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七十一章 鞑虏入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一章 鞑虏入侵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7/28 12:55:25

等李明华赶到时,唐文亮已经退兵望都县了。当然,唐文亮也想留在保定,那里的城墙可厚实多了,但义军陈兵保定,就好比拿刀指着人家脖子,那不是逼着人家玩命嘛!所以退到这小县城,反而是更加安全的。

孙传庭一心戴罪立功,后来又几次三番找洪承寿商量,可惜洪承寿不给他这个机会,毕竟大家虽然都除贼心切,可也要先顾着自己脑袋才行。

李明华听说清军再次进犯,有心相助明庭,可又无从使力。更可恨的是自己还将明庭兵力拖在眼前,这岂不是反倒帮了鞑子大忙?思来想去也只好借助曹化淳帮忙了。

祖大寿本来很想向崇祯求援,可和清军战过几个回合之后,发现原来自己还能守得住,想到崇祯手里缺兵,祖大寿暂时也不想去惹人嫌弃,最终决定——硬扛着。直到扛了两三个月,熬到皇太极耐性全无,决定倾巢而出,才不得不向崇祯求援。

崇祯得知清军攻打锦州,也很想立即派出援兵,可惜手中可派之兵几乎没有。等到几个月后祖大寿求援时,崇祯也知道他肯定是快要顶不住了,虽然自己有心想要与皇太极议和,可惜手下这帮臣子这点觉悟还是有的,谁支持议和,那百年之后谁就是第二个秦桧,肯定会一致反对。

御史言官虽然具体的办法拿不出半个,但替别人戴大帽子的本事可比任何丫头都干得漂亮,谁要是敢提议和,那“卖国”、“汉奸”…的帽子必定像寒冬腊月的飞雪纷至沓来,大有整不死人不罢休的气慨!

正当崇祯一筹莫展时,东厂提督王之心爆出了一个让他气炸肺腑的消息,曹化淳投靠了南阳叛匪,且行为十分猖獗,竟敢修书挑衅皇上。

崇祯此时压抑的愤怒彻底爆发,额上的青筋好似窜进皮肉里蠕动的蚂蝗,把曹化淳从祖宗十八代直骂到身后几辈子且不带任何脏字。待心中怒气稍平,又想起王之心以前和曹化淳的铁哥们儿关系,转头对王之心道:“为何不尽早报来?你与曹逆素来相好,莫不是也和曹逆一般,私通贼寇?”

这话倒正正说中了要害,王之心确有脚踏两只船的打算,他和曹化淳本就关系匪浅,自己又掌管着锦衣卫情报,自然看得清天下形势。虽然并不太相信义军能打过朝廷,但“留一颗忠心,做两手准备”的想法也是不会错的!

曹化淳让他传信崇祯,他本是不愿的,这太过冒险,但想到反正早晚都要禀报曹化淳投敌,不如趁此机会将事情说了,也好编圆自己知情不报的罪过。

听崇祯提起这茬,王之心早有准备,急忙跪下说道:“皇上,奴才对皇上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啊!曹逆返乡后素来低调,也不曾和我来往,我哪会注意到他一个闲人,要不是这逆贼来信,我也被他蒙在鼓里。奴才接到信后便立即禀报皇上,实在没有半点隐瞒啊!皇上!”

崇祯心中疑虑虽然挥之不去,但手中事情千头万绪,又哪有精力去再找一个信任的人来。何况王之心说得也是合情合理,崇祯也只好姑且信之了!待要让王之心滚蛋时,却想起那杀千刀的曹化淳的信来,说道:“把信呈上来看看。”

王之心听崇祯语气放缓,好歹才将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急忙将信件呈上。

崇祯将信拆开看了,半响不发一语,脸上也阴晴不定,在屋内转了两圈才将信交给王之心,说道:“你也看看,看过之后说说你的看法。”

王之心将信拆开仔细看过,才明白崇祯为何有如此神情,信中所说之事实在荒诞,不过又极具吸引力。

要说写信之人,倒并不是曹化淳,他不过是带个话而已,幕后之人却正是皇帝最痛恨的李贼。他的目的说来也是好笑,说什么大明内部战争是兄弟阋墙,如今外寇入侵,当同心协力,愿退兵三百里,互不侵犯,并愿意出售手雷以资边军。

王之心倒相信这是处于真心,可这话却万万不能由自己说出,不然崇祯肯定更加起疑,平白害得自己惹火烧身不说,也必定要将事情搞砸。当下说道:“贼寇狼子野心,早有言而无信之实,当初降而复反便是明证,陛下万万不可听信其鬼蜮之言。”

人在面对利益诱惑时,普遍有逆反心理,你如果对他说:“这事儿肯定能行。”然后再给他分析一大堆道理,他反而会去细想其中的疑点,真事也能想成假事儿。

反之,你如果告诉他不行,在利益诱惑之下,他反而会设法为其中疑点辩解,以期能得到想象中的好处。崇祯虽是皇帝,但皇帝也是人,此时他便正在为这事找可行的依据。

崇祯想了半天,觉得这事儿还是可行的,只需严密监视这李贼动向,双方隔着几百里,只需将守在京城的秦军发还给孙传庭,即便贼寇想玩什么花样,到时有孙传庭在保定挡上一挡,再抽调兵力防范也来得及。等收拾了建虏,再回头集中全力对付这叛贼。

没了杨嗣昌,崇祯也真是感觉到孤独,本来他是准备秘派陈新甲去和清军议和的,眼前之事不好与朝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讲,就只好诏他来密议了。

陈新甲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已炉火纯青,听崇祯说完,略一沉吟便回道:“皇上,这李贼对鞑虏似有切齿之恨,前次青山口奔袭便可见一斑,微臣认为此事有几分可信,只是朝中大臣恐怕不易说服,依臣看来,不如先暗中与那李贼联系,若其果真退兵,再与列位大人商议不迟。”

崇祯早已想到这些,耳听陈新甲与自己所想一般无二,大有相逢恨晚之感,说道:“此事就交由你去办理,切记秘密行事,以免多生事端。”

杨嗣昌死后,陈新甲正盯着兵部尚书的宝座,此时能替崇祯办好这机密之事,必能得其信任,当下便持着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将事情应承下来。

陈新甲以督军河北、协御匪寇为名,一路提心吊胆来到保定,虽明知对方没理由会杀掉自己,可偷偷出城后仍觉颈后时常刺痛。待疑神疑鬼来到李明华大营,心中是更加慌乱,好比前世造孽的恶鬼要进阎罗殿受审一般。

李明华抱着试试的心态写信,没想到真迎来了这么大个惊喜,急忙出帐相迎。

陈新甲真的见到阎罗王,却不怎么害怕了,脑筋也开始活泛起来,上前说道:“李义士深明大义,着实令本官佩服,我大明若人人都如李义士这般识得大体,何愁鞑虏不灭。”

李明华一边将陈新甲迎入帐内,一边说道:“也算不得深明大义,只是觉得不该白白便宜了鞑虏而已。”

陈新甲若听对方巧言佞色,必定怀疑其中有鬼,听李明华说得简单,心中反而又信了几分,当下说道:“不知李义士准备何时退兵,愿出售多少手雷?”

李明华向来不喜转弯抹角,直接道:“只要朝廷有心御敌于外,我们立时便可退兵,至于手雷,朝廷要多少 咱们便卖多少。另外如果朝廷有意,咱们自产的火炮也愿意卖个几门。”

陈新甲生为兵部侍郎,对义军的火炮也多有耳闻,问道:“可是你们军中使用的‘快炮’?”

李明华道:“咱们也没有其它炮可卖,正是你说的‘快炮’,但最多只卖五门,炮弹需另付银两,不过可以派人教售官兵使用之法。”

陈新甲被这陡然的好事弄得有些疑惑,不过又想不出别人有何理由要这样来骗自己,只得问道:“这银子的交付之法还需拟定个章程,不是我不信任将军,实在是此事干系新甲身家性命,这才不得不谨慎行事。”

李明华倒没想得这么细致,沉闷半晌才道:“你们备好银子,我会分批送到保定城下,发多少货,你们便给多少银子便是。”

陈新甲见李明华半晌才作答,显然也未事先做好准备,对事情也恢复了信心,当下便开始和李明华商谈起价格,到第二日早间,才把事情细细谈清,出营后才长长嘘出一口气来。因为脑中牵挂着兵部尚书的宝座,回程路上可谓不辞辛劳、马不停蹄。

崇祯听完陈新甲添油加醋的禀报,高兴的同时也暗赞这陈新甲办事得力,次日便拿出私库银子让他前去购买。

陈新甲拿着银子倒不敢贪没,到保定后为稳妥起见又绕上了洪承寿协助办理。

洪承寿听后也是大喜过望,对与南阳军作战其早已厌倦,得此退兵良机如何还能错过。听说陈新甲还带了银子购买手雷,甚至还能买到快炮,心中越发地对这陈新甲欢喜了,一路鞍前马后,把个陈新甲伺候得十分妥帖。

在本来的历史中,洪承寿正是间接败于这陈新甲之手,若非陈新甲频繁催促,洪承寿也不至于冒然出兵,最终兵败被俘。如今因义军两人有了这份交情,以后结果如何,却又增加了许多变数!

0

第七十一章 鞑虏入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