尽断。那可真是肉雹血雨。

正在意图把船弄沉的王乌贼也受到了重创。只听它仰天大吼一声,随即缩回所有的触手,然后只听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它掉到了海里,掀起了冲天的巨浪。随即沉了下去。

丁克把速射炮停了下来,世界是一片出奇的寂静。

船完全破碎不堪,让人怀疑它是不是马上就要沉下去。即使不沉下去,能不能行驶,真是个令人操心的问题。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是一种恶臭的血腥味。这就如同王乌贼那丑陋的外表一样令人恶心。整艘船就像是从血海和肉林中捞上来一样,全是血肉淋淋的断掉的触手。

残剩的人员垂下手中的枪,呆呆地站立在甲板上。桅杆上方一盏孤独地灯将众人照亮。扯出淡淡的昏黄的阴影。

还在下着的雨正在将甲板上的血和肉慢慢冲到海里。

大海恢复了平静。

在这样的寂静中,一阵机器转动的声音显得格外乍耳和引人注目。

唐虎抬头一看,速射炮的炮管正对着他的方向。

“哈哈哈!”丁克狂妄地大笑不已,“我想我已经把那个家伙给宰了。不是吗?现在,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了,我自己已经解决掉了那个丑陋的东西。——快把你们的枪放下!!”丁克转而大声吼叫了起来。

“——这就叫放虎归山,养虎为患。”丁克居然毫无廉耻地替自己的行为下了定论,“我想你们心里肯定都在狠狠地咒骂我吧。或许连我的祖宗八代都骂上了。没事,好好骂,反正他们也听不到。——他们都在天堂里享福呢。只是不知道上帝有没有把他们接到天堂里面去住。而且,——你们也没有多长时间可以骂了。十分钟,足够吗?”丁克翘着二郎腿坐在驾驶台上,手中不离扳机。

“船长,不要这样。他们都是好人。这艘船坏了,我们需要维修。需要人手。而我们就剩下这几个人,需要这些人的合作。”扎克迎上去说。

“哦??你这是在替他们求情吗?仅仅是过了两天,你就和他们混在了一起,亏你在我的手下呆了二十多年。你这个叛徒!”丁克叫道。

扎克听到“叛徒”这两个字身体不禁一颤。

“不,船长,听我说,他们在逮住你之后完全可以杀掉你的。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扎克仍然试图说服丁克。

“这是因为他们是士兵,我是海盗。”丁克不耐烦地打断扎克的话,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不是吗?海盗有海盗的办事方式和行为准则。作为一名职业海盗,就得有职业海盗的专业精神。对于威胁自己的人,决不能手软!”丁克恶狠狠地说。

“船长,我们不——”扎克又向前一步。

“不要再说了。对了——”丁克看着扎克,“在解决他们之前,我先得解决一件事。”他的眼神里露出意味深长的光芒。

“——我们得先除掉叛徒!”丁克立刻将枪口转向了扎克。

“船长,不!——”扎克惊恐地大声呼叫。

“哒哒哒哒哒哒——”扎克的身上被穿出无数个孔,每个孔里都是血流如注。

枪声停止,扎克的身体到了下去。他圆睁的眼睛里透出惊恐和绝望。

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二十多年前,跟着这个叫做丁克船长的人去开始他冒险的职业。

——丁克确实是个冷血残酷的家伙。

“好了,现在我该解决你们的问题了。有什么遗言吗?我希望你能够把你们的遗产都留给我,可惜这儿没有经过官方认证的律师。”丁克叼着烟,对着七个人说道。

大家都一言不发。

“你是个恶棍!”方舟说道。

“是的,我是恶棍。”丁克回答。

“我是否该问候你老妈呢?”方舟继续说。

“你说什么??”丁克的脸上瞬间变了颜色。

“问候你老妈!!”方舟故意激怒丁克。

“在这七个人中,如果让我排序的话,我希望第一个让你死掉!”丁克暴怒地跳了起来。

“船长……”海盗们看着丁克慌张地说。

“混蛋!你们喊什么?”丁克发怒地朝他的手下吼道。

“后面……你的后面……”海盗们颤抖地说。

“后面怎么了?难道还会有一个海怪?即使有,”丁克握住枪把,对准方舟,准备扣动扳机,“我也要先解决掉这个不想活的小子再——”

“啊——”

一柄尖尖的肉刺直接贯穿丁克的胸腔,将他直直地挑了起来,挑到了半空中。

丁克艰难地转过头去看,身后是一头体型稍小一些的王乌贼,不知道这头王乌贼什么时候从海水中浮上来的。这头王乌贼和刚才那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的触手尖部全是锐利的骨刺,其中的一支就贯穿在他的胸口心脏处。

丁克回过头来,低下头,看见自己被刺穿的心脏正在向外喷出血液,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死亡的恐怖。

那头王乌贼迅速将触手收回,把丁克塞进了自己的嘴巴,大声咀嚼起来。

纵横海面数十年的丁克船长,就这么殒殁在王乌贼的手下了。

“快,大家快躲起来!”唐虎大声喊道。

海盗们见到自己的头头被吃掉了,立刻方寸打乱,都像只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那只像是全身披了装甲一样的王乌贼用触手开始抓船上的人。抓住一个就串在触手前端的长长的骨刺上。不一会儿,那些惊慌失措的海盗全部被串在了骨刺上,活像是一串串人肉烧烤,被王乌贼送到嘴巴里,吃掉了。

趁着乱时,众人捡起枪跑到甲板的舱室里躲了起来。方舟把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的陈安奇也拉了进来。——现在是八个人了。

众人把舱门紧紧地闭上,大气也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舱门外没有动静了,那些海盗惊恐叫喊的声音没有了,零星的枪声没有了。大概那头王乌贼撤退了吧。

方舟悄悄爬到门口,从狭窄的门缝里小心地朝外看,甲板上已经一名海盗也没有了。扎克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大概是被那头王乌贼拖走吃掉了。

船随着海上的波浪在缓慢摇动。船舱外仿佛没有一丝声音。

众人小心翼翼地打开舱门,手里的枪仍然紧紧地攥着,一秒钟也不放松。

众人东张西望。

好像已经走了。

往船的左舷走去,刚才那头王乌贼就是从左舷的海面上浮上来并把丁克吃掉的。

黑漆漆的海面上什么也看不清。现在雨停了,夜空中也没有了闪电。

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海面上偶尔有只鱼在跳跃。这样的声音更显得环境的寂静。

看来王乌贼确实走掉了。

众人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从左舷的海面上拂了过来。眼前的黑色空间好像有了些变化。

天哪,它根本就没有走!悄悄地浮在在海面上。只是背对着众人,他黑色的身体和夜色融为一体,骗过了众人的眼睛。现在它的身体转了过来。众人又看到了无数张牙舞爪的触手。

它朝船进攻了!

千钧一发!

刻不容缓!

唐虎此刻就站在速射炮的旁边,他立马扔掉手中的东西,以闪电一样速度跳上速射炮的驾驶台。开动开关。转动枪管和炮台。抓住枪把。扣动扳机。

弹壳像是雨点一样地落在甲板上,蹦出一段清脆急骤的响声。

那头正欲向众人攻击的王乌贼,突然遇到这一番暴风骤雨一样的打击,身体顿时血流如注,像是一个被戳破了孔的装满水的塑料袋一样,向外喷射出鲜血来。

尽管它的身上像是披着一层装甲,只不过那是薄薄的硬质骨片罢了。根本无法阻挡子弹的威力。

可是那个家伙根本不在乎一样。它的身体继续向前冲,一直近到船边。这头王乌贼抬起一只粗壮的触手,从高高的空中狠狠地砸下。整条船猛地一抖,众人能听到钢铁断裂的声音。力道之无穷,令人难以想象。

那头王乌贼不停地砸着。

如果再这样下去,这条船非得被它拦腰砸断不可。

哪能由它嚣张!众人赶紧捡起脚下的枪,一齐朝着这头不要命的家伙射击!

数道火舌喷向了它的身体。

王乌贼没有再往前近了一步。它的身体被打得千疮百孔,像是一张筛子一样。不一会儿,他的生命力被耗尽。身体和触手都没有了力道,软塌塌地趴在船上了。

众人手中的火力停了下来。

王乌贼的身体开始往下滑。不一会儿,身体全部滑了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段惊魂动魄的经历,就这么结束了。

众人的怀里抱着枪,心惊胆颤地守了一夜。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

清晨,阳光从海面上露出。

海面上的一切都能够看清楚了。

朝远处眺望,仍然是茫茫的大海。没有岛屿,没有船舶。

从船舷向海水里看去,殷红的血迹还没有散完。无数只鲨鱼已经游来荡去,不远处的海面上浮现一头王乌贼巨大的尸体。两头抹香鲸在狠命地嗜咬。

抹香鲸是王乌贼的死对头。当双方碰到一起,必是一番可怕的惊天动地的撕杀。

而这两只抹香鲸今儿占便宜了,没花什么力气就饱餐了一顿。

可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海面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儿呢?

好像水位高了不少。

可是这是一艘船,又不是岛屿,水位提高就意味着——

——意味着船在下沉!

0

第七十五章  丁克船长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