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六十七章 强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七章 强攻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6 13:28:23

双方隔河摆开阵势,官军炮兵在前,杨嗣昌一声令下,士卒便开始点火开炮。

义军这边没有重炮,射程不及官军,还第一次尝到挨炮的滋味。官军炮火也有开花弹夹杂其中,不过威力就很不理想了。义军并非乌合之众,只需一声令下,散兵线冲击也无不可。当下也不保持队形,纷纷就地躲避,只是以前没有经验,不可能听声音便知道炮弹是否落向自己,只好就地蹲下减小杀伤面积。

迫击炮虽然射程不及重炮,但胜在移动便捷,官军大炮虽然吓人,但离炮火覆盖还差得远,没开上两炮便招来了义军的炮火还击。这声势可就不是官军的炮火可比了,随着义军炮兵逐渐就位,官军炮位一带被炸得一片狼藉,杨嗣昌还没来得及下令渡河,自己的炮兵便已哑火了。不过官军也看出了门道,原来蹲矮一点可以防炮。

李明华见已经没有炮火威胁,忙让火枪兵守在河边,大军随后跟进。

杨嗣昌对义军火炮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竟这般厉害。眼看自己已无大炮可用,若要渡河,势必需要用人命来填出道路。关宁铁骑是肯定不划算的,步兵又缺乏必要的作战意志,只怕挨上一顿炮弹便要落荒而逃,委实有些骑虎难下。

李明华也肯定不会傻到渡河攻击的,双方就这么隔着短短几里干耗,其间虽然相互有些小动作,但也无关大局。

洪承寿的骑兵也丧失了机动优势,因为只要他一离开,那贺人龙和杨嗣昌的下场可想而知。杨嗣昌又不想退兵,比战术是比不过人家的,拖下去说不定哪天就着了道儿!好容易能面对面的决战,岂有放过这大好时机之理。

双方这一对峙就是一天,到第二天中午时,大家干粮吃尽,开始让士卒将热食送到战场。一时间,两边人马后方炊烟四起,甚至有好奇的士卒在猜想:“对方在做什么吃的。”

杨嗣昌想了一天也没想出个可行之法来,只好开始做强攻的打算。可拿双方实力一比,贺人龙有兵两万,洪承寿率部四万,加起来也不过六万之数,虽然都是精锐,可对方也不是草包。人数上不占优势倒还罢了,可恨对方有火器之利,自己这边必定会未战先乱。

此时杨嗣昌终于从内心深处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些反贼和以前的流寇毫无关联。以前官军对流寇,以数千破数万也无不可。可面对这群反贼,没有数倍的兵力是不可能有机会的。现在唯一的选择便是退兵,可退兵之后呢?崇祯还眼巴巴等着自己的捷报。就此退兵?恐怕即便舌战群儒的诸葛亮在世,也是难以抵挡那些奸佞小人天花乱坠的大帽子。

贺人龙心中雪亮,若强行渡河,首当其冲便是自己遭殃!手中有兵,武将才有本钱,手里的兵都死光了,那就狗屁都不是了。所以杨嗣昌一筹莫展时,贺人龙来了。

贺人龙此行的目的很简单——退兵。理由便是贼寇势大,不可力敌。

杨嗣昌送走贺人龙后便骂道:“退兵?你倒容易,一推二五六,恐怕这一退,再要请动你老人家就难了。到时倒霉的自然不会是你这姓贺的。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当晚杨嗣昌便将洪承寿找来,双方一番客套后,杨嗣昌说道:“贼寇火器犀利,若要渡河,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可。关宁铁骑素为我大明精锐,当可担此重任。”

洪承寿何等聪明,只略微一想,便明白杨嗣昌再敢赌,也不会让关宁铁骑去送死。不然即便他有八只脚,也逃不过人家追击。只是不知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只得试探道:“关宁铁骑虽然精锐,但马匹对巨响尤为惧怕,还当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杨嗣昌心中暗骂洪承寿奸猾,说得可谓一语双关,也可理解为想个让马匹适应的方法,也可理解为另谋它法。说到底,还是要自己表明意思。口中却说道:“说得也是,那明天只好由贺人龙打头阵了,只是不知他的人马堪不堪用。”

洪承寿也渐能猜出个大概,说道:“贺总兵部下兵强马壮,乃百战之师,此刻正是他一展雄威的大好时机。”

贺人龙的人马如何杨嗣昌又如何不知,之所以要问,只为试探洪承寿态度。如今见他上路,杨嗣昌说道:“那明日便是决战之时,贺总兵为先锋,夺取河滩。事成后,你率部迅速渡河,一举围歼贼寇。”

洪承寿哪里会相信贺人龙可以夺取渡口,问道:“兵法云,未谋胜,先谋败。万一夺取滩口受阻,我部该当如何接应?”

杨嗣昌等的就是这一句,回道:“我明日自会亲自督军,若夺取渡口不利,贼寇火器犀利,你部可适当退兵,以防贼寇将火炮前移。”

洪承寿与杨嗣昌就像一对奸夫**,在心里眉来眼去一番后,早就计较出了偷情的时间地点。如今洪承寿会意,自是欣然领命而去。

秦良玉身体已逐渐恢复,这日正准备离去,却见路边许多民壮正往来搬运行军之物。

马祥麟也心中疑惑,下马找了个面相老实之人问道:“你们这是要远行吗?”

两军在河边对峙早已人尽皆知,民壮倒没有相瞒,回道:“不是远行,咱们正和杨嗣昌对峙呢,就在湍河边!”

秦良玉心中大惊,既然是对峙,那官军现在一定不占优势,不然也不会在别人家门口干耗。当下便将马祥麟叫过,说道:“你扶我上马,随我前去相助杨阁部。”

秦良玉的五花马已在站阵中损命,此时牵的是张子雨派人送的一匹白马。马祥麟听说她要去助杨嗣昌,急忙劝道:“母亲万万不可,杨嗣昌此刻必然进退两难,若我二人前去,正好让他构陷,当初卢象升便是明证。孙元华当年虽不曾屈于叛将孔有德,最后不也被朝中奸佞构陷弃市吗?生死是小,可死后还要罔负骂名,母亲,万不可自投小人陷阱啊!”

秦良玉被他一说,霎时间心灰意冷,死她不怕,可命送于奸妄之手,死后还要被人强安上叛变的罪名,却是她不愿面对的。过了好半晌才道:“咱们也不用回去了,就在这找个地方隐居吧!”

马祥麟心中其实不愿,他年轻,容易接受新的思想,比秦良玉接触外间也要多。

他母女二人心中在挣扎日后如何时,杨嗣昌已做好进攻的准备,对贺人龙下令道:“各地匪患未觉,圣上对我等期待甚切,若此间久拖不决,实恐有负圣恩。我等今日便与贼寇决战,你部骁勇善战,且持有火器,当可与贼寇匹敌。着你部为先锋,攻取对面河滩,以为大军歼敌开出道路。”

贺人龙虽早料到如果决战,必是自己打头阵,却没料到杨嗣昌真敢就这么硬干,踌躇半晌才愤然道:“贼寇有火器为依仗,若渡半来袭,我军如何能挡?”

杨嗣昌早有说辞,回道:“我等深沐皇恩,岂可畏敌避战?你如有更好的破敌之计,便说来听听,若没有,自当奋勇杀敌,以报皇恩。”

贺人龙被他畏敌避战的帽子压住,无法辩解,若愤然抗命,那这帽子便坐实了。当下只得咬牙下令强攻。

李明华见官军渡河而来,也有些莫名其妙,等贺人龙部涉过半河时,只好下令开炮。

官军眼看对岸就在眼前,却听对岸传来一阵佟、佟、佟的炮声,接着河面便像开了锅般爆炸开来。贺人龙所部到底是见过些大场面的,虽然心中恐惧,仍旧嘶叫着发命往对岸狂奔。

义军火炮虽然声势骇人,但因为准头的关系,并不能形成覆盖打击。官军虽然死伤惨重,但仍旧有不少人冲破火网,登上河滩。

义军火枪兵急忙抢上,对着残余的官军一阵猛射,将侥幸涉过河面的官军一一清除。

部份官军手中也有火铳,且还是线膛枪(直线膛),射程与义军不相上下,可坏在这时的枪有个通病——准头不好,得依靠齐射。渡河时官军队形早已被打乱,如何能形成有效压制?且自己的火铳放响之后便成了烧火棍,只有干站着挨打的份。

贺人龙所部虽历经百战,但这种毫无希望的攻击如何能够持久?渐渐的便有人学着义军蹲下避弹,可蹲下也并非真的安全,于是就有人耐不住恐惧,转身往后跑,毕竟在对方火炮射程之外才是最安全的!有人带头,旁人都是老油子了,知道再往前冲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送死了!接下来便是集体溃逃,前面的带动后面的,撒开脚丫子拼命往回跑。

洪承寿心中早有计较,见贺人龙所部溃退,关宁铁骑可是四只脚跑路,转头便将贺人龙甩在了后面。

贺人龙此时终于明白了过来,人家早想逃了,只是还缺个替罪羊而已!如今还有什么说的,责任自然归自己畏敌如虎,不战而逃。

李明华没闹明白对方在搞什么鬼。诱敌?也太过明显了吧!想了半天,愣是没敢追击。

杨嗣昌和洪承寿这一退,就退了近百里。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贺人龙又回来了,且所部损伤并未太大,和关宁军加在一起,还有一战的实力。不过这却难不倒杨大人,贺人龙早和李贼暗通曲款,不战而逃,通敌是肯定的!既然贺人龙通敌,那他的兵肯定也是不能用的!兵力不足,自然要向朝廷要兵,没兵是万万不敢轻举妄动的。

通过杨嗣昌这一番闹腾,李明华也看出了个问题,义军的战略纵深太浅,如果对方绕开河南、河北,中间便没有回旋的余地。

是以要想确保这片根据地的安全,只有向西安、武汉方向扩大控制区域。而杨嗣昌在陕西窥视,主力自然得派到西安方向,不然白给对方钻了空子。

0

第六十七章 强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