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六十五章 驰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五章 驰援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5 13:22:53

牛金星千等万盼就是这一句,不过心中虽悦,口中仍旧谦虚道:“将军天赋异禀,乃真龙之相,何需我这待罪之人。”

李明华素来不喜啰嗦,直接说道:“你可能对我不太了解,我这人向来不喜客套,就直接地说,牛先生可否代我行这‘均田’之事?”

牛金星心中盼的无非是个幕僚角色,如今听说主理均田之事,这可是个有实权的活儿,心中大喜过望。口中答道:“能为将军办事,乃小人几世修得的福分。”心中却暗喜如今河南全境都已受义军控制,如今得了这天大的权力,回家定可光耀门楣了。

李明华听他答应,说道:“以后就别自称什么小人了,我听着别扭,以后你就和赵宪同领南阳参谋部,他正你副,你主责均分田地事宜。只是南阳周边不可冒然动粗,还是用赎买吧,其它地方你酌情而定,别捅出篓子。”

牛金星对南阳军可是早做过研究,听说与赵宪同为参谋(虽是副的),大喜过望,急忙回道:“承蒙将军看重,小人定当鞠躬尽瘁,不负将军厚恩!”心中却暗喜道:“这步棋算走对了,那赵宪可是二把手角色,自己虽是副的,这地位至少也是三把半了,从此河南、河北……”

张子雨回驻地后想起当日打伤秦良玉,虽是处于两军交战之中,但仍不免对这女英雄心怀愧疚,稍微理顺手中的事物,便前去看望。

秦良玉戎马一生,对明庭忠心耿耿,又哪里会接受劝降,张子雨一进屋,便听她说道:“快些把老身杀了吧!莫要再多费口舌。”

张子雨也听手下汇报过情况,知到秦良玉已近古稀之年,实不可能改投他主,说道:“秦将军不要误会,我不是来劝降的,从此也不会有人劝降,前番打伤您在下一直惭愧不安,今日特来向您道歉。”

秦良玉哪里会相信,说道:“将军不敢当,大明开国以来,能称将军的不过几十人,老身受不起!莫要再耍花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子雨无奈道:“我确实是诚心诚意向你道歉来的,你若不信,也就算了!将军若伤好些了,也可到我南阳四处看看。当然,您要走我们也不会拦你,只是希望大家日后千万不要在战场再次相见才好!”

秦良玉听对方说得恳切,心下疑惑。马祥麟却丝毫不信,说道:“别在我面前玩这欲擒故纵之计,你等乱臣贼子,行不忠不义之事,却在此装什么仁义?”

张子雨连碰几次钉子,也耐心大失,说道:“是不是计你试过便知,我们所行之事是否假仁假义,你自己去看看不就明白?”说完往门口走去。

秦良玉听张子雨言语,猜到他必是此间匪首,问道:“你可是匪首张子雨?”

张子雨也顾不得她叫自己什么,回答道:“李匪在河北,眼前的自然是你们说的张匪了!”不过他却不知道,人家叫的可是“张逆”。

秦良玉见所料不差,劝道:“你等也是有才之人,理当精忠报国,何苦行这祸国殃民之举?”

张子雨无奈道:“此事我说服不了你,你也说服不了我,我敬仰你的忠义,但并不赞同你的做法,若你是皇帝,我倒可以试试!”

秦良玉听他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想要呵责,满腹的道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将脸转向别处,装作未听见。

张子雨也不再废话,对手下交待一番后便转身而去。此后果然再无人限制秦良玉母子自由。只是秦良玉毕竟上了年纪,上次大战被打伤了元气,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成行。

马祥麟不愿独自离开,只得陪着母亲养伤,闲来无事偶尔也四处看看。哪知这一等便是一月有余,秦良玉外伤虽然好了,可毕竟老年人恢复得慢,精神却没好完全。

平时马祥麟也和秦良玉四处转转,活动活动身体,以期恢复得快点。这日母子二人走到驻地的“衙门”口,见许多人正围着吵吵闹闹,国人向有爱看热闹的习惯,他二人自然也不能免俗。

马祥麟倒对南阳有了一定的了解,见吵闹的都是些穿着得体之人,猜想必定是此地义军又有什么得罪了他们。

秦良玉不明就里,找了个靠后之人问道:“诸位在此拥嚷所为何事?”

那被问之人是个小地主,平时话也较多,听有人来问,回道:“等着领钱呗!迟了怕没有了,所以大家都拼命往里边挤呢!我反正挤不过,就只好等着了。”

马祥麟奇道:“他们还肯给你们钱?”

小地主满脸兴奋的说道:“幸亏他们是先到的南阳啊!听说其它地方的田地都给直接分了,一个铜子也不给的。平时有恶迹的,说不定还会被捆着游街呐!”

秦良玉没闹懂意思,问道:“他们买你们的地吗?那也要大家同意呀!怎么还怕迟了没钱领?”

地主叹道:“唉!地都已经开始分了,咱们就凭这条子领钱。”说着将手中的纸晃了晃。

马祥麟怒道:“这也太不讲理了!哪有强买强卖的道理?地是人家祖上留下的,岂有轻卖之理?”

地主对这话却不以为然,说道:“人家有刀剑,不服能行吗?有点钱就不错了,日后还可以拿去他们的厂子入股,我听人算过,说不定比收租子还强些,何况最后咱们自己也能分到田地。”

秦良玉从小家境较好,当然更倾向于地主,心中暗骂贼寇倒行逆施。

马祥麟和当地接触得多,倒没觉得什么不好。见母亲脸有怒色,赶紧将母亲引向别处,因为怕再次遇见什么不平之事,便挑了乡间小道而行。

哪知才走出没多远,又看见许多衣衫破旧之人正丈量田地。秦良玉想起那地主说别处是被直接分了,对这些人极度反感,也顾不得身子虚弱,疾步上前呵责道:“大胆逆贼,如此横行不法,就不怕遭到王法制裁么?”

众百姓正干得热火朝天,被她这一喝,心中火起,转头见她一身戎装,又不敢发作。

偏偏有那向来就不知轻重的人跳出来驳道:“你说的什么王法?明庭的王法么?在咱这儿行不通!咱这儿的王法是人人平等,凭什么地主就该收租子,咱们累死累活一年却要挨饿、交租?”

秦良玉心中,地主收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倒没想过为什么,被这愣头愣脑地一问,倒给问住了,杵在原地无法作答。

旁人见她没再多言,也不再理会,继续忙手中的活儿。有好事之人更故意大声传话给她听,张三一句:“多亏了义军啦,要不然咱们几辈子也别想翻身吖!”李四接上一句:“是啊,大家都是爹妈养的,就该人人平等嘛!……”

这话传入秦良玉耳朵,虽觉有些无理,可又不知如何出言辩驳,自己心中反倒如开了锅般辩解开来。一会儿站在地主的角度说两句,一会儿又用贫民的话反驳一段,也没了转下去的心情,一言不发地慢慢往回走去。

秦良玉兵败的消息传到朝廷,立刻引起了轩然**,尤为重要的是,白杆军全军覆没,从此明庭又少了一员干将,少了一只劲旅。

众臣吵吵嚷嚷了几天后,除了追封秦良玉外,什么结果也没商量出来。

崇祯深知这股力量的威胁有多大,张献忠、罗汝才这些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这李逆是无论如何都要先除掉的。可说到派兵,不是大臣推诿,如今明庭又哪有可战之兵能派!即便凑出些乌合之众,到头来还不是白白给他人做了嫁衣!当初李明华起家的本钱,可是大多来自于投降的官兵。

其实明末能战之将颇多,袁崇焕、孙承宗、卢象升、孙元化……可惜都没得到什么好下场。也不知是崇祯这勤勉的皇帝脑残,还是当时的奸臣太厉害。

崇祯对杨嗣昌的信任最终没有白费,杨嗣昌虽然最不愿意的就是去南阳,但他最终还是亲自督军,调追击张献忠的贺人龙随行赴南阳剿寇。只是这一来,可乐坏了张献忠,屁股后面终于没有跟班,好歹可以歇息一下了!

李明华在保定城下呆了一个多月,每日除了例行公事般放上两炮,权当训练炮兵外,便无所事事。

孙传庭又不敢出城野战,李明华想到洪承寿还在南阳徘徊,实在放心不下,召来唐文亮交待他小心防范后,便将事务都交了给他,自己谋划着回南阳。

通过几个月的缴获,义军也筹到不少马匹。考虑到南阳的困境全因部队机动能力不足,李明华将骑兵尽数带了回去。缴获之马匹多为孬马,留给唐文亮驼粮还可,用来组建骑兵就差远了。

杨嗣昌虽然做出许多自毁长城之事,有时也难免有些小算盘,但对崇祯还是比较忠心的。但他这次注定要踢到一块铁板,又硬又厚的铁板。

李明华比杨嗣昌早到南阳半个多月。在这半个月以前,洪承寿屡屡得手,每次虽战果不大,却大大打击了自卫队士气,但这半个月来,却是洪承寿最难熬的日子。

洪承寿也知道南阳来了骑兵,但对关宁铁骑的自信还是有的。这些骑兵可不是农民组合起来的乌合之众,他们在辽东长年作战,是职业军人,岂会把南阳这些半道出家的骑兵放在眼里。唯一惧怕的只是对方火器厉害而已,但打不过可以跑嘛!只要对方离开火器支援,别说就几千骑兵,即便几万也不是他们对手。但令洪承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追出了十数里,往往仍有火炮支援。

虽然义军骑兵马上功夫稍逊关宁军,但在有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却可占尽优势。李明华和张子雨乃特种兵出身,训练的探子那自然是加倍地厉害!在摸清洪承寿动向后便暗中设伏。

李明华这次没将炮火集中使用,而是以八至十二门为单位,同时以步兵保护,在洪承寿必经之路上设好埋伏。

0

第六十五章 驰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