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六十八章 被迫投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八章 被迫投敌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7 14:02:14

杨嗣昌想抓贺人龙做替罪羊,贺人龙也不是傻子,心中雪亮得很。杨嗣昌打得就是兵力不足的主意,自己带兵回来,岂非坏了他好事?这不战而逃后面,恐怕还得加上私通匪寇!辩是辩不过杨嗣昌的,对于这些手握兵权的武将,崇祯的做法向来是不会降罪的,要整治,也是杯酒释兵权。

贺人龙每日担心的,便是不明不白就被人砍了脑袋!现在他非常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逃回来。要是就地降了匪寇,以这些匪寇的实力和以前的作为,说不定还有条活路。如今想跑又跑不过洪承寿,想抗辩又没杨嗣昌说话管用,除了等死,就只好期望杨嗣昌能手下留情了。

李明华出兵奔杨嗣昌而去,最高兴的莫过于贺人龙了,只要双方一接近,这位被人算计的老兄便有了机会。

杨嗣昌肯定是想逃的,但贺人龙不答应,现在他要和反贼决战了。杨嗣昌又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可人家说得在理,现在非但没有了渡河的难题,反倒有城墙作为依托,正是和反贼决战的大好时机。

李明华心中想的,就是主力严防杨嗣昌,自卫队开展地方工作,把战略纵深扩大,是以一路直奔杨嗣昌而去。

杨嗣昌想调又调不动贺人龙,想动武人家手中又有兵,干起来也只能是两败俱伤。眼看李明华逼近,自己内部早已土崩瓦解,哪里还敢一战,只得扔下贺人龙,奔商洛而去。

李明华没想到对方这么客气,竟和贺人龙分兵,这不摆明给自己机会么?这不合常理的好事反令李明华小心翼翼,将行军速度也降下不少,沿途细细打探,深怕中了什么诡计。

贺人龙好容易有了机会,哪里还能等李明华磨蹭,待关宁铁骑一走,便领兵直奔李明华而来。

李明华探得消息,参不透其中玄机,急忙严阵以待。

贺人龙看见李明华严阵以待的队伍,就好比饱受委屈的媳妇回到了娘家般激动,单枪匹马到李明华面前跪下说道:“将军替天行道,救黎民于水火,贺人龙久仰将军大名,早想前来投奔,今日终于得偿所愿,还望将军接纳!”说完忙用眼角瞟李明华脸色。

李明华被他这出搞得措手不及,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这可苦了心中忐忑的贺人龙,眼见李明华脸上阴晴不定,深怕对方嘴里蹦出把刀来。李明华想不通这是为何,只得问道:“你我都是带兵之人,就别绕弯子了!我看你也不像来诓我,就直接说什么原因吧!”

贺人龙倒喜欢这样直接的人,说道:“当今朝廷奸妄当道……我一心报国,却不想会招今日之横祸!”

李明华听他说完,才明白这其中原来有这么多道道,不过这几年也多少听过些贺人龙的传闻,明白自己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万余精兵不说,这贺人龙却是个极为能战的将领。其人称贺疯子,作战极为悍勇,多次大败李自成。

既然有到手的便宜,而贺人龙又是真心来投,其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李明华不敢轻易放贺人龙去后方,带着又不方便,当下也不追击杨嗣昌了,折道返回南阳,开始整编贺人龙部众。

贺人龙对李明华的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起初要整编他的人马时有些不愿,可后来得到同样数目的部队后,便疑虑尽去了,甚至有些感激。因为他现在手上的兵虽然带不走,但精锐程度却更有甚之!而且在火器的配备上,那可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奢侈装备,十两黄金一个的手雷,居然每个士兵都带着几枚,还有曾令自己吃尽苦头的大炮。有这样的部队,就是让他去拿下京城,他也敢去试试。但必需在接受再教育之后,因为所有投诚的官军都要接受这一点。

贺人龙的投敌对杨嗣昌可是天大的好事,他一面咒骂贺人龙不忠不义,一面加急向崇祯奏报。待忙完这一切,才终于呼出一口气来,贺人龙果真投敌,他的罪责自然就少了许多,以崇祯对他的信任,度过这一关当然不是难事。

李明华如今摸清了杨嗣昌打的算盘,以目下的局势,杨嗣昌消极怠战,只要不去攻打,其必然不敢轻举妄动,假以时日,其必会想方设法为退兵寻找借口,倒不如送他个顺水人情,猛攻保定,致使朝廷求援各地。

不过以目前唐文亮手中实力,既要攻打保定,还要加紧对河北的控制,未免有些兵力不足。南阳兵力虽多,但处处设防分解开来,也仍旧捉襟见肘,唯一可行之计,便是加强唐文亮的火器配置,令其自行酌情挑选青壮,扩充兵力,而后尝试夺取城池。光打雷不下雨对孙传庭是没有用处的,其身经百战,绝不会被轻易吓到。想要让他向朝廷求援,还得下点猛药。

张子雨、李明华焦头烂额之时,牛金星却正干得风生水起!

土地乃百姓安身立命之本,“均田免粮”之法对水深火热中的农民着实有着不小的诱惑,但要具体实施,牛金星初时也有些疑虑——农民到底敢不敢分田?但随着工作的展开,牛金星心中的疑虑全化为了佩服,自己只需将工作计划好并安排下去,下面的工作队自会干得有声有色。

每到一地,义军必先解散当地地主恶霸的看家护院,随后便组织群众,揪斗为恶地主,均分土地。这些平日里欺男霸女,恃强凌弱的地主如今被拔了爪牙,一个个像被骟了卵子的公马,温顺得只顾低头吃草,哪敢尥蹶子伤人!偶有一两个性子刚的,也是拨了毛的鸭子,全身上下就只嘴壳子硬而以。

一众百姓见地主失势,起初还有些畏惧,可只要有了带头之人,旁人自然也疑虑尽去。如今又有人替自己撑腰,更重要的是听说随后还要分地,年老体衰的还罢,但凡是那些有力气能下地干活的,早将先前顾虑弃之脑后,一听说义军要揪斗为恶地主,个个是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唯恐落后,心中这口积蓄已久的怨气没处去发。

那些平日吆三喝四人五人六的恶地主老爷被推上了自家的戏台子,万万没曾想如今会像猴子似地跪在台上被人指指点点,心中只悔恨当初为何要将这戏台子修得如此之高,以致睁眼看那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便眩晕得要命。

每每这种场面,义军政教人员刚宣读地主生平恶迹不到一半,台下的百姓便躁动不安,随之便是破口大骂,顿时那些个刁汉泼妇将祖宗发明的方块字东拼西凑,生拉硬扯,无非就是将“妈呀”、“娘呀”的全部归作一处,死板僵硬的文字一经这些高嗓门虔诚咏诵,污言秽语立时便汇聚成一条生动活络,空灵宽泛的河流,整整涤荡了地主家十八代祖宗以下的所有直系亲属。

百姓们越骂越起劲,越骂越不过瘾,要不是戏台子架得高,台上的地主早被扯下来分了尸!百姓们口不停,手也不住,纷纷拾起地上的家伙往台上招呼。哪会有人肯用蔬菜瓜果这么精巧雅致的物事!泥土石块、牛粪狗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直至台上的地主浑身臭屎,满脸鲜血犹不肯罢休,若不是义军每次都用分地之事替地主解围,地主们哪能被活着拖下台去。

牛金星以此法分田分地,所到之处无不欢声雷动,只苦了那些为非作歹的地主是寝食难安,谈“牛”色变而闻“牛”丧胆,一个个战战兢兢,是万不敢再作欺压良善之事。

老牛干得热火朝天,张子雨可就被银子逼得焦头烂额咯!这日正欲前去查看玻璃之事,半途却刚巧碰见曹化淳。想起当初和李明华之间的谈话,张子雨也觉得是时候问问了,便招呼道:“曹老近来可好?”

曹化淳赋闲久了,心中也渐渐长出毛来!近来也把眼前局势看得透彻。如今天下群贼四起,明庭内忧外患,强敌环视,已处于崩溃边缘。而李明华这边朝气蓬勃、百姓归心,更兼火器之利,兵强马壮,若论日后问鼎天下,舍他其谁?

更难得的是这人对百姓爱护有加,实在是个值得辅佐的人选。只是老曹如今是个闲赋的太监,兼之以前身居高位,哪里拉得下脸毛遂自荐!如今听张子雨招呼,倒也不敢托大,客气道:“有劳张将军关心了,杂家整日悠闲自在,倒也自得其乐。”

张子雨听他称自己将军,大感有戏,便试探道:“曹老每日不辞辛劳,四处察看百姓生计,只怕是个闲不住的人吧!”

曹化淳听张子雨知道自己动向,知道其必有打算,才会长久关注自己一个闲人,此时心中压抑的热情也死灰复燃,说道:“唉!可叹当初得意之时,未能多为百姓做些实事。”

张子雨和曹化淳一个像久旷的寡妇,一个像色急的汉子,可谓一拍即合。张子雨听出他话中余地急忙打铁趁热道:“曹老看我义军可是肯为百姓做事之人?”

曹化淳此时如何还听不出对方招揽之意,说道:“虽有颇多不妥之处,但乱世当下猛药,只要立身中正,自可造福天下!”

0

第六十八章 被迫投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