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七十章 门户洞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门户洞开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8 11:39:15

义军猝不及防,许多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击毙,从城上掉落下来。幸好盾牌手及时反应过来,持盾挡住对方箭矢,义军也有持弩箭的士兵上城,此时也纷纷躲在盾后还以颜色。

官军此时人多势众,义军盾牌虽然能挡住部份箭矢,但面对漫天箭雨,又如何能护得周全,何况义军盾牌为方便携带,都是以铁裹木,能挡住弓箭,却未必当得住火枪。随着官兵的增多,越来越多的盾牌手连同躲在后面的士卒被射死射伤。

登城的义军军官眼看便要被官军赶下城头,急忙下令盾牌手强行向前推进,投弹手藏于盾牌后以手雷拒敌。

此时双方虽然距离较远,但手雷爆炸后也产生了不小的烟雾,遮住了双方视线。众官兵虽依旧不停放箭,但毕竟处于盲射,对义军的压制小了许多。

此时城下炮兵反应过来,将炮弹对准官兵后路砸去,堵住官兵后援。义军步卒手持盾牌,慢慢推进,虽死伤惨重,但仍旧前赴后继,为后面登城的战友抢得立足的空间。城下的义军也知道丢失了城头的后果,纷纷抓紧时间登城,随着时间的推移,缺口处义军越聚越多。

官兵当然不肯就这样将城墙拱手让出,不顾沿途炮弹的猛烈爆炸,拼死向着交战处猛冲,以期能在局部形成优势兵力。

方才登上城头的军官见己方兵力已达到一定数量,不顾官兵射来的箭矢,下令士兵随自己杀入官军阵中。

官兵后队不能跟上,在局部内孤立无援,人数反而处于劣势。且这些官兵并非孙传庭旧部“秦军”,能如此勇猛,全耐孙传庭个人魅力,如今已苦战多时,眼见对方势如破竹,哪里还有恋战之心。

炮兵随着城上步兵脚步前进,一直压住官军后队,使官军在局部始终不能聚集优势兵力。步兵也在其掩护下渐渐地扩大了控制范围。

孙传庭在亲兵拼死掩护下退出交战中心,眼看对方已站稳脚跟、步步紧逼,心中忧急如焚,可又无计可施。手下弓弩手已几乎损失殆尽,步卒又不敌对方手雷,更有炮火扰乱阵势,实在大势已去。有心弃城以图再战,可此地一失,则京畿门户洞开,唯一可行之法,便只剩拼死巷战了。

孙传庭想要巷战,他手下的守备、千户们可不肯,下城后便有千户往未被堵住的北门逃去,士卒见自家千户都逃了,自然是要跟随的。旁人见别人都逃了,自己不逃岂不成了傻子?孙传庭尚在城上组织断后,城内已撒开脚丫子跑得正欢了。

人的精神防线一旦崩溃,便只有逃命的念头,一群溃兵被堵在北门,与守城的官兵箭弩拔张。当然,在气势上,溃兵肯定是占有压倒性优势的。人数上的绝对优势不说,着急逃命之人的蛮横肯定是举世无双。

城上官兵虽然一脸正气凛然,心中却难免认为自己不通情理。城下的溃兵虽然表面强横,但内心中实在有恨铁不成钢之感,焦急于这些没直接上战场的人看不清形势?

敌人正从后面追来,这些逃命的溃兵自认没有闲情逸致给对方讲清道理,三两句不和,便纷纷拔刀相向,一场火并眼看就要成型。

城上的官兵到底能顾全大局一些,何苦自相残杀不是?为了避免骨肉相残,最后在一道“高风亮节”的光环下也一起随了大流——丢下城门争相逃命。

孙传庭虽有必死之心,奈何亲兵实在太过忠心,眼看大势已去,强架着他且战且退而去。他们的理由是明智的,因为溃兵还需要大人收拢,京城还要这些溃兵保卫。

唐文亮得到的命令是相机尝试夺取城池,如今真的将城池拿下了,心中反而担忧起来。攻下了保定城,那明庭京畿便门户洞开,这势必会引来大批的明军前来增援,这烂摊子到底如何收拾,唐文亮事先倒没想过。

李明华听说唐文亮真的把保定给攻下了,心中也高兴不起来,暗责他做事冲动,攻打归攻打,干嘛非要打下来才能收手?这烂摊子看来还得自己去收拾,眼看这都快过年了,何苦扰得大家都不得安宁!

崇祯听到保定失守,真恨不得把孙传庭立刻逮捕下狱,可他手下的大臣们此时要比他清醒,孙传庭虽然丢了保定,可手中兵马还有一定实力,前面多一份力量,自己在后方就多一分安全。

户部尚书蔡国用便第一个跳出来为孙传庭求情道:“圣上,保定之战贼将阴险狡猾,诡计多端,如今孙传庭领军不利,理当斩首示众以儆效尤,然保定一失京城门户洞开,军中将士无不惶惶,若立马斩杀其主将,恐有损我军士气,不如责令孙传庭就地死守,将功折过,待贼军兵败再速速缉拿,交由刑部审处。”

陈新甲和杨嗣昌本就是同穿一条裤衩的货色,今见崇祯有心要杀孙传庭,岂肯放过这排除异己的天赐良机,急忙上前奏道:“皇上,孙传庭贪生怕死畏缩避战,如今让保定失陷贼手不说,京城亦是贼兵在侧岌岌可危,此等庸将,不除不足以平民愤,不除不足以正军心,皇上若不痛下决心,我大明三军将士可都要寒心啊!”

蔡国用知道姓陈的打的什么鬼算盘,暗骂陈新甲卑鄙无耻,脸上却不露声色,立马驳道:“陈大人此言差矣,孙传庭虽丢了保定,但其在战场上身先士卒,勇武过人,对皇上更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若令其将功折过,不仅可以抵御贼兵,更显示吾皇龙恩浩荡,以嘉其忠心。”

陈新甲听这些混账还要阻碍自己拔除眼中钉,端的是可恶,心下痛恨极了这些贪生怕死之辈!于是冷笑道:“蔡大人如此袒护孙传庭,莫不是受了他什么好处?难道蔡大人真要圣上背上个“姑息养奸”的罪名你才甘心?”

蔡国用见陈新甲扣下这顶大帽子来,慌得是大汗淋漓,急急忙忙向崇祯效忠道:“皇上,冤枉啊,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天地可昭,日月可表,万死不敢有包庇罪人之心,皇上,如今贼寇已攻破保定,兵锋直指京畿,还是当商量个妥贴的应对之法要紧啊!皇上!”

崇祯本也是一时气愤,今见蔡国用和杨嗣昌各执一词,争论不休,心下倒冷静了下来,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孙传庭领兵自有一套,让他先挡一挡总比用这些练嘴功的人强。

刑部尚书甑淑也附和道:“皇上,贺人龙投敌叛国,洪承寿如今孤掌难鸣,倒不如令他和孙传庭合兵一处,必能一举聚歼贼寇。

崇祯哪里会相信什么聚歼之话,不过到底要放心杨嗣昌些,同意道:“好,那就调洪承寿吧!”

崇祯其实是想召回杨嗣昌,不过此时杨大人之情状可着实令人堪忧!因为杨大人病了,且病得很厉害,吃不下饭、走不得路,病理入了骨髓膏肓,只怕离呜呼哀哉也已为期不远了!

杨嗣昌听到崇祯诏唤,也顾不得重病在身,与洪承寿一起加紧赶路,生怕去得晚半步,就出大事了!杨嗣昌此人和崇祯有些感情,也还是很忠心的,只是和崇祯一样——志大才疏!

崇祯在京城翘首以盼,等来的却是杨嗣昌病故的消息。只不过他现在没有哀悼“故旧”的心思,眼前虎视眈眈的“贼寇”才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李明华吸引了明庭军力,张献忠可就乐翻天了,现在虽然仍旧有官兵在追着他的屁股,不过这些官兵都不是以前那些实心眼,心思活泛着呢!

据《明朝的那些事儿》上描述,明庭大多数的官军和流寇作战都有个潜规则,追上了贼寇,大家先排开阵势,接着便是阵前骂战,骂过之后流寇便开始丢东西,粮食、银子、或是其它值钱的物事儿!边丢边退兵,然后官军便上前作战,当然,消灭的自然是地上的东西。

这样剿匪,张献忠自然又迎来了一个发展壮大的小**,自然也就没必要大老远再往四川跑。

关宁铁骑跑去了京师,李明华也顾不上在“家”过年,急忙领着万余兵力前去驰援唐文亮。

关宁军少了这么多人,几个月下来,皇太极也嗅到了味道。再玩偷袭他是不太愿意了,正大光明地打上一仗对他还是有些吸引力的,不抢东西,以建州女真所处的贫瘠之地,如何能养活这许多游牧民族?

崇祯十三年正月,在关宁军正苦中作乐,庆祝春节时,皇太极认为机会来了,这次他想要打的是——锦州!

李明华紧赶慢赶,但步兵的双腿始终没能跑过人家官宁铁骑的马匹。唐文亮得到了明军囤积的粮草、物资、以及湖北各地逃难富绅带来的银子,正觉得呆在城里无聊,也乖乖地把保定奉还给了官兵。

孙传庭想报仇,洪承寿可没那闲心,对面这些人,抽冷子敲上一棍还可以,若要面对面对阵厮杀,人家的大炮可不是弄来看的。洪承寿推脱孙传庭的理由很简单,干系重大、不可冒然行动。

0

第七十章 门户洞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