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六十九章 偷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 偷袭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7 14:37:19

张子雨估计事情有八成把握,当可一试,便问道:“曹老可愿助我义军一臂之力,以为百姓早日脱出苦海?”

曹化淳听这话,就好比落水之人抓到块浮木,当然不肯放过,说道:“心有余、力不足啦!这身子骨恐怕经不起上下奔波咯!”

张子雨道:“我看曹老身子骨硬朗得很,替我等分析掌管情报再好不过!”

曹化淳倒没料到对方敢将如此重要之事交予自己,细想之下颇为感动,说道:“承蒙将军信任,杂家就尽力而为,只盼不负将军厚望才好。”

张子雨没想到事情来得如此顺利,当下连玻璃也不去看了,领着曹化淳便往驻地而去。

曹秋砚表面虽不愿和张子雨废话,可心中却是个闲不住口的角色,憋了老半天,哪知张子雨把她当做透明一般,心中气极,愤然说道:“叔叔,别听这小人胡言,他这张嘴就会骗人!”不过她口中虽如此说,心中却知道曹化淳绝对不会把她的话当回事的,如此大唱反调,其实只为引起别人注意而已。

张子雨虽然想反唇相讥,可眼前有正事要办,倒不敢和她斗嘴,只得放软话道:“以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不过上次我真没骗你,我的大炮都用了好几次了!”

曹秋砚也知道上次那炮是真的,不过心中已经有了骗子的影子,自然认为他句句都是假话,说道:“什么大炮,我不记得了,骗子就是骗子。”

曹化淳也不希望她过多的搅和,正色道:“砚儿莫要胡闹!”

曹秋砚对曹化淳的话还是不敢忤逆的,只得低眉顺眼跟着二人走了。

唐文亮本就是个敢干敢拼的人,接到李明华支援的迫击炮后,哪里还有犹豫,反正青壮多得是,挑出来训练便是。若早让他相机行事,恐怕现在他已经胃口大到要夺取京城了!

而且唐文亮练兵的场地还偏偏要选在保定城下,当然,必要的防范也是做足了地!

孙传庭眼看着对方在城下厉兵秣马,想要给点教训,又不敢出城应战,心中大感憋屈。好在不久后从京城送来十数门大炮,孙传庭大喜过望,急忙乘夜往城上搬炮。

忙了几日,好歹算是偷偷将炮拉上了城头。孙传庭有了报仇的良机,哪里还肯错过,只等城下贼寇出操,便亲自操炮,对着城下轰去。

义军在城下猖狂惯了,唐文亮也只准备了应对对方偷袭的方案,全然未料到会被别人炮击,猝不及防之下,被轰得一片混乱,连修建好的望楼,也被轰得七零八落。

唐文亮本是想让新兵感受下战场气氛,练练胆子。但这些新兵毕竟未见过大场面,骤然被袭之下,东跑西窜、乱作一团。

孙传庭瞅准时机,率众而出,霎时间杀声震天,令没见过世面的新兵更加地胆寒了。

虽说在城下练兵,但毕竟是隔着一段距离的,要不然人家老是放箭,你也练不清净。唐文亮旁边早有安排,可惜事起仓促,未能及时反映过来,眼看着孙传庭将新兵杀得抱头鼠窜。

孙传庭冲杀一阵,也知不可久留,又迅速往城内退去。

此时唐文亮已做好侧翼掩杀的准备,见孙传庭要逃,急忙下令炮兵开炮。

城门宽度有限,官军一时间也未能尽数回城,落后的被炸到不少,只是张子雨弄的迫击炮准头不好,没能将暴露城外的官军留住,等唐文亮率军杀到时,官军早已奔入城内。

唐文亮想到官军出城,必然要搬开堵在门后的石头,正是破城的大好时机,只是苦于对方城头也有大炮,不敢贸然派出炮兵。

孙传庭回城后在城头看见义军未退,算算距离,对方已在射程之内,又调整炮口,对着义军援兵轰击。

唐文亮迫击炮射程不及官军,接连吃亏,怒从心生,立马唤来炮兵,下令抵近射击,打几炮便改换地势。

炮兵依言而行,六个人一组,两个人抗炮筒,其余人抗炮弹和炮架,绕着弯跑到城下自己火炮的射程之内,开始架炮射击。

官军大炮动辄千斤,移动不便不说,装药也麻烦,对付这几个人的目标,正好应了大炮打蚊子的笑话。孙传庭手中虽然也有少数骑兵,可为了防备对方轰击城门,自己把城门洞给堵死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在城下猖狂。

义军迫击炮虽然准头不好,可经不住炮多弹快,官军统共就十来门大炮,打中一门就少一门,如此渐渐势微,何况即便是打偏的炮弹,也会歪打正着,“误伤”到城上严阵以待的官军。

官军以前挨炮,都是零星的几下而已,也就没下城躲避,都是在城上硬撑着。如今义军突然将火炮集中使用,城上官兵疏散不及,损失惨重。何况即便孙传庭再是天才,仓促之间也想不出后世历经千磨万击而来的经验。

孙传庭部下担忧主将安危,力劝其下城暂避,皆被他以影响士气为由相拒。

唐文亮领军以来何曾吃过这种大亏,仅仅开炮肯定是远不解恨的,既然打发了性,炮弹也用了那么多去,索性试试看能不能攻入城内。当下便挑选敢死队携了炸药,前去炸开城门。

城上官军早被炸蒙了头,起初还有几门炮可以还击,现在已连同炮兵都去向阎王报道了。炸城门的士卒也不是很多,与一组炮兵并无二致,待孙传庭看出不对,因为城上混乱,命令传到城门上方时已经迟了。

城门洞上面的官兵起初都被优先照顾了许久,都靠在女墙后面求神拜佛。炮弹转向他处时,哪里还有睱想到许多,都抓紧了时间喘息上一口,有谁会探头去注意城下。

“敢死队”万没想到会这么顺手,安置好炸药后便高兴而去。城上官军此时才得到命令,急忙起身张弓搭箭,往城下猛射。

敢死队尚未跑远,当场便被射杀三个,剩下的两个运气较好,撒开了脚丫子往回跑。哪知尚未跑回阵中,便被一声巨响吓倒在地,爬起身来回看时,只见城门口硝烟滚滚,也看不清炸开没有。

唐文亮待硝烟微散,极目望去,见城门已被炸得散落一地,门洞内的大石也炸垮不少。这本钱都下了不少,岂能半途而废?唐文亮知道这次官兵有了防备,肯定不会像上次那么轻松。虽然他在城下一直没有攻城,但对如何攻城,却不知想了几千几百遍,就连做梦,也都能梦见自己杀入城内。

不多时,便有士卒将早就准备好的攻城器具拉来,一众敢死队推着战车往城门推进。

孙传庭熟读兵书,早就认出了对方推出的东西,备好了火油、巨石,只待对方接近,便一起推下。

唐文亮也不是傻子,将火炮集中到城门上方猛烈轰击,并开始重新架设望楼。

官军准备好的火油、巨石被炮火一轰,反倒助长了炮弹威力,连累左近官兵也一起做了陪葬。

炮兵见攻城车逐渐靠近城门,怕误伤自家兄弟,便改攻他处。

孙传庭眼见攻城车接近,忙令士卒冒死将火油送到城头,先以火油倾下,接着便火箭齐发,引燃对方遮挡之物。

车内义军察觉被泼了火油,拼死从车中冲出,直奔城门而去,途中中箭者哀号呼痛,旁人听弱未觉,举盾牌掩护着爆破手窜入城门洞中。此时众士卒也知道生还无望,引燃炸药后也不跑开,大家都坐在了地上休息。

唐文亮看得眼酸,下令炮手继续轰击城门上方,一心想为敢死队报仇,也顾不得是否误伤,反正他们也没了活路。

炮兵尚未将炮口调过,便听门洞内轰然巨响,当下也顾不得城门是否炸开,将炮口转过后发了疯的往城门开炮。

唐文亮也知炮弹制作不易,自己也积攒多时才有今日规模,见炮兵打发了性,急忙下令停炮。待硝烟微散,只见城门洞处城墙已经塌了。

官军见城下停炮,也拼了命用土石填堵缺口。孙传庭眼见要遭,也着急着布置防御,全然置生死于不顾。

唐文亮见机不可失,一面下令炮兵继续压制,一面令士卒推着攻城器具往缺口处攻去。

城上官兵正忙于填堵缺口,被骤然而来的炮火炸得伤亡惨重,但仍旧不计生死的前赴后继。

义军士兵推着扬尘车、投石车、带着毒烟球往城墙靠近,炮兵见己方士卒已与敌较近,便停炮不发。这扬尘车、毒烟球乃唐文亮读《武经总要》时偶得,因他出身唐门,自然尤为关注。

扬尘车作用与现代的催泪瓦斯相仿,主要目的并非杀伤敌军,而是利用顺风或鼓风,将毒烟、石灰等吹入敌军阵中,利用敌军无法忍受而逃离之时,乘机夺取城头。而毒烟球则是用火药包裹,内置非烈性毒药,在算好距离和燃烧速度后将其点燃,用投石车抛入敌军阵营。

唐文亮从小便与“毒”为伍,配制的毒药自然恰到好处。义军士卒接敌后便二毒齐用,直把城上弄得乌烟瘴气。

孙传庭虽然识得此物,但普通官兵未必认得,陡然间中招后眼不能视物、口不能呼吸,心下大乱,有的倒地哀嚎,有的四处狂奔,霎时间乱成一团,慌不择路掉下城墙者无数。

义军以湿布掩住口鼻,有的鼓风吹散毒烟,有的蚁附而上,从缺口、巢车、云梯等处爬上城墙。

孙传庭眼见要遭,如让贼军站稳城头,想要赶下去可就难了,当下便亲率火铳兵赶去支援。火铳兵奔到后也顾不得还在抵抗的同僚,纷纷点燃火绳,向着杀作一团的双方放枪,弓弩手也自后赶来,羽箭如雨而下。

0

第六十九章 偷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