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红流>第八十一章 砍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一章 砍头

小说:红流 作者:丁老石 更新时间:2009/8/2 16:04:58

刘应登也回头看去,却发觉后面几个方向都有人冲来,只不过其它几处树木茂盛不易发觉。

几个民壮头目心中都明白怎么回事,可都拿不出个主意来,焦急地看着刘应登。刘应登也没主意,只得喊道:“抄家伙,大家聚在一起,跟他们拼了。”

李明华率部靠近民壮后却并未像他们想象中那样发起攻击,而是由大嗓门开始喊话道:“里面的弟兄伙些,你们遭包围了,我们优待俘虏,快点投降嘛。”

接着又换上在成都俘虏的官兵喊话道:“我是成都府的官兵,城破后投诚过来的,你们还抵抗个逑吗?他们不得杀入,快点把家伙丢逑了,何苦跟那些地主卖命哦,丢了家伙回家磕分田地咯。”

当然,也不可能漏掉几个头领,接下来便有人喊道:“刘应登,你‘龟儿子’还有良心没得哦,快点喊他们把家伙丢了,你硬是要害得你兄弟伙一起死逑了,才过得嘛?”(川人说话的句式和普通话略微有别)

义军足足喊了一个小时话,结果——刘应登决定投降。

李明华收降了几个府县的官兵,接下来便开始对周围的州县劝降,这些州县与外界的联系几乎已经隔绝,打又打不过义军,除了投降也无它路可行。

劝降只需由李明华安排下去便可,其主要事务是筹划下一步的夺取目标——嘉定府以及内江、富顺等县。

内江县隶属资州,但资州也仅辖此一县。此地乃通往各地的交汇,虽多山,但县城无险可守,取之应该不难。

富顺隶属叙州府,有盐都之称,盛产青盐,是个富得流油的繁华之地,只是以义军往常作为(打土豪,分田地),此地盐老大恐怕不会答应。

嘉定(今乐山,非彼嘉定)三面环水,山势陡峭,易守难攻,只不知城内守将性情如何?

等李明华在资阳做好一些必要的安排,劝降的捷报也已经送回。结果与预料几乎不差,困住的州县纷纷投诚。而圈外的三个州县除了内江愿意谈谈条件外,嘉定一口回绝,富顺官兵就更为可恶,竟欲割去劝降人员的耳朵。那前去劝降的义军也刚烈,拼死反抗,结果就死在里面了,若非城外同伴花钱打听到消息,恐怕李明华还在苦苦等候。

听到这噩耗,义军各部将领心中的火气被彻底激发,群情汹涌的要求首先讨伐富顺官兵。李明华也知道其实官绅本为一家,自贡如此繁华之地,当地士绅又如何容得下义军作为,只是没料到对方会丝毫不留退路。

若对方客气一点,其实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义军对商人还是不怎么打压的,可事情都成了这样,那还有什么说的,第二日李明华便挥军直逼富顺。

富顺的官兵虽久闻义军之名,但这些承平日久的官商老爷们平日横行惯了,对自己的实力也高估太多。义军还在成都时,这些有远虑的老爷们便已开始合计这事儿,最终大家把各自的子弟加起来一算,还真有不少人。

这里多为盐商,而古时的盐商发财靠的是私盐,所以家中都有些动武的实力,加上平时能叫得拢的苦工和押运盐货的马帮,加起来竟足足有两万余人。

这些家丁、工人稍事训练,看着可比世代世袭的明军军户强得多,这就更加助长了老爷们的底气,所以就有了后面一出。等把人杀了,老爷们心中又难免惧怕。千方百计打听之下得知义军只来了两万,众人心中的大石好歹才算落下,觉得以自己手下的规模,还是可以一搏的,盐混混可有许多人见过血,比官军能打。

李明华觉得这种食古不化之人也无需动什么脑筋,带兵接近后略作准备便开始炮击城墙。

这回是正经八百打仗来的,所以打出的炮弹就不是以前的两三枚,而是集中炮火猛轰城墙。命令一下,炮手们便纷纷将炮弹装入炮膛,然后炮弹呼啸着砸向城头,霎时间便犹如吃年夜饭放炮仗般,爆炸声此起彼落,烟尘火光一阵盖过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就连炮兵自己也有些发憷,暗自怀疑:“有了自己还要步兵何用?”

守军人数虽有两万,但小小城头上哪容下这么多人。没有得及上城和其它各门的守军看见城上的光景,心中就好比初次看到凌迟一般,只巴不得能够早点结束这残忍恐怖的一幕,可又忍不住死死盯着其中的每一个细节,生怕错过了一段。

有所区别的是,看凌迟只是看,自己不过是其中的过客而已,而眼前的一幕即将轮到自己上场。

老爷们也看到了,这和他们想象的战争不是一回事儿!刚才还在暗中攀比谁家人马够壮的老爷,此时泥塑木雕般愣在当地,良久才反应过来。

现在他们心中考虑的不是如何抵抗,而是自己会是什么结局?如何才能避免悲剧落到自己头上?他们不会后悔,也没工夫后悔。

刚才还是一片官民协力抗敌的场面,现在每个人回想起来都有些不好意思,简直是难以启齿的笑话。最后还是县老爷打破沉默,说道:“要不咱们投降吧!再拖等人家攻进来可就直接杀人啦!现在投降好歹还有个说辞,听说他们是不杀降人的。”

其他众盐枭此时哪有勇气反抗,即便有一两个心有不甘,见大家都点头同意,因为怕城破后被人用来当作讨好的由头拱出来,也只好忍下不说。

富顺县城虽然因为此地的富裕而修缮精致,但到底不过是一县城,被如此密集的炮火掩盖,早已七零八落。李明华透过烟雾略微看了看便下令攻城。

义军士卒早已蓄势待发,尽管眼前并未看到几个敌人,但仍旧杀声震天地冲向县城。

城内领兵的头目们听见杀声才回过神来,转头便奔。众官兵有样学样,顷刻间便作了鸟兽散。方才商量好的官绅老爷们还未得及下令投降,溃兵便已席卷而过。

老爷们自然也不傻,这时候保命乃第一要务,当下也顾不得再客套应酬,领着各自的下人便往家中狂奔,就连身子孱弱之人也发挥出了体内潜能,与平日判若两人。

义军冲入城内,看到的只是满街乱跑的百姓,官兵们早就已不知所踪。士卒一面向城中突进,一面发声规劝百姓回家,可直到将小县城杀了个对穿,也不曾同时看到过十个以上的官兵。

李明华进城问清情况,赶紧下令堵住各城门,并找百姓请教有无出城的地道之类,严防此地盐枭席卷家财外逃。

盐枭们也有见机较快之人,回家挑拣几样要紧物事便逃出城外,但大多数都还在家中收拾东西便被揪出门来。义军擅于发动百姓,进城后问的人多了,总有胆大或胆特小的原意合作,抓盐枭肯定是一抓一个准。

李明华对盐枭也没什么好印象,加上前番残杀劝降人员的事情,需要杀鸡儆猴,这些盐枭也算罪有应得。

盐枭们被揪出后便绑出城外看好,等通过百姓了解各人平时的作为后,便有义军拿着名册到城外点名。

大小盐枭们被拉到城外跪成一排,哪能猜不到接下来是干什么。等义军开始点名,被点到的有人痛哭流涕拼命哀求,有的赖在地上哭天喊地,甚至有人手脚瘫软,屎尿齐流。

士卒哪里管得了这些,两个人拉一个,将点到名的拖开,剩下的人可就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了,开盐场的、卖私盐的、盐政衙门的、帮盐枭的鹰犬……凑在一起足有四五十人,跪在当地满脸恐惧左顾右盼,期望能看出什么门道来。

点到名字的被拉开后,便轮到刀斧手上场了。一个个并非专业的刽子手拿着五花八门的兵器,径直走到没点到名之人后面,将刀背于身后,跨立站好等待命令。

方才哭天喊地不愿出列的人现在不闹了,浑身瘫软地看着方才自己跪过的位置,又是一阵冷汗从背心泌出。此时跪在当地的人哪里还明白不过来,有人破口大骂,有人瑟瑟发抖,有人将脖子有意无意的伸长,看看能不能让别人好下刀些,毕竟砍偏了可是自己受罪。

方才点名之人见刀斧手已经就位,跨出一步喊道:“举刀……行刑。”看得方才被拖出之人直缩脖子。

李明华没去刑场,虽然事情的主使人是他,可他还是不愿意去看。他现在正在想如何攻取嘉定的事情。

嘉定也就是今天的乐山,乐山大佛李明华还是从电视上有过直观体会的,从其山势之陡峭便可见一斑。而且此处四条河流交汇而过,义军想要攻击,必须渡过岷江天险。所以官军也是有不合作的本钱。

想要夺取这样的府城,没有奇兵是极为吃力的,即便义军有炮火优势,但渡河时身处江中,能发挥出的效果毕竟有限!倒是白杆军因为其武器的关系,具备作为奇兵使用的潜力。

白杆军所使武器以白杆长矛为主,当初苗族部落叛乱,白杆军为适应当地山高路险的地理,将长矛做了改进。其上部加上带刃的铁钩,下部有坚硬的铁环,必要时可钩环相扣,当做攀岩工具使用。

若利用白杆军善于山地作战的优势,从敌人没有防备的险要地势渡江,待关键时刻突然出现,定可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

0

第八十一章 砍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